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調教嬌妻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調教嬌妻









三十歲的吳勇是家貿易公司的財務科長,兩個月前他和女友結了婚。如今的他正在享受蜜月的溫馨和甜蜜,整日和嬌妻沈浸在性愛的海洋中。挑逗和刺激自然是免不了的,偶爾他還會作出過激的動作來,搞得嬌妻嗔罵不已。但吳勇心裏明白,她是怪在眉頭,愛在心頭。這使得吳勇心裏有一種大膽的惡念頭在滋長。

這不,今天晚上,他又心血來潮了。結婚後吳勇和嬌妻開始了蜜月旅行,離開家四處遊玩。兩天前吳勇夫婦兩來到位於另一座城市的大伯家,由於不太熟悉這裏,所以就在他大伯家裏住下了。白天遊山玩水,晚上就睡在大伯家。

新婚伊始,哪有不做愛的?盡管昨天強烈地克制,非常地小心,但今天終於還是忍不住了。大伯的兒子今天出差去了,家裏只剩大伯一人。入夜,吳勇靜靜地躲在客廳的沙發後面,直等到大伯回了房,剛鎖上門,吳勇就像狼一樣地沖進了他和嬌妻的房間。

激戰正酣時,吳勇的腦子裏又迸發出一個惡作劇的想法來。

他忽地停了下來,雙手放開了嬌妻的玉乳,轉而一手摟住她的腰,一手抱住她的豐臀,盡力保持下體的姿勢,使陰莖牢牢地深插在嬌妻濕熱的陰道裏不至於滑出,而後他直起身子,一使勁,站了起來,將嬌妻抱在懷裏。

“阿勇!你這是幹什麽!?”嬌妻嚇了一跳,在陌生的環境裏做愛,小心翼翼的她對這突如其來的大膽舉動有些不知所措。

“不要啊!快放下我!會被人看見的!那窗簾沒拉--啊!”

“現在又沒人,沒事的!”吳勇似乎被妻子的驚慌逗得興起了,他感覺到妻子的雙腿正緊緊地夾著他的腰,蜜穴驟然緊縮,上身也緊緊地貼著他,一對豐滿的乳房擠得他心花怒放。

“那我們換個外面看不到的地方!”吳勇眼看妻子順從地緊貼著他並用玉手套住他的脖子以保持平衡,他幹脆用雙手托住嬌妻的屁股,一轉身竟向房門走去!用這種姿勢走路,可苦了女方啦!一顛一顛的,大陰莖直頂得嬌妻的陰戶欲水橫流。剛從欲仙欲死的感覺中稍微清醒過來,妻子才發覺已經到了客廳。

“討厭啊......!怎麽把人家抱到這邊來!嗯......喔......!被家裏人看到怎麽辦!......阿勇....不要....!”嬌妻真的急了。

“放心吧!大伯兒子出差了,大伯早就睡熟啦!”吳勇大膽得已經刹不住車了。他托住嬌妻的香臀,使勁抖動著。看著妻子晃動的雙乳和驚慌的眼神,他快不能自已了。

“啊~~!又頂到了!啊~~!不、不要!不要在這--”嬌妻像是在哀求一樣。

“怕被別人看到啊?那就再換個地方好了。”

說完他又抱著嬌妻且戰且走走到曬衣服的陽台,陽台對面是一座大公園,這個戰鬥環境不但是風景優美還很涼爽哩!

就是天晚光線暗了點。

“阿勇!怎麽又把人家抱到這邊來?!快放我下來,會被別人看到啦!”這回妻子真急了,慌張地扭動著想掙脫開。

面對那麽好的風景吳勇根本不理會嬌妻的哀求,還是抱著她猛力地抽插她的蜜穴,想不到妻子怕被別人看到一緊張小穴縮得更緊了,一股淫水順著他的肉棒涔涔地流下來,弄濕了地板。幹了一會兒他的雙手實在是太酸了,於是就把嬌妻放了下來,接著把她轉過身去,讓她高翹起屁股,從後面打上騎馬射箭這一招。



“討厭啊......!阿勇....人家......快高潮了!不要在這啦!......嗯嗯....啊!”

