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番號最齊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其他故事]教書的日子(二)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教書的日子(七之二)



教書的日子(二)



  她趴著我躺著休息,因為二月天氣還冷,我打開檯燈到梳妝台拿衛生紙,溫柔

地幫她擦拭。



  「抱我。」她閉眼握拳,光滑肌膚可見雞皮疙瘩,我拉過棉被,呵護般地緊擁





  此時兩人沒有交談,寂靜夜裡兩個人各自盤算著如何走往下一步,她知道我在

想什麼,我也知道她在想什麼;但是沒有人知道下一步是什麼。



  「我們去吃東西吧!」我起身翻口袋拿出手機,11點了,肚子真的餓了。當

過兵的著裝動作當然快,不到30秒我已著好服裝,坐在沙發欣賞她穿內褲、內衣

、上衣,突然轉頭罵我偷看,我真是被她弄得啼笑皆非,一個35歲的熟女竟然在

床上表現得好似18歲的懷春少女,喔,不,我不能再想起Tina。



  等了好久她終於打扮好,好像第一次約會的小女生抓住我的左手,走向車庫,

她把車鑰遞給我,我知道她已經把我當成老公了。



  從此,我那輛老爺車也停進車庫,只要白天沒事,Tina一上學,我就會報

到,有時逛逛大賣場,回家兩人準備午餐,有時跑去古蹟遊玩,拍下一張一張她美

麗的倩影,有時兩人在陽台泡茶看書,享受悠閒的生活。性趣一來,客廳沙發、鋼

琴椅、陽台、浴室、梳妝台都是我們做愛的地點,兩人好像回到大學同居生活,充

滿年輕、自由、活力,最重要的是我們從未提及往後的計畫。



  這段時間,除了星期一到星期五晚上上課時間,白天我完全把生活重心擺在瑤

瑤身上,禮拜天才回到租屋處洗衣服整理房間。我們也把Tina完全蒙在鼓裡,

畢竟有些事情能做不能說。



  六月南部,天氣越來越熱,Tina越穿越少,多虧平常白天瑤瑤餵飽我,否

則難擔保自己獸性大發。有天做完愛之後,兩人躺在床上,瑤瑤告訴我六月底直銷

公司招待日本旅遊5天4夜,拜託我接送Tina上下課,而且碰上期末考,希望

能多撥點時間督促課業。



  那個星期六中午吃過飯,才1點左右我到了黃家,打行動給瑤瑤說我早到,因

為我很想她,瑤瑤嘆了口氣小聲地說好。幫我開門時,她要我小聲點,Tina在

睡午覺。我們兩人躡手躡腳上到二樓房間,一進房門,我從後面抱住她,瑤瑤雙手

向後環抱,一陣激吻,我掀開瑤瑤上衣,隔著胸罩抓弄吸摳,瑤瑤似乎很怕吵到隔

壁的Tina,想要速戰速決,竟然主動脫下我的內褲,幫我口交,這在以前都是

我主動要求,她才會做的,而且她告訴我,我是她第一個含屌的男人。我站在床邊

,瑤瑤跪在床上吸著我的老二,我閉眼享受讓她服務。她見我老二完全挺立、青筋

暴露,自己從長裙裏拉下內褲,躺在床上,要我插入。我的長褲內褲只拖到膝蓋處

,把她雙腿拉到床沿,跪下吸舔鮑魚,熟悉的淫水味道加上還未洗澡,又騷又香令

我老二更挺更大。瑤瑤雙手壓著嘴巴發出悶哼聲,我站著彎著身子把龜頭對準穴口

,故意長驅直入,整根陽具直頂花心,瑤瑤啊地一聲,趕緊再壓住嘴巴怕吵醒Ti

na,這沒有聲音刺激的做愛讓我不滿,於是使出三淺一深再加滑出再挺進,弄得

瑤瑤嗚嗚聲連連,稍微讓我扳回一城。我於是改九淺一深,故意拖延時間,看看瑤

瑤奈我何。



  「老公…快點射…Tina發現不好…」我心顫了一下,我沒聽錯。



  「你叫我什麼?我聽不見。」第一次聽她喊我老公,心裡都酥麻了。



  「老公,好老公,快,我要……」她經過我這3個月調教,功力大增,懂得夾

緊內陰刺激龜頭,而且我兩做愛次數不下百次,她略懂我的罩門,或說她女人騷蕩

天份已被我完全開啟,我真有點忍不住,當下調勻呼吸,準備最後衝刺……突然…

眼角瞄到有人在門邊……天啊,除了Tina還會是誰?



