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科學幻想]曼谷巫師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晚十一時,在曼谷一個高尚住宅區中,已經很靜了。只有偶然有一輛汽車駛過
。在一幢花園洋房的二樓,有個女人把窗戶打開。她名叫曼花,才三十歲光景,不
幸就守了寡。丈夫留下大筆財產。她的下半輩子可以無慮,只可惜春心寂寞,鬱鬱
不歡。
  
  她左訪右尋,找到一個江湖術士阿旺,請他算算命,看看自己今生還會不會遇
到好姻緣。阿旺算了片刻,便斷言將有,而且很快就來了。曼花不信,阿旺道︰「
你今晚會做一個夢,這個夢將會告訴你一些端倪,你的睡房是面向東南,對不對?

  
  曼花奇怪地說︰「你怎麽知道?」
  
  阿旺道︰「這是很容易推算出來的,今晚你把窗戶打開一線,到了午夜時分,
就會做一個美夢。」
  
  「以后呢?」曼花問。
  
  「以后你再來找我,我會指點你一條途徑。」阿旺道。
  
  曼花半信半疑,這晚她推掉女友的牌局,照阿旺的話打開半邊窗戶,脫光了衣
服睡下,只讓床畔一盞的燈微亮著。
  
  她聽阿旺的話,盡量想像自己心目中男人的典型,好讓夢中的他和她理想的男
人相似。
  
  不久,曼花便覺神思困頓,在將睡末睡之間。風聲使窗門搖動了兩下,隱約覺
有個人影飄了進來、她微微睜眼一望,只見是個年輕英挺的男人,神情和她想像中
的男人十分相似,他一聲不出,只在床畔望著她笑。
  
  只是這笑容,就教她陶醉了。她不計較他是誰,只渴望他坐近身邊來。她想說
話,無奈發不出聲音。那男人漸漸走近她。曼花心頭撲撲亂跳。他半坐下,把一支
手搭在她肩上。曼花滿面通紅,他俯下身來吻她。用一只手觸到她的腰肢。
  
  曼花只感全身飄飄然的。將近天亮時,她才睡了,也不知他是怎樣離去的。
  
  直睡到十時許,曼花才醒來,昨晚那甜蜜的餘韻彷彿還在身邊。她嘴角帶著笑
容,不想起床。那真的是夢嗎?
  
  她摸一摸自己身體,不掛寸縷,內裳掉在地下,依稀記得是那男子替她脫下的
,她禁不住滿臉通紅,幸虧這時候沒有人瞧見。
  
  難道這是真實的?她在想。她不穿衣,也不起床,輕輕撫摸摸陰戶,那里淫液
浪汁橫溢。
  
  直到晌午,才起床硫洗。想起阿旺的話,加果做了夢,便去找他。
  
  她吃過午飯后驅車前住。
  
  「那夢是怎樣的?」阿旺問她。
  
  曼花有點侷促,支吾其詞。
  
  「是一個很好的夢,是不是?」
  
  曼花點頭。
  
  「這是一個好預兆。如果連做幾晚,它便會變成事實。」阿旺道。
  
  「真的?」曼花心頭狂跳。如果變成事實,那確太美妙了。她怯生生地問道︰
「那要怎樣才能再做夢呢?」
  
  「我可以幫你,不過要付出一點代債。」
  
  「錢是沒有問題的。」曼花道。
  
  「哦!」阿旺說出一個數字,約等於五千美元。曼花同意。
  
  這天晚上,她照樣等待。午夜時分,略覺困頓,那男子又出現了。
  
  曼花一見他便心花怒放,她向他投懷送抱,兩人深深熱吻,像熟悉多時的情侶
一樣。
  
  昨夜曼花還有些拘謹,今晚她更放浪了,不斷發出癡迷和熱情的聲音。反之,
那男子只帶著微笑,從不發一言。
  
  一連三晚都是加此,與第一晚不同的是,曼花的手足能夠活動,也能說話歡笑
,她喜歡怎樣就怎樣,不像第一晚,只在睡夢中任人擺布。
  
  第五晚,那男子忽然不來了。曼花坐立不安,整晚不能睡眠。晨早九時,她迫
不及待去找阿旺。
  
  一個童子說︰「師父在一時過后才出來。」
  
  曼花無奈,等到下午,又駕車去看阿旺,這一次果然見他坐在屋里。
  
  「昨晚不靈了,沒有做夢。」她頭一句就這樣說。
  
  阿旺笑笑不答。
  
  「為什麽?」曼花追問。
  
  「其實那不是夢。那是真實的。」阿旺道︰「他是一涸住在你附近的青年男子
。」
  
  「什麽?」曼花心頭一震。
  
  「是我晚上作法,把他叫到你的房中,讓你們彼此得到滿足。但作法要花很大
的心力,你那些錢,只能作五晚。」
  
  「他是什麽人,叫什麽名字?」曼花問。
  
  「你不能問,也不可以知道。知道了就會有嘛煩。正如他也不能問你的名字一
樣。你們兩人這樣來往很安全,高興便在一起,不高興便分開。誰也不牽涉誰,這
不是很好嗎?」
  
  曼花想想也覺有理。她是一個寡婦,不願惹出閒言閒語。
  
  「但是怎樣才能見他呢?」她問道。
  
  「還是老方法,你花一點錢,我替你作法。你們在晚上盡情歡娛,到了白天神
不知鬼不覺。」
  
  「好吧。費用怎樣?」
  
  阿旺表示,還是那數字。每三晚五千美元,一個月是五萬美元。曼花懇求道︰
「不可以少收一點嗎?」
  
  「你覺得不值嗎?加果不喜歡,隨時可終止。」阿旺道。
  
  「值得的,好吧!。」曼花說。她怕激惱了阿旺,把事情弄僵。此時,她己像
上了癮一樣,不能一晚見不到她的心上人,因為每一次都兩情相悅,極盡歡娛。
  
  話分兩頭,卻說有一個富商名叫鄭昆,家有三四個女人,享盡齊人之福。其中
有一個名叫貝貝的,膚色白膩,眼波如水,非常迷人。但日子一久,鄭昆也厭膩了
,時時到外頭去另尋新歡。
  
