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暴力虐待]蜜繩奴隸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寧靜的午後,一個可疑的男人闖入庭院裡。那是棟外觀看起來相當別致的住宅,寬敞的庭院四周都種滿了漂亮的紫陽花。男人謹慎的看了看周圍後,這才迅速地閃入屋子裡。通往庭院的長廊上,空無一人。男人小心翼翼地潛了進去,無論動作或腳步,都盡量不發出聲音。“啊……快來吧……”
  就在經過一扇房門外時,男人意外地聽到了女人的喘息聲。由於是在做虧心事的緣故,他急忙慌張地躲在角落旁。過了一會,發覺沒有人出來後,他才躡手躡腳地探出身來。“快來啊……媽媽……媽媽已經受不啦……”
  從女人的喘息聲中,可以判斷出她顯然非常沈醉。受到那聲音的引誘,男人忍不住湊上房門,想看看裡頭的動靜。果然,透過小小的門縫,他看見一對男女赤裸著身體在床上享受著魚水之歡。“好兒子……快來吧……唔唔……”
  吐出呻吟的女人,此時正張大雙腿,並用手指撥開那兩片已經濕潤得發出光澤的花萼。而被稱作兒子的那個男孩,則迫不及待地手握勃起的肉柱,讓前端的肉冠頂住那水淋淋的肉口上。“天哪……這戶人家……居然會做出這種事……”
  門外的男人看到這一幕時,不由得皺起了眉頭。很顯然的,像這樣的行為,擺明了就是母親和兒子亂倫。這也難怪即使是闖空門的小偷,也會產生鄙夷的意思了。“媽媽……要進去羅……啊啊……”
  “唔……快來吧……噢噢……”
  從下體上傳來的訊息,使那位母親知道自己即將和兒子結合了。只見她歡喜地深吸口氣,臉上盡是期待的笑容。而泄滿了花蜜的肉穴,其深處的黏膜更是像生物的觸手一樣蠕動,彷佛恨不得馬上將肉棒吸入自己的陰道中一樣。“媽媽……好了啊?我要進去羅……”
  “嗯……快點吧……呀啊……”
  能在兩人同時發出興奮到極點的聲音時,被稱作兒子的男孩的屁股跟著拼命地向下壓。“啊……唔……”
  電光火石的瞬間,兩人不約而同發出暢快的叫聲。至於那粗大的肉棒,則像刺破女人的肉體一樣,盡根刺入那位母親流滿淫蜜的膣內。“啊……太棒了……唔唔……”
  獲得滿足的母親,溫柔地抱緊兒子的腰。“媽媽……好緊啊……嗯嗯……”
  為了讓媽媽享受到更大的快感,男孩於是開始用力將自己勃起的肉莖抽插在母親的陰道裡。“唔……呀……再來……嗯嗯……”
  呻吟時,女人將手輕輕放在男孩的臀部上,感受著他一次次刺進時臀部強而有力的收縮。“啊……媽媽……”
  此時的這位男孩,幾乎已經興奮到極限了。這是因為超越道德和倫理的歡樂,實在太教人愉快了。“媽媽……你的穴穴好緊啊……唔……”
  “兒子……你的肉棒也好粗長……啊啊……”
  “媽媽……我們以後永遠都要這樣……”
  “好……好……唔唔……”
  邊用力讓自己的下體向前挺進的男孩,還不忘邊抱緊媽媽柔軟且雪白的美好肉體。“嗯……噢……好深哪……棒……簡直太棒了……”
  被深深干入的母親,這時輕輕用雙手改抱緊兒子的脖子,然用雙腿包夾在他的腰上,幫助他更容易施力。由於堅硬的陰莖在膣的深處自動產生強而有力的脈動,因此一次次刺激著她的陰道和子宮口。“唔……好舒服哪……嗯嗯……”
  從深處傳出的電流,令女人貪婪的淫肉也連帶產生舒暢的反應,迫使女人一面抽搐一面夾緊兒子的陰莖。“啊……媽媽……”
