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暴力虐待]鄰家笨女孩 1-10(完結)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一、

    熟話說,遠親不如近鄰。但這年頭,哪個知道什麽叫街坊鄰居?就連隔壁住
的人是誰,估計都不會知道吧。當然,這也包括了我在內。

    自打我有記憶以來,離開小時候住的大院,搬到公寓樓後,對我隔壁出租屋
中住的人完全不認識,我隻記得那一年,依稀搬來了一個女孩子,年紀不大。我
隻知道,她一個人住,是個可愛的丫頭,其他的一無所知,最多也就是在遇到的
時候點個頭打招呼。

    印象中,當時她應該已經住了一年多了,她好像從來都沒帶過人回家一樣。
而由于我當時的工作原因,經常晚歸,最多也就是早上可以偶爾碰見她一次,反
正和她應該沒什麽交集就對了。

    出來社會這麽多年,形形色色的人我見過不少,甚至還有主動來追過我的女
孩子。可我也不知道爲什麽到現在也總會經常想起這個已經離開我很久的女孩,
估計是當年和她的“孽緣”太讓我刻骨銘心了。想想當年對她的認識,還要歸結
到一個機緣巧合之上。

    那是一個夏天的夜晚,天天晚歸的我,破天荒的被公司領導提前放了個假,
才不到晚上8 點就回到了家,我們這種公寓樓雖然比較新,但設計卻不太合理,
酒店公寓式的房間排列,而且就一條路到頭,我是住在4 摟,房間是路的盡頭倒
數第二間,而最後一件,住的就是那個女孩。

    這天很難得的讓我在樓梯間遇到了幾個下樓散步的人,平時我晚上一兩點回
來的時候,這�和鬼樓都差不多了。有時候遇到人比遇到鬼還可怕,唯一讓我比
較有安慰的,就是這棟樓的治安還不錯。樓下的保安非常負責,而也沒有其他後
門可以上樓,所以這�從來都沒發生過什麽盜竊案之類的。

    不過,讓我覺得有點不妥的,就是居然我看到路的盡頭有個年輕男人朝我走
了過來,他穿的一身朋克裝,雙手還插在褲子口袋�,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我
看了還真有點不太爽。他和我肩並肩相遇的時候,我已經走到了倒數第四間房這
�,而他貌似是從最後一件房間�出來的。

    難道是那個女孩子的男朋友?這是我的第一個想法,當然,我從來沒見過他,
即使他天天住在這�,我相信也遇不到吧,畢竟生活的時差太大。當我關上房門
的一瞬間,那種回到家的輕松感就將我征服了。我打開了客廳的燈以及那電腦中
的輕音樂,一天的疲勞頓時一掃而光。

    我也不知道什麽時候在沙發上睡著的,等我清醒過來,才發現睡了2 個多小
時。可能是習慣了那種沒有規律的生活,現在我怎麽都睡不著了。搖晃一下腦袋
清醒過來,才發現隔壁的音響開得真大聲。貌似是從最後一間房傳來的,應該就
是那個小姑娘弄的。真看不出啊,這個女孩子斯斯文文的,居然喜歡聽這種勁爆
的音樂。不過這一下可吵著我沒法睡了。

    莫約過了10多分鍾,音樂還是沒有停止的勢頭,難道平時她晚上都這樣的麽?
我以往回來的太晚,夜深人靜的,所以都不知道咧。但這樣還是不太好吧,我鼓
起勇氣,打開房門,想去敲她家的門,讓她小聲一點,畢竟我晚上可以休息一下
實在不容易啊。

    站在走廊才發現,她家門是虛掩著的,有一絲絲的燈光從房間傳出。我們的
公寓都是一個玄關加單間配套的,30來平米一間,在門外輕輕喊一下,估計她應
該聽得到了。

    “有沒有人在家?”我禮貌的敲了幾下門,但沒有進去。總不能直接推開別
人家的大門吧,“小妹,你在不在?”

    我不知道她的名字,也從來都是用“你好、早”之類的話來稱呼她,第一次
叫她小妹弄得我也有點尴尬,畢竟對方可不見得會同意我這樣叫呢,如果剛才她
那個男朋友也在家,那就有點難說了。

    我連續叫了幾聲,除了音樂聲一點沒變以外,什麽回應都沒有。這麽吵,不
可能睡著的,難道在洗澡?那肯定會關門的啊。不會出什麽事了吧?這一下我心
也驚了起來,突然有一種想沖進去看看的想法,但我還是制止了自己。

    在嘈雜的音樂聲中,我聽到了移動椅子之類東西的聲音,然後,那個女孩終
于說話了。

    “是隔壁大哥麽?”女孩子的聲音有些沙啞,但我能聽出是他。

    “是我。”嘿,這姑娘還真是,這樣都睡著了麽?這麽久才說話,“麻煩你
把音響關小聲一些好嗎?”

    “喔~ ”不知道是否我聽錯了,她聲音�好像帶有點興奮的感覺,“你先進
來吧。”

    “不用了,麻煩你關小聲一下音響就好。”雖然我也比較想進女孩子的房間,
但想到她是有男朋友的,我還是算了,沒必要去挖牆腳吧。再說了,就我這水平
也挖不到吧。

    “你先進來啦!”女孩好像突然急了起來,也沒再和我客氣什麽了,“一個
大男人怕什麽啊!”

