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tv線上影城上線了 新作上架最快!(每天更新百部AV)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嫂子誘惑我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一章,麥地�的溫情

天灰蒙蒙的,四圍的群山雲影斑駁,過不了一會定會有一場傾盆大雨。我和
上備書本,到教室通知學生放學了,今天學校只有我一個人上課。關好門窗後我
匆匆往家�趕,嫂子說今天家�要割麥子。走到家門口大雨就啪啪啦啦的落了起
來。我哥坐在屋檐前的小板凳上伸手接著瓦片上滴落下來的屋檐雨水,癟者嘴嘿
嘿的笑。

我沒好氣的說:“嫂子還沒有回來嗎?”我哥把接住的雨水朝自己臉上抹,
喈喈叭叭的說:“地…。地�…。割麥子,割麥子。” 我進屋拿了兩頂草帽,
便沖屋後山上的地�跑。三面被樹林圍繞的一大塊麥地,倒去了大片,七橫八豎
的堆在地�。走近了,才看見嫂子冒者大雨慌忙的把一捆捆割好的麥子堆到地邊
搭設簡陋的草棚�。我喊了聲嫂子,遞了草帽給她。然後自己拾起一捆麥子堆到
草棚。 雨越下越大,轉眼間地邊的排水溝蓄積了一股黃泥色的涓涓細流。嫂子
還要去搶收麥子,我一把拉住她的手,雖然天天都在做農活嫂子的手還是很柔軟
細滑。嫂子打開我的手,著急的說:“雨水一浸泡可就爛了。”

我爲了不讓嫂子再出去淋雨,猛的一下從後面抱住了她,按者她在鋪的幹草
上坐下來。嫂子看到不遠處的地�有同村的人也在搶收麥子,臉頰頓時紅的像熟
透了的水蜜桃,豔麗無比,真想撲上去抱住咬一口。 嫂子羞赧的低聲說:“快
放開,我可是你嫂子。” 我只得從命松開手,尴尬的說:“嫂子,你坐者……
剩下的我來就好了。” 地�的旱土被這突如其來的雨水浸潤的濕透了,每一腳
踩上去,都能陷進去腳裸。我深一腳淺一腳的來回奔走,嫂子笑意盈盈的梳理那
一頭濕淋的烏黑長發。

