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海南春光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我53歲,在公司也算是資深的單位主管了,可是大環境的因素,公司縮編裁

員,我居然被資遣了。



  不過,好在還領到了一筆還算可以的資遣費。



  家裏任職老師的老婆及任職公家單位的兩個該婚未婚的兒子,都還能維持家

計;可是傷腦筋的是,53歲的我,想另找工作談何容易,如果現在說退休,又嫌

太早,從頭做起又沒有體力了,坐吃山空身邊一點錢讓我坐立難安。



  一日,老婆同事好友顏君知我情況說何不去大陸闖一闖,如有需要她可幫忙,

顏君先生(47歲)在大陸海南投資水產養殖鰻魚及鱉魚,做得有聲有色,聽說賺

了不少錢,本來是她弟弟去幫忙,做沒二年受不了苦不去了,現在需要幫手,當

然如果有投資更好。



  老婆本有疑意,深怕老公到大陸後包二奶,又生小孩,因此一直不肯答應,

後因顏君極力保証,說她老公在大陸十一年都不曾包二奶,要我老婆放心,而且

還可以幫著監視,最後老婆要我先看看是否值得投資再決定投資多少,並且要我

結紮、每月薪資在臺灣領,我只留1-2000元零用後答應我前往。



  海南島——中國南方最大島嶼,屬於熱帶地區,終年高溫多雨,四季長青,

面積34000 平方公里。



  三亞市是台商在海南島海口、瓊海三個主要投資、旅遊最多的地方,陳方

(顏君的老公)帶我參觀了他的水產養殖場,占地約10公頃蠻大的,分鰻魚場與

鱉場,平時只僱用除了10多個保安人員外,工作人員也只40多人左右,忙時請臨

時人員則達2-300 人,陳方並介紹各個幹部與我認識,由于我尚未確定能適應當

地各種習慣,因此陳方先安排我暫住他家,陳方家是場區內自行建造的透天屋,

約150 平方米(45-6坪)吧,二樓主臥室、客房、書房、起居室;樓下客廳、餐

廳、廚房、褓姆房,陳設以臺灣眼光來說尚可,家裏祇有一位34-5歲吧,長得不

錯的褓姆張嫂幫忙煮飯、洗衣、整理家務而已,由于場內幹部有事找陳方,便請

張嫂帶我去休息,閑聊中知道張嫂是湖北武漢附近鄉下人,五年前因家鄉水災洪

澇,丈夫、孩子不幸溺斃,只賸下她一人,到處流浪,一次在陳方因公到廣州,

在偶然的場合救過張嫂,而張嫂也感恩跟陳方,于是陳方便帶張嫂到三亞來幫忙。



  時間很快,轉眼半個月過去,場內情況也越來越熟悉,工作上並無困擾與艱

難,重要事陳方主管,其它工作有台籍技術專家幹部4-5 人管理,我倒樂得清閑

由張嫂帶我到處逛逛及知名的「天涯海角」,其實這半個月來我知道張嫂等于是

陳方的二奶,可憐臺灣顏君還蒙在鼓裡,到處保証,不過我倒還不會去做惡人,

我也知道張嫂並不要陳方什麼承諾,祇是跟著陳方的一種安全感而已,一日於餐

後陳方問起我是否已經漸漸習慣當地氣候與各種風俗,因近日他將到廣州購買飼

料及洽談一些裝置事項,我想這是我搬出陳方的房子的時候,陳方安排我在場區

內他房屋沒多遠的一棟二樓厝,陳方本來是蓋給小舅子的,可是這小舅子呆不到

二年,就不願再來,以致此屋就一直空著,偶而放一些飼料。



  我除了換了一張床外,簡單的搬了進去,場內台籍幹部也住沒多遠,他們遠

道來到海南島工作,工作枯燥,心靈寂寞經常是到場門口一家啤酒屋玩樂,陳方