此時陽台外盡是嬌妻的淫叫聲和撞擊美臀的肉聲,吳勇興奮得好象巴不得有人聽見似的。

“阿勇....高....高潮了!啊......!”

在這種緊張又刺激的氣氛下,妻子很快地就高潮了。

“高潮了?不會吧!我才剛熱身完而已耶!更何況這裏風景那麽優美。再多做一會兒吧!” 吳勇還不罷休。

“老公……嗯嗯……好舒服……啊……但在這裏不、不好--”新婚妻子眯起眼睛,顯然也被弄得有些語無倫次和無所顧忌了。她不斷發出低沈的呻吟聲,雖然這些句子在這新婚的幾個月裏吳勇都聽慣了,但仍抗拒不了這樣的誘惑。重提火槍,他又對準了妻子玉門,不覺間已經加快自己粗腰的勁度,把自己引以爲豪的巨大肉棒又插入她的陰道裏,直頂上她的子宮。



“啊啊……我……我快……我快要死了……”被壓在身下的嬌妻發出著呻吟聲,吳勇一邊用手搓弄她的乳房,一邊使勁地抽插著她。

“啪叽啪叽……啪滋噗滋”大雞巴在陰道裏抽動時,發出美妙的聲音。“好老婆……你多學一下……那些片中的女主角……”雙手按著嬌妻柔軟健美的豐乳上面,大拇指捏弄著她的嫩紅的乳頭,把她弄得氣喘籲籲。老婆的雙頰飛紅,喘著氣說:“你想我……我變成……A…A級片的……女主角……嗎?好壞!”



她緊緊地咬著牙,雪白的屁股前後地挺動著,使吳勇的肉棒在她的穴內進進出出得更快了,發出一陣陣淫浪的肉聲。“啊……啊……好老公……我來了……高潮了……好爽……好棒……啊……啊……受不了……太棒了。”她全身都浪起來,一頭長發像波浪般的甩動,豐滿的乳房掙脫開吳勇的雙手,上下跳動。



吳勇挺動腰部,讓肉棒在她穴內跳動著,繼續不斷的刺激她,把她的大腿向兩旁分開,猛力的抽動,肉棒吞吐的快感讓她連續不斷的高潮。她兩手撐持著陽台的圍欄,緊閉雙眼。吳勇的肉棒在她的穴內來回抽插,帶著她紅嫩的陰肉翻進翻出,弄得她不停的扭動身體,不斷的發出淫浪的呻吟,汗水混合著淫水,由她的腿間流到陽台地上。



“啊……不行了……老公……你太強了……啊……我快死了……”妻子嬌聲地浪叫起來,蜜穴內的肉緊緊夾住他的粗棒,不斷往裏吸,讓肉棒再次深地插在她體內,這時一股興奮難忍的感覺從吳勇陽具傳到全身,他再也忍不住,把熱滾滾的精液射進嬌妻的陰道裏。



嬌妻整個上身仰起,背緊貼著他的胸膛,全身是汗,乳白黏狀的精液從她的陰道裏倒流了出來,流在地上。吳勇低頭輕吻著她的秀發,輕咬著她的耳根。她軟軟的倚靠在在他胸脯上,不停的喘息著。

“我愛你,小愛!”吳勇輕聲道,一邊伸出雙手摟住她汗淋淋的背,下巴輕靠在她的肩上。

好一會兒,嬌妻才轉過身來,嬌打了他幾下。“哼!都是你,壞死啦!害得人家這麽累!”而後忍不住與他相視而笑。

×  ×  ×  ×  ×  ×

吳勇最喜歡小愛的笑容,笑起來有個小酒渦,加上白淨的肌膚和清美秀麗的美貌。她叫做小愛,除了樣貌出衆之外,身裁發育得很好,十六歲時已經有副頗爲驕人的身段,裙下之臣很多,從吳勇和她相識到結婚,他所知道的不下三十個男生追求過她。



就是這樣的女孩,使吳勇幾乎瘋狂地追求她,從十六歲追求到二十歲,她得到父母的允許下,才開始接受男朋友,而他也成爲她衆多男朋友之一。經過兩年吳勇才算是把她到追到手,她把初夜獻給了他,然後把身邊一衆男生分手,終於把她“私有化”了。