  一天,貝貝無聊,和兩個女友來找阿旺相命。阿旺一見貝貝,就像前世冤家,
魂兒麻了半邊,心想要怎樣把她弄上手才好。
  
  他為她占卜過后,便道︰「你丈夫過幾天會有一場災禍。叫他來找我,我會助
他避過禍患,並且因禍得福。」
  
  「他不大相信這一套的。」貝貝道。
  
  「你向他說,明天黃昏他外出時,會讓一塊石子打中腦袋。如果靈驗的話,他
就要信我。」
  
  「真有這樣的事,會不會打傷他呢?」貝貝關心問。
  
  「那倒不要緊的,這只是災禍前的一種預兆。」接著阿旺又說貝貝命帶桃花,
短期內要結識第二個男人,如果沒有,她的命運反而不好。
  
  貝貝吐吐舌,半開玩笑道︰「怎麽可以,我丈夫會打死我!」
  
  「如若是地叫你去做的,便不怕。」阿旺道。
  
  「我丈夫會叫我認識新男友?不可能吧。」
  
  「等著瞧好了。」術士微笑。
  
  這天回家,貝貝便把阿旺的言辭對丈夫說出。鄭昆不信,他沒把這事放在心上

  
  第二天黃昏出門去赴一個宴會,還沒有出屋門,就有一塊石子掉在頭上,隱隱
作疼。
  
  他還在自己家里,那石子不知是什麽地方來的。鄭昆暗暗心驚,進房敷藥,他
對阿旺的話不能不相信了。
  
  「那術士住在什麽地方」他問道︰「明天我跟你去。」
  
  貝貝很高興丈夫能聽她的話。
  
  第二天鄭昆見了阿旺,雙方說了一些「久仰大名」的話。
  
  阿旺道︰「你命中有血光之災,十天內必應驗,但不用怕,我可以幫你避過。

  
  鄭昆忙道︰「請大師指點。」
  
  阿旺道︰「從今晚起你不要在家睡眠,選一家面向西南的客店居住。客店要小
,不要驚動任何親戚朋友,晚上十時入住,早上八時出來,半月后可保無事。」
  
  鄭昆問道︰「不知那一家客店適合呢?」
  
  阿旺道︰「在你家附近有一家春月客棧應當適合。最好還有一個女親屬住在鄰
房,可保無虞,就這位夫人好了。」指著貝貝。
  
  鄭昆問︰「不能夠同住一間房?」
  
  「縱對不能。不但不能,連見面交談也不可,要到天亮之后才可巾頭。」
  
  「十時便入住酒店,又無人交談,不是很悶嗎?」鄭昆道。
  
  「這個你放心,照我的方法去做,你會因禍得福。」他叫鄭昆跟他進房,把房
門掩上,對他說道︰「住在酒店中你會有飛來艷福。」
  
  「真的?」鄭昆心癢難搔。
  
  「從十時起,把房間窗戶打開半邊,你躺在床上,專心想你最喜歡的女人,她
是什麽樣子的容貌,怎樣的身裁,午夜就會有一個漂亮女人來到身邊侍侯。」
  
  「有這樣的事,要不要付錢呢?」
  
  「不用,她並不是妓女,我叫你進來說話,原因只是不想夫人聽見。」
  
  鄭昆滿心歡喜。就這樣一切依照計劃進行。鄭昆和貝貝當晚住進春月客店。鄭
昆為保萬全,就叫兩名家丁住在右邊鄰房,左邊鄰房則讓貝貝居住。
  
  鄭昆自己照阿旺的吩咐,打開半邊窗戶。十時便躺在床上,幻想自己心愛的女
人典型。
  
  十一時許,忽見有個女人坐在床畔。他先是一驚,既而想超阿旺的話,心頭就
安定下來。想輕聲問她是誰,可惜渾身乏力。
  
  那女人相貌很甜、很野,她在他身邊徐徐卸下衣裳,露出豐滿迷人的身裁。褪
部線條修長,這正是他喜歡的典型,心中撲樸亂跳,「飛來艷福」果然到了。
  
  女郎把右腿擡起,直伸到他的面前。這是非常大瞻的挑逗,鄭昆慾念加熾。地
恨不得她快點躺到床上來。可是女郎像有心戲弄他。
  
  不時用腳摩摩他的肩膀,摩摩胸部,又摩摩他的大腿,直把地逗得如癡如狂,
她才撲到他的懷中來,讓鄭昆得償所願。
  
  將近天亮,鄭昆才沈沈睡著。女郎已離去了。
  
  在貝貝房中,也有奇事。她在床上躺了一會,睡不著,鼻孔忽聞到淡淡幽香,
全身暖洋洋的,有點意馬心猿。忽見衣櫥門自動打開,一個人影探身而出。她驚奇
得張大嘴巴,細看之下,竟是術士阿旺。
  
