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淫人妻者人也淫你妻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淫人妻者人也淫你妻   作者:小毛  一、事件背景(特別抱歉,爲保護當事人前提,人、地等務必須易名保密)    ★本文標題,已诠釋整係事件一切,醫師籍工作淫人妻,對方的報複采取淫回 來手段;幸好大家都算理性。然這種發生在朋友身上的事,我只能在媒體上閉嘴。    中南部某城縣一家由陳姓醫師開設的婦産科,除婦産主科的本業無庸說,在女 人私處整形方面,含陰道縮小、處女膜修補、陰唇整形等務,則是其相當另類的專 長。    會認識、和陳醫師深交,也是爲了跑醫藥新聞、以及兩人都愛喝酒使然!但卻 怎麽也沒想到,居然會發生下列其妻遭人淫奸故事!我反而成了事件的見證,甚至 還和陳醫師的老婆發生一段肉欲的另類緣份結果。  ------------------------------------ 二、醫療報複    某日兩人夜裏近十一時許,在陳醫師診所二樓居住處喝酒,兩人東扯西拉的打 著哈拉,沒想到卻發生了件最另類的情色糾紛、報複事件。    隱隱中,我們先從電視監視屏幕看到,有兩名男子和護士短暫詢問後即失去蹤 影,一回兒有人敲門,陳醫師開門向來客詢問找誰?    其中一人問:「你是陳醫師?」    陳答:「就是我!」    對方:「那好,進去坐再說!」    對方跟到桌前,突然拿出黑星手槍往桌上一砸!    陳醫師和我都嚇一跳,亦意識到應是椿闖屋欲搶劫問題!    來者之一問道:「廿天前你曾爲一名叫作宋湘萍的女子作過陰道縮小手術還記 得嗎?」    陳醫師臉色微變點著頭……。    來者再問:「奸淫她也是必要過程嗎?」陳醫師無言……。    此時,陳醫師的老婆曉瑜走出房門問:「什麽事這麽吵,孩子還在作功課哩? 」但也實時盯到桌上有槍!嚇的臉色發白。    其中一名來者向她表示:「妳先把孩子帶到樓上房間睡覺,而後妳下來,我們 要和妳老公談判一件性侵害問題,我們不想讓孩子們也成爲受害人!妳明白我的意 思嗎?」    曉瑜趕忙進書房,把兩名小孩帶上樓。    陳醫師乘老婆上樓,忙跟兩名來者問,請問:「你們是宋小姐的什麽人?」    其中一位體格較健壯者說:「我是湘萍的老公,夠資格來討公道嗎?」    又轉向看看我,問陳醫師:「他是誰?」    陳醫師答:「是我的記者朋友。」    「好,記者嗎?那你留在這兒作見證!」。    其實我也擔心陳醫師的安危,更想看看有無機會幫陳醫師。    陳醫師好言跟兩位來人表示,會發生奸淫純屬意外,絕非蓄意要如此。    自稱老公者則反譏:「那意思是我老婆誘惑你啰!」    兩人爭執中,曉瑜從樓上下來,坐我身旁看著爭吵的兩造,臉色鐵青。    陳醫師在理虧的情形下,轉爲詢問對方要怎麽解決?他問:「你們今天來的意 思,是否要來談賠償?如是,就開個價吧,或要我怎麽做才滿意?」    自稱老公者說:「我姓蔡,錢,我多的很,今天來只是想要討個公道,」    他揚一揚手中的槍,把彈夾退下讓我們看看子彈後又裝上、拉機上堂,並說: 「玩槍我們很熟,我們不想制造刑事案件,但也不是怕事的人。」