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誰輪奸了我媽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本帖最後由 zhaijia01 於 2011-9-8 07:06 編輯

父親在西藏當官,半年回來一次。只留下飄亮的媽在家,三十剛過的她,粉
  白的瓜子臉,一雙大眼睛,酷似李玲玉,人長的很美,1。7的迷人身材。因此
  許多男的追求她。暗戀她,我當時上初三挺賴,經常偷媽的內褲和襪子手淫並給
  我的老大。老大總是十分高興的收起來,給我錢用,還讓我當小頭目。但我更喜
  歡看黃片,老大不但賣黃片,還拍黃片。
  他曾經說過願臆出大價錢偷拍我媽的。我差點和他翻臉。后來一件事,讓我
  改變了看發。我交了妞,缺錢,媽當護士長一月千元,不給我一分零花。還經常
  同她們院長偷情。
  那天我早上去學校參加春遊,下午比平時回來的早。當我背的相機回到家門
  口,看見那個院長的小轎車,一推家門反鎖著。我翻身跳牆進了院牆,輕輕的爬
  到臥室的后窗外往里一瞧。只見一幅不堪如目的景象。媽已把外衣脫掉,上身穿
  一件絲質T恤,里面的乳罩也脫了下來扔在床上,兩個紅乳頭在胸前突出,下身
  光溜溜的,露出兩條穿著白色絲襪白嫩修長的大腿,分外誘人。五十歲的院長赤
  裸著粗壯的下身一把抱住媽,伸手摸到她的大腿根,一下就摸著了陰部。她返身
  抱住他的脖子,嬌氣地說,「院長你這麽不安分,怎麽爲院長。他說,」我現在
  只想作你的老公,不想作我現在就干。
  「把媽壓到了床上,面露媚笑,伸手把T恤衫脫了,露出她那身美豔性感的
  肉體。」跟你這個美人在一起,每時都想干。
  「院長挺著又粗又硬的雞巴,向她壓下去,把雙腿盡量分開,挺起陰部向沖
  過來的陽具迎去,兩人熟門熟路,一下對準,陽具頓時全根而入。他立即俯身抽
  插起來,媽的陰道比較干,抽插了四五十下后,陰道的淫水漸漸湧出,抽插得更
  快了,口中呀呀直叫,發出銷魂的叫床聲,修長的雙腿圈在的腰上,把他的身體
  不斷往里壓,使每次插入都是又重又深,胸前兩個大奶隨著抽送不斷前后,眼里
  看著絕代美色,身壓著豐滿性感的肉體,底下插著美穴,猶處仙境,欲火高漲,
  越插越急,猛干了三四百下,快感如潮水般湧來。口中直叫,」爽!爽死了!!
  雖說他的陽具一直保持不泄,可他畢竟是五十歲的人了,體力不支,干了半
  個多小時,開始氣喘籲籲。「我真的不行了,沒力氣了。」院長扶著媽白嫩的屁
  股,慢慢抽插著。此時,她正扶著餐桌邊,翹著屁股,讓院長從后面插她。
  「你站著不動,歇一下院長,讓我來。」媽說著挺動身子,前后動起來。硬
  硬的陽具又在她的陰道中進進出出。
  「院長真厲害,干了這麽久還不泄。」媽甩了下長發說。只見她雪白裸體前
  后挺動,一對豐乳在身下跳動不已。
  她越動越快。當我怒火中燒的時侯,輕輕舉起相機拍了起來,勃起的弟弟把
  內褲撐得像個帳蓬 .院長將媽平放在桌上,提起她的雙腿分開,立在桌邊大力抽
  插起來。兩人你來我往,一迷抽插一邊用力搓揉著她的美乳,媽晃動著屁股配合
  著他陰道里的嫩肉被肉棍著翻出來,淫液浪汁橫溢,一口氣干了幾百下,干得她
  渾身打噤,哼哼不已,因不能大聲淫叫,只好拼命搖動身軀,緊緊地把摟住他,
