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科學幻想]美諜劉兆亨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1 )

  21世紀初,美國政府高層的少數右翼保守勢力,秘密砸下重金和高科技,吸
收少數短視近利,見利忘義的華人進入情報單位,潛入中國從事滲透與破壞活動,
製造動亂和災難,企圖保全美國在全球的獨霸地位……

  然而,中國的和平崛起已是大勢所趨,因此,這些短視近利,違抗歷史潮流
的人,即將一一付出代價……

  * * *

  中國,深夜,某大城的郊外。

  一輛轎車正孤寂的在荒野上行駛著。

  開車的是一位年輕的男性,老實的臉孔帶著精明的眼神。他是劉兆亨,表面
上,他自稱是來自台灣,投資做生意的商人。實際上,他根本不是,而是美國情
治單位的間諜之一。

  很少人知道他的本名,他小時候無父無母,流浪街頭,因此立志要成為大富
翁,而且是身價上兆的大富翁,所以他把自己取名為「兆亨」,意思是兆元身價
的大亨。

  一個街頭小混混要成為大亨,很自然地,他加入了黑道,開始幹起違法犯紀
的買賣……

  幾年後,在一次跨國販毒行動中,他被美國逮捕,而後被美國中情局吸收,
成為間諜。

  時間已經很晚了,車子開著開著,路上漸漸看不到一個人影……

  突然,前方出現一個公交車的站牌,一旁的椅子上,一名穿著套裝的女孩子,
大約二十歲出頭,垂著頭坐著,像是睡著了一般。

  劉兆亨放慢了車速,靠著微弱的路燈,看得出是個五官姣好,高窕修長,身
材玲瓏有緻的美女。似乎是因為車子久等不來,精神疲累,坐在那兒睡著了。

  劉兆亨前後左右望了望,發現四下無人,突然動了邪念。

  只見他下了車,左右張望了一下,走到女孩子身旁,拍拍她的肩膀,嘴裡好
心念著,「小姐,你醒醒,這兒不安全。」然而,實際上卻是從手心裡迅速抽出
一隻銀針,對著女孩子的粉頸紮了一下。只見女孩子的身體彷彿是稍微抽蓄了一
下,就再也不動了。

  「小姐,醒醒,醒醒,」劉兆亨加大了拍打的力道,明著是要搖醒女孩子,
暗地裡卻是要確定注入她體內的強效迷藥已經發作了。

  果然,不管他怎麼大力的搖晃,女孩子也醒不過來。

  很快地,劉兆亨確定她已經中了迷藥,立刻將她抬起來,三步並作兩步抬上
了車,隨即駛離了現場。

  劉兆亨沿著路開了一個鐘頭,來到一個小鎮,隨即在鎮上找了家小旅館。

  因為時間很晚了,櫃檯的人半睡半醒,也沒多問,就當他們是夫妻,給了一
間房。

  等進了房間,鎖上了門,劉兆亨才喘了口氣。

  他把女孩子放在床上,翻開她的皮包,裡面是一些手機,零錢,化妝品和一
些女性的隨身用品,感覺上這個女孩子應該是秘書會計之類的,身上沒有幾個錢,
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證件上應該是她的名字:「吳玲芬」。

  他看著床上昏迷不醒的女孩子,散亂的長髮包裹著美麗的臉蛋,黑色套裝和
襯衫包裹著尖挺的雙乳,只到大腿一半的短裙包裹著豐滿的臀部,肉色絲襪包裹
著修長勻稱的雙腿,最後是三吋黑色尖頭高跟鞋,纏著鞋帶的腳踝,更是讓他不
自覺地吞嚥起口水來。

  女孩子中的迷藥是情報人員用的,效力很強,至少要第二天中午才會醒來,
劉兆亨本來可以先洗個澡,休息休息,再來「享用」,但是這會兒不知為何,可
能是任人宰割的女孩子實在太誘人了,劉兆亨的下半身不知不覺就豎起了白旗,
只好拉下了西裝褲,提前開動了。

  劉兆亨先脫下女孩子的外套,解開她的襯衫,解開她胸罩的扣子,雪白堅挺
的雙乳立刻蹦了出來,咬起他的手心;短裙後方的鉤子一鬆,大腿根部誘人的黑
色鏤空內褲,以及肉色絲襪的蕾絲襪頭,便自短裙下露了出來。

