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姐夫的榮耀第二部-女王歸來 (1-18卷完) 作者:小手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本帖最後由 07131002 於 2014-12-3 09:03 編輯

第一卷

第01章 楚蕙(一)

  我瘋狂崇拜楚蕙,她又穿上了那件令我印象深刻的銀灰色吊帶晚禮服,完美
身材再次得到最恰當的詮釋,無論別的女人如何打扮,都無法超越她,她成了生
日派對上最耀眼的明星。

  我知道楚蕙如此打扮就是想勾起我對那一次的記憶,那一次一定令楚蕙刻骨
銘心。

  「中翰,你說媽穿上小蕙那件晚禮服會不會很別扭。」姨媽眼一眨不眨地看
著不遠處的楚蕙,除了欣賞,還有嫉妒,在感情方面上,姨媽和普通女人沒什麼
區別,其實,今晚姨媽也夠美麗了,她意外地穿上了一間絳紫色的晚禮服,與楚
蕙的唇色一摸一樣,但姨媽畢竟身份特殊,她無法像楚蕙那樣大膽地展現身材,
所以款式略為保守,稍稍有些減分,不過,從姨媽嫉妒的眼神可以看出來,她很
不服氣。

  這是我喜歡姨媽的一個地方,她很善妒,即便對小君,她也會流露出嫉妒,
何況是楚蕙,我趕緊哄她,「呵呵,只怕媽穿了,楚蕙也會黯然失色。」

  「沒人能比得上她,她真的好漂亮,她的身材應該就是所謂的魔鬼身材。」

  姨媽悄悄飄了我一眼,見我的眼神全停留在她身上,她嫉妒之情才沒有蔓延。

  我趁沒有人注意,悄悄捏了捏姨媽的屁股:「媽的身材更魔鬼。」

  姨媽臉上無異樣,我更大膽,手指在渾圓之中扣了下去,姨媽渾身一震,微
笑著看向緩緩走來的楚蕙:「她過來了,有本事你把剛才那句話當著小蕙的面說。」

  我把手從渾圓處收了回來:「媽,你小瞧我了,我就當著楚蕙的面說。」

  這時,楚蕙已走近,磁性的聲音此起彼伏:「阿姨,你好漂亮。」

  姨媽酸酸道:「我老了,再怎麼漂亮也比不上你們這些年輕人。」

  「誰說的,媽永遠漂亮,媽的身材是魔鬼中的魔鬼,沒人能及。」我大膽履
行了我的諾言,姨媽微微一笑,眼睛滴溜溜地在楚蕙高聳的胸脯猛瞧,那地方雖
然裸露了一大片,但關鍵的地方被幾片褶皺巧妙地掩蓋,男人看了干瞪眼。

  「中翰說得不錯,阿姨,你的身材很魔鬼喲。」楚蕙笑嘻嘻地轉到以姨媽身
後,一只小手悄悄地在姨媽渾圓之處落下,揉捏了一下,她吃吃笑著在姨媽的耳
朵邊嘀咕什麼。

  我慨嘆她們迥異的性格,與姨媽不一樣,楚蕙很少去嫉妒別人,不是她不嫉
妒,而是懶得去嫉妒,或者說,她對自己的容貌身材一直充滿自信。

  姨媽突然對楚蕙嬌嗔:「大沒用,翹才好看。」

  楚蕙笑道:「阿姨又大又翹。」

  我一聽,頓時心如明鏡,知道她們在談論姨媽的屁股,果然,被楚蕙哄了幾
下後,姨媽來了一較長短的興趣:「你的才翹,轉過身去給阿姨看看。」楚蕙風
情地飄了我一眼,婀娜轉身,把翹臀對向姨媽,姨媽嫉妒歸嫉妒,但楚蕙的屁股
又翹又高,姨媽只好心悅誠服:「嗯,跟你媽媽年輕時一樣,可惜你媽媽不能來。」

  轉過身來,楚蕙無奈:「她現在八點就睡了……」

  我剛想插嘴,忽然遠遠看見葛玲玲落寞地站在宴會廳的窗邊,她一身石榴紅
長裙及地,頭發半挽,我心中一動,回頭對楚蕙說:「你和我媽聊一會,我去跟
人打個招呼。」

  楚蕙看了看遠處的葛玲玲,心領神會,姨媽卻板起了臉:「記住啊,名單上
的隨便招呼,名單外的,你敢越雷池一步,我決不給你面子。」

  我大窘,連連點頭:「記得,記得,媽請放心。」

  滿臉疑惑的楚蕙忍不住問:「阿姨,什麼名單?」

  我沒有聽姨媽如何解釋,邁開步子朝葛玲玲走去。

  此時已是華燈初上,下了幾天的雨停了,大家出來開心的欲望尤其強烈,宴
會廳裡陸陸續續有人來了,但我心無旁騖,一步步走近葛玲玲。

  「不要靠近我。」很奇怪,葛玲玲背對著我面向窗外,卻知道我走來。

  「我想告訴你,你的裙子後面有裂開了一條縫。」

  「什麼?」葛玲玲倏地轉身,一臉驚愕,我忍住笑,皺了皺眉走上去:「我
指給你看。」

  貼近葛玲玲身後的一瞬間,她馬上明白中計了,長裙根本沒有破損,估計還
在惱我,不等我說話,她小腿後蹬,想踢我一腳,卻不料長裙及地,她這一腳蹬
到了自己的裙子上,身體馬上失去重心向後倒來,我張開雙臂將她抱了一個滿懷。

  沒想到,綠影一閃,小君如仙女般悄然下凡,正好站在五米遠的距離歪著腦
袋,小臉蒼白,看起來很生氣。

  我只能放開香噴噴的葛玲玲朝小君走去,小君細腰一扭,卻徑直奔向姨媽和
楚蕙,弄得我好不尷尬,環顧四周,我突然意識到這個麗影繽紛,人頭攢動的宴
會廳裡還有幾十雙美麗的眼睛看著我,我不能失態,更不能對某一位女人表現出
更多的熱情,想到這,我干咳一聲,朝宴會廳一角落裡與羅彤,何婷婷聊天的樊
約點了點頭,又轉過身去朝鋼琴旁聚攏的幾位大美女微笑示意,她們的陣容異常
強大,強大到令我不敢靠近,她們是莊美琪,唐依琳,趙紅玉,秋煙晚,秋雨晴
和孱弱的嚴笛,想不到趙紅玉也來了,更想不到她還會彈鋼琴,我猜想,一定是
秋家姐妹邀請了趙紅玉。