  「那我要射在哪裡?嘴巴好嗎?」我稍微提高音量,希望偷窺的Tina聽清

楚。也趁這機會希望瑤瑤答應口爆。



  「好好,老公……」瑤瑤只能看見天花板,根本不曉得Tina正在偷看,我

佯裝配合,抽出雞巴,跪在床上讓瑤瑤吸吮,希望Tina能夠了解男女性愛。另

一方面,從未有人偷窺我做愛,這種感官刺激讓我興奮不已。



  「啊啊…我要射了…」抓住瑤瑤頭髮雞巴在嘴裏來回抽插,雞巴抖動把精液完

全射在瑤瑤嘴裡。



  「吞下去。」我用勝利的口吻命令她,這時門口閃過Tina的身影,聰明的

她應該知道床戲演完了,她回房去了。



  滿嘴精液的瑤瑤杏眼瞪我,跑到浴室去。我回她淫笑。



  我穿好衣服自己下樓走出房子,看看手機才一點半,在巷外車子上略作休息,

回味剛才一幕,揣測現在Tina的想法或感覺。可能性很多,這種年紀的少女心

理很難捉摸,我只能見招拆招,反而擔心她們母女關係是否生變,甚至影響我和瑤

瑤的性愛關係,想到這,後悔已來不及,再說紙包不住火,Let it be!



  走到黃宅一如往常按了電鈴,瑤瑤偷偷捏了我手臂一下,似乎報復我要她吞精

液一事。我笑笑掐了她屁股。她回頭瞪我,我像個無賴似地傻笑。



  「Tina,老師來了。」瑤瑤跟我站在樓梯,沒有回答。



  「她還沒睡醒吧,我去叫她。」瑤瑤要上樓。



  「不用了,我敲門叫她好了。」心中有底的我,知道事情是我惹出來的,這時

候我來解決比較恰當。



  「Tina,上課了。」走到門口,我敲了房門,裝沒事般地叫她。



  「門沒鎖。」冷冷的聲音。我知道這小女生把我當成愛慕的對象。現在的她吃

的是她媽媽的醋!



