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憂鬱的河流》(01-04)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海岸線之文學天地--Oursm Board - 琅環福地 - 連載合集區 - 【合集】《憂鬱的河流》(01-04) - powered by Discuz!

» 頭狼: 退出 | 短消息 | 控制面板 | 搜索 | 幫助



海岸線之文學天地--Oursm Board » 琅環福地 » 連載合集區 » 【合集】《憂鬱的河流》(01-04)



作者:標題: 【合集】《憂鬱的河流》(01-04)上一主題 | 下一主題

yggh123
尊敬的原創者





積分 92
發貼 79
註冊 2003-10-5
狀態 離線 【合集】《憂鬱的河流》(01-04)

           憂鬱的河流———老孫頭艷事

作者:yggh123
2004/06/16發表於:情海


                (一)

  老孫頭是村裡的知名人士,原因很簡單,因為他保持著村裡的幾項記錄,至
今無人打破!

  第一個記錄就是老孫頭是村裡結婚年齡最早的一個。他十七歲就娶了婆娘,
十八歲就當爹,這一記錄在村裡那是獨一份,估計今後也沒人能打破了。

  第二個記錄就是老孫頭是村裡唯一當過官的人。文革期間,老孫頭也是十里
八村的風雲人物,憑藉著祖上幾十代的要飯出身,年青時候的老孫頭當上了公社
革委會的副主任,可惜好境不長,沒當兩年就讓另一夥造反派揪下了台,不過,
再怎麼說他也是村裡唯一吃過皇糧的人。

  第三個記錄就是他老孫頭是村裡結婚次數最多的一個,談起這個記錄就讓村
裡的年青人們羨慕不已。

  老孫頭一生結過三次婚,頭一次結婚還不到五年,婆娘給他生了兩個女兒之
後就生病死了,第二個婆娘嫁給他還不到一年就跑了,最後又找了個比自己大十
歲的寡婦,這回倒是沒跑,可嫁過來沒幾年,原本白白胖胖一個人就變得精精瘦
瘦,後來又命喪黃泉。從這起就沒人敢嫁給他了,而且兩個女兒也長大成人了,
他也慢慢變成了老孫頭,才收拾起心情,不作它想了。

  當他的第三個婆娘還沒去世的時候,有一次無意中透露出他的一個秘密。婆
娘和隔壁的五嬸關係好,無話不說,有一次告訴五嬸,說老孫頭下面那東西無比
粗大,有點像公馬那玩意了,厲害得很,聽得五嬸羨慕不已,到處傳播。於是,
這就成了老孫頭的第四個記錄,就是那玩意在村裡可是首屈一指,無人敢比!

  現在老孫頭不比以前了,兩個女兒早就嫁人了,家裡就留他一個人,儘管有
四項記錄的光環罩在身上,但也倍覺孤單。家裡的地也不愛種了,索性租給別人
種,每年樂得收點租子。去年的時候,老孫頭弄了一條船,從此吃喝拉撒睡全在
船上。

  村子外面有一條江蜿蜒而過,平時人少,村裡人雖靠水卻並不吃水,以水為
生的人不多,老孫頭樂得清靜,天天划著船打點魚,晚上的時候,在船頭煮魚,
順便喝上幾杯,坐在船頭看日昇日沉,聽暮鴉歸林,活得滋潤。

  這天,老孫頭運氣不怎麼好,只打到兩條小魚,索性就划著船到了下游,兩
岸風光正好,老孫頭想起這兒離大女兒孫秀英家已經不遠了,不如到她那裡去吃
午飯,隨便看看自己的兩個外孫,就把船靠了岸,繫在江邊的一棵樹上,朝著遠
處的村子走去。

  剛翻上坡,老孫頭遠遠地看見對面走來兩個人,有一個好像就是自己的大女
兒孫秀英,旁邊跟著一個年青人。老孫頭張開嘴正要喊,就看見兩人鑽進了旁邊
的玉米地裡,老孫頭心想:「這麼熱的天到玉米地裡幹什麼?」也就不再喊了,
跟著就走了過去。

  走近那塊玉米地,老孫頭就聽到有人說話:「秀英嬸,你的屁股真大!」

  接著是孫秀英的聲音:「大你媽個X,你媽屁股才大呢!」

  老孫頭嚇了一跳,不敢再走,就趴在坡上的一個石頭後面向下看。

  只見孫秀英正蹲在玉米地裡解手,褲子都脫了下來,光著個又白又圓的大屁
股蹲著,旁邊是個二十歲左右的年青人,正嘻皮笑臉地盯著她看,孫英秀伸手打
了那年青人一下,笑著罵道:「看你媽個X,沒見過女人撒尿呀?」

