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異世爆肛傳(序-4). (2/2)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四章 詭計!師母的危機

  我悠悠醒轉過來,腦袋昏昏沈沈。經過一陣頭暈目眩的反應後,我漸漸適應
環境,清醒了過來。發現自己身處一間全封閉的房間中。房間不大,空蕩蕩的沒
有任何陳設,周圍四壁貼著厚厚的柔軟棉墊。這房間就跟我前世中的精神病院的
病房差不多。三位師兄躺在在我身旁,他們還在昏睡著,兩個師妹卻不見蹤影。
我們的衣服不見了,我在屋裡光溜溜的感覺有點冷。

  我回想起昏迷前的情景:當時我們跟蹤大師姐來到樹林中,從她和男爵夫人
的對話中,知道了之前發生種種怪事的原因。當我們要撤離時,一個黑影突然出
現在我們身後,不由分說翻手施展睡眠術,將我們全部暈倒。

  我想我們是被綁架了,至於之後會發生什麼,也能猜出一二,無非就是被告
知:「你知道的太多了」或者「你知道了不該知道的東西」。然後,就沒有然後
了……

  當我正在屋內胡思亂想時,房間外的走廊裡傳來了腳步聲,有兩個人正在接
近我所在的房間,我急忙躺下,閉眼裝睡。只聽見一個男人以訓斥的口吻說道:
「賤人!你瞅瞅你那身裝束,一天到晚就知道發騷耍浪,竟然被一群小P孩跟梢
偷聽而不知,幸虧我碰巧就在附近,才沒讓事情敗露。你真是蠢得連狗都不如!」

  一個又嗲又騷的聲音回道:「主人教訓得對~我就是一個賤人,一個連狗都
不如的騷貨!好主人~求求您別生氣了,如果您對母狗的著裝不滿意,我一定會
打扮得更騷更賤的!您可千萬別嫌棄母狗啊,好不好嘛~」

  緊接著房間的門就被打開了。

  「尼古拉斯少爺還真調皮,既然醒了就別裝睡了~」那個男人帶著調笑的語
氣說道。

  我見被發現了,就睜開眼睛打量走進房間的兩個人。其中一位,是我認識的
男爵夫人。她戴著黑色兜帽,光著身子,正晃乳搖臀,風情萬種的在門口搔首弄
姿。那麼在她身邊另一位就應該是她的主人了。本來在我的猜測中他應該是一個
躲在黑暗中策劃陰謀,極其猥瑣淫邪的、大魔王似的猥瑣男。然而真正見到他時,
他的長相和穿著卻和我想像中的完全不同。

  那是一位30歲左右的中年男子。只見他身穿一套男爵式貴族禮服,天藍色
的上衣鑲著金邊,在雪白的襯衫領口上,風紀扣系的緊緊的,顯得一絲不苟。純
黑色的褲子沒有一點褶皺,兩側筆直的褲邊用紅色的流蘇點綴,加上油光鋥亮沒
有一絲灰塵的皮鞋,顯得乾淨俐落。一頭棕色平頭短髮,面容有些北方斯拉夫人
的特徵,濃眉大眼、鼻直口方,消瘦的臉龐,棱角分明,很有男人氣概;顎下一
圈的絡腮短胡,給人忠實可靠的感覺。鼻樑上架著樣式古老的圓形眼鏡,書卷氣
濃郁。乍眼一看,他的氣質與我的老師愛德華·風石非常接近。而且舉手投足一
身學者風範的架勢與老師也不相上下!

  他走進屋中,把我一邊還在昏睡的三個師兄弄醒,然後微笑著對我們說道:
「孩子們~,我是梅森·艾倫渡男爵,歡迎來到我的家。」

  看著他那「和藹可親」的笑臉我暗想,不愧是間諜!看來每個間諜都需要有
一張忠誠可靠的臉啊。他使用「捕獲聖器」,控制男爵夫人和梅斯阿姨這種貴婦
美女,把她們變成沒有絲毫廉恥的騷貨母狗;操控剛剛死了丈夫的男爵夫人改嫁
與他,從而脅迫大師姐從事間諜活動,以達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他那猥瑣淫邪
的心理,心狠毒辣的手段都隱藏在這虛偽的外表之下。不過這可騙不到我,我又
不是小孩子,更不會以貌取人!