  媽被奸得渾身抖顫,不一會便達到了高潮。可是並沒有射精,美麗的雙腳彎曲,
  緊緊地勾搭在他的身上,使勁地向其迎湊。洞內的水一股股地流出,呻吟聲陣陣。
  越抽越快,突然地機械地抽動,射精了!兩人緊緊摟在一起,好久沒有分開,
  閉目陶醉在仙境之中。
  我媽的下身已經被淫水和精液弄得一塌糊塗,而且我媽也全身無力。他把我
  媽扶起,脫下她的一條白色的長筒絲襪,擦了擦我媽和他的下身我也射精了!褲
  裆里。好你個蕩婦!竟敢在我父親的臥室里偷情,我要收拾你!幾天后的深夜,
  老大(20歲)阿賓(17歲)阿軍(190三人拿著我拍的照片來到我家,在
  恐嚇同威逼下,我媽答應他們的醜惡要求。我在外面的房間抽了一根煙偷看著。
  「你想怎麽脫,還是我自己來吧!我怕你會把裙子扯壞的。」媽憤怒的對老
  大說。
  「那你盡量慢一點脫,我給你來些音樂。」老大說
  「你太壞了,那不成了脫衣舞了。我可不會跳舞。」
  「沒敢想,你上床慢慢脫就是了。」老大得益的說。
  她坐在床邊,把連衣裙的從頭上拉下,白白的身體上面穿著紅色的乳罩,白
  色連褲襪下面隱隱可見紅色的三角內褲。白色的吊襪帶挂在腰上,。讓我有些不
  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
  「就這樣吧!我不想再脫什麽了。」她的雙腿不好意思的緊緊並在一起,不
  經意的扭動中,絲襪摩擦發出令每個絲襪迷心動的嘶嘶聲。
  「把胸罩脫了吧!我想摸摸她的奶子」
  「別了,就這樣吧,你可以隨便了。」
  「那我就開始了。」盡管有些心有不甘,但說實話老大已經美壞了。
  老大叫她上半身躺在床上,把那雙穿著絲襪的美腿抱在胸前,又把那根特大
  號雞巴插在她的大腿中間,開始親她的雙腳。老大用牙齒叼著白絲襪的腳尖部分,
  雙手反複在她的腿上遊走,她的雙腿很慢的上下扭動著,輕輕的擠弄著他的小弟
  弟,感覺整個人和絲襪融爲一體。
  老大小心的騰出一只手,放到那紅色胸罩上摸那對奶子,她沒有拒絕反而挺
  起胸脯迎合我,只抓了幾下,我聽到從她的嘴里傳出輕微的呻吟聲。
  「哦,哦……。」
  老大的感覺越來越強烈,抓起她的雙腳,把小弟弟放到她的兩個腳心中間,
  引導她用腳撮弄他的小弟弟,似乎這不用教她,雙腳很快就形成了一定的節奏,
  腳上的絲襪與那根特大號雞巴擁成一團,嘶嘶聲不停的傳來,白色的精液射了出
  來,透過套著的絲襪流到她的腳上,老大感覺自己飛了起來……。
  「感覺美嗎?」媽躺在床上,有些調皮的問。
  「太棒了,從來沒有過的舒服。」老大對兄弟說「你們上吧。我歇會兒。」
  沒想到阿賓無恥的色狼居然一把將媽左腿拉開,放在他右大腿上,右手又伸
  進隔著短褲撫摸私處。不知什麽時候女媽的胸罩已被解開,他的右手已直接搓揉
  乳房,阿軍也動作變本加厲,右手將媽屁股一擡,左手便去扯掉她的短褲,無助
  的媽顯然十分害怕,一邊啜泣,一邊哀求:「嗚放過我嗚嗚求你們不要這樣」,
  唉,真傻,這樣只會更刺激這群野獸。
  果然,那阿賓立刻從兩腿中間撕開她的白褲襪露出白花花的臀部,用舌頭去
  舔她的下體,還不時將舌頭插入陰道,整個陰道口濕淋淋的,不知是口水還是淫
  水。另男子則努力親吻她的乳房,她的乳頭也是漂亮的粉紅色,胸部大,她的左
  手被阿軍抓著,正握著他的大雞巴,那根雞巴真的很大,又粗,媽的手還無法整