  女孩子的身子感覺有些冰冷,可能是貧血,也可能是在外面睡久了,身子變
涼。「沒關係,很快讓你熱起來。」劉兆亨笑笑。

  在享用獵物之前,劉兆亨先打開隨身的公事包,拿出幾隻針筒,這是他平時
藏在車上的一種媚藥。原來,過去劉兆亨在黑道上混時,常常從事逼良為娼的黑
心勾當,當時他便研究出了幾種媚藥,能改造女性的身體,再怎樣玉潔冰清的女
孩子,被下藥之後,也會變成慾求不滿的淫娃,以便使她們乖乖就範,永遠淪入
風塵,難以自拔。

  他先將一種媚藥注射進女孩子的一對雙乳,這能使女孩子的乳房更加尖挺豐
滿,卻也更加敏感,只要被男人用手一握,立刻就會渾身酥軟無力。

  接著,對女孩子的乳頭注射第二種媚藥,很快地,兩個粉紅色的蓓蕾立刻挺
立起來,變得異常敏感,而且再也不會消退。

  然後,劉兆亨拉開女孩子的黑色鏤空內褲,撥開她的私密芳草,對她的一對
秘唇和陰核注射第三和第四種媚藥。

  這些媚藥使得她的秘唇和柔軟的陰阜變得非常敏感,即使只是被男人隔著衣
服伸進兩腿間一摸,也會立刻渾身無力,雙腿酥軟,更糟糕的是,她的陰核將永
遠處於興奮狀態,只要被人輕輕撥弄,或兩腿稍稍用力摩擦一下,立刻就會產生
高潮。

  被下了這些藥以後,女孩子被男人稍微上下其手,就會無力反抗,乖乖就範。

  最後,劉兆亨取出另一瓶噴劑,將藥第五種媚藥噴入女孩子的陰道,它不但
能使女孩子的陰道變得非常緊緻,而且還能定時刺激陰道,產生搔癢難耐的感覺,
被噴上這種藥之後,即使沒有男人的挑撥,她的雙腿深處也會不斷地渴求男人的
進入。

  更可怕的是,這些媚藥就像毒品一樣,效力非但不會隨著時間而消退,反而
會因為和男人注入體內的精液交互作用,而更加強大……

  經過這些改造,以後這個女孩子只要被男人稍微上下其手,立刻就會意識模
糊,蜜汁橫流,更糟糕的是,她還會不斷的需要男人。

  如此一來,女孩子將永遠落入慾望的深淵,再也無法自拔……

  改造完成之後,劉兆亨上了床,從背後將她抱進了懷裡,一股誘人的香氣撲
鼻而來……

  在迷藥的控製下,女孩子完全失去了知覺和反抗能力,只有任憑自己傲人的
雙乳任人玩弄,任憑劉兆亨將魔掌伸進自己黑色鏤空內褲下的私密肉縫……

  經過剛才的改造,女孩子的上下要害變得非常敏感,才被劉兆亨稍微撥弄了
兩下,她迷人的臉蛋立刻染上醉人的紅暈,朱唇上的鼻息越來越重,隱隱約約可
以聽見她喉間的嬌吟……

  「嗯……嗯……」

  至於雙腿的深處,蜜汁更是無法自持地滾滾流出……

  劉兆亨一面吻著女孩子的長髮,吹彈欲破的臉蛋和肌膚,一面玩弄著女性私
密不可侵犯的乳房和肉縫,雙眼更是目不轉睛地,看著那雙包裹著肉色絲襪,誘
人的修長美腿,以及扣住她一對腳踝的黑色的漆皮高跟鞋。絲襪和高跟鞋能使他
更加興奮。

  很快地,女孩子的嬌吟便迴盪在劉兆亨的耳際,沾滿內褲,絲襪和床單的蜜
汁更是發出令人血脈賁張的氣味。

  劉兆亨也是個血氣方剛的年輕人,哪兒抵擋得住這樣的誘惑,不一會兒,只
見他將女孩子放倒,一把拉下她最後的防線--黑色鏤空內褲,拉過一雙肉色絲
襪和黑色高跟鞋,扔在床邊,兩手抓住包裹著肉色絲襪,無力守護主人私密禁地
的修長雙腿,左右一分,硬是進入了女孩子的身體……