  老孫頭就覺得心裡「鐺」地一下,腦子裡一片空白,就看見孫秀英兩腿間黑
漆漆的,無比神秘。再一看,這個年青人也認識,是孫秀英丈夫的侄子,叫何國
明,自己去年去女兒家時還見過面的。

  就見那何國明道:「是呀,是沒見過女人撒尿呢!嬸撒得真好看!」說著從
包裡掏出一團紙來,蹲下身去,「嬸,我來給你擦乾淨!」伸手就去擦秀英的下
面。

  孫秀英也不去管他,笑吟吟的看著他,說:「你小子手可別亂摸喔!讓你二
叔看到了非要你命不可!」

  何國明把嬸子的陰部擦乾淨之後,又伸手摸了摸,孫秀英才穿上褲子站了起
來,四下看了看,說:「快點走吧,不然回去又晚了!你娘又要罵你了!」

  何國明嘿嘿笑道:「嬸讓我親親再走!」

  秀英就罵他:「日你娘個X,快點走吧,改天有時間了再說!」

  何國明只好無可奈何地跟在孫秀英後面走了。

  「丟先人的臉呢!丟先人的臉呢!」山坡上的老孫頭氣憤得趴在地上,半天
沒回過神來。「這個騷婆娘,丟你先人的臉呢!」老孫頭擦了擦臉上的土,吃飯
的心情也沒有了,乾脆轉身又下了坡,回到江邊,解開船,向上游劃了去。

  此時正是午時,兩岸的蟬聲鳴叫,江水清悠悠地滲人心脾,老孫頭在船頭髮
了會呆,半天才喃喃自語道:「媽的,女人!女人!」

  這天晚上,老孫頭船上的油燈亮了很久,他坐著出了會神,又抬頭看了看田
野,蛙聲四起,遠處有螢火蟲在飛,老孫頭歎了口氣,一口吹滅了燈,就躺在船
頭,嘴裡大口大口地出著粗氣,手卻慢慢地伸進褲襠裡去了,一陣一陣地上下蠕
動,好半天才靜下來,老孫頭長出了一口氣,閉上了眼睛。

  江水裡「刺」的一聲,魚兒躍出了水面,然後又落下。

  
                (二)

  村子裡又傳出了謠言,這回的主角竟然是村裡的知名人士老孫頭。

  謠言是從村東頭的五嬸傳出來的,很快就風靡了整個村子,原因是老孫頭親
自上門要五嬸給他再尋個婆娘。老孫頭最後一次娶婆娘已經三十年前的事了,如
今他也是58歲的人了,突然起了這個心思,當然在村子裡要算得上是爆炸性新
聞,特別是那些婦人,傳得有滋有味,樂此不疲。

  後來,話就傳到老孫頭耳朵裡,氣得他雙腳亂跳,在船上罵了一回,可惜沒
人聽到,老孫頭心想:「你們他媽的一個個都有婆娘有漢子,天一黑就可上到床
上抱頭亂整,老子呢?幾十年沒沾過女人了!媽的,真是飽漢不知餓漢饑啊!」

  老孫頭等著五嬸給他回話,沒等來五嬸倒等來了大女兒孫秀英。

  孫秀英今年快四十了,出嫁前可是村裡數一數二的俏姑娘,長得細眉大眼,
如今兩個孩子都十多歲了,看上去還是挺精神,收拾得很乾淨,看上去白白嫩嫩
的,在農村裡很少見。

  見到大女兒,老孫頭心裡就「咯」地一下,像是什麼東西碎了,一下就想起
那天在玉米地裡見到的事來,就像吃了只蒼蠅,渾身不自在。

  「你咋來了?家裡有事呀?」半天老孫頭才吐出一句話來,坐在船頭看他的
漁網。

  孫秀英費了半天的勁,撅著個大屁股,好容易才爬到船上,坐在船頭喘氣,
說:「家裡沒事呢!剛收完豆子,我來看看爹!」

  「我有啥好看的?」老孫頭回過頭來說,秀英的胸脯脹鼓鼓的,正劇烈起伏
著,老孫頭忙又回過頭去。

  等了半響,孫秀英才試探著問:「爹,聽說,你準備再找個老伴?」

  老孫頭心想,「總算是說出你來的目的了!」於是就回過頭去,看了女兒一
眼,「嗯,有這事!」

  孫秀英倒不吃驚,早有準備,道:「爹,你都是快六十的人了,還找什麼老
伴啊,我都快四十了,你要是再給我弄個媽來,你叫我們這些當兒女的臉往哪兒
放呀?」

  一連串講得老孫頭有些抬不起頭來,心裡也在盤算自己這回是不是走錯了,
但嘴上卻硬:「你說得容易,老子一個人過,晚上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你們從
來就不知道孝順你爹,從來不管老子的死活,現在倒管起來了!」