    就這樣被這女孩氣了一下,我也厚著臉皮進去了,管他的,總不可能還埋伏
了人襲擊我吧!但一進去,引入眼簾的一幕就讓我呆住了。現在回想起來,當年
這一幕,應該就是我對KB愛好的啓蒙吧。

    隻見一個頭發淩亂,但卻身著一身雪白護士服,一雙肉色絲襪的漂亮女孩被
捆綁在椅子上,雙手各捆在一個椅子扶手處,雙腳各捆在一隻椅腳上,身子也捆
在了椅子的靠背上。

    這女孩的眼神我至今無法忘懷,那繡著紅十字的護士小白帽下的雙眸,就像
一個黑洞一樣,深深的吸引了我所有的注意力,以至于我第一時間完全沒有反應
過來要不要把她放開。但,我當時一點都沒有想放開她的想法。

    “大哥,別看了,先過來好不。”莫約過了2 分鍾,看我還沒什麽反應,女
孩才主動開腔,“我手都麻了。”

    “喔,好。”我這才回過神來,走向女孩,爲了能多看她幾眼,我故意放慢
了腳步。

    “快幫我松松吧。”女孩淚汪汪的央求著我,估計也是看著我在拖延時間,
所以很急了,“我真的手腳好難受了。”

    “好的。”我機械性的回答了一下,就伸手去解女孩子身上的繩子。

    “謝謝你了,大哥。”女孩擡頭松了一口氣。

    “……”

    ………………

    …………

    ……

    “什麽?剛才那個男的不是你男朋友?”我終于回過神,和女孩面對面的聊
起天來。

    “當然不是,是個網友啦!”女孩一邊喝水,一邊憋著嘴,看起來很氣憤的
樣子,“不但把我綁成這樣,還拿走了我所有的錢!我恨死他了!”

    “那快點打110 啊!”說著,我就拿出了自己的手提電話。

    “別!別!又不是第一次了。”女孩看到我的舉動,連忙把我的手機奪下。

    “什麽意思?這個男的經常這樣對你?”我倒被她搞懵了,“那你還護著他?”

    “不是啦!”女孩站了起來,跑到門口看了看,把門關上又進到了屋�,
“上次也被個網友這樣打劫過。”

    “我暈哪!”這女孩傻的麽?我和看怪物一樣的看著她,“你沒事帶網友回
來,被打劫了一次還不汲取教訓?”

    “哪知道他們是這種人呀!聊天的時候都是很溫柔的樣子!”女孩用力把頭
上的帽子摔到床上,“氣死我了啦!!!!”

    “活該!”我真不想喝這個女孩說什麽了,明顯傻瓜一個,懶得和她多費唇
舌,“你看到別人要綁你你還不叫,要不是我救你,你就慘了!”

    “我哪知道他們會綁了我就走!”女孩子整了整自己的衣服,站到了我的面
前,“難道我這個樣子男人們看了都沒感覺麽!?”

    “很……很棒啊。”我被女孩子這突如其來的行爲嚇了一跳,一下弄得我有
點結巴了。

    “那爲什麽剛才你不趁人之危來欺負我?!”女孩一腳踢在了我的小腿上,
“你也和他們一樣!”

    “哎,我說,你這人怎麽這樣?”我靠,當個君子還被踢被罵,我都有點生
氣了,不過,回想一下,剛才我也還真是挺傻的,至少吃點豆腐也好嘛。

    “臭男人!都是一個德行!滾!”

    女孩這歇斯底�的樣子真讓我胃痛,也不想想是誰剛才救了她。忘恩負義的
東西,算了,既然都下逐客令了,我也就灰溜溜的退了出去,但我心�也惱火得
很,一來做了好事還被罵,二來剛才那麽好的機會……哎。

    回到我的房間,換上了睡衣我就躺下了,想著剛才那一幕,那女孩白皙的皮
膚,那嫩滑的絲襪美腿,那無助的眼神,那無法動彈的身軀……那麽多的美好,
居然都讓我撞到了,她那網友還真是夠傻啊,這麽好的菜放在眼前不用,還去貪
圖那一點點小錢。想著想著,我的第三條腿開始不聽話的想站起來了,也是啊,
換了是哪個正常男人能忍住?

    我閉上雙眼,腦海�盡是剛才那香豔的鏡頭,讓我不知不覺的把床邊的衛生
紙扯了出來,看來不來一發,我今晚是睡不著了。

    “咚!咚!咚!”的敲門聲讓我那還沒開始工作的兄弟一下子嚇了回去,誰
啊!我靠。居然擾人清夢。

    “大哥!你在沒?”一個女孩的聲音出現在了門外,我能聽出,就是我剛才
腦海�的那個丫頭,她從我腦袋�跳出來了。

    敲了幾下,我都沒應她,畢竟我得先回複成平時的摸樣,至少不能讓她看到
我的衛生紙嘛。當然,我是心驚肉跳的。

    “來了來了!”我一開門,看到這個小護士規規矩矩的站在我面前,“你幹
嘛?”

    “我能進來不?”女孩低著頭,那楚楚可憐的樣子,讓我已經銷魂了。

    “喔,請吧。”我身子一側,潇灑的給女孩讓開了路,等她一進來,就關上
了門。“有什麽事?”

    “對不起啊!大哥,剛才我太激動了。”女孩一進來卻沒了剛才的腼腆,找
了張椅子就坐下了。

    “沒事,誰經曆了這些事,都會激動的。”我給女孩倒了杯茶,然後再次和
她面對面的坐了下來。

    “嗯,謝謝你啊,大哥。我叫雨涵,我能叫你佐治麽?”雨涵放下茶杯,天
真的看著我。(後面就開始稱呼名字了。)

    “……”

    “大哥。你怎麽不說話?”雨涵見我沒反應,用手撥了撥我的鼻子。

    “我去你的!爲什麽我要叫佐治?”我靠,這和我的名字完全沒有關系,而
且第一次深談的人就給別人取外號很不禮貌吧!

    “那,你可以叫我雨涵啊!”雨涵嘟著嘴,從她的眼神�,我能看出來,她
是認真的。

    “滾!”我還以爲這丫頭是來給我誠心道歉的,結果是想來再氣我一次麽!
這次換我下逐客令了。

    “佐治哥,我的鑰匙……鎖家�了。房東要明天晚上才能來幫我開門……我
沒地方滾。”

    這死丫頭是傻的嗎?還是神經病?我都有點被她弄得想打人的沖動了。真是
腦袋�缺根筋的典範。

    “你難道還想住我這?”

