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經驗故事]和仇人干上了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事情發生在小靜25歲的這一年,這天,我和小靜在我們的偷情的地方做完愛,我送她回家,可沒想到,這竟然是我最後一次和她做愛,之後的兩天,我很忙,沒有去找她,她也沒有找我,或者給我打電話,我心里有些不好的感覺,就給她打個電話,電話剛接通,小靜就哭著說:「大明被人家給打了,現在在醫院里呢。」我一聽心里也很擔心,雖然我和大明沒有什麽感情,而且我也一直在和小姨偷情,而且還利用小靜讓我升職。但我看小靜哭的樣子,也連忙開車去了醫院,進到病房後,我看小靜坐在大明的身邊,大明睡著了,小靜看到我來了,就走出來,我們坐在外面的橙子上,她把事情完全的給我說了一遍。
  
  事情是這樣的:大明和老二在同一個單位上班,平日里,老二就看大明不順眼,又嫉妒大明取了全鎮最漂亮的姑娘,大明在單位里是老二的班長,所以總是找茬,這天,老二終於找到了機會和大明打架,其實,這天大明讓老二干活,可老二累了就沒理他,大明多說了兩句,就這樣兩個人就吵了起來,吵著吵著,老二就動手打了大明。
  
  大明雖然當過兵,但也不是老二的對手,老二打著大明,越打心里越是發恨,把那些不滿全發泄了出來,最後,打掉大明一個門牙,混身上下全是血,具體的傷度還有很多,就這樣大明住進了醫院。
  
  正當我和小靜說著這事,就見來了幾個人,小靜站起來,告訴我說:「打大明的人來了。」我點了點頭。
  
  來的人是四個,我也從沒見過,小靜用那種很憤怒的眼神看著他們,這時,四個人中最老的一個走過來對小靜說:「哎呀,真對不起,你看,我二弟平日里總是惹大明不高興,如今還打了大明,我代他向你們陪不是了。」小靜聽完大氣說道:「陪個不是就算完了啊,你看他把大明打成什麽樣了。
  
  我告訴你們,這件事我和你們沒完!」這時,四個人中有一個最高最壯的人走過來說:「那你想怎麽樣啊。」我猜想,這位可能就是所謂的老二了,這時另外三個人也走過來說道:「給你包點醫藥費就完了呗,你還想咋地啊。」小靜說:「我不想咋地,錢我當然要收,不過你們也得受到法律的制裁!」這時,老二剛想說話,就被那個最老的給攔住了,他說:「你看這樣好不好,我們拿點錢出來,然後我們私了吧,就別報案了。」小靜說:「你們先回去吧,我今天不想和你們多說話,我要和我家人商量一下。」就這樣,他們四個人走了,走的時候,老二還緊著回頭看小靜。
  
  他們走後,小靜告訴我說:「就是他們哥四個,那個最大的是他們的大哥,第二個說話是就是打大明的老二,另外兩個那個長得最醜的是老三,另外一個是老四。」小靜說完又問我:「你說我現在該怎麽辦?」正當我們商量著,我的老婆,還有很多親戚也都來了。來了以後,大家在一起商量怎麽辦,最後的結果是:讓他們賠償醫藥費,誤工費,精神損失費一共是2。5萬元……可小靜這時不同意了,她的意思是不但要這些錢,還要報案,要把老二送進監獄。
  
  這時大明急了說道:「哎呀,差不多就行了呗,如果他們肯給2。5萬的話,就別追究了,你要是把人家惹急了,萬一人家一沖動來殺咱們咋辦?」這時大家都靜了,不一會小靜說道:「大明啊大明,你可真是膽小啊,大家都在爲你的事給操心,你卻能說出這樣的話,你還算不算個男人啊,這點小事就把你嚇成這樣啊,我告訴你,就沖你這句話,我就報案報定了,誰也不用勸我了。」就這樣,事情定了下來,到了晚上大家都各自回去了,就我留在這陪著他們倆。大約晚上8點多,那哥四個中的老大和老二,還有他們的媽媽,一起過來了。
  
  進門後,他們的媽媽也先是一氣陪不是,老大也在一邊說著好聽的,最後,小靜聽他們說完後說道:「怎麽樣,你們說完了吧,我現在把我的意思告訴你們:「我的意思是,第一,你們要賠償我們醫藥費,誤工費還有精神損失費,一共2。5萬元。」」正說到這,老二一下站了起來說:「你還不如去搶。」這時,老大一下子把老二按住,說:「哎呀,小靜,你看,我們家也不是很富裕,也實在是拿不出這些錢,你能不能少要點。」這時小靜說:「我剛才的話還沒說完,那2。5萬一個子都不能少,而且我還會報案,要把老二繩之與法,我不能就讓他打完人就給點錢就算了,我的主意以定,你們不用再說別的了,你們請回吧,我明天就會去報案。」這時他們的媽媽低下頭,搖搖頭唉了一聲說:「走吧,我們回去吧,你個死老二,你自己闖的禍你自己解決吧,咱們家是拿不出那麽多錢了,你自己想辦法吧。」說完他們三個人就走了。老二在走的時候還回頭沖著小靜做了一個惡恨恨的鬼臉說:「你等著。」就這樣,第二天,小靜去報了案,最後的結果是:法院叛老二監進6個月,而且還要拿出2。5萬賠給大明。老二進了監獄,老二的家人開始到處借錢給大明。
  
  大明在醫院里住了三個多月的院。小靜也一直照顧著他,大明出院後,也一直沒上班,因爲還需要時間恢複。所以小靜每天都在家陪著大明。
  
  此時,老二因爲在獄里表現好,提前了一個多月給放了出來,出來後,老爸老媽一直生他的氣,還有就是全家哥四個除了老大以外,其他哥三個全都因爲家里沒錢而至今還沒娶到老婆。而家里又因爲他欠外面一屁股債,更是雪上加霜。
  
  老二出來後,一直住在老大家,老大雖然娶了一個老婆,但也是個二婚,而且還是因爲這女的原來的老公死了,才嫁的第二個,這女的長得不用說,整個一個農村的老娘們,人長得醜,嘴里還總說粗話,總之,一點女人味都沒有,說實話,老大娶了她更是受罪,之所以娶她完全是爲了這女的先夫給留下了一處平房。
  