要求他們小心不要鬧事,台籍幹部也知道不囂張的道理,而且陳方很海派與當地

警察、衛生、環保、居委都很熟悉,所以倒也一直相安無事。



  我工作上無大礙,祇是口味因素偶而想吃個什麼,必須自己弄外,最困擾的

是洗衣問題,每天換洗的不多,但總是要洗,有時候張嫂幫忙拿去洗,有時候自

己拿到台籍幹部宿舍洗衣機洗,洗好又拿回家曬,因此等候中也常遭到台籍幹部

的消遣說我需要找個二奶,我也笑笑也罷。



  很快的過了半年,回台也走了二次,在一次陳方回台前,在一次吃飯時問我

是不是會寂寞,是否需要找個褓姆做做家事、煮飯、洗衣,如果需要可找張嫂幫

忙,其實我雖然希望有個人可以聊聊天,可是又真的是擔心孤男寡女日久生情,

後果身敗名裂,張嫂知我疑慮便說道︰



  「華叔,我幫你搞一個讓你放心的好嗎?」



  「怎麼說?有漂亮嗎?」我笑問



  「華叔愛講笑,肯定比我靚的。」



  大陸人喜歡『 搞』『肯定』 口頭語,如果沒有弄清楚這些話語,還加上各地方

言的腔調,真會被這些言詞打敗。



  「說來聽聽。」我喝了一口茶道



  「你知道我家鄉前幾年發大水洪澇吧。」張嫂看我點點頭繼續說「我有個遠

房堂姐,姐夫也在那次為了搶救看守家當的兒子,結果父子倆雙雙被大水沖走,

五六年來生死不明,留下堂姐一人,本來還有一份紡織廠的工作,可是幾年來每

年虧損,所以我這堂姐去年也就被下崗了,日前來信給我希望我是否能幫忙找個

工作,唉!幾年來我一直沒有回去那傷心地,去年三月陳方陪我回去,才發現我

們村子當初的親人不是死的死,逃的逃,沒有人願意再留下來,人口幾乎絕了,

好不容易才打聽到這個遠房堂姐還在,如今又卻遭到下崗,實在是命運作弄人哦。」



  我不知如何接下話題于是安慰張嫂道︰



  「陳方這裡不能安插嗎?」



  「不可以,我知道如果我去求他,我想他會答應,可是我認為不可以這樣做,

他救過我,我這條命是他給的,我不要增加他的麻煩與困擾。」張嫂低著頭道



  我看了一眼這個婦人,心中暗道︰「好一個明理的人,難怪臺灣老婆搶不過

大陸二奶。」由于感念她半年多來幫了我不少忙,以及我如果長期下來也確實是

需求一個褓姆才方便,于是︰



  「好吧,那叫她來吧,哦,對了,能不能告訴我她的一些簡單資料,比方說

什麼名字?幾歲?什麼水準?」



  「哦,我堂姐叫吳敏,姐夫也跟你一樣姓王,今年38歲,高中水準,很會做

家事喔。」張嫂很高興的說



  陳方越來越忙,由于出貨期來臨,場地工人增加3-4 倍,管理工作實在吃力

緊繃,陳方也經常不在海南島,一個月差不多有十天半個月不在,因此我的吃飯

極不正常,要不是張嫂盛好飯菜到場給我,我將會忙到沒吃飯,晚上10點了還在

現場盯著。



  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宿舍,張嫂帶著一位面貌姣好的婦人來敲門,經過張嫂

介紹,才知是她堂姐吳敏今天早上到了,忙碌的日子使我幾乎忘掉這件事,我仔

細打量這位婦人,有一點像張嫂,高約1 米6 ,大蓋50公斤吧,穿著黑長褲,印

花短袖衫,剪短髮皮膚比張嫂白一點,也許是第一次見面吧,吳敏有一些靦腆,

張嫂說︰



  「敏姐,我今天跟說了很多,我就不多說了,華叔人很好,不懂就要問,許

多事應該知道怎麼做才對,房間裏的東西我都準備好了,少了什麼明兒個告訴我,