  阿旺笑嘻嘻走到面前,摟著她親吻。她想抗拒,可惜手腳軟綿綿的,不聽指揮
。讓他抱著,心里暖洋洋的,反而覺得無比舒服。
  
  阿旺得寸進尺,吻她的頸項和胸脯,貝貝全身趐軟,任憑男人輕薄。
  
  就這樣,兩個房中,各有各享受不同的艷福。事畢,貝貝噴道︰「你好大瞻,
不怕阿昆住在隔鄰。」
  
  阿旺道︰「他沒有空理我們,我已安排了一個女人給地。」
  
  「你這死鬼,原來一切都有計劃的。」
  
  「我對你十分仰慕。你配給地實在太糟蹋了。他根本不知足,還在外拈花惹草
。」
  
  這番話說中貝貝的心事,她幽怨道︰「可是我已嫁了給地,有什麽辦法!」
  
  「你放心,」阿旺道︰「我會教他服服貼貼的把你交給我。」
  
  「真的?」貝貝喜道。
  
  「現在且莫聲張,一切聽我安排吧!」
  
  「我知道了。」貝貝本也是楊花水性的女人,把頭埋進他懷中,又親熱了一回

  
  翌日午后,鄭昆單獨來見阿旺。
  
  「那女人太妙了,」他興奮道︰「她好像知道我的心意,我想什麽,她便作什
麽。從來沒有一個女人這樣使我這麽滿足過!」
  
  阿旺微笑不答。
  
  「他到底是什麽女人?」
  
  「她是我的女人。」阿旺道。
  
  「什麽?」鄭昆非常意外。他說道︰「那怎麽敢當呀!」
  
  「不要緊,」阿旺道︰「你是貴人,讓她接近你是她的福氣。以后每天夜里她
都會繼績來陪伴你的。她叫阿寶。」
  
  「我不知怎樣酬謝你。」鄭昆道。
  
  阿旺笑了笑︰「你聽過西方人的換妻遊戲沒有?」
  
  「你的意思是我們也交換女人?」
  
  「不錯!我們男人天生是喜新厭舊的。魚翅雖好,天天吃也會厭膩。我不知道
你有沒有雅興,把貝貝和我那女人交換一下?」
  
  「這……」鄭昆遲疑末決。
  
  「這事別人不會知道的。坦白告訴你,貝貝命中注定今年要有第二個男人,與
其讓她跟了別人,不加把她和阿寶交換,便算應了命,這樣彼此都有好處呀!」
  
  「讓我考慮一下。」鄭昆道。
  
  阿旺道︰「你不用立即答覆我。阿寶還會來陪你兩晚,讓你品評品評,看是不
是值得。如果沒有必要,你可以拒絕。」
  
  鄭昆允諾辭去。
  
  一連兩晚,阿寶果然繼續到客店來,她溫柔體貼,新鮮花樣層出不窮,服侍得
鄭昆骨節皆趐,只覺做神仙也沒有那樣舒服。
  
  第三天晚上,阿寶不來了。鄭昆才記起阿旺提出的限期。這一晚翻來覆去睡不
著,想起阿寶的種種好嚏,起來打了兩次電話給阿旺,想告訴他同意交換條件,可
惜都找不到。
  
  他那里知道,阿旺也正在客店中和他的夫人貝貝胡天胡帝,其實他們也早已暗
渡陳倉,根本不需得到他的允許,不過有了他的口頭答應,更加可以明目張瞻而已

  
  這一個晚上鄭昆吊足了胃口。第二天回家就悄悄和貝貝談判。他說道︰「阿旺
和我說過,你命中注定有第二個男人。」
  
  「什麽?」貝貝佯裝驚訝。
  
  「既然是命中注定,也沒有什麽好說。阿旺說他很喜歡你,與其結識別人,不
如和他好,應了此劫。你說怎樣?」
  
  「你真是莫名奇妙!怎麽可以這樣呢?」
  
  「是我要你這樣做的,我不會怪你,外面人也不會知道,保全了我的面子。這
不是很好嗎?」
  
  貝貝還裝模作樣的推拒了好幾次,最后鄭昆答應送鉆石放指給她,她才默許了

  
  鄭昆歡歡喜跑去找阿旺,兩人訂立君子協定,以一年為期。每天晚上阿寶都過
來陪鄭昆,而貝貝則到阿旺家去,對外人來說,她們的耳份不變。一年后,假如鄭
昆和阿旺感到滿意,這情況可以持續下去,不滿意則可撤銷。
  
  鄭昆為了不想讓家人發覺,特意在外面租一層房子給貝貝居住。這樣她每天晚
上不在家中也不會有人懷疑。
  
  事情說好,阿寶晚上又到客店來了。鄭昆依照阿旺囑咐,在春月客棧住足半月
才搬出。果然平安無事,沒有遇上任何災禍。其實當然加此,所謂「災禍」不過是
阿旺製造出來的。
  
  另一邊,貝貝既有丈夫親口答應,自然與阿旺夜夜尋歡,風流放浪,一點兒也
不讓鄭昆專美。不過,鄭昆心中也懷疑,阿寶每天晚上是怎樣進入他家來的,難道
她不用經過大門就能進來嗎?
  
  有一天,他把矛盾向阿旺提出。阿旺笑道︰「你不要忘記我懂得一些法術。總
之,我令她進入你家門而不使人發覺,這樣你該滿意。至於細節如何,你不必去研
究。」
  
  鄭昆覺得他說的也是,就不再將這事放在心上了。
  
  兩三個月后,鄭昆漸漸顯得面色蒼白,精神頹喪,天天吃補品也無濟於事。去
看醫生,醫生說地精神透支,必須好好休養。
  
  鄭昆減少了一些日常事務工作,但情況沒有改變。他的發萎碧華對地很是關心
,她發覺他這些日子都是獨睡,除了貝貝搬出去居住之外,其餘三個女都是夜夜空
房,鄭昆連巾也沒有巾過、這是怎麽回事,輿他平日的性格大不相符。
  
  看來只有一涸解繹,他白天在貝貝那邊搞膩了,回來便不再需要、但以前他就
算不需要,也會找個女人陪地的。
  
  碧華和其他三個女人個商量好,有一天晚上就到他住宿的閣樓外偷看,她們在
匙孔中張望。前半夜還不覺什麽,到了下半夜,忽聞鄭昆發出笑聲,有時又叫一個
女人的名字,而且十分熱情。
  
  碧華等很是驚訝。在匙孔中瞧得很清楚。床頭燈是開亮的,可並不覺有去其他
人。
  
  次晚,碧華又想了一個辦法,她在鄭昆返家前,預先躺在他床底下,鄭昆后來
后絲毫沒有發覺,將近中夜,窗外有風吹過。
  
  隔了不久,鄭昆的癡聲浪語又響起了,他非常親熱地見「阿寶」,無人應他,
鄭昆卻悠然自得,樂在其中。
  
  碧華聽到,週身寒毛直豎,心想莫非他見鬼不成。為了丈夫的安危,她咬實牙
根,從床底慢慢吧出,向上張望。只見鄭昆全身赤裸,在床上諸多作態,令人見了
臉紅,旁邊那里有人?她嚇得幾乎昏過去,尖叫一聲,向房門奔去。門外三個女人
也正在張望,碧華一見她們,才定下心來,叫道︰「不好了!有鬼,你們瞧!」
  