我收完麥子雨還在不停的下,我周身上下沒有剩下一點還幹者,鞋都讓泥給
糊住了。草棚堆滿麥子剩下的空間就少了,我在嫂子的傍邊坐下來,背靠幹草。
“快把衣服脫下來,擰幹了再穿。”嫂子見我襯衣直往地上滴水,關心說。 
我猶豫了一下,就把襯衣脫了。嫂子接過去擰起水來。 每當和嫂子獨處的時候
,我總是管不住自己的眼睛向嫂子的身上瞄。濕透的單薄衣裳緊貼在她白皙的肌
膚上,嫂子及少戴胸圍,飽滿挺拔的一對乳房的形狀完全描現了出來,乳房上面
的兩顆粉紅紅的蓓蕾看的更清楚,散發著無限的魅力;嫂子的臉上一直挂者溫馨
的笑。 我忍不住脫口而出:“嫂子,你真好看。” 嫂子把擰幹的衣服朝我身
上一扔,嗔怪說:“你有沒有話說了是不是。” “我說的是真心話。”我話中
決對沒有獻寶的成分。 “好看有什麽用啊”嫂子歎了口氣,神情哀切,“像你
哥那樣……家�要不是有你在,只怕處處受別人的欺負。” “嫂子都是我們家
對不住你。”我滿含歉意的說。 “哎呀。”嫂子苦笑了一聲,“別這麽說,這
都是命,嫂子誰也不怪。” 雲層壓的很低,幾乎與大地結合了。雨小了很多。
嫂子站起身說:“回家吧。” “還下著呢。”我放縱自己的私心,要和嫂子
單獨多呆一會兒。嫂子似乎也明白我的心思,又坐了下來。 我打了個噴嚏。 
嫂子伸手在我額頭上探了一下,說:“興許是感冒了。” 我搖搖說:“沒事。
” “你今年22了吧。”嫂子掐者指頭問。 我點了點頭。 “長山村楊家那個
楊小莜你記得吧,就是媽以前說的你小時候老是要她做你媳婦兒的那個丫頭,聽
說還沒有許配人家,明天我去找許大媽給你說媒吧。”嫂子微笑著說。 “我上
初中以後就沒有見過她。她現在要是能像嫂子你一樣漂亮娴淑我就娶她。”其實
嫂子也明白我對她的情感不僅僅只是限於親情。 可嫂子和小叔子怎麽能做出違
背倫理的事,雖然我是父母親撿來的。我知道,嫂子一直都在盡量回避我。 “
我招你啦。”嫂子生氣的在我手臂上輕輕掐了一下,“開口閉口都要牽涉到我。
” 我目不轉睛的看著嫂子,嫂子也漫臉憂傷的看者我。雨停了。一片寂靜。我
和嫂子都能聽到彼此的呼吸。 “不認識啊?”嫂子回過神,佯怒說。 我的目
光仍是一動未動。我們這雖然是山區的窮鄉僻壤,生出來的姑娘可都不醜,好些
都嫁到了城�。而這地方的任何一個姑娘都決計比不上嫂子耐看。她身上淡淡的
