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在丈夫面前被侵犯的美麗人妻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九月二十一號 星期一 天氣晴」

黃天雲在電腦上打上,黃天雲一身黑色的西裝,帥勁十足卻又不失文質彬彬的氣語,帶著一副無框的眼鏡,手上戴著一支昂貴的銀色名牌手錶,對著電腦,手在鍵盤上,又打:「初始任務,目標第一號:胡佳妍。」

胡佳妍,一名剛滿三十歲的年輕漂亮少婦,她和她的老公,林良甫,結婚剛好滿三周年,不過看在別人的眼哩,這一對恩愛的夫妻確實有點不搭調,畢竟林良甫已經是一個五十幾逼近六十歲的老男人,至於為什麼他們會在一起,一直是一個謎,但總而言之,他們就是一對夫妻。

這一天,九月二十號,胡佳妍依照往常的早上七點半下了床,親手為林良甫做早餐,今天的菜色是總匯三明治,胡佳妍不僅人長得美,廚藝也是相當好,每一天林良甫都很期待能吃到他這個完美老婆的手藝。

「我出門了喔!」吃完早餐的林良甫一如往常地在門口和胡佳妍道別。

「早點回來喔!別忘了今天晚上和人家有約喔!老公」胡佳妍微微笑著撒嬌道。

「知道了!我的小甜心!」林良甫笑了笑。

「來,這個給你!好好放心地去工作吧!」胡佳妍邊說邊將林良甫的黑色公事包交給林良甫。

「謝謝你!來,親一個!」說著,林良甫便親了胡佳妍的臉頰。

「嗯……討厭啦!要是被隔壁鄰居看到了就不好了!」

「好啦!我走了喔!」

「慢走!記得早點回來喔!」

揮著手,望著林良甫遠去,胡佳妍一股甜蜜湧上心頭,想到昨天和林良甫的約定,不由自主地紅了他那雪白的臉頰。

說說胡佳妍好了,胡佳妍生長在一個極為貧窮的家庭,他勉勉強強地唸完大學後便一個人獨自前往都市工作,為了養爸爸媽媽和一個弟弟,他身兼數職,不過由於學歷並不高他,所以也沒有什麼好工作,在百貨公司中的某一家知名服飾店當職員,不過可喜可賀的是他很上進,薪水一直往上升,而且在加上他真的很美,一雙水汪汪的美麗桃花眼,堅挺的鼻梁從高高的額頭下方延伸下來,紅如玫瑰的潤唇,白裡透紅的雪白肌膚,不必擦什麼保養品或化妝品便是一個萬眾矚目的大美人,要是在工作時,那妝一畫上去,更是令男性顧客不得不為了看她而走進店裡。

然而更令男性顧客瘋狂的是由於胡佳妍所待的服飾店比較講求合身剪裁,所以每每當胡佳妍穿上公司規定的服裝時,合身剪裁的襯衫配上緊身牛仔褲,在腳踩一雙黑色短靴,胡佳妍那一百六十八公分高的身材和33D 24 35的絕妙好身材更加的明顯誘人,不只男性顧客,就連女性顧客也會不禁意地多瞧上他一眼。

不過話說今天剛好輪到胡佳妍休假,她在家裡享受著獨自一人的生活,其實也不享受畢竟林良甫平常不太做家事,有許多事都由胡佳妍一手包辦,不過胡佳妍也覺得無妨,畢竟自己是老婆,傳統地來說本來就該多做點家務事,不過胡佳妍並不喜歡穿著一般家庭主婦地圍裙打掃,她還是照常穿著一般衣服做家事, 一件白色的長T配上一件黑色的緊身褲,將一頭烏黑的長髮挽起一綹馬尾,斜放在右肩,戴上手套,做起一般家務事。

然而這天胡佳妍認為自己在家,便沒有注意到大門的鎖,自己隨意煮了碗粥,加了一點肉鬆,便草草解決了一頓午餐,中午有睡午覺習慣的她很自然地便進房小睡,但就在他剛入眠沒多久,大門緩緩被推了開來,一個、兩個、三個……總共十三個男人走了進來,在中間的那個怪眼熟的,凝神一瞧,不就是黃天雲嘛!黃天雲向前面的那一個說:「她在房間睡覺,趕快去架設好,待會就要開拍了!」

