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玄幻仙俠]武林啓示錄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金鈴又是難受,又是好笑,我注意到月兒和如雨都忍不住露出笑容,知道她們是顧全金鈴的顔面,所以一直假裝,甚是高興道:“這笑話就是嘲笑世人推崇的仁義道德、禮教廉恥,不過是傷人肌膚、殘害心靈的東西,你可要記住了!”金鈴“嗯”了一聲,我低頭專心對付起她,柔弱的蜜唇早已變成濕淋淋的,蜜壺內不住湧出溫暖的愛液,她的上身無力的俯了下去,螓首趴在手臂上,玉臀隨著我手上的動作微微擺動,更顯的豐滿動人。我輕輕將蜜唇分開,食指緩緩刺了進去,她敏感的哼出聲來,我讓手指在灼熱的蜜壺內按壓轉側,一手探前撚動挺拔的蚌珠,金鈴扭動起來,既象是不堪躲避,又象是歡喜迎合,我再插入中指快速抽插,寶蛤口陣陣吐出晶瑩的蜜汁,她咬牙壓制喉間興奮的聲音,夾緊玉臀大力戰抖,終于泄了出來。玉莖堅硬腫脹,甚是難受,我強忍住給她插入的沖動,蹲在她身后,用力分開深深的臀溝,湊上去伸出舌頭輕輕舔弄。火熱柔軟的舌頭接觸到敏感的肉縫,金鈴不由“呀”的一聲叫了出來,似乎要掙扎,我抱住玉臀,不停的在淫靡的蜜唇上來回舔動,她濕潤的下體散發著濃郁的成熟氣息,讓我心中激蕩無比,嘴上更是周到。金鈴慵懶的把頭靠在手臂上,長發垂向一側,口中輕微的呻吟,雙腿無力的顫抖,我壓著纖腰讓她緩緩跪了下來,扶住玉臀輕輕插入玉莖,她柔弱的哼了一聲,撅起了屁股。我把長發纏在手上,微微拉起她的螓首,一面慢慢抽送起來,她側仰著頭,暈紅的臉上盡是舒適暢快的神情,一手探后撫摸我的屁股,我逐漸加大手上的氣力,抽插也越來越快,清脆的撞擊聲響起,金鈴又是痛楚又是暢快,蜜壺內火熱一片,柔軟的花蕊不斷開合,寶蛤口突然夾的死緊,我連忙旋轉屁股大力研磨,金鈴如遭雷擊,一下繃緊,喉間唔唔不斷,上身幾乎要趴到地上,我趁勢快速挺動,她快活到極點,忍不住啜泣起來。
    月兒不知在什麽時候已睜開眼觀看我和金鈴的交合,此刻也不由得面紅耳赤、心驚肉跳,我向她裂嘴一笑,把金鈴的上半身推到床上,用力分開玉臀繼續挺動。金鈴欲仙欲死,又哭又叫,早顧不及其他,雪白的肌膚變成粉紅的顔色。月兒俯身去抱住她的頭柔聲撫慰,一面撫摸她的長發,一面不住親吻。金鈴的大腿和玉臀上晶瑩一片,我的下腹也濕漉漉的,玉莖仿佛象燒紅的鐵棍,堅硬的難受,卻又敏感異常,每一次出入都能産生強烈的快感。金鈴越來越是癱軟,好似要虛脫過去,豐滿的屁股上布滿了小汗珠,空氣中洋溢著她成熟的體香。我不停的重重撞擊,心境卻如湖面一樣平靜,金鈴呻吟一陣,又歡快一陣,再默然片刻,不斷反複,蜜壺吐出的蜜汁越來越濃稠,越來越芬芳,我探手撈了一把,塗上她粉紅緊縮的菊花蕾,然后輕輕將食指慢慢插了進去。金鈴顫抖了一下,卻無力抗拒,我一面快速挺動,一面讓食指輕柔彎曲挖弄,待她適應后再緩緩抽插,窄小的菊花蕾緊緊夾住手指,我不斷塗上寶蛤口吐出的愛液,並逐漸停下玉莖的抽插,專心對付起她的后庭來。