  我打開房門,Tina趴在床上捏著維尼熊的鼻子。



  「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我裝傻,拉過椅子坐在床邊。她還是無意義地玩

著維尼熊的鼻子。雖說現在不是欣賞她美腿的時候,我還是貪婪地盯著她的大腿,

短褲微微露出臀部下緣,白皙的讓我想咬她一口。她的胸部不大,壓在床上往外擠

,每次呼吸只見胸部起伏,我把思緒拉回。



  「還是感冒了?」我往前關心的摸她額頭,她沒有閃躲,身體反而輕輕地抖了

一下。我當然知道她沒發燒,只是人類肉體的碰觸遠遠勝過口頭的關心,我是情場

老手,深知其中奧妙,對付她真的就像古人說的『殺雞焉用牛刀』,而且我從未碰

過她,剛剛輕輕一碰足以溶化一座冰山。



  「告訴老師,你怎麼了?」我用溫柔的語調問她,情不自禁撥了撥她的秀髮。



  「不知道……」她搖搖頭,一滴眼淚垂到臉頰。心生憐愛,我俯身伸手幫她擦

乾淚珠。不料她緊抓住我的手,雙眼直盯著我。我只好坐到床上。



  「乖,你哪裡不舒服?」我演技一向不錯,尤其對女生。我當然知道她現在內

心充滿矛盾,只是我只能裝傻,另一方面,我腦海正在搜尋她可能出現的問題的最

佳解答。



  「老師,你喜不喜歡我?」她似乎下定決心後問我,眼睛不敢看我。



  「喜歡,我當然喜歡你啊。」為了表示慎重,我很嚴肅的回答。我說的是實話

,甚至該說迷戀,迷戀她青春的肉體;當然,她的問題還很長,我不能一下回答太

多。如果你一下講太多,她就會覺得你是說教,老灰仔一個,不但解不開她的心結

,甚至對英文學習產生排斥;我是她的老師,不可以讓事情這樣惡化;我也是她媽

媽的情人,我們正過著如同新婚般的甜蜜日子,不能因為她而遭到破壞;我也喜歡

她青春洋溢的肉體,跟她在一起讓我感覺到被崇拜的感覺,也讓我重溫初戀的感覺

。所以,我要努力把事情導正,讓三方面都不受到傷害,三個都能得到想要的,而

解決的key就在我身上。



  「真的?」她眼睛亮了起來,是淚珠嗎?不是,因為她嘴角也往上翹,看的出

她剛剛心裏的慌亂都是因為我跟她媽媽的事情。



  「可是你也喜歡我媽。」我嚇了一跳,沒料到她直接跟我攤牌。她悠悠地說,

卻也令我生憐。可是她敢這樣問我,代表著她是一個敢恨敢愛的女生,這樣的女生

往往容易做出傻事。我必須好好回答,甚至必須要有抉擇,否則一切都將生變。



  「我更喜歡你。」我盯著她眼睛不放,她慢慢轉頭四目相接,我右手抓住她右

手,她在發抖。我必須用行動證明。我把頭往床靠近她,頭已貼在床上,因為她趴

著,我勉強把嘴唇貼在她的嘴唇,兩人交換彼此的呼吸,一陣陣少女香甜氣息吹著

我的鼻子,我閉眼享受彷如置身一片青草地,百合花香帶著陽光的味道襲來,嗅覺

使得腦海出現我跟初戀女友坐在女生宿舍門口擁吻的味道,我沒有再主動攻擊,我

想就這樣閉眼過完這一輩子,心中毫無慾念;也許小頭剛剛吃飽,大頭還能自主;

