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我的恥辱與複仇及續集(十一)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我的恥辱與複仇 (十一)

第三天,我告別我老婆,離開了村子,坐車到縣城,然后買長途車票,在隔日來到了省城。省城我來過多次,熟得很,很快找了家非常便宜的小旅館住下,一天晚上才二十元而已,不過說真的,對我們這樣的農民而言,一晚上二十元有時相當于干一整天的活。

安頓下來之后,我拿出了膠卷,包括拍雷小玲和張玉如的在內,前前后后一共拍了四卷,到哪去沖洗呢?說真的,這是個大難題,搞不好,被人叫警察,不就什都完了,而且我還得坐牢呢。想了一會兒,沒有著落,頭看看時鍾,下午三點多,算了先在火車站吧,看看到深圳的車票好不好買。等到了火車站,才發現由于大雨沖垮了鐵軌邊的小山,土石堆在鐵軌上,至少要三天才能恢複。不管怎說,先排隊買了票,但已只能買到四天后票了。

回到旅館,已是上燈時候,隨便叫了點東西吃,繼續瞎想著如何沖印照片。大約九點鍾時分,有人敲門,我起身開門,只見一個女人,約莫三十上下,長得挺秀氣的,一見我開門立刻擠身進來,道:“大哥,一個人啊?要不要按摩啊。”我忙道:“不要,不要,你出去吧”。那女的道:“別這樣,你一個人呢,不按摩聊聊天也行啊,哪有往外趕人的?”說完一屁股居然坐到我的床了。

我追進房間,道:“大姐,我真不要按摩,也不要聊天,求求你了,出去吧”。

那女的笑了起來,道:“大哥,還真是老實人啊,不按摩,不聊天,那你自己一個人,就不想打個炮什蒞,想什弄都行,不貴”。說完,居然開始解自己襯衫的扣子。我急了,道:“不要,不要,大姐,你再這樣,我喊人了?”

“呵呵呵”那女的笑了起來,道:“別這樣,搞得象我要強奸你似的,這樣吧,你先看看,滿意,就打個炮”。說完,真就脫下的襯衫,露出白色的奶罩,然后猛的一下拉了下來,兩個肥挺的奶子一下子顫悠悠地露在我的面前,兩粒奶頭,紅通通的,確實誘人。

可是我哪嫖得起啊?

那女的站起來,向我靠近,用奶子蹭著我,道:“怎樣啊?大哥,我都脫了,你還不嫖嫖?”。

我嚇得轉身躲開,道:“大姐,不是我不嫖,是我真沒錢啊,別說別的,就這旅館,一晚上二十元,我都心痛了,你也應該知道,我們農民沒錢,要不怎蒞彶不會住這啊”。

那女的,臉色一變,道:“你真不嫖?”

“不嫖”。

“好”那女的轉向穿上衣服,回頭猛的打了我個耳光,道:“窮鬼”。出去了。

我撫著臉,心里倒不生氣,一個耳光,無非痛一下,不過一分鍾就好,畢竟白看了人家一對奶子,也不虧啊。想到這,不禁啞然失笑。

我關好門,轉身躺回床上,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有些迷糊地睡過去了。

突然,又是有人敲門,而且聲音很大,將我吵醒。我揉著惺忪的雙眼,起來開門,一肚子不爽快。誰知一開門,發現兩個民警,沖我一敬禮,道:“警察臨檢”。說完,不由不分地就進門了。我忙跟著進來,道:“警察同志,我是普通房客,沒干什壞事”。  

有個胖點的警察道:“身份證”。然后和另一個警察一起東張西望。

我找出來遞給他,他看過后還給了我,道:“到省城來干啥?”