  父女倆吵了一下午,眼看天快黑了,孫秀英總算使盡渾身解數,讓老孫頭打
消了找老伴的念頭,心滿意足地開始洗魚,給老孫頭做飯吃。

  老孫頭倍受打擊,坐在船頭喝酒,有些喪氣,看著夕陽一點點沉下去,遠處
的山坡上,暮鴉歸林,樹林裡飄出縷縷炊煙。孫秀英撅著屁股從江裡打水,老孫
頭看了一眼,心就跳得厲害,秀英的屁股怎麼這麼大?這麼圓?老孫頭一下又想
起她沒穿褲子光著屁股的樣子來。

  做好了飯,天已經黑了,船上點起了油燈,河風吹得涼爽,河邊洗澡的幾個
小孩子也回家吃飯了,一片安靜。

  孫秀英坐下來陪爹吃飯,使勁地給老孫頭夾魚,老孫頭還在氣頭上,就說:
「老子不愛吃魚!」

  孫秀英吃驚地看了爹一眼。「魚可是好東西!爹咋不愛吃!」

  老孫頭說:「再好吃的東西天天吃也要煩,你們天天可以吃的東西我又吃不
到,飽漢不知餓漢饑呀!」

  邊吃,老孫頭就邊喝酒,孫秀英也陪著爹喝幾口。吃過飯,老孫頭就覺得頭
有些發暈了。孫秀英跑到船頭,仍就撅著大屁股從江裡打水洗碗,老孫頭藉著酒
勁,大膽地看著,只見到那一對渾圓豐滿的東西在那裡晃呀晃呀,晃得老孫頭一
陣眼花。

  看著看著,老孫頭發現了一個問題,有什麼東西在往自己頭上衝,像是血一
樣直往自己腦袋裡湧,他什麼也不知道了,只知那對溜圓的東西是女人的屁股。
老孫頭一下跳了起來,把孫秀英嚇了一跳,從來沒見過爹這麼厲害,還沒明白是
怎麼回事,老孫頭已經把她壓在了船頭上。

  孫秀英大吃了一驚,「爹,你怎麼了?你怎麼了?」一邊就去推壓在身上的
老孫頭。老孫頭不說話,只顧著伸手去捏女兒的胸。秀英一邊護住胸脯,一邊推
老孫頭,「爹,要幹什麼?我是你女兒呀!」

  「秀英,好女兒,來,讓爹摸摸,爹有幾十年沒摸過女人了!」老孫頭喘著
粗氣,嘴裡的口水都快滴出來了,手上力氣卻大,壓得孫秀英動彈不得。「來,
好女兒,讓爹摸呀,爹求你了!爹想女人呀!」說著說著,老孫頭的淚竟然下來
了。「爹本來想找個老伴,又給你們丟人了,爹也是沒辦法呀!爹幾十年沒碰過
女人了呀!爹受不了啦呀!」

  孫秀英本來還在努力反抗,看到老孫頭老淚縱橫,心也不由軟了,慢慢地就
停下了反抗,想了好久,「他雖說是我親爹,可是幾十年為了照顧我和二妹,也
不容易呀,幾十年沒有碰過女人,也怪可憐的,反正我也不是什麼黃花大閨女,
孩子都那麼大了,沒什麼了不起的,就讓爹弄一回吧,他幾十歲的人了,進去也
弄不了幾分鐘!就當是自己拿手弄了一回!」

  這麼一想。孫秀英就不動了。

  遠處的村子裡傳出幾聲狗叫。

  
                (三)

  這個夜晚沒有月亮,天上星星都沒有一顆。

  河裡起風了,吹得兩岸上的玉米地唰唰響。

  老孫頭趴在女兒的身上,慢慢地被風吹清醒過來,滿含羞愧,「丟先人呢!
你這個老不要臉的,連自己的女兒都要打主意!丟先人呢!」他暗暗罵著自己,
簡直想跳到江水裡淹死算了。