  鄭昆也被她的尖叫聲驚動,呆在那里。
  
  突然地倆眼大張,向碧華和三個女人埋怨地說道︰「你們太驚小怪干什麽,明
知我房中有人,怎麽闖進來了?」
  
  碧華結結巴巴道︰「你,你房中那有什麽人?」
  
  鄭昆四處張望,說道︰「阿寶,你在那里?」
  
  碧華捉道︰「你跟什麽人說話?」
  
  鄭昆道︰「人都給你們嚇跑了,還問!」
  
  這時其他女人也同聲道︰「我們看得清清楚楚,這房中並沒有別人。」
  
  碧華哭道︰「阿昆,我怕你中了邪!」
  
  鄭昆還想發作,碧華忽然指著忱畔叫道︰「你們看,那是什麽?」
  
  眾人的目光齊望過去,見是一張紙人,長約八寸,四肢張開,紙質白色,紙上
寫了一些奇奇怪怪的文字,眾人都看不懂。
  
  「一定是這東西作怪!」碧華道。
  
  鄭昆見了這紙人,也漸漸清醒,心下吃驚︰「難道令我如癡如醉的阿寶,竟是
這紙人變出的?」
  
  他問幾位妻子,剛才他在房中的情態怎樣。碧華道︰「你抱著薄被當是女人,
又摸又親,叫人見了臉紅。你看被子部濕了一大片!難怪你近來精神不振,原來你
晚晚都通宵達旦胡思亂想,這比三個女人陪著你還要壞身體!」
  
  幾個女人都怪他不是,說他這些日子完全冷落了她們。鄭昆心煩了,揮手叫她
們出去道︰「好,你們出去,讓我安靜一會。」
  
  經這麽一鬧,阿寶的影子就再沒有出現了、鄭昆總算平靜地睡了半個晚上。
  
  第二天他醒來,頭惱變得非常清醒。本來地很痛恨阿旺欺騙他,用一個紙人換
了他一個活生生的女人貝貝,但近日有一樣事情困擾著地,使他想出另一個主意。

  
  他持了紙人去找阿旺,說道︰「你告訴我,這紙人是不是阿寶。」
  
  阿旺神色鎮定道︰「難怪我昨晚沒有法子把紙人召回來,原來你把我的法術給
破壞了。」
  
  鄭昆道︰「你用一個紙人就換了找最寵愛的女人,怎對得我住?」
  
  阿旺道︰「你錯了,我只問你,這兩三個月來,你晚上過得快不快樂?阿寶這
女人夠不夠味?」
  
  「好是好的,」鄭昆道︰「可惜只是一種幻覺。」
  
  阿旺笑道︰「人世間的事情,是真是幻,有時你和我也分不清,做人只要覺得
快樂就是了,何必一定要問是真和幻呢?再說,我把這女人送給你,是很不簡單的

  
  每晚為你作法,你知我花了多少心力,老實說,比真正送一陋女人給你要難得
多。你好好想一想,就知道應該感激我才對。」
  
  鄭昆道︰「我今天來倒不是向你追究這件事,我只是問你,阿寶是不是你真正
用紙人變出來的?」
  
  阿旺坦承道︰「不錯,是的。」
  
  鄭昆道︰「到里面房劈間去,我和你談一宗生意經。」阿旺把他帶到內室就坐
,將房門掩上。
  
  鄭昆道︰「我有一件困難的事情。加果你能幫助解決,我不但不追究阿寶這件
事,還要好好酬謝你。」
  
  於是鄭昆說出他的遭遇,入之所以有今天的財富,當然是靠許多冒險生意得來
的,他的合作者是在曼谷黑道鼎鼎有名的三爺。最近有一宗生意,為一個手下人出
賣。三爺不相信鄭昆不知情,以為鄭昆是幕后主使者。
  
  不論鄭昆怎樣解繹,他都不肯相信,一定要鄭昆賠賞,否則就要翻臉。鄭昆很
傷惱筋,加果真的培償,那會影響地過半的流動資金,足以拖垮他的生意,加果不
培墳,他自問不足與三爺抗沖。鬧得不好,三爺可能派人把他殺了。
  
  想來想去,唯一的方法就是令三爺不在人世,間題才可迎刃而解。但是這又有
一個困難,在這一時期如果三爺暴斃,無論原因如何,鄭昆都有很大的嫌疑,地的
手下人也不會放過他,除非有一個方法,使大家都知道三爺的死輿他無關。
  
  然而這方法需要阿旺的幫助才能成功。
  
  阿旺是聰明人,一聽就明白了。他說道︰「你要我用紙人作法,把三爺嚇怕?

  
  鄭昆向四周望了望,低聲道︰「你猜對了。」
  
  阿旺道︰「我先問你一句話,這樣重大的事情,你怎麽敢和我商量?」
  
  鄭昆道︰「很簡單,我覺得你欠我一個人情,你應當報答我。其次,只有你和
你的法術可以幫找,除此之外並沒有別的力法。所以我必須冒險和你商量。
  
  第二,我知道你對金錢是不會拒決的。這件事如成功,我會送你一百萬美元、
相信可夠你享福好多年。第四,萬一你出賣我的話,我當然也不是一個好欺負的人
。那結果是對你極其不利的。我想我也不用說出來了。」
  
  阿旺笑道︰「好,仔,你不愧是一個英雄!我決定幫你,沒有問題,但是酬勞
我要加陪,而且要先付四分一。這個數目我相信一坦是個得的,因為我可以保證放
功,做得乾凈利落,而且令你絲毫沒有嫌疑。」
  
