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人妻的誘惑 (2/2)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操!闖禍了。幹你媽的,光想著那天的美事兒了。手越捏越靠上,已經捏到了大腿跟兒上我竟然沒有感覺。看到如此,我趕緊把手拿開,尷尬的笑了笑,隨口說道:「不好意思啊!有點走神了。」
「走你媽啊!死男人,別碰我。」陳媛媛用力甩開我的手,拿起放在地上的酒瓶狠狠地灌了一大口。
操,又生氣了。我真的是頭大,為什麼女人就這麼容易生氣呢?我趕緊貼了過去,小聲的說道:「怎麼了啊?」她晃動了一下肩膀,甩開了我的手,依然不搭理我。
「別生氣了。」我又一次的拉了一下她,她又一次的甩開了我。我想這樣也不成啊,就想用力地把她拉過來,誰知道我一伸手,她一轉身,我又一次捏住了不應該捏的東西。軟軟的,一個手有點捏不過來,因為她沒有穿乳罩,我感覺到乳頭有點硬了。
火山爆發了,陳媛媛猛地轉過身體,用胳膊把我壓倒在涼席上,翻身就騎到了我身上。小聲但憤怒的說:「操你媽的,你怎麼總是欺負我,你是我冤家啊?你整死你得了。」她邊說話,邊伸手過來擰我的耳朵。我看到如此情景,嚇得要死,趕緊用雙手抱住腦袋死命地掙紮,拼命地掙脫她的雙手。
當時的氣氛緊張得要死,我因為怕陳亮光上來看到這個情景,也怕陳媛媛是真的生氣了,所以我只是在一味的躲閃,希望她能出出氣,希望她能早點從我的身上下來。
抓了一會,她可能是累了,呼呼的喘著粗氣,騎在我的身上,停止了捏我的動作。看到她停下來了,我從胳膊的縫隙中偷偷的看她。月色中,她依然是那麼的美麗,雖然我看不清楚她的五官細節,但是我能夠看得清楚她的面部曲線,濃密的秀髮紮成了馬尾,額頭高高的,兩隻眼睛在不停地眨著,小嘴微微張開在喘息著。
看到我從胳膊縫隙中看她,她沖我噘著嘴笑了笑了。一看到她笑了,我放下了胳膊,她依然騎在我的身上,我的姿勢也由側身變成了平躺。
山從下往上看,真大。我從下面,透著光,看到了她的兩個乳房,翹翹的在那裡,好美麗的輪廓。為什麼過去人說女人四大美就是花前、月下、酒後、出浴呢?還是有一定的道理。安靜了許多以後,她的屁股完全落座在我的小腹上,我沒有穿衣服,下身就一條寬鬆的短褲,我的小腹能夠感覺到她屄裡的溫度正在逐漸增加。
陳媛媛喘息了一會,身體向後歪了一下,我這樣更能清楚地看到她的上身曲線了,在幽幽光線的襯托中,彷彿沒有穿衣服一般。
我的雞巴在逐漸的膨脹,因為我的雞巴是向上翹起的,所以硬了以後是直接頂向前面的。我扭動了一下腰,怕我勃起的雞巴頂到她,可事與願違,我一扭,她往後一晃動,我的雞巴直直的頂到了她的屁股。,她的身體一顫,我可以非常明顯的感覺到。
「你這樣我有點難受。」為了避免尷尬,我支支吾吾的說。她沒有說話,身體向後微微的靠了靠。最後看了一眼她美麗的臉蛋,我平躺了身體,讓雞巴更加凸出的頂在了她的屁股後面。
寂寞無聲的時候是可怕的,我們就保持這個姿勢足足有幾分鐘。在等待的過程中,空氣彷彿都凝住了,我只能聽到她粗重的呼吸聲,感覺到因為呼吸,她的身體在不停地晃動著。我不知道該做點什麼,或者是能做點什麼,我只能傻傻的躺在那裡,看著遠處的天空,感受著一個美女坐在我的身上,感受著我的雞巴頂到了一個肉肉的地方,感受著陳媛媛屄裡逐漸散發出的熱氣燙著我的肚子。
