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亂之序曲 (五)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亂之序曲 (五)

註一:其實這是我構思的其中一部份,可能是"亂之序章"的第五篇。現在先跳過
了第四篇,請大家稍等。

註一:還有,看到有網友說,如果把母親的肚子弄大了,就乾脆把孩子生下來。
這個,我是不認同的。近親亂倫,除了有亂倫常外,生下的孩子,其身體
發育是有嚴重問題的,所以請不要亂來呀。

註三: 忘了說,在溫泉做愛,如果是沒有經過處理的泉水,要小心細菌感染。

就算是經過處理,對女性敏感嬌嫩的私處也能相害。那些水底做愛什麼的,看
著可能很興奮,不過對女伴的身體危害,也不要掉以輕心。

亂之序曲 (五)

作者:暗池

這時的我,既然已經知道了徐叔和母親的秘密關係,看他的目光自然就以
前有些不同了。

最初知道時,我雖然有些預感,但還是難以接受。試想又有那個人
能夠輕易接受自己的母親,居然和一個男人多年維持著一段不為人知的關
係?

不過,過了這些日子,我也慢慢接受了。畢竟,我不正是另外一個男性?
就算自己是兒子,真心愛護自己的母親,但不也正是瞞著自己的父親,偷偷
地和母親有著不倫的關係。

況且,徐叔過了這些年,還是這麼苦戀著自己母親,那深情除了打動了母親
,我也是很感動的。

至於徐叔,他最初見到我時,我感到他的目光裡有些敵意。可能是
把我也當成了是情敵吧。

那刻的我,是有點尷尬的。父親自是滿頭霧水,母親卻是有些想笑的樣子。

最後還是徐叔意識過來,似是放過了我,然後叫了出去,兩人在外走了一會。

他的第一句話是:「我想了很久,都想不到這次見到你後,要說什麼。」

他頓了頓:「剛剛我可是真的很氣,你這小子居然夠膽這樣欺負你媽…」「不過,我看著你的臉,就想起了你媽… 就生不了氣。」

我靜靜聽著,也不知道如何反應。最後,他的手搭上了我的膊頭。

「不過,你呀。可不要給你爸發現,他這人呀… 可是愛死你媽了。如果,
我倆都被發現了,他可能會原諒你媽,不過我們就死定了!」

我估不到他居然會這麼說,看著他有些開玩笑的語氣,我卻感到他是認真
的。

不過,氣氛終於也緩了下來,尤其是徐叔可能這些年也沒人傾訴,所以和
我聊了很久。

我也知道了,為什麼每次我們見面時,他都是帶不同的女伴來。他是怕我
爸起疑,所以把自己扮成是花心的人,而每次回去之後,沒多久他就會和
那些女伴分手。

我聽到這其實也有些不明白,因為那些女朋友們,不乏美女,莫非他就是
沒有找到些動心的。

聽到我的疑惑,他解釋說他也想過,但每次和母親小聚過後,他很快就會
對這些女伴冷淡下來,他也嘗試過去努力維繫,但都是分手收場,慢慢他
就不再勉強了。

說到這時,他有些欲言又止,好似有些難為情的樣子。

最後他鼓起了勇氣,還是說了。

他說每次見面,最多只能和母親小聚一會,他問我可否幫忙,替他爭取機
會…

我本來想拒絕的,但看到他渴望的樣子,有些不忍心。試想我可是每天都能
見到母親的,但他一年也未必有一次機會…

唉,算了吧。就大方些吧。我知道母親也是有些期待的。

那天晚上,我找了個藉口就把母親帶了出去。

最後還送了她到徐叔他另外訂了房的酒店,徐叔的女伴當然是被他支走了。
本來我是想送到門口就走的,但有些擔心父親會找我們,所以最後在那層樓
開多了一間房,而我就呆在裡面。

我獨個在房裡感到很別扭,最後把播放著的音樂聲量調高,在胡思亂想間,
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睡著了。

一直過了不知多久,我才被母親喚醒過來,她坐在床沿,輕拍著我。張口眼的我
,入目的是她沒有全乾的秀髮,濕著散披肩上,還有那臉上嘴角含春的俏臉,不
知為何,看到她的媚態,我的心立刻就熱了起來。

在母親的意外嬌呼聲中,我把她抱進懷裡,抱著她親吻。她先是大羞不已,著我不
要亂來,但在我死纏難打之下,還是在半推半就間,被我脫光了衣服,就在床上顛
凰倒鳳了起來。