  就這一點,老二在這里住著,大嫂整天給他臉色看,老二終於忍不住了,就跑去鎮里打算打點別的活干,第一天沒找到,因爲他打大明的事,全鎮人都差不多知道了,所以沒有人用他,老二很生氣。
  
  第二天,老二來到鎮里,正當找工作時,看見一個人高興的喊著:「啊啊啊,我中獎了。」原來這個人是買了一個彩票中了一等獎,但獎不大,只是中了一萬多。老二看到心想:我也買一張,管他中不中呢,萬一要是中了大獎我啥也不用干了。這樣老二買了一張。他買的獎項最高獎是500萬。
  
  唉,說到這,我都感到不公平,因爲老二買的彩票中獎了,我就日了,這種壞人老天也能讓他中獎,而且中得還是一等獎,靠的,500萬啊,當大明(老二)知道這個消息後,差點沒樂暈過去。
  
  就這樣,老二又成了全鎮的富人,百萬富翁。講起來,大明(老二)還是有點良心,他中的這500萬,去了交的稅還有400萬,先是把爸媽借的錢還上,然後拿出來10萬給他的爸媽蓋了一棟新房,還請保母照顧著,然後讓他大哥把他那個惡心的大嫂休掉,說是以後給他娶一個漂亮的,還把這話告訴了老三老四。
  
  最後,老二想起了害他入獄的小靜和大明,想到他們,大明心里起了色心,因爲他一下想起了小靜。然後就想報複他們。
  
  第二天,老二找到售樓處,然後買下了大明家對門的那個樓盤,買完後也沒裝修,就搬進去,晚上請他那三個兄弟也一起來,在飯店叫了一些菜,然後和他那哥三個說出了自己想要報複大明和小靜的念頭,那哥三個此時以經完全聽從老二的話,因爲老二現在有錢了,他們將來的生活得全靠老二,所以就算不想支持他也得支持他。
  
  大家一起問老二想怎麽報複,老二想了想說:「簡單的報複不算報複,我們要讓他們兩口子被我們玩弄於手掌之中。」說著便淫笑了起來。然後又說:「第一件事,就是操小靜,誰讓她那個小表子當初難爲我們來著,大明都不怎麽說話,全是她在那亂發表意見,。還去報案,害得我進了監獄,至於大明嘛,我們要當著他的表〔面)操他老婆,然後還不能讓他說出去,整天痛苦的活著。哈哈哈∼∼∼」說到這,大家一起笑了起來。
  
  老二是一個很陰毒的人,第二天,老二去市里買了一部數碼攝相機,還學會了怎麽用,在這哥四個里面,老四最小,也懂一些電腦上的知識,因爲平日里總上網吧玩。
  
  到了晚上,他們哥四個按老二的計劃開始進行:等大明和小靜都睡了,他們四個就過來叫大明家的門,大明聽到叫門後,起床來看,這時小靜也醒了,問:
  
  「大明你干嘛去啊?」大明說:「有人叫門,我去看看,你睡吧。」小靜很困翻過身去,接著睡。
  
  大明來到門口問:「是誰啊?這麽晚了。」這時,老四壓著聲音說:「啊,我是樓下物業的,這個單元的電線出了問題,我爲了安全起見,得來你家檢察一下。」大明聽完,也沒有往別處想,就打開了門。門一開,他們哥四個立刻穿進了屋,四個人分工很細,有抓大明手的,有按嘴不讓大明出聲的,還有綁大明的,就這樣,一會的功夫,大明的嘴被塞上東西,手腳被綁上。然後被老三和老四按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小靜在床上聽見大明開門後一直沒有聲音,有些擔心,就走出來看看,可剛一開臥室的門,就被老大和老二按住了嘴,還用刀架在小靜的脖子上說:「你不要叫否則你知道後果吧,你老公以經被我們綁上了,你還是乖乖聽我的話。」這時小靜看見大明以經被綁在沙發上,老三老四正按著他,小靜只好點點頭。
  
  這時老二拿起一條繩子將小靜的手反綁在身後,然後讓他的大哥松開她的嘴。
  
  這時,小靜並沒有大叫,而是很鎮定的問:「你們要干什麽,你們不怕再坐牢嗎?」這時,老二淫笑著說:「要是怕就不這麽做了,你這小表子,小美女,哈哈哈!」老二讓老三老四把大明綁到一個椅子上,綁好。這時大明被綁在一個有靠背的椅子上,手和腳全固定在了椅子上,一動也動不了,被放在客廳的一個角落里。
  
  小靜被老二拉到沙發上,小靜身上只穿了一個睡裙,別的什麽也沒穿。
  
  老二淫笑,抓住小靜的奶子說:「你這個小表(婊)子,害我進監獄,害我家人低三下四的出去借錢,今天我就是來報仇的,我要你好看!」說著一把抓住了小靜的奶子。小靜這時心里有些害怕,雖然小靜以經是一個很淫蕩的少婦,但必竟這是在老公的面前,而且小靜還怕老二他們會傷害自己。
  
  但心里又有一種說不出的快感和喜悅,因爲小靜和我在一起的時候,玩盡了各種淫蕩的性遊戲和性愛,最近這幾個月也好久沒有嘗到快感了,早就以經很想找男人做愛了,可老公一直不上班,又沒有機會,而且,小靜也一直很想嘗嘗這真正被輪奸的快感,想到這,小靜的心里一鎮歡喜。
  
  又想到,早就聽說老二的雞吧是全鎮第一長第一粗的,又是我的仇人,一會他能來操我一定很爽。
  
  小靜擡起頭,假裝著很害怕的樣子說:「老二,今天我認了,只要你不傷害我老公大明,你怎麽樣我都依你。」小靜很聰明,這話是說給老公聽的,老公聽完這話一定很感動,以爲小靜是爲了自己才不得以向老二說這些的,大明聽了不但不會怪小靜,還會很感動。而小靜自己卻能夠心安理得的享受這四個人的輪奸和淫辱帶來的快感了。
  
