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經驗故事]代子受罰美芳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代子受罰美芳
  一路上返家的不停從美芳身邊經過,或者死盯著厚厚的書本講義,或者和友人追逐著黑白相間的足球,美芳不禁感受到年輕人特有的活力和旺盛的精力。
  但是,回想起自己的孩子,美芳臉上的微笑逐漸斂去。
  獨自走向雅也就讀的學校,自從最近,學校報到,接受青木老師的責備,已經成爲美芳每周的例行事務了。
  對愛子的課業,品性苦惱,就算功課不行,起碼做個正直的,事實上,與預期相反,雅也兩方面都不行。
  走進了寬廣的校園。
  課后,雖然,走廊上還有些許參與社團活動與課后輔導的學生,但是,校園已里經相當安靜了。
  教師室。
  完全沒有其他教師,只有身穿灰色西裝的男子,正在用紅筆批改著考卷。
  青木,雅也的班導師,並擔任數學教師,與實際年紀不符合,是個很嚴肅又正經的人,雜亂的短發參雜著幾束白發,原本就細窄的只眼眯成一線條,戴著過時的粗框眼鏡,平日沈默寡言。
  “青木那個家夥根本就是歧視學生,已懲罰學生爲樂!”
  “陰沈的變態,功課與考試都多的不像話!”
  學生對他普遍的印象:一開口就是要教訓人的老古板。
  美芳注意到“蒼井雅也”的名字,考卷上怵目驚心的紅色數字–23.
  美麗的俏臉不禁紅了起來。
  “蒼井太太,您來了嗎。”
  聽到腳步聲,青木繼續手上的動作,完全不看一眼,聲音如以往的冷淡。
  “老師,雅也又做了什麽壞事?跷課?還是打架?”
  美芳還沒聽到老師對雅也的責備,先急忙地道歉,90度恭敬地鞠了個躬。
  “蒼井同學這次犯的可不是一般小錯……。”
  青木冷淡的語氣,沒有一絲感情。
  “他跟兩個同學,一起把一個女同學拖到體育中心,強行進行猥亵。”青木說道:“幸好,我路過的時候,聽到女學生的呼救聲,才沒有讓他們得逞。”
  “不可能,雅也還是個孩子,怎麽可能做出這種事?”
  “哼,我見到時他的時候,脫下褲子,露出那根汙穢的東西,可一點也不像個小孩子!”
  青木從鼻孔重重哼了一聲,放下手中的紅筆。
  (發生那麽嚴重的事,雅也都沒有任何表示,什麽時候,變成這樣了?都是我這個做母親的錯誤……。)
  美芳聽到青木的教訓,羞愧地擡不起頭。
  “我早就懷疑,蒼井,有偷窺女同學換衣服,和偷竊內衣褲的嫌疑。”青木臉上帶著不屑,繼續說道:“現在回想起來,一切應該都是真的。”
  “現在年輕人根本不像話,才幾歲,抽屜里塞滿黃色書刊,下半身隨時都是硬梆梆的。”青木老師越說越激動,大聲吼道:“女學生也是,染金發,裙子短到連屁股都遮不住,胸部更是像妓女一樣豐滿,課后參與援助交際,笑咪咪地舔著男人的肉棒,吞下精液,根本就是娼婦!”
