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轉:妻心如刀(下)(1-28) 作者:妖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二十六章) 售后

  在所有的一切將要開始的瞬間,屋子的地上忽然傳來一陣清脆的手機鈴聲……

  這種聲音是我所熟悉的林莤的手機玲聲《美麗的壞女人》,這種聲音顯然打
斷了一切,向一個短暫的安全期……我舒了一口氣,正在興頭上的林莤很有些不
奈煩地恢複自己的姿勢,那手機離得有點兒遠,她掃了楊桃子一眼,楊桃子立即
向驅魔人里的鬼怪一樣,雙手雙腳在地上蹬。林莤喘著氣跟著楊桃子移動,然后
有些不快的欠身伸手在旁邊的衣服里摸了一陣。

  這是誰的電話?我在牆的另一邊想,窗外的天氣忽然有一些陰晴不定。「難
道是艾末末嗎?」不知道怎麽的,我忽然就想到了她……

  她是打算跟林莤說我去找過林莤的事嗎?我不知道林莤會是怎樣的反應……

  「主管呀,你去那兒了」手機里有個女孩的聲音在壓低聲音問。林莤的手機
是一個月前新買的直板,聲音很清晰,在我這個距離能聽到很清楚。這肯定不是
艾末末,聽起來應該是林莤手下的小姑娘……

  「公司今天好忙……」小姑娘的聲音忽然壓得更小了一些,好像怕旁邊的人
聽到,「來了個死老頭子說他兒子以前陪他來買的「熱風機」壞了,站了半天了,
在大廳里大呼小叫的,非要退貨。他的東西已經過保了有一年多了,而且明顯是
被摔壞了的……我都氣死了。」

  「嗯……好好跟他說說吧,不是有售后的人嗎?可以給他保修一下。」

  「他不干,非要換新的。我們不同意換貨,他死站在那兒鬧。我都沒法子了
……」小姑娘的聲音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主管……你能不能幫我處理一下呀,
我真的搞不定了。」

  林莤騎在楊桃子身上沈默了一小會兒,「那你叫他接一下電話吧!我跟他聊
一下。」

  我看到過林莤上班的樣子,她是她們公司的金牌接單手,她氣質好又非常善
于處理那些客戶關系……就我知道那些喜歡找碴的客人,在生活中就很難纏,她
平時處理得不錯,但是她現在這樣…………我看了看正騎在楊桃子身上的林莤……

  眼前的林莤一邊等侍著那個客人拿到電話,一邊正壓在楊桃子的胯上慢慢轉
圈的磨,似乎完全不用擔心,我想我是在操閑心了……

  片刻后應該是那個老頭已經拿到電話了。我雖然覺得手機里別人是看不到她
的樣子的,但是還是有些古怪的感覺。居然有些擔心接電話的人會發現這邊的情
況。林莤非常自然的換上了她的金牌笑容跟露出十二顆牙齒的習慣笑容,我有些
苦澀的想我的擔心是完全沒必要的,她的狀態……好得很……

  林莤一邊繼續在楊桃子胯上繞著楊桃子的陰莖攪圈圈兒,一邊心平氣和的跟
手機說道,「老先生哦,您買的熱風機有明顯人爲的外部損壞,這種商品是無法
退換的……」

  對方應該是那種極愛扯皮的老年人,完全不聽這種說辭。

  不住的要求換新的,說要找報社什麽的,我是局子街的退休教授現在是菊森
保健品公司的榮譽講師,我有學生在報社,大公司我見的多了,你商城作生意太
不講道德了……那人有幅蒼老沙啞的聲音,那聲音讓懷疑他是吵架叫多了搞成的。

  林莤微笑的聽著,由著他說這些理由,時不時的,「嗯。」

  林莤的自如讓我心情有些複雜……事實上在平時的性愛中,林莤總是很不喜
歡我看著她,更不用說這種一邊作一邊說話……我在想,「她是本來就是這樣子
的,還是后來變成這個樣子的呢?」我有些心痛……

  林莤在繼續聽那個人說他那些沒有道理的道理,時不時的應一聲,如果只聽
聲音的話,她的聲音溫柔的就向個聽小朋友訴苦的媽媽。

  而現實中的她,正輕輕扭動著屁股向一條惬意的魚。我忽然想起了一個形容
詞,「遊刃有余」……不知道爲什麽會冒出這麽個詞,我有些苦笑,這算觸景生
情嗎?那輕輕轉動的纖腰跟屁股就是所謂的「遊」吧,而所謂的「刃」……我下
意識的看了一眼,她的白嫩的屁股,那里不時會有一點黑色的棍狀物露出來。而
所謂的「有余」,是她現在的狀態嗎?應付一切都有余力……我忽然想起了那些
在A片中迎戰數男的女人……

  老頭的聲音仍在不依不饒,「上次我兒子帶我來想讓我高興給我買的。這才
幾個月就壞了……」

  林莤的腰用慢舞的節奏來回的動,雪白的屁股溝下面那粉紅的口子里夾著白
色液體的黑色物體在那粉紅中露出一節向一個黑得發亮的李子,那上面的油光在
林莤的運動中閃著光。像是某種故意賣弄,卻不肯露出的真身……