我叫人去買。」張嫂用湖南當地的方言向吳敏說,但我依稀知道是這個意思。



  吳敏點著頭,張嫂轉身告訴我︰



  「華叔,你以後就叫她王嫂吧,什麼事交代她做,不懂的就麻煩你教她啦。」



  在叮嚀當中,張嫂離開我宿舍,王嫂在門口提進一只旅行箱,帶進她房間後

出來問︰



  「華叔,我幫你放洗澡水。」



  「沒有關係,剛來忙吧,我自個兒來。」



  我拿了換洗衣服走入浴室,疲憊的身軀,泡在浴缸里約半個小時才擦乾身體,

穿好衣服加了一條短褲出來,王嫂聽到我走出浴室從她房間走出來道︰



  「華叔,要不要我幫你抓抓?」



  「抓抓?」我不懂啥意思



  「哦,妳們說的按摩啦。」王嫂用手抓了抓的動作笑了。



  從進門到現在,第一次見她笑,她笑起來很含蓄,我雖然很想抓抓,但第一

天就這樣還是很彆扭,因此說︰



  「改天吧,剛來,也去洗個澡,早一點休息。」



  「哦,那要不要弄點點心給你吃?」



  「王嫂,不要客氣,以後我們日子還長久呢,趕快洗澡去,我累了,我要去

睡了。」我坐在客廳道



  王嫂一聽,趕緊走到我房間門口站著看我,我心中一楞,暗道︰「不會吧!」



  「幹嗎?」我問道



  「幫你鋪床呀!」王嫂道



  「喔,今晚不用啦,快去洗吧,會用熱水爐吧。」



  「肯定的,那我去啦,有事叫我哦,華叔。」王嫂點點頭,說完就進入自己

房間。



  熄了客廳燈,回房掛上蚊帳,(在大陸睡覺除了比較進階的酒店,不掛蚊帳,

會被蚊子叮死)躺在床上,心想,剛才這些動作一定是張嫂教的,她對陳方應該

也是如此,說真的,有時也真為大陸這些人難過,只為了區區每月不到人民幣500

元的工資,便使你感到受尊重的享受,臺灣不要說傭人不可能對你這樣,連老婆

都不可能這樣,難怪台商在大陸會樂不思蜀,蒙中漸漸睡著了。



  第二天起床,王嫂煮了稀飯,煎了冰箱內我僅有的兩個蛋,昨晚也許有好好

休息,今天看起來比較容光煥發,施了一點廉價化妝品的粉,穿著仍然是黑長褲、

小花短袖衫,我要她也坐下一起吃,她要我先吃,她在忙著洗衣服,我知道她只

煮了兩個蛋給我,她坐下吃,菜勢必不夠,我留了1000元給她家用︰



  「這個先用著,用完找我拿。」



  我就到場裏去了,海南島雖然在熱帶地區,不過海風也很涼爽,場地裏工人

吆喝著,管理幹部指揮著,出出入入的人員車輛,夾雜著汗水與水產的腥味,當

天下午快七點了,陳方回來,我到他屋內告訴他目前進度與工作情況。



  「吃過沒?張嫂告訴我你的褓姆來啦。」陳方曖昧的笑道



  「沒關係,我回去吃,對了,是昨天到的,還得謝謝張嫂哩。」我坦然地道,

剛好張嫂著一杯參茶出來給陳方,看到我一楞道︰



  「華叔,你來啦,謝什麼呀?」



  「謝介紹王嫂給我呀。」



  「華叔,你客氣,應該謝你才對,不然我這堂姐以後將不知要流落何處哩。」

張嫂正經地道;陡地想起什麼然後問道



  「華叔還沒吃吧,在這吃?」



  「不用了,這些日子比較累,難得今天早一點結束,我想早一點回去,王嫂

來啦,不能一天到晚麻煩了。」



  「那兒話。」張嫂道



  「育華兄,這些日子辛苦你了,小雲(張嫂的小名)也給華叔來杯參茶吧」

陳方說



  「不用了,我就走。」我搖手道



  又講了一些瑣碎的事後,我走出陳方家,張嫂送我時說今天她帶王嫂去市場,