  超越倫理的性愛中,男孩本能地旋轉屁股。這個時候,張開陰唇吞下兒子粗大肉棒的膣口頓時成了軸心。“媽媽……好舒服……啊……”
  從男孩的口中,不住發出快樂的聲音。“我也是……嗯……”
  聽著兒子這樣愉悅的淫叫,女人也開始對自己的身體能為兒子帶來快樂而感到滿足。也因此,伴隨著男孩那勇猛的陰莖一次次的進入,這位母親的肉體也逐漸開始欲火高漲起來。特別是一連串的快感,促使她自然而然地在擁抱兒子的雙手上用力。“媽媽……嗯……”
  當發覺到這種狀態以後,男孩也更加快抽插的運動。“哦……我的好兒子……你實在太棒了……唔唔……嗯……”
  到了這種地步,女人完全沈溺在兒子瘋狂的衝刺當中。“啪……啪……啪……”
  寧靜的屋中,頻頻傳出交媾時肉體相互撞擊的淫靡聲。“天哪……這世上居然真有這樣的事……”
  在門外偷窺著男孩那沾滿了淫水的陰莖一次次凶暴地蹂躪著女人陰戶的男人,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啊……啊……媽媽……媽媽……我們一起去吧……”
  過沒多久,享受在肉穴包夾中的男孩,開始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噢噢……啊……”
  這麼一來,如同火花飛散般的火熱性感,更是不斷直接刺激著女人騷癢難耐的子宮口。尤其是男孩一次次深入到底的衝刺,更是瓦解了她的最後防線。“噢……好深……這下到心口上了!唔唔……”
  霎時,一直咬緊牙關忍耐著的女人,也終於到達了崩潰的時刻。“啊……媽媽……一起去吧……媽媽……啊……”
  到了最後,男孩的口中大吼一聲,身體隨之僵直起來。“嗯嗯……呀……”
  伴隨著他全身的痙攣,女人在膣內感受到強烈的噴射。“泄了……我泄了……”
  連續不斷的浪語中,那位母親拼命摟緊自己的兒子。緊跟著,媽媽和兒子顫抖的美妙身體,就這麼完全貼緊著,連一點縫隙都沒有剩下。而兩個人體內四處亂竄的電流,更是隨著血液迅速翻轉,使得像觸電般的痙攣直持續了將近一分鐘。“呼……呼……”
  高潮過後,男孩癱在女人的身上,兩人不住地喘息著,享受高潮過後的片刻寧靜。“媽媽,我好愛你啊……”
  “嗯……我也是……”
  母子緊緊相擁,一同沈浸在快感的天堂中……



第一章 妹妹的同伴者
  晴空萬裡的上午。位於大阪的車站,人潮十分的洶湧。“各位旅客,自東京來的特快電車在第二月台即將出發,請尚未上車的旅客,趕緊……”
  “呼……終於到了……”
  聰美站在車站的手扶梯上,身子隨之緩緩往下移動。遠看上去,她大約是一個年約二十歲的美少女。身材非常纖細,皮膚也是白嫩不已。由於天氣已邁入炙熱的季節,因此她身上僅穿著可愛的格子狀襯衫和迷你短裙。從胸前隆起的弧度來看,乳房的發育相當成熟。再加上身材纖細的緣故,胸間的曲線非常完美。也因此,由下往上仰視的時候,她胸前那兩道隆起的弧度,著實具有相當誘人的美感。而再往下看去,迷你短裙的長度非常短窄,裙緣距離她雪白的膝蓋大約有二十公分左右。因此她那一雙白皙亮麗的玉腿,綻放出美媚的光澤。此外,因為酷熱的緣故,她粉白的臉蛋上,還泛有兩抹扣人心弦的亮彩紅暈。“聰美……”
  從手扶梯上下到一樓後,聰美聽到熟悉的呼喚聲。跟著她馬上朝聲音的來源看去,露出欣喜的笑容。“哥哥……”
  開心地跳躍後,聰美立刻朝哥哥奔去。“聰美……好久不見了呢!”