  「哦,你的小孩好孝順啊,現在這樣的年青人可不多了哦。」林莤順著他的
話說道。

  「可不是嗎。」

  她下面的楊桃子,似乎有些受不了,也想動。但是他被林莤壓住了沒什麽活
動空間只能稍微晃動一下而已。老頭很精也很現實,他接著叨唠,仍是不肯罷休
……我看到林莤在微笑就向她正在商城跟人解釋。傾聽對方的訴苦,而她的動作,
卻讓我想起了NBA聯賽上的拉拉隊長……

  「你說我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局子街離這兒又遠我來一趟容易嗎?這打的
一次30,我雖然很有錢,也不能這種花呀,你這個負責人還不在……「我的經
驗是「這種喜歡吹自己有錢又把花了多少錢挂在嘴上的人,其實是那種極小氣又
現實的人。而且我覺得」局子街「這個名字聽起來很耳熟,只是一時想不起來是
那兒……

  林莤微笑著聽電話,她似乎感覺到了楊桃子掙扎,于是很大度的把雪白的屁
股慢慢擡起了一點,給楊桃子留了兩根指頭寬的活動空間。

  楊桃子立即開始想辦法作活塞運動,但是由于兩個人離得太近了,只能在近
距離亂抖屁股。

  林莤的臉上仍然挂著平靜跟微笑,而她下面的楊桃子正在想盡辦法作活塞運
動。我覺得林莤是故意的。她似乎是故意只留了極少的空間給楊桃子,我覺得不
光是爲了不讓楊桃子搗亂,可能還有別的原因……

  而楊桃子一端開始動了,就會拼命的想辦法作活塞運動。林莤給他的空間只
能看到他的陰莖的一點點而已,但是我知道那露出來的一點,就象冰山的一角一
樣,那下面肯定有超出意料之外的東西存在……林莤的身體里肯定有一根極長的
東西……就向我平時看到的……我的心有些酸痛……

  林莤對楊桃子的動作完全沒有任何反應……她的平靜甚至使我有些懷疑,楊
桃子現在插在她身體里的東西到底是什麽樣的,是不是根本不存在,似乎根本對
林莤沒有影響……

  老頭沙啞的嗓音在繼續,「問你們門市小姐,她還多大的脾氣,說你不在,
就是不能換,你們這是對上帝的態度嗎?」

  楊桃子似乎找到了一些決竅,雖然距離很短但是他已經可以很有節奏的抖,
那油亮的黑色一點閃光飛快的在林莤雪白的屁股下面,露出消失露出消失……向
一個探頭探腦的小鬼,林莤的身體里應該還壓著剛才楊桃子射進去的東西,這時
雖然楊桃子動作很少,那白色液體隨著楊桃子的動作造成的跟林莤的陰道中的間
隙里擠出了不少,很多白色的液體在這種運動中小漏了出來擠壓在兩個人的中間
向一堆漿糊……

  「嗯~ 好了,你不要這樣說嘛∼」,林莤在楊桃子的這種作弄下聲音有些變
調……

  她猛的沈腰把楊桃子的胯壓住,那雪白的屁股向當年壓住孫猴子的某座山,
楊桃子仍然想動還在不停的掙扎。我忽然想到一個可悲的問題……她不肯讓楊桃
子大力的作,是不是不想讓楊桃子射進去的那些東西流出來……會有這種可能嗎
……

  老頭忽然沈默了一會兒,我覺得他應該是聽到了林莤這邊的什麽聲音,接著
老頭忽然學著林莤剛才發情的細聲嬌氣的口氣,「我不這樣……那也要給個說法
呀!」那聲音讓我有種說不出的惡寒……

  林莤把一只纖手按在楊桃子的胸前,讓楊桃子不能再動。楊桃子的下身仍是
勉強的繞圈,林莤由著他。

  「好了,我是說,其實很多事兒,我們大家都可以理解一下的的,你這種問
題,我們也會遇上的。但是我聽工作人員說你的發票上寫著,你的東西拿回家已
經用了一年多了並不是幾個月,現在壞了,我們只能修,不能換新的。」林莤的
聲音有些喘息……

  楊桃子雖然被壓住了,但是他仍在不停的勉強繞圈。他的動作極小。如果不
考慮他插到林莤身體里面的部分,應該不會有問題,但是如果他的陰莖如果已經
變長了,那麽它留在林莤身體時的部分應該是極長的,加上之前他射在林莤體內
的東西,現在林莤的身體里就向一個漿糊桶,這樣慢慢的攪,時間長了,不知道
會怎麽樣……

  老頭本來在沈默的仔細聽這邊的動靜,這時聽到了說他已經用了一年多,這
個「一年多」似乎讓他受了刺激。

  「我明明才買了幾個月!你們不換我就一直在這兒,讓所有人都知道你們賣
東西不講道理!」老頭的聲音忽然變高了不少。

  林莤在壓住了楊桃子一會兒之后,似乎在楊桃子慢慢的攪動中有些感覺,她
又把屁股向上擡了一點……

  林莤的臨時解放使得楊桃子一下次活躍起來,他瘦小的胯部跟那肥白的屁股
之間的距離雖然很短,但是他用起勁來,向炒煎餅一樣用胯部擊打她的屁股帶動
著白色的泡沫。瘦小的胯部擊打著女人光潔的臀部。激起一陣一陣的浪,激烈得
就向電話那頭的老頭扯皮的尖叫聲音。林莤的上身雖然仍然坐得很正,但是她胸
前的那對軟乳卻在這種擊打中上下的跳,向一對小兔子。

