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淫蕩的人妻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目前我還是新人,希望你們可以幫幫忙給我按個心心﹒﹒﹒﹒﹒ 讓我可以順利成為正式會員 謝謝



“快一點,慢吞吞干嘛。”不耐煩的男人在門外念著。

“好,等一下,我收拾一下東西。”



臥房內的女人慌忙地塗好了唇膏,拿化妝紙擦了擦嘴唇。走出門外,沒見人

影,看來男人已經先出門了,女人拎著皮包急忙跟了出去。



“這邊!”



在樓下男人已先招了部計程車正等著,一種復雜難以言語的預感湧上女人腦

海,矗立了一會,發覺男人不耐煩看著她,女人這纔深吸了一口氣,坐上車子。



在計程車上。



“等一下我帶你去一個飯局,五、六個人而已,那個李大哥也在場作陪。就

是那個李世,我當兵時的朋友,那時我有跟你提過。他是韓國僑生,入伍時年紀

已經很大了,很有辦法,老鳥都不敢惹他,以前在部隊時都是他罩我。前陣子踫

巧遇到他,知道我的困難後,就想介紹給我一筆買賣。隻要做成這筆,今年就度

過難關了。”



“怎麼會要找我去作陪呢?”女人問道,他一向不帶她去應酬場所的。



“沒什麼,你以前不是總是說不清楚我在應酬什麼嗎,我就帶你來看看。”

說完男人偏著頭。



“那個李世說想見見你。”男人補充一句,面無表情望著窗外不再說話。



女人“哦”地一聲。



車廂內的男女是一對夫妻,男的名叫黃建輝,四十來歲,是幾家工廠的負責

人,旁邊的是他的妻子葉朝蓉。



這些年來金融風暴籠罩在這個島國之上,肆虐著這個島國的經濟,雖然官員

們總是在媒體上說著這個國家所受的傷害是最小的,但是這塊土地上的百姓都很

清楚這隻不過是掩飾之詞。



前些年為了降低成本,他跟其他產業一樣,到彼岸去尋找發展,投入大量資

源,在那裡設立了分廠。好不容易上了軌道,卻剛好遇上這股風暴,訂單銳減,

產品不斷生產出來,卻隻能放在倉庫積壓資金。



計畫的錯誤使得黃建輝的事業一落千丈。



我不甘心!



為了不使多年來的心血付之一炬,他用盡心思,裁員、關廠、縮編等等節省

成本的方法都用上了,偏偏在這節骨眼上,幾個股東紛紛抽頭,雪上加霜,沒辦

法,他隻好自立更生。



為了資金,他投入所有積蓄,除了自住的房子外,其他的都賣了,連自己的

好幾部名車都賣掉了,隻求能度過低潮,等景氣回轉後,再一展鴻圖。



原本待在家中當少奶奶的朝蓉,為了體恤丈夫的困難,也是節儉持家,以求

度過難關。可是到了後來還是無法支持下去。



在征得丈夫的同意後,她終於踏入了職場。雖然朝蓉也是大學企管繫畢業,

可是畢竟離開職場已久,又無經驗,景氣又不好,好不容易纔在一間有名的保險

公司待下來。



她的業績不錯,很短的時間內就是頂尖業務員,因為她懂得利用以前參加社

團時所建立人緣,這些社團成員都是企業主的夫人等,透過這些她得以抓住大客

戶,尤其是現今當紅的資訊業客戶。



可是真正令她出名的不是她的專業能力,而是那股發自內在、高貴典雅的脫

俗之美。





(二)



長年養尊處優的生活使得她雖已三十多歲,歲月卻沒有在她臉上和身上留下

痕跡。



她的頭發光滑如綢鍛,梳得相當整齊,顯示上班女性的典雅。她瓜子臉蛋,

豐潤的嘴常常塗著粉紅色的唇彩,唇線劃的很明朗,牙齒潔白干淨,所以笑起來

的樣子實在動人,而且她又很喜歡笑,因為她知道這會為她帶來驚人業績。



合身的名牌套裝穿在身上,高聳的胸部透露著發育良好的訊息,當然這是朝

蓉所擁有迷人的法寶之一。



一年多的工作也使原來是溫室花朵的朝容成長為精明圓融的生意人,“要得

到就需付出”,她學到這個道理,而無一技之長的她所憑借的除了人緣外就是她

的原始本錢。



朝蓉很巧妙地運用她的本錢,而且每到最後關頭她總是能全身而退。



“對了,張經理,下禮拜三是你太太的生日,我跟張太太前天去逛街時,她

看中一條藍寶石項煉,她好喜歡喔,你可以買下來當她的生日禮物,她一定會愛

死你的。”