  鄭昆略一思索道︰「好,我答應你。」
  
  地們接下來就商量一些細節。阿旺問清楚了三爺活動的地點,說明天地會親自
去觀察一下。
  
  鄭昆又把三爺府內的形勢畫了一個詳圖、說明三爺的住在那一個房間等等。
  
  阿旺道︰「這事情有沒有限期?」
  
  「不要超過十天。」
  
  「沒有問題。」
  
  「明天我先把支票仁送過來。還有,貝貝你盡可留著享用。一年期滿才交還我
。」
  
  兩人都露出偷快的笑容。

三爺年紀已近六十,但臉色紅潤,精神飽滿,全無老態。
  
  他手下有三派人馬,各有實力,互不信任,但三爺卻有本領令他們服服貼貼,
受他控制,成為「一家人」。這就是他最了不起的地方。但只要三爺一死,這三派
將勢成水火。
  
  他們都是有勇無謀之人,到時鄭昆憑他的政治手腕,定可坐收漁人之利,說不
定還可取三爺之地位而代之。
  
  一天晚上,三爺家中來了一電話,下人接聽后,是一個嬌滴滴的女子,一定要
找三爺。卻不肯說出是誰,下人問三爺要不要聽。三爺把話筒接了過去。奇怪的是
電話里沒有了聲響,三爺「喂」了兩下,那面就傳來淒淒切切的女人哭聲。
  
  三爺道︰「你是誰,怎麽不說話?」
  
  電話中那女聲陰聲鬼氣地的說道︰「我陰魂玉晴來索你的命!」
  
  三爺打了一冷寒噤。被他害的人不知多少,怎知道這是誰?他作賊心虛,迅速
掛上電話,面色發青。
  
  這天晚上他拚命地的在屋內外加強戎備。自己把一支手槍藏在枕頭下,以防萬
一。他腦子有一種神秘的預感,這天晚會有人來挑釁。睡前,他把臥室窗戶都關牢
。親自巡視過全屋的防務,自覺萬無一失,就是一支軍隊也衝不進來。
  
  侍女阿清來問老爺要哪一位如夫人侍候。三爺說今夜免了。
  
  侍女出去后,他把房門關上,見他最信任的衛士雙槍將張勇睡在房外,更覺放
心。他看了一回報紙。
  
  直到十二時,才有一點睡意。滅燈就寢,睡下不久,忽聞玻璃窗上不斷髮出聲
響,彷彿有人敲窗想進來。
  
  三爺自枕頭下拔了手槍,並不亮燈,悄悄走到窗下。窗門部落了窗簾,他在窗
簾的縫隙中向外張望。
  
  藉著屋外微光,他在右面第一條縫隙中看去,雖然末瞧見什麽,但窗門震盪,
顯然有人敲打造成的。
  
  窗外不能立足,照理不會有人站在那里,在守衛森嚴下,普通人更無法爬上來
而不被人發覺。除非是鬼渭,想到這里,心里便有點異樣。暗想還是不要去瞧吧。
但不瞧又不放心,這和地的個性不合。
  
  鐘三爺又向第二道縫隙望去,這一望,登時張大了嘴呆在那里。只見窗外一個
披頭散發的婦人,兩眼翻白,舌頭伸出,把臉貼在玻璃窗上巾撞,那聲晉就是她發
出來的。隱約覺得她身上穿紅,其他就瞧不清楚了。
  
  三爺的驚駭已到了極點。千軍萬馬嚇不了地,最怕是這種東西,心里有一個直
覺是索命的陰魂真的來了,他更不思量,舉起手槍,「砰」的向她開了一槍。
  
  玻璃窗應聲而碎,那魔影淬然不見。
  
  槍聲驚動了房門外睡眠的張勇。他一跳而赴,敲門問︰「三爺,發生什麽事?

  
  三爺一聽他的聲音,心里鎮定了許多。叫道︰「阿勇,你進來。」
  
  他亮燈開門,讓張勇走進。張勇鐘三爺面色蒼白,滿額是汗,持槍的手還在顫
抖。
  
  「怎麽啦!」張勇問。
  
  「窗……窗外……」三爺用手指了一下。
  
  張勇小心翼翼向窗外一看,並無異樣,只一塊玻璃讓三托打碎。他反問三爺︰
「你瞧見什麽?」
  
  「有個女人,不,是女鬼長頭髮,舌頭伸出來。」
  
  「沒有啊!三爺。」一張勇把窗簾拉開,外面一片寧靜。三爺再看一看,的確
沒有什麽異樣。
  
  窗外有風,窗門微微作響。剛才說不定是晚風吹動的響聲。是真是幻,三爺也
糊塗了。
  
  「或許是我一時錯覺。」他說。這時他的護衛頭子林匡也因槍聲而上來察看。
他聽了三爺的話,便叫張勇進房和三爺作伴,讓他睡在地板上,三爺沒有反對。
  
  他們滅燈就寢。張勇是粗人,很快就呼呼睡著。三爺卻記住那破爛的窗口,無
法成眠。
  
  夜晚總會有各種各樣的怪聲。任何聲音都使三爺心中一跳,回想起剛才在窗前
所見的鬼影,他越來越肯定,那不是錯覺,而是真實的。他兩眼大睜,注視房中的
動靜,一刻也不敢合眼。
  
  忽然一陣風過,窗簾掀動。一個灰白的人影自窗外飄進來。由於三爺一直注視
著黑暗,他眼睛能瞧見飄進夾的東西。
  
  那正是剛才的女鬼,長髮披肩,面目猙獰,直向床上撲來,三爺「啊!」了一
聲,只覺魂飛瞻裂,僵在那里。既不懂得拔槍,也不懂得叫喊。
  
  女鬼撲到他身上,把一張猙獰的臉貼近他,伸出長長的舌頭,舔他兩頰。
  
  三爺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驚嚇,兩褪一伸,心臟停止了跳動。
  
  張勇淒然為旁中的異動驚醒,亮燈一看,見三爺直挺挺的已經氣絕身亡。他大
聲呼叫︰「不好了,三爺出事了!」
  
  家人紛紛擁上樓來,見三爺雙眼大睜,好像瞧見什麽可怖的東西。事后調查,
他沒有受到任何襲擊,也沒有因飲食中毒,純粹是嚇死的。
  
  家人知道他傍晚接過一個神秘電話,也知道他半夜曾開槍擊破破璃窗,說明他
心中有鬼。他的死大概與恐懼有關。
  
  三爺一死,正如鄭昆所料,他屬下三大支派立即發生內亂,不久更互相開火,
爭奪地盤。
  
  鄭昆做好做歹,成為他們之間的和事老及緩和勢力爭端。於是他過去與三爺那
筆賬再無人追究,他雖然末能取代三爺,但地位也已大大提高,時常可以坐地分臟
,無論那一派的利益,他部可抽點油水。
  