  “是啊……我好想你呢……”
  分開許久的兄妹一旦重逢,喜悅之情自然是溢於言表。時值各大學的暑假期間。聰美因為自小就和母親以及哥哥分住,因此便趁著這難得的空間,回來和他們敘敘舊。“哥哥,你又長高了……”
  “你也是啊……而且……越來越美麗了呢……”
  “討厭啦……”
  聽到哥哥這樣的贊美,聰美不由得臉紅起來。的確,聰美從小的時候開始,就常常被冠上班花或校花等的美譽。這是因為她的五官清秀,相當富有異性的魅力的緣故。長長的頭發上,系著兩條辮子,和那清純開朗的個性,正好搭配得恰到好處。淡淡的小彎眉、清澈的一雙大眼,還有那尖挺的鼻子,以及那小巧玲瓏的朱唇,怎麼看都是那麼的迷人。再加上她麗質天生,盡管天氣再怎麼變化,全身的肌膚卻依舊是那麼樣的晶瑩剔透。“先去喝個飲料吧……”
  “嗯……”
  緊跟著,兩人親密地並肩步出車站。在艷陽底下,大阪的天空是那麼樣的蔚藍。進入咖啡廳後,兩人找了個位子各點了杯飲料。“聰美,叔父他們對你還好吧……”
  “嗯……都住這麼久了,早已經像一家人了……”
  “是嗎……那就好了……”
  原來聰美自國小的時候,就被送到叔父家去寄住了。這是因為他們的媽媽真奈美,為了某些特殊的理由,實在無法分身照顧她的緣故。而聰美和她的哥哥徹也,還有一個大姐名叫睛子。大姐睛子和二哥徹也相距約五歲,而徹也則比聰美大了約兩歲左右。睛子因為在十五歲的時候被發現具有音樂方面的天份,因此特別得到媽媽真奈美的重視。為了專心培養睛子,真奈美幾乎把所有的心思都投注在她身上。“要是以後成為偉大的音樂家的話……那麼……錢財不就滾滾而來了嗎……這真是太棒了呀……”
  勢利的真奈美,在心中打著如意算盤。尤其當許多音樂老師都看好睛子,認為她是可塑之材以後,真奈美更是瘋狂地想培養她成為自己的搖錢樹。這麼一來,徹也和聰美立刻就失去了媽媽的寵愛。久而久之,家裡頭不可避免地形成了派別。媽媽和睛子是一國的,而失去媽媽關愛的徹也和聰美,則聯合起來抵抗這不公平的一切。而當家庭的風暴漸趨猛烈之際,真奈美終於做出了決定。那就是,把聰美寄養到義弟木保蒼次郎的家中。之所以稱為義弟的緣故,是他和真奈美其實是同父異母的弟弟。就這樣,才剛上小學不久的聰美,就在沒有辦法選擇的情況下,被送到了義叔父在鐮倉的家中。“大學的生活,還能夠適應嗎?”
  “嗯……還好,只是有些兒單調而已……”
  現年二十歲的聰美,在前年考上了大學。“家裡頭的情況呢?有什麼改變嗎?”
  “沒有……媽媽還是一樣偏愛姊姊,而姊姊也已經辦過許多次的演奏會了……”
  想到媽媽的勢利,徹也只有無奈地聳了聳肩。其實過了這麼多年,他早已經被迫接受這樣的事實了。“爸爸呢?還是常常都不在家嗎?”
  “是啊……據說最近又到歐洲去洽談生意了!”
  徹也和聰美的爸爸,從他們小的時候開始,就常常不見人影。一方面因為經商的關系,一方面則因為生意越作越大的因素,因此長年累月都必須在海外奔波。“好了……你先回去吧!我還有事,等會就會回去的……”
  又聊了一會兒以後,徹也示意要聰美先回家去。“嗯……趕快回來喔……”
  於是兩人便在咖啡廳的門口前暫時分開了。和妹妹聰美分手後,徹也獨自一人駕車來到郊外。沒多久後,他在一棟高聳的別墅前停下車來。跟著車庫的鐵門冉冉上升,他便將車子駛了進去。“啪……”
  關好車門後,徹也走下車。隨後他從角落的樓梯走上去,來到寬敞的大廳中。“你來啦……”
  女子清幽的聲音,在徹也的耳邊響起。“嗯……”
  像大少爺一樣,徹也隨性在沙發上大剌剌地坐了下來。而那女子也馬上挨近他的身邊,用撒嬌般的語氣說道:“今天怎麼這麼早就來啦?”