  宴會廳裡響起了悠揚的鋼琴聲,一位侍應生專門給上官姐妹拿來了兩杯牛奶
狀的飲料,她們身邊是端莊的郭泳嫻和王怡,兩位熟女低調含蓄,交頭接耳,眼
睛卻看向我這邊。

  我惦記王怡有身孕,正想過去問候幾句,忽然,從宴會廳的入口處走進了兩
位美麗絕倫的女人,正所謂大明星最後一個出場,我的妻子戴辛妮來了,她身側
是脫胎換骨的章言言。我一看,趕緊快步迎上去,張開雙臂將戴辛妮摟了一下,
就是那麼一下,宴會廳裡就彌漫起怪異的氣氛,我暗暗叫苦,估計今晚要使盡渾
身解數來應付我的女人們,稍有疏忽,後果將難以收拾。

  「你好楚蕙,祝你生日快樂,越來越漂亮。」戴辛妮意外走向楚蕙,很大方
地給楚蕙一個握手禮,楚蕙大為驚喜又略顯緊張,趕緊道謝,一旁的姨媽抿嘴含
笑,頻頻點頭,不經意間飄了我一眼,見我眼勾勾看著她,姨媽臉微紅,走向前
來,握住戴辛妮和楚蕙的手,小聲道:「小蕙,辛妮今天能來參加你的生日派對
,完全給足你面子,她是我第一個認可的媳婦,將來我老了,家外的事中翰說了
算,家內的事就由辛妮說了算,你以後有什麼事多與辛妮商量。」

  「知道了。」楚蕙理解姨媽這番話的意思,更明白戴辛妮主動前來握手的含
義,這是楚蕙最願意收到的生日禮物,因為之前她一直擔心如何過戴辛妮這關,
見戴辛妮臉色平靜,楚蕙將戴辛妮的手握得更緊:「辛妮,以後請你多擔待。「
戴辛妮微笑道:「你別客氣,家裡永遠都是媽說了算,答應嫁給中翰那天起,我
就跟中翰一樣,永遠把姨媽當做媽。「我忽然覺得戴辛妮變了,是生活改變了她
,雖然她驕傲依舊,但她不得不面對現實,我邀請她參加楚蕙生日派對的那一刻
,她就明白了我與楚蕙的關系,從她將姨媽推上「大內總管」來看,她大氣又聰
慧,我心裡美滋滋的,暗自慶幸自己沒走眼。

  「那是,方阿姨也……也是我媽。「楚蕙也不是省油的燈,姨媽在旁,她乘
機樹立姨媽的權威,又向四周的人表明了身份。我注意到章言言略顯不滿,雖然
在我面前章言言極力與戴辛妮爭取平起平坐的姿態,但在她維護戴辛妮的利益上
,章言言絕不含糊。

  「咯咯。」姨媽大笑,豐腴的雙頰盡顯光彩。

  「那我以後是不是要喊楚蕙姐做嫂子?」小君依偎在姨媽身邊,橄欖綠的吊
帶裙將她襯托得青春無限,裸露雙肩又白又嫩,真想過去咬一口,只是她這一句
問話卻大煞風景,有些事心裡明白就行,說出來就難堪了,小君單純幼稚,哪能
處事皆圓滑。

  戴辛妮的臉色微微有變,:「那你以後喊辛妮姐做什麼?」

  小君歪著脖子想了想,說:「辛妮姐是大嫂子,楚蕙姐是二嫂子,就不知三
嫂子是誰?四嫂子又是誰……「姨媽臉一沈,道:「小君,別胡鬧,幫我看看何
芙來了沒有。「小君柳眉輕挑,臉有譏色:「哼,估計就何芙姐姐不願意做我的
嫂子了,說完,小腰微扭,綠影飄然而去,留給眾人一片愕然。

  我尷尬一笑,牽著戴辛妮的手緩緩走向宴會廳的陽台,憑欄遠眺,上寧的夜
景盡收眼底,璀璨繁星遍撒夜空,我將戴辛妮的小手越握越緊:「辛妮,你後悔
嫁給我麼?」

  「後悔。「戴辛妮不假思索就回答,回答完了又補充:」後悔來不及了,現
在退出,我會失去很多。「我愧疚萬分,情不自禁將戴辛妮摟在懷裡:「對不起
,我只能說對不起,或許天上的星星能作證,我對你戴辛妮的愛沒有絲毫減少。」

  戴辛妮喃喃道:「可我知道你對我的感情厚度變薄了,感情是自私,你不再
對我濃情蜜意。」

  我無法否認戴辛妮說的事實,女人對感情態度的轉變會快得驚人,如果戴辛
妮順從了我,那戴辛妮就失去了原來的魅力,我內心希望她不要輕易妥協,永遠
做一只驕傲的黑天鵝。

  幽香在飄散,溫軟如暖玉,我嘴唇輕輕摩挲著細膩的鵝蛋臉:「辛妮,我仍
然對你濃情蜜意,告訴你一個小秘密,你的內褲永遠在我枕頭下,只有你的內褲
才能讓我迷戀。」

  戴辛妮避開被我摩挲得有些發癢的臉,突然凝視我的眼睛:「我今晚穿了一
條很漂亮的內褲,你要不要。「「要。「戴辛妮抿嘴笑了笑:「你來脫呀。「我
一聽,頓時腦袋充血,就要下跪,準備掀開她的制服筒裙,哪知戴辛妮緊緊抱住
我,小嘴嗔道:「哎呀,站好了。「我呆呆問:「不是要我脫麼?」

  戴辛妮哼了哼:「我叫你從這裡跳下去你跳嗎?」

  「當然跳。「我探頭看了看十幾層高的酒店樓底,作勢欲跳,戴辛妮急忙抱
緊我,我哈哈大笑,反抱她更緊,既摩擦她高高的胸脯,又摩擦她雙腿間,她很
默契,微微分開雙腿將我隆起的褲襠夾住,一切盡在不言中,我乘機吻上那兩片
香唇,一通吮吸,女神的體溫漸漸升高。