想到她才剛剛和徐叔做過,現在又和我這樣,我感到了異樣的興奮,而我從母親的
反應,也感到她比平常多了狂野,更加主動。

在我把她弄丟了兩次之後,她已經是任由我擺佈。

正當我跪在她身後,把伏在床上翹起了屁股的她,努力地抽送著時,發生一個小插
曲。就是徐叔突然間闖了進來,因為音樂的緣故,如果不是我看到門口,我絕對不會
留意地的。

就像慢動作般,我看到門被打開,然後他的臉出現了。他看到床上的情境,立即變得
目定口呆,我也被嚇得停了下來。不過因為母親不是看著門的方向,所以她不知道。

就在我不知道怎辦的時候,我看到他身後的走廊有人走過,我立即示意他進來關門。

這時候就尷尬了,試想這樣的情形被闖破了,你會怎樣?

但不知道的母親卻是不知道,她感到我停了下來,本來已經乏力的她,扭了扭屁股,
還向後將我的肉棒給吸了進去。

那舒服不已的快感把我喚醒過來,我想母親絕對不想給徐叔看到她這樣的。

我示意徐叔不要作聲,然後繼續抽插起來。

最初我還有不自在,但很快我就被這不知是刺激還是什麼原因,弄得越來越興奮,
徐叔由目瞪口呆,變得眼也不眨眼定定看著我。

興奮的我,在越發落力的抽插同時,向前彎腰摸上了母親一對乳房撫摸起來。
母親被我的挑逗弄得嬌吟不斷,小穴也是越來越濕。

直到她再次被高潮來襲時,我才忍不住在她收縮不已的小穴裡射出了濃濃的精液。

我趴在母親身上喘息著,感到全身力氣也同時洩了出來。

當次回過氣後,再次望向門口,才發現不知何時徐叔已經走了。



一夜無話,到了第二天,當我醒來起,發現徐叔已經來了。舅舅和舅母也到了
沒多久,雖然才剛下飛機,但沒有很疲累。

他們正聊著天,說到逛街。

當女士們聽到說老爸打工的公司,今天還有員工特價優惠後,就嚷著說要
老爸帶她們去。就這樣,舅母和徐叔的女朋友就把老爸拉走了。

我只能希望父親自求多福了,因為上星期天的我和他,可是陪著母親差不多
五個小時才能勉強把她半拖半拉的帶回來。

他們離開後,母親就去了廚房預備晚餐。她笑著說午餐是不用等他們了,晚飯
就差不多。然後就叫我去和舅舅徐叔他們聊天。


徐叔一臉正常,沒有因為昨天而有所異常。舅舅則是口沫橫飛地說笑話。

數個男人,聊著聊著,不知何時,就變成了說女人了。可能因為我在,本來舅
舅也有些避忌,但因為我聽到舅舅說怎麼怎麼,總覺得他在吹牛,當他看到我
一臉不信的神情,自是更沒避忌了。

徐叔則沒有多說話,只是間中說幾句。

然後我們說到徐叔近年換了不少女友,就說了起來。

他似乎不大介意。就說起不同女性,性格身體也不同,所以嘛,基本上都是很不
同的,最重要是大家都能得到滿足,說完笑了笑,還頗有深意看了我一眼。

舅舅聽到這些就樂了,又開始他的講經,說著他的經驗。

最後居然說,就有些後悔在結婚前,沒有試過3P, 4P,很是抱陷。

我聽到這,居然想起了母親,我望向了徐叔,發現他也再看我。

我聳了聳肩,就繼續和舅舅亂扯下來。

我有些惡作劇的,說舅舅可以嘗試說服舅媽,沒想到,舅舅沒多想就說他也試過
,不過她就是怕,也不肯。說了出來,他才意識地,一臉不好意思的。然後情急
下,又再次沒多想,說可能除非是我母親那種既大膽又不怕亂來的性格,否則就
免問了。