芳香,似雪般白潔的肌膚,幽深的眸子,紅豔的薄唇,還有飽滿挺拔的胸脯,纖
細秀潔的身軀無一處不散發著無限動人的誘惑。如此漂亮的一個女人,難道真的
要苦苦的和我哥過一輩子嗎。我哥不但癡傻根本就沒有性能力,嫂子和他結婚明
明是在守活寡。嫂子是一個生理正常的女人,俗話說女子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嫂
子今年正好滿三十歲,我真的想象不出來嫂子這六年來是怎麽過的。 “嫂子我
抱抱你好麽。”我小心翼翼的說。 嫂子的臉紅的如夕陽下的晚霞,妩媚嬌豔。
她沒有說話。緩緩的轉過身,合了上眼睑。我知道嫂子這是默許我了。 我從後
面輕輕的環抱住嫂子纖細的腰,胸膛緊貼她的背,我將腦袋靠在嫂子後背的長發
。嫂子全身微微的顫粟。因爲衣服濕透的原因,我感覺到了嫂子的體溫和潔白肌
膚的綿柔。這些都刺激著我敏銳的神經。這樣保持了2 分鍾,嫂子動也沒有動一
下。我哥從來沒有給過她愛,我想嫂子一定也想有一個人男人來愛愛她,寵她,
只要嫂子願意,我會義無返顧的承當起這份愛。 我揚起頭,嘴唇貼在嫂子白瓷
的脖子上,享受著那�的溫度。我手也不安分的緩緩的向上移動,撫摩嫂子身上
每一寸肌膚。嫂子緊鎖眉頭,身體顫粟的更劇烈了。心靈�我負罪的告訴自己是
在亵渎一個自己仰慕的神靈。我的嘴唇始終在嫂子的脖頸間溫存,手上的動作更
加快了。我用手托住嫂子胸前的一對高聳的秀峰,慢慢的將它們捩在了手心,瞬
間,一陣電流般的舒散快感流淌到全身的每一個細胞。嫂子臉頰愈加的绯紅了,
豔麗誘人的薄唇微微張者,細細的喘息。 “嫂子我愛你。”我伸出舌尖去碰觸
她的耳垂。我的手自下而上解開了嫂子的三顆紐扣,手指一點一點的在嫂子細滑
的肌膚上攀爬,馬上就要到達那神馳已久的飽滿挺拔的乳房了。 “不行,不能
這樣。”嫂子忽然推開我,低聲的喘息著跑開了。我爬起來急忙追了上去

第二章野蠻同事

嫂子是怎麽來到我們家的呢。我們這�地處西部山區,地辟人窮,願意嫁到
這�的女人會有幾個?我哥一生下來就是個傻子,父親和母親在他4歲那年撿到
被遺棄的我,父親在不久後因病去世,母親靠著一雙勤勞長滿老繭的手把我們兄
弟兩拉扯長大。我哥22歲那年,母親說得給他找個媳婦了,自己死後還能有個
人照顧他。母親找來媒婆,介紹了好幾個姑娘,人家一聽是個傻子轉頭就走。