  老二聽完說:「好,你放心,只要你乖乖聽我的話,我是不會動你老公一要毫毛的。來,這有一張協義,你得簽一下。」老二拿出一張紙給小靜看,上面寫著:協義書:甲方:小靜,乙方:老二。
  
  第一:從今日起,小靜屬於老二所有,名份上還是大明的老婆,但從今天開始,大明不準再碰小靜一下,小靜的肉體將任由老二調配。第二:小靜沒有權利結束此協義,只有老二有這個權利。
  
  第三:小靜從今天開始要以性奴的形式聽從老二,並且稱呼老二爲:主人。
  
  第四:無論老二有什麽要求,就算是不合理要求,小靜也必須照做。不得有爲。
  
  最後是甲乙雙方簽字。
  
  小靜看完心里更是歡喜。
  
  老二問:「怎麽樣,看完了吧,你現在是同意也得簽不同意也得簽。」說著,松開了小靜的雙(手)後,小靜拿起筆,想都沒想就簽了協義,這時,老四拿起攝相機,坐在小靜的對面,這時老二又拿出一張紙來給小靜,告訴小靜,照著讀。
  
  小靜接過來,此時老四也打開了攝相機開始錄。小靜看了一眼鏡頭,然後直坐著念起那張紙上的字,是這樣的:本人,小靜,今年25歲,身份證號碼:2202*********** ,本人是一個饑渴的蕩婦,平日里就喜歡和不認識的男人偷情,總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性欲,平時受盡了N多男人的奸淫,心里也是爽快。如今我遇到了我最最喜愛的大雞吧哥哥——老二,我對天發誓,從今天起,我要一生跟著老二,一生做他的性奴,雖然我有老公,但我從今天開始只和他有名無份,我真正喜歡的是老二,我今後要聽從於他,任由他隨便的操,隨便的支配給別人操,在我有生之年不得違背此誓言,只有老二可以不要我,我不可以不聽從老二的支配,如果我有違此誓言,就讓我不得好死,讓我不再被男人操,死的時候被馬操死。
  
  老四錄著,小靜說完後。老二說,「好!讀得好。現在我宣布,我同意接受你這個性奴。」說完後,示意老四把攝相機關掉。開始了對小靜的淫辱。
  
  小靜穿的是一件白色的超短睡裙,身上除了這件睡裙別的什麽也沒穿,老二上來先是把小靜樓在自己的懷里,用手一搬,把小靜的頭沖向自己,用手捏開小靜的嘴,然後很淫蕩的伸出自己的舌頭,猛的往小靜的嘴里一放,開始在小靜的嘴里攪拌,還不時的發出嗯嗯的聲音,一邊親著一邊將右手放在小靜的奶子上摸著,這時,只見到老二的雞吧以經變大,支起了褲子。老二的嘴慢慢的離開小靜的嘴,離開的時候二人的口水還有連接著,只見小靜的嘴被老二親舔得很光亮,老二籬(離)開小靜的嘴後說道:「你現在幫我脫衣服。」小靜聽完說道:「尊命,主人。」說完,小靜站起身來,先是脫去老二的上衣,然後蹲下來,慢慢的解開老二的腰帶,此時小靜的心里有些緊張,因爲平日里就聽說老二的雞吧是全鎮最大的,但心里又是很喜悅,還希望不想讓自己失望,可正當小靜解開老二腰帶的同時,剛一解開褲子上的第一個扣子的時候,就以經發現老二以經硬起來的雞吧的龜頭了,那龜頭看著都要比大明的大二倍,小靜心里甚是歡喜,接著小靜將褲鏈接下來,見到老二著一個黑色的三角內褲,這個內褲雖然不小,但沒能把大明的雞吧完全蓋住,大明的龜頭以經完全露在外面,小靜特意的將手從大明的龜頭上碰一下,然後才慢慢的脫去褲子,此時,房間里很靜,老二和其他三兄弟都沒有說話,都在靜靜的看著小靜爲大明脫去衣服的景象,很是迷人。
  
  小靜將老二的褲子退去後,扔到一邊,然後跪著慢慢的向老二兩腿中間移過去,此時老二開口說話,問道:「怎麽樣?蕩婦,我的內褲好不好看啊?」小靜低著頭說:「嗯,很好看。」老二接著又問;「想不想知道我雞吧有多好看啊?」小靜心想:我早以經很想看看了,連忙說道:「想想。」老二一聽說:「哈,你還真是夠淫啊,連著說了兩個想。」說完其他三兄弟也笑了起來。這時,只見大明在角落里眼睛里放著憤怒的眼神,嘴里還吱吱唔唔的,看樣子很是生氣,但房間里所有的人都沒有理他,包括小靜。
  
  這時,老二說道:「好,你這麽想看我的雞吧,我也不能讓你白看。你得先爲我做一件事。」小靜說:「請主人吩咐。」大明(老二)聽完說:「哈,你還真是懂禮節啊,這麽快就會叫了。那好,你先親我的嘴,然吃我的奶子,然後再從我的奶子慢慢的親向我的雞吧。當我的雞吧最大時你再脫我的內褲。」小靜心想:天啊,原來此時老二的雞吧還不是最大的啊,這都以經很大了,如果雞吧到了最大的時候會是什麽樣啊,想到這,小靜心里更是著急。連忙說:
  
  「是,主人。」說著,就弓起身子,親向大明的嘴吧,小靜此時的靜情很淫穢,淫蕩的眼神,伸出舌頭,老二張開嘴,小靜剛一接近老二的嘴的時候,就聞到一股很難聞的酒味和煙味,可此時小靜更是起性,越是有味的男人,越是髒醜的男人,小靜越是性奮,小靜更是淫蕩的親向老二的嘴,那香香的小舌頭在老二的嘴里繞來繞去,兩個人親的很是有味,還不時的發出點聲音,親了好一會,小靜才舍得放開,嘴離開老二的時候,還見到老二嘴里很多口水被小靜吸到自己的嘴里。
  
  小靜慢慢的親向老二的奶子,老二是一個很壯的男人,有幾根胸毛,小靜移到老二的奶子上,伸出舌頭在老二的奶子上繞,還留了好多口水在上面,她對老二的奶子是又舔又親又是吸的,弄得老二直叫爽。
  