  個握住。接著掏出他們的雞巴湊到媽嘴邊,她含著淚,順從的先含住其中之一,
  頭一前一后的替他口交,過一會再換另外一根,由於雙手被制,只能靠嘴巴服務,
  所以特別辛苦。這種姿勢似乎讓他們特別興奮,一邊享受口交,一邊揉著奶子,
  沒多久兩人都完全勃起了。真是便宜了這群色狼。
  在兩人夾攻下,媽已無招架之力,雖然還在抗拒,卻已忍不住開始呻吟,
  「喔啊啊嗯喔嗯啊」。「用…用大雞巴插小…小浪穴。」老大喊著
  這對色狼滿意了,阿軍扶著我媽的雪白屁股,握著他的大雞巴噗嗤一聲從陰
  道口直插到底。現在才是真正被干了。
  這人像是在比賽一樣猛烈的抽送,充血的陰莖磨擦著陰道壁,一波波強烈的
  快感將媽推向高峰,相比之下,剛剛手指摸,舌頭舔的感覺根本只是小兒科。她
  大聲呻吟,不斷浪叫,真正是要欲仙欲死。反應激烈,已經被插的胡言亂語了,
  「啊啊好好舒服啊要死了好爽不要停啊爽啊」,沒想到斯文的外表居然可以那麽
  淫蕩。渾圓的屁屁被撞的啪啪作響,兩對柔軟的奶子隨著抽送前后激烈搖晃,配
  上噗嗤的抽插聲,及不停的淫聲浪語,更催化他的中樞神經,沒多久他就達到高
  潮將精液噴在她滿身大汗的背上。老大很快的解開褲子,露出粗黑的肉棒,坐在
  沙發上,他引導著媽背對著自己坐下來,媽從來沒這麽做過,老大扶著媽雪白的
  臀部,龜頭在她濕淋淋的陰戶上摩擦著,弄得她搔癢難耐,粗大的陽具一寸寸的
  塞入又窄又熱又濕的陰道中,媽閉上眼睛,喘著氣,那表情也不知是忍受還是享
  受著被粗老大黑的肉棒貫穿的感覺。
  這時候阿賓不知何時從袋子中拿出預藏的攝影機,將焦點對準兩人交合的部
  位,站在旁邊拍攝著媽被老大奸汙的鏡頭。
  「喔!好深哦!你那個好長又好硬哦。」媽喘了一口長氣,她感覺火熱的大
  龜頭深深地埋在自己的體內,柔嫩的穴肉緊緊的包住又硬又熱的粗黑肉棒,男根
  火熱的脈動透過從蜜穴直傳到腦部,媽忍不住發出淫蕩的哼聲。當老大摟著她的
  腰,開始往上挺的時候,媽覺得自己愛死這個男人了,她呼呼的喘著氣,雙手扶
  著沙發扶手,配合著他的動作,上下套弄著老大的大肉棒,還不時回頭和阿賓長
  吻。
  「不要這樣!啊┅┅人家┅┅嗚┅┅不┅┅不好意思┅┅」夾雜著浪叫的哼
  聲,媽抗議著,老大將她的雙腳高高的擡起,向外分開,露出粉紅色的的蜜穴來,
  同時巨炮有力的向上轟動著,這淫蕩的一幕完全被阿賓的攝影機一五一十的記錄
  下來,但沈溺在性愛中的媽卻渾然不知,縱情的呻吟著,扭動著,被的老大大肉
  棒和優異的技術完全的操縱,隨著的老大抽刺,發出可恥的淫叫。
  「舒服嗎?換個姿勢好不好?」老大說著把媽放下,推倒在地毯上,「我好
  喜歡從后面干你!小蕩婦。」老大一邊說著可恥的話,一邊展開長程的抽插。
  「小蕩婦,喜不喜歡被我干?嗯,喜不喜歡?」雙老大手扶著媽的柳腰,粗
  長的肉棒整個拔出后,又狠命的撞進去,下腹部撞到她的肥臀發出巨大的聲響。
  「哦┅┅我不知道┅┅啊┅┅我會死掉┅┅┅┅干死我了┅┅┅┅天啊!你
  好夠力┅啊!」
  媽激烈的上下甩著頭,滿頭烏黑的秀發在空中散開來,清麗的臉龐變成淫蕩
  的表情,到達頂點的她不顧一切的大聲浪叫,蜜穴更是不停的收縮,夾緊火熱的
  肉棒,阿賓也呼呼的喘著氣,狠力的往前頂去。把粗大的肉棒伸到媽的面前。