  「既然都醒了,就和我走一趟吧。你們的師妹都在那裡等著呢。」說完就轉
身走出房間。

  我見他提到師妹們,心中有些擔心,不知道她們現在怎麼樣,抬腳就跟了上
去。三個師兄剛醒不久,迷迷糊糊的也跟著我出了房間。

  梅森男爵帶著我們走進一個地下通道。通道光線昏暗,有股怪味,而且我和
師兄們都光著身子,感到有些陰冷。在跳動搖晃的燭光中,依稀能看見通道旁擺
設了很多生物標本;許多裝著好似動物內臟或器官的大瓶子,堆積在道旁的木架
上。看到這些我有些感到害怕,暗想:等到了地方,該不會給我們這些小孩開膛
破肚,然後拿著我們的器官去賣吧?

  我忍不住問道:「我們這是去哪?」

  「實驗室。」男爵回道。

  聽到回答,我立刻暗罵:臥槽,果然是賣器官的!我說怎麼不當時就把我們
弄死呢,原來是想要「新鮮」的!可是現在人為刀俎,我們這些小孩根本反抗不
了啊,算了就當為了見師妹們的最後一面吧。

  我的心情立馬不好了,連男爵夫人走著貓步,扭來扭去的大屁股,都沒心思
欣賞啦!

  「放心,就是去做個有趣的小實驗而已。」男爵安慰著說道。

  也就是你這個心理變態,才能把將我們大卸八塊當做「有趣」吧!我恨恨的
想著。

  到了實驗室,並沒有看到我想像中血跡斑斑、腥惡撲鼻的場面。這裡整潔幹
淨、寬敞明亮,數量眾多的玻璃器皿有序的擺放在桌臺上,五顏六色的不知名液
體在玻璃管中來回流淌。幾個巨大的、東拼西湊似的機器胡亂的擺在地上,下麵
雜亂無章的鋪著密密麻麻的導線;還真有點實驗室的意思。

  在一張黒褐色真皮沙發上,躺著兩個裸體的小女孩,她們正是我的師妹瑪茜
和琳婭,她們安詳的正趴在沙發上熟睡著。我見她們沒事,心裡松了一口氣。但
是仔細一瞧。就能發現她們嬌嫩的屁眼裡竟然都插著一隻寶石做的肛門塞!這麼
年幼的小女孩他也下的去手?!我心中騰地就發起火來,憤怒的看向梅森男爵。

  男爵看見我的反應,不在意的擺著手解釋道:「你不用這個樣子,她們沒有
受到絲毫的傷害,醒來後也不會記得今天發生的事。這肛門塞是一種遙控的起爆
裝置,插在她們身上只是為了確保你們能夠乖乖聽話,我想作為師兄的你們,是
不會叫師妹受到傷害的吧?」

  男爵見我們默認,就繼續說:「我有件事叫你們去辦,但在這之前,你們必
須通過一個有趣的實驗測試。如果通不過,那只能說抱歉了。」

  我和師兄們對視了一眼,彼此都堅定的點頭示意,決心要盡最大努力通過這
個測試,解救師妹。

  男爵打了一個響指,就見大師姐安吉拉端著一隻託盤走了過來。託盤上是一
甁裝著透明液體的瓶子。

  男爵指著瓶子說道:「這是我新研製出的一種催化藥劑,是一種能夠觸發人
體的海綿體提前增長,並有強烈催情作用的培養液。目前還沒有做過人體試驗,
不知效果如何。今天你們送上門來,就來做我的實驗物件吧。如果你們的小雞雞
能保持15分鐘的勃起狀態,那就算初步通過了。」

  我聽後心道:臥槽,這個男爵果然是個淫邪的變態色狼。自己研製春藥也就
罷啦,還用小孩子當小白鼠做實驗。同時也對自己的小雞雞能否堅持15分鐘勃
起,表示壓力很大。別說15分鐘了,勃起都很困難啊,畢竟這個身體還是個小
處男啊!

