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夜總會的清潔工 (01-04 )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周玉鳳,東北人,46歲,下崗好幾年了一直沒有穩定的收入來源,最近才

經人介紹在輝煌夜總會做了清潔工。周玉鳳歲數是大了,但是身材保養的狠好,

1米72的身高,40E的大奶加上渾圓肥碩的的巨臀和那不算太粗的腰,儼然

一個30多歲的少婦。周玉鳳選擇到夜總會上班純屬年輕時候熱愛夜生活落下的

根。第一天來這裡上班,她那誘人的身材著實讓不少裡面的小姐相形見絀。以至

於不少客人把她當作夜總會新開發的熟女系項目。



  輝煌夜總會一共四層,一二三層是普通包廂,每層只有一個清潔工。第四層

是vip包廂,有2個清潔工負責。當然vip包廂的清潔工肯定要高於普通包

廂的。周玉鳳剛來上班只能在2樓。輝煌夜總會晚上8點正式營業,6點30周

玉鳳準時來到了輝煌夜總會。照例她要在2樓的清潔工的員工更衣間換上工作服

。可是今天偏偏更衣間的房門壞了,她也只有虛掩著門換,周玉鳳年輕時風騷慣

了,她的身體不知道被多少男人操過,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看過了,現在老了就更

加不在乎了。能被男人玩在她這個年紀應該也屬於榮幸了。



  晚上2樓的樓層經理宋剛因為是單身所以經常來的比較早,宋剛今年25歲

,大學剛畢業沒幾年,在輝煌夜總會裡算是學歷挺高的了。所以年紀輕輕就坐上

了樓層經理。他才踏上2樓就發現清潔工更衣間的門是虛掩著的,他順著燈光往

裡看了看,一對肥碩的大奶在燈光的照耀下格外雪白,兩個大大的奶頭略微有些

發黑。宋剛不禁有些衝動,推開了門,周玉鳳看到了宋剛:「啊的叫了一聲。」

趕忙用雙手遮住大奶。因為奶實在太大,周玉鳳的雙手實在擋不住。



  「宋經理,周玉鳳有些膽怯的喊著。」



  「周姐,那麼見外幹嗎,就叫我小宋吧。以後換衣服門要關上,不然可要春

光外洩啊。」宋剛哈哈笑起來。



  聽到宋剛這麼說周玉鳳也自然的放下了手,那一對大奶就像剛竄出來小兔子

一樣上下抖動著:「我都一把年紀了還怕別人看嗎。再說今天也是宋經理看到的

,那是我周玉鳳的福氣。」周玉鳳那風騷的本性立馬暴露了出來再加上她那張會

說話的小嘴逗的宋剛哈哈大笑。



  「真的嗎,」周姐。



  「怎麼了,不信,宋經理你是我的上司看我的身體那是天經地義,再說你比

我小那麼多,也就比我兒子大3歲,看看有什麼關係。」



  「看來你經常給你兒子看啊。」



  「不告訴你。」周玉鳳淫蕩的笑著。



  「你既然說我是你上司我看你是天經地義,那你就把衣服全脫了讓我看看。





  周玉鳳二話不說飛快的褪下了褲子,一隻被黑毛裹著的鮑魚立刻展現在了宋

剛的面前。宋剛也被這陣勢嚇壞了,他從來也沒有見過如此淫蕩的女人,即使是

他們夜總會的小姐多少還有些廉恥感,可此時此刻他面前的這個女人簡直就是個

蕩婦。宋剛此時也慾火沖天了,她一把將周玉鳳按倒在桌子上,抓起那兩個肥大

的大奶使勁唆了起來,那紅黑色的奶頭堅硬中不乏柔軟,宋剛恨不得將她咬下來





  「啊……老公好爽,我的大奶給你咬的好舒服,來操我吧,我的下面受不了

了,周玉鳳也浪叫了起來。」



  宋剛一摸她那騷逼果真是淫水氾濫了,但他現在還不想操她,對於這種蕩婦

就要慢慢折磨她。他將周玉鳳放在了桌子上,分開了2那條修長而粗壯的大腿。

他湊近了一看只見周玉鳳的兩片大陰唇上已經粘滿了淫水,那陰唇肥大而且發黑

,一看就是開發過度了。不過在淫水包圍中顯得又是那麼的晶瑩剔透。宋剛用舌

頭舔了舔陰唇上的淫水,淫水中夾帶著淡淡的腥騷味讓宋剛更加的欲罷不能。



  他賣力的舔弄著陰蒂,嘴巴使勁吮吸著那兩片陰唇。周玉鳳也不甘落後將宋

剛的頭死死的按在她的逼上。宋剛一度被按的窒息,但那種暢快是多年來未曾有

過的。



  宋剛此時的視線轉移到了周玉鳳的屁眼上,由於陰道的刺激帶來的快感使得

屁眼在不停的收縮。屁眼周圍的毛隨著括約肌的收縮也在擺動著。



  「怎麼,想舔周姐的屁眼了,周姐的屁眼狠臭的啊,有本事你就舔啊。」周

玉鳳挑逗著宋剛。



  宋剛禁不住周玉鳳的挑逗,用舌尖輕輕頂了一下她的屁眼,頓時一股騷臭味