  林莤用一只手按住自己的胸部,並猛的用力坐死,使楊桃子動不了。

  「這些要看你的發票日期的……」林莤的臉變得陀紅似乎不想再解釋了,我
知道她平時是非常有耐性的,「好了,大爺,您是教授是最講道理的人哦,這件
事兒不如我來解決吧,麻煩你把電話給小姑娘好嗎,我問一下情況看能不能處理
……」

  老頭嘟囔著把電話轉小姑娘。

  林莤平時不是這樣處理問題的。今天……這算是臨時……真有急事兒嗎……

  電話似乎還沒有轉到小姑娘手中,林莤在這個空檔中猛的用力把屁股按在楊
桃子胯上蹂,那白嫩的屁股隨著她的動作向面團一樣滾動,好像一個癢極了無法
忍受的皮膚病人。

  小姑娘的聲音傳過來,林莤停住身子。正色跟小姑娘說:「你先換給她算了,
這樣老讓他站在大廳里鬧不是辦法。下個月售后部建好后,到時只要是售后問題
別問具體問題就直接讓他們遠遠的去找售后部說就就成了。」

  女孩小聲說,「真的要換嗎?主管,他這是完全不合規定的。那個單子上明
明就有一年五個月了,而且東西明顯是被摔壞的,這種人真是……」

  「好了小東西……」林莤笑著說,「這事我來負責吧。你態度好一點兒,叫
倉庫調一件貨給他吧,好了,把電話再給那個客人吧!」

  林莤拿著手機,一邊慢慢的用力左右的扭動著屁股,不時的把那根黑東西抽
出一小節來,看她的動作已經非常的不想忍耐。

  老頭心情聽起來舒暢了不少,「老實說,你這姑娘還不錯……今年多大了?」

  她小聲喘了口氣,半趴到楊桃子身上,緩慢的屁股向挖土一樣拗動,雪白色
的屁股下面楊桃子那一點黑色的閃亮不時的露出,比剛才更長,向一小節油膩的
黑肉腸。那東西看在我眼里有種說不出的難受就像一種讓人難以忍受的挑釁……

  「我……」林莤停坐在楊桃子身上調整了一下呼吸「大爺,這是工作,請不
要談……」,楊桃子的腰被她的屁股壓住了,兩個人的性器牢牢的合在一起,楊
桃子胯仍然堵著她的屁股猛的用上用力努,林莤沒有防備這使得她說話斷斷續續
的,「呃∼請不要……嗯∼,問這樣的問題好嗎?」

  我估計對方在屏氣聽這邊的動靜,半天沒有說話。

  她的臉變得更臉紅,「……老先生,請問您還有什麽事嗎?」這樣說話其實
已經是在催對方挂電話了,據我所知家電城是不允許員工先挂客人的電話的。

  「好,好,好,沒事,不問不問……你這姑娘不錯,我留著你的電話,要是
下次有問題,我可要找你,別的不說,你們這産品漏電,把我這老骨頭弄壞了可
不得了,漏電呀……」

  「好,好的,我們有售后人員的,如果真的有問題,我們有專人解決?」

  「你們的售后我可不信,」老頭有些故意的細聲嬌氣的慢慢的說,「我就只
找你?」

  「好吧……我會幫你找售后的。」林莤似乎急著打發他。

  這時電話的那頭似乎有人在招呼老頭,「哎呀,我去看一下貨,這年頭東西
不看著都信不過……」老頭急匆匆的挂電話了。

  周圍回複了一片寂靜,周圍的工地從剛才起就很安靜,不知道是不是天氣的
原因。只能聽到風吹起破塑料布的聲音……

  林莤似笑非笑的盯著楊桃子,她捂著自己胸部的白晰的纖手慢慢的放下來,
另一只手把手機慢慢放到旁邊地上,她臉上的表情向一個對著小女孩的惡魔……

 ******************************************************************

  抱歉了,發晚了。臨時的覺得有問題改一下,結果一直不太滿意。原本打算
到明天上午再看一下的,怕有讀者還在等,就先發上來了,不好意思。

  另外,最近有些朋友跟我發短信談過幾次結局的事,並且提了一些建議,這
一點我很感激。作品被關注絕對是一件開心的事兒,不過說實話,我覺得讀者現
在期侍的某些結局,可能是因爲書只發展到現在的地步造成的,而再向后發展,
讀者也有可能會換成別的想法的。而我覺得書的最大吸引人的地方還在于它的情
節發展存在不確定性。所以真的抱歉對結局現在還不想談太多。這個問題還是等
一段時間再說吧。



第二十七章 艾末末的電話

                                                 