  接著,那個變態男爵就命令男爵夫人和大師姐,幫我們把藥劑塗在雞雞上。

  男爵夫人因為在樹林中被我們偷聽、差點洩密,正被主人所討厭。所以她急
切的想將功補過,討回主人的歡心。故而十分積極的配合主人的實驗,爭取多做
貢獻。

  只見她推開師姐,直接霸佔了離她最近的三個師兄。然後趴跪在師兄們的腳
下,搖晃著大屁股,對著三個小屁孩騷媚的說道:「三位好寶寶~,現在騷母狗
奉命給您塗藥啦,寶寶們不要亂動,你們要乖哦~!」接著把藥液倒入小嘴裡,
挨個把三位師兄的小雞雞含在嘴裡,轉動纏繞靈巧的舌頭,把藥塗在她們的小雞
雞上。三個小P孩第一次感受到女人小嘴的這種吸允舔撥,都舒服的眯起雙眼,
享受著雞雞傳來的舒爽觸感。然而,小雞雞硬是硬了,但還沒有從包皮中探出頭。

  我正在旁邊有些羨慕的看著,突然我那因為長期露在外面,而有些發冷的雞
雞,被一股熱氣噴個正著,很是舒服。我低頭一看,見大師姐正面帶羞澀的跪坐
在我的面前,似乎要有樣學樣的用小嘴為我塗藥。但在含住我的雞雞前又猶豫的
停住了。隨著害羞而加速的呼吸,她的小鼻子正一下一下的對著我的小雞雞噴著
熱氣。

  我心中奇怪:大師姐沒有被控制心智,她完全可以不用學著她媽媽那樣做,
最不濟也是用手幫我抹藥罷了。她為什麼這麼做?看著大師姐那清澈的眼神,我
忽然明白了。她是和我們一樣,也想盡自己的一份力,幫助我們通過實驗測試—
—讓我們的雞巴保持15分鐘勃起,來解救那兩個可憐的師妹!但是,或許是因
為我和她的師姐弟關係,或許因為她是第一次為人口交的羞澀感,使她拿不定注
意,猶豫不前。

  我心中感慨:師姐啊師姐,你還是那麼溫柔善良,也還是那麼瞻前顧後、沒
個主意。既然我們心意相通、目標一致,那麼就不能這樣尷尬的停在這裡,就讓
我來主動出擊吧!

  我身子一挺,雞雞頂在了她的紅唇上。正在猶豫的師姐被頂的滿臉通紅,埋
怨的抬眼與我對視了一下,我用真誠的眼神望著她,她好像明白了什麼,便不再
猶豫。張開火熱的紅唇,把我冰涼的雞雞整根含入她的口腔中,濕熱的舌頭攪拌
著黏糊糊的藥液,在我的雞雞上轉圈的塗抹著。看著師姐年輕美麗的臉龐,嬌羞
無限的神態,隨著她青澀的吞吐,我的雞雞漸漸有了反應,慢慢變大變硬,竟然
豎了起來!勃起達成!

  這種狀況,引起了旁邊的實驗觀測者——梅森男爵的注意,他有些意外的看
著能夠勃起的我,顯然他以前的實驗就沒怎麼成功過,我成了他試驗中的「突變
體」,他需要好好的觀察。

  那邊的男爵夫人見我和大師姐竟然「後來居上」,成功的吸引了主人的注意,
心中十分吃醋不憤。她直起身子坐了起來,雙手捧著自己雪白的大奶子,對師兄
們嗲聲騷語的說道:「我這條賤狗,真是個笨蛋,居然讓親親好寶寶們一直站著
抹藥!寶寶們累了吧?快點來歇歇。坐在騷母狗的奶墊上,插爛賤狗的小嘴吧!」

    師兄們剛剛嘗到了女人的滋味,又被有催情作用的藥劑弄得渾身難耐、無處
發泄。見男爵夫人好像可以隨便弄得樣子,也不客氣,輪流的坐在她的大奶子上,
抓著她的金髮,挺著硬邦邦的雞雞對著小嘴就一頓亂捅。這幫小P孩初嘗禁果,
沒有任何經驗,根本不考慮身下女人的感受,怎麼舒服怎麼來。而男爵夫人更不
簡單,運用純熟精湛的口技,用靈活的唇舌把師兄們胡捅亂插的雞雞應付的舒舒
服服。

  我這邊的大師姐還是非常害羞,滿面桃花,都紅到脖子上啦。但已經沒有了
開始時的猶豫和勉強,而是全身心的投入到我肉棒上了。第一次為人口交的她,
對怎麼才能叫肉棒更大更硬,不斷的嘗試著、探索者。我也沒歇著,為了提高我
的興奮度,我看著旁邊的「實驗觀察員」,自我催眠的想著:「草,你睜大眼睛
給我仔細看著!勞資在幹你的女兒!當著你的面幹!我草死她!……」(難怪有
人說被綠不爽,但綠別人很爽!)