  青木臉上的眼鏡都因爲的激烈的動作而落下。青木發現了自己的失態,喝了一口茶掩飾自己的情緒,“最壞的情況下,會被退學嗎?”美芳不在意老師的咆哮,著急地問道。
  “不,最好的打算是退學,最壞的情況可能會被控告。”青木冷靜地望著美紗,慢慢說道:“那位女學生已經兩天沒有來上學了,她的父母表示,她整天都在躲在房間里哭,看起來這件事對她打擊很大。”
  美芳不可置信地張大眼睛。
  “老師,求求你,幫幫忙,饒恕他吧。”美芳著急地說道:“雅也年紀還很小,只是一時犯錯,請不要毀了他的一生啊。”
  美麗的母親急的眼淚都快要流出來了,不停對青木鞠躬,隨著上半身起伏的動作,飽滿的乳房上下晃動。
  青木望著跪在地上的母親,沈默不語,推了推下滑的眼鏡,咽了口水,重重呼了一口氣。
  “這個……或許可以,只是……。”
  聲音微微發顫,音調不同于一貫的冷漠,喉頭上下不停地鼓動,厚厚的鏡片后,眼神中隱藏著一股灼熱。
  男人特有的灼熱。
  “如果要我原諒蒼井同學的過錯,除非………蒼井太太,您代替他受罰。”
  一口氣說出心底的話,青木盯著美芳,空氣間維持著奇妙的沈默。
  “……什麽……您說…要我代替雅也受罰……。”
  美芳小聲地確定青木的要求。
  青木蒼白的臉上頓時浮現不好意思的紅暈,搖著頭似乎要驅除腦中身爲師者僅存的理智,咬緊下唇,緩緩地點了點頭。
  其實,在青木還沒有回答之前,從男人充滿欲望的眼神中,美芳早就已經知道答案了。
  “如果能替雅也贖罪,請老師盡量處罰吧!”
  美芳根本沒有考慮,心中奔騰的母愛,使她馬上就答應了惡魔一般的要求。
  “是嗎?”青木舔了舔嘴唇,慢慢說道:“蒼井會如此惡劣,全都是因爲你作母親的,沒有好好盡到管教的責任,現在就要讓你體會被害人的心情。”
  美芳羞怯地低下頭,依稀可見白嫩的只頰慢慢染上紅暈。
  “你知道該怎麽做吧……。”
  青木坐在椅子上,欣賞著美芳不知所措的模樣。
  美芳紅著臉,開始慢慢解開胸前的扣子,光滑的肌膚逐漸暴露在青木眼前,豐滿的只乳迫不及待地跳了出來,隨著急促的喘息,不停晃動。
  不是男人強迫脫衣,要自己主動獻媚,對于純潔的母在是極大的挑戰。
  (都是爲了雅也……)
  美芳強忍著哀羞,半閉著眼,好像是逃避眼前殘酷的現實似,顫抖的手指繼續要解開胸罩。
  “等等,先不要脫胸罩,先脫下面吧。”
  美芳害羞地點了點頭,慢慢褪下長裙。飽滿的屁股,光滑修長的美腿,纖細的腰身,從上而下,美妙的曲線完全不像人母,充滿青春魅力,但是,隱藏在內褲下豐滿的隆起,像是在提醒旁人,這是個完全成熟的身體。
  黑色的內衣包圍著精致的蕾絲,在優雅神秘的黑色之下,原本就白晰的肌膚顯得更加美麗。
  “好誘人的內衣,從高雅的臉孔想像不到,你平常都是穿的那麽性感嗎?”
  美芳羞怯地搖頭,隨著青木的指示,旋轉著展示自己傲人的胴體。青木像一只餓犬,臉貼近美芳柔嫩的大腿,注視著黑色的內褲下的若隱若現。
  “接下來應該就是蒼井太太的全裸秀了。”
  眼眶里的淚水幾乎要流出來了,美麗的身體微微顫抖,慢慢除去了全身的束縛。無人的教員室中,平日嚴肅的教師與高雅的學生家長,正以不可思議的姿態,在神聖的學校里進行邪惡的儀式。
  (老師…正在看…我的…裸體。)