估不到舅舅會這麼說,我忍不住笑了出來,徐叔也是同樣忍不住笑了出來。

之後我又想惡搞一下,聊天間,我發了短訊給母親。

「舅舅說想嘗試3P、4P,我們現在有三個壯男,有興趣否?」

很快,就有回復了。

「哈哈,他又在說他的"戰績"!」

「是呀,不過聽他也挺慘的,好像舅母都不肯陪他試…」

「哇啊!他居然夠膽和嘉儀說這個?」

「對呀,他多口說了出來,我才知。」

「哈哈!被嘉儀知道,他就有難了。」

「就是!所以我就想他可能真的很想這個… 呵呵!Yes or No?」

「他這人就是有色心,沒色膽。我現在說Yes,他也不會敢啦!」

「這麼,是Yes?」

「YES YES YES YES... 哈哈!就等他!」

看到這個短訊,我一臉壞壞的,把手機交給舅舅,他起先沒多有意,不過
看著看著,他的臉就變得有些青白了。

我將手機交給徐叔,他看完後,只是眼眉揚了揚,沒有說話。

舅舅被我們盯得一身不舒服的,才終於說了句。

「我還真的不敢… 她這不是作弄我嘛…」

我和徐叔對望了一眼,看來我們也想到同一處。

我看著舅舅,然後裝著漫不在意,壞壞的說:「可能,這是你一生唯一一次
機會,要想清楚…」

他看來也有點不耐了,畢竟無論在任何角度來看,我這個做外甥的,都不會
在認真的,所以只能是在取笑他。

他有些晦氣地說:「好啦,除非你把我姐弄到床上… 我還真不敢主動的…」

我就是等這話。

「沒問題!」然後在舅舅以為我還在戲弄他時,走進了廚房。


母親看到我走進去,沒有停下來,只是輕笑了出來,「怎麼啦,我就說他
不敢啦。」

「我知道,不過他還真想的,所以我打算幫幫他。」我親了母親臉上一口,然
後一把將她整個人抱了起來,擡到肩膀上。她被我的動作弄得啊聲嬌呼了出
來,雙腿亂撐著的她,嬌呼亂笑著要我放低她。

我沒有理會她,就這樣把她擡著走了出去。

我對舅舅笑了笑,但他的眼神卻是很驚懼,似是有些怕,和更多的不能相信。

我叫徐叔和舅舅跟著我,然後擡著著扭動著哇聲叫著的母親走向樓上,把她放
到她房間裡的大床上,同時自己也爬上了床,跨坐到她的腰上。

母親的哇哇亂叫和抗議聲,自然繼續被我無視了。

在她的笑聲和掙扎扭動間,她的上衣和乳罩很快就被我揭起了,我隨即
低頭把她嬌滑迷人的乳頭,含進口裡吸吮起來。

她啊聲大叫的同時,身體嘗試要將我撞開,而她的粉拳也落在我的身上。
我的回應,是捉著她雙手,壓在她的頭上,同時叫跟了進來就在一旁的徐叔和
舅舅幫忙把母親的裙子和衣服脫下。

我把騎在母親身上的下半身擡起,在我想著他們會否變成同謀的時
候,居然是舅舅先走過來,然後徐叔也開始解她的衣服。

「啊!你們這些野獸… 快些停下來,否則我要生氣了!」笑聲夾雜著
嗔罵聲的母親,雖然已經衣衫不整,春光乍洩,但看來她以為我們只是和她
鬧著玩而已,畢竟三個男人,都是她生命中很親近的人,有著不同程度的親
密關係。

我笑了出來,故意用低沈的語氣說…
「我們將會把大量的精液,接二連三,完全射進妳的小穴裡!」

沒一會,她的雙腿依然在亂踢著,不過已是全身赤裸。

我叫在兩旁的他們幫我按住她的手和腳,然後我開始脫衣服。

當我已經半硬的肉棒跳出來時,我從母親的驚恐神態中,捕捉到了那一抹的
笑意,看來她也是願意的,就看舅舅有沒有膽色了。

我跪在母親被我張開了雙腿間,然後望看已經目定口呆的舅舅,開口說:
「舅舅,你有想過你可以和我媽這樣嗎?」

聽到這話,他只是懂得搖頭,但目光卻是死死地盯著母親因為掙扎扭動而
晃動著的乳房。

想到將要發生的事情,我已經很期待和興奮了。我笑了笑,然後低頭把嘴埋
到母親的私處上,同時用手將她的雙腿張開。

當我把舌頭探進了她的蜜穴時,她的身體先是彎拱,然後開始扭動起來。她
的小穴其實已經有些濕濡,而且從那氣味,我知道她已經動情了。

我沒有溫柔地挑逗她,反而舌頭似是在粗暴地佔有著她。她開始回應我,
似是要我的舌頭頂得更入。

房裡很快就回響著她的嬌喘和呻吟聲,而舅舅和徐叔忠實地捉著母親的四
肢,雖然已經不需要。

直到母親的高潮剛好臨時,我把舌頭拔了出來,然後快速地換成了我的
肉棒,一挺到底頂進了母親火熱的蜜穴裡。

母親被我的動作弄得尖聲呼喊了出來,同時她的小穴,被劇烈高潮的來襲,
收縮變得更加激烈,把我的肉棒緊緊地咬著,弄得我差點就想射出來。

我吸了一口氣,然後房間就回響著劇烈的肉體碰撞聲。我的抽插沒有了平
時的溫柔,像是蠻牛般在母親身體裡橫沖亂撞。而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
過了數分鐘後,緩過來的母親,在她的呻吟聲變得越發高昂的同時,她身體
的回應也變得比我來得更有勁。