  就當老孫頭準備從孫秀英身上爬起來,跳進滔滔江水裡時,孫秀英說話了:
「爹,在這船頭不行,小心有人路過,能看得見的!」停了停,孫秀英覺得有些
臉紅,好在黑夜裡看不清楚,「到船艙裡去吧,那裡不會有人看到了。」

  一霎間,老孫頭覺得自己聽錯了,然後馬上覺得自己的身體在飛,已經不屬
於自己了。半天才回過神來,連忙說:「我把船划到河中間去!我把船划到河間
去!」爬起來就去划船。

  孫秀英又呆了呆,好久才下了決心,起來進了船艙。

  船艙裡的油燈如豆,昏黃的燈光透出一絲暖意。老孫頭幾下把船划到江水的
中央,跑進艙裡。孫秀英已經躺到船艙的鋪蓋上面,背對著老孫頭。

  老孫頭顧不上吹滅油燈,就撲了過去,壓得孫秀英低叫了一聲,才發現自己
的屁股被一根東西頂得發痛,下意識地伸手一摸,才嚇了了一跳,「爹,咋……
咋這麼大?」

  老孫頭嘿嘿笑道:「大點好,大點好!女人都喜歡大的呀!」就動手去脫秀
英的褲子。

  孫秀英抬了抬屁股,讓爹把自己的褲子脫了下來,她大著膽子又摸了摸爹下
面那東西,心裡暗暗稱奇,自己還從來沒有見過這麼長這麼壯的東西,比自己那
死鬼漢子要強了不知多少,心裡竟暗暗有些歡喜。

  老孫頭把女兒的褲子一脫,就壓了上去,他的手在秀英的大屁股上發瘋地狂
摸,很柔軟,很光滑,這就是女人的屁股呀!老孫頭記不清楚自己多少年沒摸過
這樣的好東西了。他很快就發現秀英的屁股中間出水了,拿手伸進女兒的臀溝,
才發現這裡又是一塊「水草豐足」的寶地。那兩塊胖嘟嘟的肉片裡像滿含了油水
一樣,無比潤滑。

  想不到女兒都嫁人快二十年了,下面還像姑娘一樣豐潤,這就是女人呀,真
正的女人!老孫頭心裡想著,就覺得下面那東西被女兒解開褲子掏了出來。

  孫秀英開始輕輕地喘氣,畢竟已經是中年婦女了,少了許多羞澀,手裡已經
捏著老孫頭的那根大雞巴,藉著燈光仔細地端詳著,天啦!真的好大呀!孫秀英
想:這才是男人呀!那龜頭都快有雞蛋大了!要是插進去不知是哪種滋味呀!

  畢竟是女人,經驗豐富多了,到了要緊時候,比男人要小心得多,孫秀英提
醒老孫頭:「爹,把燈吹了,把燈吹了,別讓人看了去!」

  老孫頭把頭一抬,一口氣就吹滅了燈,幾下就爬到女兒身上,那根已經脹得
通紅的大雞巴熟練地對準了孫秀英那個入口,在穴嘴上磨了兩下,沾了些油水就
一根捅了進去。孫秀英儘管已有了準備,還是痛得張開了嘴,卻又發不出聲音,
「喔……喔……」地哼!

  老孫頭可不知道憐香惜玉,只顧著自己在裡面橫衝直撞,好在孫秀英生過娃
娃,這些事做得多了,那肉洞不像年青時那麼緊了,加上油水又多,要不然早就
痛得死去活來了。

  孫秀英只覺得下面被爹塞得滿滿的,找不出一絲空隙來!每次一抽出,就像
把自己的命都給帶走了一樣,每次一插進,又像把所有的東西全填了進來一樣。
「喔!……天啦!……我要死了!……要死了……」她嘴裡控制不住地呻吟了起
來,好在這是在江中央,離岸已遠了,平靜的江水悠悠,掩蓋住了許多東西。

  老孫頭抽了一會兒,才想起女兒的奶子來,這麼重要的東西怎麼能放過呢?
忙伸手掀起秀英的衣服,天熱,衣服都穿得少,老孫頭一眼就看到那兩隻大胖奶
來,儘管在黑暗中,那是清楚地看到了那兩座像山峰一樣高聳的奶子。

  好舒服呀!這就是女人!老孫頭心裡叫喊著,日它媽的,舒服呀!