  「中翰,我離不開你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戴辛妮羞羞地看著我,目光迷
離。

  「什麼原因?」

  「原因你知道的,我不說。」戴辛妮羞道:「我很奇怪能接受你的猥褻下流
話,別的人,即便是路人說一句粗話都令我厭惡。」

  「哈哈,那是你愛屋及烏,你愛上了我,就能容忍我的缺點,甚至喜歡我的
缺點。」我又情不自禁地想接吻了,眼中的女神沒說一句都能觸動我的笑點,撩
撥我的情欲,我雙手下滑,狠狠地抓了抓兩團豐腴的臀肉。

  戴辛妮把腦袋搭在我肩膀,耳邊傳來她的呢噥:「不,不是的,你也有一些
缺點我很討厭,唯獨你色迷迷的時候讓我難以自制,哪怕只說一個下流字都令我
……令我……」

  「令你興奮?」我大笑,雙手越發不老實,戴辛妮幽幽嘆了嘆,怔怔地看著
我的手撩起裙子伸進去,我壞笑道:「看看濕了沒有。」

  才說完,戴辛妮嚶嚀一聲,再次將腦袋放在我肩膀手,原來我的手指摸到了
一片泥濘,如漿糊一般的泥濘,我大感意外,忍不住問:「老婆,要不要愛一下?」

  原以為戴辛妮會拒絕,不料,她回頭看了看宴會廳,羞答答問:「在這裡麼?」

  「就在這裡。」我猛點頭,隨即拉下了褲襠拉鏈。

  戴辛妮大驚,雙手跟身體都壓過來替我掩擋,我劍已出鞘,戴辛妮雙手一蓋
,手掌心正好壓在碩大的龜頭上,瞬間又變擋為抓,將猙獰的大肉棒握住手裡:
「會給人看到的,快收起來。」

  我壞笑:「沒人看,只有星星看,再說了,我們抱在一起,誰知我插進去了?」

  戴辛妮又是一驚,連連搖頭:「不行,不行,這裡是酒店,我們……我們可
以開一間房。」

  「就在這裡。」我微笑著,但語言為命令式:「來,替我含一下。」

  戴辛妮恨恨地看著我:「你瘋了,姨媽在這,大家都看著。」見我沈默,戴
辛妮猶豫了一下,很無奈說:「好吧,就一下啊。」說完,迅速彎腰,閃電般將
我的大肉棒含在嘴裡,又閃電般吐了出來。

  我哈哈大笑,閃電般蹲下,雙手迅疾伸進戴辛妮裙子裡,將她的小內褲脫下
,來不及細看是什麼質地連忙站起,雙臂環抱,將目瞪口呆的戴辛妮抱緊,下身
一頂,頂到了她雙腿的毛叢中,逐漸下滑,頂中了滑膩的穴口,戴辛妮一邊罵「
你要死啊」「你吃錯藥了」「你受到什麼刺激啦」之類的話,一邊微微擡起左腿
,我暗暗好笑,小腹收束,猙獰的大肉棒輕挺入關,伴隨著如蘭的鼻息,大肉棒
淹沒在深深的穴道中。

  戴辛妮捶打我一把:「喔,快,快注意看有沒有人來,有的話就……就馬上
拔出來。」

  由於戴辛妮擡起的左腿必需踩住陽台的欄桿,所以她只能背對著宴會大廳,
身後有誰來她無法隨時看到,我剛輕輕抽送兩下,眼角的余光就發現有人影走來
,這影子婀娜裊娜,風姿楚楚,正是大壽星楚蕙,她還又一個很膩的名字:蜜糖
美人。

  我悠悠一嘆,苦笑道:「楚蕙過來了。」

  單腿站立的戴辛妮才適應容納我,蜜汁才吐哺,聽我這麼一說,頗為惱怒,
以為我開玩笑,小手又猛捶我胸:「我跟你說認真的。」

  「是真的,她來了,你別拔出來。」說著,我雙手環抱戴辛妮的臀部,讓大
肉棒深深插在她的蜜穴中。

  「啊,你……」戴辛妮猛一回頭,果真見到楚蕙走來,頓時又羞又急,慌忙
收回左腿,濕潤的蜜穴瞬間收縮,狠狠夾住了大肉棒,我張大了嘴巴,差點喊出
來。



第02章 楚蕙(二)

  踏在陽台的石磚地面上,楚蕙的高跟鞋響起了清脆的腳步聲,只是這種聲音
比起她磁性的沙啞聲有天壤之別:「在這裡聊天呢,蛋糕準備切了,你們進來呀。」

  另一種香風飄來,我經不住心猿意馬,襠部發脹,大肉棒似乎粗多了幾分,
戴辛妮美目一閃,很奇怪地看著我,我趕緊陪個笑臉,真想抱住我的女神狠狠地
愛上一番,此時,楚蕙已經走到我們身邊。

  四周的燈光很浪漫,漲紅臉的戴辛妮份外嬌嬈,她撥了撥被微風吹散的秀發
,尷尬地笑道:「公司有些賬目不清楚,我們想再聊一會。」

  「嗯,那就等一會吧。」楚蕙倒也知趣,以為戴辛妮與我在討論公司的事宜
,不方便打擾,她柔柔地飄了我一眼,正要轉身離去,我眼明手快,迅速抓住楚
蕙的手臂,兩位大美人頓時吃了一驚。

  「怎麼了?中翰。」楚蕙怔怔地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戴辛妮,見戴辛妮臉色
古怪,楚蕙的美目連眨,在商場歷練許久,楚蕙的反應絕對比一般人快,見我笑
得很壞,她的眼睛掃了一眼我的襠部,馬上看出了端倪。

  戴辛妮羞得雙手掩臉,而我卻一手抓住楚蕙,一手扶著戴辛妮的軟腰挺動,
楚蕙見狀,嚇得花容失色,剛想跑。我低聲道:「楚蕙姐,你這一走,別人或許
還會過來,換了別人在場,這事就做不成了,戴辛妮會很生氣的。」