母親本來以爲給哥娶親的事沒有可能,這時村�卻來了一個外地人。他對母
親說可以在外地給哥找一個女人,還是漂亮的女人。不久之後,外地人真的帶來
了一個漂亮的女人來,這就是嫂子,母親滿心歡喜的拿出家�所有的積蓄400
0塊給了他。嫂子剛開始的時候總是想盡辦法逃跑,無一例外每次都被抓了回來
,母親一直都很善待她,當作自己的女兒一樣看。  後來母親在我大學畢業的
那年去世了,臨終前他哭者懇求嫂子留下來。自那以後嫂子就再也沒有逃跑過,
安心的住下來照顧我哥的生活起居。我也在這個時候回到了村小學教書,因爲自
身的緣故,我知道山�孩子唯一博取成就功名的途徑是考上大學走出大山。回來
之前我其實已經在一家不錯的公司應聘上崗了,最後處於我哥和家鄉孩子上學的
考慮還是回來了。和嫂子相處的時間一長,也就縛制不住自己的思緒,對嫂子産
生了不該有的想法。

倘白的說,我確實有些好色,但這應該很正常,你丫一成年男人,身體健康
,又沒妻室,要是不好色反倒不對味兒了。  我哥依舊坐在門口等我們回來。
他一看到嫂子就嘿嘿的笑,像小孩子一般叫嚷說:”老婆。。。。我餓。。。餓
。”  嫂子和以前一樣給我找了洗好的幹淨衣裳,吃飯時給我盛飯,時不時的
和我談一些學校�的事。剛才在麥地的所作所爲似乎根本就沒有發生過,我心�
既矛盾又無奈。一方面對自己的行爲産生了負罪感,另一方面更加的迷戀嫂子。
第二天,吃過早飯我早早的去了學校。昨夜雨下的太大,小路上泥濘不堪。
我到學校的時候,只有幾個住的比較近的學生在教師�讀書。余校長,幸老師和
楊嫣在由兩張課桌拼湊起來的辦公桌備課。  ”昨天一個人,忙死了。”我抱
怨的說。  ”這樣子才像一個好老師嘛。”楊嫣揶揄的說。  平時她說習慣
了,我橫了她一眼,懶得反駁,拿了把椅子加入了備課的行業。  ”今天恐怕
大多數學生都不會來了,這樣,楊老師你去告訴學生明天上課。余校長看者窗玻
璃上豌豆大的水珠滑落。  楊嫣沖我做個鬼臉,笑著跑出去了。  我們學校
一共有200多個學生,四個老師,余校長和幸老師是兩口子,他們20年前建
校後便在這�教書了,我也是他們倆的學生。至於剛才那個討厭鬼楊嫣是去年冬
天從廣東過來支教的,長的還漂亮,長頭發,大眼睛,翹屁股,唯一的缺憾是胸
部平了一些;人品很好,什麽工資,補貼,家�彙來的錢她都統統拿出來給學生
們買東西。照說這樣一個姑娘應該是很不錯的了,可我就有點討厭她,不知道是
我上輩子欠她錢了還是怎麽著了,天天和我過不去,我說好的,她就說壞,我說
壞的,她又說好,尤其是我那次親過她以後。  楊嫣回來的時候,余校長說:
”今天有個事情說一下。全國都在搞九年義務教育和掃盲,我們這邊除了何二平
的兒子看不見不方便上學以外,所有的適齡兒童少年都在學校了,另一個成人掃
盲,村�一共有四個,馬玉山家我去,曾川平家幸老師去,余情家你們兩誰去?
”  ”左一佑。”楊嫣甜甜的笑著,潔白的長指甲在我肩上戳了一戳。  我
登了她一眼說:”你幹什麽不去?”  ”我去能幹什麽。”楊嫣瞪回來,她眼
睛又大又黑,我素來瞪不過。  ”我去也不能什麽啊。”  ”可以拐騙良家
婦女啊。”楊嫣笑的燦如夏花。  ”你就不能說人話?”瞪不過我就說刻薄話
。  ”你找死啊。’楊嫣恨恨的QIU我:”拐騙娘家婦女的家夥。”  ”
小心,我可有你房間的鑰匙。”我笑的特詭異。  ”關我屁事,你還敢強奸我
不成。”說這句話時他臉都不紅,還故意把胸一挺。  我立馬借題發揮:”不
就一飛機場嗎。”  每當說不過,楊嫣就搬出幸老師,此招屢試不爽。她委屈
的拉住幸老師的手,又氣有恨的撒嬌:”幸姨,你看你的學生。”  幸老師佯
怒的把我罵一頓,大家又釋懷了。每次我和楊嫣拌嘴的時候,只要楊嫣不告狀,
余校長和幸老師都不會說什麽。  余校長囑咐說:掃盲教學,一共是三個月,
補課時間除了上課以外的任何時間都可以。”  這可爲難我了,余情家�的情
況村�誰不知道,她男人陽三成年的在外面淘金,把她一個人留在家�守活寡,
她長的也好看,豐乳翹臀,不過聽人說她很風騷。我上午要上課,下午要幫嫂子
幹農活,閑暇的時間就只有晚上了,我一未婚青年晚上在她家進進出出,還不招
來村�人的閑話。  備完課,我收拾好東西回家。我故作神秘的把楊嫣叫到外
面。楊嫣以爲我有什麽正事要問她,淡定的詢問說:”什麽事,說吧。”  我
湊到她耳垂處,乘機在她雪白的臉頰上親了一下。楊嫣慌忙捂住羞的像紅蘋果似
的臉頰,在我背上打了一拳。  ”今天晚上我來強奸你。”說完,我撒腿就逃
。  ”幸姨,你看你學生做壞事了。”楊嫣帶者哭腔向辦公室�二度求援。