隨著舌尖撲鼻而來。宋剛下意識的退了2步。周玉鳳笑了起來:「好吃嗎,我兒

子最喜歡舔我屁眼。」



  「你兒子。」宋剛有些詫異。



  「是啊,我都給他玩了7,8年了,不過最近他狠少碰我了,說是老是玩一

個人沒有什麼激情了。」



  「那是你兒子不懂得享受,要不我給你當你兒子吧。」宋剛說。



  「好啊,乖兒子,媽什麼都給你玩。但是媽媽說什麼你也要照做啊。」



  「遵命。」



  「那當兒子的可不能嫌媽媽的屁眼臭了啊。」



  宋剛聽完立刻把嘴湊了上去舔起來。周玉鳳本來是個狠愛乾淨的人,下身天

天清洗,但自從被兒子搞上以後,天天都被兒子的口水清潔,所以再也沒有洗過

了,但是這段時間兒子對自己不感興趣了,也再沒舔過了,所以屁眼很臭,可是

今天周玉鳳的屁眼被宋剛的舌頭清理的乾乾淨淨。宋剛恨不得將舌頭整個頂進去

去清理那萬丈深淵。



  周玉鳳此時瘋狂的嘶叫著:「乖兒子,老媽要大雞巴,快啊。」



  宋剛再也忍不住了,脫下褲子掏出那20厘米長的鋼棍順著淫水猛的滑進去

抽插起來。插進去的感覺相當刺激,雖然從表面看起來,周玉鳳的老逼狠黑,一

看就是飽經滄桑的,但是陰道壁卻狠狹窄,雖比不上少女的緊湊,但也沒有普通

熟女的鬆弛。



  「騷媽,你的老逼好緊啊。」



  「乖兒子,老媽的緊逼可是多年練出來的,今天讓你好好享受吧。」



  「操死你這個老騷比。」



  「啊……啊……啊。」周玉鳳狠久沒有這麼爽了一邊淫叫,一邊自己用手插

著屁眼。雙重享受讓她完全放開了。她一個翻身將宋剛壓在身下,用她那磨盤大

的肥臀坐在了宋剛的身上。宋剛的雞巴頓時被那肥臀上下套動著,不時的發出撲

哧,撲哧的淫水聲。



  「兒子老媽想吃你的大雞巴,」周玉鳳玩的興起,要嘗試口交了。



  宋剛二話沒說,一把拔出已粘滿淫水的大雞巴塞進了周玉鳳的口裡,宋剛不

禁感歎周玉鳳的陰道如此之深連口腔也狠深,他那20厘米的大雞巴一般女人不

可能全部包下,但周玉鳳卻能照單全收,他那龜頭直接頂到周玉鳳的喉嚨,這一

來一回的抽插讓周玉鳳差點喘不過氣來。



  周玉鳳畢竟年齡也不小了,搞了這麼久多少也有些疲憊,加上晚上還得上班

,變央求到:「兒子,老媽給你搞累死了,你射精吧。」



  宋剛一聽,你累我還累呢,今天不搞死你不罷休,他迅速從周玉鳳嘴裡抽出

雞巴又插向了她的逼裡。



  幾番猛烈的衝擊後,宋剛終於將他的子彈發射了出去,他也累的灘倒在了周

玉鳳豐滿肥熟的身體上了。忽然他猛的一叫:「不好怎麼射在了裡面。」



  「沒事。你老媽我十年前就做了結紮手術,不然作愛的時候不盡情啊。」



  「這真是個老騷婦。」宋剛暗暗的叫道。



  時間已經不早了,宋剛看了看表已經7點40了,小姐們和服務員有的已經

來了,他穿好衣服整理了一下衣裝看了看仍沈浸在歡愉中的周玉鳳:「騷媽,不

早了,快穿衣服準備上班了。」



  周玉鳳有些不高興,「你都喊我媽了還讓我做清潔工這樣的工作啊,你就不

能孝敬孝敬我,提拔我一下啊。」



  宋剛有些為難:「我只是個樓層經理,沒什麼大權啊,不過我們這有個少東

,他可是這裡的大當家,他19歲,也好熟女這口,你要是能把他伺候好了肯定

有你的好處。」



  周玉鳳淫蕩的笑著:「哪有兒子剛幹完,就把老媽推給別人幹的。再說才1

9歲,也太小了啊。」



  「有什麼關係啊,只要你能讓他爽了,你還怕你在混不下去嗎?」



  周玉鳳雖然嘴上有些為難,但想到可以和19歲的小男孩作愛,而且還可以

陞遷,心裡樂出了花:「好吧,反正你老媽這個逼給誰操不是操啊。」



  「你能這麼想就對了,你親兒子不操你,還有我這個乾兒子,你要是再能認

我們少東做兒子,你這輩子就知足了啊。爽你也爽了,錢你也能掙不少,何樂而

不為呢。」



  兩人對視了一下哈哈大笑起來。說話間周玉鳳站起身來便穿好了工作服,走

出更衣間,拖著有些疲憊的身體準備投入到工作中去了。





                二



    夜裡2 點,周玉鳳拖著疲憊的身軀,緩慢的回到了家中。剛打開門,房間便

傳來了巨大的叫床聲,她走進兒子陳偉的房間裡。只見兒子躺在床上 正在欣賞歐

美的A 片。



    「你個死小子,知道回來了,幾天不在家了,到哪瘋去了。工作找的怎麼樣