說完還瞄了瞄陳 醫師。    曉瑜相當冷靜的輕問:「那你們要我們怎麽做?你才認爲滿意?」    那小蔡接口:「簡單,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我老婆沒生過小孩,妳已生兩 個小孩,我們吃點虧將就點好了。」    曉瑜一聽臉色更青,怒目瞪著陳醫師;基於朋友立場,我不能如此見死不救, 然才剛開口:「這位朋友…」    話還未說完、那位小蔡轉槍口對準我輕吼:「住嘴!你不準表示意見,否則, ……」他拿槍向我比了比。  ------------------------------------ 三、意外的失身    談了一陣子後,曉瑜不理陳醫師問小蔡:「是否你上過我後,從此絕對不再找 我們麻煩?」    小蔡說:「妳這位記者朋友可以作證!」    說著、說著他揚揚槍說:「走吧,到樓下的手術房比較隱密,事情欲早結束大 家都好。」    雖然千百個不願意,但基於手槍頂著我們,只好五人一行移往樓下的手術房, 陳醫師也沒轍了,失神的跟著。    進入手術房關好門後,小蔡向陳醫師說:「你怎麽對待我老婆?我就怎麽做, 頂多我們會要些利息!完事後我們就走人。」    小蔡逼陳醫師坐到手術室辦公桌後,轉回頭命令曉瑜把衣服脫光!    雖然女人的身子人人愛看,但在這種情況下,憑心而論一點情趣也沒有;但是 ,曉瑜那生過兩個孩子的身材沒想到這麽棒!36寸的酥胸,乳頭雖有點大,但還 是暗紅色的,24寸的細腰,未有半絲妊娠紋,雪白的膚質,配上性感的肚臍眼, 有37寸左右的臀部,如葫蘆般的身材站在那微顫栗著,畢竟她第一次在陌生人面 前裸露。    她雖背對著我,然在她彎身脫內褲時,我瞄到夾在大腿頂縫間的美穴,大小陰 唇搭配的十分適中,沒有黑螺肉的美穴縫,真不比美少女差!在小蔡把她拉推往婦 産科專用椅時,才看到前腹下的倒三角黑絨毛濃密密布著相當迷人。    心裏不免暗罵陳醫師,如此美妙的可人身材,竟因自己一步錯而讓人蹧踏;只 見小蔡把曉瑜扶往婦産科用椅,兩腿張開分挂左右椅把上放腳處;那混蛋的小蔡這 時竟然叫我過去,要我把曉瑜的身體看一遍,我拒絕,他槍一指怒道:「我是要你 作證,她身上沒有半點傷痕,等一下完事後,也是要你看我們有無亂傷她,你以爲 我們變態要你分享這肉體啊!」他另一友人拿了把手術刀頂我背後要我過去。    押過去時,曉瑜緊閉眼睛,我看了看顫動的酥胸如兩丸水球晃著,下體已微開 略見到陰道穴口內紅嫩穴肉,飽漲的陰阜,看得我直吞口水,大腿內側雪白均勻相 當有彈性;看完退開回椅子後頭,陳醫師在辦公桌旁低頭勐抽煙!小蔡退下褲子, 不算小的陽物已硬挺發亮,戴上保險套、他低頭看了看曉瑜的美穴說:「媽的,比 我老婆的穴還美妙!」,說完後低頭嘴巴含上美穴開始吮吻。    曉瑜沒想到他來這招,倒吸一口氣後想晃開那張嘴,但沒成功,小蔡“啧…啧 ”的吸的很過瘾,只見曉瑜兩手緊握左右椅把,青筋爆出,呼吸愈來愈急促,此時 ,另一位朋友也過去,開始玩弄那對迷人的美胸,偶而還用舌尖輕舔、細吮;曉瑜 屁股也有點微晃了起來;小蔡喃喃自語道:「嘿…有淫…淫液…泄出…出來了…好 滑…啊…。」    