【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經驗故事]銷魂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田今年三十二歲,在東京的一所大公司服務,和麗是田的表妹,和田的交往很是親密。

今天和麗又去到田家。用過晚餐後,田坐在走廊下在納涼,屋內不曾開燈,所以田僅僅穿著白色的浴衣,獨自在享受夜的寧靜。廚房方面傳來若斷若續的水聲,大概是女傭人在洗碗碟吧。在寂靜的夜色中,和麗坐到田的身旁,和田閒聊天起來。

不多久,女傭人做完作業後亦離開田家,屋內現在僅剩下田和和麗兩個人。田與和麗談到京都的版畫,和麗顯得非常雀躍,於是兩人離開走廊進到書房去看田的收藏。

獨身的和麗生活非常寂寞,像她這樣和田自由的聊天令她十分高興,總覺得似乎藉此可以填滿心裡的空虛。

自從與妻子分開後,田落漠得很,但每次當他看到和麗美麗的姿容時,內心卻不知不覺的感到心神飄蕩。

田把肢膊肘子支在桌上,面上露出微笑,雙眼看著和麗看得入神,根本忘了拿版畫給她看。

「不是說有東西要給我看的嗎?」她說著,向田露出微笑。

「啊!我現在就去拿出來。」他如夢初醒,從書架的一角抽出一本絲質封面的畫冊,推到和麗的面前,和麗漫不經心地翻開了一頁。

「啊...」書中的畫面令她輕叫一聲,滿面通紅,彷彿感到全身的血一下子倒流到面頰上來,原來那是本春宮版畫冊。

畫冊描繪的主人是一個英俊的男子,赤裸著赤紅的大陽具,許多女人圍繞著那男人,暴露著陰部,以各式各樣誘人的姿態躺臥著。一隻蝴蝶在豪華的房間內飛舞,男主人的意思似乎是蝴蝶停息在那一個女人身上,他就要和那個女人尋歡作樂,往後下去的就是交歡的畫面,各女人面上的表情或有飢渴,或有迷醉,性器的描繪更深深的顯露出畫中人高漲的情慾,優美的做愛姿勢和畫中人銷魂的神情令人看得心旌搖蕩,血脈賁張。

和麗滿面通紅,既不推開那畫冊,也不翻閱。田看和麗沒有動怒,於是靜靜地繞到她的背後,隔著她的肩膀翻開下一頁。

和麗的眼睛,不知不覺已被吸引似地注視著畫面。她的氣息開始變得急促,火辣畫面像魔法似的慢慢的在控不知不覺間控製了她的思想。看著畫中的男女,和麗慢慢的好像感受到陰道中被一根碩大火熱的肉莖慢慢的插入,這種感覺令和麗感到渾身有一種難奈的著說不出的酥麻,她的心臟怦怦的跳動,臉上忽而有火如燃燒的熱烘烘的感覺,陰道不自禁的開始陣陣抽搐,性的分泌令陰道一下子變得非常濡濕。

田看到和麗迷惘失神的樣子,知道她的情慾已不能自已的變得亢奮,當下便用左手緊握她的手,把另一手慢慢的穿過和麗那薄薄的內衣,探入她的下腹部位,探到稀稀疏疏的草叢地帶上。

「和麗!」他溫柔的叫了一聲。

「嗯!」和麗只是應了一聲,一語不發的低著頭注視著那畫冊的春畫。彎著腰的她,令田的手無法達到她那情慾之門。田在草叢上撫弄了一會,便轉到後方,稍稍腿下內褲,從下方將手伸入到那個女性的神秘部位,早已張開的雙腿令田輕而易舉開始玩弄著那灼熱而早已濕漉一片的陰唇。和麗被對方這麼揉弄,一點兒也不能抗拒,在田的手指撫弄下,她腦內一片迷糊,腰慢慢的迎上田的手,兩腿更慢慢的隨著田的動作往左右張開,呼吸也開始變得沉悶和紊亂,但和麗仍是極力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定眼望著春畫。