  此時其他三兄弟也開始對小靜的進攻,老三長得太醜,平日里,就算有錢去找妓女,都沒有願意跟他的,所以老三還從來沒見過女人的逼,老三很急迫的從小靜的後面摟起小靜的睡裙,眼睛看到小靜那白嫩圓潤的屁股,真是一個美臀,老三一只手抓住一邊,開始亂摸。還扒開小靜的屁股,看小靜的逼,看得是那麽的入神。
  
  老大,雖然有老婆,但是那婆娘長得不用說,真是太醜了,皮膚很黑,還沒胸,身材簡直就跟豬一樣,此時老大見到小靜如此美女,穿得如此性感,更是忍不住,將小靜的睡裙扒下,開始摸小靜的奶子,小靜全身上下都很白嫩,而且身材也是一級棒,那對迷人的大奶子也不用說了,此時小靜還是跪著向上,奶子更是顯大,老大摸在手里,那叫一個舒服。
  
  老四,雖然長得不醜,但因爲沒錢,沒對象,而且也只找過一次妓女,此時也是很急,伸出手摸著另一個奶子。
  
  小靜此時以經被這四兄弟弄得性情大發,一邊親著老二的奶子,嘴里還一邊呻吟著。
  
  此時,老二見老三的樣子說:「三弟,你有沒有嘗過女人逼的味道啊。」老三聽完,遙遙(搖搖)頭。
  
  老二說:「那你就用嘴嘗嘗這美女逼的味道吧。」老三聽完馬上將嘴伸向小靜的逼處,開始親舔,此時小靜被老三帶來的快感呻吟的更是淫蕩,不一會小靜確達到了高潮,逼里流出來一些陰精。正在這時,老二也達到了最性點。
  
  雞吧以經是最大的時候,老二吩咐其他三兄弟先讓開一下,然後告訴小靜:
  
  「你可以將我的內褲脫下,看我的雞吧了。」小靜聽完說:「謝謝主人。」老二一聽說:「嗯,你現在很會說話了,就將我的雞吧賞給你享用吧。」小靜很急迫的往後跪了一步,然後用手慢慢的將老二的內褲拉下,此時,老二以是一絲不挂的坐在沙發上,那根超大的雞吧以經完全露在小靜面前,小靜不由自主的用手去摸老二的雞吧,只見,小靜用兩只手並排抓著老二的雞吧,也跟本抓不過來,老二的龜頭還是露在上面。
  
  老二說道:小靜,你是不是很想嘗嘗我雞吧的味道啊?」小靜連忙點頭,還沒等老二說話,小靜就以經將自己的頭埋下去,張開自己那香口,一口將老二的龜頭含住,此時,老四拿出攝相機錄著,老大和老三蹲在一邊看著,四個人的雞吧都以經完全變到最硬,不知道大明是不是也硬了,此時跟本無人理會他。
  
  老二平日里就很髒,不愛洗澡,雞吧也好幾天沒洗,那股騷臭的味道直撲向小靜,小靜聞到此味更是性起,松開一只手,去抓老二的睾丸,另一只手扶著老二的雞吧,然後把嘴張到最大,想盡力的把老二的雞吧全含進去,可是怎麽也做不到,只見小靜用嘴上下的套弄著老二的雞吧,還有很多淫蕩的口水流到了老二的雞吧和睾丸上。小靜親了一會,伸出舌頭開始往下舔扶著老二的雞吧,從雞吧上一點一點的舔向老二的睾丸,老二的睾丸都比別人的大,而且很松軟,小靜又是舔,又是將老二的睾丸放進嘴里吸允,弄得老二的雞吧也流出了好多淫水。
  
  此時老二再也忍不住了,站了起來,小靜跪在地上,老二雙手抓住小靜的頭,開始操小靜的嘴,老二操得很狠,好象把心中所有的氣全都操出來一樣,因爲老二的雞吧太大了,小靜的嘴跟本放不下,就時不時的會伸向小靜的深喉,弄得小靜直往上嘔,只見老二更是性奮,看見小靜的口水跟自己的淫水混在一起,很粘,還很滑,弄得小靜嘴邊,全是,終於老二忍不住,將自己的雞吧放進小靜的嘴里一半,嘴里啊啊的叫著,只見老二的雞吧一動一動的,將幾個月來存的精液全射進了小靜的嘴里,足足射了能有30多秒,最後小靜的嘴里都放不下了,從嘴角流了些許出來。
  
  老二射完後,吩咐小靜將精液吞下,小靜很聽話,一口將老二射進嘴里的精液全數吞下,然後還主動的去張開嘴含住老二的雞吧,前後套弄一會,把老二雞吧上的淫水,口水,還有精子,盡可能的吸干淨。然後坐在地上。此時老二以是舒服的坐在沙發上。然後讓老四把攝相機給他,告訴他們哥三個,可以干小靜了。
  
  那三兄弟一聽,手急腳亂的把小靜抱起來,走進小靜和大明的臥室,將小靜丟在床上,老二也拿著攝相機跟進房間,只見老三在小靜的頭上,親著小靜的嘴,老三也不嫌老二的精子味,很是淫蕩的親著小靜的嘴,小靜此時也很是淫蕩的和老三的舌頭交合在一起,老三可謂是鎮上最醜的男人了,可小靜越是被這樣的醜男人弄心里越是性奮,老大和老四,將小靜的睡裙完全退下,此時小靜以是一絲不挂的躺在床上,被這三個男人任意的淫弄著。
  
  老大一只手摸著一個奶子,嘴里還親舔著一個奶子,老四則在下面摸著小靜的逼,大腿和屁股,此時小靜完全達到了性的頂點,老二在一邊用攝相機抓著最淫蕩的鏡頭拍著,五個人全發出了舒服的聲音,還有三兄弟親吻小靜的聲音,這些聲音傳進了大明的耳朵里,大明以經絕望了,也不出聲,靜靜的坐在那里,只能任由自己的仇人奸淫著自己的妻子,不過大明的心里好象也有種快感,因爲以前大明見到電視上日本A片見多了,有時候也想看看自己的老婆被別的男人淫辱的樣子,可沒想到今天真的發生了,所以大明心里也有些矛盾。也想小靜被人淫弄,心里又有些不舒服。但事以至此,也沒有必要想太多,順其自然吧。想到這大明也想得開了,不出聲的坐在那里,聽著那四兄弟淫辱小靜的聲音。
  