  戴辛妮恨得咬牙切齒:「你胡說,我才不生氣,都是你的壞主意。」

  楚蕙掩嘴失笑,我眉飛色舞道:「如果沒你戴辛妮同意,我能弄得進去?」

  「你們真敢在這裡……」估計楚蕙還不敢相信我和戴辛妮正交合,不知是喝
了酒膽子大,還是故意促狹,楚蕙竟然伸出纖手,將戴辛妮的裙子掀開,入眼處
烏黑的森林中杵著一根嬰兒臂大小的東西,楚蕙大駭,小手一抖,裙子落下。

  戴辛妮怎能忍受這樣戲弄,她剛想發怒,我反應神速,下身急抽深處,戴辛
妮嬌軀如風中的花枝般亂顫:「楚蕙,中翰你們,你們……哎喲。」

  我壞笑,抽插不停:「害什麼羞,你們一個是我大老婆,一個是二老婆,都
是一家人,這關鍵時刻,一家人應該互相幫忙,互相照顧。」

  「你太過份了。」兩個大美人異口同聲斥責我,我一聽,竟是如此悅耳,忍
不住將楚蕙拉近我身邊,改抓為抱,將苗條動人的楚蕙摟在臂彎,她無奈輕嘆,
臻首頻搖,與嬌羞的戴辛妮對眼相望,仿佛說:他是我們的男人,只能順著他了。

  我側頭親了親楚蕙的耳垂,柔聲道:「楚蕙,辛妮很快就頂不了了,等會換
你。」

  話音未落,戴辛妮突然急劇呻吟,夾緊的雙腿悄悄分開,雙臂壓在我胸膛上
不停地聳動身體。楚蕙睜大了眼睛,微張的小嘴輕咬著自己的手指,我騰出手來
抱住戴辛妮的臀部猛抽,氣勢如虹,鏗鏘有力,十幾個來回後,戴辛妮嗚咽著:
「喔……中翰,你磨輕點,別讓我……別讓我難堪……喔。」

  「好。」我干笑兩聲,卻反而加大抽插力度,戴辛妮咬唇失聲:「你……喔
喔喔,我恨你。」一股熱流從蜜穴深處激射而出,溫暖了我的大肉棒。

  嬌軀在我強大的撞擊下頹然傾倒,倒在我懷裡,我動情地撫摸女神的背脊,
傾聽她如蘭的氣息。

  楚蕙眨了眨眼,又想離去,我再次抓住她的胳膊:「楚蕙,輪到你了。」

  楚蕙看了一眼喘息中的戴辛妮猛搖頭:「不要啦。」看得出楚蕙不是不想,
而是不敢逾越戴辛妮的正統名份,她擔心戴辛妮會發怒。

  我沈下臉,冷冷道:「快點,我知道你沒穿內褲。」

  「中翰。」楚蕙為難之極,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我不為所動,目光陰冷,
楚蕙咬咬牙,小跑兩步,將陽台上的一張高背木椅提來,放在戴辛妮的身邊,我
一看,暗暗誇贊楚蕙心思細膩,善良體貼,她對戴辛妮尚且如此,對我只會更好。

  戴辛妮說了一句「謝謝」綿軟的身體脫離我胸膛,一屁股落在高背椅上。

  我安慰了幾句,眼光從戴辛妮身上轉向楚蕙,她瞄了瞄裸露在空中的大肉棒
,無限嬌羞:「我先給辛妮拿杯水。」

  「她已經解渴了。」我輕輕一扯,將楚蕙抱了個滿懷,掀起晚裝,大肉棒尋
覓而上,觸碰之下,恰好就是那一片水源之地,楚蕙急急哀求:「別,別別……
「我低呼:「哇,好緊。「楚蕙長長地呻吟,容納熟悉的愛客,直到撐滿才慢條
斯理道:「人家……都沒有準備。」

  我猛點頭,揶揄道:「不像辛妮,她隨時濕潤著。」

  「你胡說八道什麼。」依偎在高背椅上喘息的戴辛妮羞憤交加。

  楚蕙咯咯嬌笑,悄悄擰了我一把,幫腔道:「辛妮,你好好休息,別理他。」

  我心想:有你楚蕙理我就行。

  想罷,下身緩緩抽動,大肉棒在溫暖的肉穴中低調行進,完全處於防備之勢
,因為大肉棒正被無情地擠壓,壓得龜頭發麻。

  一聲嬌啼,蜜糖軟軟倒在我懷裡。

  說不出的舒爽,特別是內心的愜意。按此情形,我的女神戴辛妮已能接受楚
蕙,這太重要了,只要開了這個好頭,往後就能按部就班,讓這位大老婆全部接
受我的女人。

  選擇楚蕙做為我的第一位情人引見給戴辛妮頗費了思量,楚蕙有過人的氣質
,慵懶帶著干練,時尚而陰郁,很能壓得住戴辛妮,更關鍵的是,我使出了一些
小手段。

  果然,戴辛妮看楚蕙的眼神沒有太強烈的醋意,她容忍楚蕙吮吸我的舌頭,
還容忍楚蕙糾纏我的身體。楚蕙很敏感,貼著我身體聳動一番後,馬上覺察到戴
辛妮嫉妒的目光,她停了下來,臉上盡是尷尬,迷人的絳唇微動,似乎想說什麼
,卻不料是戴辛妮先開口:「楚蕙,謝謝你。」

  「謝我?」楚蕙看向戴辛妮,一臉茫然:「為什麼?」

  戴辛妮淡淡道:「中翰都跟我說了。」

  我暗暗好笑,下午的時候,我在戴辛妮面前說了楚蕙一大堆好話,相信戴辛
妮對楚蕙至少有了好感。

  楚蕙看了看我,狐疑道:「不明白為什麼要感謝我,發生什麼事了?」

  戴辛妮端坐了一下身子,幽幽嘆了嘆:「要不是你阻止羅畢和杜大衛算計我
,我早被他們玷汙了,你還幫忙掩蓋挪用公款的事,我應該謝謝你,想不到這世
上還有好人。」

  楚蕙在凝視我,此時,她終於明白了我的苦心,知道我在極力促進大家的感
情。我看得出楚蕙很感動,她微微一笑,柳腰迎風搖曳,蜜穴悄悄吞吐著充實物
,小嘴意外地說出了實情:「辛妮,你別誇了,我很慚愧,阻止他們算計你,那
是因為當時羅畢還是我的男人,我跟玲玲又是好朋友,我們是出於私心,至於挪
用公款也差不多,我們也違規操作,虧了公司很多錢,如果你挪用公款的事情曝
光,大家都被牽連。」