“想到深圳特區去打工,到這上火車,沒承想鐵路不通,只得先待幾天,火車票都買好了,您瞧瞧”。我說著找出火車票來遞給他看了。

兩人又向我敬了個禮道:“對不起,打擾你了,休息吧”。

送走兩位警察,我不由得后怕起來,如果剛才我和那個婊子干,現在會是什光景?深圳肯定是去不成了,至少到里邊待十五天,再罰款,相片走不定會被沒收。

“籲~”我長長吐了一口氣,躺在床上,心想,看來人有時是不能貪色的啊!同時,這件事等于給我了個警醒,絕對不能在省城沖洗照片。

第二天一早,我上了長途汽車站,買了往浙江方向的車票,其實去哪無所謂,我只要找個比較安全的地方沖洗照片而已。車是上午九點三十分的,我在車站買了點早點,胡亂吃了,等到發車時間,上了車,向著東邊前進,大約開了八個小時,感覺應該離省城有四百多公里左右,我開始物色下車的地方,正好,車進了一個小鎮,在小鎮吃晚飯。我下了車,對司機說,我不去浙江了,就在這下車吧。司機當然沒話說。于是我自己一個人吃了飯,上了街閑逛。小鎮不大,而且甯靜。當時是夏末季節,天黑得不快,雖是六點鍾時候,街上還是挺熱鬧,西照的陽光灑在小鎮的街上,一片金黃,襯著小鎮古舊的牆體和屋檐,非常誘人的美,令我幾乎想停駐不前了。主要只有一條商業街,其余的都是小路,沒什商店。我在商業街來回走了一遍,發現有兩家沖印照片的相館,一家是個四十歲上下的男子,坐在店口和幾個人泡茶閑話,另一家在街的另一端,是個女的,約莫三十五六歲,一個人在店里坐著。我在店口對面的小店待著,目的是看看相館里是否還有其他別的人,一會兒,沒見什人進出,想了想,覺得這家應該比較安全,于是上前去,對那個女店主道:“大姐,我想沖照片”。

那女的正看書呢,聽見聲音起頭來,一張清秀的臉,挺標致的,道:“好的,沖幾卷?幾R的?”

我道:“四卷,什叫R?”

那女的指的櫃台上的樣品告訴我什是三R,什是四R。我選了三R。

然后那女的道:“拿來”。

“什?”

“膠卷啊,沒膠卷洗什照片?”

“啊!?”我低下頭,遲疑了一下道:“大姐,我想和你商量點事?”

“啥事?”那女的瞪著眼睛有些納悶道。

“我,我想洗相片,但是,但是”我有些慌亂,停了一下道,“我可能給你高于平常洗照片兩倍的錢請你洗照片,但是,洗的內容你永遠不能跟別人說,怎樣?”

那女的遲疑了一下,道:“什熞罧這神秘?”

“你不用問,你要是願意待會兒你不就知道是什內容了嗎?”

“好,我答應你,膠卷拿來吧”那女的爽快的答應了,確實是,這年頭,有錢能使鬼推磨的。

我拿出膠卷遞給她,她說:“你在這等著吧,至少要一個多小時呢”。

“不不,大姐,我得和你進去,我才放心,不然我不放心”。

那女的再次遲疑了一下,道:“好,來先幫我把店門關一下,要不然東西讓人拿了都不知道”。

這真是如我的願啊,我正擔心洗照片的時候有人進來呢。

拉上門,我跟著她到了暗房,她開始干活了。里頭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只能憑聲音判斷人的活動方向,我閑坐一張小椅子上,忍不住開口道:“大姐,貴姓啊?”

“鄭,關耳鄭,你呢?”

“姓陳,耳東陳”我胡編一個,又道,“大姐真能干,一個人張羅這家店,又懂技術,真行。”

“哪的話?難哪,哪象你們男人,想去哪就去哪打天下,那才利害,兄弟,你是哪里人呢?”

“浙江”我再次胡編一下,“這年頭,哪都難,你說,要在家里一個月能賺個千兒八百的,誰願意到處出去外面經風經雨的,說真的,我要有大姐的本事,絕對在家里不出來了”。

“我有我的苦”。那女的苦笑著道。

“啥苦呢?能說來聽聽嘛,反正我是個過路的,沒準還能幫你呢”

“呵呵,幫不了我,我離婚了三年了,一個人張羅這家店,真難啊”。

“喲,大姐這樣漂亮的人哪找去,怎離婚了呢?”

