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綻放的嬌妻 5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綻放的嬌妻 5
耀離開後,我和妻子的生活又恢復了以往的平靜,只不過在那以後,我發現
與妻子的感情似乎更好了,夫妻間的性生活也越來越和諧,不知是3P的開發還
是怎麼的,妻子較以前敏感了很多,經常不需要什麼前戲下面就已泥濘一片,很
容易就能跟我交互起來,不再像以前一樣需要準備很久。而妻子也發現我也似乎
能力更強了,笑說我是不是吃藥了。我說因為有競爭,所以有壓力;因為有壓力,
所以有動力,並高呼:" 今天不努力去日,明天努力找人日。" 惹得老婆咯咯直
笑。唯一遺憾的是,和我接吻、口交似乎又停留在了過去,很少,不過我很滿足
的想:總比沒有要好。

  某天晚上回到家,發現老婆已經先回來了,坐在沙發上,臉色很不好。問她
怎麼了,只狠狠的罵:" 你們男人都不是東西。" 弄得我莫名其妙,再三追問,
才知道萍剛談了半年的男友毫無徵兆的發了條短信說兩人不合適,分手了。

  萍是老婆的初中同學,閨蜜,在人行工作。7年前,同是同學的前夫有了外
遇,在經歷了2年的痛苦經歷後,兩人離了婚,獨自帶著兒子生活。因為家裡重
男輕女,父母一直對她不好,不僅家裡所有的房產全部記在她唯一的弟弟名下,
而且想著法子將她的錢要哄給弟弟,甚至在離婚這件事情上也從來不幫自己的女
兒,這讓同樣將來是做外公的我異常的氣憤,怎麼會有這樣的父母。萍的朋友很
少,為數不多的閨蜜中,老婆是關係最親密的一個。親密到老婆在萍離婚後同情
她之餘,甚至某日還開玩笑說是不是要把自己老公借給她一晚,當然,被我嚴辭
拒絕了(雖然也雞動了一下,要知道近1米7的萍雖然相貌普通,但豐滿的身體
和一對飽滿的乳峰卻是老婆望塵莫及的,當初萍很帥的前夫幾乎在與萍重逢的第
三天兩人就上了床,我很是不明白,老婆說了句:" 還不是看上她那對大奶了。
" ),老婆也意識到這樣開閨蜜的玩笑不對。不久,萍經人介紹,認識了一個政
府的副處長,同是離婚的兩人很快就熱乎起來,據說已經多次討論過婚嫁的問題,
誰知一個禮拜前還甜甜蜜蜜,一個禮拜後就發來了斷交短信,而且連電話也不接
了。

  聽了老婆的話,讓我也深以為男人還真不是好東西,尤其是萍身邊的那一個
個。在立場堅定的支持了婦女同胞們一陣後,我也只能勸老婆,沒事多陪陪她。

  話說這事過了也就過了,我也並沒有多想。從那以後,萍到我家的時間不以
前多了很多,每次老婆都會陪她聊上一段時間,而我每次也就跟她打個招呼,然
後上樓去玩我的CF。就這樣過了幾個月。

  2011年6月,因為工作關係,我去西安學習了半個月,這對似乎重新找
到第二春的我和老婆來說,簡直是煎熬。我們幾乎每晚都會QQ視頻,偶爾,耀
也會加入進來,當然只是聊天,我們都不怎麼喜歡視頻激情,關鍵怕不安全。中
間實在憋不住了,我又光顧了幾次久違了的" 五姑娘".好不容易熬到學習結束,
飛回老家恨不得立馬殺進臥室。到機場來接我的老婆卻說了一句讓我涼了半響的
話:今天是萍的生日,她沒什麼朋友,只有我們去給她祝賀了。

  沒辦法,老婆大人的話就是聖旨,我只能將手伸到褲子口袋裡,壓壓大白天
已高昂出頭的凶器。看著我悻悻又有點無可奈何的表情,老婆咯咯笑著乘人沒注
意在我雙腿間快速摸了一下:" 後面補償你。" " 有病啊,我正愁怎麼消下去呢,
你還挑逗我。" 我氣憤的說,卻換來老婆幸災樂禍的笑聲。