吳勇大她四歲,大學取得一級榮譽畢業,進入市內一所顯赫有名的會計師樓,到前年她二十四歲大學畢業時,吳勇已經升上經理的職級,手下已經有幾十人。剛好亞洲金融風暴迅速卷來,各行各業經濟箫條,破産的公司和個人都很多。他們會計師樓的生意卻更好了,因爲不斷有破産的公司聘用他們去清算資産,吳勇也成爲業界相當有名望的年輕人。



也許是他的年輕有爲吸引了小愛,於是他們今年結婚了。婚禮上還有不少她的前男友都來參加,看到他們沮喪的臉,吳勇很是驕傲,他終於得到了這個美麗和智慧兼備的女人。

更使他高興的是,她除了是個賢淑的妻子之外,在性生活上還百般遷就他,也懂得享受著性愛,他們不斷嘗試新的方式,由最初在睡床上做愛,後來在地上也幹了起來,後來他喜歡把她按在大廳中的桌上,一邊看A級片一邊站著幹她。在吳勇眼裏,小愛是個百分之百的模範妻子。

這段時間來,每當想到這兒,吳勇就會幸福地回想起另一件事來。這件事從發生到現在將近一個月時間,小愛都不許他重提。因爲自那以後,矜持嬌羞的小愛在性生活中逐漸變得熱情奔放起來。其實一想到這事,吳勇心裏就象喝了蜜一樣甜。

說起來,這件事發生在一個月前的的一個傍晚。開頭真有些不巧。那時吳勇和小愛結婚剛滿一個月,可算起來夫妻兩真正在一起的時間卻不足十五天。因爲結婚後剛十來天,吳勇就因公司有急事被派往外地出差。而更不巧的是,不兩天後小愛也因公司吃官司去了更遠的地方辦事。又是十多天過去了,兩人終於都辦完了各自的公事。來不及抱怨公司老板的不近人情,他們就要急忙坐火車往家裏趕。通過電話聯係,吳勇得知先上車的小愛已經買好了一個雙人包廂的票,他可以直接在車站上等她。只要火車到站,他就可以上車與嬌妻會合,而後一起乘車回家。

太陽慢慢的西沈,火車終於緩緩開進了站,在月台上站了許久的吳勇不禁感歎,多麽難熬的日子,終於到頭了!老遠就看到了小愛從火車上下來的的俏麗身影,吳勇多日的哀怨好像都飛到了九霄雲外。



來到小愛身前,吳勇一把摟住她。

“老公,我想你都快想瘋了!”小愛也從未有過地沖動與熱情。

“電話打得這麽少!上車再找你算帳!” 吳勇也快沸騰了。他不顧旁人的目光,一把抱起嬌妻就上了火車。

火車啓動了,兩人來到了雙人包廂。連門都來不及關,將妻子放在窄長的床上,吳勇摟住小愛的脖子,使勁親吻了起來。一向嬌羞被動的小愛居然伸出雙腿,像環一樣夾住吳勇的腰。看來十幾天的分離已經讓寂寞難耐的嬌妻變得熱情似火了!她終於要展現真情了!吳勇察覺到妻子的變化,心中一陣竊喜。



“我還沒有吃呢!”吳勇也不知哪來的克制,竟有心假裝和小愛生起氣來。

“我包裏給你準備了吃的。”小愛笑著說。

“我要吃你這個包裏的東西。”嬌妻還沒有反應過來,吳勇的手已經摸到了她胸前的兩團軟綿綿的肉球。

小愛的臉一下子紅了∶“門還沒有關呢!”吳勇鎖上門,看著她嬌羞地縮成一團。他倏地蹲了下去,拉開衣襟,解掉乳罩,看著他撫摸了無數回又沒有個夠的渾圓乳峰,不再遲疑了,一頭埋在小愛的懷裏,在她胸前吻個不停。



小愛像個小母親一樣輕輕地掀開她的衣襟,把整個鮮紅的乳頭塞在他口中,環抱著他的肩頭。吳勇雙手捧著她飽滿的玉乳,用力一吸。小愛隨著抽了一口冷氣,輕打他一下∶“輕一點,像是要一口吃下去似的,幹嗎用那麽大力?”