第三章嫂子抱抱

回家的路上,我喜滋滋的回味剛才的味道,這是我第二次親楊嫣。第一次是
因爲她和我爭執一個成長問題,我駁斥的她無話可說。她自己坐在一邊生悶氣,
我忍不住偷笑,她氣的實在不行了,以速雷不及掩耳之勢坐到我身上,捏住我的
耳朵使出吃奶的力氣楸,我本來還想享受一下美女坐在身上的爽快,可耳朵是人
體最容易疼痛的組織器官,她用力一楸,我就痛的受不了了,我揮舞臂力牽制住
楊嫣的手臂,她細胳膊瘦腿的哪�是我的對手,手上幾乎都使不上勁。  我色
咪咪的看者她氣的绯紅的臉,威脅說:”快松手,不然我可吃你豆腐了。  楊
嫣一臉冷笑,絲毫不畏懼我的威脅,掙紮去楸我耳朵。  看來不給她點顔色看
看是不行了。我松開她的手臂,去抓她的肩膀,將她身子向前一拉,然後自然而
然的嘴巴吻在她的臉頰上,她臉紅的更厲害了,微微發燙,我以爲這樣一來她就
會馬上松開,她的”狠毒”是女人間少有的,她乘我放快她手臂的那一瞬,有楸
住了我的耳朵。她越是用力楸,我在她臉上啃蘋果似的咬。 最終楊嫣受不了侮
辱,或許是受不了的激情攻勢。她惱怒的說:”快放開我。”  我耳朵讓她楸
的通火發燙,像是被放在火舌上燒。我說:”你先放開,我馬上就放。”  楊
嫣松開手,我也不好意思再占她便宜了。但她仍然坐在我身上,享受的爽快完全
被剛才的”戰爭”毀滅了。  ”臭牛氓,色鬼。”楊嫣快要哭出來了,眼淚在
明亮的眼眸�閃爍。她一定是第一次讓男人這樣欺負。  ”你不楸我耳朵,我
能。。。這樣。。。。嗎。”心�雖然愧疚,但我不能認錯,要不然她準會想一
些希奇古怪的方法來報複我。 楊嫣怒目瞪著我,忽然她撲到我身上,脖子上涼
涼的感覺,是她的兩片薄唇貼在上邊,我還沒來得及想明白她如此柔情的用意。
一陣疼痛感從脖子上傳來。楊嫣得意洋洋的從我身上離開。  我找出鏡子一照
,兩排清晰的牙痕印在了上面。我心�暗罵,這小妞真TMB毒。別那天落到我
手�,不然有她好看。  我慶幸自己這次跑的快,再讓她咬一口,都得到縣城
去打一針狂犬疫苗。其實很多時候我也想過楊嫣這丫頭除了對我不好之外,對其
他人都很好,包括村�的無賴王小兵。要是讓她落到我手�還是瞞好的,憑借我
的英明還是可以好好改造她。幸老師好幾次幫我探問過她的口氣。她很不屑的大
罵我一頓後說,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她也不會嫁給我。幸老師把原話轉告給
我的時候,我差點沒被氣死,我從不覺的自己是全世界最差得的男人。要不是嫂
子不能夠和我在一起,我才懶得想她呢!  院子暴曬在炙熱的烈日底下。我哥
光著黝黑的上身和村�的幾個孩子抓杏桃核玩,嫂子在�屋納鞋底。  ”怎麽
回來這麽早。”嫂子疑惑的看者我問。  ”學生來的少,就放了。”不經意的
我目光又落到嫂子豐盈的胸脯上。嫂子今天穿了一白色的女式襯衫,是去年買的
,都有些舊了。大概是由於天熱的原因,嫂子胸口的兩顆紐扣敞開著,嫂子每次
附下身時能隱隱約約的能看見雪白胸部的一小部分。我克制住自己不要想入非非
。  ”又怎麽了。”嫂子關切的問。  我覺的嫂子仿佛已經看穿了我的邪念
,轉移話題說:”沒什麽,嫂子。從今天晚上開始就要去給余櫻掃盲了。  ”
哦”嫂子躊躇說:”怎麽是你去,余情總是一個人在家。。。。”  ”我也這
麽說,余校長安排的,沒辦法,咱們人正不怕影子斜。我說。  ”說的也是。
”嫂子忽然笑了。  我坐到嫂子旁邊靜靜的坐了一會兒。心�做著激烈的思想
鬥爭。  " 餓了吧,我去做午飯。”嫂子放下鞋底,轉身出門。  嫂子走路
的步子很小,每走一步圓圓的屁股都會自然的輕微扭動,婀娜動人。我把手心的
冷汗在衣角擦了擦,輕易的在嫂子跨出門檻的時候一把抱住了她的腰。嫂子一個
驚顫,嚇的差點叫出來。  ”快放開,一佑,這可是在家�。”嫂子使勁扳我
抱住她的手,低聲責怪。  我能聽見自己心在狂熱的跳動,終於還是把下颌抵
在嫂子纖瘦的肩膀。  ”嫂子,我只是想抱抱你,沒有別的,你就讓我抱一會
吧。”因爲是在家�面,我不敢提出更苛刻的要求。我心理防線很低,昨天在麥
地�對嫂子那樣大膽時倫理和理性完全被欲望和誘惑擊潰了。  ”快放開,外
面隨時都會有人進來,以後嫂子再讓你抱,好了吧。”嫂子語氣軟和了下來。我
知道她是害怕了。  ”真的。”我怕到時嫂子會反悔。  ”嫂子騙過你嗎”
嫂子聲音恐慌的說。  我放開嫂子,她整理了一下衣服低者頭進了廚房

第四章騷婦的誘惑

我走到外面,我哥還在和小孩們爭執了起來,我過去問怎麽回事。一個小孩
氣呼呼的說:”傻大伯老搗亂,又不會抓。”  我拉開我哥,拿了把椅子讓他
坐到屋檐前的櫻桃樹下乘涼,櫻桃滿滿的挂了一樹,陽光鋪射下來,紅彤彤的一
片。  