  我暗暗大贊楚蕙磊落,忍不住吻了一下她的絳唇。

  「我還是要謝謝你,中翰不說,我一直蒙在鼓裡。」戴辛妮並沒有因為楚蕙
的坦誠改變對楚蕙的好感,相反,通過這種心靈交流,女人之間能迅速增進感情。

  楚蕙慢條斯理道:「如果辛妮真要謝,就要謝葛玲玲,我告訴你一件事,以
前葛玲玲之所以經常去KT不是為了出風頭,而是為了制止杜大衛用卑鄙手段得
到你,杜大衛曾經對別人說過要得到你,要不擇手段得到你。」

  「啊。」戴辛妮聽得一臉驚恐。

  楚蕙又凝視我了,眼神既曖昧又傷感:「我們女人有時候很無奈,很多事情
只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也許是天意,如果不是中翰突然冒出來,你肯定逃不
過杜大衛的魔爪,哪怕葛玲玲再看得緊,你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

  如此中聽的好話當然受用,我眉開眼笑,下身微挺,滿滿地插入,盡頭的柔
軟真是妙不可言,我突然意識到楚蕙的慎密用意,相信她這一番話肯定能讓戴辛
妮對葛玲玲產生好感。

  果不其然,戴辛妮扭頭看向宴會廳,似乎想搜尋葛玲玲的身影:「我會找機
會感謝葛玲玲,至於李中翰,哼,我絕不會感謝他,想想以後還有一大群女人跟
我搶男人,我都不知道怎麼過下去。」回眸而來,戴辛妮惱怒的眼神與楚蕙一樣
,盡是無奈。

  我心虛慚愧,不敢正眼看戴辛妮。楚蕙察言觀色,馬上柔聲道:「可我們都
離不開他對不對?」

  我連連點頭,戴辛妮怒道:「天下又不只有他一個男人。」

  楚蕙飄了我一眼,用她極具殺傷力的聲音幽幽勸告戴辛妮:「辛妮,你最好
相信我的話,如果你要找別的男人一定後悔死了,中翰除了好色之外,其他地方
沒有別的男人能比得上,特別是感覺,我經歷過別的男人,所以我知道中翰身上
有很多優點,這些優點足以讓我享受一輩子,相信你也一樣。」

  戴辛妮動容了。

  我沾沾自喜的同時也震驚楚蕙的兩片嘴皮子,將來誰都能得罪,千萬不要得
罪楚毒舌,否則她一鼓動,後宮必將大亂。

  戴辛妮呆了半天,余怒漸消:「他真的與眾不同?」

  「嗯。」楚蕙悄悄朝我眨了眨眼,「咯咯」笑了出來,這笑聲如同萬籟之音。

  戴辛妮似乎很不滿意我跟楚蕙長時間糾纏,她盯著我們緊貼的部位問:「你
們打算這樣一直不動?」

  楚蕙大羞:「他不動,我……我才不會動。」沙啞磁性的聲音酥得我骨頭都
快斷了,我壞笑:「我不動,你也會覺得舒服,所以你才不動。」

  楚蕙頓了頓高跟鞋,撒了個嬌:「我一點都不舒服,難受死了。」

  感覺大肉棒有滑出穴口的跡象,我趕緊抱緊翹臀,在戴辛妮的眼皮底下緩緩
抽插,楚蕙嚶嚀一聲,再次倒在我懷裡,此時,蜜汁已長流,我漸漸加重抽送力
度,摩擦大壽星的陰唇,吮吸從絳唇伸出的小舌頭。

  「哼。」耳邊傳來戴辛妮的嫉妒,我與楚蕙才克制澎湃的激情,低頭看了看
銀灰色吊帶晚禮服裡高聳的地方,我眼珠一轉,問道:「楚蕙姐,我一直想知道
是你的奶子大,還是辛妮的奶子大。」

  楚蕙吃吃嬌笑,與蹙眉抿嘴、在一旁生悶氣的戴辛妮對望一眼,謙虛說:「
應該是辛妮的大,我是賣內衣,能一眼看得出來。」戴辛妮聽了,臉色稍緩,還
露出一絲得色,哪知楚蕙語鋒一轉:「不過……」

  「不過什麼?」我小聲問,心裡卻暗暗著急,大罵楚蕙不懂圓滑,我故意這
樣問她,就是希望楚蕙恭維戴辛妮,討好戴辛妮,這有利於大家和諧相處。

  瞥一眼臉色又變的戴辛妮,我情急之下連續抽動,楚蕙媚眼如絲,挺了挺傲
然的胸脯,慢條斯理道:「不過,我的應該更挺。」

  「那可不一定。」我大急,顧不上抽送,趕緊幫戴辛妮說話:「打賭呀,你
楚蕙輸了,你那輛保時捷讓給辛妮。」本以為愛極保時捷的楚蕙不敢打賭,出乎
意料,楚蕙一邊扭動柔軟細腰,一邊問:「辛妮輸了呢。」

  我冷冷道:「城際高速公路即將完工,到時候資金與收益全部回籠,我打算
買一艘遊艇,如果辛妮輸了,遊艇就叫「楚蕙「號。」

  「真的?」楚蕙眼裡閃過一道比夜空星星還閃耀的光彩。

  「老公說話算話。「終於找到了在別人面前做楚蕙丈夫的機會,很沖動,我
下意識輕輕抽送,楚蕙微微呻吟,扭頭看向戴辛妮:「就不知辛妮願意不願意賭。」

  「我想遊艇應該叫辛妮號。」戴辛妮從高背椅上站起,嫵媚綽約,驕傲與自
信全寫在她絕美的鵝蛋臉上,高聳之處恰好與楚蕙的酥胸平齊,看似晚裝下的楚
蕙佔盡優勢,但身穿制服的戴辛妮卻隱含著賁張欲放。