  「把我的老二含進去,快!」阿賓一手抓住媽的頭發,把露出青筋的肉棒塞
  進她的嘴巴。我從媽的淫叫聲高低起伏來判斷,她也泄了,而且不只一次。這時
  干她的老大也泄精了,將精液噴在她撕開的白色絲襪上。而阿賓還在繼續奸淫。
  將媽扶起站著,要把舌頭伸出,讓她吸吮,又用右手用力搓揉乳房,左手則
  套著那根大陽具。他把媽右腿高高擡起,摟著直接把那根特大號雞巴由下而上狠
  狠插入。其實這才進去一半。還好這阿賓懂得憐香惜玉,只是慢慢進出,徐徐插
  了一陣后,陰道漸漸適應了,不爭氣的淫水又潺潺流下,沿著大腿滴到絲襪上。
  媽緊緊抱著他,口中亂七八糟的叫著:「好棒好爽啊不要停啊爽死了啊啊啊
  啊」,他見越來越興奮,便把她的左腿也擡起,騰空挂在他身上,雙手扶著柔嫩
  的屁股,噗嗤一聲將雞巴整根沒入。天啊,舒服死了!用那根大雞巴一下下狠狠
  的插入,每次插入都將陰唇擠入陰道,拔出時再將陰唇翻出,洞口的淫水已經被
  干成白稠黏液,小穴中還不斷流出新的淫水。阿賓顯然對這位漂亮媽媽的嫩穴滿
  意極了,不時喃喃念道:「喔…好緊…太爽了…喔…姊姊好…好會夾…」。而媽
  在特大雞巴的狂插下,早已潰不成軍,什麽淫聲浪語紛紛出籠,彷佛不這樣叫不
  足以宣泄體內的快感。
  「啊…啊…要死了…升天了…好會干…啊…爽……要泄…受不了……啊…插…
  插到底了…要死了……」,像是在比賽一樣般,發狂似的浪叫,完全忘了正
  在被強奸。他更加使勁抽插,粗黑的肉棒在粉紅潮濕的嫩穴中插著,纖弱的花瓣
  被激烈的抽插翻進又翻出,大量的淫水不停的流出。,「噗滋、噗滋」的抽插聲
  和肌肉撞擊的「啪、啪」聲清楚的傳到我耳中。
  「聽到了吧!你媽水真多,又淫蕩,我真是幸福哦。」阿賓洋洋說。此時的
  媽正沈浸在性交的快感中,雪白的身體滿是汗水,淫蕩的汁液沿著豐滿的大腿流
  下來,阿賓火熱的精液正咻咻射進她不停收縮的子宮內。她的陰水慢慢再她的那
  條縫中滲漏出來。
  媽用手握著阿軍的陰莖前端,用手上上下下的套弄,隨著快感不停向阿軍襲
  來,他很快到了無法忍受的地步了,那東西又硬了起來。他要媽站起來,分開大
  腿,把一只腳踩到椅子上,兩手扶著牆壁,上身向前傾,阿軍站在她的身后,用
  龜頭對著她的陰部,頂了一下,龜頭就滑進了她的陰道里面,用力一送,整根雞
  巴就插了進去,媽身子一緊,就夾住了阿軍的肉棒,於是他們開始了性交,阿軍
  不停地抽送,不停地頂著她的陰道,直到把精液射進她的陰道里面,媽不停的喘
  氣,下身也直往他的胯下聳,她濕漉漉的陰部用力的頂著阿軍的陰莖,這次她要
  媽跨在他的大腿上,阿軍抱緊她的身子,把雞巴對著她的陰道,她往下一坐,雞
  巴又給她吞了下去,她就自己動了起來,身子一上一下動個不停,陰道套弄著雞
  巴,陰水慢慢從她的小妹妹里面流出來。弄濕了我的腹部和陰毛,二十分鍾后,
  她快不能動了。她對阿軍說她好難受啊。陰道里面很癢癢的,阿軍知道她要到高
  潮了。自己動不了。我於是把她放到椅子上,她背靠著牆,大腿分開。把她的腳
  放到他肩頭上,雞巴立刻插進她的陰道,用盡全力狠狠的操她,她嘴里面立刻哦
  ``哦``的叫了起來。在阿軍的沖刺下。她終於到了高潮,陰道里面流出粘粘的液
  體,渾身緊緊的繃著,陰道里面一陣一陣地不停收縮,把阿軍雞巴不停抽送,她