了,一回來就看黃片,和你那死去的老爸一個德行。」



    「老媽,你怎麼才回來啊?我都餓死了,你快搞點吃的給我吃啊。」



    「你個小兔崽子,吃老娘的,喝老娘的,還操老娘的逼,現在又指使起老娘

來了,老娘上輩子欠你的啊。」



    「媽,別這麼說,等我有了錢好好孝敬你,你快點搞點吃的。」



    「急什麼,媽先換衣服。」說完脫下了外面的外套,和下面的長褲。一對被

奶罩拖著的巨奶立刻呈現在了陳偉的面前,那磨盤似的肥臀把那條



    黑色的小內褲幾乎擠成了丁字褲。陳偉目不暇接的盯著看了好半天:「老媽

幾天不見,身材豐滿了不少,是不是又給哪個男人滋潤的。」



    「去你的,對老媽不感興趣了,也不能這麼說風涼話。」



    「是真的,你奶是變大了,屁股又肥了不少,說啊,到底被誰玩了,我又不

介意。」



    「你真不介意?」周玉鳳疑惑的問道。



    「老媽,你都多大了,被哪個男人玩了那是你的自由,我要是阻攔你,你就

不亂搞了嗎?」



    「你才亂搞呢。我除了和你還和誰了啊?你說啊。」周玉鳳反駁道。



    「老媽,你還和我裝清純啊,何阿姨早就和我說過你那風流史了。」



    陳偉口中的何阿姨是周玉鳳的以前的同事,後來一起下了崗,何阿姨名叫何

雲。老公是個性無能,自打下了崗後整天沒什麼事,經常來周玉鳳



    家玩。陳偉這幾天不在家一直是和何雲在一起,何雲也是個老騷逼,43歲,

和周玉鳳一樣,巨奶肥臀,如果說周玉鳳美中不足的是腰上還有些



    贅肉,那麼何雲那多年來練瑜珈所保養的如少女般的水蛇腰,顯的她那肥寬

的巨臀是非常的翹。並且何雲喜歡穿情趣內衣,什麼絲襪,丁字褲



    ,連體衣,超短裙,是一年四季都不落的。這一點是周玉鳳所不具備的。周

玉鳳雖說是風騷,但在情趣方面比起何雲是差了點。所以何雲在周



    玉鳳家的常來常往也使陳偉對她產生了興趣,並且兩人也是一拍即合,這樣

漸漸對自己的老媽沒什麼興趣了。周玉鳳不在家的日子,陳偉經常



    和何雲大戰三百回合。這幾天陳偉不在家,也是因為何雲的老公出差去了,

何雲也沒有小孩,也樂的陳偉正好去何雲家苟合了。



    不過周玉鳳對他們之間的關係完全蒙在鼓裡,所以驚訝的說道:「這個老騷

貨,和你說這個幹嗎,她自己就清白嗎?看我下次見到她怎麼罵她



    。「



    周玉鳳想了想覺得不對:「她和你說這些干嗎,是不是想勾引你啊,自己沒

兒子,想玩我兒子沒那麼容易。」



    「小偉,你說實話有沒有操過何雲。」



    「你先說,我才說。」



    「說什麼?」



    「說你最近有沒有被人操過。」



    「你這個小兔崽子,你不願意操老媽了,還不願意讓老媽被人操啊。」



    「誰說不願意了,願意啊。看來你果真被人操了啊。誰啊?多大?」



    「我們那的樓層經理,25歲,比你大3 歲。」



    「爽嗎?他技術怎麼樣?和我比呢。」



    「他雞巴很大,技術也不錯,但怎麼能和你比呢?你畢竟是我兒子,多年的

默契,也是他不能比的。」



    「要是操多了。也許比我默契呢?」



    「你個死孩子,怎麼就喜歡老媽被人操啊?說說你和何阿姨的事吧。」



    「有什麼好說的,還不是和你一樣老騷逼一個。怎麼樣?兒子這幾天沒操你

了,還願意給兒子操嗎?」



    「你是我兒子,想操還能不給你操嗎?」



    陳偉一聽,猛的站起了身,把早已樹立好的大雞巴塞進了周玉鳳的嘴裡,周

玉鳳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著實嚇了一跳,深吞了幾下大雞巴,趕忙



    吐了出來:「你個小兔崽子,嚇我一跳,搞什麼突然襲擊啊,你來我也來。」

說著一把推倒陳偉,把那磨盤大的巨臀坐在裡陳偉臉上,由於壓



    的比較緊,那逼裡的騷味和屁眼裡的臭味差點沒讓他吐出來。「



    「老媽,我這幾天沒舔,你這騷味是越來越重,臭味也是越來越臭了。那小

子沒給你舔乾淨啊。」



    「他哪會舔啊,我這逼和屁眼只有兒子你才能舔乾淨。」



    「快給老媽舔乾淨啊?」周玉鳳淫蕩的叫著。



    陳偉也隨聲附和著:「老媽,你那臭屁股蹲起來一點,不然我不好舔啊。」