曉瑜堅持咬牙只出呼吸聲,但她銀牙都快咬崩,磨牙聲『吱吱…喳喳』的響, 聽得令人打冷顫,就在她正把屁股微擡時,小蔡突然站起來把陽物插入曉瑜穴裏。    已近難忍的曉瑜張嘴輕唉一聲,小蔡開始緩緩抽插著:「天…哪!沒有作過… 過…陰道…收縮手…術的陰…道,竟…然…比…比我…老婆…還…緊湊,還…還… 收縮…吮…動,爽…爽…死我…我了!」邊說動作也加快。    突然,曉瑜擡高屁股一頂不動,小蔡放緩抽插動作一抽一送,時而還頂著不動 ,不久,曉瑜緩緩放下臀部,急促喘噓噓的張開嘴呼吸;小蔡看了看她,繼續他的 抽插,在十余分锺後,突然加快抽插速度,在他全力頂入穴裏顫動時,曉瑜又再度 擡高肥美的臀部,小蔡:「啊…呀…爽…死了!」屁股抖了幾抖,應是泄出了精液 。    他拔出裝滿精液戴保險套的陽物,小心脫下保險套細看罵道:「媽的,跟我老 婆幹都沒泄那麽多!」    轉頭看看他朋友說:「大頭仔,換你幫我收利息啦!」    還在喘氣的曉瑜歎了口氣靜躺著,陳醫師則還是低頭繼續勐抽著香煙。    大頭仔興奮的把褲子褪下,當我看到他的陽物時爲之一驚!他頭不大又怎麽會 叫「大頭仔」的?原來那支陽物相當巨大,單單那個龜頭就如雞蛋般,漲得發紫、 發亮,和洋人陽具有些不相上下的尺寸,不免要替曉瑜擔心了起來。    連保險套在戴的時候,都快要崩裂的情形,令人不免捏一把冷汗,「大頭仔」 把陽物朝曉瑜的穴口頂著時,曉瑜眼睛一睜,似乎也感到這次來的是巨物!幸好「 大頭仔」沒幫曉瑜作清理工作,任淫液布滿陰穴,就靠這些量數不少、又濕滑的淫 液,才勉強把大龜頭緩緩擠入穴裏,曉瑜已額頭冒汗,『鳴…鳴…滋…滋』的忍著 巨物的侵入。  ------------------------------------ 四、心情五味雜陳    經過一段時間後,「大頭仔」似乎終於整支陽物都擠入,兩人都有松一口氣的 反應,小蔡還在一旁幸災樂禍:「幹!生那麽大支要死啦,玩女人還要這麽累!」    「大頭仔」開始緩抽緩送時,曉瑜的臀部也上下帶動著,同時也開始適應不再 有痛苦的表情;雖然這兩人是來揚言要報複的,但在奸淫過程中,總算沒有各種不 當的虐待動作!曉瑜大概也首次逢此巨物,或已和一位陌生客奸淫過,有些適應, 在「大頭仔」抽插數分锺後,也偶而會晃一下屁股迎合著。    愈來愈感到奸淫滋味升起的曉瑜,雖然沒有淫語不斷,但在反應上已完全適應 這支巨物所帶來的快感,屁股上下搖晃的頻率也逐漸加多;「大頭仔」邊插、邊叫 :「真的哦…她…她…那穴裏…會…吸吮…哇…比…比…口交…還…還…爽。」    曉瑜的呼吸則愈來愈急促!張大口來呼吸,屁股晃的更厲害了。「大頭仔」被 逼加快抽插速度。    經一陣沖刺,兩人的肢體動作已看得出,都達到欲高潮的境遇;終於「大頭仔 」『啊』一聲,全身頂住曉瑜下體,曉瑜頭往後仰、張著大嘴急速呼吸,屁股擡的 高高的,兩人的高潮先後出來,曉瑜雙手緊按椅把,靜候高潮的沖擊緩下來,「大 頭仔」屁股偶而頂一下,兩手緊握拳頭,過了幾分锺後,兩人的肌肉才松弛下來。    「大頭仔」拔出碩大的陽物清理時,曉瑜還在喘息;小蔡走到辦公桌旁欲和陳 醫師講話話時,我趨身到椅邊,把衣服拿起來蓋好曉瑜,她感激的看我一眼點了下 頭,她閉上眼後;我走向陳醫師處。    小蔡說:「事情到此就算扯平!」    他說:「陳醫師,如果你不服氣,隨時來找我,大家兩敗俱傷我也不在乎。」    