面對著和麗這種受不住挑逗而動情的神態,田愈發感到他的慾火被刺激起來。雖然他這時的情慾已是非常亢奮,但手仍是非常溫柔的一下一下的撫弄著和麗的玉門。其實和麗在看了兩三幅春畫後陰部深處已覺得有著一種不尋常的騷亂,只覺得有陣陣酥癢在陰道裡鑽來鑽去的,酸酥的感覺令她的陰道深處湧起一陣難奈的空虛,現在玉門被田的手指如此的撫弄,她的陰部的感覺更是非常的敏銳和刺激。當田的手指探進兩片陰唇時,和麗只覺陰道內一陣酸軟,在一陣騷亂中,她祗覺花心一陣燠熱,濕濡濡的竟排出了一大股的淫水。和麗現在已滿額微汗,兩眼迷惘,人像失了神的,氣喘喘的任由田撫弄。

田的肉莖這時已脹奮得像條昂著頭的蟒蛇,他心中的慾火更是不可歇止,火辣辣的身軀貼著和麗的背部,火熱的肉莖隨著淫水慢慢的滑到充滿期待的陰道口,田向前一就,肉莖就像巨蟒入洞般的從和麗那兩片灼熱的陰唇中插進了慾火中燒的陰道中去。

和麗只覺陰道中一陣脹滿,人像喘不過氣來似的,只覺面紅耳赤,腦中一片混亂,全身得像要散開似的,禁不住發出「哦!」的一聲,粉臉就像失了支撐的跌伏到畫冊上。和麗腦內迷迷糊糊的像吃了迷藥似的,只覺田的肉莖緩慢而有力的帶著強烈的壓迫一下子插到陰道的盡頭,異常的脹滿令和麗像快要窒息似的。田的肉莖剛才在陰道外雖然顯得碩大怕人,但現在和麗的陰道卻像一條更大的蛇,兩片陰唇像張大了的蛇口,一點一點的竟然將田的肉莖全然吞噬。和麗的陰道奇妙的一寸一寸的吮噬著田碩大的肉莖,熱情的淫水不住的從陰道中湧出,那初嘗禁果的姣情使田的心似浸在熱湯中的冰塊似的一下子就溶化了,一陣難奈的淫情湧上田的腦袋,肉莖就禁不住的抵住和麗的花心一下一下的磨弄起來。

在田那火熱的肉莖強勁抽插的刺激下,和麗感到全身發燙,毛孔不住的散發出一陣陣像催情藥般的迷人汗氣,田在這淫姣的情境裡慾火燒得更熾,他兩手一下搭在和麗肩上,把她往胸前一拉,肉莖就更加有力的往陰道的深處抽送,兩人的股間發出迷人的淫水聲響。

也許是淫水的聲響把和麗引導至更快樂的頂點,和麗忽地覺得一道熱流猛然湧進盤骨,令她情不自禁的「呵!呵!」的叫了出來。在浪蕩的呻吟中,和麗全身一陣一陣的強烈抖顫,陰道像痙攣一般的突突抽縮,隨著花心的一陣強烈的酸軟,和麗祗覺眼前一片昏黑,渾身湧起一陣要生要死的快感,「呀」的一聲,一陣熱烘烘的陰精禁不住的花心從深處中夾著強烈的酸酥突突的噴洩出來。

田被她的姣狂浪蕩的所感染,肉莖上突覺一陣酸軟,下身在強烈的抽搐中一陣酸酥,積存得多日的東西也就猛烈的射了出來。

不多久,兩人重新站起,面對而坐。和麗把散亂的頭髮撫上去,窺視對方臉似的嬌媚發笑。

「你的感覺....好嗎....?」

「嗯!」和麗害羞似的低下頭,滿面通紅。

「真的很好?」

「嗯...很好...好得...像要昏掉似的。」和麗埋首在田的懷中,媚情萬種的盯著田看。

田輕輕的點頭,以瞭解的表情發出微笑。田輕易地看到和麗是一個極之容易動情的女子,而且在性愛中的反應更令男性血脈賁張,所以他決心要盡情的與和麗好好的再幹一番。淫念一起,田股間的肉莖又瞬間又勃然開始澎脹。

田輕吻著和麗的面頰,和麗害羞似地低下頭,田向她貼近過來,然後,把手搭在她的肩膀,用兩手捧著和麗的臉,即對花苞似的嘴唇接吻,以熱切的語氣低語:「我們再來玩一趟!」說著就悄悄地拉出抽屜,取出一個小紙包。

