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三家之主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上個星期三,籃球場對面的商場新開了一間冰室。小小的冰室,坐落在商場地鋪的一角,正好可以望到整個籃球場。整間冰室只有一個服務生,就是冰室的主人慶祥。反正冰室本身就小的可憐,最多也就容納到八個客人,所以慶祥從飲料到打掃都是一手包辦的。店鋪雖小,客源倒也充足,因爲不少年青人打完籃球後,間中也會到這冰室中,享受一杯冰涼的冷飲。慶祥花了幾個星期的時間,就已經開始和這些年青人混熟了,也有了一班固定的客人。



就在今天旁晚,家玮、家能和家祺剛好打完籃球,一起來到這間冰室。三個年輕人滿身汗水,整套校服都濕透了,若隱若現的展示著三具不同的青壯身軀。家玮個子小小的,但一身肌肉,都是他長年運動累積下來的成果;家能最爲高壯,壯的像頭熊似的,但不論怎麼努力還是沒有腹肌是他最大的遺憾;家祺的身材中規中矩,至少和他兩個作爲「異類」的朋友比起來,算是壯的最正常的了。三個朋友,最有趣的地方是三個人的名字都有個「家」字,這麼多年來他們三個總是在一起。「老板,麻煩照舊!」家玮率先坐在角落處,家能家祺兩人也坐進去。這間冰室只有三張桌子,兩張正對著大門,而剩下的一張則放在水吧旁。「好的,三杯芒果冰是吧?」慶祥面露微笑,不一會兒,三杯大大的芒果冰就送到家玮他們的桌上了。三個年輕人貪婪的喝著自己的芒果冰了。



慶祥在水吧偷偷的看著他們三個人,心想自己的決定果然是正確的。慶祥他自己花了一筆錢,特地買下了這個鄰近球場的鋪位,這樣慶祥就能夠光明正大,看著那些年青男孩脫去上衣打球了。而且他開冰室,就是爲了吸引那些打球打到口渴的年青人來喝兩杯,讓慶祥能夠更近的接觸他們。當中家玮他們三個最經常來這間冰室的了,三個男孩在旁有講有說,慶祥也在心中對他們有著無窮的幻想。就在最近,慶祥從某個管理得到了一件有趣的玩具,而這件玩具剛剛送到了冰室。看著眼前的年青人,慶祥決定拿出這件玩具和他們分享......



「你們幾個,有看過這件東西嗎?」慶祥拿出了一個圓筒型的東西,這個圓筒由黑白相間組成。「什麼來的?」三人看著慶祥將那個圓筒放在桌上,接上電源後圓筒就開始旋轉了。「有沒有看過那些翻書頁的動畫?這東西就是以那個爲原理,只要一直盯著這個圓筒就可以看到一副圖畫啦。你們要不要試試看?」慶祥的提問也是多余的,三人早在開始旋轉時就緊緊盯著圓筒了。沒多久就開始有人不滿了,「根本就什麼都沒有嘛...」家能正打算移開的時候,慶祥兩手固定著家能的頭,「這可不行啊,這東西就是考驗一個人的集中力,你看你的朋友似乎都看的到了,看來你的集中力也蠻弱呢。」「我...我才不弱呢。」家能立即盯得更用神。不一會兒,三人的眼皮都開始下垂。慶祥見狀,立即進行催眠誘導。「想像一條絲線,從你們的腦中連接到那個圓筒。那條絲線就是你們的精神、你們的思想。隨著圓筒的轉動,你們腦中的絲線就抽出來了,你們的思緒也被卷進去。不要害怕,也不要抗拒,因爲你們會發現,隨著你們的思想離開你們的身體,你們會覺得更輕松、更疲倦。愈多的思緒被卷進去,你們就會覺得愈輕松,你們的雙眼也會慢慢的垂下來。對,不要抗拒,讓你們將你們的身心都離開自己的身體。當你們的心完全的離開了身體進到圓筒時,你們會完全的合上雙眼,完全的進入深層催眠狀態。」