陳醫師苦笑:「我還能怎樣?」    在一旁的我表示:「報複,你們也做了,又何必如此尖酸刻薄再損人?請你們 先走吧!」兩人看看我倒是無語開門走了。    一時間,我也想不出什麽話來安慰這對夫妻,只得跟他們道歉,表示自己無能 ,不敢跟這種歹人力爭。    陳醫師說:「事情能就此平安落幕才是重要的。」    穿好衣服的曉瑜瞪了眼陳醫師怒道:「你造的罪過,我卻來承擔禍果!你算什 麽男人?」罵完走了。    我要陳醫師追上去,趕快安慰、安慰她。  ------------------------------------ 五、後續的另類「禍」事    過了兩個月,接到陳醫師的電話表示,他的診所要搬到某鄉下去開業,有緣再 見面時,再來喝個兩杯,電話挂斷後,從此即斷了聯絡音訊。    事件過了近兩年許;某日和友人約好到一家有陪酒小姐的KTV唱歌,店裏經 理進來接洽喝啥酒、叫幾位小姐時,我和這名女經理兩人都「咿!」了一聲,原來 正是曉瑜。安排好廂房內的諸事,她邀我到隔壁空廂房深談。    原來,陳醫師始終未獲曉瑜諒解,三天一吵、兩天一鬧,陳醫師脾氣也硬,不 肯道個歉,甚至那晚後兩人就分房,半年後兩人協議離婚,孩子讓陳醫師帶走,她 可以去看孩子;拿了筆分手費後,爲不忍坐吃山空,和一名也是離婚的宋姓女友合 夥,兩人開了這家店,生意不惡,我再次道歉,她笑說:「各人造業各人擔!」    當晚,她整晚陪我,酒量驚人,動作也有些放浪,我輕聲希望她節制,不要喝 醉了麻煩;她跟我咬耳朵說:「你把我全身看透透,你…你…那天看到我的私…私 …處,喜歡不?」    我只好傻笑……。    她說:「老娘離婚了,誰管我,來,老朋友喝個痛快!」    到淩晨三點多,朋友都一一溜回家睡大覺了,她很精神的硬邀我到她家再喝; 敖不過她,叫車跟她走;一會兒到某處公寓上了電梯,到她那整潔的房間,她把高 跟鞋一踢,到酒櫃拿了瓶酒,往冰箱把一些下酒小菜端出,拿遙控器開了電視後說 :「你先喝、看看電視,我去洗澡換衣。」;說完也不理人就往浴室走了。    十余分锺後,她穿著並不透明的浴袍出來,搬了個小圓椅坐在我對面,她回身 關掉電視倒了杯酒邀我喝;就在她種種動作中,感覺她未穿內衣,胸部看得到乳突 ,浴袍未印出內褲的印子;憑心而論,曉瑜算得上是美人胚子,不化妝就貴氣十足 。    喝酒閑聊中,她道出當年那宗事的整個始未:宋湘萍找陳醫師作陰道整理,在 拆完線後,陳醫師以一只手指插入其陰穴道,問她是否滿意?    湘萍反問:「如用兩只手指,會不會裂開?」    結果,陳醫師又用兩只手指插入再試。    湘萍有點疑慮的說:「我老公的陽物不小,這種手術結果,是否會在作愛時裂 開呢?」    陳醫師半戲谑的說:「難道妳要我用一支男人的陽具來試嗎?」湘萍未答。    陳醫師低下頭細看湘萍的美穴時,被那美妙可口、可人的陰穴吸引,忍不住的 低頭吻了下穴口,贊不絕口的說:「真美、真誘人,好吧!幹脆就讓我自己來試吧 !」    湘萍還未會意,也有點心情矛盾時節,陳醫師卻把陽物拿出,朝湘萍的穴緩緩 送入。    插到底後,陳醫師邊抽送著、邊問:「陰穴會痛嗎?會緊迫的受不了嗎?」    