  見到萍時,她穿了一身齊地的長裙,很熟女,也很保守,幾乎看不到什麼春
光,不過因為是絲質面料,能夠看出她內穿的半杯胸罩形狀,幾乎大半個乳球就
隔著一層薄薄的紗,稍一動作,就能看見那泛起的陣陣乳浪,這讓本就精蟲充腦
的我差點沒飆的鼻血,只好埋頭吃飯、喝酒。今天萍的興致似乎也很高,紅酒喝
了不少,很快3個人都有了醉意,萍更是走路都有些搖晃起來。

  從餐館裡出來,我準備和老婆一塊送萍回去。老婆卻不放心微醉的萍一個人,
於是決定送她到樓上的賓館住下。

  開了一個大床房,我和老婆扶著萍進了電梯。說實在的,豐滿的萍蠻重,所
以那會兒本也有些醉的我直想著怎麼扶好她,還真沒想到卡油或感覺手感。

  好不容易將萍安頓好,我迫不及待的要老婆離開,老婆又說一身汗,要洗個
澡。

  心給貓抓似的我也只好答應。

  " 看著萍,別讓她吐了,要喝水你扶下她。" 進浴室前老婆吩咐道。

  我答應一聲,看看倒在床上的萍,已經熟睡了,也就打開了電視機。

  可是聽著浴室裡嘩啦啦的水聲,我怎麼也沒看明白電視裡放著什麼。終於,
腦中酒勁和精蟲一上頭,我猛得站起身,打開了浴室門。

  " 怎麼了?" 老婆以為我要上廁所。

  我哪管她,三下五除二的將自己脫個精光,拉開浴簾跨進了浴缸。

  當我貼身擁住老婆,從背後握住老婆雙乳時,老婆" 啊" 的嚇得驚叫起來,
又擔心吵醒了萍,趕緊的摀住嘴。

  " 你要死啊,這下都憋不住,萍還在外面呢。" 老婆低聲說。

  " 真憋不住了,再憋不是陽痿就是早洩,萍睡著了,沒關係。" 聽了我的話,
彷彿找到個合理的理由,其實也早渴的老婆閉上了雙眼。

  我狂熱的從背後吻著老婆的臉頰,不時舔逗著她的耳垂、耳蝸,一手在她乳
頭頂端畫著圈,一手伸到她的雙腿間。很快,老婆就滑膩起來,我迫不及待的扶
住稍一對準,就衝了進去,卻" 哎喲" 的痛哼一聲,原來,由於前戲還不夠,老
婆陰道口雖然已經濕潤了,但裡面還有些干,讓我的小龜頭吃了大虧,趕緊拔了
出來。

  老婆" 撲哧" 笑了一聲,白我一眼說:" 誰讓你那麼猴急。" 然後轉過身,
心痛的蹲下身:" 痛了吧。" " 有點。" 我有些委屈的。

  " 活該。" 她笑著拍了下有些微軟的陰莖。

  我正要抗議,卻看見老婆的臉慢慢向我雙腿間靠去。

  " 不會吧,出趟差還能有這待遇?" 還在疑惑,我已感覺到自己的龜頭已被
一片溫潤包裹。我長吸一口氣的將頭高高仰起,這樣的刺激讓我幾乎瞬間釋放,
我連忙幾個深呼吸,看看浴室的裝修,再仔細聽聽外面的萍有沒有動靜,好不容
易忍住了衝動,正想隨著老婆的含弄動一動,老婆已將它吐了出來。

  " 就完了?" 我不甘的。

  " 你撐得住?" 老婆惡作劇的看看我,轉過身去,扶住牆將豐滿的臀部貼在
了我雙腿間。

  還真是,再吸幾下久渴的我還真得交貨不可。我抓住老婆爽臀急不可待的插
了進去,很滑、很順暢、很爽。

  浴室裡很快就傳出" 呱唧呱唧" 的水聲。我興奮的邊衝刺,邊在老婆的蜜桃
臀上撫摸,配上她纖細的腰,真是個迷死人的少婦尤物。老婆也壓抑的哼哼著,
隨著我下體的動作扭動著腰,以找到更合適的體位,不時回過頭將柔舌伸出和我
糾纏在一塊,這讓我更加興奮,抽動的幅度也更大了,很多時候幾乎是除了龜頭
還含在老婆陰道裡的大半根退出又狠狠的插入,這讓老婆幾乎難以控制住自己的
呻吟。在忍過了最初的衝動後,我感覺似乎幹勁十足,興奮不已卻沒有很快射精,
只想在老婆那滑嫩多汁鵝鮑穴裡多泡一會兒。