“跟人好上了,就這樣,店留給我,人到狐狸精那去了”。

“真是有眼無珠啊!”

“得了,大兄弟,看不出,你倒是油嘴滑舌的”

“哪呢?”

經過這一聊,一下子氣氛松馳下來了,我也不再那緊張了。

聊著聊著,雙方逐漸熟稔起來,我知道了她叫鄭豔華,三十五歲了。結婚五年,老公姘上別人,后來就離婚了,生過個女兒,跟她前夫。她自己就經營這個以前的相館,二樓是照相的地方,三樓就是住的地方。

也不知過去了多久,突然,鄭豔華“啊”的驚叫一聲,跑出了暗房,我忙追出去,頓見強光,幾乎睜不開眼。勉強只見她滿臉通紅,道:“照片,照片,怎照這種東西?”

我抓住她的肩膀道:“大姐,我告訴過你的,叫你不管什內容,我雙倍價格給你,你不能告訴別人的,冷靜點,冷靜點”。

鄭豔華喘著粗氣,道:“你怎,怎拍這種東西?”

“大姐別問了,成嗎?反正你幫我洗照片,我給你錢,完了我們不相干了,這有什關系呢?怎樣,洗不洗?”

鄭豔華死命咽了口唾沫,道:“好吧,我洗?”

我不由松了口氣,不然事情真不好收拾了。

兩人回到暗房,一下子大家都沒話說了,在沈默中,一分一秒地過著。

終于洗完相片了,當然還得等相片干呢。

這時鄭豔華說話了,“兄弟,剛才你說,我洗照片,你給錢,之后兩不相干,就當沒見過面,是不是?”

“是的。”

“好,跟我來。”說完,她轉身從邊上的樓梯上二樓,我忙跟了上去,一直到了三樓。我打量著房間,挺簡單的,沒什裝修,里頭一張大床,一張鑲鏡片的衣櫃,還有一張書桌和椅子,一台電視機,二十一寸的,其它的沒什蚞。

鄭豔華走到床邊,背對著我道:“兄弟,我和你實說吧,我三年多沒碰過男人了,現在突然叫我看這種東西,我受不了,我想,既然你過后就走,是你自己說的,那我想我們兩個,兩個”,她說不下去了。

一瞬間,我明白了,我走到鄭豔華的身后,道:“大姐,別說了,我明白了”。

我伸出手,放在她的肩上,我可以感到她驚顫了一下,但隨即鎮定。我的手順著往下走,停在了她豐滿的奶子上。這時,我們都瘋狂了,我們瘋狂地互脫對方的衣服,轉眼之間,兩人都脫得精赤條條地,我看到鄭豔華的奶子了,兩粒櫻紅色的奶頭點在白晰晰的奶子上,非常誘人,她的奶子也不小,畢竟生過小孩了。我上前把她擁在懷里,一手滿握住她的奶子,用力地搓揉起來,她的手向下,居然一下子握住了我勃起的雞巴,非常熱辣。

我按耐不住了,一把把她壓倒在床上,嘴里含住她的奶頭,一手向下觸到她陰阜上叢生的陰毛。

我起頭,向下挪動身子,我的臉移到了鄭豔華的肚子,再向下移動她的陰阜,我看到了她隆起的陰阜上黑毛成叢向胯下延伸,半掩住黑褐色的大陰唇,我的物搓過她的陰毛,停在她的兩瓣可愛的向外翻的小陰唇上,捏住它輕輕地扯了扯,那里一片濕滑溫潤,鄭豔華發出了呻吟聲,我將兩根指頭插進她的陰戶,輕輕抽插起來。另一手繼續在她的奶子上搓揉,並不時地交替擰她的兩粒早已勃起的奶頭。鄭豔華全身顫動一下,她早已感受到快感了,她向我的雞巴方向伸出手,道:“給我”。我吊轉過身去,跨在她的身上,她抓住我的雞巴,一口含在嘴里,用力的吮吸起來。我也忍不住了,俯下頭去,舔她的陰唇,只覺又鹹又辣。她的陰戶里流出了白色的淫汁,向下流過了肛門口,打濕了床單。