金鈴又再輕輕哼了起來,我再插入中指,兩個手指不斷淩辱著她,並逐步擴大菊花蕾的寬度。月兒一面撫慰著金鈴,一面注視著我的動作,眼波流轉、嬌媚無比,神色間卻甚是興奮,我對她邪笑道:“寶貝兒,來給你鈴姐舔舔!”月兒一躍而起,跪到金鈴身后,舔上她的菊花蕾。金鈴渾身一震,呻吟道:“月兒…”月兒卻不理她,將食中二指插入她的蜜壺快速出入,舌頭靈巧的挑逗著菊花蕾,因俯身而挺起的玉臀在我面前不斷擺動,我心中激蕩,一把扯下她的下裳,分開臀溝用力插了進去。月兒的蜜壺內雖然早已是火熱濕潤,卻仍然渾身一震,我慢慢挺動,一面俯身上去注視她口上的動作。月兒用力扳開金鈴的兩片臀肉,舌尖在張開的菊花蕾輕輕搔弄,金鈴敏感的不住顫抖,我拔出玉莖,到金鈴身旁湊上去笑道:“鈴兒,怎麽樣?”金鈴玉容绯紅,羞的埋下頭去,我嘿嘿一笑,走到她身后,月兒跪到一旁,仍替我用力分開金鈴的屁股,媚笑著望著我。我贊賞地擰了她的臉蛋一下,將玉莖慢慢刺入金鈴的蜜穴,挺動了幾次再拔出來移到后庭,月兒目中更是異樣,用力將緊縮的菊花蕾拉成個鮮紅的小孔,金鈴似乎知道快要發生的事,羞恥的抽泣起來。月兒卻將菊花蕾拉的更大,向我打了個眼色,我湊到她耳邊笑罵道:“小淫婦!”她的神情更是興奮,也湊上來低聲道:“主子,快操這賤人的屁眼!”我狠狠瞪了她一眼,她膩笑起來,神色淫蕩到極點。我微微一笑,把碩大的龜頭抵在金鈴張開的屁眼上,手指用力一壓,硬生生擠了進去。金鈴渾身巨震,“啊”的一聲立即就要掙扎,我一手壓住她的粉背,一手抱住玉臀,頓時令她再難閃避。月兒轉而撚動她的蚌珠,撫摸飽滿的蜜唇,良久金鈴才慢慢松弛下來,月兒將蜜汁不斷塗到肉棒與菊花蕾,我這才又繼續向里擠去,金鈴立即又再繃緊,把玉莖夾的死緊,我馬上又止住,不讓她過度反感。如此不斷重複,良久插進去了一半,我有了插月兒后庭的經驗,知道這之后要好辦的多,不再深入,轉而慢慢抽動。金鈴又漲又酥,忍不住哼出聲來,月兒在旁不停地幫著我,后庭內逐漸潤滑,屁眼也擴張了許多,我慢慢加快了抽動的速度,金鈴的呻吟大聲了起來,月兒給我塗上愛液,向我打了個眼色,我按住金鈴的頭,挺腰慢慢刺了進去,這次再不停留,她尖叫一聲,一下繃的死緊。我刺到根部,緊緊抵住她的屁股待她慢慢適應,良久她才放松下來,我湊到她耳邊道:“鈴兒,你全是我的了!”金鈴微聲道:“冤家,我不是你的是誰的呢…”我心中激蕩,忍不住快速抽插起來,緊窄的后庭緊緊咬住巨大的肉棒,進出時産生了強烈的快感,金鈴陣陣顫抖,哀聲道:“冤家,你想弄死我呀?你慢些…”我俯身壓在她背上,稍微放慢速度,口中卻道:“對,我就是想操死你!”金鈴面色绯紅,神態甚是妖媚,喉中輕輕哼著,月兒一直不斷刺激著她,此時笑道:“鈴姐,舒服嗎?”金鈴啐了一口道:“死丫頭,助纣爲虐!”我笑道:“月兒,卻取兩塊濕巾來!”月兒依言取來,我拔出肉棒擦拭干淨,又給金鈴插進蜜壺快速抽插,她渾身一震,忍不住又哼了起來,呻吟道:“小破,我不成了…”月兒皺眉道:“怎麽能這樣叫相公?