    看到雨涵的樣子,我真是說不出口,怎麽這麽可人的女孩,居然是個腦袋秀
逗的馬大哈?難怪那些網友要打劫她了,換了是我,估計也會這樣做了。真有點
倒人胃口啊。

    “我不會偷你錢或者襲擊你的。”雨涵認真的說著,“就讓我將就一個晚上
吧。”

    “你……”我都弄的不知道說什麽了,這應該是她要擔心的問題吧!

    “你還不放心的話,來,用這個把我綁上。”雨涵說著,就跑到牆角,去拿
出了一包繩子,我確定這些肯定不是我的東西。

    “怎麽你出門還帶了這麽多繩子?”我拿起這些繩子,看了看,這不就是剛
才把她綁在椅子上的那些繩子嘛。換了其他人,估計早就丟掉了。

    “嗯嗯~ 來嘛,快點。”

    說罷,雨涵就背對著我,把手背了起來,我才發現,這丫頭的衣服,這能算
是衣服麽?整個背部都是露出來的,從領口一直到裙角,幾乎沒有遮擋,就連她
那綠色的內衣褲都一覽無遺。

    “綁緊點沒關系。我不會反抗的。”從雨涵的語氣中,我聽到的不是無奈,
不是恐懼,而是……興奮,非常激動的興奮。

    事已至此,我也被她勾起了一種不知名的欲望,我也真想試下看把這丫頭捆
綁起來的感覺了。但,我從來沒捆綁過人啊。要怎麽弄才行?

    “佐治哥,你幹嘛還不捆?該不會不懂吧??”雨涵回過頭,看著無所適從
的我,“真笨!真笨!和那些笨蛋一樣笨!”

    “我先說明!第一,我從來沒捆過人,第二,我不叫佐治!”我站在雨涵身
後,繼續研究著那些繩子。

    “哇啊啊!我要被你氣死啦!大笨蛋!”雨涵一把奪過繩子,裝好,扯著我
的胳膊就把我往外拉,“來,帶你去看看教程!”

    “教程?”

    我一下沒反應過來,就被雨涵拖出了家門,她娴熟的打開了自家房門,就把
我往�推。看著她興奮莫名的樣子,我都有點起雞皮疙瘩了,但未知的神秘感讓
我決定看下這丫頭到底想做什麽。

    “看看別人是怎麽捆的。”雨涵打開電腦,讓我看著那些島國視頻,這就是
繩師麽?技術真是娴熟啊,“給我好好學著點。”

    被她這樣一弄,我完全忽略了她之前說的沒帶家�鑰匙的事了,這第一次的
沖擊性接觸,讓我對這個世界有了異常深入的了解,甚至直接並且完全的扭轉了
我的價值觀。我目不轉睛的盯著屏幕�那美麗模特的身影,那繩師無與倫比的技
巧,一切的一切,都讓我感受到了生命的追求。也讓我下意識的握緊了雨涵塞在
我手�的繩子。

    “懂了沒?”視頻結束了,雨涵再次出現,這次,她打開了電腦�一個文件
夾,�面有很多女被捆綁的圖片,其中一張,這張改變了我一生的圖片,�面是
一個美麗的女孩,長發飄逸。同樣是一身雪白的護士裝,還有那讓人想一口咬下
的玉足絲襪,而且,我也認識了第一個捆綁的姿勢:驷馬躜蹄。我看得呆住了,
不知道口水有沒有流下來。

    “哈哈~~”雨涵突然從背後抱住了我,年輕女孩的芬芳直接傳到了我的鼻子
�,“佐治哥!看來你的感覺很強烈啊~~”

    “什麽感覺?”我被這丫頭從幻想拉回了現實,一下子有點不能適應。

    “你馬上告訴我!你想不想試試把我也綁成這樣?”雨涵看起來很興奮啊,
好像是找到寶一樣的,那兩眼放光的樣子,我至今都無法忘懷。

    “嗯……有點想試試。”

    “大男人別這麽扭捏!想就是想!再說一次給我聽。”

    “靠!臭丫頭!看我不把你驷馬躜蹄了!”

    我那壓抑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欲火,一下子就被這丫頭點燃了,女孩子都這麽
主動了,我還顧及個毛的形象啊。終于我推倒了雨涵,拿起地上那些繩子,撲向
了她,而她更是乖巧的背上了雙手……

    ……



二、

    繩子如此的柔韌,雨涵皮膚如此的白嫩,當那繩子一圈圈纏繞在雨涵身上時,
那種無與倫比的快感,征服感一點點的把我的內心所侵蝕。我從床邊的鏡子�能
看到,雨涵身後的不是一個男人,而是一個禽獸。一個被她稱呼爲佐治的禽獸。

    “好…好緊啊!佐治哥!”雨涵妩媚的扭了扭身子,向我抛了個媚眼,“快
點,繼續!”

    “閉嘴,不要叫我佐治哥!”我用力把雨涵雙手並排捆了個結實,還把整個
手臂都和身子捆在了一起。

    “嗯~ 佐治!”

    “……”我也懶得說什麽了,用力給她緊了緊,至于她那淩亂的衣服,我也
懶得給她收拾,就這樣,上半身捆好了。

    看著眼前的雨涵,我真沒想到這是我第一次的作品,從雨涵的眼神中,我能
感受到,她很滿意我的技術。隻見她一屁股坐在床邊,把雙腳撘在旁邊的椅子上,
沒有說話,就是一個眼神的交流,我已經明白她想什麽了。

    我用手來回上下的撫弄著她那誘人的肉絲大腿,這感覺實在是太棒了。又滑,
又嫩,又香,又細。我管不了什麽形象了,突然,我把頭用力埋進雨涵的雙腿間,
一邊用力蹭著,一邊憑著自己第一次的感覺捆綁起雨涵的雙腳來。

    雨涵那纖細的玉足配上那美麗的肉絲,絕了。作爲一個男人,眼前這不可方
物的美腿不但吸住了我的眼光,更是勾住了我的心。我甚至有一種感覺,如果沒
捆過這樣的美腿,那簡直就是作爲男人的不完美。我不是在做夢吧。