  在強烈迷藥的控製下,女孩子即使被插入,也無法醒來,任由自己的身體落
入劉兆亨的手中,任他宰割……

  一股強烈的快感隨即由劉兆亨的下身傳至腦門……

  (好緊……啊……真棒……)

  原來,為了提升賣淫績效,這些媚藥能將女孩子的陰道改造得非常厲害,以
便讓「恩客」們迅速被吸乾,好早點辦完事,把女孩子讓給下一個客人……

  (這次的縮陰配方可能調太強了……下次要弱一點……啊……)

  女孩子的陰道緊緊地吸著劉兆亨,劉兆亨只覺得自己快要升天了……

  (好緊……好緊……啊……真棒……啊……這改造會不會太成功了……好緊
……)

  雖然平時並不是快槍俠,但是這女孩子實在是令劉兆亨難以招架,沒兩下子,
他就開始撐不住了……

  不久……

  「啊!……」

  劉兆亨只覺得精關被吸了開來,接著,眼前一黑……

  * * *

  不知道隔了多久,等劉兆亨醒來時,已經是白天了。

  「我睡了這麼久?」

  他有點意外,然而全身無力的感覺,說明了昨晚確實是一夜春宵。

  「下次的縮陰劑量可能要調低……」

  劉兆亨費了好大的勁才撐起身子,然而--

  「天啊!!怎麼回事??」

  他赫然發現,自己的腿上穿著女孩子的肉色絲襪和高跟鞋!

  再一看,不得了了,自己的身體根本就變成了女孩子的身體!

  劉兆亨嚇得趕緊起身,照照床邊的鏡子,

  「這是昨天被我迷姦的女孩子……那「我」到哪裡去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劉兆亨才從驚嚇和慌亂中恢復過來,並且確定自己並沒有
在作夢,眼前的事實是,他的靈魂被吸進了昨天被她改造過的女孩子身體裡,而
原來的劉兆亨不見了。

  更糟糕的是,房間裡只剩下女孩子的物品,他的公事包和其他財物也一併消
失了。

  「難道我被什麼法術交換了身體?」

  劉兆亨想起電影裡的情節。

  花了好長時間,劉兆亨才冷靜下來。他(現在應該說是「她」)

  想了想,也許是自己被什麼人被什麼邪術給暗算了,才會變成這樣。是什麼
人呢?自己的身體又到哪裡去了呢?

  她只有先搜尋整個房間,果然,很快就發現窗子有被打開過的痕跡……

  (看來應該是有人從窗外潛入房間……)

  除此之外,找不到其他蛛絲馬跡了。

  劉兆亨只有先梳洗了一下,然後穿上衣服--套裝,絲襪,高跟鞋。好在他
(現在應該說是「她」)以前在美國情報單位受訓時,學過男扮女裝的技巧,因
此勉強能應付這個身體,穿上高跟鞋時走起路來也有模有樣。

  只是,昨晚的迷藥還沒完全消退,劉兆亨仍然覺得渾身酥軟無力。穿著高跟
鞋的雙腿有點站不穩,她怎樣也沒想到,自己的奸計居然會害到自己身上。

  現在這個誘人的身軀完全為自己所有了,她成了名副其實的「美諜」--美
女間諜。然而「美諜劉兆亨」可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她冷靜地想了一下,現在最重要的是先設法回自己的公司,至少取得一些現
金和裝備,同時盡快通知其他特工人員,防止自己的身體被利用。然後再想辦法
查清楚是怎麼回事。

  劉兆亨收拾東西,背起了皮包出了房門,下樓來到櫃檯,這旅館看起來到沒
什麼特別的異狀。櫃檯的服務員換了一個,正在忙著一些瑣事,也沒搭理她。

  她上前去詢問,「請問……昨天住18號房的劉先生,出去了嗎?」

  「喔,他一早就清了帳,開車離開了。小姐,你要上哪兒?要幫你叫車嗎?」

  「喔,好的,麻煩你,我要回城裡。」劉兆亨說。然而她卻開始更加擔心起
來,是誰奪走了自己的身體?自己的身體又去了哪兒?萬一對方佔用自己的身體
搶走自己的一切,要怎麼辦?