我低聲吼了出來,然後像是脫韁的野馬般,每一下的抽插,都用盡了用身的
力氣,真真正正在母親裡徹底解放起來。

沒數分鐘,我就已經要射了,那時候母親又再次迎來了另一個高潮。我忍不
住叫了出來,然後用力插到最深處,然後一瀉如注,射進她的身體裡。

當我把最後一滴都留在她身體後,我才抽了出來,站到舅舅身旁,取代了他
捉著母親的手腳,然後跟他說:「舅舅,現在到你狠狠地幹她了」。

其實已經不用我多說了,因為舅舅已經用最快的速度脫下了褲子,然後立刻爬
上了床,把完全勃起了的堅硬肉棒,插進了母親的小穴裡。

相信他現在是完全實現了他多年的夢想,他愛不釋手的撫摸著母親的雙峰,
同時有節奏地,用力的抽插著。每一次他都會把肉棒差不多完全抽了出來,
然後又重重地推了進去。

母親雙眼迷離般的看著舅舅,她將雙腿盤到他的腰上,身體也配合著舅
舅,迎合著他的動作。

很快,母親的臉就緋紅不已,她嬌汗淋漓,一頭散落的秀髮,隨著兩人的動作
在臉和床上飄蕩著。

她嬌喘著說:「弟弟… 你喜歡和姐這樣嗎?」

舅舅的回應是發出似呻吟似哼著的聲音,然後是更落力的抽插。

「啊… 喔… 這已經… 已經是最大力了嗎? 我想要… 再大力些… 啊…」

聽到母親那充滿嫵媚,甚至帶點淫蕩的索求聲,舅舅發出了似是野獸的聲音
,然後用盡全身的力氣,去佔有母親的身體。

母親忘情地用身軀去回應舅舅,而且母親已經濕到一個地步,我能夠聽到
交合處傳來的磨擦愛液聲。

「啊,我要… 好… 就這樣… 不要停… 啊… 」

母親開始全身亂顫,而且那尖叫聲,是我從來沒有聽過的那麼高音。

我知道母親被高潮再次淹沒了,而且是很強很厲害的那種。不過她沒有停下
來,而是在全身劇顫,忘情呼叫的同時,依然用身體用力回應舅舅的抽插,
直到舅舅忍不住把精液射進她的身體裡。

舅舅似是全身失去了力量般,趴到母親的身上。他們倆人都在喘氣,大汗
淋漓。

我半拉半扶地把舅舅拉到一旁。這時的母親,也是全身無力。她的的雙腿
依然張開著,全身緋紅,胸口劇烈地起伏著。

我看向徐叔,示意現在到他了。

他有些擔憂的看了看母親,我跟他說她還可以,而且她想要。

當徐叔全身一絲不掛,趴到母親身上時,我們已經沒有再捉著她。

徐叔很容易就插了進去,母親在他抽插了數下後,就慢慢意識過來,似是
從半昏迷中醒來。

她的雙腿動了動,膝部慢慢合了起來,夾著徐叔的屁股。

在徐叔慢慢抽插了一會後,她的手放在他的臀部上。

再過了好一會,她的身體開始慢慢回應他,然後續漸加強,直到差不多能
夠完全回應徐叔已經是用力的抽插。

母親帶點羞意的聲音,「估不到這會是這麼不同… 來吧,快些,我想要…」

而我估不到的,徐叔居然是箇中好手。他聽到母親的要求後,就開始了似是
有無窮精力的交合。什麼九淺一深、先急後緩、忽進忽退等,如臂使指般順
手粘來。

我看著母親被他就這樣,又弄得丟了數次,他才終於射了出來。

不過徐叔看來也是精疲力盡,他落到地上時,我看到他的腿可是在打顫著。

我抱緊了差不多要虛脫過去的母親,親了親她沒有了平常般柔軟濕潤的嘴唇,
我叫舅舅去拿些水來。

餵過母親渴了數口水後,她才有了些力氣。

她看了看我,然後是徐叔,最後停在舅舅臉上,有點虛弱地微笑著,「其實,
我一直以為你會是我的第一個男人。」

待續…



















0.0153999328613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