  再回到房間,只見小靜跪坐在床上,那兄弟四個,站著。圍在小靜的周圍,老二手里拿著攝相機,向下拍著,小靜跪坐在中間,一只手抓住一個雞吧,嘴里還吃著一個雞吧,還不時的換著吸,將四條大雞吧親個夠。大約親了有15分鍾。
  
  老二說:「好了,開始操吧,」說著,老二退下床,在一邊拍著,此時,老大先躺下來。
  
  老二說道:「小靜,你現在要用你最淫蕩的姿勢操我大哥,知道嗎?」小靜說道:「主人,你放心吧,我會讓大哥舒服的,我會好好操他的。」說完,小靜跨上老大,然後一只手扶住老大的雞吧,往下一坐,將老大的整根雞吧完全的坐時自己的逼里。
  
  此時老三有些急了,說:「二哥,爲啥不讓小靜先操我啊。」老二說:「你他媽少在這逼逼,大哥是老大,當然先讓大哥來,再說了,平日里大哥總是照顧我最多,不讓他先來誰先來啊,」這時老四在一邊說了:「哎呀,三哥,我們哥們個,誰操不是一樣,我們可是親兄弟,都是自家兄弟,有啥分先後的啊。」老三低著頭,嘿嘿一笑說:「嘿,二哥,你別生氣,我這不是也急嘛,兄弟四個中,就我沒碰過女人,我也是性急,你別生氣哈,以後我聽你的就是了。」老二聽完說:「嗯,知道了,我也不是和你生氣,這樣吧,你上去先操小靜的嘴。」老四說:對對對,三哥,一會讓你先操小靜,我讓你。」老三聽完,馬上坐在床頭,雙腿分開,小靜也很主動的趴在老三的腿中間,雙手扶著老三的雞吧,開始吸允。
  
  小靜很瘋狂的坐在老大的雞吧上遙動,還不時的上下挺動,弄得老大很是舒服,過了沒一會,大約也就是10分鍾,老大射了,將精液射進了小靜那淫淫的逼里,小靜移下去,這時老三很急迫的躺下去,還沒等小靜逼里的精液流出來,小靜就以經坐到老三的雞吧上了,此時老四頂了老三剛才的位置,對小靜上下夾攻,老大射完後,還沒有走,用手摸著小靜的屁股,老三被小靜操著,雙手還不停的玩弄小靜的那對迷人的大奶子,老四則抓著小靜的頭,將自己的雞吧伸進小靜的嘴里上下挺動。
  
  老三頭一次和女人做愛,而且是如此美女,還是這麽淫蕩的場面,沒過二分鍾,老三就射了,緊接著,老四也下來,將小靜翻轉過身,讓小靜躺在床上,老四分開小靜的美腿,將自己的雞吧直插進小靜的逼里,老四也很有力氣,使勁的操著,老大和老三則在一旁玩弄著小靜的奶子,最後,老四也忍不住,在操了小靜5分鍾後也就射了。
  
  這時老二將手中的攝相機交給老四,然後說:「你們真沒用,看我的。」說完,將小靜翻過來,讓小靜跪趴在床上,老二從小靜的後面,扶著小靜的屁股,將那根大大的雞吧完全的插進了小靜的逼里。
  
  這時,老大告訴老三,「去,上前面操小靜的嘴,」老三聽完,忙跳上床,椅著床頭,小靜見狀,忙張開嘴吸著老三的雞吧,老三的雞吧上還留著小靜逼里剛才帶出來的精液和淫水,老大和老四一邊一個玩弄著小靜的奶子,老四還一邊拍下這情景,這個姿勢弄了20分鍾後,老二換了一個姿勢操小靜,還告訴其他三兄弟好好學著,就這樣,老二換了6,7種姿勢後也忍不住射了出來。射完後還說:「唉,今天我也不沒達到最好的效果,沒把姿勢全用上就射了,要怪只能怪這個蕩婦太淫蕩了,我實在是受不了,太他媽舒服了。」就這樣,他們哥四個和小靜在大明他們的臥室中淫弄著小靜,每個人換盡了各種玩法,操法,老二還出招教他們怎麽操女人爽,什麽姿勢能控制射精,最後他們在操了小靜6個小時後,五個人在小靜的床上睡下了,小靜被老三摟著,老二累了,就在地上找了一個被睡著,老大在下面,摟著小靜的美腿,老四則在另一邊摟著小靜,老三將手放在小靜的逼上,一只手指還插進小靜的逼里,老四把手放在小靜的奶子上,小靜的嘴沖著老三,兩個人的嘴親在了一起,大明則在客廳里坐著,不過好象也很困了,迷糊著。
  
  到了第二天中午,幾個人才睡醒,他們起來後,讓老三下去買了點菜,小靜則陪著另外哥三個在她家的浴室中洗澡,還爲每一個人洗身上,雞吧,屁股,屁眼,老三在飯店等著做好了菜拿回來,此時另外哥三個以經又在小靜的嘴里,身上,逼里又射了一次。吃飯的時候,老三還抱著小靜吃,當大家都吃完後,他們摟著小靜坐在沙發上,有親的有摸的。
  
  這時老二走到大明的身邊說:「看到沒,我現在是百萬富翁,你想和我鬥,簡直是太難了,昨天晚上我們以經把你的老婆操得天翻地複,你最好明智一點,不要和我做對,你只要聽我的話,你就會有好果子吃,如果你不聽我的話,我就會讓你死,你死的時候。連你怎麽死的你都不知道。」大明平日里膽子就小,又怕得罪眼前這位有錢人,他認爲,老二現在有了錢,什麽事都能做了,俗話說:「有錢能使鬼推磨!」想到這,他怕萬一要是得罪了老二,將來老二要是買凶殺人,殺了他和自己的家人怎麽辦,反正小靜也只是自己的老婆而已,又沒有給他生兒子,大不了不要這個老婆了。想到這,大明點點頭。
  