你要和咱們一樣叫‘爺’…”金鈴不理她,我卻不理會金鈴繼續狂猛挺動,小腹“啪啪”地撞在她豐滿的屁股上,她終于受不了道:“爺,賤妾不行了…”我挺動道:“不行!”金鈴嗚咽一聲,卻一絲力氣也找不到,又是痛苦又是快活,面容扭曲起來,良久蜜壺突然箍住玉莖一陣大力吮吸,她渾身劇烈顫抖,癱軟下去,我只覺尾脊一麻,玉莖突然膨脹,陽精立即便要狂噴而出,連忙攝氣提納鎖住金龍,月兒經驗豐富,看了出來,訝道:“爺…”我嘿嘿一笑,又再大力抽插,金鈴高潮后神智恍惚,喉間無意識的呻吟歎息,月兒走到我身后撫摸著我,昵聲道:“爺,你真要操死鈴姐嗎?”我嗯了一聲,拔出玉莖又插入金鈴的后庭快速挺動,與抽插蜜壺毫無兩樣,她卻已無力抗拒,月兒看出我的用意,呼吸急促起來,指甲深深陷入我的手臂,我挺動數十次,拔出來擦了一下又刺入蜜壺大力抽插,金鈴只覺得下身連成一片,不久就再分不清蜜壺和后庭的區別,只要我大力抽插,她便呻吟不止,強烈的快感又再凝聚,我擺動的越來越快,她早已面色蒼白憔悴,呼吸若斷若續,蜜壺卻仍然不停吐出米粥一樣濃稠的愛液,月兒擡起她的臉笑道:“鈴姐,你想讓相公射進你哪里?”金鈴抓住她的手,呻吟道:“月兒,別捉弄…我要死了…”月兒瞟了我一眼,撫摸著金鈴的臉笑道:“相公不會讓你死的——鈴姐,你給相公生個兒子好不好?”金鈴把頭無力地靠在她的手臂上沒有說話,月兒又將她的臉擡起來問道:“好不好?”金鈴但求能停下休息一會,什麽事都願做,把頭埋入月兒懷里呻吟道:“好…”月兒銀鈴般的笑了起來,我按住金鈴的頭狂猛挺動幾次,終于將精液狂射入她的后庭。4 R( L. X% ]# Y: n
    良久我拔了出來,粘滿精液的下體仍然不住跳動,月兒嘻嘻一笑,轉到我身后大力套弄,低聲道:“爺,你看鈴姐的屁眼…”我低頭看去,金鈴的菊花蕾已變成個大孔,露出其中鮮紅的嫩肉,白滑的精液不斷緩緩流出,本來就飽滿的蜜唇腫成個小饅頭,微微的翕開,股間早已是一片狼籍,蜜唇與會陰部的芳草淫靡地貼在兩側,晶瑩閃亮的蜜液順著大腿內側流到了膝蓋,曼妙無匹,我不由嘿嘿笑了兩聲。月兒意猶未盡的玩弄金鈴的蜜唇和后庭,我把她的手拉了回來,把金鈴抱上床躺下,她微聲幽幽地道:“你想弄死我呀…”我微微一笑,輕輕地溫柔撫慰,她立即就在我懷里沈沈睡了過去。月兒替金鈴清洗干淨,蓋上被子,這才到我身后躺下。我轉身摟著她笑道:“寶貝兒,相公越來越佩服一個人…”月兒媚笑道:“是誰呀?”我笑道:“你猜猜…”月兒瞟了一眼縮在牙床一角、向里蜷著身子的如雨笑道:“是不是咱們家雨兒呀?賤妾對她也佩服的緊…”我笑道:“當真是英雄所見略同…”如雨“嘤”了一聲,轉身坐了起來嗔道:“月兒,不許你同相公合夥欺負人!”月兒笑道:“你能忍這麽久,咱們本來就佩服嘛!”如雨搖著我撒嬌道:“相公啊,鈴姐今晚太慘了!”我笑道:“是嗎,你看看你鈴姐…”如雨看了金鈴一眼,卻驚奇地發現金鈴臉上雖然疲憊憔悴,卻有無限的滿足和舒適,心跳不由急促起來。我微微一笑,道:“我雖然沒放過她,但始終很有分寸,不會傷著她的…”如雨垂下頭去,我拉過她笑道:“你看了這麽久的戲,想不想要?”