一陣子後他拔出,又低下頭吮吻湘萍的陰蒂,並解開湘萍的上衣,玩著那對豐 滿的酥胸,陳醫師玩一陣子,拿保險套套好陽物後,再插入抽送,湘萍也被玩得相 當興奮。    事後返家,老公忙著要試改良過的美穴,兩人在愛撫、吮吻、調情時,老公突 問了句:「等一會插入時,針線會不會崩開啊!」    湘萍被調戲的正爽,不慎脫口說:「不會啦!醫生都試過了。」    她老公不動聲色輕問:「那醫師試的結果如何?」    她答:「跟正常作愛一樣,插到射精都沒有出狀況。」    湘萍也未驚覺老公有不對反應,只感覺那晚作愛特別興奮,讓她高潮不斷,泄 到腿軟。    事情的真相,是曉瑜私下找湘萍出來問了後,曉瑜才知道老公是怎麽犯錯的; 湘萍則對老公拿槍去恫嚇,還找兄弟一同輪奸曉瑜的做法,相當不能諒解,兩人返 家後都和老公大吵特吵湘萍恐嚇老公,不離婚的後果,她就把事情鬧大,讓他在道 上甭混了;曉瑜針對陳醫師自己親試的做法不能諒解,也堅持離婚。    最後曉瑜告訴我,現在合夥這位宋姓女友,就是被陳醫師玩的那位女患者。  ------------------------------------ 六、另一種宣泄    曉瑜說完這段往事後,頭傾近我問道:「你那晚看到我裸露的身體,你心裏想 著什麽事?」    我老實答道:「這麽美的身子,真想待回和妳作愛的是我。」    我也沒放過曉瑜,反問她:「那晚被兩位陌生人奸淫時,滋味如何?應該有高 潮吧?」    曉瑜不爲意的表示:「那晚她總共達到四次高潮!只是當時氣氛不對,爽也是 白爽,尤其不能把自己好好放浪,滋味則是五味雜陳!」    曉瑜突走過來坐我身旁,拉我手臂說:「大哥,老實說想不想跟我作愛?」    我尴尬的說:「大嫂,這樣不太好吧!」    她回應:「大嫂個屁!老娘現在跟陳XX毫無任何關係,你也少她娘的假聖人 ;過去,你和陳XX經常喝酒後去找女人的事,我都睜一眼、閉一眼,今天,我放 開了,你反看不起我嗎?告訴你,離婚這些年我還沒碰過任何男人,而且還是高價 碼堆出,我還不肖一顧哩!」    我也不想再扭捏,轉身抱她欲親吻她,誰知她拉我往後一躺,我手一個未換方 位的結果,卻扶到她跨下,她兩腿全露出浴袍,一遍倒三角的黑絨毛就現在眼前, 她邊拉我的手掌往陰阜放,一邊抱我的頭壓下,兩眼瞪著我說:「生過兩個孩子的 女人,或許委曲你了,不妨試試,和我作愛的滋味很爽哦!」我只能以吻作答。    伸手到浴袍內撫摸她那彈性十足的胸部,翻開一邊的浴衣把酥胸上的紅嫩乳頭 吮吻了一下,我起身表示:「我先洗個澡吧!」曉瑜同意放人。    洗畢,只用浴巾裹住下體,曉瑜未把分開的浴袍蓋好裸露的下體,只是兩腿合 並未張開!漂亮、迷人的肚臍眼,則露在衣外,配著雪白、嫩滑的肚皮,忍不住低 下頭往肚臍眼吻了一下,曉瑜很受用,也不經意的張開了雙腿,看著那曾經看過的 美穴,這次是笃定由我專用了,淫液已開始潤澤著陰穴口。    我輕吻那柔軟度十足的黑絨毛,彈性、滑嫩、雪白的大腿,亦令人愛不釋手, 把她那可人的兩腿擡高置於胸前,曉瑜合作的把兩腿用手拉著,鮮嫩、分紅的陰阜 穴縫就呈顯在眼前,微張的穴口縫上端,探出小圓頭的陰蒂,已亮晶晶的透出半圓 亮麗現顯著,我用舌尖輕舔了一下,曉瑜臀部顫了一下,口中『哦…』了一聲。    