吳勇看著她俏麗的面龐,低低地說∶“舒服吧?”小愛挪動一下,把另外一個尖尖的乳頭送到他嘴邊放浪地說∶“嗯!很舒服,來再吃這一個!”吳勇偎在她懷裏,用力一吸,把她吸得“吃吃”地直笑。



吳勇捧住她的乳房,不停地吸、吮、揉、搓,小愛被吸吮得渾身發抖,撫著他說∶“親愛的,輕點嘛!我又沒有奶水!快被你揉散了!”雖然吸不出奶水,但尖尖的奶頭在嘴裏滑進滑出,別有一番情趣,吳勇的肉棒漸漸的堅硬挺勃起來了。

“弄我,親愛的!用力弄我啊,老公!噢--”小愛漸漸地陷入了肉欲之中。吳勇明白,嬌妻終於要抛開落後觀念的制約、走向真愛的奔放了!

於是,吳勇毫不猶豫地把手伸入小愛誘人的裙內,食指撐開她的蓓蕾內褲的松緊帶,而後手順著她光滑如緞的小腹向下進軍,探進了密密的叢林,經過隆起的小丘,再下去就是峽谷一般的的肉峰,夾著一道溪流,津津的流著淫水。她貼著吳勇的心撲撲地如小鹿般直跳,雙頰紅暈,櫻唇半啓,嬌喘連連,似喜似嗔!吳勇雙手撥開她緊閉的大腿深處,食指順著稍微凹陷的縫隙上下摩擦著。



“啊┅┅不行啊┅┅”小愛迷亂地在心中狂喊著,不停地搖動身體,追逐指尖傳來的快感。

食指沒入開啓的花瓣內,在兩片濕滑的陰唇壁裏刺激她,細小的洞中分泌出大量滑潤的愛液。鮮紅色的陰核誘惑般地勃起,吳勇利用中指和無名指夾住它,拇指則和食指對合,食指撫著內壁,拇指欺負她一般似地撫弄外陰唇。舒展的粉臂緊緊的摟著他,小愛已經全身趐軟,輕輕的咬著老公的肩膀。



她收起腿,讓膝蓋成爲大腿和小腿所成三角形的頂點,雙腿盡可能地張開。吳勇見機挺起手指沖進玉門,一根、兩根、三根,緩緩的抽送。他慢慢地由緩而急,橫沖直搗。小愛害怕隔壁聽見,只好咬緊牙關默默的享受手指帶來的的快感。



隨著火車的輕微搖擺和手指大力的抽送,小愛不由得也發出陣陣的淫聲∶“要不行了┅┅”一陣陣的高潮,一股股的熱流,陰精愛液噴流而出,弄濕她的腿也弄濕了吳勇的手。吳勇故意懶洋洋的蜷伏在她深深的乳溝裏,看著她嬌嫩嫩的像是一朵開面龐。



小愛不知足地笑著說∶“就這樣打發我了?”

“愛撫不是一樣讓你有高潮了嗎?”吳勇吃吃的笑著,玩起了欲擒故縱。

可是小愛急了∶“如果只要用手就好了,那麽我自己來就可以,爲什麽還要和你做?”

“你真的是一個浪女人,這種話也能說出口?”吳勇取笑著她伸手去摸乳房,她的嘴剛要罵他卻轉化成了呻吟∶“壞蛋,哎呀┅┅哎呀┅┅誰叫我是你老婆!”

吳勇掀起她剛剛要披上的衣服,那對兒堅挺白嫩的乳峰再次彈跳出來,然後拉起自己的T恤衫,將熱氣騰騰的胸膛貼上去。“啊┅┅”小愛拉長了聲音,身子緊緊纏在了他身上。



“想我了嗎?”吳勇邊問邊將雙手往下移,撫住小愛高高翹起的屁股向他身上拉。短褲裏勃起的陰莖頂在柔軟的腹部。

“啊┅┅我┅┅天天都夢見你┅┅真是離不開你了┅┅我可怎麽辦啊?┅┅啊┅┅”小愛噴著熱氣在耳邊呻吟著,全身顫抖著晃動著雙乳,在吳勇胸脯上摩擦不止。

不一會兒,她的手急急地去扯吳勇的短褲。吳勇忍住不動,任她動作。“啊┅┅我的天!”小愛驚叫一聲,低頭盯著下面的肉棒看,情不自禁地張大嘴,嬌喘得更急了。

堅挺的肉棒跳了出來,落到小愛雪白的小手裏。吳勇就覺得身上猛得繃緊了,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下身。她纖細的小手握住吳勇的陰莖,快速套弄了兩下,急忙從床上站起來,伸手去脫自己白色的短裙。