話說另一頭,林良甫今天中午有一頓飯局,在一間酒館裡的飯局,他和廠商吃了一頓還不錯的午飯後,那個廠商說:「我說良甫,咱們交情那麼好,不介意我問點私事吧?」

「好兄弟,你說啊!」

「你和你老婆幸不幸福啊?」

「當然很幸福啊!佳妍是我遇過最好的女人了!怎麼突然問這個?」

「不是啦!我是想問你還有沒有當年處處留香的興趣啊?我最近發現一個網站,現場直播做愛的畫面,而且如果觀看的顧客願意出點錢,那個女人就會到府服務」

「這是什麼網站啊?我怎麼沒聽說過?」

「我也是最近才發現的,而且我已經有請過好幾個女人來過了,超讚的!而且今天中午還有一場人妻的戲碼,怎麼?你有沒有興趣?」

「好像還不錯,佳妍的床上功夫雖然不差,但還太嫩,我倒想看看是不是真有這種網站」

「不然我們現在就上去租個房間,我在那邊放給你看,那一檔人妻的戲碼似乎也要開始了!」

回到胡佳妍這裡,胡佳妍在睡夢中似乎聽到些奇怪的聲音,但他並不以為意,直到似乎臉上被戴上了東西才赫然張開眼睛,他嚇傻了!一個大男人光著身體站在他的床邊,一台攝影機正對著他,他想動手,忽然發現手被綁住,身體也被麻繩綁住,自己的一對雙峰更為突出,一陣氣息在耳邊輕吐,耳邊響起:「太太,你好辣喔!」

「你們幹什麼?」

「幹什麼?太太,你沒看過A片嗎?我們要強姦你啊!不正確來說,應該是要滿足你,剛才我在你身上住了一針春藥,我想也該是藥效發作的時候了,你待會做愛的過程,全部都會被錄下來,而且會在網上直播,到時候如果你表現好,以後就會有很多男人要你去替他們服務囉!」

「住手!你們這群混蛋!給我放開!」

「太太,太遲了!你瞧,你的小穴已經有點反應了!不過在這之前,還是要好好虐待你一下」

說著,黃天雲將胡佳妍推倒在床,將他的雙腳搬開,挪開摩擦陰蒂的麻繩,只見淫水已漸露,黃天雲淫笑了幾聲,用鼻子聞了聞:「好香喔!太太洗得很乾淨呢!」

「你……你……快給我住手!」

「太太,這可由不得你,好好享受吧!」

說完,黃天雲拿了一串跳蛋,數一數竟然有五個,一顆一顆的黃天雲將跳蛋全部塞進胡佳妍的小穴,胡佳妍身子頓時弓起,這種莫名的爽快和興奮衝擊著他,不行,不行高潮,胡佳妍告訴自己,然而卻沒什麼用。

「太太真敏感!我看你一定會很多人要的!」

黃天雲說完,搬開胡佳妍的嘴,猛灌了一大杯水,讓胡佳妍又喝又嗆的,然而用力咳嗽的代價就是下體的刺激更加激烈,連續灌了三次水,胡佳妍幾乎已經快要不行了,黃天雲又蹲回胡佳妍的下體處,拿出一支原子筆,開始按壓胡佳妍的陰蒂。

「不要……不要……求求你……住手……啊!啊!啊!恩……恩……恩……」

「嘿嘿!太太,很有感覺喔!妳老公可是有在看喔!難道你想給他看這麼爽的畫面嗎?好啊!我就給你更爽!」

說完,黃天雲更加大力的用筆按壓,剎那間,胡佳妍再也忍不住性慾,嘩啦嘩啦的淫水噴了出來,連同五顆跳蛋,整個人幾乎虛脫。

此時此刻的胡佳妍已經沒有了防備之心,雙腳已經大開,私處完全裸露在鏡頭中,不知此時在螢幕前有多少男子已經掏出肉棒猛打更甚至射了,至少林良甫是,他已經拋開這個螢幕上女子怪眼熟的體態和叫聲,他猜一定不是胡佳妍,一定是某個女優剛好和她很像罷了。