  空氣中忽然有種非常冷的感覺,好像有什麽正我背上吹氣,冷嗖嗖的,我忍
不住的向背后看了幾次,沒有東西……

  林莤的手機已經放下,她輕輕的撫摸著自己的身體從胸部向下到小腹,再從
小腹到下面的黑色毛發。我心里有個蒼老的問題……一切到底還有沒有挽回的可
能?…………

  我不知道在此之前她原本打算怎麽玩弄楊桃子,但從她剛才一直忍耐著的樣
子,我只能想到「饑渴」這個詞來形容她,這是我從來不曾想過的可又被用到她
身上的詞……

  林莤已經停止了動作在微笑,那個微笑看在我眼里卻向一個惡魔一樣暴力
……我想有些事情終于還是要開始了,這之前被電話延遲了的花樣……

  窗外的工地不知道從什麽時候起已經沒有了聲音,跟工廠停電了一樣。周圍
忽然變得可怕的安靜……我的心有些抽緊,向一頭侍宰的牲口。雖然知道悲劇一
定會降臨,但是仍然忍不住害怕和擔心……

  林莤的雙手按在地上猛的用力……我的心跟著猛的抽緊……她卻並沒有向往
常一樣開始大肆的暴力的行爲……

  而是慢慢的彎腰把頭低下來對看著自己跟楊桃子的結合處……她的頭一下子
擋住了我的視線。我什麽都看不到,只能看到她后腦上的發髻和她脖子后面白晰
的皮膚。她黑色的散發隨風輕拂。我只能看到她后腦上的藍色蝴蝶節,卻看不到
她正在看的東西,她仔細的樣子讓我居然有些好奇…………

  而林莤好像故作神秘一樣,她的樣子好像獨自欣賞一下自己作出的得意的藝
術品一樣,不打算讓別人看到……那種動作似乎古怪的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接
著她的屁股緩緩的掘起,在這個過程中她輕聲的發出,「哦∼哦∼……」的喚聲
……屁股越擡越高……一直到她額前的散頭搭在楊桃子的肚子上……才停住……

  她就那樣翹著屁股定在那里……

  風很冷,我覺得她剛才一直在看那個剛剛插在自己身體里的東西是怎樣從自
己的陰道里抽出來的……我不知道那個醜陋的黑東西有什麽好看的……或者她僅
僅只是在看那根東西到底有多長……就向看某種魔術……對于男人來說也許最討
厭的就是女人對這種讓自己自卑的東西感興趣了,但是從她掘起的高度來說,我
只能認爲那是相當讓我自卑的長度……我知道那上面必然黏滿了大塊的白色精液,
肮髒得向某個動物的脖子……

  而林莤在仔細的欣賞著那根東西……那種態度向一個可惡的小孩,在故意戳
你的痛處,在故意的賣關子,雖然你知道她在賣什麽關子她藏的是什麽,但是她
仍然故意讓你看不到……

  她的身上有汗似乎正在享受著某個過程,而我……卻向個僵屍一樣的冷……

  旁邊的工地上忽然又很多人的聲音,機器的聲音等的一下子又囂鬧起來了。
那些聲音從四面八方過來,讓我覺得自己好像正處在一個包圍圈里,又好像正置
身于一個露天廣場,周圍的樓上跟地上站滿了觀衆,讓人有種仿佛有很多人正在
一起圍觀的錯覺,而我卻看不到他們。

  我能看到的只是眼前……林莤在看了那個東西數秒之后慢慢吐了口氣……

  然后緩緩的把屁股向下放,這個過程中她仍然埋著頭仔細的看著,不知道她
是不是在看著那根超長的東西怎麽重新插回自己的陰道里……

  那個速度仍然很慢很慢,這個過程我聽到她不住的柔聲發出,「哦,嗯,啊
噢,哈……」的呻吟聲,那聲音向她正在哄一個嬰兒不哭一樣。

  我猜她很享受這個過程是故意讓這個過程緩慢的……我似乎能想像有楊桃子
之前射進去的液體在這個過程只不斷的擠出來,就向一注射器,每次有液體受不
了壓強從兩個人的交合處的咬合中奪路面出的時候,我的心有種抽筯的疼……

  到她最后把那根東西完全吞進體內,她慢慢的揚起頭,她的臉上有種甜美的
表情,我有種等不到火車時的焦燥和無可奈何,我想我是不是不要在這里坐著了
…………最少我該作點什麽了……

  她的陰道口跟楊桃子的胯緊緊的接在一起,別的我什麽都看不到……那合在
一起來回蠕動的兩個東西向一個惡意的隱藏和賣弄……

  這樣磨了片刻之后,向一個惡意的惡作劇一樣她又重新低下頭,她的頭又擋
住了我的視線,她的屁股再次慢慢掘起來,這次略微快了一丁點兒,我聽到她發
出," 呵哦~ 」的聲音伴著重重的吸氣和重重的吐氣,屁股又一次重親掘到極限,
這次她的頭頂在了楊桃子的肚子上……似乎仍然用力……我知道楊桃子的龜頭很
大……而她……不知道是故意想撥掉還是……想看一下那個東西卡在自己身體里
的樣子……

  窗外遠處的工地上的工人們開始大聲的喊著號子,好像在撥河比賽一樣……

  而我眼前的林莤正盯著那根東西,再一次慢慢的向下坐……我絕望了……她
再一次看著那根東西從自己的陰道里插進去,這次她速度要快一點,叫聲也更大
一些,有種哭的感覺,又向在故意撒嬌,只是那撒嬌的對像絕不會是我……也不
向是對楊桃子……倒好像是對那根長長的話兒……這種感覺應該很古怪就好像那
個東西有獨立生命一樣……