  緊緊閉著雙眼,享受著這無比的快感,直到她舒了一口氣。身子骨一松,我知道
  她已經滿足了「啊喔舒服阿軍對著媽的臉開炮了,濃濃的精液噴到她的嘴里。
  看他們三個小夥子也盡興了,我穿好褲子溜了出去,爲了給媽面子有時間收
  拾我一夜沒回家。幾天后中午老大請我吃飯,塞給了我三千塊。‘我把照片和錄
  像帶給了麻爺了。麻爺看上你媽了,說這麽飄亮的貨色很少見啊。只要你配合麻
  爺給你媽拍部片。再給你這麽多。’老大伸出一個把掌。‘你媽那天哭著要照片
  和錄像帶。我說在麻爺那,只要她今天下午去他家讓他舒服了,就都給她。’我
  咕咚喝下一杯白酒說:「她答應了嗎?」老大點點頭。‘麻爺叫咱倆一同去以防
  萬一。「[ 麻爺是真正的黑社會老大。] 到了麻爺的豪宅我們同攝影師躲在專門
  偷拍的鏡子后面等著看戲。麻爺的高大打手打開房門,我看見媽正在門口,剛吹
  過的頭發,標致的面容上化了淡妝,黃色的套裝,白長筒絲襪裹在勻趁的腿上,
  高跟涼鞋穿在腳上,更顯得身才修長。
  麻爺約四十多歲,一身名牌西服。他和我媽說了幾句話,由於離的較遠聽不
  清,。媽小心的點著頭。他倆坐到大沙發上,媽擡起右腿,將高跟涼拖鞋的腳伸
  到麻爺的面前,麻爺激動地將拖鞋從媽的腳上摘下,捧這那只標致的穿白長筒絲
  襪的玉足,又是聞又是親旁邊站著的約一米八五的黑壯漢叫黑龍,以前是拳擊冠
  軍。他把媽的上身衣服扒光了,用力捉捏著媽咪一對令垂涎欲滴的玉峰,而媽妩
  媚地一笑,露出整齊的白牙。麻爺把媽的那只腳上的白絲襪都快舔濕了。他利索
  的她的短裙同蕾絲內褲脫下來。刹那間,媽媽的整個毛茸茸的陰部,都落在的麻
  爺手掌之中。伸手撩弄她的陰唇,不停地將兩片陰唇上下左右地搓弄著,中指插
  入陰道,一進一出的抽插,媽的屄腔隨指頭的插干帶出大量淫水,媽的性感的臀
  部用力地擺動,試圖擺脫那指頭。但不可能,黑龍從后一只胳膊摟住她的脖子,
  另一只手在豐潤的美乳上捏住一顆發硬的紫紅色的奶頭,向前揪出兩寸長。媽不
  住地張開朱唇呻吟。那情景十分淫靡。她的兩手分別伸向兩個男人的下體,拉下
  他們褲上的拉鏈,將手伸了進去。她將他們的陽具拉出來,張大了眼睛吃了一驚,
  他們的家夥真是大呀!尤其是黑龍的陽具不止硬梆梆的,而且幾乎有一尺長,幾
  乎她的手腕一樣粗。媽感覺糟糕了,她吸吮他的肉棒,真正的吸吮,將他的巨棒
  深入自己的喉嚨,就像她爲丈丈作過那樣。她的喉嚨上下套弄,「啊…啊…啊!」
  那個黑龍看著說「你真是會吹男人的雞巴啊!」
  她的嘴離開那個的陽具時,口水從龜頭上還牽了一條絲。黑龍要媽站起來,
  分開腿把一只腳踩到沙發上,兩手扶著麻爺的大粗腿根,上身向前彎曲,她將麻
  爺的陽具吞了下去,繼續了她的工作。麻爺感覺到肉棒被一條濕熱的東西纏住,
  並且舌頭整罩住自己的龜頭上的馬眼。黑龍站在她的身后,用龜頭對著她的陰部,
  拿一個小藥瓶往巨大的肉棒上,灑了許多痕粉液。用力頂了一下,龜頭就插進了
  她的陰道里面,用力一送,整根雞巴就插了進去半尺,媽身子一緊,「啊……輕
  些嘛。」的扭頭尖叫一聲。
  但是隨即肉棒又無情地再度插入抽出,在她的身體里面不斷地進行狂插。從
  來沒有遇過對手的巨大肉棒,很快地就讓媽忍受不住了,她用力地扭動白花花的
  臀部,但淫藥力的作用,同黑龍那壯碩的身軀以及有力的臂膀,讓她的努力幾乎