吃過中飯,我見時間還早出去溜達了一圈。武大伯家擁滿了人,我湊上去看
熱鬧。原來是武大伯的女兒武小媚相親,媒人帶者男方來見面。男方是一個個子
高大,身體強壯的小夥子,大概有160斤左右,這和武小媚的150斤倒是很
般配。武小媚害羞的低者頭坐在她母親的身後。  我和武小媚是同年同月生的
,母親認爲這是難得的機緣,一歲不到就給我倆定了娃娃親,小時侯我們也經常
在一起玩,但我從來不喜歡她,長山村的楊小莜那時經常到我們家玩(好象她母
親和母親是沒出嫁以前是鄰居),我時常當者武小媚的面叫楊小莜親愛的並說長
大了非她不娶。我們都長大一些後,武小媚越長越胖,我則越來越瘦,成績也越
來越好,我母親就去把娃娃親退了。  從武大伯家出來,天都快黑了。嫂子和
哥在家等我吃晚飯。  ”一下午都去哪了?”嫂子問我說。  ”武大伯家,
他女兒今天相親。”我扒了一口米飯。  ”現在樂意了,武小媚都要出嫁了,
村�差不多大的就你還是一個人。”嫂子一本正經的說。  ”我不是有嫂子嗎
?”我給我個哥拾了一塊臘肉。  嫂子望了哥一眼,見他絲毫不理會我們的談
話,只顧埋頭吃飯。  ”一佑,以後別總這樣說,嫂子可不能照顧你一輩子。
”嫂子神情悠悠的。  ”那我就照顧嫂子。。。和哥一輩子。”我目光堅定的
看者嫂子說。  吃過晚飯,嫂子在廚房洗碗,我倒了水給我哥洗腳,然後讓他
上床睡覺。我從抽屜�拿了給余情掃盲的課本,對廚房的嫂子說:”嫂子,我去
余情家了。  嫂子拿了一件厚衣服追出來,叫我帶上,晚上溫差大。  我本
來沒這麽想,但嫂子一出來,四下又靜悄悄的,沒有一個人,我克制不住自己。
我抓住時機說:”嫂子,現在可以讓我抱一抱了吧。”  嫂子扭過頭望了
望我哥睡的房間,抿者嘴唇點下了頭。我歡喜的把書本扔到地上。嫂子轉過身,
正對著我緩緩的閉上了眼睛,身體倚在了我身上,我環繞著嫂子的細腰,手指輕
緩的隔者衣服在嫂子背上摩挲。嫂子豐盈飽滿的雙RU和我的胸膛緊緊擠壓著,
溫和軟綿綿的一團。我們這樣抱者好長一會兒,由於擔心我哥會忽然醒來,沒有
采取下一步行動。  一顆冰涼的淚珠落在我手臂。是嫂子哭了。  ”嫂子,
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我放開嫂子,愧疚的說。我想嫂子一定是生氣了。  
”不是你。”嫂子抹去臉頰上的淚痕:時間不早了,快去補課,早點回來。”