    「好來,乖兒子。」說著周玉鳳把她的巨臀從陳偉的臉上稍微拿開了一點。

陳偉那細長的舌頭如靈蛇般在周玉鳳的黑逼和屁眼上來回掃動。



    「啊……兒子,老媽要升天了,還是你舔的舒服啊,你最知道老媽的弱點啊。

老媽沒白生你啊。」



    突然「卟」的一聲,一個臭屁從周玉鳳的屁眼裡排出。「老媽,你又放屁了,」



    「沒辦法,老媽的下面遇到你的舌頭想不放屁也不行啊。你的舌頭太會舔了

啊。」



    「老媽,你這個屁也太臭了啊,不行我要用我的雞巴堵住你的屁眼。」



    「好啊,來堵啊,好久沒給你操屁眼了。」



    「老媽,那小子操你屁眼了嗎?」



    「沒啊。你可得抓緊機會啊。不然以後老媽的屁眼你就要和別人共用了。」



    想到這,陳偉二話不說,大雞巴就著黑逼裡流水的淫水,在周玉鳳的屁眼周

圍摩擦了幾下,猛的插了進去。



    「啊……老媽的屁眼要裂了。每次給你操屁眼,老媽的屁眼就要腫好幾天。

快點抽插,讓老媽爽啊。」



    陳偉越干越有勁,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到了長長的雞巴上,這一淺一深的抽動

伴隨著屁眼裡那灼熱的溫度讓他興奮無比。很久沒有操老媽的屁眼



    了,老媽的屁眼似乎變的更緊了,那窄窄的直腸壁似乎也收縮的更徹底了。



    「老媽,這下你的屁眼放不出臭屁了吧。」陳偉得意的笑著。



    「就你會玩鬼花樣。自己爽了不說,還說風涼話。」



    陳偉終於忍不住了,又猛的拔出了大雞巴,他低頭看看了雞巴,只見上面沾

了點點的黃色之物,他又將雞巴送到了周玉鳳嘴邊。周玉鳳看了看



    說:「就知道你會這樣,老媽自己的東西還能讓你吃嗎,說著把雞巴含了進

去,快速的吞吐之後,一陣狂飆後白色的精液夾著那黃色的穢物一



    同飛進了周玉鳳的喉嚨裡。「周玉鳳淫蕩的看著自己的兒子慢慢的吞了下去。



    「好吃嗎,老媽,那可是大補啊。」



    「大補你個頭,你用屎來補啊,知道老媽放了臭屁,你應該知道老媽的屎一

定很臭,還讓老媽吃。你這個小兔崽子不孝啊。老媽以後就是愛上



    了重口味也是被你這個小兔崽子給調教的。「



    「兒子啊,你也幹了何阿姨了,說說干你何阿姨和老媽哪個更爽。」



    「差不多吧,何雲那個騷逼也不簡單,和你一樣,逼和屁眼基本也不洗靠男

人給舔乾淨,不過她有一點比你好,那個老騷逼喜歡灌腸,屁眼裡



    面很乾淨,這個老媽你比不了吧。「



    「你只喜歡操老媽,不喜歡調教,我哪能那麼面面俱到呢。」



    「老媽,你在夜總會上班,以後還需要我調教嗎,有的是人調教呢。」



    「少瞎說,你媽只是個清潔工而已。」



    「現在是,誰能保證一直是清潔工呢,就憑老媽你的身材和騷勁,我對你覺

得有信心。起碼能勾引個有錢人。」



    「去你的,搞的老媽是去賣的,不是去工作賺錢養家的。」周玉鳳雖然嘴上

這麼說,但對兒子的話也充滿了期待和自信。



    此時的陳偉也擦乾了雞巴匆匆的走向了浴室。老媽看著兒子的背影不禁有些

感嘆:「男人都一個樣,兒子也是這樣,可是又能怎樣呢,畢竟是



    自己的兒子,能說什麼呢?自己也爽到了啊。再說自己也老了,能爽一天是

一天了,何必還在乎什麼呢?兒子不過也是自己的性伴侶而已。想



    找人操比還不是很簡單嗎?「想著她對宋剛嘴裡的那個19歲的少東也產生了

興趣,他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呢?有什麼嗜好呢,他那小小年紀能



    看的上我嗎?即使看的上又能滿足的了我嗎?帶著這一份期待,周玉鳳回到

了自己的房間開始進入了夢鄉。



    新一天的晚上即將到來,昨天一天已經經歷了2 次暴風驟雨般的性愛之後,

周玉鳳還是靠著白天一整天的休息恢復了體力和精神,她匆匆踏上了去往輝煌夜

總會的道路,此時的她的大奶的乳頭也不自覺的挺拔起來,下身的黑逼又有點蠢

蠢欲動了,長時間空蕩蕩的感覺畢竟不是那麼的美好,今晚不知道又會遇見什麼

人,發生什麼事。那隻慾壑難填的鮑魚還會有人去光顧嗎?