  至於三爺死前所見的景象,不用說是阿旺的紙人變幻出來的,與曼花和鄭昆所
見的幻象無異,不同的是,在紙人上加上一些恐怖的圖紋。
  
  在行使這種法術前,最主要的是受者的心理作用。那一個索命式的電話非常重
要,三爺心內先有一個陰影,紙人行事的效果就特別好。
  
  鄭昆將一百五十萬美元送給阿旺。這項交易表面上已告結束,兩人各得其利。
但是鄭昆事后想想,覺得給阿旺敲了這一筆,很不開心,而且有一個這樣神通廣大
的術士在城里,始終是一個威脅。
  
  他是一個唯利是圖的人,說不定有一天,別人給他一筆巨款,又倒過來害鄭昆
也不足為奇。
  
  這時在泰國軍方有一個后起之秀,名叫乃傑,雖然末到四十歲,但已隱隱然成
為軍力之明星,也是少壯的領袖,曼谷的商人很會看風頭,有些人開始巴結地,鄭
昆也不例外,經常與他冶遊飲宴。
  
  在閒談的時候,鄭昆竟有意無意地告訴地,城中有個術士叫做阿旺,用他的法
術詐錢,很多愚夫愚婦為他迷惑,暗示當權人士應予以整頓。
  
  乃傑已聽在心里,事有湊巧,乃傑兩年前妻子因難產死去,今年有人介紹一個
女朋友,是一位富有的寡婦,正是本文開始時所述的曼花。
  
  兩人相見一次面,覺得相當情投意合,巧傑喜歡曼花在文靜中透露一種媚熊,
很合他口味。曼花則愛他健壯英偉,有男兒氣概,而且地位顯赫,如日方中。
  
  雖然曼花有一個秘密情人,那是阿旺替她安排的,但那畢竟不是長久之計,況
且白天見不到人,又不知他究竟是何方神聖,且從未聽他說過一句話,想聽聽甜言
蜜語而不可得,終究是一種缺陷,認識乃傑后,曼花也頗有將終身相托之意。
  
  一天,乃傑約曼花出外吃飯。兩人心情都很愉快,喝了不少酒,曼花已超過她
的酒量,有點支持不住。乃傑送她回家。
  
  僕人開門,見曼花全身倚在乃傑身上,嬌柔無力,料想他們已靈犀暗通,便非
常識做,把他們送入房后,不再打擾。
  
  曼花一倒在床上,便睡著了,根本不記得誰在身畔,乃傑木有意趁機一親香澤
,但見她醉態如此,和她親近也沒有什麽情趣,二來也有「乘人之危」之嫌,便索
性懸崖勒馬,作一個君子。
  
  便和衣在她房外一張長沙發睡倒,以示清白,寧可她晨早醒來,有甚親熱的表
示,再作別論。
  
  睡到半夜,乃傑忽然為一陣異聲所驚醒,細聽之下,原來曼花在內房發出來的
,只覺纏綿熾熱,蕩語連篇,令人聽了臉紅。
  
  他心中奇怪,曼花明知他在此,怎會當著他的面與別人偷情。曼花是他意中人
,兩人情苗已種,只差還未作正式表示而已,他怎可以眼看著自己心上人與地人干
那茍且之事?想到這里,心中勃然大怒。跳起來,推門闖入。
  
  一看之下,那情景又使他木然。曼花床畔有燈光,但床上並無男人,她翻來覆
去,發出呻吟之聲,身上一絲不掛,媚態撩人,乃傑初看只覺血脈沸騰,恨不得撲
過去把她擁抱,但再看之下,便感驚慌。
  
  因為曼花分明像和一個男人交歡,臉上表情流露無限滿足,這是怎麽回事?莫
非她中了邪,受魔鬼騷擾嗎?
  
  乃傑實在忍不住了,他叫道︰「曼花,你在干什麽?」
  
  叫了二聲,曼花才醒轉過來,一見乃傑站在床前,羞不自勝,面紅過耳,急忙
把薄被拉上,問道︰「你怎會在這里?」
  
  乃傑道︰「你昨晚喝醉,我把你送回來,你忘記了嗎?」
  
  蔓花頭腦仍有點昏昏沈沈,隱約記得有這麽一回事,問道︰「你睡在哪里?」
  
  乃傑道︰「我睡在外面沙發上,夜里聽見這房中有聲音,還以為你出什麽事!

  
  曼花的臉一紅,將兩手掩住臉,就在這時,她左臂下露出一陋紙人,長七八寸
,畫成一個男人模樣,下面還有男性特幀。
  
  「那是什麽?」乃傑問。
  
  曼花不知乃傑何所指。她轉臉一看,才見到那紙人,自己也未曾見過,不知那
是什麽東西。乃傑拾起一看,馬上想超鄭昆的說話︰「本地有一個術土,曾用紙人
作法,幻化成人,令愚夫愚婦受惑,詐編他們的金錢。」
  
  他迫視著曼花道︰「你坦白告訴我,是不是識得一個術士叫阿旺?」
  
  曼花在他炯炯目光之下,好像給他看透了她的靈魂,不敢說謊,點了點頭。
  
  乃傑道︰「豈有此理,那傢夥專門以此詐騙金錢,我已經接過別人的投訴。你
坐起來,好好告訴我那經過是怎樣的。」
  
  曼花在床上坐起,披上衣裳,這才含羞告訴他每晚的經歷,不過在程度上當然
沒說得那麽嚴重,只是輕描淡寫,說阿旺助她每晚作甜蜜的夢,她覺得很開心,樂
於給他金錢。但這紙人卻不知道怎樣來的。
  