因為長時間不動,我有點難受,於是輕輕的扭動了一下身體,可是我剛剛一動,陳媛媛就馬上用雙手壓住了我的胸口。要命了,真不知道她想做點什麼,她的屁股突然慢慢地翹起了一點點,壓著我的雞巴在往後面挪動著。咦……這是要做什麼呢?等到陳媛媛的屁股完全給我的雞巴包裹住,並且重重坐下的時候,我似乎明白了,她想跟我玩。
這個時候,我的雞巴上方隔著三層布的地方就是她的屄,屄裡的熱氣還在不停地湧出來,燙著我完全勃起的雞巴。在適應了我的硬度以後,陳媛媛開始嘗試性的晃動了一下屁股,隨著她的晃動,我的雞巴被壓得更緊了,我能夠感覺到她陰唇部份的肉,能夠感覺到從屄裡流出的液體已經滲透到了我的身上,我開始迎合的向上頂了一下。
隨著我的用力,她趴到了我的身上,在我耳邊輕輕的說:「冤家,被你折磨死了。」說話間,伸出了她的舌頭在我的耳邊輕輕的舔了一下。我伸出手緊緊地抱住了她,在後面捏著她圓圓的屁股,隨著我的每一下向上頂起,她都會在我耳邊輕聲的呻吟著:「啊……啊……啊……」聲音低低的,也許五步之外就聽不到了,但是她趴在我耳邊,伴隨著她的喘息,我聽到了猶如「春藥」一般的聲音。
她無力地趴在我的身上,身體鬆鬆軟軟的,隨著我的動作在一上一下的顫抖著。小嘴除了發出聲音以後,還在我的脖子上舔著,慢慢地靠近了我的嘴,猶豫片刻後,一條香舌伸了進來。感覺到舌頭進入以後,我急忙緊緊地吸住,怕它跑了出去。在我吸住以後,陳媛媛的腰開始逐漸加力,迎合著我的衝擊。
「舒服嗎?」我低聲問。她的嘴轉了過來,堵住了我的嘴,身體還在不停地扭動著。
「我想來真的可以嗎?」我說話間,手往下面伸去,想脫掉礙事的短褲,她的手一把攥住我的手,死死地攥住,嘴依然把我的嘴堵住,身體還在不停地摩擦著、晃動著。我想掙紮著拉下褲子,陳媛媛看到我想起來,她猛地坐了起來,快速的動著。
坐起來的她,上半身全部露給了我,我伸手捏住了她的乳房,從下面開始逐漸用力地向上推,兩個小小的乳頭早已硬硬的了,在我的揉捏下逐漸變大了點。
我張開了手掌,想努力地攥住她的乳房,可惜都是徒勞的,她的乳房我一隻手真的是無法全部攥住。她為了迎合我的揉捏,身體微微的前傾了一點,腰還在不停地晃動著、摩擦著。
「媛媛!媛媛……」在我正當興奮的時候,突然陳亮光的聲音從下面傳了上來,她馬上停止了動作,拿開了我的手。
「怎麼了?」看到陳亮光沒有上樓梯的聲音,她的下面繼續動了起來。
「洗髮水沒有了啊!怎麼洗澡啊?」陳亮光在下面嚎叫著。
「在衛生間的櫃子裡有新的,你自己去拿啊!」她並沒有因為說話而停止動作,下面還在不停地晃動著。
「哦,我知道了。」陳亮光隨口喊了一句。
看到陳亮光走了,我一把抱住了她,「我要操你,我要來真的。」我趴在她耳邊急促的對她說道。陳媛媛沒有聲音,翻身下來,用屁股對著我,又一次把我壓倒在席子上面,熟練地一把拉下了我的短褲,我的雞巴跟彈簧一樣「梆」的一下就彈了出來。
雞巴感覺一熱,她一口就把我的雞巴含住了,柔軟的嘴唇包裹著我的雞巴在來回地滑動著,手攥住我的雞巴根部上下套動,可能是為了能讓我儘早射精。她把雞巴深深的插進嘴裡,我都能感覺到頂到了咽喉裡面,緊緊的感覺。