  這樣子讓我有種說不出的恐懼感……

  她重重的坐在楊桃子的胯上……

  這之后她一直低著頭一直這樣看著自己的下體跟那根話兒的結合處,她開始
連續的慢慢升降,屁股上下的速度由慢到快,她的呻吟聲很快的變得向在哭一樣,
聲音也似乎越來越傷心,最后哭泣得象向一個傷心的孩子……

  周圍大量的工人的號子聲,我好像身處在劇院。我很古怪的向一個溜進了成
人電影院里的年幼的小孩,看到一切只是不理解和恐懼,聽著那些觀衆的尖叫聲
也只能害怕的想跑……

  ……………………………………

  在這個向被鬼咒了的時刻,旁邊忽然有一陣尖銳的手機鈴聲響起,是那首尖
銳的《美麗的壞女人》……

  林莤重重的出了口氣,用力的坐下,她的煩很容易看出來……她停在那兒不
動……手機的鈴聲堅持不停,她猛的欠身伸手把手機拿起來。看了一下來電號碼,
似乎發了一下愣

  我發現她深呼吸了兩口氣平息自己的氣息,后用力的坐在楊桃子身上,使楊
桃子完全不能動。我心中有些疑惑,這是誰的電話?就算是剛才她跟那個客人打
電話,也沒有這麽小心的……

  她在鈴聲的間隙中把電話接通……

  嬌笑著問,「末末……怎麽了,有事嗎?」那笑的聲音有些溫暖讓我有種恍
若隔世的錯覺……

  電話是艾末末的,這和我之前的想法差不多,她們是好朋友,艾末末肯定發
現了我的情緒,所以要通知一下林莤注意吧!只不過這個電話晚了些…………

  「你怎麽還沒回來?」艾末末的夾雜著些著急。

  「怎麽了」林莤的兩腿膝蓋放下來壓住楊桃子的胸,這使得楊桃子的身體向
一張被攤平的蒼蠅紙被壓死了,使他完全沒法子動。

  艾末末遲疑了一下兒說,「……沒什麽……今天公司比較忙…………」艾末
末的聲音頓了一下「……回來吧!」

  我原以爲艾末末會跟林莤說我今天去找過她的事兒,但是她並沒有提到,這
讓我有些苦笑。

  「好∼!」林莤說這個詞的時候喜歡嘟嘴撒嬌,我知道她正在作這個表情。

  艾末末似乎歎了口氣,聲音低落「你最近怎麽一請假就這麽久…………」

  「知道了,我下次不這樣兒了……」林莤嬌笑著說。

  「嗯…………」艾末末的聲音頓了一下,「我今天不舒服……可能病了…
…想先回去,你快回來吧!」

  …………………電話挂了。

  房間里一下子安靜下來,只有窗口的白塑料在風中有輕輕的獵獵聲,楊桃子
的那個房間里也變得有點兒冷了……

  艾末末的電話顯然讓林莤很掃興,她挂了電話之后,坐在楊桃子身上,愣了
片刻之后,直接起身站了起來。那龜頭向個瓶塞子一下子被撥掉了,發出嘣的一
聲,楊桃子跟著這一聲發出了一聲痛叫,但是沒敢出大聲。林莤體內的那些花白
的液體順著她的腿向下流……

  楊桃子一直在小心看著她的反應……

  他小心的爬到一邊,一會兒回來,拿了一盒紙巾,並取了一張給林莤. 林莤
似乎在想問題沒理他。

  楊桃子谄笑著說,「我來幫你擦。」林莤白了他一眼,猛一把抽走他手里的
紙……

  楊桃子趕快向后縮了兩步,接著驚恐的看著林莤自己清理下身,當她需要紙
的時候,就小心的爬過來把紙遞給她,他似乎不敢再碰到林莤的手,小眼睛里有
很多謹慎。



********************************************************************

更新晚了,抱歉了各位。
最近有朋友問我,是否可以寫妻心如刀的同人。這個肯定可以的。有興趣的朋
友都可以隨意,呵呵。



(第二十八章)售「后」


                                     作者:妖

*********************************************************************
注意:內容完全虛構,與現實脫離



  「終于可以結束了。」我籲了一口氣,心里稍微放松了一點兒。等這兩個人
分開,然后尾隨楊桃子就可以了,再找個沒人的地方把他打暈了……

  另一邊室內的林莤一直沒有再說什麽,也沒有再看楊桃子一眼。

  「我要先走了。」她冷冷的丟了一句。

  楊桃子一直沒敢動,看著林莤自己在那兒扣自己的胸圍,當林莤穿好后,正
要把一只腳穿進短褲里的時候,手機鈴聲又響了……

  林莤有些氣惱的爬過去,把手機拿出來看了一眼,她皺了皺眉咬了咬牙,表
情忽然換成她在公司的微笑樣子,接通電話。

  「哦,你好,老先生,東西給你換好了嗎?」

  「唉,換了。」那邊有個老頭沙啞的聲音長歎了一聲,向受了多大的委屈一
樣。

  「那就好,回家試一下吧,是我們的産品我們會負責的。」林莤說著伸手把
遠處的上衣扯到身邊。

  「嗯,嗯……」老頭不挂電話,「還有什麽事嗎?老先生。」林莤帶著她的
金牌微笑著問。我知道家電城不準員工先挂客人的電話,心里對這個老頭卻很煩,
是個人都聽得出來這個老家夥完全沒事。