鄭豔華再也受不了了,她吐出我的雞巴,道:“先插我,快!”。然后兩手掰開自己的屁股,使陰戶大張。我挺起雞巴一插,連根盡沒。然后我雙手勾住她的肩膀,頭埋在她的雙乳之中,用牙齒咬住她的奶頭。鄭豔華不斷地挺起胸脯,用她的奶子擠壓我的臉,雙腳死命夾住我的腰,享受著我的抽插。

一會兒,我松開她,抽出了雞巴,她坐了起來,轉身跪在床上,屁股對著我,雙手背到后面,扒開自己的屁股。毛聳聳的陰戶看得清清楚楚,一片狼藉。我抓住她的頭發,將雞巴從后面插進去干她。沒抽幾下,鄭豔華叫床了,這時,我覺得她完全變成一只母狼,而且是發情期的母狼。那一晚,我泄了三次,在兩個小時的時間里。鄭豔華泄了幾次我不知道,只知道第二天清早起來,她走路的姿勢不太對,好象腰不舒服的樣子。

照片全洗出來了,效果不好,這是肯定的,但好在從影像中可以辨認出人是誰,這就行了,我要的就是這個。當我拿錢給鄭豔華的時候,鄭豔華說算了,但是希望我晚上再住一晚。我說再住一晚可以,但是錢她一定要收,不然我算什?她同意了。

當晚的性交更狂熱,我雞奸她了,對她而言,肛門是未經男人碰過的,但我插進去了,而且泄了一注。當第二次再開始干的時候,我拉著她,赤條條的到三樓屋外的露台上干, 她有些害怕,我告訴她,我們就象是野合,就應該幕天席地。在露台上干她的時候,不時有人從樓下馬路上經過,她緊咬著嘴唇,生怕一時興奮叫也聲來,在那里,我在她陰戶里泄了第二注。第三注是在她家的二樓攝影房里泄的,當時打開了所有的燈,使屋里比白晝更亮,我在她的面前擺了兩個供客人正衣冠的鏡子,讓她看著自己被人操的樣子,這次她最興奮,往日里的禁欲生活在這一刻全釋放出來,她一邊婊子樣的含著我的雞巴,一邊不時用眼睛瞟一下眼鏡中的自己,似乎這個婊子一樣的女人才是她真實的自己一樣,總之,那夜干到了清晨五點。起床時,已是中午時分了,吃過午飯,我離開了,臨走時,她問我,可能再來嗎?我笑著道:“不是說好了嗎?當我沒來過。再說即使是來,你可能已經不是一個人過日子了,不過,你能送我一樣東西嗎?”。她也笑了一下,道:“可以啊,要什?”我上前靠近她的耳邊輕聲道:“剪一撮陰毛給我做紀念,行嗎?”鄭豔華笑了起來,轉身上了樓,我跟著到了三樓,到了三樓,她再次脫光了衣服,躺在床上,兩腳大張,露出毛乎乎的陰戶對著我道:“我要你自己剪”。雖然曆經兩天狂干,但這一刻我實在有些忍耐不住,我下東西,一把跪在她的兩腿之間,我兩手抓住她的兩瓣陰唇,往外一拉,露出紅紅的洞來,我俯下頭,伸出舌頭,死命地舔了起來,再向下,她拉屎的肛門也不放過,這一發就不可收拾了,于是我們兩個再次大干一場,最后,我剪光了她的陰毛和兩叢腋毛,告別而去。

我搭車繼續往浙江方向走,一入浙江境內,我下車了,到了家郵局,我裝作不認字的人,讓一個小女孩幫我寫了信封,將有胡麗貞被淩辱的照片寄給了她在縣里當警察的老公,之后立即乘車回省城,上了南下深圳的列車,到深圳打工去了。




















0.0163388252258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