隔著她的睡褲,我用嘴往陰蒂的地方吹著熱氣,手從下面開始給她的屄做著按摩。為了方便我的動作,我腰部暗暗發力,一個鯉魚翻身,就把陳媛媛壓在了身子下面,手伸進了她的褲子裡面,隔著內褲用力地搓揉她的屄。
全都濕透了,內褲和睡褲都濕透了,水真的是太多了,估計都能擰出來了。我在內褲的外面,用力地搓揉著她的陰蒂。
「媛媛,你還不睡覺啊?」正當我玩得起勁的時候,樓下的聲音又傳來了。
「知道了,我跟老王說點事兒,馬上就下去了啊!你等我。」她用嗲嗲的聲音向樓下傳遞著資訊。說話的時候,她的手沒有停止運動,反而速度逐漸加快。
「哦!老王,我不上去了啊!早點睡。」
「你不上來喝兩口啊?」我隨口說道。
「不了不了,睡覺了。」
我現在回憶起來當時的情景,真的是色膽包天。兄弟離我的距離不超過20米,如果他上來,我估計我們倆就有一個從樓上跳下去了。
說話間,陳媛媛的小嘴又一次的吸住了我的雞巴,這次她只刺激我的龜頭和馬眼的位置。我感覺我有點堅持不住了,趕緊抓了她的屁股一把,小聲的說道:「我想插進去,可以嗎?」
她晃了晃屁股,又晃了晃腦袋,我不知道她想表達的意思是什麼。心動不如行動,我一把拉下了她的內褲,當我剛剛看到她的屄的時候,我的馬眼一鬆,一股濃濃的精子射到了陳媛媛的嘴裡,隨著我的顫抖,她吸得更加用力了。當感覺我全部射完後,她轉過身體,趴在我的懷裡跟我接吻。
當我的嘴剛剛張開的時候,我就知道我被騙了。我的精子從她的嘴裡全部吐到了我的嘴裡,然後她緊緊地抱住我,用嘴堵住了我的嘴,一直到我咽了下去她才鬆開我。
「你太多,所以咱倆一人一半去吃它。」她看著我笑著說道。
「太噁心了,你還能行不?」我真的快要噁心死了,這個東西真的是第一次吃。
「噁心什麼啊!噁心你還給我吃?壞蛋。美容的,吃了對身體好。呵呵!」邊說話,陳媛媛邊站起身來整理自己的衣服。
「舒服不?」她低下來頭來問我。
我無力的躺在席子上,看著她模糊的臉蛋,不知道如何回答。
「問你話呢!怎麼男人射了就跟死狗一樣呢?」她推了我一把,說道。
「舒服。」我回應道。
「嗯,舒服就可以了。以後不許有想操我的想法,我是你的兄弟媳婦,我們最後一道關卡不能開的。」陳媛媛認真的對我說道。
操,我又一次的茫然了。
「別在上面睡,容易受病的。」我說。
「我知道的。你看看,衣服都濕了。你太壞了,你這個爺們,讓女人迷戀死了。」陳媛媛看著自己的睡褲說道。
「那你怎麼說啊?」我擔心的問道。
「笨呢!」陳媛媛說話間拿起了放在地方的啤酒,直接撒在了褲子上。
「暈死。這樣也可以啊?」我低聲說道。
「有什麼不可以的。我就說你喝多了,撒我身上的。哈哈!」說話間陳媛媛走向了樓梯口。在馬上要下去的時候,她轉身快步走了回來,一個重重的香吻,吻得我都有窒息的感覺了。她靈活的舌頭在我的口腔中滑來滑去的,跟我的舌頭也左右、上下、前後的拼了一會刺刀。
「老王,我真喜歡你。」分開嘴唇後她說道,隨手在我的臉上拍了一下,說道:「下週我們跟李夢蘭去野遊。我先下去了啊!」
「登登登登……」快步走了下去。
(6)
秋天到了,水果開始下來了,因為天氣開始涼爽,所以戶外運動也開始熱門起來。陳媛媛邀請我幾次希望和李夢蘭一起去采楊梅、摘桃子。我都因為忙沒有去,陳媛媛搞的也挺不開心的。但是,理解還是理解的。畢竟我們這個年紀的人,賺錢是最主要的事兒了。一個人在陌生的外地,活著比什麼都重要!