    看到我又呆住了,雨涵把那還沒被捆緊的腳擡到我胸前,用腳趾輕輕的摩擦
著我的肌肉,我實在是受不了了。我用力一把把雨涵推倒在床上,壓住她的身子,
擡起她的雙腳,正準備褪去她的褲襪時,雨涵喊了起來。

    “佐治,別……別急,捆好腳再做。”隻見雨涵滿面笑容的喘息著,看來她
是個完全的捆綁中毒者。

    作爲初學者的我都能有這種沖動的感覺,那作爲這個領域的高端人士,會有
什麽樣的遠見,我非常期待我成長的那一天。當我把雨涵的雙腳同樣並排捆綁在
一起後,我把她再次按到床上,同時把她雙腳壓在身前,伸直,她的腳底剛好貼
在我的臉上。

    我靠!我擦!我X !這是什麽感覺啊!這輩子第一次啊!難道我是個足控麽?
想不承認都不行,而且,我肯定還是個絲襪控。必須的,因爲這雙可人兒的絲襪
玉足,那高聳的足弓,那白皙的腳丫,已經完全把我的體內某種激素完全激發起
來了。

    雨涵拼命的忍受著雙手直臂捆綁在身後的壓力,還用力擡高自己的腰,讓我
可以方便的脫下那美麗又礙事的絲襪,以及那綠色的可愛小底褲。

    有多少年沒碰過女人了,我不知道,如果隻算這輩子的話,那恭喜我自己!
這丫頭是第一個。如果算上輩子的話,那估計我已經是半個和尚的感覺了。

    女孩子那肌膚的誘惑,絕對不是當時的我這種純情少男可以忍受的。在雨涵
的喘息聲中,我感受到了那些島國男女混合戰鬥片中的臨場感,細嫩,柔軟,這
一切的一切,都令我覺得,我甚至是在做夢。這麽好的事情,真的輪得到我麽?

    我用力親吻著雨涵的腳,從腳尖,到腳底,到腳腕再到小腿,雙手也在雨涵
身上不停的遊走著,隔著那超薄的護士服,我也能感受到雨涵那起伏的心跳以及
漸漸升華的體溫。不停的抽動是我從某片子�學到的,而雨涵也慢慢開始有了略
微的呻吟,這麽好的機會,我當然想好好把握了。畢竟這是我的初次戰鬥啊。

    然而事實證明,機會是給有準備的人的,我的第一次戰鬥,雖然我已經奮力
投入,把20多年的積累一次性發射了出來,但持續的時間僅僅不到3 分鍾。我敗
了,敗在太過興奮,敗在毫無準備,但我也勝了,勝在得到了這個女孩。就當我
的思維還在回味剛才的一幕時,雨涵已經開腔了。

    “佐治你這個戰鬥力不到5 的渣!”雨涵那又急又氣的樣子,真讓我欲罷不
能,“我去上個廁所都還沒你快呢!”

    “切!我是第一次好不好!”我懶得鳥她,隻是把她放平在了床上,讓她仰
面朝上,“你沒感覺麽?”

    “我才醞釀好,正準備有感覺,你XX的就完蛋了!”雨涵一骨碌坐了起來,
“快點給我再準備下次戰鬥!”

    “額……”看著眼前這仿佛餓了一萬年的女孩,這如狼似虎的女孩,我竟然
有點害怕了,怕她會弄得我精盡人亡一樣。

    我休息了一下,正準備好好醞釀醞釀,結果我突然發現,由于長期的加班和
應酬,我的體質貌似已經很差了,再怎麽積蓄力量,也達不到剛才的狀態,甚至
我那極少抛頭露面的兄弟都不再昂首挺胸……看著身邊這如饑似渴的可人兒,我
隻能失望的向她搖了搖頭。

    “你這個戰鬥力不到3 的渣!”雨涵把腳縮起來,然後用力一踹倒我身上,
“你玩什麽文藝啊。本來還想讓你學做一下禽獸,結果你連禽獸都不如!蠢蛋!”

    我靠,今天我是來幹嘛的……怎麽我覺得好像我是被她召喚來的小鴨子一樣,
那種收了錢還沒辦成事的感覺在我心頭揮之不去。

    “閉嘴!臭丫頭。”說著,我抓住她的雙腳,用力一翻,把她整個人弄趴下,
再用力折疊起她的雙腳,把她雙腳腳腕中多餘的繩子用力扯過,捆在她手腕上,
再把多餘的部分扯到手肘上,打好結。順便在她PP上一巴掌打下去。

    “哎呦,痛死啦!”雨涵扭了扭身子,“你挺上道的嘛,佐治。”

    “雨涵,我想問你一個問題……”我蹲在床邊,臉剛好和雨涵的臉對著。

    “嗯,我好喜歡被這樣綁著,最好是一輩子都被這樣綁著。那些網友也是我
在某論壇認識的,專門約他們到家�來綁我的,隻是沒想到他們綁了我還要搶劫。
至于你……”

    我靠,我還沒開始問,雨涵就和打機關槍一樣的開始說了起來,越說越興奮,
甚至很多我聽了都覺得不好意思的話,在她嘴�都能輕描淡寫的說出來。

    “等下……我都還沒問呢。”看到雨涵這樣,我真想踢她下床了。

    “啊?你不是想知道我的秘密麽?”雨涵看到我打斷她,她愣了愣,“那你
還想知道什麽?”

    “我想問你,你不是說你沒帶鑰匙麽?”

    “切,佐治君,你什麽都做了,怎麽還問這種沒有文憑的問題?”