「好了!也差不多了!該是吹喇吧了!」黃天雲淫邪地說。

話音才剛落下,已經有三根肉棒出現,黃天雲很有技巧地擋住了螢幕,替胡佳妍換了一個半罩式的面具,露出了胡佳妍那紅勝玫小如櫻的美唇,黃天雲湊到胡佳妍的耳邊:「別著急,我們會好好服侍你這淫蕩的身體的!你先好好吹這三根雞巴,等下就會有好幾根肉棒讓你爽翻天的!嘻嘻嘻」

一聽到這話,胡佳妍不禁一陣顫抖,好幾根肉棒,到底是多少根?不過眼下有三根肉棒正要插進自己的嘴巴,胡佳妍想來就是一陣悲痛,淚水悄悄滑過臉龐,然而對於螢幕前的禽獸們來說,這眼淚來的真是時候,淩虐強姦不流淚怎行呢?

下朱唇被搬開,第一根來自右邊的肉棒惡狠狠地送入,完完全全的插入,直沒底,抵住了胡佳妍的喉嚨,胡佳妍一個驚嚇,想叫卻只能叫出悶聲「哼……」男子把胡佳妍的嘴當作肉穴一般操幹,很難想像卻也很容易理解此時胡佳妍的心情,「嗚!嗚!嗚!唔……唔……呼……呼……嗯……嗯……」胡佳妍幾乎喘不過氣來。

拔了出來,胡佳妍用力地大聲呼吸新鮮空氣,然而這短暫的休息很快便結束,第二個男子的肉棒又送入,然而這次卻又跟第一個不同,這一個硬是將胡佳妍的頭給拖起,然後用手按住胡佳妍的後腦勺,讓胡佳妍的頭隨著手而前後移動,胡佳妍此生根本沒有被這樣對待過,又是悶聲不斷:「嗯……嗯……唔……唔……唔……哼……哼……嗚……嗚……嗯……」

此時的胡佳妍已經快要崩饋,他現在只能委屈求全的跟著男子,免得會有不測,要是林良甫真的在看,面具一旦被拿下來,一切就完了。

再一次抽了出來,新鮮空氣如今才知是多麼美好的東西,胡佳妍用力大口的呼吸著,然而第三根則是分毫不差的跟著送入,胡佳妍被賞了一巴掌,耳邊回響起低沈的聲音:「自己吹吧!老子要你吹!」

胡佳妍不敢不從,嘴巴呈現O型,甚至有時因為吞肉棒的關係而使凹陷的臉頰而產生出有龜頭的形狀,真是淫蕩極了的畫面。

三根肉棒,三種模式,連續輪迴著,大概五次吧,第一根肉棒射到胡佳妍的嘴哩,卻被男子硬是將精液摳了出來,塗在乳頭上,閃閃發亮;第二根肉棒則是直接射到喉嚨,要胡佳妍吞下去;第三根肉棒在射出之前抽了出來,射到胡佳妍的臉上。

胡佳妍眼淚再次滑落,簫吹完了,還有什麼等著他,正盛開的花即將被蹂躪就算了,會不會被開後庭花呢?會不會有3P呢?種種恐怖的想法都上了心頭,畫面都入了眼簾,胡佳妍害怕,全身的打顫卻被禽獸視為興奮。

這次那個淫邪的聲音沒有再出現,這卻讓胡佳妍完全處於緊張的狀態,黃天雲的話等於是在預告,然而他沒說話,胡佳妍完全無法做準備,毫無預警的被插入更會讓人發狂的,胡佳妍是這麼害怕著,然而林良甫卻這麼興奮期待著,還稱讚這導演厲害,知道怎麼讓女人受虐。

「嗯......嗯......啊!啊!唔......唔......啊!啊!痛!痛死我了!啊!啊!不......不要!啊!啊!啊!救……救……命……命……啊!啊!不要!不……不……不要……要……啊!恩……恩……唔……」

瞬間的插入讓胡佳妍完完全全的崩潰,終於,終於失貞了,胡佳妍再也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林良甫了。