又是一個熟悉的週末,我在陳亮光家吃飯。酒足飯飽以後,陳亮光微帶醉意的和我閒聊著,老王,下周我們出去玩好不好?
啊?去哪裡哇?一句突然的提問,讓我有點找不到方向!
我們去走「徽杭古道」吧。
去哪裡?北方來的我,基本上沒有聽說過這條道路!
操,傻逼是的。你「徽杭古道」都沒有聽說過哇。真雞巴山炮。陳亮光帶著鄙視的眼神邊說邊漂了我一眼。
那是過去的一條老路,在山裡面,從安徽往浙江杭州去的。因為風景漂亮而聞名。玩外戶外的人都知道的。
你去過哇?我好奇的問道。
沒有!底氣不足的陳亮光小聲的嘟囔著。
靠,你媽的。我聽到這個立馬大聲起來。你他媽的都沒有去過,你跟我扯個毛線哇。說的跟他媽的專家一樣,到最後還是吹牛逼哇。
吵吵什麼呢?陳媛媛人未到聲音先漂進來了。
你家亮光就知道吹牛逼,你嫁給他是不是被他騙來的。我對著閃身進來的陳媛媛說道。
騙你個大頭鬼哇,我那麼傻啊。是人就能騙嗎?吃你的西瓜吧。說話間,把一盤子西瓜放在了桌子上。
陳亮光抓起一塊西瓜哢嚓哢嚓的吃了起來。邊吃邊說,愛去不去,我們他媽的也不是求你去玩。主要是媛媛有個朋友想叫你去呢。
我一聽有點兒迷糊?什麼朋友哇?用疑惑的眼神看著我。
哦,我們公司的小李,就是上次遇到的那個女孩子。陳媛媛輕描淡寫的說到。
我還是一頭霧水,不知道里面賣的是什麼藥?
看到我的表情。沈媛媛繼續說到,就是上次在車站遇到的那個李夢蘭。
哦,是她哇。說完我也拿起了一塊西瓜,低頭吃了起來。
老王,那個李夢蘭怎麼樣?好看嘛?陳亮光抬起頭看著我,疑惑的問著我。我不太想繼續的探討這個話題,因為我用餘光看到陳媛媛已經拿起遙控器無聊的換台了。我懂她的意思是什麼。
還可以吧,身材不錯。你們去外面玩,都要帶什麼東西嗎?我裝作好奇的問了問他。
一聽到這個,陳亮光馬上精神起來了,用力的把最後一口西瓜啃光,往桌子上一扔。用胳膊擦了一把嘴說道,玩這個,需要非常專業的。你肯定不行的,先從鞋上說起,你肯定需要一個好的登山鞋,還有……!他絮絮叨叨的講著,我的心思已經不在她的身上了。
我的餘光落在了陳媛媛的身上。汗水打濕的衣服黏黏的貼在後背上,可以清晰的看到她胸罩的顏色和痕跡,頭髮利索的盤在腦後!手上拿著扇子不停的揮著。突然她把頭轉了過來,我們的目光對視了一下。
你別總是說,你把風扇對著老王吹吹。一閃而過的眼光沒有任何的停留,她站起來把電扇調整了一個位置,風可以對我吹了。
沒事兒的,我隨口說道。
你明天去把電扇修修呢,哪有他媽不會慌腦袋的風扇哇。陳亮光隨口說到。我們繼續哇。
嗯,你繼續,我也想學習學習呢。陳亮光一看我這麼說,性質更高了,動了動身子,坐到我對面,繼續吹著他在網絡上學習的戶外知識。
對面的陳媛媛把腿抬起放在了椅子上,這樣的姿勢可以讓她更舒服一點。在半靠的姿勢上,她的腿越發的美麗。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她把自己的短褲又向上拉了拉,我這個角度基本上可以看到她全部的玉腿了,如果不是因為坐在椅子上,我想我都可以看到她的半個屁股了。
因為天氣熱的緣故,她不停用扇子揮動著。一會打打腿,一會打打胳膊。隨著身體的晃動,我可以看到她也在用餘光看著我。一次次的對視,讓我有點緊張,但是她依然輕鬆使然。
老王,你說說你的想法呢。看我沒聲音。陳亮光主動的邀請我加入討論。
我沒啥想法,你說去,我就跟你去。最起碼我還能照顧你呢。