                三



    周玉鳳到達輝煌夜總會的時候,宋剛正在檢查每個包廂的衛生情況,準備新

一天的營業,周玉鳳換好工作服趕忙跟在後面,一個包廂一個包廂



    的跟著,周玉鳳小心翼翼的問著:「宋經理,衛生還好吧。」



    「好什麼,地面不乾淨,沙發上怎麼還有一些汙漬,你是怎麼打掃的啊?」



    周玉鳳帶著點情緒說道:「人家昨天有點累啊。」



    「累什麼,有什麼好累的,掃掃地,收拾收拾房間就累嗎?」



    周玉鳳暗暗罵到:「媽的,昨天操了老娘的逼,還口口聲聲的喊我媽,爽夠

了,今天就和我擺起架子,老娘的逼算是讓狗給操了。」宋剛白了



    她一眼,「嘴裡嘟囔著什麼呢?好好幹活。別偷懶。」



    周玉鳳應了一聲,又把2 樓每個房間的衛生細細的清掃了一遍。離營業的時

間也就10幾分鐘了,她找了個沒人的角落坐下來休息了起來。



    夜已經深了,輝煌夜總會漸漸的熱鬧起來,今天不是週末,加上輝煌夜總會

並不算本市最高檔的夜總會,所以生意一直也就馬馬虎虎。通常不



    是週末的時候一到三樓的普通包廂一般是坐不滿的。所以清潔工既要保持那

些未啟用包廂裡的衛生,而且對那些客人剛瀟灑過的包廂又要及時



    清掃,任務量也是相當大的。



    周玉鳳剛清掃完包廂走出,只聽見後面幾個學生模樣的人在竊竊私語:「操,

這裡還有老逼可以玩啊,輝煌也真會想辦法賺錢啊。」



    「你胡說什麼啊。奶大屁股肥的就是他媽的小姐啊,你沒看那是清潔大媽啊。」

一個小夥子說道。



    「什麼大媽啊,那叫熟女,一看你們2 個就沒玩過老逼,也不是所以老逼都

是重口味,有的老逼操起來沒什麼味道的,但這個老逼有點意思啊。





    周玉鳳回頭忘了一眼那個說話的青年,並不算魁梧的身材,白皙的皮膚,俊

俏的臉龐不時的散發出陽光的氣息。「真是一位美少年啊!」周玉



    鳳不禁感嘆道。雖然那個風度翩翩的青年竟說出話那樣有些粗俗的話,但周

玉鳳卻不怎麼介意。話粗理不粗,粗俗的話也是最真實的,通常也



    是發自內心的。頓時周玉鳳對他不免產生了好感。周玉鳳雖然是個騷逼,操

過他的不下百餘人,但最近幾年真正和小夥子操逼的次數並不算多



    。陳偉是她兒子,近水樓台先得月,被宋剛操也是出於意外。除此之外幾乎

沒有了。她渴望和小夥子作愛,並不是因為她有亂倫傾向,只是對



    於小夥子那種白皙而富有彈性的皮膚,那種出生牛犢不怕虎,那種積極向上,

活力自信,永遠不知疲倦的精神所感興趣。當然她並不排斥亂倫



    。只要最終的結果是性愛,所有的一切道德,倫理都不是問題。



    想到這裡周玉鳳想在他面前暴露一下,她故意將掃帚扔到地上,然後深蹲下

來,那本來就很低腰緊身的褲子,頓時將她那肥臀展示了一大半。



    她略蹲了幾秒,想讓這春光好好讓那位懂得熟女的青年欣賞一下。當然她起

來之後也再沒回頭,她相信有緣自會再見的。



    不久,224 包廂傳來了一陣嘶吼聲:「你他媽的,挑了不少了,就這些素質

的,怎麼拿的上檯面啊,把你們經理叫來。」



    宋剛戰戰兢兢的來到了224 包廂,這裡的三個客人正是剛才對著周玉鳳竊竊

私語的三個青年,為首的那個也就是剛才那個叫嚷著周玉鳳這個老逼



    有意思的那位美少年。說是少年其實也不小了,今年22歲。不過他的來頭可

不小,他可是市公安局王局長的公子王強。圈裡的人都熟悉他,他



    帥氣,雖說說話有時候很粗俗,但卻不拿他爸出來壓人,即使在各大娛樂場

所瀟灑,也從不賒賬欠賬,但他對女人的要求很高,自己有一套操



    逼原則,不喜歡沒感覺的女人再漂亮他也不操。陪他來的另外兩位算是多年

的朋友,當然也是縱橫沙場多年的。一個叫黃亮,一個叫高天華不



    過他們2 位可沒有王強的那一套,基本是有逼就操的那種。



    宋剛自知得罪不起趕忙賠笑道:「王公子,該給您調來的都來了,知道您要

求高,vip 包廂的小姐們都先僅著你來。剛才被你罵走的那幾個小姐



    有幾個還是雛雞呢?「



    「老子沒玩過雛雞是吧。」



    「那倒不是,只是該來的都來了,要說還有什麼人那是真沒了。」宋剛趕忙

賠禮道歉。



    「王哥,他這也沒什麼人了,要不咱就玩那幾個雛雞吧。」黃亮有些著急的

說道。



    「我王強什麼時候玩過被我罵出去的女人。」



    「要不把剛才看到的那個肥屁股老逼喊進來,正好我還沒嘗過老逼是什麼滋

味。」高天華說。



    「可她也不是小姐啊。」王強反問道。



    「只要是這裡的人就行,你王哥想搞她,是她的福氣。」



    「哪個老逼?」宋剛也被搞的有點糊塗。



    「就是你們那個在二樓打掃衛生的老逼,怎麼樣王哥?」黃亮說道。



    「行,就她吧。」王強說。



    「是她啊?」宋剛沒想到王強會看上週玉鳳。不過能看上她也不錯,至少幫

她解了個圍。



    「行,王公子,您稍等,我一會給你帶回來。」



    王強找了半天卻沒有找到,有點心急如焚。他也管不到什麼跑到了女衛生間,

一個一個蹲位推門找。周玉鳳不偏不巧正好蹲在在那尿尿。宋剛