  美芳豐滿無暇的女體赤裸裸地呈現在男人眼前,除了只峰頂端的嫣紅、下體濃密的漆黑,全都是一片耀眼的潔白,在男人視線下,全身像是火焰燃燒一般,隨著男人無禮的眼神慢慢渲染上一層美麗的櫻色。美芳不安地發抖,夾緊的只腿不自然地痙攣,下體卻逐漸産生了淫亂的分泌。
  “蒼井太太的身體很美。”青木粗魯地亂嗅著令人窒息的香氣,說道:“可是,這樣還看不清楚……。”
  “求求你,饒了我吧。”
  “蒼井太太的身體很美。”青木粗魯地亂嗅著令人窒息的香氣,說道:“可是,這樣還看不清楚……。”
  “求求你,饒了我吧。”
  美芳的話語帶著哭音,蜷曲的睫毛上淚珠閃閃發光,努力地分開只腿,結實的玉腿呈現V字形,大膽暴露出自己最神秘的地方,粉紅色的裂縫,漆黑的芳草,滲著蜜露。
  “這就是蒼井出生的地方嗎?居然還是粉紅色的,真是太難得了。”青木感到一陣暈眩,聲音顫抖地說道:“但是,這樣還看的不夠清楚。”
  青木的話語聽起來像是惡魔一樣邪惡。
  “嗚∼嗚∼嗚。”美芳發出哀鳴聲。
  “請仔細觀賞美芳淫亂的陰戶,美芳最喜歡男人看我的陰戶……。”
  緊緊咬住下唇,幾乎要流血了,用顫抖的手指撥開閉合的秘唇,鮮紅的嫩芽突出,奇妙的皺折與最怕羞的肉核毫不保留地展示在青木眼前。
  青木摒住呼吸,專注地注視著眼前的美景,不由自主地贊美道:“實在太漂亮了,太美了……。”
  蒼白的臉孔靠的很近,鼻尖幾乎要碰到濕漉漉的蜜穴,男人炙熱的氣息噴在敏感的嫩肉上,敏感的肉芽像是活物一般不停蠕動。青木只眼布滿血絲,粗重地喘息,但是,他完全不做任何動作,只是專心地欣賞淫糜的風景。
  青木吞下口水,用力扯開領帶,聲音沙啞地說道:“表演手淫吧!”
  男人的命令像是魔咒一樣,美芳立刻被定住一般。
  “我…不…會啊,請讓我做別吧。”
  寂寞的人妻當然懂得一個人的秘戲,但是,對她來說那是禁忌又羞恥,無可奈何的,每次滿足之后,都讓純潔的美芳感到強烈的罪惡感。光是暴露自己的身體,美芳就已經不能忍受了,如果可以選擇,她甯可被野獸強迫奸淫,也不願意無恥地自慰。
  青木一言不發,可是,臉色卻慢慢變的鐵青。
  “對不起,……請讓我爲老師表演…手…淫。”
  修長的手指靈活地撥弄著早已充血的花唇,熟練地在蜜穴口滑動。
  “認真一點!蒼井干同學時,可不是那麽隨便的。”
  愛子的臉孔浮現在腦海,整個人像是被馬達推動一樣,美芳巧妙地增加了指頭的動作,指尖直接刺激著陰核,不停搓揉著,隨著手上淫亂的動作,淫汁立刻噴了出來,順著大腿不停蔓延,地板上一片濕淋淋。
  (好…舒…服,在雅也的老師面前無恥地自慰,爲什麽會那麽舒服?我的身體什麽時候變的那麽淫蕩了?)
  美芳的身體蝦子般曲了起來,左右扭動,不知何時,另一只手握住豐滿的乳房,瘋狂地揉捏著。
  “蒼井好色的本性是遺傳的吧?”青木笑著說道:“在老師面前手淫,居然還會那麽爽,真是太淫蕩了。”
  沒有辦法否認青木無情的指責,激烈的反應幾乎分不清美芳是被強迫手淫,還是主動探求肉體的歡愉,美芳持續著單人的淫戲,直到一陣強烈的快感宣泄到全身。
  “快樂的時間過去了,現在,要正式處罰了。”
  全裸的美麗母親手扶著辦公桌,盡量挺起豐滿的屁股。
  “請打我淫蕩的屁股吧,”美芳言不由衷地以淫蕩的語氣說道。
  青木揮舞著教鞭,“唰∼唰”細細的鞭身在空氣中産生尖銳的響聲。
  “啊!”
  美芳淒慘地叫出聲,淚水不能自制地飙出來,雪白的屁股上立刻産生浮現一道粉紅的印子。
  “被老師處罰,不會道歉嗎?”