穴口濕淋淋的張著,用舌尖往深處一擠,溫潤的香味、蠕動的縮放,令我忍不 住親吮加速;兩手朝柔軟嫩滑的酥胸滑過,拉開浴袍,前身幾乎裸露在我眼前;我 不想放過上回看過的肥美嫩臀,拉她坐起把浴袍整件掀掉,把她轉身,朝背後的脖 子起,往腰部、肥大、雪白顫栗不止的屁股吻著。    從背後把手往兩跨間再摸,發現該處已泛濫成災,淫液已溢至兩腿內側。    抱起曉瑜往臥室走向,放到床上後,我把嘴巴再放往陰穴口開始用心的吮吸了 起來,曉瑜已不再拘束,『哦…哦…喔…啊…好…好舒…舒服,吻的…吻的真…爽 …』的淫聲不斷!稍後,因頭發被緊抓的有點痛,我起身,把硬挺、飽漲難耐的陽 物,對好曉瑜的美穴口後一挺,整支陰莖全進入了美穴中,曉瑜「啊…」了一聲, 吐了口長氣。    心想,沒想到自已居然插入朋友離異老婆的穴裏!再想起目前陳醫師的處境, 真擔心日後見面如何面對老友?唉!眼前也管不了了,享受吧!    曉瑜抱著我直吻,兩大腿夾緊我腰部,臀部微晃挺呀挺的,她問:「舒服麽? 」    我笑笑把下體加把勁,突然感覺她的穴道如同一張嘴,插在裏面的整支陰具, 如同有人在吸吮般,她那子宮口更如舌尖,在我龜頭的馬眼上規律滑動、舔著。    我驚異的反應被曉瑜看出,她驕傲的說:「這是我的陰道蠕動結果,有人要後 天學,我卻自然就會如此蠕動,好好享受啊!」    真要命,如此動法,我三兩下就得泄精。    不管了,我改爲七淺兩深的插法,把她兩腿挂在我兩肩、擡高她的臀部,以利 我的抽插,兩手當然不放過兩粒頑大、彈性十足、滑不溜丟的酥胸,幾分锺的抽動 ,曉瑜屁股緩緩擡高,忽的屁股一頂不晃,一緊、一放、蠕動加速,感覺子宮口擠 出無數液體,把龜頭擠壓的麻癢,我急忙頂住緩晃著屁股,讓龜頭頂在子宮口。      「啊……啊…泄…泄…死…我了…!呼…呼…好…好…久沒…沒…泄…了!」 她緊抱我勐吻,她要我緊頂休息一下,兩腿也緊夾不放。看看她那不比明星差的粉 臉,再想想她那種天然媚功,實想不透陳醫師是怎麽回事,還不滿足要搞上患者?  ------------------------------------ 七、愛之巢惹的業障    兩人性器密合著,嘴巴也未放開,我享受著她那陰穴的吮動,曉瑜問道:「剛 剛玩的怎麽樣?我這麽久未泄了,這回泄的真舒服!」    我說:「反正今天不會回去了,我們好好玩個痛快,這回我要了我一個心願, 就是和你徹底作愛。」    「嘩!終於講出真心話了,來呀,有本事就讓我痛痛快快渲泄一下吧!」她說 完把緊夾我的雙腿張開,我雙掌壓在兩粒酥胸肉團上,迎合她的肉體,開始緩緩加 速抽插;肉穴如三明治緊夾熱狗,兩物密合的搓動,每一插都恰好頂住子宮口。    呼吸已開始急促的曉瑜說:「大…哥…如…如…果.要射…射…時,射…射… 到裏頭…吧,我…我…已…避…避孕…唉…唉…快.快泄……泄……了。」    只覺得曉瑜的穴穴快速的收縮、蠕動、勐吞吮著我的整支陰莖,她忽然屁股一 擡緊密合住我,一陣陣的抖動,有液體強烈從體內溢出,萬千只螞蟻從子宮口沖擠 出來,龜頭的麻癢從臀部往背後脊椎爬上,精門一松,精液再也難壓抑、一泄而出 ,狠狠沖泄五、六次,曉瑜只有翻白眼急喘,兩人先後差一、兩秒都達到高潮。    吻著她的嘴唇、吮玩著她那雪白、彈性十足的粉嫩酥胸,兩人無語緊抱,享受 著這段激情余溫,性器就如此緊貼不分,她仍微微蠕動吮著我的陰莖。    