  男爵夫人那邊是「三英戰呂布」,我和大師姐則是「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
使」。兩面就像展開了比賽一般。

  過了一陣,因為:3-1=2而1+1>2,所以我方勝利

  最後我的肉棒變成了如A片男主角般的尺寸!大師姐的小嘴都快被撐爆啦。
我看著我的大棒棒心裡有點害怕:這大雞吧和我小孩的身體不成比例啊!怎麼會
出現這種情況?難道是穿越福利?作者那傢夥可沒這麼好心,不會是啥病吧?

  一邊的「實驗觀察員」神色興奮、雙眼冒光的盯著我的大肉棒,嘴裡嘟囔著
什麼「得來全不費工夫」的話。看見他的樣子我不由心裡一哆嗦:靠,至於麼。
一個大男人這麼喜歡看棒棒!不會是GAY吧?還是M屬性的GAY!

  男爵隨即打斷了我和大師姐的「實驗」,宣佈「實驗」通過!但是,卻叫男
爵夫人和師兄們繼續:說就算不能勃起,也必須堅持15分鐘硬的狀態。

  大雞巴怒張前伸的我被男爵打斷,心裡跟吃了蒼蠅似的,但還是被梅森男爵
強行帶到的到了實驗室旁的一間房間裡。

  在這間有點像辦公室的房間中,梅森男爵神色複雜的盯著我看了一陣,在我
被盯得渾身難受要發飆時,他開口說話了。

  「知道為什麼把你單獨叫來麼?」

  「因為我的大肉棒?」我想了想,傻傻的回答。

  「呵呵,確實有這一部分原因。」男爵被我的「童言」傻樂了,接著又說:
「不過主要的原因卻是因為你——尼古拉斯·趙四,是一個能夠幫助我的人。」

  「幫助?哼!哪有用威脅的手段去尋求別人幫助的道理!」

  「呵呵,這就是為什麼我選擇你的原因。你剛才質問我的這句話,根本就不
是一個普通小孩子能講出來的!你很聰明,和聰明人談話是很愉快的事不是嗎?
那麼我也不兜圈子,我只說叫你來這裡的目的:控制你的師母——愛德華塔拉蓮
娜。」

  「什麼!你要控制我師母。為什麼?」

  「我的目的是獲取下杉城的軍事動態。而下杉城的軍事核心人物——你的師
父愛德華·風石,確是一個老頑固,他不受任何威脅。所以只能從他的妻子下手
。」

  「雖然我很珍惜活著的機會,但做人是有底線的!是即使我死了,我也絕對
不會幫你做這種背叛師父、賣師求榮的事的!」

  「年輕人,別動不動就把死掛在嘴邊,我又沒說要把你師母怎麼樣?我只是
問她幾個問題而已,之後完全可以毫髮無傷的放過她。有些事情等你過一段時間
再看,或許你就會認為這樣做才是正確的。況且,你真的不管你的那兩個師妹了
麼?」

  我聽到他提起師妹,立刻冷靜了下來,剛才確實有點頭腦發熱。便隨口問道
:「你不是有那個什麼捕獲聖器麼,怎麼還需要我一個小孩子幫你?」

  男爵聽我提到「捕獲聖器」不由苦笑道:「哼!為了抓你那個有鬥聖級別實
力的師母,我甚至連聖城中的捕獲聖器都動用了。但是卻被你這個小子打亂了捕
獲行動,使我的計畫全部落空。」

  他看見我在那露出疑惑不解的表情,就繼續說道:「既然我們即將成為合作
夥伴,為了表示我的真誠,我就給你解答一下吧。」

  所謂「捕獲聖器」是由傳奇道具大師——紐費思·肯製作,並流傳在世的作
品中的一件。是一隻女性使用的「自慰棒」。施術人通過血祭認證,可以讓使用
這只棒棒達到高潮的女人失去神智,並被施術人控制。只有我這件才是真品,其
他市面流通的都是仿製品。上個月有一天,我偷走了你師母的仿製品,換上我的
真品。以圖控制你的師母。哪知當天你們這幫小孩在公館內散佈謠言,我擔心被
人發現,導致計畫落空,倉促中就把捕獲聖器交還給了目標的女兒。但在陰差陽
錯下,這只自慰棒分別被男爵夫人和娜塔莉·梅斯使用,致使這兩個意外之人被
我控制。而真正的目標——你的師母,卻在你不知情的情況下,被你解救了。