慶祥最該慶幸的,就是剛剛沒有客人進來。慶祥立即走到門口挂出「暫停營業」的告示,並且拉下一半的鐵閘,防止有人看到店內的情況。家玮三人已經進入了完全的催眠狀態,呆呆的望著圓筒旋轉。「接下來你們不會聽到任何聲音。唯有在我按著你們的額頭時,你們才會聽到我的說話。」接著慶祥試了試在他們的耳邊大叫,三人都無動於衷。該從誰開始入手呢?慶祥決定由大至小去做,先將手放在家能的額頭上,「聽到我的聲音就回答我吧。」「是...」家能的聲音軟弱無力,彷佛連回答問題也相當的用神。「你叫什麼名字?」「廖家能...」「家能,看著我。」家能的視線轉到慶祥身上,但仍舊相眼無神。「我是誰?」「你...是這裏的...老板。」「我是這裏的主人。再問一次,我是誰?」「你...是這裏的...主人。」「是的,我是主人。主人在這裏可以做任何事,是不是?」「是...」「而你,在這間冰室裏,是不是要聽主人的話?」「是...」「你,在這裏,是不是要服從我的命令?」「是...」「是的,我是這裏的主人,你在這裏要服從我的命令。只要是我所說的,你都要聽從,而且這是合理的,是理所當然的。」「是...」「那麼,你現在要大聲的說『我要服從主人的命令』一百次,每說一次,你就會更聽從我的命令。」慶祥說完後,就聽到家能大聲的開始說著「我要服從主人的命令」。吵是吵了點,但聽著家能完全的服從自己的命令,就讓慶祥興奮不已了。接下來慶祥如法炮制,給家祺、家玮二人下了同等的命令。當三人都念完一百次後,慶祥逐一給他們下了一個命令:「當你聽到我說出『催眠玩具』時,你就會再次進入這個深沈的催眠狀態。你要在心裏數一百下,每數一下你的意思就會慢慢的回來,而你剛才進入了催眠狀態的記憶也會慢慢的消失,但你仍然會記得我給你們的命令。當一百下數完後,你就會完全忘記你被催眠的記憶並醒過來,明白的話就開始數吧.



「我們...睡著了嗎?」家玮三人緩緩的醒了過來。「你們太累了吧?居然可以玩著我的玩具玩到睡著。」「我們剛剛在玩什麼?對了...好像是一個圓筒。」「是的,那是一個我買回來的『催眠玩具』。」慶祥的話音一落,三人雙眼立時失去神采,全身無力的靠在椅背上。「你們三個,接下來有什麼活動?家玮先說。」「我打算留在這裏做功課,直到晚上八時去補習。」「那家祺呢?」「我要回家和家人吃飯。」「家能呢?」「我約了其他人打籃球,然後回家吃飯。」「這麼說,只有家玮有空吧。你們聽著,以後當你們聽到『關閉催眠玩具』時,你們就會忘記在冰室中發生過的事,離開這裏從催眠狀態中醒過來。那麼家祺家能,『關閉催眠玩具』!」家祺和家能立即站起來,拿著書包離開了。「而家玮你現在在心裏數十下,數完就你會忘記剛剛發生的事,並從催眠狀態中醒過來。」