如雨驚道:“相公,賤妾可受不了鈴姐這樣的…”我笑道:“你們鈴姐是成熟婦人,你當然不能和她比。”如雨垂下頭去,月兒嘻嘻一笑,脫去她的衣衫,我俯身壓上如雨,她的身子灼熱,下身早已濕成一片,萋萋芳草淫靡地貼在股間,我溫柔地進入了她,輕輕挺動,片刻她就泄出身來,我笑道:“忍了很久嗎?”她俏臉通紅,點了點頭,月兒一直躺在身旁看著,此時道:“雨兒,鈴姐今晚可快活死了,你想不想要?”如雨擰了她一下,我笑道:“若是你們鈴姐沒有其他事,我真想不停地操她,讓她累了就睡、醒了又接著做,看看她還會不會再矜持…”如雨受不了我的淫言蕩語,嗲聲道:“相公——”我突然瞪著她道:“你也一樣!”如雨嚇了一跳,忙道:“相公,賤妾一定改…”月兒咯咯嬌笑,我忍不住笑道:“寶貝兒,你很乖,相公和你開玩笑的!”如雨大羞,握拳在我胸前捶著,我摟起她的纖腰用力抽插,歎道:“雨兒,你要快點把功夫練好,早些報了仇好給相公生孩兒,知道嗎?”如雨呻吟道:“賤妾也很急呢!”我點頭道:“其實月兒現在就能學炎陽訣,只要陰陽互濟,就不會有害,只是威力可能要比原來差些,雨兒你要等能和相公雙修才能練…”如雨點了點頭,我讓她舉起雙腿,玉莖快速的出入,如雨是三女中最不濟的一個,迎合了片刻就軟了下去,我把她翻了過來,一面挺動一面玩弄她的菊花蕾,她早知會有如此一日,也不怎麽扭捏作態。月兒撫摸著如雨的玉臀,笑道:“爺,你要采了雨兒的菊花兒嗎?”我搖頭笑道:“今晚已采了一朵,這朵留到明兒吧!”如雨似乎松了口氣,我大力挺動,不久她便求饒,月兒早已翹首以待,我壓到她身上,深情的注視著她迷人的大眼睛,月兒歡喜昵聲道:“怎麽了,爺?”我柔聲道:“寶貝兒,你很乖,相公要好好疼你!”她暈紅著臉蛋,昵聲道:“是,爺想怎樣疼賤妾都可以…”我邪笑道:“你想不想和鈴兒一樣?”月兒的身子掠過陣陣熱潮,顫聲道:“賤妾怕受不了…”我嘿嘿一笑,把她抱起放到床沿,剛好是金鈴剛才跪著的地方。
    待我將精液全射入月兒的蜜壺時,她已快活的奄奄一息,片刻即睡了過去,天邊也已見白。如雨在我們開始時就受不了逃去隔屋,此刻聽到她起身練劍的聲響。我把月兒放到金鈴身旁,梳洗完后走出房門,只覺得精神奕奕、神清氣爽。如雨見我出來,粉臉頓時飛紅,想來月兒快樂放浪的聲音仍然傳了過去,我淡淡一笑,抽出劍和她對練起來。她的劍法與內力都有了很大進步,很是讓人欣慰。內院逐漸有了人聲,梅蘭竹菊四女送上早餐,如雨匆匆吃過,又去練習。夜叉似乎成了金鈴的侍衛,大早就跑了過來,見到我立即拜了下去道:“賤妾叩謝神君大恩!”我知道枯木已被扣押,讓她坐下笑道:“青松抓到了嗎?”夜叉恭敬回道:“青松逃出總壇不知去向,但枯木一家余下的人都已落網…”我奇道:“他怎會逃的?”夜叉道:“神君明鑒,昨日下午賊黨見勢不妙,立即把消息傳了出去…”我點頭問道:“逃了哪些人?”夜叉道:“大多是仰仗霜雪鼻息的有身份無職位之人…”我奇道:“有身份無職位是什麽意思?”