  乃傑道︰「我聽人說,他將這紙人作法,會使當事人覺得像真人一樣,情不自
禁,如醉如癡,你的情形是不是這樣?」
  
  曼花含糊道︰「只是像做誇一般。」她想起每晚與自己纏綿歡好的竟是一個紙
人,也不禁暗暗心驚。
  
  乃傑忿然道︰「那傢夥,明天我派人去逮捕他,不準他開業!」
  
  曼花懇求道︰「你不要說為了我這樣做,我怕他將來報復我。」
  
  「你一定要出庭作證人。怕什麽,有我作你后臺,誰敢欺負你!」
  
  曼花乘機投身入他懷中。乃傑拉著她熱烘烘的身體,解開她的衣鈕,低頭輕吻
她趐胸。兩人都情懷蕩漾,這一刻才真正遂了心願。曼花失去了那虛幻的夢中情人
,卻得到一個真真實實的男子漢,自然是心滿意足,笑容如花。
  
  在阿旺那邊,他忽然發覺他的紙人被人破法。屈指一算,自知大禍臨頭。他與
貝貝商量,必須離城避難,叫她趕快收拾細軟,明天一早就走。
  
  翌日清晨,阿枉帶了貝貝,還有另一個女人阿芬,三人同乘一車,駛出曼谷。
  
  汽車是貝貝的,由她駕車,向西南行。他們想逃去馬來西亞。
  
  為了掩人耳目,阿旺化了裝,貝貝和阿芬都作貧窮人家婦人打扮。他們才離開
四小時,三輛警車已駛到門前,由乃傑舉報,要拘捕不法之徒阿旺,但到達時已人
去樓空,只搜到許多作法用的紙人紙馬香燭神像等物。
  
  乃傑想不到阿旺加此機敏,頓足嘆息。但他仍促使警局及時凍結了阿旺在銀行
的一批大約三百萬的存款,這對阿旺是一個極大的打擊。
  
  阿旺的汽車駛至泰國南部,其中有些地方相當荒涼,他們雖然扮作窮人,但一
輛新款汽車怎不惹人注目?
  
  有一幫土匪遇上了他們,用電話通知前路的同黨。傍晚六時左右,公路上有一
棵大樹攔住去路,阿旺的汽車駛不過去。
  
  阿旺心知有異,叫貝貝掉頭回駛,突然,公路兩旁跳出十多名匪徒,有的持槍
,有的持刀,喝令他們下車。匪徒搜出三個皮箱,表面放一些衣服,下面都是金銀
珠和鈔票。又兼有兩個美女,一輛汽車,大喜過望。
  
  匪徒用大貨車把三人載到海邊一座山谷,他們原來是一批有組織的海盜,以打
劫海上漁民為主,近年有很多越南難民成了他們的犧牲品。男的全部投下水中,女
的則被帶回山谷作奴隸。
  
  匪首名叫都豹。一見貝貝和阿芬兩個美女,喜出望外,指定二女作押寨夫人。
然后吩咐手下要把阿旺殺了。
  
  阿旺連忙說道︰「千萬不要殺我,我還有很好的東西奉獻給你們。」
  
  「是什麽,快說!」二首領海頂說道。
  
  「我是一個術師,在很多地方可以幫助你們。譬如說,你們想要美女,我每晚
可以變八個美女出來服侍你們。你們出門活動,我可替你們事先占卜,趨吉避兇,
我懂得很多法術,甚至可以使殭屍復活,為你們嚇倒附近的村民。」
  
  「有一這樣的事,我不信。」寨主都豹道︰「我現在就要你變八個美女來給我
看。」
  
  「沒有問題,你們喜歡怎樣的美女,儘管說,我會照你們的需要變出來,恰和
你的夢中情人一樣。」
  
  都豹笑道︰「我要一個胸圍四十二寸的大胸脯女郎。」
  
  二首領海頂也說道︰「我要一個臉上有酒渦的。兩腿很長,腰肢很細。皮膚要
白,屁股要大。」
  
  阿旺道︰「沒有間題。」
  
  其時已經入夜,阿旺要他們預備兩個石室,由都豹和海頂分居其中,室內置淡
淡燈光,阿旺叮囑他們躺在床上,幻想自已最喜歡的女人神態。
  
  阿旺在另一室作法,有海盜在旁監視。見他只是畫符唸咒,面前有一個火爐,
不時從一個小匣子內取出物事,投入爐中燃燒。又將兩個紙人在火上焙烘,卻不知
他作用何在。
  
  將近午夜,兩張紙人從阿旺手上悄悄飄了出去。進了二名首領的石室。都豹和
海頂在檬檬中忽見兩個體態風流的女人走了進來,正是他們朝思夢想的典型。這女
人身上一絲不掛,肌膚白晰,通身上下散發著迷人的光彩。
  
  兩名首領喜得骨節皆趐,迫不及待把她們擁入懷內,享受無限風光。
  
  翌晨起來,都豹和海頂春風滿面,他們都向阿旺致謝,非但不再殺他,還把他
當作上賓看待。
  
  阿旺道︰「我的法術可以使八個人同時得到這種絕妙享受。今后你們不妨以此
獎賞有功的部屬。」
  
  都豹即當眾宣布此事,海盜歡聲雷動。
  
  石室不夠分配,他們搭了六個營幕,由六名部石分居其中。連同石室內二名首
領,每晚共是八人接受作法。
  
  阿旺如常行事,令八個紙人分別飛出,在小室和營幕中每個海盜都在迷糊中見
到他們的夢中情人,翻云覆雨,極盡歡娛,其實室內那有旁人,只是一些紙人在飄
動,那受術者便將自己身體玩弄,以為在享受無窮艷福。
  
  然而他們覺得特別陶醉,是因為這些女人並非普通女人,而是他們夢寐以求的
枕邊伴侶。
  
  每一個人,不論男女,總在他們內心有一個夢,那夢中偶像可遇不可求,有人
一生一世也找不到。加今阿旺能令他們滿足畢生的願望,怎不叫他們感恩不盡,五
體投地。
  
  到了清晨,受術者分別對同伴說起,都是眉飛色舞,繪影繪聲。一時間人人爭
先恐后,都要得到這種特別的賞賜。
  
  都豹將所有人等分組,每六人為一組,輪流享受這種美妙經驗。
  
  兩位首領則享有特權,可以夜夜春宵,和幻覺中的妖姬周旋,他們不但放過了
貝貝和阿芬,連對他本來盜窟中的一些「愛寵」也冷落了,那些在行劫時強搶回來
的婦女,當然比不上他們的夢中情人。
  