    是哦……我這才突然想起來,我什麽都做了……什麽都做了……都做了……

    突如其來的罪惡感一下子把我放倒了,我坐在地上,甚至不好意思看著床上
的雨涵,那以後……我要如何面對她?我們一沒名,二沒分,三沒錢……

    雨涵是看出了我的心思,隻是賊笑了一下,卻沒太多的咄咄逼人。

    “我都沒讓你負責,你失落個屁哦。”雨涵反而有點想發笑了,“沒想到你
還是個純情少男啊。”

    “那……我做了這種事情,總得……”

    “我最看不慣就是向你這種扭扭捏捏的男人了,總得什麽?我才不要你負責
咧。”雨涵的性子和個男人一樣,我以前天天見她打招呼都沒發覺呢。

    “這個,雨涵,我總得爲你做點什麽吧。不然我過意不去啊。”聽到她這樣
說,我倒是松了一口氣,畢竟我還真不能一下就接受自己有個女朋友什麽的。

    “把我捆緊點,你就可以回去睡覺了,明天開始,我一個月的夥食你包了。”

    “不是吧,你要我把你綁在這就走?”我驚訝的站了起來,“那我豈不是和
你那些網友一樣了?”

    “不一樣,他們沒你綁得這麽好。”雨涵左右擺擺腳丫子,對我翻了個白眼,
“記得出去帶上我家鑰匙啊!”

    “真的不要我解開?”我按雨涵說的,把她身上的繩子緊了緊,順便再用腦
袋蹭了蹭那絲襪美腿,“那你得綁多久啊?”

    “我要被綁多久是你決定的,不是我能決定的,OK?”雨涵用力弓了弓身子,
“也不看看我現在成什麽樣了。”

    既然這丫頭都這樣說了,我就照做吧,貌似很有趣的樣子,畢竟第一次和女
孩子嘿咻,完了還把她和私有物一樣的捆在一個隻有我知道的地方,這種感覺太
棒了!

    “那我走了,明天我心情好了就來放開你。”我給她關上了房間的燈,走到
了玄關的地方。

    “等下,那你心情不好怎麽辦?”雨涵聽我這麽一說,有點激動起來。我能
感覺到她在黑暗中挪動的樣子。

    “心情不好就來做掉你。”說罷,我不再聽雨涵說什麽,就自顧自的離開了,
當然我有記得帶上她家的鑰匙。

    ………………

    …………

    ……

    莫約不到1 分鍾,我就結束了那潇灑的離別,因爲在雨涵拖我進屋的時候,
我自己忘了帶自家的鑰匙了,這下好了,輪著我沒地方滾了!看著我去而複返,
雨涵在床上笑得都抽筋了。

    “笑什麽!都怪你!”我坐在雨涵身邊,雙手遊走在她被捆綁的身軀上,吃
著她的豆腐。

    “真的很好笑啊……哈哈哈……哈!”

    看著雨涵上氣不接下氣的樣子,我實在不想再理會她,我用腳壓住她的身子,
然後用手去撓她的腰和腳心來。被我這樣一弄,雨涵更加笑得誇張了,但也多了
幾分痛苦。

    “要死啊!哈哈哈哈……死佐治……哈……啊!”

    我把雨涵身子側了過來,讓她面朝向我,然後,一把拉開了她的衣服,這衣
服的設計還真厲害,專門有個口子可以拉開的。這下雨涵在戰鬥中都還沒有暴露
出來的東西,完全呈現在我眼前了。

    粉嫩精緻的小肉團,我隻能這樣形容,因爲,這是我見過的最好的了。當然,
除了屏幕�,我也隻見過這一個,但我絕對有資格評價她的形狀。

    我趴下身子,用嘴讓雨涵領教到了什麽叫宅男的憤怒。當我的舌尖來回洗刷
著雨涵那少女的青澀時,雨涵終于忍不住認輸了。

    “我錯啦!佐治,我最怕有人這樣舔我了!”

    懶得鳥她,這種美味放在眼前,如果錯過了,誰知道還有不有下次。吃個夠
再說。

    “嗚嗚……臭佐治……就知道欺負我。”雨涵看我沒有住口的打算,也隻能
默默忍受了。

    ………………

    …………

    ……

    經過一個晚上的磨合,我和雨涵都很累了,我趟在雨涵身邊,輕撫著她的頭
發,她閉上雙眼,感受著我手心的溫度。

    “雨涵,累了吧。”我吻了一下雨涵的額頭,“早點休息。”

    “嗯嗯。”雨涵也沒再說什麽,隻是沈默了一下。

    “那我去關燈了。”說著,我就站起身,準備去關燈。

    “等等。”看來雨涵糾結了很久了,見我準備關燈,終于鼓起勇氣說了出來。

    “怎麽了?”我回頭看著雨涵,再次蹲下身子,用手指戳了下她的小鼻子,
“還想再來一次?”

    “不要!”雨涵看著我,欲言又止的樣子,“不做了,好累。”

    “有什麽就說!別扭扭捏捏的!”我學著雨涵的樣子,並且捏住了她的耳朵,
“你不想和我睡一起?”

    “嗯,我不想這樣睡。”

    “你又不讓我解開你,又不想這樣睡。好吧,那我睡沙發?”

    “不!”雨涵還是那個鬼樣子,就是不肯說,但我看得出,她內心十分掙紮。

    “你到底想我怎麽樣?”我站了起來,“我數3 下,你不說我就按我的方法
做了。”

    “3 ……2 ……1 ”

    “別!那個……你……你把我扔到陽台去吧。”雨涵看我快數好了,這句話
脫口而出。

    “什麽?陽台?!”