照顧你媽哇,我這個身體需要你來照顧嗎?說話間,陳亮光抖動著自己身上的肥肉,讓我看看他的體格強壯。
呵呵,你牛逼,你最牛逼好嗎?我在說話的時候,看到陳媛媛身體也顫抖了幾下,我知道她也在笑呢。只是不好意思表露出來而已。
我當年追她的時候,幾百斤的白菜,都是我自己扛到她家的,六樓哇。都沒休息。說話的時候,陳亮光回頭對陳媛媛說,你說是不是哇。
是的,是的。光子那個時候才130 斤都這麼厲害了,現在200 了,估計更加的牛逼了。對吧老王。
是的,是的。我隨聲附和著。
扯來扯去,無聊的我們就開始看電視了。時間的過的飛快。一轉眼,已經午夜時分了。
老王,睡覺去吧。我家光子眼睛都要睜不開了。我坐在陳媛媛對面,看她身體已經發呆的時候,她突然說話了。
別介,老王呆著唄,我睡我的。在半睡中的陳亮光聽到這個話,馬上隨聲附和道。
沒事兒,我回去了。我起身準備離開。陳亮光看到我站起來,也要起身,我說沒事兒,你躺著吧。
媛媛送送啊。我知道,看到我站起來了,陳媛媛也起身站到了我的身邊。
在我閃身出門的時候,陳媛媛擠了我一下。我一回頭,她一口氣吹到了我的臉上。順口說道,老王慢點上樓啊。
我伸手想摸她,她給我擋住了。嫣然一笑,跑進了房間。我傻傻的站在門口,二門這次連關都沒有關呢。啥意思呢?過堂風吹了幾下以後,我的思維清晰了很多。
(看過前面小說的人都知道,他們的房子是兩道門的,一門是臥室,二門是客廳)
上樓的時候,我故意把腳下踩的重重的,讓他們聽到我上樓的聲音。一根煙的功夫,我輕手輕腳的走了下來。從門縫中,我可以到他們臥室的檯燈亮著,調整了一下姿勢,我看到了半張床。
李夢蘭俯身在陳亮光的胯下,用力的吸著他的雞巴,一邊吸,一邊用手在上下的套弄著。在支支吾吾的聲音裡,李夢蘭讓他往床邊靠靠,說這樣她吃著舒服,姿勢一換,我可以看到她倆整個姿勢了。在玩69呢。可惜陳亮光的頭靠在裡面,根本看不到我,而李夢蘭的臉正好對著門縫的位置,我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光子,你摳的我好舒服。我的逼裡好癢哇,老公你用手指插插裡面呢。對,對就是這裡!陳媛媛在肆意的呻吟著。光子悶悶的嗯了幾聲。
啊……!啊……!就是這裡,就是這裡,老公你太厲害了,用力插這裡哇。
我在外面看到因為太舒服,陳媛媛已經停止吃陳亮光的雞巴了。她半揚起起身體,頭髮散開在身前,兩個大乳房若隱若現的晃動著。看到這個情景,我也掏出了我的大雞巴,在門外不停的套動著。
老王!突然陳亮光叫出了我的名字。
我當時心頭一驚,趕緊把雞巴放回了褲子了,做好準備跑。
老王,老王是不是想操你呢?陳亮光悶聲的說道。我操你媽哇,你真的要嚇死我了。說話能不能不要結巴呢?當時我的心跳估計至少都有150 以上,這個事兒被他發現,估計不死兄弟也沒有做了。
是啊,是啊。我也想讓老王操呢。你同意嗎?陳媛媛抬頭看了一眼門口,含蓄的說著。
小騷逼,我不同意,你不會偷吃哇。別吃了,我要射了,你過來我要插你的小騷逼了。說話間,陳亮光動了動身子。
翻身過來,陳亮光騎在了陳媛媛的身上,兩個人都開始背對著我了。我依稀看到陳亮光屁股一挺,陳媛媛一聲呻吟。啊……!光子,輕點兒呢。我他媽是你老婆,不是妓女呢。




















0.0152049064636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