    猛的一推門倒把正在尿尿的周玉鳳嚇了一跳,本來那黑逼裡噴出的粗壯的水

柱被他這一驚倒停住了,待到周玉鳳醒過神來定眼一看是宋剛。加



    上早上宋剛沒給她好臉色看。她氣氛的說道:「我的宋大經理,我剛忙完撒

個尿也不行啊。」



    「我不是來要你工作的。」



    「又想來操我逼啊,這可還沒下班,人還多著呢?再說我的逼也不是想操就

操。」



    「誰要操你逼啊,是有客人要你去服務。」



    「笑話,我一清潔工,又不是小姐,人家怎麼會看上我?」



    「不騙你,真的,這回來的是個高幹子弟,224 包廂,你好好去伺候一下,

就算你幫我的忙好了。會有你的好處。」



    「不幫。」周玉鳳說。



    「那你想怎樣?」宋剛問。



    「你進來。關上門。」周玉鳳此時因為上班前的事想懲罰他一下。



    宋剛關上了門,狹小的空間突然有了兩個人顯得相當擁擠。他不知道這個老

騷逼要幹什麼。



    「你蹲到我逼下面來。把嘴張開。」



    宋剛以為她要讓自己去舔逼,可沒想到他剛把嘴送到她逼下,一股騷尿如泉

水般從周玉鳳的黑逼裡噴出,他剛想躲開但他的頭被周玉鳳死死的



    按在逼下,還好尿不多,不然真把他給嗆死了。他心想這個老騷逼尿居然憋

了這麼久。



    「這下好了吧,可以去了吧。」宋剛問道。



    「還沒好呢,你總不能讓我憋著大便去見客人。」



    「什麼,你不會讓我去吃你屎吧。」



    「我還沒那麼變態,我要你蹲在我旁邊看著我拉屎,並且幫我把屁眼擦乾淨。」



    宋剛,沒辦法,只能照做,只見周玉鳳的屁眼一張一合的頓時一長串黃屎從

那張開的屁眼裡落了下來。頓時狹小的空間變臭了起來。宋剛這還



    是第一次看女人拉屎,雖覺得有些屈辱,但還是有點刺激。但他實在受不了

那股臭味,趕忙拿了紙,周玉鳳也知趣的撅起了肥臀。宋剛趕忙用



    紙幫她擦了起來。「擦完,你再聞聞。」周玉鳳說。



    「你也太變態了吧。」



    「那我不去了。」



    宋剛沒辦法只能稍微聞了一下。



    「臭嗎?」周玉鳳問。



    宋剛沒有回答。「這就是你晚上對我惡劣態度的代價。」周玉鳳補充道。說

完周玉鳳提起褲子打開門去了224 包廂。



    宋剛如釋重負:「媽的,看我以後怎麼整你。」



    周玉鳳推開了224 包廂的門,映入眼簾的正是那位美少年。



    王強靠在沙發上端著酒杯對周玉鳳說:「我是叫你阿姨呢還是大姐啊。」



    「隨便你,你們是客人,說什麼都行。」



    「那叫你老逼,行嗎?」高天華說。



    「行啊!我無所謂。」



    「那我就叫你阿姨吧。不過看你這個態度確實有做小姐的潛力。」王強說。



    「都老了,不行了。」



    「人老逼不老就行了。既然來了給咱表演的節目。」黃亮說。



    周玉鳳哈哈笑了起來:「你們幾個小孩也真有意思,少女不玩,玩我這個老

逼。那我也不能辜負你們的好意啊。」說完周玉鳳脫掉了上衣,那



    一對巨乳讓三位青年驚嘆不已。王強開始還很鎮定,一把把周玉鳳拉到了身

前雙手揪拽著奶頭肆意的玩了起來。黃亮和高天華也不甘落後,迅



    速扒掉了周玉鳳的長褲和內褲。那一對巨臀頓時展現在二人面前,二人此時

已不顧身份,跪在了周玉鳳的臀下,兩張嘴象猛虎般撲向肥臀,大



    口的咬弄起來。



    黃亮一邊啃一邊說到:「大哥,沒想到熟女還是有一番味道。」



    王強只顧吃著大奶,沒空回答他們的話。黃亮和高天華似乎想到了什麼新花

招,一人抓著一個屁股用手狠狠的打去。那響亮的肉體接觸聲夾雜



    著周玉鳳的浪叫在包廂裡飄蕩著。



    黃亮摸摸了周玉鳳的黑逼:「媽的,這騷逼水還真不少,大哥我不客氣了,

說著把周玉鳳推向沙發上坐著王強,抓起雞巴對著肥臀猛的一插到



    底。王強也沒閒著,把周玉鳳的頭直接按向他那豎起多時的大雞巴。



    黃亮一邊操一邊喊著:「這老逼的逼不松啊,操的真爽。」



    高天華也有點急不可待:「快點,讓哥們也操一把。」說著推開黃亮。將自

己的雞巴插進去,獨自爽起來了。



    王強享受著周玉鳳的口交:「你們這兩個王八蛋,都爽了還讓我玩剩下的啊。」



    「大哥。這老逼的屁眼給你留著。我們只操逼。」黃亮說。



    這一來一回的交換操逼讓這二人爽的不行。王強此時終於想回歸性的本質插

入式了:「你們2 位出去吧,這裡的小姐你們隨便挑,我來買單,這



    個騷逼我要獨自玩。「



    「大哥,我們快射了。讓我們射了再走。」



    「快射了,給我快滾差不多,再不走老子要發彪了。」王強斥責道。



    黃亮和高天華沒辦法,穿好衣服走出包廂去開闢的的戰場了。



    王強一把將周玉鳳的肥臀抓住,大雞巴對著周玉鳳的屁眼一捅,由於沒有

足夠的潤滑,周玉鳳嗷嗷直叫:「別插我屁眼,我剛大便完,髒啊。「



  「沒事,我不介意。」王強一邊說一邊強行插了進去。王強的雞巴雖說不是

很長但特別的粗,巨大的衝擊力和膨脹感讓周玉鳳的屁眼要爆裂了.