  老二將大明嘴上的塞物拿下來,然後問道:「你是不是以後都聽我的話?」大明說:「嗯,只要你不傷害我和我的家人,你要我做什麽都行。」老二說:「那好,昨天我讓小靜簽的協義,你也得簽一份,然後你以後還要聽我指揮,我要你做什麽你就做什麽,你的老婆小靜,你以後不許再碰,她只能任由我操弄。」大明聽完說:「嗯,我答應你,反正昨天你們以經操了小靜,就算你們再將她給我,我也不想再要了,她就隨你們怎麽弄吧,你只要別傷害我和我家人就行,老婆我不要了。」小靜聽到這:心里一鎮酸楚,心想,死大明,我跟你過了這麽久,你一點夫妻情份都不講,真是傷我心啊,想到這,小靜更是淫蕩的和老三親吻,然後,告訴老二說:「主人,我有個建義(議)。」老二說:「什麽建義(議),你說吧。」小靜說:「我的建議就是不要讓大明以後和我離婚,或者找另外的老婆,他對我這麽無情,也別怪我無義,我要讓他天天受著這份氣,看著你們天天操我,讓他一輩子碰不到女人。」老二聽完說:「哈哈,好你這提議不錯,就這麽定了!」說完,起草了一份協義,把這些內容全寫上,然後讓大明簽,大明也不敢出聲,然後老四拿出攝相機,對著大明,還讓大明把協義讀出來,然後讓小靜也過去,指示大明,讓大明告訴鏡頭和大家,小靜就是大明的老婆,還拿出結婚證來,讓老四拍了一下,就這樣,一切的一切對於老二來說,都很順利,大明和小靜成了老二的奴隸。
  
  完事後,老二告訴大明,你這幾天有幾項活要干,第一:爲我們做飯,第二:爲我們收拾我們做完愛後的現場,打掃房間,洗衣服,。總之,就是每天買菜,做飯,做家務。等你的傷好以後,你再去上班,就這樣,他們幾個人整天過著奸淫小靜的淫蕩快活的日子。而大明心里也想開了,因爲大明膽小,害怕老二,所以大明也就想好了,順其自然,只要自己不被大明傷害就好了,反正以前看日本A片的時候,也有想過自己的老婆被人淫辱的樣子,如果事以成形,再想別的也沒用,與其每天痛苦的活著,倒不如,每天享受每天看著別人奸辱小靜的快感。
  
  唉,說到這,我都替大明悲哀啊,一個男人能活到這份上,還有這樣的思想,真是可悲啊。
  
  就這樣,故事一步一步的發展,過了半個月,老二在鎮上買了一處商業樓,當起了老板,還在鄉間買了50公傾的地做爲出租,老二雖然沒有什麽經濟頭腦,但他知道,土地是最寶貴的,無論什麽時候不會掉價,商業樓和門市也是鎮上收入很穩定的,只要樓不倒,就一直有收入,更何況樓要是真倒了,也能再蓋一個更大的,收入會更多,就這樣,老二成了鎮上數一數二的富人,光是地,每年就有15萬的收入,再加上高業樓每年大約有接近60萬的收入。
  
  隨後,老二也很聰明,讓大明辭去了工作,讓大明當他的手下,這樣一來,全鎮的人還會說老二仁義,不但不記恨大明,還讓大明幫他做事,感覺上好象兩個人成了朋友,可是誰又知道真象呢,老二的另外三個兄弟也是幫老二做事,幫著打點各項工作。老二只是看好自己的事業,每天收錢就可以了,過著神仙般的生活。隨後,老二還幫另外哥三個娶了老婆,幫老大也換了老婆,而自己每天就和小靜,大明住在一起,大明就成了老二的保母,小靜就成了老二每天淫弄的對象。
  
  故事發展到這,大家也許認爲以經結束了,但還沒完,先來說說大明的心里,大明每天過著奴隸般的生活,但心里好象很舒暢,因爲他一直都在享受著看別的男人淫弄自己老婆的快感,自己又不能碰女人,每天就對著別人操自己老婆的情景打飛機,但自己確還滿足。我還真是服了他做人的原則了,哈我們再來說說老二,老二的事業是越來越紅火,簡直就是順得掉紮,隨後還在鎮上蓋起了一幢小別墅,小靜就好象是他的老婆一樣,不過是那種提供性器的老婆,老二對小靜一點感情沒有,每天見到她只想著怎麽淫弄她。大明不但要做很多家務事,還要工作,平時老二和自己的兄弟來奸淫小靜的時候,大明還得擔當攝相師,錄下來。
  
  直到有一天,大明爲了討好老二,就把能在網上找到色情小說,電影的事告訴了老二,老二知道後,連忙開車去市里買了一台頂級配置的電腦,然後在家里安上了10M的寬帶,開始了每天在家里用盡網上所說的,所看到的各種方法去淫弄小靜,還制定了一套制度:第一:每天早上起來,小靜要伺候老二起床,大明負責做好早餐,吃完飯後,小靜要讀一篇黃色小說給老二聽,然後爲老二口交15分鍾。
  
  第二:如果帶小靜出門,都要由老二爲小靜設計出門所穿的衣服,幾乎每次都穿得十分性感,暴露,而且讓小靜穿著那種只有托扣的奶罩,下身只能穿丁字內褲,或者是性器具,第三:每天至少操小靜一次,如果小靜來經,就要爲老二口交一次。
  
  第四:晚上回家,小靜也要先讀一篇黃色小說,然後負責給老二洗澡,洗完澡出來,大明要爲老二做足療,小靜要親吻老二第五:小靜要做老二的便後清潔器,就是說,老二尿完尿,小靜要負責用嘴將老二雞吧上留有的尿水吸干淨,老二拉完屎,小靜要負責用舌頭將老二屁眼上留有的屎舔干淨。
  
  最後,這套制度會隨時改變環節,和增加條目。
  
  之後,小靜和大明,每天都要按著老二的話去做好每一件事,平時老二也會放假給小靜和大明,讓他們回家看親戚,這樣一來他們所有的家人就不會懷疑,但每次都是由老二跟著去,而且每次只能看望幾個小時,不能在那里過夜,原因是怕小靜和大明做愛。
  