《一》

家玮默默的從催眠狀態中醒了過來,「咦,家能和家祺呢?」「他們剛剛離開了。」慶祥假裝什麼事也沒有發生,並收拾著桌上的東西。「這樣啊...」家玮也不太再意家能他們的離去,從書包中拿出課本和筆記開始做功課。「家玮你不覺得熱嗎?快脫去你的襯衫吧。」慶祥收拾好後就坐在家玮旁邊,進一步測試自己的命令是否有效。事實上現在時值秋天,加上冰室開著空調,應該是不會覺得熱的。但家玮在聽到慶祥的說話後,卻覺得身體熱的很,想必是因爲剛剛打完籃球吧。既然身爲這裏的主人慶祥都這麼說了,那就一定是很熱了。而且他的提意也相當的吸引,畢竟自己也覺得被汗水沾濕了的襯衫很不舒服。家玮就將自己的白色襯衫脫下來放在一旁。家玮是三人中個子最小的,但當脫去襯衫後就再不會有人覺得他個子小了。以他的身高比他的肌肉可謂非常發達,不論是膀臂還是胸膛都相當的厚實,配上一件被汗水弄到半透視的汗衣,讓慶祥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定格在家玮健壯的上半身。「呃...我說,可不可以不要盯著我?」家玮也感受到慶祥那灼熱的視線,讓他很不舒服。「啊...對不起。不過你將汗衣和長褲也脫下來吧,這樣你才會好過一點。」家玮頓了頓,覺得這裏的主人慶祥這麼說了,我也只好照做吧,就真的將汗衣和長褲也脫下了,只剩下一條短四角內褲。「就是這樣就是這樣,你繼續做功課吧,不用在意我。」慶祥現在已經非常興奮,眼前可是有個青壯的小夥子只穿著一條底褲,實在太惹人了。而且慶祥的指示是「不用在意我」,就算慶祥怎麼看家玮也不會覺得有問題。只是慶祥又怎會安份?「現在我會開始觸摸你的身體,但絕不可以抗拒啊。」慶祥伸出雙手,從家玮的兩肩開始,撫摸著他的手臂、胸肌、腹肌、大腿以至小腿。然後開始兩手把玩著家玮的乳頭。家玮滿臉羞紅,卻反抗不了慶祥,且從乳頭傳來的快感也是他前所未有的。「我要進攻你的私處了啊。」看著已經架起帳篷、而且有個圓點濕印的四角內褲,慶祥用手慢慢的拉下,「啪」的一聲,家玮的堅挺在脫去束縛後反彈到他的腹肌下。家玮的個子雖小,但下面在同輩中卻算是相當「突出」。慶祥用手沾了沾在家玮龜頭上的淫液,嘗了嘗,味到還不錯。接著慶祥就開始一手套弄家玮的陽具,一手把玩他的乳頭。而家玮已經做不下功課了也用手把玩另一邊的乳頭。「自己來可以嗎?」慶祥在弄了幾下後就讓家玮自己一個人DIY了,而他就拿出自己的手機,將家玮這淫穢的一幕拍下來。「你現在感覺如何了?」「哈...哈...很羞恥...請不要拍我...」「但是你很快樂嘛。」「是...哈...哈...」「在我叫你之前,不要射精啊。」慶祥自己也看得欲火高漲,脫去褲子看著家玮一起打手槍。兩人套弄了一會兒後,「我...哈...我數三聲,三聲後就一起射精。一,二......三!」話音一落,兩股濁白的JING'YE自兩人的馬眼激射而出。「噢噢,你的量還蠻多的嘛。」「哈...哈...我那方面可是很強的。」兩人四目相交,然後大笑起來。「這就是我和你之間的秘密吧。以後你有空就多來,我們一起交流交流吧。」「唔,有空我就會來的了。」慶祥看著天真的家玮毫不猶疑的回答他,家玮哪知道這將會讓他以後只要有時間都會想來這間冰室,和慶祥一起打手槍?「我看你還是繼續做功課吧。」「啊,我都快忘了。」家玮連忙拿起筆繼續功課,忘記的卻是自己正赤裸著身體,肉棒還滴著淫液呢......



《二》

第二天家玮、家能和家祺一放學就來到慶祥的冰室了。三人也不在乎爲什麼要這麼早來到這裏,反正放學後也沒什麼事做。只是慶祥卻有點不滿。他喜歡的是三人那種青春活潑的氣息,他要的是三人汗流浃背的樣子。慶祥想了想,先確認他們的時間表。「今晚你們有什麼活動?」「唔...今天晚上好像沒什麼特別事。」「我也是。」「啊,我要去補習班。」三人中只有家玮沒空,但是慶祥想逐一調教他們,所以又問家能和家祺明晚有什麼活動。「我明天晚上也沒事。」「我明天要和家人出外吃飯。」問題解決,今天先調教家祺。「那麼你們三人先去打籃球吧。等到家玮要走的時候,家能你也先回家,然後家祺你來我這裏一趟。」「知道了~」三人就放下了書包沖到對面的籃球場了。