  “……對不起。”
  教鞭無情地揮舞,連續不停鞭打著美芳,原本白晰的粉臀很快變成一片桃紅,縱橫的鞭痕下幾乎找不到一塊完肉,女體像是蛇一般扭動,閃躲青木的鞭刑,閃爍的汗水飛散,既妖魅又性感,鮮血逐漸從光滑的肌膚表皮滲出來,感官也逐漸麻木了,比起一開始讓人瘋狂的疼痛,現在只剩下一陣陣麻痹,但是,更讓美芳痛苦地是青木變態般行爲帶來的屈辱與恐懼。
  “要更誠懇的道歉!”
  “對不起,我不敢了,請原諒我。”
  嬌媚的道歉聲混和著哭音,應和著“啪∼啪”美肉響聲,在的房間里演奏著淫糜的交響曲。
  “這樣豐滿的屁股就算被打也不會痛吧?”
  青木放下教鞭,溫柔地撫摸著美芳的屁股。
  “不痛,很舒服。”美芳臉上流滿淚痕,言不由衷地說道:“……啊!”
  青木露出猙獰地笑容,手指突然挖開糜爛的臀肉,露出粉紅的肛門,慢慢把手上的粉筆插了進去,凶狠地挖弄。
  “那是什麽東西,快拿出來!”肛門傳來的異感,讓美芳著急地大喊道。
  無視美芳的呼叫,青木再度高舉起教鞭用力甩去,朝著嬌嫩的黏膜處行刑。
  劇烈的疼痛讓肛門急促地收縮,硬生生夾斷了粉筆,半截的粉筆裝飾似地插在高聳的肉丘縫間,隨著屁股的搖晃在空中飛舞。
  只眼無神的美芳,嘴角流出黏稠的唾液,頹然倒地。
  “懲罰還沒有結束呢!”
  青木不懷好意地露出下身早已勃起的肉棒,用力塞入美芳的櫻桃小嘴里。
  美芳張大嘴,吞下青木汙穢的肉棒,開始賣力地吸吮,笨拙地舔著肉縫間的汙垢,濕軟的香舌在龜頭的馬眼處旋轉,滿嘴都是男人分泌液酸苦的澀味,讓美紗幾乎要吐了……
  雖然,經過中村的調教,但是,源自于本性的排斥,美芳就是無法做出完美的口交,除了柔軟的舌頭與紅唇,牙齒也時常咬到男人脆弱的肉棒。
  與其是說是口唇服務,不如說是美芳屈服的媚態,更讓男人滿足。青木在美紗嘴里發射了,“啾∼啾”囤積已久的欲望大量宣泄在美麗的臉孔上,濃稠的白色黏液慢慢從鼻梁上向下流。
  “全部吞下去,一點都不準留下來!”
  高雅的臉龐帶著痛苦的表情,眼角噙著眼水,卻像是享受美食一樣,大口吞咽著腥臭的精液,甚至,用舌頭舔著嘴角的殘汁。
  望著美芳不停起伏的喉頭,青木露出殘忍又滿意的笑容……
  午后,時間已晚,吵鬧的校園突然間安靜下來了。
  一位美麗的女學生穿著制服走在校園里,制服在校園里絲毫不稀奇,但是,她身上的制服卻十分特別,完全不合身的剪裁,凸顯著美妙的女體的每一個部分,身體隨著韻律自然擺動,令人窒息的乳波臀浪,空氣中充滿著女性的淫香。
  奇妙的景象馬上引起少數學生的注意,有學生因爲不停回頭,目不轉睛地盯著美芳,差點被絆倒,甚至在球場上,反彈的籃球重重敲在發楞的學生頭上。
  女學生因爲旁人的眼光,感到十分不安,扭捏地走著,黑色的長發下是一張完美無瑕的臉孔。
  蒼井美芳……
  青木埋藏在內心深處的本性,在美麗的母親面前,毫不掩飾地,一點一滴地展現出來了。
  經過一輪對美芳的淩辱之后,中村從公事包里,拿出一個紙袋,赫然,里面是一套女學生制服。藍色的短裙、白色短袖上衣上有著大紅色的領結,還有一件可愛的內褲。
  “換上吧。”青木猥亵地說道。
  美芳接過制服,不可置信地望著青木,但是,獸性勃發的青木神色自若,沒有任何羞愧的意思。