  就這樣,老二四兄弟,經常性的來老二這里用盡各種在網上學的方法淫弄小靜。
  
  這天,老二在網上聊論壇,突然找到一個換妻俱樂部,老二靈機一動,想到用小靜做爲交換物,可是論壇上寫得很清楚,說是必須是夫妻才行,第二天,老二就找個人花了500塊錢,做了一個假的,他和小靜的結婚證,不過別人是看不出來的。
  
  做完後,老二就迫不急待的上網找了兩對夫妻,對方需要看照片,老二就把小靜的裸照發了上去,這兩對也剛好是和老二他們一個地區的,離得不是很遠,他們三對約好了一個地方,老二就帶著小靜去參加,他們約的是市里的一處賓館,等三對夫妻全到後,6個人一起進了賓館,開了三個房間,然後大家商量怎麽換,對方的兩對夫妻分別是35歲左右的和一對29歲左右的,三個女人當中,小靜長得不用說,那自定是最美最漂亮的,可另外兩個女人長得也還不錯,一個高個,一個很豐滿,另外兩個男人都想操小靜就爭著要小靜,最後大家以抽簽的方法決定,小靜落到了那個35歲男人的手中,隨後,各帶各的,回自己的房間開始操逼。
  
  小靜跟隨的這個男人有點變態,不過再變態的方法小靜也都玩過了,所以也無所謂了,小靜跟著他剛一進房,那男人並沒有急著做愛,而是讓小靜看他帶來的東西,那個男人拿出一個皮箱,打開一看,里面全是各式各樣的性器具,正當小靜看著各個性具時,那個男人開始脫衣服,可脫完後,小靜嚇一跳,那個男人里面穿的全是女人的衣服,還穿了一個褲襪,看起來就象個變態似的,讓小靜感到惡心,三對夫妻事先以經說好,女的只能任由男人擺布。
  
  這時那個男人躺在床上,放了一首舞曲,讓小靜跳脫衣舞,小靜只得依從,跟隨著舞曲慢慢的脫去全身的衣服,只見那男人躺在床上褲襪中間突起了那條硬硬的大雞吧,小靜雖然看這人很惡心,但一見到大雞吧就開始歡喜了,小靜脫完衣服後,想上床親那男人,男人告訴她說,「別著急,我們先玩玩。」說著從邊上拿來一個很大的瓶子,打開蓋,里面是透明的液體,然後自己倒在身上,原來是潤滑液,這時小靜明白了,男人想讓她給推油,小靜一下子趴到那男人的身上,開始親吻男人的嘴,那男人真是惡心,親小靜的同時還吐好多的口水在小靜的嘴里,可小靜沒覺得不好,反倒更是淫蕩,慢慢的吞著那男人的口水,親了一會,小靜慢慢的伏下身子,用兩個大奶子去磨擦那男人的雞吧,只見男人全身上下全是潤滑液,弄得小靜和他中間直起沫,小靜磨了一會,就開始閣著褲襪親那男人的雞吧,然後再一點一點的把褲襪弄壞,就象男人扒女人的褲襪一樣,將那男人穿的褲襪撕開,然後將里面的女人的丁字褲扒到一邊,把雞吧拿出來,然後一口吞下去,開始吸允。
  
  隨後,那男人翻過身子,先是讓小靜頭沖床尾躺著,然後男人頭沖床頭趴著,兩腿分開,這樣一來,男人的雞吧正好被小靜的兩個奶子夾著,那男人摟著小靜的兩條美腿,開始摸,然後告訴小靜,讓小靜舔他的屁眼,小靜拿起一個枕頭放到自己頭下,然後扒開男人身上的褲襪,將男人的屁眼露出來,此時那男人的屁眼也全是潤滑液,小靜把枕頭墊高,整個頭正好埋在那男人的屁股溝里,小靜先是聞了聞那男人的屁,有股臭味,然後一下子將嘴親近到屁眼處,開始舔弄,還時不時的把舌頭抻進那男人的屁眼里,弄得那男人一直叫爽,那男人說,他玩過這麽多女人了,還是頭一次有女人願意把舌頭伸進自己的屁眼。那男人爽得直叫,很是喜歡這種玩法,就這樣一直叫小靜舔他的屁股舔了半個多小時。
  
  隨後,那男人躺下來,讓小靜操他,小靜早就很想操了,不由分說,馬上分開自己的大腿,坐在那男人的雞吧上,瘋狂的搖動,最後還沒等換姿勢,那男人就射了,原來那個男人是早泄,小靜心里很是空虛。
  
  男人射完後,告訴小靜,「你不要怕,我還有很多花樣沒玩,我會讓你舒服的。」說完,起身將小靜用繩子將小靜綁在床上,然後脫下自己身上穿的內褲,塞進小靜的嘴里,還特意把包雞吧和屁眼的地方折過來給小靜的舌頭享用,然後去到皮箱里開始拿出各種各樣的性具,一個一個的在小靜身上使用,那些個性具,很是奇特,每一個都讓小靜爽得死去活來,雖然小靜平時就受過這樣的性具淫弄,可沒想到這男人這麽會玩,弄得小靜欲仙欲死,大聲的叫,可是嘴里的內褲又塞著,而且還有一股男人的臭味,最後那男人將皮箱里所有的性具全用完一次後,以經弄了2個多小時,小靜在這兩個多小時里,有過7次高潮。最後小靜爽得全身發軟,說不出話,躺在那一動不動。
  
  這時,男人獎小靜口中的內褲拿掉,換上了一個張口口塞,然後把小靜的頭墊高,自己騎大小靜的胸上,屁股坐在小靜的兩個奶子上,很是舒軟,然後將自己的雞吧一下子插進小靜的嘴里,此時的小靜以經全身松軟,無力動彈,只能任由這男人淫弄,男人開始在小靜的身上抽動,騎在小靜的奶子上,雞吧放在小靜的嘴里,前後抽動,狠狠的操著小靜的嘴,操了10分鍾後,男人將精液射在了小靜的嘴里,隨後站起身,當雞吧軟下來後,尿出了一頗尿,尿得很準,全數的尿進了小靜的嘴里,最後那男人去洗了個澡睡下了。
  