半個多锺頭後,她起身說:「我要好好看看你那夠戰力的寶貝!」    把我拉側臥,開始玩套著我微硬的陽物。    她說:「這就是黃色小說說的『雞巴』嗎?」    這句話出自她口,聽起來有些怪!我掀開她的大腿,看到那仍濕淋淋的陰戶, 紅嫩嫩的穴口還微張,穴後豐滿的臀肉、彈性俱足,整個下體煞是好看、誘人,我 感覺下體又硬了。    不顧那美穴如何濕漉,我親過去唅著陰蒂,舌尖擠入陰道口,把自己射的精液 吮回口中,其中滲她的愛液,心裏則五味雜陳,約兩年前她是朋友的老婆,而今卻 是我在享受,口中的吮吻絕對是真實的,兩手扭捏著有彈性、嫩滑、白東東的臀部 嫩肉。    如此吮弄了十幾分锺,曉瑜屁股朝我的嘴硬頂,上下滑動激烈,我感覺有液體 湧出,『唉…唷…唉…唉…又泄了!』我忙爬起身對準穴口再把陰莖插入。    太濕了,一插整支陽物就到了子宮口,抽插一陣子,她要我抽出陽物,拿了把 衛生紙擦拭下體淫液;爾後,扶著我的龜頭往穴口放,她說:「來呀!讓我再泄一 次。」    我無語,只有努力奮戰,把所有作愛功夫用盡,兩人泄完高潮後,擁吻、愛撫 溫存許久後,才到浴室洗澡作清潔工作。洗畢,她要我先睡,她要聯絡個電話。  ------------------------------------ 八、誤收業果    喝酒、連兩次作愛奮戰,迷迷糊糊我睡著了。    不知睡了多久,我半睡半迷湖間,感覺有人在吸吮我的下體,如同作春夢般, 我不以爲意的享受著,認爲是曉瑜在發情又想搞了,一回兒,覺得自己的陽物正緩 緩套入陰戶裏,大約套了十幾下,整支進入溫暖的陰戶內,並開始有續的套動著, 屁股肉偶而還和我的下體處有輕微碰撞「叭!」的一聲。    但在感覺上,這個穴好像有點兒陌生,呼吸聲不太像曉瑜,嬌嗲味不同,勉強 睜眼一看,完全是陌生女郎!笑容可掬、兩眼亮麗、媚態十足,臀部還在我身上上 、下套動的晃著,一驚我問:「妳…妳…是誰?」    一旁出現曉瑜低頭往著我說:「她就是我的合夥人宋湘萍!」    她說:「我們兩人合租這間房子,昨晚我們作愛她看見了,恫嚇我如果不和她 分享,要和我拆夥,大哥,你就行行好救救我吧!」    我心裏罵道:鬼話連篇!但己幹了半天,正爽時節,只好把她翻到下面,好好 看看故事相關的另一位未謀面的女主角,曉瑜則坐一旁看我們演春宮。    趁還未插入,我說:「要看看她那讓陳醫師著迷的美穴有多美?」    湘萍大方張開雙腿玩笑道:「絕對比曉瑜的美!」    低頭一看,饅頭般的陰阜如小山丘,粉嫩雪白的穴縫,搭上稀疏不多的黑絨毛 ,陰莖剛拔出仍微張的穴口,相當幹淨的陰戶,忍不住低頭吻了一下說:「不敢說 誰的美,各有特色都很誘惑人。」    把陽物插回穴裏,邊抽送邊問:「當時怎麽會去作陰道收縮手術呢?」    她說:「她是先天性陰道松弛症候,必須從陰道裏切除一道肉再縫合,藉以把 陰道變小。」    我似懂非懂,反正現在正常才重要,看看她的胸部,雖然不算大,但仍一手難 握,乳頭紅嫩嫩的,乳暈不大,摸起來感覺很好。    曉瑜一腳放床上、一腿擺床下坐在我眼前,美穴、臀肉、美腿、露出肉球的酥 胸,讓我邊幹著湘萍、邊欣賞她的美妙肉體,或許她理解我心意,還把腿張更開些 。雖然玩的很舒爽,但心中總有一疑團?