  接著他又感歎的說道:「紐菲斯·肯大師的作品,每一件都構思新穎,效果
奇特。但就是有一點不好:你不知道這個東西什麼時候就不能用了。這個捕獲聖
器也是一樣,在時用過兩次之後就不能再使用了。還有一點我要澄清,這個捕獲
聖器的效果好是好,但有個缺點。就是被控制的女性,會不由自主的變成下賤的
騷母狗。你知道我是搞間諜工作的,對於這種下屬,怎麼安排她們的行動,也讓
我很是苦惱。我是一個為理想而工作的人,對於美女我沒有任何興趣,希望你不
要誤會我的人品,從而影響我們的合作。」

  我聽後恍然大悟,仿佛之前發生的事都有了合理的解釋。可還有許多疑問,
但在這個場合下也沒法問出口。比如他的最後一句,難道,真叫我猜中了,你就
是個GAY?男爵夫人和梅斯阿姨那麼漂亮風騷的貴族熟女你竟然不喜歡!

  不過梅森男爵「真誠」的解釋,確實叫我對他的印象有了很大的改觀,他或
許也不是那麼壞的人,現在只是各為其主罷了。為了師妹們,我現在不能激怒他
,先委曲求全穩住他,再想辦法脫身!

  拿定主意後,我順著他的話問道:「既然捕獲聖器壞了,那麼怎麼控制我的
師母呢?她可是鬥聖級別的人物,一般方法可對付不了她。」

  男爵見我十分配合的態度,滿意的點點頭,然後說:「這點我當然知道,我
還知道她不止是武力高,而且……」說著他就停頓了下來。

  然後換了話題對我說:「我在一次執行任務時,偶然的發現了一件上古法器
,這件上古法器顯然不是我們現今的世界能製作出來的東西,我只能感覺道它散
發出有精神控制作用的法力波動,但無法驅動它。經過一段時間的研究,我從法
器上燒錄的咒語中,推演出了一個能夠實現精神控制的魔法陣圖。它和紐菲斯·
肯大師的捕獲聖器完全不同,可以實現完美的精神控制,沒有其他副作用。我們
就用這個來控制你的師母,不過發動這個法術也需要很多條件。」

  他停下想了想,然後又對我說:「首先,我要把魔法陣圖畫在你的雞雞上,
這也是我為什麼叫你們參加實驗測試的原因,如果那地方太小是畫不上去的。然
後要把你勃起的大肉棒插進你師母的屁眼裡。當你把她幹得高潮失神時,我會吟
唱法決,發動魔法陣圖。在她最脆弱的時候發動致命一擊,從而徹底控制住你的
師母。」

  我聽後暗罵:「臥槽,原來你是想攛掇我去幹我師母!對於在我心中女神般
的師母,我倒是也YY淫意過。不過她可是鬥聖啊,你確定就我這小身板,能爆
得了師母的屁眼嗎??」

  梅森男爵沒搭理暗中吐槽的我,繼續說著:「對於怎麼接近她,達成這些條
件你不用擔心,我簡要的說明一下。」

  「首先一點,你,是你師母的乖徒兒,她不會對你有任何的懷疑,這是我們
行動中的最大優勢。」

  「接著我會命男爵夫人給你師母寫信,信中說明夫人得了怪病,想要邀請你
師母和娜塔莉·梅斯,明天一起陪著她,去下杉城郊外的」神聖森林旅館「洗聖
水溫泉,以驅除身上的怪病。行程兩天,由於你師母是不會扔下你們這些小孩沒
人照看的,所以會一併帶去洗溫泉。」

  「你們到達溫泉之前,我會提前在指定的溫泉中,倒入有散功催情作用的藥
劑。在你師母她們進入這個池中後,你們這些小孩子們,就要裝作在旅館裡中了
邪,沖進溫泉裡搗亂。在此之間我會命令夫人和娜塔莉·梅斯配合你們,將這個
溫泉的詛咒傳說告訴你師母,並說明需要把雞雞放進熟女的屁眼中才能驅散詛咒
。然後叫她們在溫泉中當著你師母的面,為你的師兄們驅邪。」

  「我的藥劑會使你師母在溫泉中散去鬥聖的功力,渾身無力的她又會被強力
的催情藥劑弄得欲火難耐,再加上近在咫尺的真人示範,以你師母那善良的性格
,她會忍心叫你這個乖徒兒孤單的站在一旁而沒人替你驅邪麼?呵呵,她一定會
主動的把大屁股撅起來,叫你插入的~哈哈哈……」