  第二天,小靜睡醒後,發現那男人不在身邊,自己還被綁著,無法動彈,只好這麽躺著,慢慢的又睡著了,不知不覺中,感覺有人在摸自己的身體,小靜慢慢的張開眼,只見身邊有三個男人,其中一個是昨天晚上那個男人,另外兩個能有5,6十歲了。
  
  這時,那個男人說:「親愛的,昨天見你被我操得不爽,所以我找來我兩個朋友來幫幫你。」說完,那兩個老頭開始在小靜的身上摸索,小靜心想,有操的就操,反正都是爽,來幾個無所謂,反正是他們男人的事,就這樣,小靜又在全身精尿的情況下,被這兩個老頭子給操弄了一個多小時,最後兩個老頭都累的離開了,到了中午,三對夫妻又坐到一起,研究到今天晚上的事,今天晚上定的是三對夫妻在一起玩,隨便的操,下午,三對夫妻一同出去吃了飯。
  
  到了晚上,三對夫妻集到了一間最大的客房,然後玩起了遊戲,先是所有的人坐在沙發上,然後女人一個一個的站在沙發前面講自己最敏感的地方,還要給大家看,然後再講一些自己的性事,還要講最喜歡親男人的什麽地方之類的話題,隨後,三個女人一起跳脫衣舞,跳完舞後,大家又玩起了一個遊戲,遊戲是這樣的:三個女人先是分別吃三個男人的雞吧,記住每一個雞吧的不同,隨後,將三個女人的眼睛蒙上,將手反綁上,然後一個一個的吃三個男人的雞吧,吃完一個後要說出是哪個男人的雞吧,如果說錯了,就要給對方舔屁眼10分鍾。
  
  三個女人中,小靜最聰明,全猜對了,可最後小靜還是要求爲每個男人舔屁眼10分鍾。
  
  最後一個遊戲是男人蒙上眼睛,然後在房間里玩抓瞎,自己抓到哪個女人,就先操哪個女人,沒多一會,三個男人全抓到了各自的女人,開始了操逼,有的在沙發上,有的在床上有的在地上,操的同時還可以換著操,就這樣,三對夫妻在這間房里又操了幾個小時,最後,一人摟一個女人睡著了。
  
  第二天,大家要分開了,各自回各家了,然後每個男人和女人都要拿出兩條自己穿過的內褲給對方的兩對夫妻,做爲記念,還約好了下次再聚的時間。
  
  隨後的日子里,老二和小靜總和那兩對夫妻聯系,搞性活動。有一天,那對35歲的夫妻,向他們介紹了一個酒吧,而且還給了他們一個夫妻卡,選取好了一天帶著他們去了酒吧,老二和小靜一進酒吧就看呆了,酒吧里所有的人,男人都只穿內褲,女人全穿連體褲襪,上面有個舞台,正進行著操逼表演,是一個女人被三個男人操著,一個操嘴一個操逼一個操屁眼,下面的人也都在看著摸著。
  
  正當我看的同時,舞台上有個人上來講話說:「今天我們很榮興的邀請到一對新人來到我們這里,讓我們用熱烈的掌聲歡迎他們。」這時,燈光一下子全集到老二和小靜的身上,原來說的是他們,哈哈,那個男人告訴我,「說的是你們,上台去吧。」老二和小靜迷迷糊糊的就上了台,上台後,主持人問了小靜幾個問題:叫什麽,多大了,身高,三圍,和多少男人做過愛,這類的話,我們回答完後,主持人告訴老二和小靜,來到此地要先換上這里的衣服,然後給老二一條白色的內褲,給小靜一件連體褲襪,讓老二和小靜當著所有人的面換上。
  
  二人二話沒說,就開始換,一邊換,下面的一還一邊尖叫,換完後,主持人告訴老二說,「你是新來的,你穿的白色內褲代表著你是個新人,在這里你的權利暫時是最小的,你的老婆當然也是沒有權利的,現在我們要操你的老婆,你沒意見吧?」老二還沒待聽完就說:「沒意見,不過我也要操這里的女人啊。」主持人說:「隨你操哪個。」說完,只見一下子上來10個男人,開始淫辱小靜,老二則被擠到了一邊,這時突然有個女人的手拉著老二下了舞台,好幾個女人開始親老二,操老二,就這樣,小靜開始成了這個酒吧的紅人。
  
  之後,老二和小靜二人經常性的去此酒吧玩樂。小靜幾乎每天都要在台上表演被多個男人操。在這個酒吧里,什麽樣的人都有,但不是每個男人都有帶自己的老婆來的,在這里,帶老婆來的男人,只有那麽幾個,大多數男人都只是花錢進來的,有60多歲的老頭子,有長得很醜的娶不到老婆的男人,還有非洲的黑人,但這里的所有的人,每個會員都要定期做身體檢查,怕有性病。
  
  在以後的日子里,老二就帶著小靜在這個酒吧里,小靜被不計奇數的男人操著,各類男人,而老二則是操過了整個酒吧里所有來過的女人,酒吧里還定期搞一些活動,比如說有哪個女人過生日,這個女人過生日的這一天,來到酒吧里所有的男人都要向這個女人射精一次,表示祝福,有操著射精的,有直接打飛機射出來的,不過女的一定要在一個浴缸里接受這一切,最後女人所坐的浴缸里會有很多的精液,最後在場的所有的男人也要尿尿在這個女人的身上,來爲女人清洗。
  
  最後女人走出浴缸,然後用一個杯子盛出浴缸中一杯液體,然後在所有人的目光下喝掉,活動才會結束。
  
  在這個酒吧里,這樣的活動有很多種,幾乎每過一周都會有一次活動舉辦。
  
  就這樣,小靜成了老二真正的性奴,還爲老二達成了淫穢思想的目的,爲老二能操上更多的女人做出了一定的貢獻。大明則每天享受著自己老婆任人淫辱的快感,過著男人無自尊,無女人的苟且生活。小靜最終成了大明的仇人——老二的性具貢獻品——真正的性奴!
  
  直到後來有人傳說:小靜到了38歲以後,沒有了女人的吸引力後,老二每天帶著她去獸場,整天被狗,馬,驢,騾子,牛,這些動物,牲畜操著。來做爲老二和新性奴的觀看樂趣,不過是真是假請各位自己想 。【全文完】

















0.0153048038483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