    這丫頭沒病吧?雖然陽台不會透風,但自己在家被鵲巢鸠占不說,還被折磨
了這麽久,再丟到陽台去睡……她是不是正常人啊?!簡直就是一個天生的自虐
中毒者。

    我也懶得問她爲什麽了,按她說的做吧,畢竟她的小秘密都告訴我了,我也
不好去擾她的興緻。其實我也覺得這樣很有趣就是了,完全顛覆了我世界觀的做
法還真是讓我欲罷不能啊。

    就這樣,雨涵被驷馬躜蹄的捆得結結實實,再丟在了陽台的�面,給她鋪了
毯子什麽的,也拉下了窗簾,同時我也用一些椅子什麽把陽台的路堵著,讓這丫
頭插翅難飛。

    不過就在我回到房間,準備關上燈的一刹那,我從鏡子�看到了雨涵那無法
形容的滿足而詭異的笑臉……



三、

    這天晚上還真是個不眠之夜啊,睡下還不到1 個小時,就聽見雨涵在陽台又
哭又喊了。我倒是迷迷糊糊的,至少有半個小時沒注意到她。甚至睜開眼看到自
己不在自己的房間時,我還以爲在做夢咧。好不容易清醒了過來,我才想起,還
有個小美女被我扔在陽台咧。

    我移開那些堵路的椅子,掀開蓋在雨涵身上的毯子,她全身都是汗,估計和
蒸桑拿差不多了吧。但是她手腳卻是有點冷,哭得鼻涕眼淚一團團,看著都有點
惡心。

    “佐治,嗚嗚…快解開我!”雨涵也不顧自己一張嘴鼻涕都流進嘴�的樣子
了,“我手要斷了。嗚嗚……嗚”

    “不是還長在身上嘛?”我撥弄了她一下,可她沒任何反應,“乖乖睡覺,
不然有你好看。”

    “別!別玩了,求你!”雨涵低聲下氣的樣子,我看了也有點奇怪了,難道
真的這麽難受麽?“你快點解開我的手肘。”

    “爲什麽?”難道這丫頭想去廁所噓噓?那就更加要爲難一下她了,“給個
理由先。”

    “我的手真的要勒斷了,求你啦!算我求你啦!大哥!大叔!大爺!幫我松
松啦!!”

    雨涵認真的盯著我,那已經完全憔悴的樣子,促動了我的恻隱之心,沒辦法
了,就放開你吧。

    我把雨涵的鏈接手腳的繩子解開,再解放了她的手肘和手腕,她就癱軟在了
地上,雙手背著好久都沒移到身前,就是一個勁的哭,我也不懂她在哭什麽,她
不是很喜歡被捆起來的麽?怎麽才一下就受不了了?

    “我的手一點知覺都沒有了。”雨涵慢慢的穩定了情緒,但還是在抽泣,
“幫我揉一下啊!笨男人!一點都不溫柔。”

    “沒知覺你還感覺得到要斷了?”我蹲下身子,坐在雨涵身前,把她的雙手
扯到胸前,給她左右開弓的晃動起來,以前上體育課的時候,就是這樣來保持血
液循環的。

    “哎,失策啊,還好你住在這,不然到了明天,你就可以直接送我去醫院截
肢了。”

    “有這麽嚴重麽?”印象中,雖然我捆得很用力,但還是給她留下了一定空
間的啊。

    “有啊!血液完全不通。”雨涵的手臂經過一陣休息,可以略微的擡起了,
“你看看,都紫了。”

    “是哦,真危險啊。”我繼續給她揉著,“那你還不趕緊感謝我的救命之恩?”

    “嗯,謝謝你啊,佐治。”雨涵側躺著,貌似也恢複了一些元氣,那水淋淋
的大眼睛又開始放電了,“謝謝你今天爲我做的這些。”

    “嘿嘿~ ”這丫頭,我還以爲她會吐槽幾句的,沒想到還這麽認真的感謝起
我來,真讓我受寵若驚啊。

    “哎呀,現在手痛死啦!好麻!像被螞蟻咬一樣!”雨涵突然又沒形象的在
地上滾了起來,“下次不能這樣折騰了!”

    這次我可幫不了她了,不過手麻了以後會這樣,那是說明血液快要通暢了,
是好事情。我隻能默默的在旁邊看著。過了5 分鍾,雨涵才停止了鬧騰。

    “解開~ 全解開!這些該死的繩子,氣死我了!每次都和我作對!”

    說罷,雨涵就開始猛扯身上的繩子,本來捆得很有規律的,被她自己一弄,
反而解不開了。她又急又氣又沒辦法,我也被她晾到一邊隻能傻傻看著,最後她
趴下了,估計是郁悶起來,然後突然站起,就這樣捆著腳跳了出去。也不知道她
從哪個地方摸出一把剪刀,嘩啦一下,繩子就全剪斷了。而且越剪越兇殘,邊叫
喚邊剪著。繩子都剪成不到手指長的一段了才住手。

    我終于反應過來,站起來走到她身邊,一把奪取她的剪刀,免得等下她瘋起
來拿著亂揮。雨涵倒也很順從,發洩完了就一屁股坐在床上,然後仰面躺下,雙
臂還張開,一個人把床霸占了,當然這本來就是她的床。

    明天我可是得上班的咧,被她這樣一弄,我一點睡意都沒了,看看時間,快
3 點了。再說了,這可是雨涵家,她不發話,還占著床,我還真是不知道要睡哪
了。

    “佐治,別睡了,和我喝杯茶吧,我這�有上好的鐵觀音。”

    “好啊。好久沒喝了。”反正也沒得睡了,大半夜的喝茶還是第一次,“來
一杯。”

    “土人!我是泡功夫茶的!”

    “……”

    ………………

    …………

    ……

    閑聊中,我才知道,雨涵是自己一個人來到這個城市的,她家�條件聽她說
還不錯,就是太管住她,所以找了個借口出來讀書,其實就是想自己出來見見世
面。

    至于捆綁嘛,她自己都不知道爲什麽會這麽喜歡,視乎是從小經曆過的某件
事情給了她啓蒙,但她自己都說不記得了,我當然不好追問。在家�根本沒辦法
玩,這一個人住了以後,機會就多了,就開始想辦法到處找同好了。

    平時沒事她就會在網上看看捆綁視頻,圖片,小說什麽的,後來接觸到了一
些捆綁論壇,就經常和網友聊天,結果第一次約一個聊了大半年的網友出來玩,
就被打劫了。

    後來怕出事,就自己學著自縛,但再怎麽弄,都不夠刺激,一來是捆不出理
想的感覺,二來是怕真的捆緊了,自己一個人就麻煩了。一來二去的,就想繼續
尋找可以和她一起玩的同道中人了。