  “因為我妹妹今天回來了,所以晚上會比較不方便……”
  “是嗎……”
  女子嫣然一笑,吊燈的光線恰巧照在她的面容上。出乎意料的,她的容貌竟然長得和剛剛才和徹地分手的妹妹聰美是那麼樣的神似。不僅五官,甚至就連身材體型,也都是那樣的相距不遠。如果硬要找出她們兩人的不同處的話,那就是這個女子的年紀顯得稍稍大了一點。從她那成熟的韻味看來,或許她已是少婦也說不一定。“今天有想我嗎?”
  說話時,女子湊過嘴去,在徹也的臉頰上親了一下。“呵呵……你說呢……”
  坐在沙發上的徹也,這時身體微微轉動。跟著他便順勢摟住女子,直接和她嘴對嘴親吻起來。“唔……”
  偌大的客廳中,傳出女子沈醉的呻吟。



第二章 妖婦的微笑
  “趕快來吧……我受不了了……”
  接吻過後,徹也笑著對女子這麼說道。“討厭……”
  撒嬌的嗲聲中,兩個人又一次熱吻。跟著她坐在沙發邊緣,優雅地脫去上衣和裙子。“你老公昨晚有和你做嗎?”
  “討厭……他那麼忙,怎麼有空呢……”
  嬌笑的同時,少婦輕輕脫去內褲,然後分開雪白的大腿。緊跟著她用手指撫摸微微濕潤的粉紅色肉縫,並擡起熱情的眼睛挑逗著徹也。“哇……”
  看到那成熟軀體的魅力,徹也幾乎不能呼吸。也因此,他情不自禁地隔著褲子摸弄自己的肉莖。“徹也,你看……我的身體怎麼樣呀?”
  赤裸的少婦這時把雙手放在頸後交叉,邊分開美麗且性感的雙腿,邊用亢奮的沙啞甜聲問道。“太美了啊……不論乳房或是身材……還有那雪白的美腿……都叫人陶醉啊……”
  “是嗎……那麼……趕快來吧……伸舌來舔啊……”
  少婦把屁股正對徹也,雙手用力剝開濕淋淋的肉唇。“哇……真美的陰戶啊!要是還有月經的血的話,那就更好了啊……呼呼……”
  對少婦產生異常性欲的徹也,一面搓揉自己已然充血的肉棒,一面忍不住似的伸出舌頭在那盛開的陰門上舔。由於情欲上漲的緣故,舌尖同時也熱吻到後門的花蕊。“啊……好棒……這樣下去的話……會想泄的啊……”
  扭擺軀體的少婦,無可救藥地吐出呻吟。“那可不行喔……在我把肉棒插進去之前,你可不能先泄的,知道嗎?蘇蘇……”
  邊警告的徹也,邊舔著泄出淫蜜的肉縫。因而淫靡的吸吮聲不時傳出,更催化了兩人的性感。“唔……我知道……噢……啊呀呀……”
  吐出濃烈喘息的少婦,美麗的乳房頻頻美妙地搖動著。這麼一來,徹也不由得幻想起脈動的肉棒插入火熱的蜜壺裡用力挖弄時的情景。因此那強烈的興奮,更加使得他感到目眩。“來吧……親愛的徹也……用舌頭來檢查我的淫洞吧……”
  陷入激情深淵中的少婦,不時搖動豐肥的乳房。可能是因為曾被殘忍的玩弄過的緣故,尖端上兩粒深紅的乳首,異常肥大地突起。此外,濃密陰毛下所露出的陰唇也展現出成熟的色澤,而屁股的形狀也非常性感。“來吧……自己把陰唇拉開然後玩弄陰核給我看吧!”
  徹也興奮地這樣說道,眼睛因淫邪的欲望而發出紅光。緊跟著,少婦雪白的手指在玫瑰色的陰唇之間玩弄突起的肉芽,發出摩擦的聲音。“噢噢……好棒……唔……呀呀……”
  全裸的美麗妖婦,前後扭動著雪白的屁股,在男人火熱的眼光下開始表演手淫的癡態。“啊……太好了……舔我吧……讓我泄出來吧……求求你……”
  “不行!在我插入肉棒以前,你是不能泄出來的!知道嗎?”