  我幾乎聽呆了,心道:「臥槽,太特麼厲害啦,這招都能想得出來!高,實
在是高!」隨即又想到:「完了,這天衣無縫的計畫,這陰損毒辣的詭計,師母
肯定中招啊!這可咋辦呐?」

  我急忙想辦法,出言反駁道:「可是兩個師妹被你拘禁,師母發現女兒不見
了一定會去找的。就算找不到,也不會有心情去陪姐姐洗什麼溫泉了,你的計畫
就無法實現!我看不如先把她們放了,反正你說過,她們醒了也不會記得發生了
什麼事的。」

  「哼哼!把她們放了?那我又拿什麼來保證你們會聽我的話呢?知道為什麼
梅斯一直沒有在這裡出現嗎?並不是我在懲罰她,那捕獲聖器根本不是她弄壞的
。她現在正和你的師母在逛街呢,順便會把男爵夫人的邀請信交給她,並把你師
母的女兒想在她家裡多住幾天的事,一併告知你的師母。你師母她是不會懷疑什
麼的。」

  對上智慧超群、陰險毒辣的梅森男爵,我的腦袋感覺智商不足,又該充值啦!

  見我沒有再出言反駁,梅森男爵就用筆在我的肉棒上畫了一個樣式古怪的魔
法圖形。還邊畫邊出言調戲我,說什麼我就是個小色狼,這麼小的身體卻漲了這
麼大的雞巴,能幹到師母這樣的大美人兒應該感謝他雲雲。又許諾事成之後,把
我的師母以及男爵夫人和梅斯阿姨都交給我,叫我隨便幹。好事都在後頭呢,叫
我加油。之後就命男爵夫人和大師姐把我們這群小孩帶到客房,好生看管。

  我愁眉苦臉的呆在房間中,腦子亂糟糟的,想不出任何辦法……

===================================

  男爵府,黑暗的塔樓中,梅森男爵接待了一位穿著灰色兜帽的男人。

  「尼瑪教的藥劑師果然名不虛傳,居然能做出這種神藥。我自愧不如,哎~
剛剛的實驗又失敗了。」男爵有些遺憾的對著灰色兜帽說道。

  「嘿嘿……」灰色兜帽嘶啞的聲音笑了出來,接著說道:「既然男爵大人您
交給小人的任務已經完成,那麼懇請大人您遵照約定,將小人的難言之隱治好。」

  「哼!任務的完成和你有什麼關係,你自己說過已經把神藥弄丟啦,那顆藍
莓是他自己找到並吃下去的!」

  「大人說的是,可小的沒有功勞,總有苦勞吧?」

  「急什麼?我已經計畫叫他去控制他的師母,不過這只是開胃菜,先叫他提
升下熟練度,同時也實驗一下這個魔法陣的效果。」

  「可是大人……」

  「哼!我的最終目標當然是你們家的那個聖女,但她有神聖幻像替身保護,
平時根本控制不了她的本體。只有在她被自己的親兒子插爆屁眼的時候,才會破
掉她的」聖女之心「,沒了替身,我們才能完全控制她的本體。整個行動不容半
點差池,穩妥起見先用她的師母練手,何況她的師母也有那個價值叫我們出手!」

  「大人高瞻遠矚,千秋萬代,一統江湖!但您要快點啊,小的都等不及了」
灰色兜帽興奮地手舞足蹈。

  「嗯?你叫我快點?哼!不知道求人辦事要有誠意嗎?你的誠意在那裡?」
男爵有些厭煩的看著灰色兜帽。

  「誠意?大人您需要什麼誠意,只要小的能辦到的一定照做!」

  「你一定能辦到的,不是什麼難事,只是請你幫我做個試驗而已~」男爵邪
魅的一笑。

  「什麼實驗?……啊,大人你在做什麼!快放開我!」

  「哼哼哼!為了改進精神控制魔法的穩定性,我的肉棒上也畫有魔法圖陣。
那麼就請你拿出誠意,來當我的實驗物件吧!」

  「不!男爵大人,我可以幫您監視聖女,您不能這樣對我,我還有利用價值,
我……」

  「你確實還有點利用價值,不過……我可不需要剛剛那個三心二意,對我指
手畫腳的下屬!」

  男爵一挺下身,憤怒的大喊了一聲:「給我爆!!!」

  「啊!!奧奧奧!!!」灰色兜帽發出了殺豬一般的慘叫,在黑暗的塔樓中
回蕩著。



















0.0167360305786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