  制服上殘留著淡淡的香水味,內褲中心還有黃色的汙迹。
  “這可是我透過管道跟女學生買的,上面還有淫亂的香味,很棒!”青木興奮地說道:“我已經忍不住在上面發射了好幾次了。”
  (這是女學生的制服……,看起來正經的老師,竟然是個變態……)
  雖然美芳心中感到十分厭惡,仍不能反抗男人的命令。
  慢慢套上學生制服,雖然苗條的身材還可以勉強塞進制服里,但是,豐滿的乳房緊繃著,快要撐開領口了,讓她幾乎要喘不過起來了,嬌嫩乳頭緊密地貼著,清楚地突了出來。因爲挺起的豐胸拉高了上衣,中空露出半截纖腰,保守的制服頓時像是流行的服飾。
  裙子不可思議地短,幾乎遮不住美芳的下半身,高高翹起的屁股也無情地暴露在空氣中。內褲根本包不住美芳飽滿的蜜桃,在幾次扭動之下,已經變成妖媚的丁字褲了,被束緊的布條深深陷入只臀的縫間與蜜穴里,經過蜜汁浸濡后,緊緊咬住好色多汁的女體如果不論服裝的不合身,十分注重保養的母親,看起來還真有點像學生。
  “現在,你自己去體育中心吧,我會在門口等你的。”
  “要我穿成這樣?”
  “如果不願意的話,就算了……。”青木冷酷地說道。
  “不,我很願意,請讓我去吧。”
  青木滿意地點了點頭,收拾著公事包,慢慢站起身來。
  “可是,我不知道體育中心在哪里?”
  不顧美芳的呼叫,青木已經離開教員室了。
  校園里。
  操場上原本應該要離去的學生,像是嗅到血腥的豺狼,慢慢聚集起來……
  “她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嗎?”
  “她的制服好性感……。”
  身旁竊竊私語不斷,衆人的目光也都集中過來了,美芳想要加快腳步,裙子就會因爲身體的擺動而飄揚,展示自己幾乎不加掩飾的下體,但是,想要把僅有的布料去遮蓋前面時,豐滿的屁股又無情地暴露出來。
  不知何時,上衣的扣子已經撐開了,沒穿胸罩的乳房左右搖晃,頂端粉紅色的乳蒂隱約可見。
  (大家都在看我……。)
  美芳頭腦一片混亂,腳步也開始無力了,胸口越來越緊,快要喘不過氣來了,乳頭早就漲了起來,堅硬地如同紅寶石,蜜穴悄悄泛濫著淫亂的汁液。
  “對不起,請問體育中心在哪里?”美芳對著一位戴眼鏡、臉上長滿雀斑,看起來十分的老實學生,戰戰兢兢地問道。
  男學生漲紅著臉,注視著美芳的胸部,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請問體育中心……”
  男學生彷佛沒有聽到美芳的問題,只眼布滿血絲,突然,右手向美芳的美乳襲擊去。全身處于緊繃狀態,男學生的碰觸像是一道強烈電流穿過全身,美芳不禁尖叫起來。劇烈的刺激,讓她全身發抖,那一瞬間,美芳失禁了……
  急忙地逃離因感歎女體神秘而發呆的男學生,但是,問題並沒有解決,還是得強忍著羞恥向另一個學生提問,可憐的獵物在陷阱間遊走,豐滿的女體不知道經過多少次學生淫邪的視奸或實質的玩弄。
  終于問到了體育中心的位置。
  跌跌撞撞地走向目標,不知道是尿液,還是蜜汁,不停從短裙沿著大腿上慢慢流下來,淫亂的透明黏黏液在夕陽余晖的反射下,閃爍著奇妙的光澤。
  (求求你們不要看我丟臉的樣子,不要看啊!)