也或許我這樣做才不會嚇壞情竇初開的小女生。



  我們雙唇貼著,不知過了多久,我也不想睜開眼,把主動權交給Tina,我

再來接招,似乎是比較理想的作法;她急促的呼吸慢慢緩勻,我還是閉眼享受她的

初吻。



  她緩緩移開嘴唇,抽回右手,整個人趴在我胸膛,頭埋在我左耳,柔軟酥胸壓

的我心猿意馬,我兩隻手環抱她的腰部,因為她的上衣有點往上拉,所以我的手直

接抱在她光滑的小蠻腰皮膚上,往上可以脫掉胸罩,往下可以伸進短褲隔著內褲愛

撫屁股,我沒有動。我知道我可以現在就成為她生命中的第一個男人,我可以溫柔

地呵護未經人世的小蜜穴;我也可以讓她接受狂風暴雨地性愛;我也可以用柏拉圖

式的愛情滋潤她對於愛情的渴望;最終,發球權還是在我手上。



  「老師真的很喜歡你,有些事情卻很難解釋,可是,你真的是我最喜歡的女…

人。」我右手抱著她的頭,愛撫著秀髮。她側著頭望著我。我知道,要說服她需要

的很多時間,而且現在的女生在思想、觀念上遠遠超乎大人。



  「乖,聽老師的話,不要胡思亂想,好好唸書,期末考快到了,等期末考考完

,你媽媽去日本玩,我也帶你去玩,好嗎?」



  回到書桌,她很認真的看書,我也把心思拉回老師的角色,短短3個小時,我

突然發現她長大了,看我的眼神不一樣了,不像以前調皮的模樣,甚至之前作答錯

誤的時候慣有的吐舌也沒有了,認真的表情讓我既高興又害怕;高興的是她沒有鑽

牛角尖,害怕的是我不能欺騙她的感情,否則對她傷害一定很大。



  很快,下課時間到了,我起身準備離開,她坐著叫住我,雙手環抱我的腰部,

臉貼在我的肚子,捨不得我離開,我親了親她的頭髮,雙手捧住她的臉,自然地兩

人親了嘴,她快樂的笑了。滿足地讓我離開房間。



  就這樣過了兩個多禮拜,禮拜四的早上,我開休旅車送瑤瑤到機場,她一再叮

嚀我要照顧Tina,我心裏苦笑,跟她擁吻後,我開車回到黃宅約下午一點,而

Tina下午考試到三點,還有兩個小時,便拿著車上房門鑰匙進去稍作休息。坐

在沙發上打開電視,轉來轉去都沒有好看的節目。於是打開鋼琴蓋,將近20年沒

碰鋼琴了,彈起小時候一首比賽指定曲,很生澀的感覺,覺得很難聽很無聊,蓋上

鋼琴,走進Tina房間。我也不知道進來幹什麼,隨手翻翻桌上的書,打開抽屜

,一本粉紅色的小本子吸引我的眼光。



  裏頭寫著都是一些無頭無腦的抒發語,最後面那幾頁有幾句讓我怔住。

  『終於盼到他了  期待兩人獨處的快樂時光』

  『喜歡他身上的味道  有安全感的fu  他知道我愛他嗎』

  『媽媽變了  好奇怪』

  『謊言的世界  生存之道』

  『他會拒絕我嗎  我好怕』



  蓋上本子,我陷入沈思。



  下午三點.女中校門口



  遠遠看著穿著白色制服的Tina走出校門口朝車子走來,在一群同學裡頭更顯現

她特有的氣質與甜美,陽光燦爛,她淡藍色內衣若隱若現,醜爆的黑色長裙襯托她

白皙勻稱的小腿,我的龜頭抖了一下,似乎抗議大頭的理智,她微笑打開車門,我

陪著笑臉,壓抑一臉淫賊表情。



  「數學考的怎樣?」數學是她英文之外最頭疼的科目。



  「還好吧。」看得出她今天心情不錯。



  「明天剩下國文跟英文囉?」我打D檔,學生很多,我慢慢開著。



  「嗯,都唸完了,你說要帶我去玩的。」她開心的像一隻小鳥。



  「那也要明天考完啊!」



  「人家都說我唸完啦,老師!」她把老師加重音,不改調皮本性。



  「唔,好吧,那你想去哪裡玩?」



  「耶!都好。」她把頭靠在我右手,我慌忙踩油門,這裡學生太多了。酥胸靠

在手臂上,我趕緊專心開車。



  我往沙灘方向開去,我喜歡這裏夏天的海岸線,這時間人很少,連海巡署都懶

得巡邏。把車停在路邊,走過堤岸,一片大海反射陽光,波光潾潾好似鑽石般炫光

,Tina脫掉鞋子往沙灘跑去。強風把群擺揚起,她邊跑邊遮,我快笑死,脫掉

皮鞋,我用百米速度追上她。



  「Tina走光了、走光了…哈哈哈…來抓我啊…」我邊跑邊喊,跑過她身邊

,她想抓我,我一閃,加快速度。她追著我,我故意放慢、又加速,逗得她嬌喘噓

噓。



  「啊……」她跌坐沙灘。我想這小妮子竟敢騙我,我才不上當。不過,她臉上

的表情很逼真,抓著右腳喊痛,我往前一瞧,天啊,右腳掌拇指下流血了,應該是