  「請你等一等,車很快就來。你可以先坐一下。」

  劉兆亨買份報紙坐了下來,翻開今天的早報,沒有什麼特別的新聞--直到
她在報上一小角看見一個熟悉的臉蛋和名字--

  「會計吳玲芬,因為涉嫌貪污4000萬元捲款潛逃,昨天在被公安追捕,駕車
逃亡時,因為車速過快,不慎落河,經一天一夜的搜尋仍無所獲,由於河水湍急,
目前推測已被衝入大海,凶多吉少,有關單位仍在搜尋她的下落……」

  旁邊是她的相片,劉兆亨一看,嚇得幾乎叫出聲來--因為那就是現在的自
己。

  「小姐,車來了。」

  劉兆亨趕緊用報紙遮著臉,上了計程車。「送我回城裡。」

  一路上,劉兆亨想著一堆怎樣也解不開的謎團:這女孩子應該已經死了,怎
麼會出現在這裡?我又怎麼會被換了身子?是誰做的?為了什麼呢?我的身體又
到哪邊去了呢?

  劉兆亨想著想著,不禁懊悔起來,如果不是自己色迷心竅,萌生歹念,上了
不該上的女孩子,現在還好端端的過著他的生活……

  直到司機叫醒她。「小姐,到了。」

  車子已經來到劉兆亨的公司,

  劉兆亨進了大樓,搭乘電梯,來到自己的公司,卻發現--

  「什麼?!」

  公司已經人去樓空,東西被搬得一乾二淨,幾個員工也不知去向。

  她找遍整間屋子,除了房東的辦公桌和傢俱之外,真的是什麼也沒有了。

  劉兆亨走進自己的私人辦公室,走到窗邊,望著天空,腦海裡一片混亂,整
個人幾乎要窒息,公司裡除了一筆雄厚的資金外,還有很多的機密,文件和技術,
都是用來從事情報工作的,如果落入別人手中,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樣可怕的事情。

  「小姐,你是新來的秘書嗎?」

  劉兆亨嚇了一跳,轉過身來,背後是一個身材雄壯的男人,方才想著事情,
完全沒有注意到背後來了人。好一會兒,他才想起上個月公司向男人的廠家訂了
貨,今天來收貨款的。

  「喔……」劉兆亨不知怎麼回答。

  「應該是吧!……」男人不懷好意的笑了笑。

  劉兆亨感覺到不對,轉頭一看,房間的門已經被關上了,這人看起來也不太
對勁。

  她想要退後,然而這裡已經是窗邊,沒有地方可退,「你……想幹什麼?不
要過來……」

  男人笑笑,「你不知道嗎?劉老闆一早捲款潛逃了,我的貨款找誰要去?這
樣吧,不如你這漂亮的姑娘來服務我一下。

  可以抵一部份的欠債。」

  「什麼?!捲款潛逃?!……」劉兆亨腦筋一片空白,幾乎要崩潰。

  等她恢復神智時,自己已經被男人粗壯的手臂一把抱住,壓在牆壁上,劉兆
亨現在身體被換成女孩子,力氣小,根本掙脫不開,「放開我,我要叫人了!」

  「你盡量叫吧,這間屋子是我朋友裝潢的,隔音效果好的很,你叫破喉嚨也
沒人聽見,這還是你們老闆特別要求的,大概是為了跟秘書「辦事」方便吧?說
不定還是為了「硬上」

  秘書方便?哈哈。」

  「你……」劉兆亨怎樣也想不到,自己居然會成為自己陷阱裡的待宰羔羊。

  她現在只有靠自己了,美女劉兆亨上半身被男人的手臂緊緊地箍住,無法使
力,只有用下半身反擊。

  劉兆亨畢竟學過格斗技,雖然現在用的不是自己本來的身體,仍然有一定的
功力,只見她技巧性地用高跟鞋往男人的小腿一踢,

  「唉呦!」

  男人的手臂立刻鬆開了,她趁機設法甩開男人。

  然而,這裡是牆邊,空間有限,儘管是嬌軀纖瘦的她,也無法逃脫,很快地,
男人的的身子又靠了上來。

  她只有抬起大腿,準備攻擊男人的胯下,不料……

  「啊!……」

  一陣強烈的酥麻從裙底傳遍全身,她的腦海裡瞬間一片空白。

  原來,男人趁著她分開雙腿之際,一隻大手隨即攻上了她大腿的根部……

  對一般的女孩子來說,這不是緻命的一擊,然而,美女劉兆亨現在的身體已
經被劉兆亨自己的強力媚藥改造過,乳房和陰部都極端敏感,縱使她武功再高強,
意志再堅定,只要胸罩下或裙底的嫩肉一落入別人手中,馬上就是酥軟無力,欲
火焚身,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嗯……啊……不要……」