  「唉,沒什麽,跑了一天,弄得心情不好,人家還以爲我想沾便宜呢,還是
姑娘你心好……」這家夥明顯在沒話找話,「我一個孤老頭,一個人不容易呀!」

  我身邊沒了玻璃的水泥窗子風呼呼的吹,我心情焦急的等著他們打完電話好
實行我的計劃。

  「那里話呀,您可是教授呀!你的小孩又孝順。」林莤笑著應付著,一只手
把手里的上衣拿起來試了試,一只手不好穿,只好又放下了。

  「唉,我老伴前幾年去世了。這些孩子呐!早就成家了,幾個月回來一次
……」老頭頓了一下,作失落語氣道,「我這些年收入不錯,可一直呀,沒再婚
……」他干笑了幾聲,似乎想聽林莤的反應。

  「哦,您是一直爲去世的老伴單身啊,現在有這樣感情的人真的很少了哦!」
林莤在看自己的衣服,她還有幾件衣服在另一邊。

  「……是呀」老頭頓了一下說,「孩子們怕我沒人照顧,現在一直在給我征
婚呢,可我一直沒碰上合適的……」

  「哦,這樣。那挺好的呀!你一定找到個好女人的哦。」林莤接著說道,
「東西早點拿回家試一下吧!如果有問題我們也可以盡快解決的。」林莤這樣說
已經是明顯在催對方挂電話了。

  「……嗯……要是東西用了有問題,我可要找你喲……」老頭停頓了一下明
顯不想挂電話,「你是上次那個很漂亮的女孩是吧?看了氣質就好。」

  「那里,您太客氣了。」女人無論怎樣都會喜歡別人誇她的氣質,林莤的笑
容真實了不少。

  「哦,我是說真的,你們商場要是選美,你肯定是第一呀……你跟我老婆年
青的時候長得倒是有幾分像!」林莤沈默了一下沒有說話。老頭一頓,「我是說
氣質向,她沒有你漂亮。」

  「嗯,您太客氣了。」林莤笑了笑說。

  這時楊桃子從后面爬到林莤的旁邊,把內衣幫她遞過來。林莤看了他一眼,
臉上的表情已經好了很多。

  「我現在有錢了,老伴卻過世了,沒個人陪覺得孤單哪!」老頭不住的提他
有錢。是個人都看出來,他是個把錢看得向命一樣的老不死的。我在另一邊干焦
急,心說這個家夥怎麽還在扯個沒完。

  林莤身邊的楊桃子慢慢的在地上爬來爬去,把林莤的衣服收到一起,拿到林
莤的旁邊。我留意到他每次趴過的時候,都會偷偷的看一下林莤裸露的身體。到
最后衣服撿到差不多了,他就蹲在林莤旁邊不動,眼睛一直在盯著林莤趴在那里
翹著的屁股上。

  我心里有些擔心,「……這小子一會兒一定狠狠收拾他。」

  不過以林莤現在的態度來說,如果是我的話,我肯定不會在這種時候再做什
麽了。林莤急著要回去情況下,動她她肯定會生氣的……

  楊桃子跟我對林莤的看法似乎並不相同……他小心的看著正在打手機的林莤,
慢慢的用手試探的摸了摸林莤的屁股。我的心提了起來,這種感覺好像在押大小,
我押了林莤肯定會反感。而楊桃子押了相反的……

  林莤回頭掃了她一眼沒作聲。這讓我有些莫名的恐懼感和失敗感。

  「真的是楊桃子更了解她嗎……」我在心里想。

  林莤每次跟我在一起的時候都很小心,在有人的地方絕對不會作親熱的舉動。
也因爲如此,我肯定不會在這種時候作楊桃子這種事的。

  楊桃子黑色的小手謹慎的在林莤雪白的屁股上來回的摸,一邊小心的留意著
林莤的態度。我的心里有些七上八下……我想我也許是真的不了解她吧……

  「嗯∼」林莤慢慢出了一口氣,接著跟電話里的老頭說,「您說笑了……對
了,售后的事,我們有售后的人員,我會幫你轉達的,請放心……」

  「你說的我當然肯相信,要是別人說的我還真不信呢。」老頭沙啞的笑著,
「姑娘你是那兒的主管每個月的工資應該不低吧?」我不知道這個小氣到死的老
頭問這些想干什麽。

  「打工肯定是比不上您當教授的……」林莤笑了笑沒正面回答他。

  「……說真的每次看到你,我就想起年青的時候跟老伴一起談戀愛的樣子
……她跟你一樣是長發,不過你的頭發比她還要黑亮,向那個什麽洗發水廣告里
的。」老頭開始沒話找話。

  「哪有那麽好。」林莤聲音里充滿了笑意。楊桃子看著她的笑臉,小黑手用
力的抓在她的屁股肉上搓……林莤仍然沒有對楊桃子的動作有任何反應,我的心
似乎在跟著那雪白的臀肉一起變形……

  「我年青時的愛情是充滿著青澀的,我們的結合也很單純。現在這樣的女性
不多了!」老頭向氣球放氣一樣歎道,「說實在的上次看到你的時候我就覺得你
跟我老伴的那份清純很向。」