三人激戰連場後回到了冰室,慶祥正忙著招呼其他客人。看到他們三個進來了,就拉了他們到一旁去。「你們三個聽著,以後放學後,有空先去運動一下才來這裏吧,要不你們這麼早到有什麼用?好了,家玮和家能先回去吧,家祺你留在這裏做功課也好,做什麼也好,乖乖的等我忙完再回來。」「好的~」三人應聲就各自散去了。接下來慶祥又忙了好一陣子,「需要幫忙嗎?」家祺見也沒事可做,就問慶祥有沒有地方可以幫忙了。慶祥就將送飲料的工作丟給家祺,自己則忙著弄新的。直到快晚飯時間客人才全部離開了,慶祥將大門鎖好後就和家祺一起躺在椅子上。「呼...這冰室有這麼多客人嗎?」「沒...從沒有像今天這麼多人的。」慶祥這時才注意到家祺,身上的校房在運動及剛剛的工作後已經被汗水完全濕透了,露出了那若隱若現的健康膚色,看得慶祥很是心動。但他並不是這麼沖動的人。「家祺,還要玩昨天的『催眠玩具』嗎?」家祺一聽到關鍵字,頓了一頓就呆坐在椅子上。「家祺,你還記得在這裏的規矩嗎?」「服從主人的命令。」家祺平板而呆滯的回答著。「是的,家祺。你要服從我的命令。那麼站起來,脫到只剩下內褲吧。」家祺馬上照慶祥的吩咐去做。家祺在三人中正好夾在中間,沒有家能般高大,沒有家玮般壯碩,但運動員般的身材還是有的。家祺全身上下的肌肉都是如此的平均,就像一件上好的藝術品。慶祥慢慢的用手愛撫著家祺的身體,雖然家祺正處於催眠狀態,但身體還是起了反應,再加上沒多久前的劇烈運動,他的呼吸變的更急速,小麥色的肌膚下泛起了紅暈。「沒什麼不好意思的。你看,你的身材這麼好,就像那些模特兒一樣,天生就像是要展示給人看的。」低頭一看,家祺的內褲已經架起了帳篷,頂端還要濕透了。「你還真是淫蕩呢。」慶祥隔著內褲不停搓揉著家祺的堅挺,感受著他的硬度。而家祺也興奮得開始低聲呻吟著。「告訴我,你有自慰的習慣嗎?」「沒...哈呀...沒有...」「那這還是你第一次的興奮呢。」慶祥脫去了家祺最後的內褲,看著馬眼處不停的流著愛液,慶祥用手一握,那濕滑的程度讓他的手也抓不佳,還刺激到了家祺的龜頭,讓他「嗯」的一聲叫了出來。慶祥拉著家祺的手,讓他自己握著自己的堅挺,上下的抽動著,那興奮的感覺讓家祺大聲呻吟著。「這就是自慰的感覺。自己來也可以吧?」慶祥放開手讓家祺感受自己的第一次自慰,而他就到廚房拿了一只杯來。回來的時候,慶祥也被眼前的景色迷住了:那是一個英偉健壯年青人,赤裸的展示著自己的身體及傲人的堅挺,配上他強壯的手上下移動著,構成了一幅淫穢的景氣。突然慶祥注意到家祺的手加速了,腰部一挺,慶祥剛好趕上將杯口對著家祺,「啊啊啊啊啊啊啊~」一聲長叫,家祺將自己人生第一次射出的JING'YE,大半射進了慶祥的杯中,亦有少數散落在地上。慶祥拿起杯子看了看,那份量足足有半個杯子這麼多。「來,喝下去吧。這將會是你人生中喝過最好喝的東西。」家祺接著杯子,咕噜咕噜的喝著,雖然那股JING'YE的腥臭開始時讓他受不了,但喝著喝著就像在喝美味的特飲一樣。「如何?好喝嗎?」「好喝...」「那麼,你想要更多的嗎?」「想...」「想的話,這裏還有啊。」慶祥將自己那已經硬起來的大屌掏出來,按下了家祺的頭,讓他面對著自己的肉棒。「來,含著他,我來引導你,這樣就有更多好喝的JING'YE了。」家祺一口的含著慶祥的堅挺,慶祥也是第一次被人口交。以往自己也只是有色心,最多就打打手槍,這次的真槍實彈所帶來的至高的快感,可不是打手槍可以比擬的。慶祥順從著本能一進一出的抽插著家祺的口,不時有淫液和著口水進到家祺的肚中,而在催眠的影響下家祺只是一心一意的想喝JING'YE,也就沒有什麼不適的感覺,兩人完美的配合,讓慶祥也很快的繳械了,將自己的庫存量全射進了家祺的口中。家祺也將全部JING'YE吞進肚中。「呼...呼...JING'YE很好喝吧?」「是的...很好喝...」「你要記著,以後要喝美味的JING'YE的時候,就來找我吧。」「是...」「是的,好孩子,穿好衣服後,『關閉催眠玩具』!」再次聽到關鍵詞,家祺面無表情的穿回衣服,背上書包離開了冰室。而慶祥在休息了一會後就開始收拾冰室,並且期待著明天的到來。



《三》

慶祥在接下來的一天興奮的期待著,已經連續兩天享用了兩個少年,今天就是最後一個了。等了又等,家玮三人終於滿頭大汗的沖進冰室的老位置了。「老板,麻煩照舊!」「啊...我今天想喝別的...」這時家祺小聲的說著。「嗯?你不喝芒果冰嗎?」家玮疑惑著問道。「昨天老板給了杯新的特飲,那個很好喝啊。」「不用想了啦。」這時慶祥端著三杯芒果冰來到,「我也不是每天也可以給你喝啦。我能夠體諒你想分享給同伴的心情,但畢竟是新嘗試,所以千萬不要給外人知道啊。家玮家能你們也不用急,給你們知道了自然會給你們喝,但你們要記緊不要告訴其他人啊。」「是~」「那麼就和昨天一樣安排,這次家玮和家祺先走,家能留下來羅。」「OK~」「那你們就慢用吧。」