這兩位美妙女郎幹嘛對我那麽大方?    和我正肉體接觸、弄得正爽的湘萍,偏頭向曉瑜說:「阿瑜啊…妳…妳把兩… 兩腿跪在我…頭邊…,把…把…穴…口對…對準大哥…的嘴…讓他…吻;我…我… 沒…避孕,待回…兒,就…就用…妳的…穴…讓大…哥…泄…泄…出…!」    曉瑜聽罷,背對我跪下,跷著屁股趴下,濕淋淋的紅嫩穴口對著我,不二話把 嘴迎上舌尖擠入吮著。    湘萍看著我吮穴,開始擡高臀部晃動頂挺,速度愈來愈快一陣子後,屁股硬頂 一陣晃,我知道她已高潮,也磨動屁股迎頂她,她「唉…」一聲,僅余急促呼吸道 :「呼…泄…泄的…真多…水呀!」只感覺她穴裏頻頻直溢著淫液。    幾分锺後,湘萍大方說:「曉瑜,我們換位子,妳讓大哥好好泄精啰。」    她緩推開我坐起來;我扶曉瑜躺下,吻著她、摸撫她那酥胸,用腳分開她雙腿 ,她扶我的陰莖對好穴口,本已濕潤的穴,輕而易舉就挺入,她「哦!」一聲,又 接受我再一次的征戰,這回曉瑜表情相當媚,微張櫻桃小嘴半閉眼,兩人有默契的 只想讓肉體親密接觸與磨擦著,一聲:「大哥,我…要…泄…唉…唷…啊…!」    我也頭皮一陣發麻,脊背一陣酸癢、龜頭一漲,擋不住的精液怒噴而出!湘萍 瞪大眼欣賞著這幕難能可貴的激情渲泄情景,手也放入下體搓揉著。  ------------------------------------ 九、尾聲……    經休息三人清理後,坐往客廳泡茶喝閑聊。曉瑜先開口:「大哥,我只感念你 在事件發生後,幫我蓋了件衣服,從頭到尾你那不滿的神情,我都看在眼裏!至於 我老公,最該爲我拼命的,卻毫無意見、或有任何情緒反應?」    她歎口氣接道:「和湘萍談過後,兩人成爲好友,兩人都被同樣的男人玩辱過 ,也算是另一種緣份。」    湘萍接著說:「離婚後,我們除開這家KTV外,連陪酒事我們都不幹;性欲 問題,我們兩人自己相互用情趣用品DIY;你昨晚出現,曉瑜說『有男人可用了 !』我還罵她想男人想瘋了!」說著兩人相互戲谑的打鬧著;我則搖頭。    心想:兩位女人的老公所造惡果,爲何卻是我在享受美好結果?曉瑜、湘萍兩 人,論氣質、身材、姿色,都是上上精品;我說:「請問,日後我多久來和你們作 一次愛?」    兩人不約而謀同時把茶水往我身上潑。    近午,曉瑜裸著身體去做菜,我和湘萍兩人在沙發上又調起情來,這回,她表 示要把我吸出來;我則要她高潮就好,待回讓我有精力射到曉瑜那兒,同意後,到 吃完午餐酒飯後,兩女各作一次,雖還有興致,但我實已太累。    交換完聯絡電話,午後三時許,終於暫時結束這次最意外的性愛緣份。  ------------------------------------ 十、結語…    三人行有相當一段時間,但我從未因此而持續貪婪其中色欲,更幫她們打點不 少店內事情,亦曾苦勸兩人考慮重拾和老公修好,但兩人堅持不想;我亦有些貪圖 兩人美色,平均一星期見一次面,直到湘萍找到一位好郎君,才只剩我和曉瑜持續 這種很另類的泄欲行爲;惟心底只好對陳醫師抱著無限歉意..................   
















0.0167298316956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