  「時間呢。」慵懶的楚蕙有時候甚至懶得去爭強好勝,但在值得驕傲的地方
上卻出人意料地不願甘拜下風。

  戴辛妮瞄了一眼楚蕙的胸脯,淡淡道:「Party結束後。」

  「地點。」楚蕙毫不示弱,看上去像是勝券在握。

  我糊塗了,腦子裡極力回憶楚蕙與戴辛妮的胸部海拔,卻說不出誰更挺一些
,眼見兩位大美人起了一爭高低之心,我內心狂喜,趕緊提供場地,「呃,我擔
心今晚有人喝醉了需要休息,就在酒店裡開了一間總統套房……」

  撒了個謊,其實總統套間我一直包著,但在兩個大美人面前,我可不能說漏
嘴,以免遭來難纏的質詢。


第03章 舞姿(一)

  「Happybirthdaytoyou,Happybirthday
toyou,Happybirthdaytolisa,Happybirt
hdaytoyou……」

  聽著歡快的生日快樂歌,我才知道楚蕙還有一個英文名,叫lisa,華夏
名大概是「麗莎」。

  大蛋糕有三層,當楚蕙與葛玲玲在歡快的生日歌陪伴中切下蛋糕時,我被感
動了,她們的友誼長久真摯,超越了尋常的友情,我不禁暗暗內疚,內疚當初不
應當只買一輛保時捷,我應該對葛玲玲更好一些。

  掌聲雷動,大家簇擁著向楚蕙道賀,而我只站在不遠處朝她鼓掌,因為我知
道,我才是宴會廳裡最引人注目的人物,我的地位已經不可同日而語,我的一舉
一動都牽動著很多的利益。

  切完生日蛋糕,生日Party迎來了最重要的節目:舞會。

  所有的來賓幾乎都是我們公司員工,大家都知道了楚蕙的身份,雖然從羅總
經理夫人轉換到李總裁情人的過程快了點,但大家心裡都能承受。我與楚蕙站在
一起,即便不是金童玉女,也是一對璧人,大家都快嫉妒死了,無論是男人還是
女人。

  不用說,第一位與楚蕙共舞者只能是我,悠揚的舞曲響起,楚蕙微笑矗立,
等待我的邀請,她美得令人心顫,性感得令人遐想,我發誓,以後的公眾場合,
再也不允許她穿這件銀灰色吊帶晚禮服,除非私人聚會。啊,我真像一位自私小
氣的男人。

  「能跟美麗的女士跳一支舞嗎?」一位身穿黑色西裝,背對著我的男人突然
出現在楚蕙面前,很紳士地向楚蕙發出跳舞的邀請,楚蕙一愣,似乎並不認識邀
請者,出於禮儀,她不好馬上拒絕,她根本不願意與陌生男子跳舞。微微一笑,
楚蕙道:「不好意思,我丈夫要跟我跳舞。」說完,一雙迷人的美目朝我瞪來,
仿佛說,還不快點過來,再磨磨蹭蹭,我可要接受別人邀請了。

  我看懂了楚蕙的眼神,所以心中有一股怒火,我把這股怒火傾瀉在男子身上
,暗道:這位不識好歹的人是誰?

  男人很紳士,雖然被拒絕,但很有禮貌地說了一聲「謝謝」,轉身過來,這
位男人朝我微笑點頭,我一看,頓時大感意外,原來是華夏銀行的行長劉思明。

  我迎上前,伸手相握:「想不到是劉行長,稀客,稀客呀,就劉行長一人來
嗎?」

  劉思明微笑道:「當然不是,內人正和戴主管聊天,認識李總裁這麼久,我
才知道李總裁有齊人之福,真是太羨慕人了。」

  聽到孟姍姍也來,我微微緊張,順著劉思明所指望去,見孟姍姍正與戴辛妮
相談甚歡,我小聲道:「劉行長,別笑話我了,我這是風流。」

  「哈哈,男人都風流。」劉思明大笑,他的笑聲引來孟姍姍的目光,我朝她
微笑點頭,她朝我舉杯示意,一切很自然,相信沒人能看出這位美豔絕倫的行長
老婆也是我的情人。

  我順手牽起楚蕙的小手:「劉行長,你請隨便,我要跟老婆跳支舞,先失陪
一下。」

  劉思明微笑點頭:「別客氣,別客氣,千萬別讓李夫人等久了。」

  「藍色多瑙河」在宴會廳裡回蕩,音節流暢,拍子準確,聽起來非常悅耳,
真想不到趙紅玉還有這一手,我摟著楚蕙輕輕轉身,偷偷地看了一眼正在鋼琴邊
彈奏的趙紅玉,她長長的眼角流露出一絲妖豔,不經意間與我的目光交接,我內
心狂跳,趕緊樓著楚蕙旋轉,楚蕙是天生的跳舞胚子,哪怕我的舞步不嫻熟,她
依然能遊刃有余地配合我,連續幾個轉身,我居然沒有踩到她的腳。

  「剛才那男人是誰呀。」楚蕙把平坦的小腹貼了過來,很曖昧。

  「華夏銀行的行長,我跟他並不熟,他妻子跟辛妮是朋友。」我迎了上去,
將下身往前頂了一下,楚蕙大羞,不敢看我,而是遠遠地看著孟姍姍大贊:「好
漂亮的女人。」

  我心中一動,趕緊甜言蜜語:「沒你漂亮。」

  楚蕙笑了,笑得很迷人:「我一直都覺得我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嗯,你那地方是世界上最挺拔的地方。」

  「不敢說世界上,但一定比辛妮挺。」

  「我也這麼認為。」

  「哼,在我面前說一套,在辛妮面前又說一套吧,算了,我不想爭,遊艇可
以叫「辛妮「號,但你一定要請玲玲跳一支舞,現在就跳。「我恍然大悟,明白
到楚蕙為何答應與戴辛妮打賭,原來她已做好失敗的打算,目的就是換取我對葛
玲玲的關注,我不禁長嘆:「好吧,我們慢慢跳到玲玲身邊,小蕙,我喜歡你身
上的味道,真摯善良的味道。」