「不....!!」和麗體內的酸酥和高潮後的餘韻尚未平復,下意識的想拒絕。

田雙手環抱著和麗,她雖然掙扎了一下,但卻沒有著實的反抗。田輕輕的使她仰臥在桌上,把衣角往左右捲起來,使得和麗的肚臍以下全都赤露,紅色的腰帶在雪白的肌膚,顯現著那妖媚的嬌態。

田灼熱的手在和麗的乳蒂上魔法似的撫摸著,陣陣溫柔而刺激的感覺在亢奮的乳蒂沿著性神經傳到陰道的深處,令和麗不能自已的感到渾身發軟,對田的進襲一點也無法抗拒。她像被催眠了似的雙腿被他的手慢慢的推開了,陰道裡流出來的淫水一下子就沾濕了田的手,田把自己的下半身緊貼在她的下半身,翹起的那肉莖一下了就貼在陰唇上,田拼著呼吸,火熱的肉莖開始一寸一寸的向玉門攻襲。田的肉莖雖然奮脹得非常的碩大,但隨著和麗溢出的淫水的潤濕,肉莖在一下下的挺動中不一會便插到陰道的底部,重重的抵在和麗悸動著的花心上。

田把肉莖壓著和麗的玉門底部磨了一會兒,一陣燠熱從肉莖的龜頭傳到花心,熨燙得和麗渾身酥軟,不自覺吐出渾濁的氣息,身體更微微的抖顫起來。一向追求刺激而銷魂蝕骨的性愛的田想起還未用上剛才準備的淫器,上半身往下挪,抽出自己的巨根,兩片嘴唇貼在和麗閃閃發亮的玉門上,灼熱的舌頭挑在敏感而亢奮的粒顆上,團團轉地一下下的舔起來了。

和麗只覺一條又濕又燙的火蛇鑽進了陰道間,只覺眼前一陣天旋地轉,媚肉一陣收縮,下體又熱又酸,不覺全身一陣顫震,花心內一陣悶熱,陰道中洶洶湧湧又湧出了一陣淫水。她閉著眼失神的享受著那銷魂的快感,田趁她不覺,就從紙包中取出了一件東西,迅速的套在那雄赳赳的肉莖上。

他完全套好後,一種邪異的感覺激起田的無限淫慾,因為他知道一會兒他的淫器將會令和麗在極度刺激的快感下完全的失控,降服在令女性死去活來的高潮中。一點也不察覺田的動作的和麗在田的舌頭的撩弄下閉著眼睛,忘情的迷醉在銷魂的快感中,一任田的擺佈。田的肉莖這時被一件形狀奇異的套緊緊的套著,那套有著紅紫色的鮮艷顏色,上面突著紅色的刺和顆粒,更有一個像八爪魚的吸盤般的軟咀附著在龜頭狀的部份,這些突出物都是因應著女性性反應而設計的觸體,它們在女性的陰道裡的每一下磨動,都能激起女性的刺激萬分的強烈快感,所以女性一旦被這奇形套抽插,不一刻就會在前所未有的刺激和快感中而變得淫姣失控,任憑她是冰山聖女,也會禁不住肉莖的抽插,在如浪的前所未有的快感中舒服得死去活來。

田的套上了那怪物淫器,勃起的肉莖更顯得粗大亢奮,他的巨根如同穿戴了征服女性的盔甲一般,散發著一種奇異的魔氣和威力。田把肉莖一下下的塗抹著和麗陰道口厚厚的濕淋淋淫水,龜頭緊貼著玉門,一來一往,一重一輕的摩擦著陰部的入口,不斷的磨擦變化,一陣陣的強烈的酸軟令和麗舒服得不住的喘著氣,下身忍不住的不斷的緊貼田的下體,用力的把自己的陰道口磨著田的肉莖。

田使用著這種特異的東西在陰道唇上巧妙的摩擦著,令和麗的陰部感到異樣的興奮,不斷地蠢動而湧出的淫水把陰部弄得一片潮濕。和麗閉著眼睛,並不知道田的企圖,只感到一種有異於平常的快感,那是一種極之銷魂的快活,既刺激又強烈,令她陰道內有一種強烈的空虛,花心中竟然湧起一陣異常的強烈酸軟,媚肉在陣陣的抽搐,和麗心中一陣姣亂,陰道中難堪的酥癢令她心中一陣急一陣酥,祗覺急到像心中有一種不得了的鬱悶,只好皺著眉一籲一籲的重重的在喘氣。