沒多久人就走光了,只剩下慶祥和家能二人。如常的慶祥將大門關好後,就回到家能的桌前。相比起他的兩個朋友,家能在同伴中可算是巨人了。高個子、壯身材,長時間的運動,讓家能發育得異常優勢。但是,不知道是基因的問題還是別的,不管家能如何努力的鍛鍊,就是鍊不出腹肌來。肚子總是保持著一塊腹肌,所以很多時都會向兩個已經有著不錯的腹肌的同伴訴苦,這點慶祥也是知道的。但是,知道歸知道,慶祥可沒有機會去確認這一點,直到今天...



只是有一件事慶祥一直都很在意,「家能,出來一下。」「啊?」毫無反抗及疑問,兩人走到店外,「家能,可以轉三圈再扮狗吠嗎?」「呃?爲什麼?」果然,慶祥就知道自己犯了一點小錯誤。「嗯,沒事了。回店裏去吧,催眠玩具。」家能聽到關鍵詞後立即進到了催眠狀態中。幸好關鍵詞還能起到作用。讓家能乖乖的坐回椅子上後,慶祥開始思考自己下達的命令。-



1.) 絕對服從命令的範圍僅限於店內,明顯家玮他們接收到的是「在店內」店主人有絕對的支配權。

2.) 但是,只要在店內,無論下達什麼命令,甚至離開店後依然有效。(證據就在他們會定時的回到店裏)

3.) 關鍵字「催眠玩具」在什麼地方也有效。



確認這三點後,慶祥就必須要再進一步的去改造他們的思想。現在就先以家能作爲實驗品吧。「家能,你聽的到我的說話嗎?」「是。」就算過了幾天,家能還是輕易的進到了很深的催眠狀態當中。「家能,記得在這裏最大的戒命是什麼?」「我要服從主人的命令。」毫無遲疑,家能說出了之前深刻在自己內心深處的句子。「那麼,我是誰?」「你是主人。」同樣的,「慶祥=主人」亦深植在家能的心中。「那麼,你記得剛剛我領你出去的事嗎?」「記得。」「那麼,在外面你爲什麼拒絕了我的命令?」「因爲那是在店外。」「家能,你聽著,你要服從主人的命令,對不對?」「對。」「那麼,誰是這裏的主人?」「主人你。」「我是主人,那我在店外,我是不是主人?」「是。」「我在店外也是主人,而你要服從主人的命令,那麼在店外你也要服從主人的命令,對不對?」「這......」家能明顯對這個想法帶有疑問,眼見如此慶祥立即繼續引導家能。「我就是主人,你要服從主人。」「你是主人,我要服從主人。」對此完全接受的家能重複著慶祥的說話。「我無論在何時何地,都是主人。」「你無論在何時何地,都是主人。」「而你,廖家能,無論在何時何地,都要服從主人。」「我,廖家能,無論在何時何地,都要服從主人。」在確立了慶祥主人的地位後,家能終於接受了自己要服從慶祥這件事了。「那麼,家能,你要脫去身上每一件衣服。每脫一件,你要說一次『我廖家能,無論何時何地都要服從主人的命令。』你將會感到自己更加的興奮,並且更加的服從主人。開始吧。」「我廖家能,無論何時何地都要服從主人的命令。」說完,家能就站起來,開始脫去自己的襪子,「我廖家能,無論何時何地都要服從主人的命令。」接著解開了皮帶,「我廖家能,無論何時何地都要服從主人的命令。」慢慢的解開襯衫的扭扣,脫了下來,「我廖家能,無論何時何地都要服從主人的命令。」將長褲也脫下來了,「我廖家能,無論何時何地都要服從主人的命令。」身上那沾滿汗的內衣也被丟在椅子上,「我廖家能,無論何時何地都要服從主人的命令。」到最後,家能一絲不挂的站在慶祥的面前,而他的陽具已經完全的勃起,並且有湧出了不少的前列腺液。「想不到你這個大個子的性欲挺強嘛。」慶祥慢慢的欣賞家能的身體。正如自己所想像的一樣,高個子的家能在三人之中的確是最有料子的,不論是身材還是那話兒的份量。壯碩的胸肌下,和家能所抱怨的一樣,有著一個微微的曲線。但是,那胖胖的肚子上還是看的出條理分明的腹肌。「家能,你有沒有手淫的習慣?」「沒有。」是個乖孩子呢,「我現在數三聲,三聲之後你就會離開現在的狀態醒過來。一、二、三!」三聲之後,家能就像從睡夢中醒過來一樣。