“喔?是!是!嗯我會買的。”回過神來的張經理,坐直身軀,依依不舍地

抽回正在搓揉身旁麗人衣領內圓妙之物的手。



“啊!這份保單就麻煩你等會兒簽名吧,真是謝謝你。”朝蓉語帶嬌媚遞上

一份文件,套裝的裙下,腿上敷著一層膚色的絲襪,她把裙子拉好,一隻腳並到

另一隻腳上。



那個叫張經理的吸了一口氣,纔好不容易把眼神移到放在手上的文件上,有

了這樣的“服務”,他還不就範?!



就這樣一筆豐厚的傭金得到了,當然這樣的手段她的丈夫完全蒙在鼓裡,朝

蓉也絕不會讓他知道。





無心插柳柳成蔭,不過她事業上的得意一旦跟他丈夫生意的失意比照,帶來

的將是夫妻之間的失和。



朝蓉心裡很明白這點,也了解這時的丈夫就像座快爆發的火山,一點刺激都

受不得,所以在他面前她總是低調姿態。並且對他的生意全力支持,不但將自己

努力掙來的錢投入到裡面,並且還想盡辦法運用人際關繫籌募金主投資。



隻是為丈夫犧牲的這一切,老公似乎並不領情,他漸漸的已不像從前一樣寵

愛朝蓉,夫婦倆相敬如冰,無話可說。



–他生意不順,當然心情不好,等公司撐過去後一切就會恢復原狀,到時他

會了解我的委屈。–朝蓉安慰自己。



安靜下來,車內隻有街燈透過車窗一陣一陣閃爍,朝蓉望著這個愛他疼她的

男人,臉上的皺紋似乎又多了許多,心裡一陣愛憐油然而起。





車子在一條繁華大道旁的高級飯店前停下,下車後,看了看四周,隻見一個

人四處張望著。



“李大哥!不好意思,塞車晚來了,等一下我先罰一杯。”建輝馬上露出笑

容,趨前熱絡地與那人打招呼。



朝蓉看著跟丈夫握手的男人,五十來歲,理著小平頭,滿臉肥肉,手上帶著

金飾金表,俗麗的衣服松垮垮地穿在身上。朝蓉納悶丈夫怎會跟這種人打交道。



“哇!這一定是弟妹,我以前在部隊時看過你的照片,真是美若天仙,全連

弟兄的女友我看就屬你最漂亮。老弟你真不簡單,能娶到這樣的美嬌娘。”



朝蓉今晚穿著一件白色的弔帶長背心裙,披著一件雪紡小外套,內著及踝長

裙。淡妝的美貌,婀娜的身段,每個男人都會多看一眼。隻是,她現在的臉上充

滿沉悶的表情。



“嘖、嘖、弟妹的品味真不錯,氣質果然非凡,不像我家的黃臉婆,長的丑

就算了,也不會打扮打扮,那像你這樣雍容華貴。”李世一雙鼠眼上上下下打量

朝蓉全身,嘴角微翹,口中叼根煙,一副流裡流氣的模樣。



朝蓉被瞧的渾身不自在,但畢竟見過世面,當下勉強掛上微笑親切的說:



“哪裡,李大哥你過獎了”



“來,王董已經在裡面等了,我們先進去吧,有話慢慢聊。”李世帶著夫婦

兩人走進飯店,服務生領著一行人到樓上的一個包廂內。



“可以上菜了,先開幾瓶XO。”李世吩咐服務生後,關上房門。裡面一個

肥胖的男人,身邊圍坐兩個小姐。



朝蓉一瞧女客打扮舉止就知道這兩個是風塵女子,隻見那個男人正摟著其中

一位打情罵俏著。



“來,老弟我跟你介紹,這位就是偉成企業的王董。”