  在浴室裡劇烈的干了10幾分鐘後,因為牆壁太滑,老婆的手幾次沒撐住差
點丟到,老婆開始有些影響情緒。

  " 我們出去?" 我問老婆。

  " 你瘋了?!" 老婆嚇一跳。

  " 沒事,萍睡得熟著呢。" 我輕聲說,忽然靈光一閃:" 萬一她要醒了,我
連她一塊干了。" 我故做開玩笑的說。

  " 胡說八道。" 老婆反手打了我一下。

  " 這樣幹好影響感覺,又累。" 我對老婆說," 她喝醉了,不會那麼容易醒,
要萬一有什麼動靜我趕緊跑回來就行了,她迷迷糊糊的哪會注意到。" 老婆想了
想,點頭同意了:" 那你動作輕點。" 準備拔出來。

  " 別拔" 我攔住她," 就這樣出去。" 我的陰莖依然在老婆體內,就這樣擁
著走出了浴室。出來前,老婆先小心的探出頭去,見萍依然一動不動的熟睡著,
方才輕手輕腳的出來。剛到床邊,我就惡作劇的抱著她往前一撲,兩人重重的趴
在了床上,我的大鳥還是沒有出來。

  " 啊" 老婆刺激的輕叫了一聲,還沒來得及回頭罵我,我的新一輪進攻又開
始了,她幾乎頃刻間陷落,吟吟唔唔的再也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大床在我們動
作中搖晃,不過已完全陷入激情的我們早已不再理會這些。在我強有力的抽動中,
老婆身體不斷往裡想找到一個支撐點,不知不覺中,我們離熟睡中的萍越來越近,
到後來,老婆的頭幾乎已跟熟睡中的萍挨在了一起。

  我大力的抽插著,在老婆閨蜜的身邊與老婆做愛的異樣刺激讓我異常的兇猛,
偷眼看去,酒後的萍秀眉緊鎖,似乎在夢中還是不愉快。看看身下已將頭埋進枕
頭的老婆,我邊干,邊假裝調整了下位置,讓右手空出來,偷偷在萍那高聳的胸
前摸了一把。真的好大,我一隻手肯本抓不過來,隨著我手拂過,那高聳如雲頓
時泛過乳浪,疊打到另一隻乳房,雖然有胸罩保護卻也大有一浪高過一浪的勢頭,
難怪她前夫跟她聊天3天就忍不住上了她的床。

  因為分神,我身下動作緩了緩,老婆有些不滿回手在我腿上按了按,嚇得我
趕緊把手縮回來。不到1分鐘,我又忍不住假裝換身位,裝著手必須撐到萍那邊
才能支撐,右手臂緊緊貼著側睡的萍的雙乳,那不知疲倦的抽動中感受著老婆穴
內的滑膩,聽著老婆壓抑禁忌的呻吟,感受右手臂被雙乳擠壓的摩擦,我有些不
能控制自己。

  老婆此時上半身趴在床上,屁股高高翹起,以方便我的進出,混身已沒了力
氣,忽然她全身一僵,反手過來反推了推我,我以為她要高潮了,抽插的更加用
力、迅速,這讓她的手停在了半空,想收回收不回,想推開我又沒了力氣。在一
陣劇烈的啪啪抽動聲中,兩人一起攀上了頂峰。