“讓我來,讓我來!”吳勇拉開她的手,蹲下身去,雙手抖動著解開她短裙上的鈕扣,拉下拉鏈,顧不上滑落在地的裙子,一把扯下了她的內褲。頓時,小愛急速起伏的腹部上面蓬亂的陰毛露了出來,吳勇猛地把頭埋進迷人的山谷,伸出舌頭就去舔那黑亮的草叢。“哎喲┅┅”小愛身子晃了晃,手馬上扶在了旁邊的把手,才不致跌倒,但一股淫水已經順著大腿根往下流下來。



吳勇執住小愛的腰,將她轉過身去,按跪在地上。小愛將手扶在床邊,高翹起圓滾的屁股,呻吟著。吳勇發瘋了似的從後面摟住了她,伸手托住了嬌乳,挺起肉棒不自覺地抵住肉縫,上下滑動起來。小愛輕聲呼叫著∶“受不了啦!快來吧!”隨著吳勇下體用力一頂,“噗哧”一聲,肉棒應聲插入蜜穴。小愛低著的頭猛地上揚,長長地“啊”了一聲,濕熱的肉洞緊緊纏繞著吳勇的陰莖,使他不由自主地抽送起來。



小愛先大叫'呵'一聲,又趕緊將一縷頭發塞在自己嘴裏,死死咬住,隨著抽插悶哼著。

十分鍾後,在吳勇使盡全力的一陣抽插之下,小愛的肉洞開始猛烈收縮,忽然全身顫抖著往床上癱倒下去。吳勇來不及反應,沒能順勢一起倒下,陰莖就脫出了洞口,但已經感覺到了夠脊椎的酸麻由腰部迅速向肉棒推進。吳勇只能就勢趴在小愛後背上,陰莖來不及再插進去,就順著她的屁股縫一陣猛烈摩擦,精液強有力地從龜頭狂噴而出,打在床的下面。吳勇射精了,可是沒有在她身體裏!



兩人就保持著這種姿勢,直到雙方的呼吸漸漸恢複平靜。

“討厭,怎麽都弄到外面了!一點也不舒服。”小愛回過頭來,沒有滿足的臉上,充滿了嗔怪。

“讓我歇一會兒,喝口水吃點東西嘛!”吳勇傻笑著說,一邊站起來去拿東西吃。

看著他滿臉的汗水,小愛笑出了聲。

“上面吃飽了,下面才能有勁。”吳勇邊吃邊說,“你也可以先涼快涼快嘛!“

“好啊!你就這樣把我晾在一邊啊!”小愛從地上站起來,“那我可就真的出去涼快啦!”她竟然撒起嬌來。說完,小愛真的轉過身去,伸手要開包廂的門。

“噗!--”吳勇差點就把嘴裏的東西噴出來。“等一下!你就這樣出去?--”吳勇猛跳了過去,一把拉住小愛。小愛轉回身來,故意笑著問他:“有什麽事嗎?沒事的話,我還要出去涼快呢!”

吳勇差點就吐血。小愛的身上只剩下一件半敞開的外衣,如果從正面看去,她一身潔白光滑的肌膚、嬌挺的乳峰、嫣紅的乳頭以及黑亮濃密的陰毛、甚至淌著愛液的蜜穴,都將一覽無余!被其他人看到還怎麽得了啊!

吳勇猛地摟住小愛。“親愛的!你別嚇我了!”

小愛笑著吻了他一下,“那你還要我一人去涼快嗎?”

“不敢了!老婆大人!是我錯了,我不對。你可千萬別出去啊!”