  風吹得更急了,看得出今夜將暴雨來臨,岸邊的野草被風吹得起伏,幾隻夜
出的鳥又飛回了樹林,驚恐不安地鳴叫著。

  孫秀英也在鳴叫著,聲音很小,但很急促,如同催命一般。翻來覆去就是一
句:「我死了!……我死了。」

  二十分鐘後,老孫頭就在孫秀英的顫抖中結束了自己三十多年後的第一次真
正的性交。積蓄了三十多年的精液噴撒在孫秀英的肉洞深處。

  老孫頭爬在女兒身上一動不動了,孫秀英半天才從迷幻中回過神來,天啦!
這是種什麼感覺?她好像從來沒有體會到這種滋味!這種讓人飛上天的滋味。

  
                (四)

  這時候,雨下來了,很大很急,打得江水叭叭的響,大地籠罩在一片迷茫之
中!老孫頭反而覺得了安靜,趴在孫秀英的肚子上聽著風狂雨驟,很有些夜來漁
舟聽雨聲的味道。

  完全回過神來的孫秀英有些羞愧了,拉過被子蓋在臉上,身體卻還在回味著
剛才的巨大快樂。

  「是爹不好呀!爹不是人呀!」清醒過來的老孫頭也有些發怯,不安地說,
剛才的威風全不見,像一隻落了水的老狗。

  半天,孫秀英才拉開被子說:「不怪你,爹,你也難過呀!幾十年沒碰過女
人了!女兒也是自願的,反正都做過了,回悔也來不及了!只要不說去就行了!
沒人知道的,再說女兒也不是什麼黃花閨女了,這些事情沒什麼了,咱們該怎麼
樣還是怎麼樣呀!」

  聽著女兒不怪自己,老孫頭才稍微輕鬆了一些,說:「那你今晚就在這船上
睡吧,別回去了,家裡我也有好久沒回去過了,住不得人了!」

  孫秀英點點頭說:「下這麼大的雨,我也不能走了,等明天我去把屋裡收拾
一下,再回家去,反正大毛和二毛都知道我上他外公這裡來了。爹,雨這麼大,
小心船被沖走,把船划到前面的山崖那裡去吧!那裡沒人去!」

  老孫頭點了點頭,歎了口氣,出來把船划到山崖下,再又鑽進艙去。

  「睡吧!爹!」孫秀英已經穿上了褲子,把身體向裡擠了擠,空出一塊地方
來。

  老孫頭猶豫了好半天,才慢慢地躺下來,挨著女兒睡了。

  外面的雨下得大,老孫頭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了,身邊的秀英不斷地發
出一股股濃郁的成熟女人味道。

  到了半夜,雨下得小了,孫秀英一覺醒來,覺得身邊的老孫頭還沒有入睡,
就問:「咋了?爹,怎麼不睡?身上哪兒不舒服嗎?」

  老孫頭呢喃了半天,臉都紅了才開口說:「沒啥!沒啥!就是…就是又……
想了!又想那個了!」

  孫秀英看著爹的樣子,覺得有些好笑,「又想了?」在黑暗中伸手一摸,果
然,老孫頭那下面又脹鼓鼓地立了起來。

  「怎麼又想了?」孫秀英好奇地問。

  「沒啥!好多年沒做了,它沒夠了!你睡吧!」老孫頭有些不好意思地說。

  「可不能憋,當心憋壞了!」孫秀英笑著說,想了一下,就伸手把褲子解開
脫了下來,然後,翻身躺著,屁股對著老孫頭說:「爹,你來吧,可別憋壞了!
反正都已經做過一次了,不在乎多做一次!」末了,又加了一句:「爹,你輕一
點,你這個太大了!」