夜叉抿嘴笑道:“比如象青松,他是長老的兒子,是聖教賜名的公子,但只是普通白衣教衆…”我對這夜叉並沒有如何下功夫,她對我只是教衆對神君景仰的普通感情,我盯著她鮮紅的櫻桃小嘴微笑道:“我聽教主說過,不是要資質好的子弟才能由聖教賜名嗎?這青松怎麽樣?”夜叉俏臉微紅,略微嬌羞道:“賤妾曾與孔雀和馬頭大哥討論過,逃跑的青松、長風和清泉都是長老的子侄,咱們覺的都只是普普通通而已…”我點點頭道:“聖教也真奇怪,爲何女的要叫公主,男的卻只能是公子呢?”夜叉忍俊不已,似乎已忘了我是神君,微笑道:“本教第一任教主便是女子,當時便如此定下規矩,而后數百年中咱們女人對聖教作了相當大的貢獻,絲毫不弱于男子,所以就沿襲下來…”我笑道:“你以前也做過公主吧,叫什麽名字?”夜叉瞟了我一眼,嬌笑道:“賤妾當時叫火舞…”我笑道:“這名兒好聽!”她抿嘴微笑,我笑道:“霜雪和青松的關系不一般,爲何不給他安排職位呢?”夜叉道:“總壇中能被他們看上的恐怕只有明王、長老和護法三種,其中只有明王可以不憑功績坐上,聖教近些年來沒什麽大舉動,尋常人提升可不夠快,那些公子又不願離開總壇,因此只好打明王的主意,明王中賤妾又只做了三年…”我突然省起一事,道:“同樣是公主,金鈴爲何叫長公主,她在教中威望似乎一直很好?”夜叉笑道:“賤妾常聽長輩們說起,教主她從小就絕頂聰慧、過目不忘,十六歲便練成很難修煉的姹女神功,聖教曆代以她爲最,但教主她待人和藹可親,毫無倨傲之情,甚得人心,況且一統預言中有教主的聖名,所以大夥兒對她都是心服口服。至于長公主之稱,是三老會在她三歲賜名時決定的…”我奇道:“三歲才賜名?”夜叉點頭道:“是啊,資質好壞,三歲時定已能看出…”我斟酌了一下措辭,問道:“賜名的時候,是誰主持?”夜叉明白了我的意思,笑道:“聖教公子的名字就是三老會決定,終究是那些花草掉來掉去,但公主的名字就相當慎重,大年初一這一天,教主、三老會和三大明王都要到場,滿三歲且資質夠好的小女孩們齊聚一堂,以出生日子早晚排好順序依次定名,可作不了弊…”我嘻嘻一笑,道:“那這些年教內定有許多公子公主了?”夜叉搖頭道:“曆代規矩,公主公子若成婚生子,那身份地位自動取消,有職位的可保留職位,因此各代並沒有留下幾個,就算留下來也很少有能主事的…”我笑道:“金鈴不是也結婚生子了嗎?”夜叉展顔道:“長公主怎同呢?這也是人心所向,大夥兒早把她當作教主,當年也只等她滿十八歲,可惜…況且教主也歸隱了二十年,只要她能重掌教務,大夥兒便都歡天喜地了,誰還計較?據說當年教中弟子怕她從此脫離聖教,硬逼著三老會給她女兒定名,水晶也是唯一定名時不在總壇的公主,這丫頭也相當聰明,就是太自負了…”我道:“你和水晶很熟?”夜叉笑道:“想做教主的人都要和明王套關系,水晶既喜歡纏三長老,也愛來纏我們幾個…”我見夜叉的態度越來越隨和,打量著她笑道:“你不當我是神君了嗎?”她頓時紅了臉,垂頭低聲道:“賤妾一時忘形,神君恕罪…”我笑道:“我就喜歡別人這樣對我,你不用在意,我剛才是逗你的。”