張嫂也大致知道我喜愛什麼地介紹給她堂姐如何煮食。



  回到宿舍,王嫂已等在門口,準備了拖鞋,我看到屋內乾乾淨淨地一塵不染。



  王嫂走到浴室拿出一條毛巾給我擦臉。



  「華叔,先吃飯?還是先洗澡?」



  「先吃吧,餓壞了。」



  王嫂自廚房端出一碗熱騰的雞湯,電鍋內端出一盤紅燒魚,及剛炒好的一盤

青菜,這些都是我喜歡的菜,我知道張嫂幫了許多忙,接著王嫂又幫我盛飯。



  「也坐下來吃吧,也要習慣這樣,咱們雖然不是夫妻,可是,屋子裏祇有我

們倆個,服侍我,我也應該照顧,兩不相欠,談得來的話,有空就坐下來聊聊天,

太拘僅,我也不舒服。」



  「是┅我┅┅」



  「好啦,我幫盛飯。」我欲起身



  「不不不,我自己來。」王嫂立刻按著我的肩膀自己盛了飯坐在我身邊。



  我每道菜都嘗一口,王嫂盯著我的臉部表情,深怕不如我意。



  「唔,不錯,味道很道地。」我讚不絕口。



  「小雲教的啦。」王嫂安慰地笑著說。



  「嗯,這裡我也只習慣她做的菜,她跟老闆也5-6 年了,學到不少;來,今

天也很辛苦了,忙了一天,來,吃菜。」我夾一塊雞肉給王嫂的碗裏。



  「華叔,謝謝你,我笨手笨腳地,做得不好,你要多教我喔。」王嫂不安地

說。



  「以湖南人來說,們重辣、重鹹,第一次能做出這些菜算很聰明瞭。」我扒

了一口飯道。



  「很多人這麼說湖南人重辣、重鹹,可是我不會,今天這口味我也很喜歡。」

王嫂二、三下吃完一碗飯。



  「自己盛哦,要吃飽,我習慣吃這種米,其它米我吃不慣。」我說



  王嫂盛著飯道︰



  「這肯定的,華叔,通常我們鄉下吃的米是一斤2 元,飯粒比較松,現在吃

的是一斤8 元飯粒比較黏,吃起來比較下肚,當然好吃了。」



  坐下後,王嫂夾了一塊魚剔掉魚刺,像老婆給老公夾菜似的放到我嘴裏。



  「嗯,再來一碗。」我把碗交給王嫂。



  王嫂起身盛飯,我吃了一口青菜,王嫂將飯遞給了我。



  這餐飯吃得很飽。



  飯後我坐在客廳沙發上,王嫂遞給我毛巾後,又給切了一個火龍果給我才去

收拾碗筷擦桌子。



  我吃著水果,開啟電視,其實我很少看電視,通常我看片子多。



  王嫂擺好餐桌椅後走進廚房洗碗筷去了。



  又忙碌地過了10幾天,陳方又出去回來了,塞了二萬人民幣給我,我本有薪

資,不願再收,陳方卻說︰



  「你的錢全給了你老婆,現在你多一個家,拿著,需要時就用得到,趁著這

幾天比較輕鬆出去走走解解悶,過兩天又要進鰻苗了。」



  我正有意外出購物,于是,坐上場裏的車來到市區,我在市民廣場挑了幾套

我看起來比較舒服的衣服及兩雙鞋子準備送給王嫂,因為我不喜歡她們大陸人的

穿著。



  我又到銀樓幫張嫂買了一條金項鏈及一個瓖玉墜子,感謝她半年多的做飯洗

衣。



  當晚,下班後我到陳方家,張嫂來開門,我將買回的項鏈送給她,她很高興,

直說不敢當,太貴重了,我還是交給她收下,張嫂還千謝萬謝地送我出門,看我

二三包購物袋,笑著說︰



  「給王嫂的?」



  我笑一笑,點點頭,走回宿舍。



  王嫂看到我給她的衣服跟鞋子很高興,直說讓我破費了。



  吃完晚餐,我坐在客廳吃水果,王嫂洗完碗筷問我是否要放水洗澡,我要她

坐下來休息。



  近半個月來,我發現王嫂許多優點,也許是苦怕了,很節省,做事認真,學