  是沒有什麽用。一股股強烈的快感使她吐出麻爺的陽具,昂起頭發出愉快的發自
  內心地叫了起來「不……不要這樣……
  我……」
  「啊…啊啊…嗯嗯…啊…啊…啊…你…好粗…喔喔…喔…嗯…啊…不要抽出
  來…啊…啊…啊…快…快…用力…啊…啊啊…喔…喔…啊…爽……要泄…受不了……
  啊…插…] 柔嫩的穴肉緊緊的包住又硬又熱的粗黑肉棒,
  猛烈的抽送,堅硬的陰莖沖擊著陰道壁,一波波強烈的快感將媽推向高峰,
  她一條腿不住的顫抖,不時的想快跪下,他見她越來越興奮,便把她的左腿也擡
  起,騰空雙腿挂在他身上。巨炮有力的向前轟著。纖弱的花瓣被激烈的抽插翻進
  又翻出,大量的淫水不停的流出。他用盡全力狠狠的操她,她嘴里面立刻哦``哦
  ``的叫了起來。沖刺下。她終於不斷達到了高潮,陰道里面流出粘粘的液體,渾
  身緊緊的繃著,陰道里面一陣一陣地不停收縮,但黑龍又硬又熱的粗黑肉棒仍不
  停地瘋狂抽送,她緊緊閉著雙眼,發浪發春的大聲淫叫…享受著這無比的快感,
  直到她長舒了口氣。身子都松軟了。‘真厲害呀。’老大贊歎著。
  看他們三個小夥子也盡興了,我穿好褲子溜了出去,爲了給媽面子有時間收
  拾我一夜沒回家。
  幾天后中午老大請我吃飯,塞給了我三千塊。‘我把照片和錄像帶給了麻爺
  了。麻爺看上你媽了,說這麽飄亮的貨色很少見啊。只要你配合麻爺給你媽拍部
  片。再給你這麽多。’老大伸出一個把掌。
  ‘你媽那天哭著要照片和錄像帶。我說在麻爺那,只要她今天下午去他家讓
  他舒服了,就都給她。’
  我咕咚喝下一杯白酒說:「她答應了嗎?」
  老大點點頭。‘麻爺叫咱倆一同去以防萬一。「
  [ 麻爺是真正的黑社會老大。] 到了麻爺的豪宅我們同攝影師躲在專門偷拍
  的鏡子后面等著看戲。麻爺的高大打手打開房門,我看見媽正在門口,剛吹過的
  頭發,標致的面容上化了淡妝,黃色的套裝,白長筒絲襪裹在勻趁的腿上,高跟
  涼鞋穿在腳上,更顯得身才修長。麻爺約四十多歲,一身名牌西服。他和我媽說
  了幾句話,由於離的較遠聽不清,。媽小心的點著頭。
  他倆坐到大沙發上,媽擡起右腿,將高跟涼拖鞋的腳伸到麻爺的面前,麻爺
  激動地將拖鞋從媽的腳上摘下,捧這那只標致的穿白長筒絲襪的玉足,又是聞又
  是親旁邊站著的約一米八五的黑壯漢叫黑龍,以前是拳擊冠軍。他把媽的上身衣
  服扒光了,用力捉捏著媽咪一對令垂涎欲滴的玉峰,而媽妩媚地一笑,露出整齊
  的白牙。麻爺把媽的那只腳上的白絲襪都快舔濕了。他利索的她的短裙同蕾絲內
  褲脫下來。刹那間,媽媽的整個毛茸茸的陰部,都落在的麻爺手掌之中。伸手撩
  弄她的陰唇,不停地將兩片陰唇上下左右地搓弄著,中指插入陰道,一進一出的
  抽插,媽的屄腔隨指頭的插干帶出大量淫水,媽的性感的臀部用力地擺動,試圖
  擺脫那指頭。但不可能,黑龍從后一只胳膊摟住她的脖子,另一只手在豐潤的美
  乳上捏住一顆發硬的紫紅色的奶頭,向前揪出兩寸長。
  媽不住地張開朱唇呻吟。那情景十分淫靡。她的兩手分別伸向兩個男人的下
  體,拉下他們褲上的拉鏈,將手伸了進去。她將他們的陽具拉出來,張大了眼睛
  吃了一驚,他們的家夥真是大呀!尤其是黑龍的陽具不止硬梆梆的,而且幾乎有
  一尺長,幾乎她的手腕一樣粗。媽感覺糟糕了,她吸吮他的肉棒,真正的吸吮,
  將他的巨棒深入自己的喉嚨,就像她爲丈丈作過那樣。她的喉嚨上下套弄,「啊…