小愛的眼笑得眯成了一條縫。“是嗎?量你也不敢了!不過,反正現在沒事做,出去逛逛也不錯嘛!”

“不!現在有事做!有事做!”吳勇再也不敢遲疑了,一把摟住小愛,一手搬起她的一條腿,一手伸進了那條陰毛叢生的陰溝。他的手滑進肉縫,中央還是濕潤潤的。她鼻子裏哼出了呻吟聲,騷氣十足的屁股開始不規則的扭動∶“你先吻我吧,補償剛才對我的態度!”



吳勇低下頭,覺得十幾天沒見的幽幽陰戶散發出一種絕特別的氣息。蹲下身去,輕輕的低頭吻去,舌頭輕舔著流水的蜜縫。小愛的身體像水蛇一般搖來擺去,“哎呀!我受不了了!”她死命地抓著他的頭發,呻吟地叫著。



“那麽騷,你想我怎樣呢?”吳勇的氣並沒有完全消,故意吊她的胃口。

“我要你再玩我啦!要你插進去呀!”她的表現越來狂野,全然沒有了往日的端莊。

吳勇撫摸著她的乳房說道∶“你今天的瘾頭特別大是的?”

“我要倒黴了,經期來之前就是這樣,而且脾氣也不好!”

吳勇笑著說道∶“那我還沒有硬呢!'”

小愛一聽把頭兒直搖,嘴裏說道∶“我會讓你很快硬起來的,快給我吧!”說著就輕舒蘭花手,把嘴巴對準了吳勇龜頭的馬眼又含又吮又吸。

“髒,我擦擦!”吳勇已經開始激動。

“都是我們的東西,髒什麽?”她翹著個大白屁股,煞是誘人。

吳勇興奮極了,把她抱在火車的桌上,揮鞭輕放入一半。她“嗚嗚”的叫道∶“快一點,我真的受不了了!”吳勇一個餓虎擒羊,立即把陰莖全部插入,一點兒也不留┅┅

火車開行在一座大橋上,守橋的衛兵好像也看到了他們的瘋狂也呆了。“當、當”的聲音和明亮的燈光更讓人感到無比的刺激。吳勇狂暴的一手夾住堅挺的乳頭,一手飄進性感的中央地帶,捏住不停地被肉柱襲擊的小肉核。



強烈的電流倏然從她的下體猛沖上龜頭,然後溫暖的熱潮慢慢地延展出去。鮮潤的花瓣、平滑的小腹、趐軟的乳房、忘情的櫻唇,讓他感到熱潮正在不斷的升起,同時引發了陣陣地戰栗之感,喉嚨發出急促的聲音。



滾熱的陰道開始抽搐,雙腳開始痙攣∶“唔┅┅啊┅┅要尿了┅┅”小愛漲紅美麗的俏臉,在享受男女之間最美的感覺時,卻顯得十分無助,軟弱,痛苦?!小愛到了高潮,狠命迎湊著,隨而全身發抖,大聲呻吟。



吳勇的肉棒依然在體內沖撞著,她緊緊抓住桌布的纖手無意識地松開了。他噴射了!瞬時之間,小愛剛剛放松的身軀一下子再度繃緊,強烈地抽動、痙攣著。

極潮過後,一切又回複平靜,她還在喘氣,桌布上水漬遍遍。“舒服嗎?”吳勇一邊輕輕摸著她的秀發,一邊說道∶“我令你開心嗎?”

“開心極了,幾個星期未享受過這種滋味了!怎麽有一種要尿尿的感覺?”說完她轉過身去,拿起一塊手絹,輕拭著陰戶。

在床上休息大半個鍾,吳勇起身收起了既有他的精液、又有她的經血和淫液以及不知道誰的陰毛的手絹。

“不許拿,還給我!”小愛著急了。

“這是我們兩個最好的紀念!不會出事的。”吳勇想留下這難忘的痕迹。

“那還是由我保存吧!”小愛一把搶了過去。吳勇沒有再爭,或許她比他更珍惜!

一個月前的事現在仿佛還曆曆在目。吳勇已經完全陷入了幸福的回憶。

就在吳勇的腦子裏還滿是火車的搖晃聲時,他的臉上突然一熱。















0.0168759822845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