紅脣大開,淒厲的叫聲陣陣傳出,一對D胸甩晃得厲害,粉紅色的乳頭格外的誘人,上下左右轉圈,看得令禽獸血脈噴張,興奮不已。

「嗯哼!嗯哼!嗯哼!哼……哼……啊!啊!啊!唔……唔……唔……不……啊!救……救……痛!痛!啊!啊!啊!恩……恩……恩……喔!喔!喔!啊!不要……我求……求…求求你…你……們……啊!啊!住……住……手……」

胡佳妍的美胸間多了一拋精液,而如今幹它的是第二根肉棒,胡佳妍一雙修長的美腿被擡得幾乎呈九十度垂直,一對白雪一般的美臀毫無保留的面對鏡頭、面對禽獸們,而一根粗壯型的肉棒正從上頭深深地插入胡佳妍充血的花穴,抽插得很慢,卻每一次都很到位,一定都是直接頂到最深處。

胡佳妍的小腿終究無法承受太久的垂直,垂放到男子的肩,而這一個舉動反而讓小穴更加容易被插到深處,男子一發現胡佳妍這「貼心」的小舉動帶來的效果,更是肆無忌憚的狠狠抽插,胡佳妍根本沒想到自己招來的後果,對他而言,不管怎樣,今天是活不過了。

「呼……呼……恩……恩……啊!啊!求……求……求……啊!痛……會會……會壞掉…壞掉……啊!啊!我……我不……不行了……了……啊!啊!唔……唔……唔……嗯哼!嗯哼!啊!嗯哼!啊!啊!要死……死…掉了……了……」

胡佳妍側著身子,左腳被男子抓著,右腳曲成ㄑ字型,這是第三根送入她小穴中的肉棒,第二根則已經到了她的嘴中,胡佳妍的右手扶著臉頰旁男子的大腿,嘴巴中含著剛才令他高潮的肉棒,一根蓄勢待發的肉棒,胡佳妍已經漸漸妥協了,他已經不用男人說什麼,或是下達任何命令,他已經知道男子的肉棒送入她的嘴巴就是要她吹到射精,凹陷的右臉頰不規則的出現龜頭的形狀,然而這並不是胡佳妍的痛處,痛處來自下體,但嘴中的肉棒卻仍是一大恥辱,嘴巴宛如花穴,花穴宛如嘴巴,被幹,被插,滾燙的精液射入,而精液又順著喉嚨下去。

淒美的叫聲不絕於耳,香汗淋漓的胴體是如此嬌媚,胡佳妍的話穴正被男子衝撞著,不規則的頻率更是令胡佳妍感到受不了,再加上體位是讓女人容易達到高潮的,更讓胡佳妍的叫聲淒美悅耳,他的蕩叫是男人抽插的威爾鋼,他的顫慄是男子衝撞的興奮劑,總之不管如何,抽插猛烈,胡佳妍皓齒全露,透過面具的開口可以看見已經翻了白眼的媚眼更令螢幕前的禽獸們更是狂打手槍,尤其以林良甫為猛烈。

「不……啊!啊!幹死……幹死我……幹死我了……啊!嗯……嗯…嗯哼!嗯哼!唔……不……不行……不行了……啊!要……要高……要去了……啊!啊!爽……爽……美死……美死我了……不……我……我……啊!啊!再來!嗯……嗯……唔……再來啊!」

已經完全失去理智了,胡佳妍唯一的羞恥力量就是在淫叫的時候不喊出自己的名字,他希望林良甫沒有在看,但又不能確定,但第四根肉棒在第三根肉棒連環猛頂而內射後隨即便插入,這次胡佳妍被迫採取了騎乘位,被對著幹他的人,豐乳晃蕩,汗水紛飛,秀髮飄舞,赭唇破開,浪叫聲自喉嚨深處發出,左手被男子牽到後面,右手則撫在肚子上,他想盡可能地讓剛才的精子往下滴。