得很快,對于我的生活習慣與節奏漸漸有了一些瞭解並配合。



  閑聊中,王嫂對于我的知識與見聞她非常嚮往,她說這次來三亞是她一輩子

走過最遠的路程,她當初掙扎許久,雖然捨不得故鄉,但又不得不選擇這條路,

只希望能存點錢以後回鄉做做小生意。



  坐在我身旁,我叉了一塊芒果到她嘴裏,她紅著臉接受我的餵食,她很少吃

水果,每次都是準備我的一份而已,我知道她在幫我節省,但是有人來訪時她又

會準備充足,所以我也就沒有要求她怎麼做。



  洗完澡走出浴室,見王嫂正翹著屁股在整理我床鋪,三角褲影子依稀可辨,

望著她的背影︰「王嫂,今天幫我抓抓好嗎?」



  「好呀,那你躺下┅……」王嫂回過身來道,忽然好像覺得有語病,立即不

好意思地改口︰「趴著啦。」



  「要不要脫衣服?」我曖昧地問。



  「華叔┅┅……」王嫂看著我想瞭解我的意思,然後泛紅著臉站在我面前。



  忽地,伸手要幫我脫汗衫,我阻擋了她的動作,她一楞幾乎哭出來,我忙道





  「王嫂,咱們相處也半月餘,我想問,內心對我印象如何?」



  「很好呀」王嫂緊張地道。



  「怎麼個好法?」



  「怎麼好法?┅……我┅說不上來┅┅我不會說」王嫂越緊張越結巴。



  「那我問,回答好嗎?」



  「嗯!」王嫂緊張地點點頭,鼻頭都出了汗水,我有點不忍,可是我還是當

做沒有看到。



  「我們這些日子是否像一對夫妻?」



  「嗯!」王嫂緊張又靦腆地點點頭。



  「喜歡這種日子嗎?」



  「嗯!」點點頭「喜歡。」



  「是否有感到彼此相愛?」我追著問。



  「我┅┅……」有點窘迫。



  「嗯」我盯著問。



  「我┅……喜歡聽你講話,我┅┅。喜歡看到你開心┅……看你開心我也開

心┅……」王嫂結巴地道。



  「夠了,知道我沒有辦法給任何承諾?」我上前抱著她。



  「我不會要求你作任何承諾,這些日子裏來我只想能跟你在一起,我就很滿

足了。」王嫂把頭趴在我肩上道。



  我輕輕推開王嫂,低頭吻著她,王嫂含羞地回應著。



  「是現在幫我抓抓?還是先洗澡以後再來幫我抓抓?」



  「你說!」王嫂紅著臉。



  「我都可以。」我無所謂地道。



  「那┅……我先幫你抓抓。」



  「好呀。」我脫下汗衫及短褲,只穿一件內褲走到床上趴著。



  王嫂走到我床前坐在我身旁,雙手開始在我身後筋絡、骨節揉搓推拿,由脖

子、頸椎、肩胛,再來又是霹靂叭啦地拍打,然後雙手雙腳又扯又拉地,力道手

勁又拿捏得恰到好處,而且使我渾身舒暢,我發現王嫂的按摩技術不下專業人員

耶,後來才知道她家以前有人學武。



  我翻過身看到王嫂早已滿頭大汗地喘著。



  「哦,看┅┅……累著啦。」我拉下她的頭,我吻著她。



  「嗯」王嫂畏縮地趴在我身上,雙目緊閉,渾身顫抖著,像一頭待宰的羔羊。



  現在我和王嫂舌頭交纏,涎沫互吮,我把手伸到王嫂的胸部撫摸她的乳房,

王嫂放軟著身體任我肆虐,我發覺王嫂乳房豐滿而有彈性,便進一步探入她內衣

裏貼肉地摸捏,乳尖卻被我摸得堅硬起來。王嫂嬌喘著,豐滿的肉體隨著劇烈的

心跳微微顫動著。我的手向下遊移,試圖探索她的私處,王嫂身子一顫,掙脫我

的懷抱喘噓噓地看著我說︰



  「華叔,我現在全身很臭很髒,我去沖個涼再來陪你好嗎?」