  老孫頭一下又清醒了,說:「好女兒,你比誰都強呢!」

  孫秀英在黑暗中躺著,老孫頭抱著她的那對肥大光滑的屁股弄著,慢慢地欲
火又燃了起來。

  老孫頭有些瘋狂地低著頭,舌頭在女兒的大屁股上舔著,好多年沒有這樣享
受過了!老孫頭想著,這是全世界最好吃的東西了。

  孫秀英被爹舔得發癢,就翻起身來,不讓舔了,老孫頭嘿嘿一笑,又開始在
她的肚子上親個不停。

  「爹,你癢死人了!」孫秀英咯咯笑著,拿手去打老孫頭。

  「來,好女兒,你給爹揉揉下面,爹癢死了!你揉著舒服!」老孫頭說。孫
秀英毫不猶豫,伸手就抓住老孫頭下面那根大雞巴,輕輕地揉著。

  沒多久,孫秀英就先不行了,畢竟是快四十的人了,正是如狼似虎的時候,
就催老孫頭:「爹,我不行了,癢死了,你快點上來吧!」

  老孫頭也早受不了啦,就騎到她身上,孫秀英已經握著大雞巴往洞裡拖,老
孫頭很快就插了進去,還是那麼潤滑那麼溫暖。

  這一次,老孫頭冷靜了許多,不像剛才那樣猛衝猛殺了,急一陣慢一陣地搞
得孫秀英又急又癢,待她抬起屁股向上湊的時候才又猛地幹上幾十下。

  「爹,你好厲害!」孫秀英喘著粗氣,雙腿夾住老孫頭的屁股,不讓他連根
抽出去。

  「舒服不?舒服不?」老孫頭狠狠地抽了兩下,問秀英。突然間一種幾十年
前的感覺湧上心頭,他想起了自己的幾個婆娘,她們都是年青時候嫁給自己的,
還沒到如狼似虎能體會自己這隻大雞巴的好處的時候就死了,以前她們都嫌自己
太大,不太願意和自己做,現在終於有了能體會到好處的女人了,這個女人竟是
自己的女兒。

  「舒服,好舒服……我要死了……」孫秀英低聲說著。

  雨已經停了下來,天快要亮了,遠處的村莊籠罩在一片霧氣之中,幾隻勤奮
的公雞已經開始工作了,打鳴的聲音迴盪在田野裡。空氣裡瀰漫著清新的味道。

  這一次,老孫頭支持了很久,遲遲不肯下馬,他覺得自己開始恢復年青時候
的本事了。但孫秀英已讓他弄得披頭散髮,不成人樣了,下面那陰戶有些紅腫,
流出來的水濕了一片,聲音也嘶啞了,像死了一樣的哼著。

  對孫秀英而言,這是她人生中的第一次,從三十歲的時候起,這麼多年了一
直就是她纏得自己的男人不敢接招,今天讓一個男人打敗還是頭一回,而且是一
個快六十的老東西,而且,是她爹!

  等老孫頭從孫秀英身上爬下來的時候,孫秀英已經差不多要昏死過去了,累
得趴在船艙裡不能動彈,好半天才問了一句:「爹,我死了嗎?」

  天亮的時候,老孫頭把船又划到岸邊。

  雖然一個晚上沒睡,但他很精神,高興地唱起了山歌。歌聲在群山間迴盪。
遠處山上有人在砍柴,跟著就回應起來,兩支山歌交織在一起,響徹這個寧靜的
早晨。

  村裡人是一大早就看到老孫頭家的大女兒孫秀英回到村裡的,很驚訝的問:
「秀英呀,這麼早就回來看你爹了?」

  秀英咯咯地笑道:「早一點走路不熱呀!」

  幾隻狗和幾個孩子追隨著孫秀英回到老孫頭那間破房子裡。

  「秀英嬸,你有糖嗎?」一個孩子問。

  「嬸忘了帶了,下次給你們帶好不好?」孫秀英微笑說。

  「不好!」孩子們生氣地跑遠了。

***********************************
  久未發文,近來手癢,就有了這篇《憂鬱的河流》,以此紀念那些記憶中的
日子。寫得好與不好,任由大家評說!歡迎灌水!

2004-6-16 05:15 PM






可打印版本 | 推薦給朋友 | 訂閱主題 | 收藏主題




論壇跳轉: 原創文學 > 真情流露紀念版 > 新文章貼文區(限原創) > 情海詩社 > 「滄海萃文」三週年賀文專區
> 賀歲徵文補遺區 > 「滄海萃文」三週年賀文評論區 > 文章排版互研討論區 > 書海留芳錄 > 琅環福地
> 全集收藏區 > 連載合集區 > 文章清理區 > 雙週年同慶賀文專區 評論文學 >
文學評論交流區 > 性文化交流區 公告區 > 公告區( 投訴與建議 ) 海岸線管理區
首屆海岸線聯合徵文大賽(5.16~6.15)








< 聯繫我們 - 海岸線之文學天地 >


Powered by Discuz! 3.1.2 © 2001-04 Comsenz Technology Ltd

















0.017646074295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