  啊…啊!」那個黑龍看著說「你真是會吹男人的雞巴啊!」
  她的嘴離開那個的陽具時,口水從龜頭上還牽了一條絲。黑龍要媽站起來,
  分開腿把一只腳踩到沙發上,兩手扶著麻爺的大粗腿根,上身向前彎曲,她將麻
  爺的陽具吞了下去,繼續了她的工作。麻爺感覺到肉棒被一條濕熱的東西纏住,
  並且舌頭整罩住自己的龜頭上的馬眼。黑龍站在她的身后,用龜頭對著她的陰部,
  拿一個小藥瓶往巨大的肉棒上,灑了許多痕粉液。用力頂了一下,龜頭就插進了
  她的陰道里面,用力一送,整根雞巴就插了進去半尺,媽身子一緊,「啊……輕
  些嘛。」的扭頭尖叫一聲。
  但是隨即肉棒又無情地再度插入抽出,在她的身體里面不斷地進行狂插。從
  來沒有遇過對手的巨大肉棒,很快地就讓媽忍受不住了,她用力地扭動白花花的
  臀部,但淫藥力的作用,同黑龍那壯碩的身軀以及有力的臂膀,讓她的努力幾乎
  是沒有什麽用。一股股強烈的快感使她吐出麻爺的陽具,昂起頭發出愉快的發自
  內心地叫了起來「不……不要這樣……
  我……」
  「啊…啊啊…嗯嗯…啊…啊…啊…你…好粗…喔喔…喔…嗯…啊…不要抽出
  來…啊…啊…啊…快…快…用力…啊…啊啊…喔…喔…啊…爽……要泄…受不了
  啊…插…]
  柔嫩的穴肉緊緊的包住又硬又熱的粗黑肉棒,猛烈的抽送,堅硬的陰莖沖擊
  著陰道壁,一波波強烈的快感將媽推向高峰,她一條腿不住的顫抖,不時的想快
  跪下,他見她越來越興奮,便把她的左腿也擡起,騰空雙腿挂在他身上。巨炮有
  力的向前轟著。纖弱的花瓣被激烈的抽插翻進又翻出,大量的淫水不停的流出。
  他用盡全力狠狠的操她,她嘴里面立刻哦``哦``的叫了起來。沖刺下。她終
  於不斷達到了高潮,陰道里面流出粘粘的液體,渾身緊緊的繃著,陰道里面一陣
  一陣地不停收縮,但黑龍又硬又熱的粗黑肉棒仍不停地瘋狂抽送,她緊緊閉著雙
  眼,發浪發春的大聲淫叫…享受著這無比的快感,直到她長舒了口氣。身子都松
  軟了。
  ‘真厲害呀。’老大贊歎著。黑龍混身冒汗,象剛跑完萬米。在兩聲長嘯后
  ‘砰’的一聲拔出擎天似的大肉棒,抓住媽的頭狂射,把大肉棒插進她的口中,
  那白色的精液急促地射入她喉嚨深處…媽掙紮著,兩只穿白絲襪的腳用力在地板
  上亂蹬。屈辱地吞咽下讓人惡心的精液。
  媽爲了不誤晚上的夜班,另外春藥又發起作用。爲躺在沙發上的麻爺搞起了
  性服務。
  麻爺的大肉棒被媽品嘗著,那龜頭酥麻麻的快感,擴散到全身四肢,大肉棒
  被舐吮套弄得堅硬如鐵、青筋也充血地暴露粗大無比,媽吐出大肉棒翻身雙腿跨
  騎在麻爺上,纖纖玉手把小穴對準那一柱擎天似的大肉棒,柔腰一沈,順利地將
  肉棒套入小穴里面「哦…好充實…」她接著將肥臀一下一上地套弄了起來,只聽
  有節奏「滋…啪…滋…啪」的肉體撞擊聲充斥在房間里面…媽輕擺柳腰、酥乳隨
  著她身子的上下擺動而不規則的亂抖,這時候的她已經將剛才的疲倦都給抛到九
  霄云外去了…這時候的她只覺得這樣的套弄讓她的小穴貨得相當大的滿足以及充
  實感,由於每次的下沈都讓龜頭頂到花心,她花心上的嫩肉被大龜頭頂弄得酥酥
  麻麻,讓她愛煞了這樣的感覺,更在她上提身體時,肉壁被龜頭刮的酥麻癢爽,
  令她更是感覺爽到欲仙欲死…
  她雙膝反覆地帶動身子前后擺動,麻爺的手指摳摸著她的陰核,大肉棒被她