  「叫楚蕙姐,小蕙是你姨媽喊的。」楚蕙抿嘴輕笑,百媚叢生,我骨頭又酥
了,雙臂越抱越緊:「楚蕙姐,我很想愛愛你。」

  楚蕙眼波流轉,對著我的耳朵悄悄說:「我也想,今天是我生日,你屬於我。」

  「楚蕙姐,我屬於你。」

  「咯咯。」楚蕙發出磁性的笑聲,笑聲沒停,我們已到了葛玲玲的身邊,楚
蕙松開我,朝葛玲玲使了使眼色:「玲玲,有人想請你跳舞喔。」

  我順勢情真意切地發出邀請:「玲玲姐,懇請您賞臉陪我跳一支舞,求您了。」

  葛玲玲雖有些驚喜,卻絲毫不扭捏,柔荑大大方方伸來與我相握,我心神激
蕩,摟著華貴沁香的石榴紅漫步在斑斕的地毯上,我承認我多情了,這一刻,我
眼裡就只有她葛玲玲。

  葛玲玲瞪著我:「你太張揚了,別人會說閒話的,你一下子把公司兩位高管
的女人全部據為己有,公司裡的男人會對你有戒心的。」她長裙及地,無法像楚
蕙一樣大展舞姿,我們只是靜靜地慢舞,呼吸彼此身上的氣息。

  我笑了笑,舉目四望,似乎除了小張,小卓,小風,孫家齊外,很多男人的
眼睛裡真的充滿了敵意,至少有嫉妒,我心想,如果讓小張,小卓,小風,孫家
齊他們知道我曾經與他們的女人有染,他們會不會恨死我?

  答案是肯定的。

  暗暗嘆了嘆,我避開了懷明珠,宣嬈,聶小敏,江菲菲這華夏銀行四花旦的
灼灼目光,今天她們也很美,特別的是聶小敏的橙色連體短裙。

  「能得到玲玲姐,即便天下人說我閒話我也不在乎,即便天下男人對我又敵
意我也不怕。「葛玲玲露齒嬌笑,芳心大喜,我討好道:「你終於笑了,笑得很
好看,別再生我氣了。」

  葛玲玲朝不遠處的楚蕙看了看:「再好看也比不上楚蕙。」

  「我疏忽了,我錯了,我以為很喜歡法拉利,不舍得換,就只給楚蕙一個人
買了車,其實,我原本定了兩部保時捷,一輛銀灰色,一輛岩紅色……」

  葛玲玲冷冷道:「我那輛法拉利摔壞了,修車的師傅說,要修好已不可能,
也不劃算。」

  我一愣,頗為焦急:「摔壞了?你開車小心些。」原以為葛玲玲飈車出了意
外,幸好車摔壞而已,人沒事。

  葛玲玲柳眉一楊:「我是故意把車從盤山公路推下山的。」

  我大吃一驚,仔細端詳葛玲玲的臉色,看不出開玩笑的跡象,心中不禁發緊
:「玲玲姐,你何必這樣。」

  葛玲玲淡淡道:「我就這樣,如果你不喜歡我了,我會摔得比那法拉利更慘。」

  我知道葛玲玲不是開玩笑,以她的性格完全做出過激的行為,她身邊朋友不
多,弟弟又患有不治之疾,與杜大衛分手後,她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
如果我待她不好,她多半會萬念俱灰。

  想到這,我狠狠打了一冷戰,激動地摟緊這位國色天香的大美人:「玲玲姐
,從今以後,我每天會跟你說一句喜歡你。」

  葛玲玲哼了哼:「光說沒用。」

  我猛點頭:「我知道,我知道,岩紅色的保時捷下星期就到貨港碼頭,我跟
你一起去取車。「葛玲玲搖了搖頭,凝視我的雙眼微微泛紅:「車我不稀罕,我
只要你喜歡我,像以前那樣喜歡我。」

  「我比以前更喜歡玲玲姐。」真恨不得將心掏出來以表心意。

  葛玲玲突然拿出一串物事:「幫我帶上這條項鏈。」我一看,卻原來是我第
一送給她的生日禮物,一條很普通很精致的白金項鏈,剎那間,我的情感如江河
決堤。接過項鏈,我輕輕「嗯」一聲,在眾目睽睽之下溫柔地將項鏈掛在她雪白
的脖子上,不明情況的人都以為我給葛玲玲贈送了一條項鏈。

  葛玲玲美目一眨,兩行珠淚滾落而下:「現在……現在我知道你是真心喜歡
我了。」

  我嘆息道:「以後,你更知道我喜歡你。」

  葛玲玲欣喜不已,朱唇輕啟,剛想說話,突然,一片綠影飄然而至:「玲玲
姐,我能跟我哥跳個舞嗎?」我一看,卻是小君來了。

  「當然可以。」顧不上擦眼淚,葛玲玲趕緊松開我,緩緩後退,小君笑咪咪
道:「謝謝玲玲姐。」說著,直挺挺地站在我面前,兩只大眼睛滴溜溜地在我臉
上轉。

  「你會不會跳呀?」我沒好氣,握住小君的手,摟住她的纖腰,眼睛卻看向
可憐兮兮的葛玲玲,幸好她臉帶笑容,哪怕脖子上這條普通的白金項鏈與她的國
色天香格格不入,她也不在乎。

  「哼。」小君哼完,我的左腳就被高跟鞋底狠狠地踩上一腳。

  「是故意踩的嗎?」我忍著疼痛,怔怔地看著這位越來越迷人的仙女姐姐,
沒有畫眉,她眉線之間卻隱含黛色,沒有塗唇,她兩片唇瓣卻嬌豔欲滴,幽香多
沁人,但絕不是香水,凝脂若光膩,卻一定比不上她的肌膚。

  「你這樣問,我當然說不是。」小君狠狠地瞪著我,鵝蛋臉依然如寒霜,大
眼睛眼已笑成了彎月,我暗暗松了一口氣,只要仙女姐姐不是真的生氣,什麼都
好說,我嘆了嘆,道:「人很漂亮,綠裙子也很漂亮,如果連心腸也跟著漂亮就
好了。」