男子怎麼會留情呢?左手是牽著胡佳妍的手,還有右手是空著的,毫不憐香惜玉的拍打重擊胡佳妍的翹臀,這不僅令胡佳妍臀部上下起伏的更加快速,更令胡佳妍每次在被打時會前後抖動,三十餘回的抽插,男子加大又加快拍打胡佳妍的速度和力道,這無疑的就是要胡佳妍蹲坐轉換的頻率加快,胡佳妍雖不想卻不得不這樣做,因為她也快成為禽獸了。

「爽死我了!啊!別……別……別停……停啊!啊!啊!對……幹死……幹死我的……的花…花穴……我……啊!嗯……啊!唔……啊!淫穴……淫穴還要……還要哥哥…哥哥的大…大……大肉……大肉棒……啊!啊!唔……啊!啊!啊!喔!喔!嗯……嗯哼!嗯哼!哼……哼……啊!」

胡佳妍在一次被灌精後,第五根肉棒馬上接著上來,並沒有要讓胡佳妍躺下的意思,男子也是從下往上頂,然而這次男子的腳曲起,胡佳妍跟著將身子往後躺,雙手放到男子的腹部,男子兩手握住胡佳妍的腳踝,而胡佳妍的腳尖則是拚了命的用力墊起,男子的猛烈衝刺讓胡佳妍整個人興奮到已經失去任何理智,現在起,胡佳妍已經是禽獸了,一頭被幹到發情的禽獸。

所有螢幕前的禽獸們都已經不知道射了幾次,有些體力不支的已經忍不住了,有些還行的還是繼續打著手槍,想像自己就是螢幕中那個幹人妻的男子,林良甫更是威猛,打槍的速度之快實在令人不解他的年齡,然而看著胡佳妍那美死人的淫當做愛畫面,不時被男子頂到飛起來潮吹,那從花穴中飛躍出來的銀河是那麼的令人心醉神迷,全身抽蓄卻還叫著「還要」的畫面更是令禽獸心頭為之一振。

「啊!啊!痛!痛死妹……妹子……子了……了!啊!菊……菊……菊花……啊!啊!不行了!啊!啊!嗯……嗯……嗯……唔……唔……哼……哼……哼……啊!嗯哼!嗯哼!妹子……妹子……愛死哥……愛死哥哥……哥哥了……大力一點……大力一點……啊!啊!別……別停啊!啊!」

第五根肉棒再次內注後,第六根便隨之而來,讓胡佳妍整個人站了起來,並且自後頭抱住她,接著等胡佳妍站穩後,再將他兩手往後一拉,D胸瞬間挺出,這招是胡佳妍最難熬的一招,每次林良甫行房時使出,胡佳妍必然投降,如今更是無法以言語形容,胡佳妍的朱唇已經大開,已經叫不出任何聲音,只能見他的髮絲飛舞,香噴噴的淫汗佈滿身子,胡佳妍已經停不下來了,快感,她只想要快感,被淩辱的快感。

忽然男子抽出肉棒,將胡佳妍整個人往下壓,直挺挺的第八根肉棒直通通的插入氾濫的小穴中,而原本的第七根肉棒則是毫無愈緊的送入胡佳妍的後庭花,瞬間血花四濺,有些摻雜著淫蜜流下,然而被破菊的痛楚只是一下子,隨之而來的是雲雨烏山之樂、魚水之歡,鸞鳳和鳴,三位一體。

一洞一天堂,一漥一湖,胡佳妍又吞入第十根肉棒至口中,終於在五十餘下後,數人同時高潮,包括林良甫。

之後的每一天,胡佳妍的身體幾乎都有被蹂躪過的痕跡;之後的每一天,都固定有五根以上的肉棒幹過胡佳妍的三個洞;之後的每一天,胡佳妍對於性的需求有越來越大;之後的每一天,林良甫都準時收看那個被狂幹的人妻;之後的每一天,林良甫在自己的性慾或是胡佳妍的要求,兩人一定都會做愛;之後的每一天,胡佳妍都出去跟別的男人做愛。

一個月之後,一個失精過多的將近六十歲男人,就此身亡於房間中,而遺產則到了三十幾歲的遺孀名下,而遺孀就此消失在原本的生活圈,很少人會在白天看到那位遺孀,就算有,也一定跟著不一樣的男人,因為那位遺孀已經成了紅極一時的名妓。




















0.0182249546051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