玻璃碎片割傷,我咒罵了一下哪個缺德鬼。



  「流血了,痛不痛?」我跪著擡高她的腳。



  「有一點。」她眉頭揪在一起,令我生憐。



  環顧四週,沒有自來水,撥開細沙,我用嘴巴幫傷口清潔,她想要抽回,我緊

緊的抓住叫她不要動,我滿口鮮血加細沙,一直吸著傷口,只要把細菌吸出來,應

該沒事。慢慢的血越流越少,她的臉卻越來越紅。



  「走,我們回家擦藥。」我抓住她的右手繞過脖子,左手抱著小蠻腰,讓她一

腳站起來,她把半身靠在我身上,風很大,我們慢慢走向車子,橫在眼前的是防波

堤,45度的防波堤。



  「來,老師背你。」我蹲在她前面,她把身體靠在我身上,我雙手向後交叉抱

起她的大腿,往上一擡,還好,Tina不重約40公斤,我加速衝上防波堤,再

往下衝,她的雙手緊緊抱著我,酥胸頂著背部,好不舒服。讓她在車內坐好,我又

跑回去拿鞋子,才回到車上。



  「還痛嗎?」我溫柔地問。她搖搖頭。



  一路上她出奇的安靜,我停在藥局買了碘酒跟紗布,回到家幫她清潔傷口再上

藥,還好傷口約兩公分,已經止血,應該很快就好了。



  「哇,沙發都是沙…真的是沙發了。」我誇張的說。



  「噗…」她笑了。



  我趕緊到一樓的洗手間拿起抹布慢慢善後,大理石地板上都是細沙,Tina

就坐著看我工作。終於把地上清乾淨了。



  「Tina小姐,你的裙子都是沙,可以把裙子給我嗎?」我一手叉腰一手伸

出,故意欺負她。



  「討厭耶你。」她害羞地低頭。



  「乖,去洗澡,我要整理沙發了。注意傷口。」



  她一跛一跛地上樓,我找到吸塵器很快就就把沙發弄乾淨了。看牆上時鐘已經

快五點,我拿著延長線接上吸塵器把車子吸乾淨,



  我的國中班也是期末考,今天考英文,所以連兩天都沒課,也就是說到下禮拜

一瑤瑤回來之前,都是我跟Tina獨處的時光。



  「Tina洗好了嗎?」走到Tina房門,我敲敲門。沒有回音,浴室傳來

水聲,我打開房門,在書桌上留紙條『老師回去洗澡,六點半帶你去吃飯』



  回到租屋處洗冷水澡,想澆熄對於Tina肉體的幻想,總是忘不了沙灘上,

我擡起她的腳,看見那美麗大腿跟白色小褲褲的衝動,當時算是“救人”不做他想

,現在回想那一幕,老二馬上勃起,洗完澡,它還是昂然挺立。



  再回到黃宅,屋子沒有開燈一片漆黑,我沒有按電鈴,拿起瑤瑤給我的鑰匙開

門進去,上到二樓敲了敲門。



  「老師進來。」



  我打開門,房間也是一片漆黑,我順手打開門邊打開電燈開關。



  「不要開燈!」我嚇了一跳,反射動作關燈。一剎那看見Tina裹著被子躺

在床上。



  「你怎麼了?」我靠著微弱的屋外路燈,摸索著到床邊。



  她躲在被子裏,我伸手摸她,只摸到絲被,我扯開一點被子,想要她露出臉,

她還是緊緊抓住被子。我坐在床沿,問她怎麼了,她總是不回答。有點火了的我用

力抓開被子,她馬上搶回裹著身子,這下,我真的火了。



  「Tina,不要鬧了,該吃飯了。」



  「我不餓。」



  就這樣“盧”了好幾次。我實在搞不懂她鬧什麼脾氣,我沒有對她兇過,可是

這次,我真的火大了,用力把被子搶了過來,因晦暗的路燈我依稀看見她全裸,我

的手鬆開被子。她再裹住身子,沒有說話。



  「把衣服穿上。」我下命令。



  「我要把第一次給你。」她的手伸出被子抓住我的手,搖了兩下,好似跟我道

歉,我想到我多年經驗而發現的真理「人類肉體的碰觸遠遠勝過口頭的關心」,竟

然她也用在我身上。我心軟了,小頭硬了。



  「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我輕聲說道。



  「嗯。」



  我抱著一團棉被愛撫,因為理智跟獸性依舊拉扯。



  她伸出頭抱著我親嘴,我伸出舌頭慢慢滑過她牙齒,慢慢探索她的舌頭,她被

動地與我舌頭翻攪,少女的芳香激起我的原始慾望,口乾舌燥的我盡情吸吮甘甜瓊

液。脫掉襯衫西褲,我擁她入懷,兩人交纏彼此呢喃,渴望互相的慰藉,哪管世俗

眼光。我撫愛她光滑背部,從上到下止於臀部,掌握雙乳止於乳頭;也許心裡對於

瑤瑤愧疚,也許對於為人師表的不齒,我的腦袋幾近空白,最後,在Tina主動