田一點一點的開始搖擺下體,每三五下一次,肉莖沉沉的抽插進和麗那溫暖而潮濕的陰道深處,田感覺到和麗的身體在他的抽插中開始微微的抖顫,他心中陣陣火熱,情不自禁的增加了肉莖抽插的深度,速度也漸漸的加快,強勁的肉莖一下下的頂到和麗那亢奮的花心中,團團轉轉的在花心上研磨。田常用上這促令女性姣蕩呻吟的交合體位,刺激而強烈快感的令和麗渾身發酸,心中一陣麻痺,整個人飄飄然的墮進沒頂的淫慾漩渦中,田一面觀看著和麗欲仙欲死的表情,一面為所欲為的一下一下的給予著令女性淫姣心蕩的挺插和磨弄。

和麗無法應付來襲的快感,她在強烈的刺激中變得異常姣亂,她四肢緊緊的擁抱著田的身體,在田的強勁的抽插下,和麗像大海中的小舟般失去了控製,身體一陣一陣的抽搐,她咬緊牙關,但也無法禁得住肉莖帶來的異常強烈的快感,終於忍不住,「喲」的一聲發出了姣蕩的呻吟聲。姣亂的和麗在令人狂亂的快感中挺起著下肢,不斷的迎著田的肉莖磨弄擠壓,田的肉莖一下下的挺插,令肉莖上那些不尋常的突出物一下下的在陰道深處激起一陣陣尖銳的刺激,那像有妖法的肉莖磨在陰道的媚肉上,陣陣銷魂蝕骨的怪異感覺令和麗不期然的感到全身像失去了氣力的,要知花心是女性最敏感的性感部位,一般女性一旦在性交中被對方在花心上研磨,不消片刻便會被刺激得死去活來的,和麗初嘗禁果,花心既嬌嫩且敏感,又怎受得了這魔魅般的吸啜的刺激,田那奇形套上的吸盤在和麗的花心上下一下的吸啜,她祗覺花心不住的抖顫,吸盤一下下吸啜著花心,強烈的酸軟像濃酸般侵蝕著她的性神經,陣陣的強烈酸酥,酸得花心像要溶化似的,在前所未有過的強烈快感中,和麗禁不住的全身抽搐,十隻手指緊緊的抓著田的背肌。面對著不斷來襲的快感,和麗的陰道溢出大量的淫水,田的肉莖已完全抵壓在陰道至深的內部,朝著敏感的媚體淫姣地反覆抽送擠壓。

和麗的玉門已溢出大量的淫水,在肉莖的抽插下打成薄薄的白沫,響起吧喳吧喳的響聲。看著和麗的狂亂,田知道她已帶到了欲仙欲死的境界,完全的迷失在淫器的魔力裡,為了使和麗完全的投降在田的淫慾快感中,田把她的腿高高地扛在肩上,肉莖沉沉的從玉門小口一下下的往內部深處挺進去,在肉莖強烈的壓迫下,和麗的花心再一次湧起一浪浪的快感,她心中感到又酸又痺,腦內一片混亂,想叫卻也叫不出來,只覺陰道深處又緊張又刺激,陣陣又酸又酥的觸電般的快感,令和麗每條性神經都變得極之亢奮,緊閉著的眼睛竟不覺地溢出了狂喜的眼淚。

現在,田把渾身的精力,對準那玉門,一深一淺,一緩一急的盡用其淫術來刺激陰道的深處。和麗沒命的抱著他的脖頸,酸軟不堪的下體猛烈的迎著田的抽插扭動。異形套的刺和顆粒,一下一下的紮在意想不到的部位上,和麗的陰部深處那從未被刺激過的秘肉,被縱橫交錯的鋸狀物一下一下的搔弄著,龜頭上的吸盤更隨著肉莖的抽送一下一下的吸啜在和麗早已酥融不堪的花心上,和麗感到自己從未曾經驗過的尖銳快感,一陣陣的痛快的刺激滲入體內,她感到血肉好像被溶化似的快感,刺激得她死抱著田的身體,像瘋了般的擺挺著腰肢。和麗在沒頂的快感中雖然咬緊牙關,但仍禁不住籲籲的喘著氣,一頭秀髮散亂在臉上,她氣息促促的,像要哭出來似的,她一會兒失神似的扭動著身子,一會兒下身又像撲火的燈蛾似的磨向肉莖,和麗但覺陰部裡的肉莖熱烘烘的,龜頭一下下的插在花心上,陣陣痙攣般的感覺,使她的盤骨酥得快要散開似的,陰道在肉莖的抽插下在甚至發出微微的響聲,淫水也禁不住從花心中汨汨的湧出。