  “啊啊……這太殘忍了……唔唔……”
  已經興奮到極點的少婦,啜泣著仰倒在沙發上大聲喊叫。“呼呼……你這淫蕩的女人,得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露出淫邪笑容的徹也,這時彎下身來取出皮鞭。跟著他眼睛眨也不眨,就狠狠一鞭打在少婦扭動的雪白美腿上。“啊啊……”
  因為皮鞭過烈的激痛,少婦在這一剎那間幾乎無法呼吸,就連話也都說不出來。“無恥的女人!還不快像母狗一樣跪趴在沙發上讓我鞭打你的屁股!快點啊……我今天一定要代替你丈夫處罰你!”
  因為凶暴的欲火,徹也的聲音變成亢奮。“是……是的……”
  少婦早在一開始的時候,就準備好有這一刻的來臨。此時的她滿懷著淫邪的熱烈期待,慢慢翻轉過雪白的身軀,狼狽地跪趴在沙發上。而那劇烈的痛楚則夾雜著罪惡的淫蕩感,迫使她流下淚來。“啪……啪……”
  連續兩次,徹也毫不留情地用那赤黑色的皮鞭在少婦那豐滿的屁股上用力抽打下去。“啊……饒了我吧……痛啊……不要打了……都是我不好……是我紅杏出牆……啊啊……饒了我吧!”
  “像你這樣的蕩婦,絕對不能輕饒!看我怎麼樣修理你……”
  露出惡魔神情的徹也,又加重力道賞了少婦好幾鞭。“啊……痛啊……唔……呀……啊啊……”
  邊呻吟的時候,少婦的眼神忽然飄至徹也的褲檔間,陶醉地看著在那裡頭脈動的年輕巨大肉莖。“嘿嘿……想被插入了是嗎?果真是騷婦啊……”
  “啊……”
  被看穿心事的少婦,面頰羞得通紅。而那一次次刺骨的劇烈疼痛,更是使她的子宮猛烈收縮,陰核也開始充血堅硬。“想被插入了嗎?想的話就說出來啊!”
  “是……啊啊……求求你……把那東西放進來吧……”
  少婦擡起已出汗的裸體,用沙啞的聲音和渴望的眼光向殘忍的徹也發出哀求。然而她所得到的回答,卻是冷酷的辱罵和強勁的鞭打。“哼!太可笑了!背著丈夫偷情的女人,居然還敢提出這樣的要求……一定得給你一些好看才行……”
  徹也說話時,繼續用皮鞭在少婦那圓潤的屁股上抽打。“啊……別……別再折磨我了……快……快把那根粗大的東西……盡根插進來吧……”
  “嘿嘿……這可是你說的喔!騷婦!”
  隨著辱罵聲,皮鞭在雪白的軀體上留下鮮明的血紅痕跡。而偌大的客廳中,頻傳出女人為激烈的疼痛而不停發出的啜泣。“喂!你是想要這個嗎?”
  說完後,徹也除去褲子,讓勃起的肉棒一躍而出。“啊……”
  已經迷上虐待魔界的淫肉,眼前正追求著過去從來沒有享受過的敗德的快感。也因此,在蜜肉劇烈的騷癢中,少婦鳴咽著將眼光盯在徹也股間那根巨大的肉棒上。同時她還下意識的伸出雪白的手指,去挖弄底下濕淋淋的肉縫,以及那堅硬的陰核。“啊!好大的肉棒啊……插進來一定會把肉穴撐裂的……”
  邊幻想時,蜜穴深處又湧出浪蜜來。“喂!面對著我,記得扭屁股!知道嗎?”
  邊說時,徹也邊欣賞著少婦在淩虐的快感裡所露出的那妖艷的表情和成熟的肉體瘋狂的扭動。跟著他馬上把那成熟的肉體卷曲,隨後粗暴地拉下沙發。“不要!輕一點啊……唔唔……”
  因為吃痛,少婦吐出無助的哀嚎。“住口!臭女人!既然敢背叛丈夫,那就得接受這樣的懲罰……給我過來!我要狠狠搗爛你的肉戶。”
  說完後,徹也放下皮鞭,狠狠打了少婦一個耳光:“來……含進去!”
  “啊……”
  看著那冒出青筋的巨大肉棒,少婦感到有些恐懼。比起自己的丈夫,那樣的尺寸實在大得嚇人哪!“快!給我放進嘴裡,聽到沒?”