脫掉我內褲後,我發狂了。



  我含著乳頭,32B的柔軟乳房充滿幽香,每次輕咬,Tina喉間嗚嗚作響

;雙手掐住青春彈性的屁股,水蛇腰隨之起舞;低頭親啜肚臍,雙腿來回摩擦。



  這是我做過最長的前戲,還沒到私處的前戲已經30分鐘有餘,Tina未經

人世,當然以我為準,我忖該是時候了。



  翻開絲被,我分開她的雙腿,埋首於她最私密的三角地帶,她原有抗拒,忽地

兩腿鬆開,一縷處女幽香令我雞巴大漲,舌頭輕舔,感覺的到穴口毫無空隙,舌頭

分開左右陰唇,淫水汨汨流出,這是初淫,我貪心吞下。往上尋找小豆子,慢慢地

小豆變硬,穴口微開。我的鼻子嘴巴都有Tina淫水的味道,處女淫水的味道。



  Tina主動的付出,卻是被動的配角,我是老師,教育的天職感油然而生,

我把大雞巴放在她嘴邊,靜靜觀察她的反應。



  她頓了一下,我再次用手把大雞巴往她嘴邊送去。



  「老師,你要射了嗎?」她怯怯地問。



  我哪有要射?開什麼玩笑?哎呀,她上次偷窺我跟她媽媽做愛,以為雞巴含在

女人嘴巴就是要射精,天啊,教育出了什麼問題,第一志願的學府竟然交出性教育

零分的女學生。要是每個男人都射在女人嘴巴,人類不就絕種了?



  「不是,你含著它,代表你愛這個男人。」我有點心虛的說。



  黑暗中,她點點頭,開口含著它,毫無意外地,她就是含著它。台灣的高材生





  我抓著她的手教她套弄陽具,告訴她技巧就像舔冰淇淋、吸波霸奶茶一樣。聰

明的Tina照做,我再要求她尊重睪丸的地位。



  還是聰明的學生學得快,我滿足地親吻她,雖然開著冷氣,她的額頭還是冒著

汗珠,我想該是她成為真正女人的時候了。



  我準備好傳教士體位,她任我擺佈。



  「老師要進去囉!有點痛,你可以忍嗎?」我雙手拉開她膝蓋。



  「嗯!」她用力點頭,看來她期待這天很久了。



  老馬果真識途,我一頂,穴口張開,半個龜頭挺進。



  「啊,好痛……」她輕呼。



  「深呼吸,等一下老師進去記得深呼吸,懂嗎?」我知道處女膜就在眼前,不

突破它,Tina永遠不能變成一個真正的女人,讓她成為我的女人是她的心願,

也是我的職責。



  我稍用力一挺,她又喊痛,我故意淺淺挺進三次,讓陰道習慣老二的尺寸,突

地如刺槍術一般『前進突刺,刺!』我衝過堅韌薄膜,一舉衝過萬難達陣。



  「嘤嘤…好痛…老師不要了…好痛痛喔……」我跪著不動,我知道小蜜穴要時

間習慣我粗大的陽具。



  「還疼嗎?老師好心疼你。」廢話,戳你屁眼不疼嗎?我只是用溫柔的口吻降

低她的痛楚,用時間換取陰道的擴張罷了,不要忘了,baby的頭會比你的龜頭

小嗎?



  「嗯,好多了。」她急促地回答,只能證明她愛我,願意忍受肉體的疼痛來取

悅我。



  「老師先不要動,老師愛你。」我在她耳邊灌迷湯。



  此時雞巴漲的不像話,隱約感覺處女之血慢慢流出,我用丹田控制雞巴大小,

變大Tina就喊痛,順便在我背部劃上指甲痕,變小Tina就緊緊抱著我。真

跟她媽同一模子。



  約莫過了5分鐘,我緩緩抽出雞巴,Tina竟然挺腰向上不讓雞巴黎開小穴

,我見機不可失,抽插起來。



  「啊啊啊……啊…我……哼…我……老…師…我啊唉…」我聽的全身酥麻,決

定內射,待會要去藥局買事後丸。



  

  「老師要射囉,寶貝。」



  「嗯,好,老公,你射吧。」一聽她叫我老公,我忍不住射了。



  我們相擁,等龜頭慢慢滑出才到浴室洗鴛鴦浴,兩人就這樣瘋狂做愛,直到清

晨3點她才抱著我睡著。



  她考完試接下來的3天,我們瘋狂的做愛,直到禮拜一中午我們出發往機場接

瑤瑤還在路邊再做一次,4天做了17次,我這輩子大概不可能破紀錄了,更慘的

是當晚我和瑤瑤到汽車旅館又做了3次。短短一年這對母女至少和我做過400次

。一個星期六下午,我和Tina在床上上課被瑤瑤撞見,傷心的她要我離開這個

都市,我傷心地離開,流浪到東部。



      







  

















0.0170478820801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