  小君露出了一絲狡黠:「我心腸一直很漂亮,剛才是左腳,現在輪到右腳了
,這叫厚此不薄彼,都有份兒,你說我心腸漂亮不?」一邊說,一邊擡起她的左
腳,讓高高的鞋跟狠狠地踩在我的右腳鞋面上。

  「不……痛。」我當然不會在眾多來賓面前大呼小叫。

  小君如花枝般亂顫,見我咬牙堅忍,她歪著脖子念道:「古人雲,天降大任
給某人,某人就要懂得忍耐。」

  我笑咪咪附和:「是的,上天降大任給我,要我做小君的老公,我就必須忍
讓她,她要我痛我就痛,她要我爽我才爽。」

  小君笑得更開心了,她瞄了瞄四周,干脆將兩只高跟鞋都踩到我鞋面上,小
嘴兒一字一句道:「還要聽小君的話。」

  我咬緊壓根,猛點頭:「我一直很聽小君的話。」

  「哼。」小君板起臉,大眼睛也不笑了:「就算這裡所有的女人都跟你有一
腿我都不去管,但你以後不許碰媽一下。」

  我苦著臉道:「那當然,媽是媽,我怎麼能對她無禮,昨晚是你給我吃了安
眠藥才讓我心神大亂,差點死翹翹,多虧媽當時忍辱負重救了我一命。」

  想起昨晚小君在一旁看著我和姨媽交歡卻無能為力的樣子,心中不禁暗暗好
笑,此時,她仍然悔怒交加,我擔心她站不穩,手臂不由得將小軟腰摟緊。

  小君似乎感覺到了什麼,小臉微紅,馬上從我雙腳面跳下來,身體與我保持
一段距離:「好啦好啦,都是我的錯啦,都道歉了幾百次,反正這事就我們三人
知道,我警告你,這事要讓爸爸知曉了,你就真的死翹翹。」

  為了避免小君起疑心,也為了姨媽的叮囑,我只能隱瞞我與姨媽的感情:「
哥明白這個道理,小君,你不相信哥,也應該相信媽,你發現沒有,媽一整天都
很少跟我單獨說話。」

  小君冷冷道:「我問過媽,媽說昨晚痛死了,她恨不得扔你進娘娘江喂娘娘
魚。」

  我當然知道小君在唬我,想起昨夜與姨媽春風三度玉門關時的甜蜜,心中頓
生無限柔情,擡頭望去,遠遠地看見姨媽正朝我望來。小君機靈,察覺到我心不
在焉,馬上和著悠揚的舞曲,主動將我帶入舞步。

  我大感意外,一邊與小君配合步調,一邊裝出可憐兮兮的樣子:「小君,哥
讓你害慘了。」

  小君漸漸放松,舞步越跳越嫻熟,見我苦著臉,她嗲嗲地安慰道:「沒事了
,經過我的道歉和勸說,媽現在不恨你了。」

  我感激道:「謝謝小君,等會舞會結束,你就陪媽回家,別住在酒店了。」

  想到舞會結束後還有驚心動魄的比誰更奶挺大賽,我的血液頓時沸騰,在這
美妙的夜晚裡,或許能將戴辛妮與楚蕙一箭雙雕,如果葛玲玲也加入的話,天啊
,我不敢想下去了,這夢想能成真嗎,我很懷疑。

  小君氣鼓鼓問:「你呢?你不回家去哪裡。」

  我苦嘆道:「我當然住酒店,一來不想讓媽看著我生氣,二來今天是楚蕙姐
的生日,哥要陪陪她。」

  小君狠狠跺了跺腳:「哼,這個楚蕙姐當真討厭,她其實早跟你有一腿了,
卻裝成很正經的樣子,把我騙個夠,害得我跟她說了好多心裡話。」

  「你意思說,跟哥在一起的女人都是不正經的女人?」真沒好氣,要不是在
大庭廣眾之下,我一定不放過她李香君的屁眼眼。

  「我可沒說全部。」小君冷笑一聲:「樊約姐姐,美琪姐姐,何芙姐姐都很
正經,可惜何芙姐姐沒來。」

  「我跟何芙姐姐清清白白,半腿都沒有。」心裡好一陣失落,估計楚蕙成為
我情人的消息傳到何芙的耳朵後,我更難得到她了。

  小君撇撇嘴:「鬼才相信。」

  我恨得牙癢癢的,摟著小君快速切步,又連續旋轉,心想能戲弄她一番,哪
知小君腰如柳絮,蓮步生花,很精妙地配合我,而且看起來遊刃有余,我大吃一
驚,忍不住誇贊:「如果不是親眼所見,鬼才相信小君跳舞跳得這樣好。」

  小君得意洋洋:「我跳得好還是楚蕙姐姐跳得好?」

  「說實話,楚蕙姐姐跳得比你好一點點,你可別生氣,楚蕙姐姐跳舞跳了好
多年,肯定比你才學半月強一些,不過,小君能跳出這種水平,已經嚇我一大跳
了。」

  「哼。」小君驕傲地翻了翻眼:「如果是恰恰舞,現代舞,我一定不比楚蕙
姐姐差。」

  我瞪大了眼珠子:「小君會跳恰恰舞?你可別吹牛皮。」

  「什麼吹牛皮吹馬皮的,我李香君說出的話,八條腿的馬兒也趕不上,我的
形體老師以前也是楚蕙姐姐的老師,她也來參加楚蕙姐姐的生日舞會了,你不信
可以去問問她。」

  「嘿嘿,只怕你老師故意這樣說是為了鼓勵你而已。」我仍然不相信這短短
十幾天的形體訓練裡,小君就學會了交際舞,恰恰舞,現代舞,可她看起來並不
像吹牛,真難以置信。

  小君勃然大怒:「張老師說我李香君是三千年一見的跳舞天才。」

  我忍住笑,淡淡問:「楚蕙姐姐是恰恰舞高手,你這位三千年一見的跳舞天
才敢不敢跟她比一下?」

  小君朝我大吼:「比就比。」





















0.0123038291931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