    這種痛楚的快感讓周玉鳳的肥臀也隨著節奏扭動了起來。這一扭動讓本來

還不是很敏感的王強有點受不了了。他按住肥臀,儘可能以自己的節奏來抽差,

終於在呃的一聲中王強衝刺般般的抽動中大雞巴的精液全部射在了周玉鳳的屁眼

裡。



    王強很久沒這麼暢快了,他拔出雞巴,也不擦乾雞巴上的穢物,獨自倒起了

一杯酒靜靜的欣賞著周玉鳳那灘在地上的肥臀了。









                四



    剛被王強插完了屁眼的周玉鳳此時綿軟無力的趴在地上,那肥碩的巨臀依然

那樣的挺拔,只是被剛被操完,兩片大屁股沒有原先的那麼緊致,



    周玉鳳也收縮著屁眼,屁眼裡不時有白色的精液流出來。



    王強靠在沙發上,喝著酒:「老逼,你挺有戰鬥力的嗎?屁眼還能自動排液

啊?你多大了?」



    周玉鳳翻過身來躺在地上看著王強說:「46了。」



    「操。那麼老了,還出來做啊。」



    「誰出來做啊。我在這裡只是個清潔工,是你要操我的。我有什麼辦法。」



    「那你也是個騷逼,不然你能讓我操嗎?」王強反問道。



    「你老爸有權有勢,我不讓你操行嗎,再說我不騷你能那麼爽嗎?」周玉鳳

有些得意。



    「那是,不過你別說你這個騷逼還真有味道。奶大屁股肥,群交也能玩,屁

眼也能操,你他媽真是個極品。老子下次來還玩你。」說著從桌子



    上錢包裡掏出500 塊錢扔到周玉鳳面前說:「錢不多,沒帶那麼多現金。你

先拿著吧。以後伺候爽了,有你的好處。過來用嘴給我清理一下雞巴



    。媽的,你真實剛拉完大便啊,雞巴上都是你的屎。「周玉鳳趕忙跑到了王

強身邊,跪在王強兩腿之間,細細的舔弄起他的雞巴了。這時王強



    按了按鈴。



    宋剛趕忙跑了進來,看見王強和周玉鳳都赤身裸體的著,並且周玉鳳撅著那

肥臀正在給王強口交,他倒顯得有些不自然,拘謹的說道:「王公



    子有什麼吩咐嗎?「



    王強指了指正在給他口交的周玉鳳:「這個老騷逼,我下次來還操她,你可

給我看好了,別碰著,傷著了。有些活能不讓她儘量別讓她幹了。



    你別笑話我重口味,這個老逼我還真喜歡。「



    「不敢,不敢。」宋剛趕忙賠笑道。



    「好了,老逼。我要走了。」王強拍了拍周玉鳳的臉。



    周玉鳳也很知趣的吐出來了那隻剛剛有點勃起跡象的雞巴。王強得意的笑著。

起身穿好了衣服,瀟灑而去。



    宋剛看了看仍然跪著地上的周玉鳳心裡也弄不懂這個老騷逼,除了奶大一點,

屁股大一點,怎麼會博得王強這麼個挑剔的人的好感。宋剛走到



    周玉鳳面前說:「起來吧,還跪著,不會還想吃我的雞巴吧。」



    周玉鳳站起了身說:「吃就吃,反正老娘的尿你也喝了,屎你也聞了,我是

賺到了。能近距離看著老娘拉屎的你可是第一個。」



    宋剛自知現在已惹不起她趕忙說:「快穿上衣服,王公子既然都那樣說了,

今天你就早點走吧。好好保養吧。」



    周玉鳳倒也不推辭,穿好衣服趕緊離開了包廂了。



    「媽的,活見鬼了,這個老逼居然還挺受歡迎,真是什麼樣的人都有啊,好

這個重口味啊。」宋剛站在原地暗暗的罵著。



    自打有了王強這個尚方寶劍,這一連好幾天周玉鳳工作起來也得心應手了,

該做事還是做事,該休息還是休息。不再像以前那樣看著別人臉色



    了。宋剛也再沒為難她了,只要她的工作完成的還算盡如人意,也不再說什

麼了。畢竟現在她有人罩著了,不看僧面還得看佛面。



    這幾天晚上,周玉鳳來上班的時間也明顯遲了,不再那麼早早的就來。有時

間就在家和兒子操上一逼,算是工作前的熱身,同時也好好看住兒



    子,省得兒子經常去找那個何雲。



    晚上,輝煌夜總會的少東楊啟剛少有的來巡視夜總會。楊啟剛的父親楊峰是

輝煌夜總會的董事長,但是由於楊家的產業比較多,楊峰也沒有太



    多時間去打理夜總會,夜總會的正常運作基本都交給兒子楊啟剛,楊啟剛也

是不管事的主,真正掌權的還是個媽媽桑—四樓vip 包廂的經理吳慧



    。吳慧可以算是他們楊家的老臣子了。從楊啟剛還沒出生的時候開始就在輝

煌夜總會了,只是那時還不叫輝煌夜總會,規模也沒有那麼大了,



    那是楊家剛創業的時候所開的一個小舞廳。那時吳慧還是一個陪酒小姐,後

來楊家的產業做大了,吳慧也跟著水漲船高,做了個管理者,再後



    來年紀也大了,就專心做管理者。雖說只是個vip 包廂經理,但輝煌夜總會

的重頭戲都在vip 包廂這裡。所以她也就正式掌握了輝煌夜總會的全



    權運作,可以說是一個有實權無名分的主。吳慧今年45歲,自打做上了管理

者後基本不接客了,也基本上成了楊啟剛父子的私人性伴侶。雖說



    父子共操一個女人,但誰也不點破,倒也相安無事。吳慧是小姐出身,風騷

成性,和楊峰做愛時她是一個百依百順的奴。和楊啟剛做愛時她又



    是楊啟剛的女王。楊啟剛被她調教的奴性十足。但吳慧並不是一個純粹的SM

愛好者,所以一切的調教都是要建立在性的基礎上。正因為這樣輝



    煌夜總會的很多帥氣的男性員工都成為她的試驗品。她是一個很講究等級觀

念的人,只有你比她等級高,比她強,你才可以調教她,才可以操



    她。不然你只有被她調教的份,並且也休想和她做愛,當然楊啟剛雖說被他

調教,但是也只有他一個人可以和吳慧做愛。畢竟他是少東。她這



    種對SM的雙相性使得她在輝煌夜總會成為一人之下,眾人之上的掌權者。熟

悉她的人有時會在她的辦公室看到她正在寫文件,而一個帥氣的小



    夥子正在給她舔腳,如此這類的事數不勝數。