「嗯啊....啊咧!」發現到自己正赤身露體,自己那話兒還要高高的昂起,家能連忙用手掩蓋著自己的私處。「好啦,不用遮遮掩掩了,站起來雙手放在後面。」家能聞言立即雙手放後立正,但已經開始憤怒地咆哮了。「你究竟對我做了什麼!?」「殊!不要這麼大聲啊?要是吵到有人過來看就不好了。」家能的聲浪立即降低了不少,但還是不停地咒罵慶祥。「好了好了,你還不了解現況嗎?收聲!」家能隨即發不出一點聲音,張著口大叫卻什麼聲音也沒有。這時家能才開始感到害怕,因爲他發現自己的身體本能地服從著這個男人,這個原本是如此和藹可親的老板。家能想過逃走,但他的身體就像不屬於自己一樣,動彈不得。「安靜下來了吧?只要你保證乖乖的,我不會對你怎麼樣。相信我的話,就點頭吧,這樣我可以讓你開口說話。」家能戰戰兢兢的點了點頭,得到慶祥的允許後家能才可以開聲說話。「你...你的目的是什麼?」「哦?我的目的早就達成了。」慶祥伸手開始把玩著家能的乳頭,「來,放松一點,享受著這一切就可以了。」順著家能胸口上的細毛,慶祥慢慢的將右手移動到家能的小腹,再輕握著他的堅挺。「你沒有手淫的習慣,對吧?」慶祥的右手一個搖晃,讓家能那未曾被外人碰觸過的堅挺,一股快感直如電流刺激著家能的腦袋。不停的搖晃,一陣陣的快感充斥著家能全身,讓他開始配合著慶祥的手呻吟起來。但搖了幾下,慶祥就停下手了。「請...請不要停!」從來未嘗過的快感消失了,自己又不能親自動手,只能求慶祥繼續了。「想我繼續?先跪下來給我服務吧。」慶祥脫下了自己的長褲,他的堅挺早就將他的三角褲撐起了一角。「來,用你的口將我的內褲脫下來吧。」慶祥的命令,加上對自己欲望的服從,家能毫不猶疑的跪下來,開始用口服務他的主人。用牙齒慢慢的將慶祥的三角褲拉下來,「啪」的一聲慶祥的肥屌就擊中了家能的臉了。「好了,先這樣不要動。」慶祥不停的用自己的肉棒拍打著家能的臉,但家能只是默默的讓他拍著。「接下來,含著他吧。」家能沈默了一會兒,最後還是張開口,將家能的巨屌充滿著自己的口。「就是這樣,慢慢的用舌頭...啊啊,就是這樣。」慶祥盡情地享受著這一切,當然不會忘記給他的奴隸一點獎勵。「來,拿著這個杯子,對著自己的龜頭,然後我準計你幫自己手淫。動手吧!」家能急不及待的接過杯子,用自己的右手搓揉著自己的肉棒,同時亦不忘用口繼續服務他的主人。「好了,我數三聲,就將你壓抑著的射出來吧。一、二、三!」三聲一落,慶祥和家能同時射出了自己生命的精華,只是一個進到家能的口中,另外的就落到家能的杯中。「將我的JING'YE全部吞下吧,催眠玩具!」家能立即進到了深層催眠的狀態。「家能你要記著,剛剛你喝下的就是我給你朋友家祺的特飲了。你會覺得這種特飲美味無比。爲了你的主人,在沒有主人允許的情況下,絕對不可以手淫或射精。只有在主人要求你提供特飲時,你就會立即開始手淫。明白了沒?」「明白。」「很好,關閉催眠玩具!」看著家能收拾著的同時,慶祥也享受著他的「特飲」......



後來三人又經過了慶祥的調教,開始在慶祥的冰室做兼職。不至爲他們的主人做正常的工作,也爲他們的主人提供「特飲」,更有著爲他們的主人帶來新口味「特飲」的任務...只是,他們三個從開始,到最後,都不會知道,他們的一生就這樣被他們的主人牢牢的掌控著......
















0.0144081115723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