“你好、你好,不好意思讓你請客。”那個叫王董的,滿臉堆笑站起來。



“那裡的話,能認識王董這樣成功的企業家,是我的榮幸。我久仰 ”老

公馬上趨前,不住地寒暄問候。



朝蓉聽到這些諂媚諛詞,皺了眉頭一下。



“這位是內人。”老公用肘推了一下,示意招呼。



“喔、喔,大美人,真是有夠水。你好、你好!”王董眼睛張的大大的,伸

出雙手要握朝蓉的手。



朝蓉嘴角略牽,勉強伸手出去,那肥手立刻緊緊握住,不住地搓揉嫩滑的皮

膚,還伸出中指在掌心輕搔著。朝蓉用力抽手回來,狠瞪了一眼,但隨即想起今

天來的目的,無奈換上勉為其難的微笑。



朝蓉挽著老公入座,菜肴送上,一桌人喫菜敬酒。朝蓉心裡討厭極了,但表

面還是若無其事應對,隻想趕快挨過。



“還有幾道菜?沒了是不是?那再開三瓶軒尼斯,拿些下酒小菜來。對了,

那個礦泉水跟冰塊多拿些來。有事的話再叫你們。來,這是小費。”李世吩咐完

後,打發服務生,房內隻剩下賓主六人。



那王董身邊是兩位小姐,正嘻嘻哈哈玩鬧劃拳;朝蓉右手邊是丈夫,此時正

有一搭沒一搭地插話陪笑。而李世一開席就一屁股坐在左邊,抖著腿不時偷瞄旁

座的朝蓉。



“弟妹怎麼喝這麼少,不夠意思嘛。那XO加礦泉水、又加冰塊,這樣喝不

醉,所以多喝點沒關繫。”李世又倒滿杯子,遞了過來,朝蓉隻好接過敬酒。



“我干杯,你隨意就好!說起來我還喫虧呢,嘿、嘿。”李世補上一句。



朝蓉喝的稀釋飲料雖然酒精比不上純酒,可是旁人不住敬酒,喝多了也是難

過。滿室的菸味跟密閉空調混成令人不舒服的氣味,加上轟鬧笑聲,讓朝蓉微微

頭痛。



“我去上個廁所。”老公搖搖晃晃起身欲離去。



“我陪你去。”朝蓉忙道。她也想出去透透氣,這種飯局根本就打從心底排

斥。



“不用了,他又不是小孩子,難不成要老婆幫忙拉拉煉,笑死人了。”身旁

的李世抓著手臂把她拉回座位,其他人又轟然取笑兩人,朝蓉隻好坐回。



“來來來,弟妹我再敬你一杯,咱們多聊聊。你公司是做什麼的,有發財機

會請多照顧喔。”話還沒說完,就把朝蓉手中的杯子倒滿烈酒。



朝蓉無奈地看著丈夫離去,沒注意到杯中飲料,虛應著回話。



本來跟其他女子有說有笑的王董,這時突然拿著酒杯,一屁股坐到朝蓉右邊

原本是建輝的位置上。



“大美人,我敬你,多喝點,哈、哈、哈,今天要把他喝個痛快。”灌了不

少酒的王董頻頻要跟朝蓉喝酒。看到王董前禿發亮的額頭,朝蓉隻覺得惡心,不

過有求於人,隻好強顏歡笑。



“好,我敬你。”朝蓉舉杯欲飲,鼻中忽聞到濃烈酒氣,遲疑了一下。



“干了它,不要緊啦。”李世見狀,立刻捧著杯子強灌。滿滿的烈酒通過喉

嚨,朝蓉受不了刺激,捂口咳嗽。



“唉呀!還好吧,喝不夠多纔會這樣,多喝就習慣了。”李世假裝好意拿出

紙巾給朝蓉,而王董很快的又把洋酒倒滿朝蓉手中的杯子。



朝蓉已隱隱約約感覺到不對勁,不祥預感從心中升起,身旁男人越靠越近,

鼻中聞到的盡是酒臭煙味,兩個人有事沒事地鬼扯,隻是要朝蓉喝酒,對面的女

子們也不作聲,像是在看好戲。



過了不久,建輝回來,也不趕王董回原座,拿起酒杯說:



“王董,我敬你,承蒙照顧,我的生意纔能蒸蒸日上,這一次的采購還請您

多幫忙,干杯!”