  高潮後,我無力的趴在老婆的裸背後,溫柔的親吻著老婆的柔肩。老婆也沒
有動,任由我已射精的陰莖依然留在體內,直到完全疲軟的從裡面滑出,帶出一
股白濁的稠液。

  過了一會兒,老婆轉過頭,疑惑的看看萍,想了想什麼,湊過去輕聲叫了叫
萍的名字。

  " 怎麼了?" 我奇怪的輕聲問她,在我們整個做愛的過程中,萍一直背對著
我們一動不動,應該不會醒。

  老婆向我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又叫了萍幾聲,萍依然一動不動。

  " 你剛才在做什麼?" 老婆忽然問我。

  " 什麼?" 我一愣。

  " 我們邊做的時候,你邊在對萍做什麼?" 聽到這句話,我腦袋哄的一下燜
了:原來老婆早發現了。

  " 我…。我" 我尷尬異常的不知如何解釋。

  " 你們男人果然都是沒一個好東西。" 老婆恨恨的,但語氣中憤怒的情緒似
乎並不多,相反倒是多了幾分無奈。

  這讓我有些忐忑不安,又稍稍送了一口氣,還多了一份莫名的期待。

  老婆歎了一口氣:" 她其實也挺苦的。" 能夠分散老婆的注意力,我當然點
不贏的點頭。

  " 你不能因為這一次就有了在外面鬼混的理由。" 老婆憤憤的說,說得我莫
名其妙。

  " 你去好好安慰安慰她吧。" 老婆咬著牙似乎下了某種決心。

  " 什麼安慰她?" 我有些莫名的。

  " 還能什麼安慰她,就是你們男人心中都齷齪的想的。" 說這話的時候,老
婆眼裡含著淚水。

  " 你說什麼呀。" 我有些呆了," 我那也就是有些情不自禁,可沒真想要干
嘛。" " 你不用解釋!" " 我不是解釋。" 我也急了:" 我是什麼人你還不知道?
要真有什麼花花腸子,我的機會還少嗎?我可是直接管接待的。" 我承認自己好
色,但也是有原則的好色,並不是愛亂來的人,老婆的態度讓我有些急。

  看我這樣著急的申辯,老婆睜著大大的眼睛看著我,忽然撲過來,深深的吻
住了我,眼中淚水流了下來。

  " 怎麼了,老婆?" 我愛憐的將妻子摟在懷裡心疼的問。

  " 你出差這段時間我一直在想這事。耀上次來,我已經出軌了。沒有理由你
不出軌。" " 你說什麼呢,上次不是你的原因,而且誰規定夫妻一個出軌另一個
就非得出了,那還怎麼過日子。" 我急了。

  " 你聽我說完。" 老婆阻止了我繼續說下去," 其實我知道你早就想和別人
交換,耀只是個引子。有了我的第一次,就終會有你的第一次,既然是這樣,還
不如便宜了我的好朋友。更何況,萍也真的需要。" 那一刻,我真的無語了。

  當老婆將萍長裙背後的拉鏈輕輕拉下來時,我感覺身下剛剛疲軟的肉鳥猛的
一擡頭;待到一條碎花三角褲從萍的長裙裡褪出時,肉鳥早已變成了鋼鳥。我的
頭有些發暈,以致於趴到萍的身後,將她裙子一撩,還粘著老婆的淫水和我的精
液的龜頭擠進萍還有幾分乾澀的陰道口時,我還有些渾渾噩噩的。

  但進入後,龜頭傳來的陣陣摩擦很快讓我清醒過來。

  " 這都什麼事。" 我有些苦笑,卻不妨礙我開始原始的進出抽動。感覺的出,
萍應該也是個很敏感的人,因為只來回2、3次,萍的裡面已順暢了很多,很快
就開始有了" 滋滋" 的水摩擦聲。睡夢中的萍輕吟了幾聲。

  萍的屁股也很大,與老婆不同的是,由於沒有老婆腰與屁股大比例的對比,
顯得整個人要肉很多,事實也是如此,由於剛開始第二次,還沒完全勃起的陰莖
在側入的姿勢中,倒有三分之一沒法插進去,讓屁股上的肉給擋住了。雖然知道
她很快就會醒來,但心虛的我彷彿為了延緩她醒來的時間,只是側臥著進出萍的
下體,不敢用手去撫摸她其他地方。

  萍的皮膚要比老婆白皙許多,隨著我下體動作幅度的加大,她裙的下擺已滑
落到腰間,一對白嫩嫩的大腿露了出來,白花花的大屁股在我下體的衝撞下,泛
起比乳房更讓人垂涎的肉浪。我的抽插讓兩人身體啪啪做響,伴隨著下體的水聲,
氣氛格外的淫靡。

  超常的快感,讓我忍不住將她一條大腿高高樹起,使她雙腿間能留出足夠的
空間便於我更深的插入,我隱約可以看見她雙腿間的黝黑。萍的陰毛比老婆茂盛
很多,在白皙的皮膚承托下,顯得格外的黑,中間那條蚌縫也老婆顏色略深的呈
暗紅色,此時,隨著我的抽動,每抽一下,都能帶出幾縷類似膠水的液體,順著
她的陰門往下流。

  享受著這嬌肉的滑爽,我嘶嘶的邊插邊吸著氣,以免自己會控制不住的噴射,
而就在此時,在異樣的衝撞中,萍慢慢睜開了眼——她醒了。

















0.0159709453583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