  怒罵聲中,徹也緊緊捉住少婦的頭,跟著他把肉冠仰腰送到她嘴前,然後狠狠塞了進去。“唔……唔唔……”
  才一開始而已,粗大的肉棒就已刺入喉嚨。這使得少婦感到嘔心,強烈的反胃感使她非常難受。“唔……不……唔……唔唔……”
  雖然很想吐出口中的肉棒,但無奈徹也卻緊緊捉住她的頭,不讓她有任何可以掙脫的機會。“噢……很棒……多用點舌頭……唔……噢噢……”
  隨著龜頭黏膜竄起的快感,徹也口吐舒服的呻吟。由於肉莖頻頻被口腔黏膜包夾住的緣故,他一次次仰腰挺送,好讓肉棒可以更深入少婦的小口中。“好了……過來這兒吧……”
  沒多久後,徹也粗暴地拉起少婦的頭。跟著他把她扯到白色的房柱前,用雙手向後抱的姿勢,把少婦的手和雙腳迅速捆在那上面。“呼呼……全泄了……真是太淫蕩了啊……”
  淫笑的同時,徹也蹲下身來用手指玩弄少婦被迫大大分開的那濕淋淋的陰唇。“啊……饒了我吧……痛啊!”
  發出苦悶呻吟的少婦,瀏海正垂在前額上。那副模樣,就是外人看到也會覺得心疼地皺起眉頭。“嘿嘿……看吧!這是因為有這樣容易泄的陰戶,才會背叛老公做出淫亂的事吧……嘻嘻……”
  “啊……不是的……呀……啊啊……”
  受到羞辱的少婦,激烈地搖動乳房和屁股。燈光下,她看起來很像陶醉在男人粗暴的指淫中一樣,不斷扭動美麗的雪白裸體。“哦……這樣濕了呢……陰戶能泄出的淫水的程度,實在是太令人驚訝了啊……”
  看著身體顫抖,為瘋狂的淫欲而呻吟的少婦,徹也把沾滿了大量淫蜜的手指伸到她眼前:“瞧!泄了這麼多了!真是淫亂的母豬啊……”
  對著那濕淋淋且不時吞吐蠕動的陰戶,徹也向露出癡呆狀的少婦狠狠的怒吼,並在摸弄她肉唇上的指尖上加強力量。“啊……放過我吧……求求你啊……”
  到了這個地步,少婦只能拼了命搖動呈現盤腿姿勢的雪白屁股,並主動的要求肉棒。“哦……有這麼想要嗎?”
  “嗯……是……是的……”
  從肉洞中傳出的強烈麻癢,已經奪去了少婦的理智。“是嗎?想要什麼東西放進去呢?”
  “啊……你知道的……快啊……”
  “知道什麼?你不說我可不知道啊……”
  “啊……太……太過份了……”
  面對男人惡意的刁難,少婦眼眶中流下無助的淚水。然而蜜縫中竄出的空虛,卻依舊啃囓著她身上每一寸的細胞。“快……快把大肉棒插進我的濕洞中吧……”
  咬緊牙根後,少婦終於從齒縫間吐出淫邪的話語。“嘿嘿……這才對嘛……”
  露出得意笑容的徹也,這時手握股問粗硬的大肉棒。緊接著他把肉棒對準少婦開展的蜜裂,然後微一挺腰,肉冠的前瑞便陷入那軟綿綿的嫩肉中。“噗吱”一聲,龜頭已進去了。“噢……”
  火熱的肉壁受到摩擦,少婦發出歡喜的呼叫聲。且無數的火花在腦海裡爆炸,意識也開始朦朧。“唔……很濕……但好緊啊……”
  由於還沒生過小孩,少婦的肉洞還相當窄小。而肉棒就這麼藉著淫水的滋潤,像刮破肉壁般的向裡面挺進。“噢……”
  少婦的裸體猛烈顫抖,只是這樣的一擊,就馬上泄了。而伴隨著肉穴的痙攣,少婦的肉洞把徹也的肉棒緊緊夾住。“唔……要夾斷了。”
  因為無法抽插的關系,徹也只好深深地插在裡面,然後朝妖婦飢渴的子宮中噴射精液。“泄了……泄了……”
  汗水飛散,少婦在那瞬間達到幾乎不能呼吸的性高潮。



















0.0170679092407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