和麗陰道湧出來的大量淫水,沾著白沬的下體模糊一片,淫液從她的陰口一直流至臀部,大大的濡濕了那一帶地方。和麗遭到田的肉莖這毫不留情的攻勢,在極度的快感中,只感到她的愛慾之泉在田的肉莖的抽插中快要被抽乾,陰道中強烈的酸軟令和麗陷入瘋狂狀態。她閉目而橫臥著,身上陣陣抽搐,失神的陶醉於銷魂的快感中。

和麗的陰道雖然已酸軟至極點,但田那雄赳赳的肉莖一下子也不肯放鬆,他一下重似一下的把肉莖插進和麗的玉門深處。他抱著和麗的肩,騎在她身上,把她的腰搖擺起來。和麗被田用上這銷魂的性體位,但覺陰內再次泛起一陣強烈的酥麻,她的花心被田的肉莖毫不留情的一下下的沉沉的研磨著,和麗只覺一陣暈眩,花心一陣前所未有過的酸酥,整個陰道像要溶化了似的,一陣陣從陰道深處湧出來的快感,強烈得令和麗再次墮進欲仙欲死的境界,不到片刻,和麗只覺下身一下一下的抽搐著,盤骨內散出陣陣強烈的酸軟,快感像高壓電般沿著神經線湧到全身,強烈的銷魂感覺感令和麗心中感到一陣強失神湧上腦門,一陣欲仙欲死的醉人的酸酥震盪著花心深處,和麗只覺全身墮進一種叫人要生要死的前所未有的強烈酥軟中,陰道中一陣燙熱,和麗但覺一陣暈眩,花心一陣強烈的酸軟,酸得她瘋狂的「呀」的一聲,一股燙熱的陰精已突突的像噴泉般洩了出來。

高潮裡好不容易才回過氣來的和麗現在只軟得像大病了一場的,氣弱如絲,人昏昏的動也不動。

看著高潮後的女體,田才說出那變形套的秘密。

「怪不得感覺是...如此的刺激...剛才的高潮...如此強烈...幾乎令我...死了的...要命的...厲害的...感覺...」和麗軟軟的拿起了揉成一團的套一看,那套的怪異形狀令她明白到剛才那快活得死去活來的高潮原來是田用上了這要人命的銷魂淫器。

「你真是...用如此...要命的...淫具...來...對付我...」她嬌媚的盯了他一眼,虛弱不堪的說。

「你覺得很舒服吧!」

「嗯...快感...太強烈了...酸得教人...受不了...現在裡面...還在...酥酥軟軟的。」和麗害羞的說。

「我用上這套....幹得你這般的銷魂,你想不想我再用....?」

「我...不知道...」她有點後悔自已如此容易便失去自控的墮進姣淫的欲界中。

「我還有一些....能令女性....欲仙欲死的....催情藥物....。」

田的聲音輕輕的在和麗的耳邊響起。

「嗯...」田的話語像咒語般震動著和麗的心靈,她感覺到下體深處有一陣熱流湍動,整個人好像真的服了催情藥的,不能自控的身體又湧起了姣蕩的需要。

從這刻開始,和麗墮進了肉慾的漩渦,沉溺在無邊的蝕骨淫念中,銷魂的快感令她不能自已的和田在一起。漸漸的,女性的情慾之花在和麗的體內不斷的生長,枝條一直伸展到陰道深處的媚肉中,花蕾與花心融成一體,在女性身體的深處開放出妖艷媚姣的情慾之花。


我要為你準備一個奇形套,套在肉莖上插到你的陰道裡。我要用那些粒顆在你的陰道內輕輕颳弄你的媚肉,用吸盤印在你的花心上一下下的像蛇的吸啜你,帶給你前所未有過的快感。我要將你吸啜得死去活來的,我要感到你的花心在高潮中收縮抖顫,要感到你的花心噴洩出熱熱的陰精,要與你一起失神抽搐,一起醉倒在一浪浪的瘋狂的高潮中……。
















0.0135281085968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