    沒過半年,好了傷疤忘了疼的丫頭就和另一個網友搭上了,就是和我擦肩而
過的那個朋克男。結果,小綁了一下,又被洗劫一空。按她的說法,錢沒了,可
以再掙,但至少讓她享受一次真實的捆綁吧。後來被我救到,看我這人還算踏實,
而且自己已經不能再忍受那被挑起的欲望,就破罐子破摔,幹脆就拐個彎來讓我
捆她了。按她的說法,就算我不懂,她也相信自己能教的會。反正已經被洗劫的
一毛錢都沒了,也不怕我再幹什麽了。

    其實,照著她的意思,她已經很想被劫色了,反正自己也不是第一次嘿咻了,
所以穿著也格外的挑鬥。隻是沒想到歪打正著,網友沒勾到,把我這個做了一年
鄰居的隔壁老男孩搞定了。

    我聽雨涵說完,驚奇的望著她。說真的,在發生這一切之前,我從來沒想過
會有人喜歡被捆綁起來。在我看來,隻有電視�那些囚犯什麽的才要捆起來呢。
更沒有想到會有一天被這個偶爾見面的鄰家小妹開啓了我通往繩藝之路的大門。
在今天回想起來,我還真是非常幸運的了。

    而雨涵今天也挺滿意的,這是她第一次如願以償被真正捆得動彈不得的樣子。
以前自縛的時候,都是自己一下就解開了,就算用手铐,也不會隨意把鑰匙亂扔。
這次完全把自己的身家性命交付到一個熟悉的陌生人手上的感覺,讓她一個晚上
都激動得不睡不著。當然,我這個很少喝茶的人,晚上被這樣灌了幾泡茶,更是
失眠了。

    ………………

    …………

    ……

    第二天一大清早,我就拖著疲倦的身軀,離開了雨涵家。我的房東還算比較
守信,7 點多就給我送備用鑰匙來了。我才得以回家修一下邊幅,再灰溜溜的去
上班。

    今天的班上的夠憋屈,一直打瞌睡,被領導狠批了一頓不說,還被安排加夜
班。慘啊!好不容易熬到晚上11點,才被放回去,到家已經12點多了。其實今天
瞎忙了什麽,我一點都不記得,我心�全是雨涵昨晚那天使般的笑容,雖然我不
是初戀,但也是第一次啊。這種感覺讓我一天都不敢亂站起來,那幾乎一直頂著
的帳篷令我根本不敢從女同事面前路過。

    而讓我內心得到極大溫暖的,就是雨涵這丫頭居然完全沒有任何形象的躺在
我家的床上等我。不用想都知道,我的鑰匙在她手上。難怪我昨天怎麽都找不到。
還害得房東跑了趟,原來這家夥心機這麽深,爲了騙我捆她,這種事情都做出來
了。不過,我一點也不恨她,真的。

    “雨涵!雨涵!”我關上門,走到她身邊用力搖晃了她一下,“起來尿尿了!”

    “啊?額……”雨涵睜開了2 秒的眼睛馬上又閉上了,“你回來啦?”

    “爲什麽你會在我家?”我捏著她的鼻子,在她耳邊輕聲呢喃,“我的鑰匙
是你拿了?”

    “喔,恩!”雨涵揉了揉眼睛,終于有了點精神,“怎麽這麽晚?”

    “你幹嘛要做這種事?”看著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丫頭,我也有點有苦難言
的感覺。

    “嗯吖!”雨涵坐起來,用力伸了個懶腰,“幾點了?”

    “12點半!”我看了看表,“別答非所問!”

    “你真傻還是假傻!靠!裝什麽純情!”雨涵一清醒過來,就發起了脾氣,
“我還能來幹嘛?偷你的錢啊?”

    “……”被這個馬大哈女孩女孩說傻,我真是想打她了,但是換過來想想,
這麽晚回來還有個女孩子等著自己,那是多麽美好的事情啊。

    “上的什麽破班嘛,都等你一天了!”

    說罷,雨涵跳下床,我才發現她穿的是一套黑色的女傭服,還當著我的面,
穿上了一雙……一雙……極品黑絲啊!那腳尖挑鬥的動作,那不緊不慢的拉扯,
那曲線一流的美腿。上輩子我修得什麽福了?讓這個小天使來到我身邊?

    我細細打量著眼前的雨涵,一身黑色的女傭服配上那白色圍裙以及那袖套和
白色頭飾,特別是那雙黑絲,真是神來之筆啊。今天難道又是個不眠夜?

    “先抱抱~ ”我沖上去,一把撲到雨涵,用力熊抱住她,在床上滾起來。

    “嗯……臭死啦!”雨涵在我身上蹭了蹭,就開始掙紮起來,“快去洗澡換
衣服!”

    “噢!”真掃興,至少讓我先戰鬥一次嘛。

    “……”

    ………………

    …………

    ……

    雖然當時的我一點都不懂什麽叫龜甲縛,什麽叫日式,什麽叫五花,但再雨
涵的指導下,我也漸漸學會了更多的捆綁姿勢。不然在我的世界�,我以爲隻有
驷馬躜蹄才是捆綁咧。畢竟這是我的KB啓蒙姿勢啊。

    在雨涵的悉心指導下,我用繩子在她身上捆了一個一點都不標準的龜甲縛,
但雨涵可高興啊,聽她說以前她自己玩的時候常這樣捆,但手卻沒辦法捆牢了,
都是象征性的用繩子隨便卷一卷就趴下扭起來。爲了等下的戰鬥,雨涵特地交代
我,要把雙腳折疊但是分開捆綁,這樣的話,等下就不會礙事了,這點我非常贊
同。

    我用手按住雨涵的左腳,折疊起來,雨涵就這樣靠著床坐著,用手撥弄著頭
發,任憑我撫摸她的絲襪美腿,我可恥的吻了吻她的腳背,然後,繩子毫不留情
的套在了她的腳腕上,在把腳腕和大腿8 字形的捆在了一起。雨涵不但不反抗,
還十分配合,捆起來真簡單。右腳也如法炮制了。雨涵就這樣龜甲縛加上“M ”
字開腳縛的靠在了床上。

    我看得出,雨涵已經非常激動了,估計她也有點水淋淋的感覺了吧。她雙手
撐在床上,向隻青蛙一樣趴在我面前,再背上雙手,我也很激動的四下看了看。
按住她的雙手,準備束縛住她。

    “其他繩子放哪去了?”我張望了四周,沒看到多餘的繩子,“繩子不夠啊。”

    “啊?”雨涵把手擺回來,撐起身子也張望了一下,“剛才那些繩子不夠麽?”