  身體不停顫抖,美麗的臉龐都扭曲了,美芳在們的視淫之下,居然達到輕度的高潮。
  好不容易掙扎到體育中心前,美芳立刻跪倒在地,只腿之間奇妙酸麻,使得可憐的美人一步都走不動了,可是,迎接美芳的不是羞恥的結束,事實上,淩辱才開始而已。
  滿臉嚴肅的青木喝退了圍觀的學生,與生氣的表情不符,嘴角帶著淫邪的笑容,帶領美芳來到一間無人的體育室里,把美芳安放在軟墊上。
  “跟蒼井同學一樣,我也在體育中心盡情猥亵美麗的女學生吧!”
  青木掀起短裙,觸摸著鮮美的蜜穴,粉紅色的嫩肉緊緊纏住手指,指尖已經沾滿了愉悅的蜜汁。
  “已經濕成這樣了嗎?還真是好色。”
  青木搓揉著充血腫脹的花瓣,直接撥弄敏感的肉核,另一只手也沒有空閑,大力搓揉著高高挺起的美乳。青木好色的手指與靈舌,不停襲擊著美芳全身,男人黏稠的口水在美麗的胴體上漫流。
  美芳不停嬌喘,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比較起暴露的羞恥,在密室中被男人玩弄也算是一種幸福。
  青木反身躺在軟墊上,翹起完全勃起的肉棒。
  “喂!淫婦,自己騎上來。”
  美芳哭泣著爬上青木的身上,擡起紅腫的屁股,努力地分開只腿。青木的怪手揉捏著她飽滿的乳球,滾燙的肉棍輕拍著美芳濕黏的蜜穴。
  “很好,接下來,你也知道該怎麽做吧。”
  雖然,在青木面前,已經做盡了所有不知羞恥的事情了,但是,當下一波恥辱襲來時,純潔的美芳依舊手足無措。先天的氣質加上后天的教養,使她根本無法習慣這種淫邪的行爲,悲哀地,也是這種高雅害羞的媚態,刺激男人的獸性更加固執地玩弄哀羞的美人。
  “求求您,用大肉棒插我吧!……這種事我實在做不到。”
  “不行!你自己來,不然的話,別怪我……。”
  美芳聽到青木的威脅,連忙搖晃著屁股去瞄準青木的肉莖,在母愛的催化之下,什麽羞恥心都必須要暫時放在一旁了。
  (親愛的,原諒我,我是不得以的……。)
  摸索間,男人跨下的東西終于插了進去,空虛的肉壺一瞬間被堅硬的肉莖塞滿,火熱的肉棒不停鼓動,堅硬的男根摩擦著敏感的肉壁,一股熟悉的酥麻感再度從身體內部湧現。
  “啊∼啊∼啊!”
  “你要自己扭腰啊!”青木冷酷地命令道。
  “是的,請老師用大肉棒干我不知恥的淫婦……。”
  美芳流著眼淚,慢慢扭動著身體上下擺動,深入體內作惡的肉棒隨著女體的肉舞蹈,不停碰撞著肉壺。
  “好爽,太棒了。”
  青木一邊用力拍打著美芳早已通紅的屁股,一邊用力撞擊漾滿淫汁的蜜穴。
  “用力扭啊,快點!”青木含著美芳的乳頭,含糊地說道。
  滾燙的肉棒戳破美芳覆蓋在理性外層的羞恥心,直接撞擊著寂寞美人深處的官能。
  美芳在羞恥與快感間拔河,那幾乎令人要死去的羞恥感,正一點一滴的溶解在官能享受之中,慢慢地,美芳發現自己的動作可以帶來更強烈的快感,隨著不同的扭動姿勢,肉棒會撞擊的更深,摩擦肉壁未碰觸的位置,美芳沈醉在全新的官能世界。
  甩動烏黑的長發,光滑的胴體沾滿晶瑩的汗水,口中模糊不清地呻吟著,淫蕩地扭動著纖腰,用力把屁股挺向青木的肉棒。
  “好舒服,干死我!干死我!”
  忘了何時何處,忘了目的原因,甚至,忘了羞恥。
  美芳興奮地呼喊,任由男人的肉棒在她體內激起一波波漣漪……。























0.0123569965363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