  「那就在我這裡洗好了,裡面有浴巾。」我放開她。



  我在床上看著王嫂走到我浴室,然後關門,我聽到開開水龍頭,脫下衣物淋

浴,又聽馬桶沖水聲,沒多久王嫂圍著浴巾走出浴室,她走到床前,我伸出手,

拉她上床,要她躺在我身旁,也許是沒有穿衣服,王嫂有一點手足無措,拉著不

上不下的浴巾,我把王嫂圈抱在臂彎下,王嫂星目微閉,沖涼過的身體顫抖著,

涼涼地依偎在我胸前。



  我低頭吻著王嫂,漸漸地她的手也擁抱著我,她洗完澡後那淡淡的體香,幽

幽地鑽進我的鼻內,那種香味會令人全身點燃慾火,好不難受,我們的肌膚彼此

磨蹭著,漸漸地我們都感覺到渾身發燙,下面的肉棍也頓時硬了起來。



  我輕輕掀開圍在王嫂身上的大浴巾,捏弄著乳頭,王嫂忍不住低聲輕哼著,

漸漸地我將手遊移到胯下深處,王嫂身子一顫,我只感覺到毛絨絨地,裂縫處有

一點濕,我將嘴移到胸前吸吮著葡萄似的乳尖,右手輕輕撥開王嫂的腿,手指撐

開肉縫,順勢滑進一根手指,按在陰核上,王嫂雙腿一夾,屁股一縮嘴裏呻吟著,

淫水如潮湧泌泌流出,沒多久就使我的手像浸在油桶似的,我起身脫掉僅剩的內

褲,王嫂自動張開白白的雙腿,我提著肉棍,在王嫂濕透了的肉洞口磨蹭,希望

將龜頭潤滑以利挺進,王嫂歪著頭,閉著眼,我腰身輕挺,龜頭滑進肉洞,我繼

續慢慢挺進,滑潤的淫水讓我很快的將肉棍插入到王嫂溫暖的肉洞深處。



  王嫂吐了一口氣雙手緊緊擁抱著我,這時我才感覺到王嫂的肉洞緊緊地夾著

我的肉棍,那快感有說不出的舒服,我慢慢開始了抽插的動作,王嫂也跟著我抽

插的動作輕輕呻吟著,淫水也跟著泉湧氾濫,也許是王嫂好久沒有正常的做愛吧,

很快地就達到高潮了。



  「華叔,你真棒┅┅。怎麼┅┅這麼┅┅┅舒服。」王嫂屁股一挺,雙手緊

緊抱著在我背後掐捏著,我只覺得肉洞內像有一張嘴似的吮著我肉棍,我低頭吮

著王嫂的乳頭,我繼續賣力地抽送著,王嫂眯著眼,擺著頭,扭著腰,享受著肉

體的歡愉,兩個身體互相撞擊發出霹靂啪啦的肉擊聲,刺激著我,我擡頭看到王

嫂沈醉泛紅的臉龐,我又深深吻著王嫂的唇,她也熱烈地回應著,舌頭交纏,互

吸唾液,忽然,王嫂又是身體一顫,兩腳圈住我的腰部,下體頂住我的肉棍,我

停止了抽動,王嫂在我耳邊夢囈著︰



  「喔,華叔,你怎麼這麼神勇?!」



  「舒服嗎?」我舌頭舔括著王嫂耳朵。



  「哦,我舒服地已經出來四次了,你怎麼還沒有出來?」王嫂縮著脖子無力

地道。



  「喜歡嗎?」



  「嗯,我會愛死你了。」



  我奮起肉棍繼續抽插在王嫂的肉洞中,企圖征服這頭猛獸,王嫂已如癡如醉、

欲死欲仙,完全像待宰的兔子,幾乎暈死過去,又過了兩個字,這時我的背脊感

到一涼,肉棍興奮地跳動腫脹,精液急速射向王嫂子宮深處,我緊緊地摟抱著王

嫂的肩頭,將肉棍頂在肉洞深處。



  良久,王嫂幽幽吐了一口氣,我擡起頭看著王嫂眯著眼嫵媚的神態,王嫂抱

著我,主動地湊起嘴唇深情地與我擁吻著。



  我撐起身子,將軟趴趴的肉棍抽出王嫂肉洞,在床頭抽了幾張衛生紙給王嫂

著肉洞口,也包著我肉棍,我躺在王嫂身旁,左手勾著王嫂的頭枕在我肩上,王

嫂拉著浴巾蓋在我倆身上,我們靜靜享受著肉體快感帶來的歡愉。














0.0147230625153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