    “用完了,其他的你放哪了?”我下了床,到處翻起來,“到處都沒有喔。”

    “隻有這些了……”雨涵頓時失落得五官都撘下了,“其他的,昨天全剪斷
了。”

    “不是吧!”我聽她這樣一說,更加失望了,其實從小喜歡看島國動畫的我,
對于女仆裝有著異常的向往,特別是這個女仆黑絲……這種極品中的極品感覺。
這次可以欺負一個如此可愛的蘿莉女仆,我真是感到三生有幸,但現在又感覺入
贅冰窟。

    “怎麽辦?”雨涵看著我,那眼�盡是失望和掃興,“你家有繩子麽?”

    “連根褲腰帶都沒有。”我聳了聳肩,的確,一般人家�沒事怎麽可能弄這
麽多繩子啊,“你家呢?”

    “都說隻有這些了。”看雨涵的樣子,真是快哭出來了,難道她就這麽想被
捆上麽?

    “……”

    數秒的沈默後,雨涵發起脾氣來了,說是一定要我下去買繩子,不然去偷,
去借都行。老天,現在都晚上1 點多了,我去哪弄啊。簡直是胡扯。我提議把她
身上的繩子捆綁方式換一換,這樣應該就行了。她死活不同意,說什麽還沒捆好
就放棄,那絕對不是一個負責的KB愛好者。反正歪理一大堆,就是不依不饒的。
弄得我都有點火大了。

    一不做二不休,幹脆直接把雨涵推倒了,然後用力按住她的雙手,我就開始
親吻起雨涵來,由于雨涵的雙腳是分開折疊捆綁的,基本上沒什麽反抗的力量。
但我還真沒想到,雨涵的手勁還是挺大的,她完全不配合,反正就是一股腦的在
扭動反抗。終于,在她往我的鼻子上砸了一拳後,我流下了鼻血同時還推開了雨
涵。

    “死丫頭!”我腦袋都懵了,說話有點發音不準,差點都暈了過去,“幹嘛
這麽用力?”

    “佐治你也太娘娘腔了吧!”雨涵撐起身子,反而怪起我來,“一個捆了半
個身子的女孩你都搞不定!”

    “你這還算女孩?”我把鼻血擦幹淨,還在鼻子�塞了兩團衛生紙,“我和
男人打架都還不會流鼻血咧!”

    “你真是氣死我了!”說罷,雨涵又開始抓狂的扯起身上的繩子來。

    “好啦!”我也有點來氣了,“你就不能自己把手纏到背後的繩子�?”

    “嗯~ 是哦。”

    雨涵這家夥,隻要是有得捆,還真是雷厲風行。隻見她自己背著雙手在背後
折騰起來,左扭扭,右扭扭,一下就把雙手纏了幾圈。不過看樣子,隻要她想,
一會就能解開。

    “好啦~ 幫我打個結!”雨涵突然恢複了之前的興奮,坐在床上用力搖晃著
自己的手臂,“快點!”

    不再有言語的交流,雖然這個結打得非常不標準,但至少能夠讓她用上幾分
鍾才能掙脫吧。我也懶得管了,迅速的剪爛並且褪下了雨涵那柔嫩的黑色絲襪
(龜甲縛會帶有丁字褲效果,會連同褲襪一起捆住而無法脫下,隻能用剪的。),
這種褲襪雖然美,但還真是沒有網上那些模特穿的腿襪來得方便,至少啪啪啪的
時候要脫到差不多膝蓋的部位才行。還好,雨涵居然是挂空擋的,不然連小褲褲
都保不住了哦。至于丁字褲的繩子嘛,移開一點就OK.

    而雨涵也開始了拼命的掙紮,我能看得出,她的掙紮中帶有一種特別的情感,
那就是幸福。這種幸福的掙紮,就是雨涵之前一直所追求的吧。

    我能看出來,雨涵故意沒有掙脫手上的繩結,但那非常到位的眼神,那種屈
辱的眼神,配合那用力踢我但卻徒勞無功的雙腿,以及那被我弄的不成樣子的褲
襪,真是贊啊,雨涵身上那種少女獨有的體香完全配合著我釋放的荷爾蒙,那白
皙的皮膚迎合著我那禽獸般的嘴唇和雙手。隻可惜,捆得太緊以至于我無法扯開
她的衣服,更沒辦法看到她那傲人的雙峰。但這一切,並不影響我們之間的抽動。

    在喘息聲中,我們結束了今晚愉快而掃興的節目。看著雨涵那嘟起的小嘴,
我知道她一定很郁悶,那套女傭服也丟得遠遠地,繩子也懶得收拾了。畢竟等了
我一天,但卻沒有得到自己期待的快感是很遺憾的了。

    “佐治,你哪天休息?”雨涵洗完澡,躺在了我的床上,那婀娜的身軀,讓
我冒起了想和她再戰幾百回合的沖動。

    “沒意外的話,後天休息。”我忍了忍,畢竟明天還要上班,現在已經很晚
了。“幹嘛?”

    “喔~ 好的~ ”雨涵賊笑了一下,“明天我回趟家,去買點東西,後天~~”

    “小丫頭。”我用手指挂了下雨涵的鼻子,“又有什麽鬼點子了?”

    “到時候你就知道啦~ ”

    說罷,雨涵一腳踢到我腿上,示意我關燈上床,黑暗中,我再次撫摸到了雨
涵那纖細的小蠻腰,同時,我也褪去了她那似穿非穿的底褲……



















0.0129959583282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