  楊桃子的兩只手一起在林莤雪白的屁股肉上用力的搓著,那黑手向抓在我的
心上。

  「你肯定是個很保守很有分寸的姑娘……」

  那黑色枯樹枝一樣的小手在林莤豐腴的臀肉中來回,畫出許多白色的指印
……林莤重重的吐了口氣,「其實……現在的女孩子也不都那樣的……」她臉有
些發紅。

  楊桃子看著她的臉色小心的把一只小黑手伸到林莤的大腿內側慢慢的在接近
外陰唇的部位上下觸摸……我心里不住的咒罵。

  「嗯∼」林莤慢慢的喘著氣,楊桃子的手已經伸到了林莤的陰唇上,他黑瘦
的手指在向畫記號一樣輕輕的上下劃動。

  老頭那破鑼似的嗓音仍在繼續,「……我跟她最開始見面的時候,她看上去
也很冷淡的,說真的跟你一樣……那天我一看到你,我就傻了,我甚至以爲她回
來了……」

  「哦∼是嗎?」林莤閉著眼睛深吸氣,喘息,不再說話。

  楊桃子一只手繼續在林莤濕滑的陰道里上下滑弄,他的另一只手從林莤的屁
股上拿開,握到了自己那又黑又長的畸形陰莖……我的心揪了起來,手能抓到的
都是斑駁的水泥牆,入手處全是冰涼。

  楊桃子的陰莖,經過剛才的一會已經軟了很多,這時被他握住了有些死氣活
樣的,他開始來回的撸動……

  我不死心的期侍著,「她爲什麽沒作什麽反應,她真的不會生氣嗎?」

  面前的林莤跪趴在那里屁股掘得很高,那后面有一個黑色的小人正用一只小
手正在作賤她,他的另一只手正在撸自己的陰莖……

  我的心向過山車一樣又回到了原點,那個老頭還在鬼扯蛋。

  「我還記得我們第一次約會的時候,她很純……」老頭沙啞的聲音向個破鑼。
「不過說真的她沒有你漂亮,那時的衣服也沒有你那麽端莊。」

  楊桃子的一只手在林莤的溝壑下面的小豆豆上略用力按著輕輕晃動,林莤笑
著,臉色陀紅。

  他手中的黑色長槍在他的撸動下漸漸的直立起來。老狗東西還要扯個沒完。
我的頭上在冒汗,向被關在玻璃瓶子里的蒼蠅一樣急燥。

  「這些話我從來沒有跟別人說過。」

  可能是楊桃子的動作沒把握好,林莤忽然睜開眼睛象被驚醒了一樣。「是嗎。」
她說道。她臉色很紅但是很嚴肅的對著電話說,「話說回來,我只是個銷售員,
您的東西,我們會保證質量的。我們老板叫我趕快回去有急事哦。」她說這句話
的時候,回頭皺眉看了一眼楊桃子,楊桃子的身體一窒,他的陰莖已經完全站起
來了。

  林莤皺眉指了指楊桃子的手。

  楊桃子收回手沒有敢再動,我舒了口氣………………

  「嗯,你這不也是在跟客人服務嗎?」老頭還在電話里糾纏不休,「總的來
說呀,你和其它女孩子不一樣,你很特別……」

  旁邊愣著的楊桃子,他的陰莖聳立著有一些彎曲的弧形,那龜頭高高挑起,
猙獰的象個有著細長脖子的外星怪物。它定在那里輕微抖動,那景像讓人有種錯
覺那個陰莖也是一種生物,正在思考問題……

  在我看來,以林莤現在的態度楊桃子無論如何必須停下來了。換了是我的話
肯定是這樣,其實在平時跟林莤上床的過程中,我一直很尊重她的態度,如果她
不同意,我會馬上停止的……

  而楊桃子在愣了一會兒后,卻做了個跟我不同的選擇……他顯然不死心,他
小心的試探著把手伸過去,放在林莤陰道口上上下輕輕動了動,我在期侍著林莤
的進一步制止反應。

  林莤正在聽老頭的電話什麽都沒作,我的心又一次懸了起來……

  楊桃子的膽子變大了不少,在輕撫了一會兒后居然他把他巨大的龜頭慢慢的
靠近林莤的屁股間的淫裂,在林莤的正在左右扭動的屁股中間的陰道口上輕輕的
搔動。林莤仍然在聽老頭的胡扯。她似乎完全沒有意識到「后面」已經換了一個
道具……

  空氣中似乎有種巨大的危險在醞釀,我向一個賭客,心髒狂跳的等著九死一
生的結果……

  「你很有氣質,是那種很有靈性的氣質……」

  楊桃子沒有馬上開始插入,這跟我以爲的不一樣。他那古怪的大龜頭在林莤
的大陰唇上慢慢的磨,剛剛射過的陰道還很潤,他這樣弄了一會兒之后,里面流
出向淚一樣的一絲清水。