  她想要反抗,然而經過自己注射藥物的秘唇,是那樣的敏感,給男人的大手
一摸,又酥又麻的感覺立刻傳遍全身每一吋肌膚和玉骨……

  美女劉兆亨整個人瞬間融化了一般,再厲害的身手也無法使出……

  「嗯……住手……不要……」

  男人見她失去了反抗的能力,便更加賣力地隔著內褲撫弄她的的肉縫……

  「嗯……住手……啊……啊……」

  (可惡……我居然把自己……改造得這麼淫蕩……這下無法脫身了……)

  劉兆亨怎樣也沒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會淪為自己改造過的性奴……永遠無法
翻身,而且還是自己的傑作!

  突然,自己秘唇間的肉芽傳來一陣電擊……

  「啊!……」

  等她稍稍恢復神智時,裙底的蜜汁已經流滿了男人的大手……

  「哈哈,想不到你這小姑娘還真是騷……」

  男人把她的上身放到了辦公桌上,仰著天躺了下來,這時的劉兆亨已經是渾
身無力,嬌喘連連,更糟糕的是,雙腿深處開始泛起一股搔癢,飢渴和躁熱……

  (可惡……陰道裡面的媚藥也開始生效了……如果再不逃走的話,等一下就
跑不掉了……)

  然而,自己的下身被改造得這樣的敏感,男人的手在雙腿根部巧妙游移,她
只有兩眼發白,任憑宰割,不要說是反抗了,連思考都十分睏難……

  「嗯……住手……啊……啊……」

  不知道過了多久,好不容易等到男人收回了入侵她雙腿間的大手,劉兆亨才
勉強恢復了一點神智和力氣……

  然而,她這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的短裙和黑色鏤空內褲,早已被
男人趁著她意識模糊,無力反抗時脫了下來,下身剩下肉色長筒絲襪和三寸高跟
鞋,雙腿被分了開來,女性私密的黑森林毫無保留地裸露在男人面前,上身只剩
下被解開扣子脫下一半的襯衫,香肩裸露,保護雙乳的胸罩也早已被脫了下來…


  劉兆亨勉強使勁,用雙手撐起嬌軀,男人正在一旁解開皮帶,拉下拉煉,掏
出傢夥……

  「小姑娘,急了嗎?馬上就來囉!」

  男人走到她的身旁,她隨即咬牙使勁,想要抬起包裹著肉色絲襪的小腿,準
備用高跟鞋攻擊男人的要害。

  沒想到,一雙高跟鞋的鞋跟卻被什麼東西給纏住了,怎樣也抬不起來……

  她只有扭動玉足,想要甩開高跟鞋,然而腳踝被高跟鞋性感的鞋帶給扣住了,
怎樣也甩不開……

  「哈哈,省省吧,你這小姑娘真是又辣又騷,一雙美腿還壞得很,不綁著你
的高跟鞋怎麼行?放心吧,被綁著會讓你更爽,哈哈哈哈!」

  劉兆亨索性將身子往前一頃,一雙玉手隨即扣上男人的咽喉,準備置他於死
地……

  不料……「啊!……」

  男人立刻將手伸進她的雙腿之間,被媚藥改造的她,要害一落入男人手中,
立即身子一軟,腦中一片空白,雙手也失去了力氣……

  「哼,被我抓住了要害,你武功再強也沒用。」

  等她恢復神智時,雙手也被綁了起來……

  「可惡……放開我……」

  她勉強扭著身體掙扎著,然而徒勞無功,反而一對尖挺豐滿的乳房在胸前搖
搖晃晃,彷彿在向男人招手。

  雙腿深處的肉縫,更是不爭氣地不斷吐出蜜汁來,漸漸流滿了桌面,沿著桌
邊滴了下來……

  更糟的是,美女劉兆亨發現自己豐滿的臀部正漸漸無法自製地開始扭動起來,
因為雙腿深處的騷癢已經開始剋製不住了……

  「來了來了,你這小姑娘真是刁鑽,看我早點把你解決。」

  男人爬上了辦公桌,將劉兆亨死死地壓在桌面上,一雙大手緊緊地罩上住她
豐滿的雙乳……

  (不好了……一旦乳房落入他的手中,就逃不掉了……)

  她趕緊扭動著身子,但是能逃到哪裡去呢?