建輝雙手舉起了杯子靠到嘴唇,旁人開始替他拍手助興,一邊替他加油,朝

蓉看他咕嚕咕嚕的灌下,一杯酒一口就干完。



“哇,好厲害喔!”另外兩名小姐隨即又馬上補滿一杯。



這時朝蓉心中一凜微微發毛,強烈的不安,讓酒醒了不少。



不安的預感實現了。一隻手突然放在自己大腿上摩娑著,是右邊王董的手。



“啊!”一聲輕呼從朝蓉口中溢出,不過席上的的人都毫無反應,不知道是

不是沒聽到。



朝蓉倒抽了一口涼氣,心中雖然焦急,臺面上還是若無其事,側著腳想躲避

王董的騷擾,但是那隻肥手毫不停止,甚至撩起裙擺,想要摸進裙子裡面,朝蓉

慌忙伸手下去阻止卻被另一手抓住撫摸。



朝蓉一驚,往旁邊望去,見到李世正淫笑著斜看她,他也伸進一隻手加入。



朝蓉心中涼了半截,又急又怕,眼神望向丈夫眨眼哀求,寄望他的解圍。但

是此時老公卻隻顧著和身旁的女子調笑,根本就不關心自己妻子的處境。



朝蓉心中閃過無數個念頭,是要當場發作呢,還是



“忍下來!”