    楊啟剛見到吳慧總會喊小媽,畢竟吳慧輔佐了他爸多年,輝煌夜總會有今天

一般都是吳慧的功勞。所以叫小媽不為過。



    「小媽,VIP 包廂人又是很多人啊?」



    「是啊,乖乖,老媽今天忙死了,你今天難得來轉轉就在下面看看,上面有

我呢。」



    楊啟剛轉完了一樓來到了二樓,比起一樓的整潔和乾淨,二樓多少顯得有些

淩亂:「宋剛,你這二樓怎麼回事?這麼亂,清潔工怎麼打掃的,



    客人看到了還怎麼玩啊?「



    宋剛有些委屈:「這清潔工有些來頭,有人罩著,我實在不好支配她啊。」

說著宋剛在楊啟剛耳邊嘀咕了幾句。



    楊啟剛沒有做聲,臨走的時候丟了一句:「叫她來我辦公室。」



    周玉鳳今天來了壓根就沒有換工作服,一個人躲在休息間和兒子互發黃色短

信。知道少東叫她這才走出休息間去找楊啟剛。她倒想見見這個少



    東到底是何許人也。



    楊啟剛的辦公室在三樓,當她推開三樓的辦公室門,只見楊啟剛坐在老闆椅

上,不過她對楊啟剛的第一印象就不好,小小的臉龐,架著一副眼



    鏡,身材瘦弱,甚至有些單薄,這與她心目中那個俊朗高大的少東相差甚遠。



    不過楊啟剛對於周玉鳳倒是印象很好,碩大的巨奶被深深的裹在緊身衣裡,

粗壯卻又很修長的雙腿被那緊身的牛仔褲修飾的分外誘人,一雙高



    根的涼鞋使得周玉鳳本來就很高的身材顯得更加挺拔。



    楊啟剛此時有點衝動,多麼完美的身材,如果說吳慧前幾年還和她有的一比,

自從現在管理做多了之後,很少運動了,身上難免多了些贅肉。



    「你轉過身來。」楊啟剛說。



    周玉鳳聽話的轉過身來,那一個肥大而高翹的巨臀立刻使得楊啟剛分外激動。



    「好了吧,你轉過身來。」楊啟剛走下坐椅朝周玉鳳走了過來。周玉鳳這才

發現站在他面前的楊啟剛甚至剛剛1 米6 ,她那巨奶正好面對著楊啟



    剛的臉。周玉鳳相當失望,她心目中的少東居然長成這樣。在她面前楊啟剛

簡直就是一個未發育的孩子或者是一個侏儒。



    「把衣服脫了。」



    周玉鳳無動於衷。



    「快脫。」楊啟剛有些惱火。



    周玉鳳慢慢脫下上衣和褲子,那嬌人的巨乳和那肥碩的黑色三角區一覽無餘

的展現在楊啟剛的面前。楊啟剛一把將周玉鳳推倒了沙發上。周玉



    鳳知道自己已沒有反抗的可能,無奈的順從著。



    但是此時楊啟剛卻沒有粗暴的撲上去,也許是被吳慧調教太久了,奴性使他

不自然的脫下了周玉鳳的涼鞋,開始靜靜的舔起周玉鳳的腳來。周



    玉鳳是一個大腳女人。以前多年勞動的特性使得腳底結滿了黃黃的老繭。腳

上也有股腳汗的酸臭味。但楊啟剛卻不管這些,也許這股味道反而



    激發了楊啟剛繼續舔的奴性。



    周玉鳳沒有想到楊啟剛會這樣,趕忙直往回收腳:「別這樣,大少爺。」



    楊啟剛卻拽住周玉鳳的腳,瘋狂的舔起來,他將周玉鳳的腳趾含在嘴裡,一

個一個的吮吸起來。周玉鳳此時也享受了起來。楊啟剛舔完了左腳



    也舔起了右腳。他的舌頭順著腳面一直舔向了周玉鳳的大腿內側,周玉鳳也

很知趣的打開兩腿,那黑色的肥逼裡的淫水已經順著大腿流了下來



    。楊啟剛從周玉鳳的大腿內側的淫水一直舔到發源地黑色的肥逼。兩片黑色

的大陰唇耷拉著,楊啟剛撥開大陰唇,舌頭直接頂向紅色的陰肉。



    周玉鳳瘋狂的叫著:「啊,大少爺,我的逼受不了了,快用你的大雞巴插吧。」



    楊啟剛全然不聽,只顧著舔。周玉鳳黑逼裡的淫水越來越多,淫水順著黑逼

流向了屁眼。楊啟剛不願浪費,舌頭也隨著舔了下來,霎時一股屎



    臭味便傳到了他的鼻中:「媽的,比小媽的屁眼還臭,你們這些老女人都是

一個德行。」



    周玉鳳這時有些撒起歡來:「熟女的屁眼臭吧。第一次舔感覺怎麼樣?」



    「熟女的屁眼我經常舔,不過你這麼臭的第一次。」



    「大少爺,我也來伺候你,我要吃你的雞巴。」



    楊啟剛脫下褲子掏出了那個與他身材不相配的大雞巴著實把周玉鳳嚇了一跳。

周玉鳳立刻給楊啟剛來了個深喉。



    周玉鳳吐出大雞巴說:「大少爺,你雞巴真大,是不是從小被淫水泡大的啊。」



    楊啟剛不無得意的說:「那是,我16歲破處,做了3 年,基本都是熟女的淫

水滋潤的啊。」



    周玉鳳笑了笑開始給楊啟剛舔其肛來,從屁眼舔到陰囊,在舔到雞巴,最後

深喉,讓楊啟剛爽到及至。



    正當週玉鳳耐心的口交時,楊啟剛忽的從周玉鳳嘴裡拔出雞巴,扒開她的雙

腿,猛的一插,直接頂到周玉鳳的陰道里。他一邊操一邊說:「媽



    的,你這老逼怎麼保養的,還挺緊的。「



    「大少爺,你只管操,以後想操了我還給你操,保養的事我自己作好就行了。」



    「媽的,你還真會說話。」說著宋剛加快了速度,那碩大的雞巴上頓時粘滿

了白漿。



    「你逼裡都有白漿了,我雞巴上全是,想吃嗎?」



    「嗯。」



    說著楊啟剛將粘滿白漿的雞巴插進了周玉鳳的嘴裡。舔完了白漿,楊啟剛看

到了周玉鳳的腳上又積滿了腳汗,頓時奴性大發,抱起她的腳大口



    大口的舔起來。



    正當二人欲望剛起來之時,辦公室的門忽然打開了,吳慧看到眼前一幕又恨

又氣,平時只臣服於自己腳下的楊啟剛此時卻正在舔著另一個老女人,她 推開

楊啟剛,一個巴掌扇向了周玉鳳……
















0.0152289867401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