  的纖弱的花瓣舐吮套弄得堅硬如鐵、青筋暴露,粗大無比,油光光。這時候她不
  但已經香汗淋漓,更頻頻發出銷魂的浪啼淫聲「喔…喔……好舒服…爽…啊…
  爽呀…… ]
  一對肥大豐滿的乳房上下搖晃著,晃得他神魂顛倒,伸出雙手握住豐滿的乳
  房盡情地揉搓扶摸,而且粉紅奶頭被揉捏得硬脹如棗,她拼命地上下快速套動身
  子,櫻唇一張一合嬌喘不已,滿頭烏亮的秀發飛揚了起來。情不自禁的收縮著陰
  穴,將大龜頭頻頻含夾住,她快樂的浪叫聲和肉棒抽出插入的「卜滋…卜滋」淫
  水聲交彙著使人陶醉其中…
  麻爺覺得大龜頭被吮、被吸、被挾、被擠,舒服得全身顫抖著,他也用力往
  上挺,迎合著媽的動作!當她向下坐時,麻爺將大肉棒往上頂!這怎不叫媽爽得
  要死,大龜頭深入直頂她的花心,媽嬌聲婉轉、淫聲浪叫著「唉唷…大肉棒呀。
  我要丟了……哎喲…不行了…要丟…丟了……」媽顫抖了幾下身子,伏在他
  身上,嬌喘不已。麻爺來個大翻身,將她嬌驅壓在身下,他屈跪在床上,雙手握
  住堅硬的大肉棒,直插媽的肥嫩小屁眼[ 不……不要這樣……我……」媽驚慌地
  推著麻爺。[ 是沒讓人干過吧?麻爺我就愛這口。黑龍給我按好了。] 黑龍象抓
  小雞似的將媽按到沙發上屈跪著,高高翹起大白腚。
  麻爺興奮地握住堅硬的塗著春藥油大肉棒,在的菊花般粉色屁眼上下地輕搓
  著,覺得她的小屁眼兒已潤滑柔軟了,「撲哧」的一聲,把條大雞巴干進了一個
  龜頭,媽痛得尖叫∶「天哪!┅┅弄死我了┅┅‘大屁股痛得拼命扭動,刺激得
  麻爺一股作氣地用勁頂一邊抽插高翹起大白腚,一邊也撫摸著她腿上的白色花邊
  絲襪,塗著春藥油大肉棒象打樁機一樣一下比一下強焊有力,每一下的插入,都
  干到底。媽一雙媚眼流下眼淚,痛苦地咬著嘴唇。屁眼被撐得辣痛,腸壁上淫藥
  作用更加強烈,渾身發熱,快感湧了出來。浪叫聲漸漸地高亢起來。┅┅嗯┅┅
  嗯┅┅┅┅美死┅┅了┅┅唔┅┅哼┅┅她被干得媚眼如絲,香汗淋漓,一股淫
  水從她前面的小穴中沖出,麻爺騎在媽高翹起的白腚上,滿意的向黑龍使眼色。
  摟著她的腰,讓她挺起上身,當她站在地上時候柔嫩的肛穴肉還緊緊的包住
  又硬又熱的粗肉棒,。
  「不要這樣!啊┅┅人家┅┅嗚┅┅不┅┅不好意思┅┅」夾雜著浪叫的哼
  聲,媽抗議被他倆同時前后干,黑龍將她的雙腿高高的擡起,向外分開,露出粉
  紅色的的蜜穴來,同時巨炮有力插進陰道。向上轟動著,每次插入都將陰唇擠入
  陰道,拔出時再將陰唇翻出,洞口的淫水已經被干出一片黏液,小穴中還不斷流
  出新的淫水。在兩條猛男的前后夾擊下。
  [ 噗滋、噗滋」的抽插聲和肌肉撞擊的「啪、啪」聲清楚的傳到我耳中。
  沈溺在性愛中的媽縱情的呻吟著,扭動著。面露紅潮,「啊喔舒服 ]懸空的
  臀部,嫩肉穴被兩條肉棍干得塊翻出來,淫液浪汁橫溢,一口氣干了幾百下,干
  得媽渾身打噤,哼哼不已陰精直冒「插得好我要死了」
  麻爺伸手扶著媽的兩片屁股,說∶「你這個美人┅┅把我的雞巴夾好爽┅┅
  喔┅┅你看我干死你┅┅」半個小時后。麻爺和黑龍同時到了高潮,濃濃的精液
  正咻咻狂射進她不停收縮的子宮內和直腸滲出。



















0.0197939872742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