5 余情家挺遠的,又是夜路,弄不好一腳就踩進了泥窩。半個小時後我到達
她家的門口。她們家是兩層的水泥磚牆,貼了白色的瓷磚,也是村子�最好的房
子。樓上房間的日光燈亮者,掩蔽嚴實的窗簾散射出蒙蒙的光亮。我喊了兩嗓子
,回聲消失在對面的上谷樓上才回了一句,馬上。而且那聲音。。。怎麽說呢。
。。。有些蕩,好象是在有人幹她的時候費了半天勁兒好不容易擠出來的兩個字
。  果然沒有讀過書的人對詞語的理解就是與衆不同,她的馬上又讓我在這茫
茫夜色�等了半個小時,已經是晚上八點鍾。  ”一佑,來這麽早啊。”余情
打開門尖聲的微笑說。  ”又不是早上八點鍾。”我沒好氣的說。  余情一
臉殷紅,像是被剛幹過的樣子。穿者粉紅色的睡裙,�面的胸圍和黑顔色的小內
褲若隱若現,嫂子要是穿的像她這樣好,一定比她好看。  ”你家�有人吧。
”沒聽說她老公回來,萬一撞到奸夫那多尴尬。  ”沒人,快進來。”余情竟
然媚笑著拉著我的手進屋。果然名不虛傳啊!  樓上的客廳�一個32英寸的
大彩色電視機在播放。我在沙發上坐下來,余情給我倒了杯水。我把備好的課本
拿出來放到大理石的茶幾上。  余情坐到我對面的沙發。  ”現在開始。”
我目光忍不住的不時在她身上瞟來瞟去。  ”現在就開始啊?”余情誇張的叫
道。  ”那你想什麽時候開始?”我反問說。  ”聽你的,你是老師嘛。”
余情笑時左邊有一個很淺的酒窩。曾豔不少。  我把書遞給余情。她看了看說
:”123的這些我都認識。”  ”那就是半文盲了。”我想了想問。  ”
差不多。”余情撫摩著自己的一縷發絲說。  ”那我備的全是最基礎的。”我
爲難的說。  余情生氣的把頭一揚說:”小時候我還帶你玩過呢,就這麽低估
你姐啊。”  ”不是,我怎麽會低估你呢,都怪我備課沒準備好。”我不記得
她小時帶玩過了。  ”這還差不多。”余情咯的笑了。  ”要不我們明天再
上課吧。”我猶豫了一下說。主要是怕怕留下來照這樣下去,說不定會發生點什
麽。可臉還得要啊。  ”一定要上課嗎。”余情神情不悅的說:”別人向躲避
瘟神一樣躲我,你也這樣怕姐啊。”  的確村�一般人都不到她家�來,主要
還不是她那些風騷勾引男人的事傳的風言風語。我想不出來她會很孤獨。  ”
和姐聊會天吧。”余情打開一袋零食說。  ”聊什麽呢。”我想不出自己和她
有共同語言。  ”恩,你看我身上這件睡衣怎麽樣,新從城�買的。”余情從
沙發上站起來,亭亭玉立。  我盯著兩個重要的嚴密部位看了良久,說不出來
,但不能不承認站在我眼前的是一個天生尤物。  ”看不出來,就摸摸再猜嘛
。”余情給我一個鼓勵的眼神,媚態楚楚。  難道今天不發生點什麽,我是走
出這全村最”豪華”的宅子了。我走到她身邊搓了撮發汗的手。  ”怎麽怕拉
,姐又不會吃了你。”余情把我的手拿到她的手臂上。  我手指像爬山似的緩
慢的向上面移動,到了肩部,轉身到她的身後,手掌平放,直擊而下,不偏不倚
的從她微微向上翹起的小櫻桃沒過,余情倏的周身細細一顫。我還得繼續下行,
小腹,重點部位沒敢碰,繞過纖腰,掠過屁股和圓潤的臀部,滑到了裙裾邊,她
的裙子很薄,摸上去很有真實感。余情自始至終都表情如一,那妩媚的笑�藏者
風騷的氣味兒。  ”是精絲的吧。”我裝作疑惑的問。  余情滿意的點點頭
說:”我就說嘛,一個大學生還會看不出來裙子的質地。”  ”陽哥,好久都
沒有回來了吧?”我喝了口水。免得被她瞧出我看她的時候不時的咽口水。  
”回來個鬼。”余情臉色陰沈的說:”一年到頭在外面鬼混,今年我還沒見過他
一面,我都有半年沒。。。”  她忽然打住了。  ”沒什麽啊?”  ”小
孩子別亂問。”她在挑逗。  ”誰是小孩,話不敢說完?”我能猜到她賣關子
的後面半句話,她一見面就賣弄風騷,我堂堂一七尺男子汗還屈了不成。  ”
半年都沒做愛了。”余情容顔依舊。  看樣子是個超級老手了。  ”這有什
麽,我長這麽大還沒做過愛呢。”我怎麽想怎麽覺得自己每一句話都是在答合她
。好象真的想上她床似的。  ”要不姐給你介紹一個。”余情將睡裙裾卷到膝
蓋上,兩條細長的美腿呈八字張開,最深處的小內褲進入了我的眼球。  這時
,我下身的二哥反映很劇烈,像一枚將要發射的導彈迅速升了起來,時刻準備進
入一個未知的神秘世界。  ”余姐,我先走了。”額頭都冒了虛汗,我起身下
樓。  余情送我到樓下說:”還果真是個小孩啊,自己以前做的壞事忘了。”
我哪還有閑心聽她說什麽,調頭便跑。身後是她咯咯的笑聲,嘤嘤咛咛的,
很好聽。  幸好走的快,不然真沒準和她就那個了。余情這種漂亮的風情女人
,我定力這麽低哪受得了。要不是考慮到以後在村子的影響不好,嫂子會對我失
望,哼哼,倒有好戲看了。






















0.0210869312286__us__en-us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