  這正是阿旺所要的效果,他由此受到海盜上下的愛戴,把他視為仙人。
  
  另一方面,兩位首領夜夜自伐,通宵達旦,就算身體是鐵打的也吃不消,每天
起來都是腳步虛浮,呵欠頻頻。一天之內倒有大半時間用在睡眠上,斗志全消。
  
  阿旺有不小的野心。一天,他對都豹說,他可在墳墓中挖起兩個殭屍,以法術
驅策下,夜間用作防衛,日間用來攻擊敵人。
  
  兩位首領一來好奇,二來已受阿旺所惑,對他言聽計從,他說什麽便是什麽,
都豹照他所說,在附近農民墳墓中掘出兩具半腐屍體,命人訂了兩具棺木,作屍體
的容身之所,放置后山。
  
  白天,棺蓋是蓋上的,每到夜間,阿旺便把棺蓋打開,在腐屍上淋些汙水、藥
物,貼了符咒,然后回到自己房中作法。
  
  夜夜如是,第七晚,那兩具殭屍突然坐起,爬出棺外,一跳一跳,前后走動。
  
  這晚,阿旺和都豹、海頂一同飲酒,叫他們小坐片刻,把燈光熄去。四周漆黑
,海風呼呼。阿旺唸唸有辭,不久便見黑影中有兩具怪物,遍身生毛,臉上白骨,
兩眼通紅而且吱吱有聲,在月色下左右晃動,逐漸走近前來。
  
  都豹和海頂兩名首領雖然久經風險,也不禁寒毛直豎,面無人色。
  
  阿旺道︰「這兩個殭屍就是我們的衛士,晚間叫他們在周圍巡邏,保證沒有人
敢闖進來,那些俘虜也不敢逃出去,一舉兩得。」
  
  都豹這才定下心神,喜道︰「這力法甚好。」
  
  阿旺道︰「好處還不止此。你若要對付那一家村民,或要取得他的樓房財物,
只要叫這兩個殭屍去把他們嚇跑,他們便死也不敢回來。」
  
  阿旺令殭屍在營地周圍走動,令全體海盜和俘來的婦女見到這可怕的景象,嚇
得大氣也不敢透一下。聽說阿旺能指使他們,從此更對他敬畏有加。
  
  阿旺又向都豹說,他能預測吉兇,每以海盜出外行動前,他都預占休咎,指引
都豹的賊船向東或向西。
  
  都豹照他所說,果然每次滿載而歸,大有斬獲。所有海盜都志得意滿,認為天
賜奇人使阿旺來助他們。
  
  阿旺見時機已至。一天,都豹又欲出動,他明明佔得東南大兇,卻故意叫他們
向東南駛去。都豹對他已絕對信任,不假思索,便引領兩艘盜船向東南開去,以為
這次又會遇見手無寸鐵的越南難民,把他們的黃金、財物、女子掠奪而歸。
  
  行駛不久,果然發現一艘難民船,都豹即命加速向前,向天開火,喝令停駛。
那知駛到面前,那難民船忽然向他們發炮,用猛烈火力攻擊他們,原夾一艘泰國炮
艇,偽裝成難民船的模樣。
  
  都豹大驚,下令急退,盜船已被炮火擊中,緩緩下沈,都豹中彈身亡,海盜死
傷枕藉。另一艘由海頂率領的盜船,一面與官兵駁火,一面冒死逃走,才僥倖逃出
追捕。
  
  海盜回程途中,又遇天氣劇變,風暴突襲。二頭目海頂在指揮禦風時,立足不
牢,被強風吹下海中,一去不回。這艘盜船勉強返抵巢穴,但已百孔千瘡,人數死
傷逾半,盜窟元氣大傷。
  
  阿旺見情形一加他所料,正合心意,對餘下的數十名盜眾道︰「你們不用擔心
,如果由我搪任首領,保證比以前更加興旺。」
  
  眾海盜本來對他敬服,這時又在群龍無首之際,自然對他全力擁護。
  
  阿旺當上首領,把那艘盜船修理,依然干那海上營生。他像以前兩名頭領一樣
,專對海上難民船著手。埋沒天良,把男子全部推下海中,女子則帶回盜窟。他選
一些年輕貌美的,組成自己的「寢宮」,夜夜享樂。
  
  這一來,他對貝貝便冷落了,貝貝是水性楊花之人,怎禁得夜夜空房的苦悶。
她便偷偷勾引阿旺的最得力助手乃谷。
  
  阿旺很快便即發覺。他怒極開槍殺死乃谷,又殘忍地把貝貝手足削斷,把她吊
在樹枝上示眾,警告別的反對他的人。
  
  貝貝被小蟲飛在身上爬咬,苦不堪言,咒罵了三晝夜才死去。
  
  阿枉自當了頭領后,不用再討好那些屬下,紙人作法已停止了,只把一些自己
看不上眼或者玩厭的難民婦女分給他們,殭屍的巡邏則照樣施行,不過巡邏的范圍
不是在盜窟周圍,而是在他自己的「寢宮」外,他怕盜眾中萬一有離心分子對他不
利。
  
  在阿旺的「寢宮」里,保持有十二名未滿雙十年華的女孩子供他采補和玩樂。
她們足不出門,起居飲食全靠外面幾名婦女負責,所以身上不著寸縷,這些女孩子
被阿旺喂了迷藥,所以都變成淫娃蕩女。
  
  她們燕瘦環肥,風情萬種,個個爭向他獻媚。阿旺彷彿帝皇一般的享受,通日
徹夜地和這些女孩子交媾作樂。
  
  然而好景也並不太長,一個月后,泰國海軍發現這夥海盜的艇艦,並不突襲,
暗地跟蹤,直跟到他們的老巢,一舉進攻,海盜大敗,全部被擒。
  
  這次領隊掃蕩海盜的不是別人,正是曼花的情人,軍方少壯派領袖乃傑。他立
志要掃平海盜,使海路平靖,無意間捕捉到阿旺。正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他終
於親手把這罪惡貫滿的匪首帶返牢獄,讓他飽嘗鐵窗風味。
  
  〈全文完〉






















0.016028881073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