  我木然的看著他的動作,我絕對不願意承認他比我更了解林莤的身體……

  「嗯,還沒人這樣說過……」林莤的臉通紅,「不過我……嗯……」林莤意
識到了楊桃子的動作,她伸手向后搖了搖作了個停止的手勢,然后接著聽電話。

  這個手勢讓我有一絲期侍,但是……楊桃子看到林莤的手勢之后稍一停頓,
卻沒有理會。我的心向下沈。他接著把他雞蛋一樣的大龜頭放在林莤的肛門上,
輕輕慢慢的碾壓。

  林莤一直在聽那個老頭的電話,她的臉很紅卻沒有任何表示。我的期侍就向
期侍一個流氓不耍流氓一樣可笑……我的心在收緊卻發不出聲音……

  「有很長時間沒有人陪我聊天了……」老頭說。

  楊桃子磳著林莤的肛門磨了一會兒之后,龜頭向下滑到林莤的陰道口,向分
開窗簾一樣順著那道溝,緩慢的向下滑動。

  他的熟練讓我難受……

  「我們那時一直到結婚才第一次發生關系,姑娘你結婚了嗎?」

  黑紅色的巨大龜頭下滑到林莤的陰蒂上輕輕的按了按再慢慢向上順著陰道的
走勢慢慢的滑回。

  「看你的樣子應該還沒有吧,如果你結婚了一定是個專一的好女人。」

  龜頭重新回到她的肛門上,在那里慢慢的按壓。

  林莤的呼吸變得非常凝重,她的臉紅得好像要燒著了。

  我的心卻向絕望的死灰一樣冰冷。

  楊桃子的一只黑色枯瘦的手扶住林莤的屁股,那雪白豐腴的屁股正在左右慢
慢扭動著。他仔細的看著那道清水直冒的淫裂,醜陋的小臉上露出貨物驗收過關
的表情……那個表情經驗老道的向一根扎在我心上的刺……

  他用一只手扶住自己的超長的陰莖,那向外星怪物一樣的龜頭頂在林莤陰道
口上……林莤正在微笑著聽電話,她的臉向血一樣豔紅,我的心好像被那紅色燒
化了……

  窗外的風很冷,我知道有事情還是要發生了……………………室內,另一邊,
我眼前的一切似乎一下子變成了灰白,猶如複古電影里的超慢鏡頭……

  我看著楊桃子在悴不及防間腳下猛的發力,腳下的力量在一微秒一微秒的傳
到他腰間,腰部發力力量再一微秒一微秒傳到那巨大的龜頭上,那如攻城鎚一樣
巨大的龜頭毫不遲疑的猛力向前……

  嗤!巨大的龜頭跟細小的穴口硬頂在一起,有細小的水花濺起……開始對抗
……

  老頭在那個瞬間正在說話,「其實,你……」

  林莤在那個瞬間猛的感受到楊桃子用力,她一下子清醒過來,她似乎到現在
都沒意識到楊桃子一直在作什麽,她看起來仍然非常討厭楊桃子跟她用這種跪著
的姿勢,她生氣的用力想把他推開。

  楊桃子這時一直在低頭看自己的龜頭,那個巨大的頭部已經進到一半了,林
莤推他的時候,他仍在低著頭看自己的龜頭跟陰道的接合處沒注意到林莤,他巨
大的龜頭把林莤的陰道口撐得圓圓的向一張小嘴吞下了太大的雞蛋被卡在門上了,
那陰道口被撐得向一個箍在巨蛋上的皮箍。林莤推他,他只下意識的用力的抱住
林莤的細腰仍蠻力的把自己的龜頭用力的向里面杵……

  林莤把他連搡了兩下,她畢竟是跪在那里的,一手拿著電話,另一只手撐著
地,只能臨時上身懸空,搡了兩下就支撐不了了。她的手重新撐地,再借力重新
用身體擡起來一把抓住楊桃子的胳膊。而在這個瞬間,我眼睜睜的看到她的陰道
在巨大的沖擊下失守,陰道口向臨死的瞳孔在一瞬間撐大到極點,巨大的龜頭
「噗!」一聲夾著水漬插進去了,陰道口再瞑目了一樣慢慢合上夾住了楊桃子的
后面的黑杆子。

  林莤緊抓住楊桃子的小胳膊發出,「嗯哼∼!」的一聲長哼。她咬牙瞪著楊
桃子。楊桃子把龜頭插進去后,剛好滿頭是汗的擡頭看著她的眼睛。兩人定在那
里愣愣的對望了幾秒,她狠狠剜了楊桃子一眼后一皺鼻子把楊桃子的手臂輕掴了
一掌,又回過頭去趴著打電話……

  我忽然覺得我很可笑……………………

  楊桃子似乎被林莤剛才的表情弄癡了,愣了好一會兒后,才摟著她的屁股,
向前用勁,林莤一只手打電話一只手撐地有些吃不住勁,不住的移動自己的手掌。
她的陰道彈性非常好,相當緊,那巨大的阻力使楊桃子的推進變得非常艱難。

  但是看得出他對林莤的經驗很豐富,那經驗豐富的樣子讓我的心在痛……他
慢慢的抽出一點,再快速的在小距離上短促的來回的抽插,這樣抽插一小會兒后
向前一點。每當他這樣向前拓深的時候,林莤就會發出,「呃!」的一聲,並用
力撐住他的沖勁……這種沖擊速度越來越快,林莤最后實在撐不住了只能上半身
伏在地上,承受著楊桃子那超長的陰莖向里進駐。

  電話那邊的老頭一直還在自說自話,卻又忽然沈默了,我木然的聽到手機里
傳來了一句,「姑娘你是在工地上嗎?」

















0.0137147903442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