  「啊!……」

  被自己下了媚藥的雙乳和蓓蕾,被男人大手輕輕一捏,立刻使她渾身酥軟,
小穴也噴出了蜜汁……

  「啊……啊……啊!」

  美女劉兆亨幾乎昏死過去……

  男人眼見時機成熟,立刻提槍上馬,挺進了她的秘穴……

  「不……啊!……」

  她的身體就這樣落入了男人的手掌心……

  然而,由於她的乳房和陰部是那樣的敏感,在男人手掌和下身的撫弄下,蜜
汁滾滾地流了出來……

  同時,她的陰道因為也被下過媚藥,因此最深處的慾火和躁熱,非但沒有因
為被插入而減弱,反而更雄雄地燃燒起來……

  「啊……啊……快來……」

  儘管她的陰道很緊,但是男人不知道吃了什麼藥,似乎更厲害。

  同時,男人故意按兵不動,等她被自己的慾火吞噬。

  很快地,美女劉兆亨美麗的臉蛋上痛苦地皺起了蛾眉,腰枝也不自覺地扭動
起來,肉色絲襪包裹著的大腿更是無恥地夾住了男人的身子……

  「啊……啊……求求你……快點……」

  眼見時機成熟,她已完全潰堤,失去一切反抗意志,男人這才開始九淺一深
的抽插……

  「啊……啊……啊……嗯……啊……」

  「喔……這是這樣……再快一點……再來……再來……」

  這時的美女劉兆亨已經完全的失去了理智,只是不斷的扭動著嬌軀,渴求更
深的入侵……

  「啊……啊……啊……」

  男人跪在桌子上,將她的臀部整個抬了起來,使勁搖晃著……

  「啊……啊……啊……放我下來……啊……」

  美女劉兆亨下半身被懸在空中,無法施力,雙腿也無法併攏,只有不斷地發
出更淫蕩的叫聲,懇求男人給她更深入的抽插……

  「啊……啊……嗯……不要停……啊……啊……」

  「啊……啊……」

  「嗯……啊……啊……」

  不久,在全身媚藥發作以及男人的抽插下,美女劉兆亨已經忘了自己的睏境,
自己的任務,自己的身份以及一切的事情,只知道自己是個美麗的淫娃,要不斷
地追尋男人的進入,以填補那媚藥控製下,雙腿深處永遠填不滿的空虛……

  她扭動著的雪白手腕已被繩子磨出了血痕,被睏住的腳踝不斷地擺動著,肉
色絲襪包裹著的美腿也不斷地努力夾緊和摩擦男人的身體,只為了更多的深入,
更多的深入……

  空蕩蕩的辦公室裡,迴盪著她醉人的嬌吟和男人低沉喘息聲……

  「嗯……啊……啊……」

  「嗯……啊……再來……啊……」

  不知道過了多久,最後,三魂七魄幾乎都已經被抽插上了雲霄的她,只覺得
一股熱流衝入體內,

  「啊!……」

  接著,只見她耗盡最後的力氣,纖腰一挺,蜜汁一噴,高跟鞋一蹬,兩眼一
白,肉色絲襪包裹著的雙腿,就這樣無力地垂了下來……

  美諜劉兆亨就這樣被姦淫到失去了知覺……

  * * *

  等她醒來時,發現自己只穿著絲襪和高跟鞋,手腳被緊緊地綁著,放在一輛
轎車的後座……

  她想要掙扎,卻渾身酥軟,一點也使不上力,原來一隻小小的按摩棒正插在
她那被下過媚藥的敏感秘唇上……

  然而,她卻不敢喊叫,因為如果驚動公安,第一個被抓的是自己……

  美諜劉兆亨,只有任憑自己被載往不知名的地方,面對未知的命運……

                                                   【全文完】



















0.0157670974731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