夜叉擡頭看了我一眼,微羞道:“若不是親眼所見神君的手段,賤妾真不敢相信公子便是神君真身…”我心中疑惑大起,夜叉被我施法才過三日,理應不會懷疑我的神君身份,微笑道:“你怎麽知道我的手段?”她道:“昨兒下午賤妾雖沒有在場,可旁觀晉見神君的人前后神情變化,就知道神君手段非凡…”頓了頓又道:“賤妾私自揣測,請神君恕罪!”我微笑道:“哪有什麽,沒人能讓別人什麽也不想…”夜叉展顔道:“神君真是太隨和了!”我忍不住取笑道:“我對別人可沒這麽隨和…”夜叉頓時霞飛雙靥,垂下頭去。我笑道:“你弟弟那情人兒怎麽樣了?”夜叉歎道:“蘭兒被青松搶了去,當晚就被汙辱了,青松幾日后就沒了興趣,他們家就把她當下人使,可惜了這姑娘…”我淡淡道:“一個弱女子遇上奸徒當然難以幸免,現在這女孩怎麽打算?”夜叉道:“昨兒小弟想見蘭兒,但蘭兒死活也不肯,說沒臉見他…”我笑道:“你難道就不能擡你弟弟去見蘭兒嗎?”夜叉歎道:“見面又如何,小弟都這樣了,我也不想耽誤蘭兒…”我笑道:“若是別人願意呢?你太忙,這閑事我管定了,我先去看看你弟弟!”夜叉訝道:“神君日理萬機…”我笑道:“日理萬機的是教主,你什麽時候看到我忙了?”夜叉嫣然一笑,宛如鮮花綻放,我見色心喜,盯著她仔細打量,笑道:“你先坐坐,我找教主說件事。”夜叉點了點頭,我走入內院回到房中,金鈴和月兒兀自熟睡未醒,我猶豫了一下,還是將金鈴抱了起來,她“嘤”的一聲醒了過來,我摟著她柔聲道:“寶貝兒,夜叉等了你有一會兒了…”金鈴綿軟的靠在我懷里,玉臂環住我的腰呢喃道:“冤家,你差點便弄死我了…”我微微一笑,撫摸著玉臀柔聲道:“還疼嗎?”她狠狠地掐了我一下,道:“我恨死你了!”我湊到她耳旁邪笑道:“以后我每晚都這樣疼你好不好?”金鈴大羞,按住我的胸膛想把我推開,嗔道:“不可以…”我猛的一下將她拉入懷里咬上她的小嘴,一面用力揉捏豐滿的乳房,她掙扎了幾下便軟了下來,喉間輕輕嬌哼,我手上大力動著,一面含住她玲珑的耳垂低聲道:“好不好?”金鈴的身子陣陣發熱,顫聲道:“冤家,你…”我把中指一下刺入她微微濕潤的溫暖蜜壺,一面冷冷地注視著她,金鈴一陣心顫,貼緊我顫聲道:“好,你想怎麽玩就怎麽玩!”我把手指抽了出來,慢慢放入口中吮吸,她美麗的鳳目頓時罩上層朦胧的水霧,酥胸不斷起伏,身子微微顫抖,我含笑注視著她,金鈴把頭埋入我懷里昵聲道:“你別逗我了,賤妾還要快出去呢!”我用力打了她屁股一記,笑道:“那你還不快梳洗?”她不依地推開了我,轉身穿上貼身小衣。霧里看花,更增美態,我靠在椅中不住贊歎。金鈴坐到梳妝台前慢慢梳出盤龍髻,我走過去拿起碧玉簪慢慢替她插上,兩人借銅鏡脈脈對視,我不由用指背輕輕摩挲她嫩若凝脂的臉蛋,贊賞道:“鈴兒,你真美!”她的臉上飛上一絲紅霞,神色甚喜,卻道:“你的月兒才稱得上美…”接著看了月兒一眼,嬌笑道:“這死丫頭捉弄我,結果還不是一樣?”



















0.0185949802399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