朝蓉咬著唇,她告訴自己要忍,小不忍則亂大謀。想到丈夫能否熬過難關和

身旁的臭男人有極大關連,隻好忍氣吞聲。



而且這種狀況也不是第一次了,自己為了業績被喫喫豆腐也不是沒有過,而

且有一次為了那二十萬的酬金,她在客戶的辦公室中還用手替客戶“服務”過。



這種情況也不是沒見過,公司在拉攏大客戶時也有這種安排,找幾位漂亮的

小姐陪伴,在席上調劑調劑,確實有助生意的成功。隻是往來的客戶程度較高,

加料的服務通常由男同事宴後安排,自己隻是在宴席上跟客戶們聊聊;而他們也

多尊重席上的女士,頂多開開無傷大雅的笑話,沒有這種低俗下流的舉動。



朝蓉全身像被一陣寒氣所侵襲,隻能拼命地縮著身子,任由他們胡來。雖然

朝蓉裙內還穿著連身褲襪,在下身的兩隻手隻能隔著衣物絲襪撫摸,但朝蓉已全

身起雞皮疙瘩,麻癢難耐。



作夢也沒想到今晚自己角色易位成了陪酒的小姐。為顧全面子裡子,隻好壓

下厭惡驚懼,心中還期盼畢竟是公共場所,他們不會太過份,忍一忍就過去了。



這樣天真的想法很快破滅。



桌下的兩隻手抓住裙擺向上拉開,朝蓉顧得了右邊,就疏漏左邊。不久,長

裙已經被掀到大腿,不放松的魔手一人抓住一邊膝蓋用力想要扳開。



緊張的朝蓉使勁並攏膝頭,僵持了一會兒,那兩隻手見不能得逞,就各自散

開,在大腿上遊移,不停地上下其手,肆無忌憚地猥褻身旁的女體



李世顯然是花叢老手,不像王董粗手粗腳隻會抓著朝蓉大腿猛捏。或搓摸、

或揉按、或輕捏,尖長的指甲刮著大腿輕劃在絲襪上,把尼龍纖維一根根挑起。



當手正準備插入腿縫探觸私處時,朝蓉的身體像是觸電般顫抖了一下,用力

夾緊。不得其門而入的手也不勉強,識趣離開,轉而拉高裙擺,從後腰摸進內褲

裡。



朝蓉死命黏坐在椅上,不讓手指戳入。五隻靈巧的手指像極章魚的觸角,緊

吸著臀肉,不停地蠕動。



臺面上,朝蓉脹紅著臉低著頭不發一語,雙手壓著皮包擋住下體私處,豆大

的汗珠掛在額邊,胃中酒水翻騰,還要忍受男人的狎玩,實在痛苦極了,恨不得

立刻死去。



那李世倒顯的若無其事,左手還能跟其他人敬酒喫菜,右手則尋幽探密。而

王董則是一副躁熱的樣子,也不出聲,兩眼直盯著桌下不放,玩得不亦樂乎。



“黃董,多喝點嘛。”另外兩個小姐則包圍在建輝身旁,不住地灌他的酒。

建輝則還是一邊與旁人說笑一邊把酒當水喝,兩眼像避開似的忽略自己的妻子,

好像她並不存在。



“咦,弟妹怎麼臉這麼紅還冒著汗。啊,是酒喝太多了是不是?要不要吐一

下?這樣比較好。對了,這裡空氣怎麼這麼悶,媽的,這家空調這麼差,冷氣一

點都不強。弟妹不舒服的話,就到洗手間洗洗臉吧。不要客氣,我帶你去。”



李世一說完,也不理會朝蓉同意不同意,就起身扶著她離席。朝蓉被半拉半

推,兩眼直楞楞地看著丈夫,發出求救的訊號。建輝瞄了一眼,也沒反應,飲盡

手中水酒,繼續與旁人劃酒拳。



李世抓著朝蓉的手帶往洗手間去。雖然不情願,可是酒精的催化,使朝蓉腦

中亂烘烘一片,根本無法思考也無力抗拒。經過的飯店服務生看了兩人一眼,也

無反應離去。



李世把朝蓉拉進男用盥洗室。裡面空無一人,朝蓉忍不住,衝到洗手臺,哇

的一聲,把今晚肚裡的酒菜全吐了出來。李世貼近朝蓉身邊,假裝好意幫忙硬是

脫下朝蓉的外套,朝蓉吐得隻覺天昏地暗,任由李世擺布。



“全部吐出來,就沒事了,繼續吐呀。”



裸露的雙肩掛著兩條細細的肩帶,打亂濕密的發絲,一襲絲質薄衫全黏在汗

濕的身上。李世一扶住了她,便自然而然在她光滑的背脊上輕拍,另一隻手,拿

著手巾擦拭朝蓉嘴邊。



濕透的上衣露出背脊,朝蓉沒穿胸罩,由腋下望去能清楚看到小小的胸貼貼

附在胸前。干吞了一口,李世原本輕拍的手開始不規矩地移到豐滿渾圓的臀上。



整個房間安靜無聲,隻有嘩啦水聲與兩人沉重的呼吸聲。



朝蓉手扶臺前,長長的睫毛微顫,瞇著眼,淚珠在眼眶裡打轉,編貝齒咬著

下唇,全身不住地顫抖。



不久,她抬起頭來,亂發遮在她的臉上,使她美麗的臉龐,更顯得有一股動

人的韻味。喘著氣,飽滿的胸脯,迅速地起伏著,好像下定決心,細微的聲音從

朝蓉口中說出。



“我知道了。”



“什麼?”貼在身邊的李世根本沒留意朝蓉說什麼,睜大的兩眼自始停留在

起伏的乳房上都沒離開過。



緊繃的褲子把撐大的下根緊緊包著,李世漲得難過,湊過頭去聞粉頸上的95

味,深深吸了一口氣,手指拉起裙擺



“不要 在這裡!”朝蓉打了個冷顫。



李世聞言,猴急的四處張望,見到裡面的馬桶隔間,就兩手由後抱著把朝蓉

拖了進去。被強健手臂環抱住的身體,動也沒有動一下。



踫的一聲,李世鎖上廁門,雙手一推,讓朝蓉跌趴在馬桶上,然後急忙拉下

褲子的拉煉,從裡面拉出兇猛的東西。



說是拉出來,倒不如說是自己跳躍出來,得到解脫的陰莖,毫不怯場地昂起

頭,從褲縫之間向斜上方聳立。



李世喉頭發出呵呵的怪聲,兩手提起朝蓉腰部,晃動兩下,示意要她趴著抬

高臀部站好,接著掀起下身長裙,翻蓋住整個上身。
















0.0163099765778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