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動漫修改]七龍珠 悟空V.S布瑪 1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這是很久很久以前,誰也沒見過,誰也沒有聽過,不可思議的時代。

在遠離都市數千裡的一座深山裡,住著一個以大自然為伴,獨自生活的少年。這個少年的名字,叫做孫悟空。在森林中,他以猴為朋,以鳥為友,以猛獸為食。他的武功極為高超,那些猛獸在他的面前不堪一擊,只有乖乖被他吃掉的份。即使是可怕的妖怪,也會被他輕鬆地殺死。

這一天,他和一隻魔狼搏鬥,擊殺了魔狼,自己也不慎掉進了水中。他從水中出來,脫光了衣服,將濕淋淋的衣服放在樹上晾乾。接著,他站在水邊的巖石上,向著水裡撒尿。

「嗚,好暢快啊!」剛打完一仗,又輕鬆地放掉身體裡的存貨,悟空舒服地長出了一口氣。

與此同時,在遠處的山路上,開來了一輛汽車。汽車在山道上停下了,從裡面走下來一個漂亮的少女。她大約十六、七歲,一雙美麗的眼睛又大又明亮,肌膚雪白,頭髮是藍色的,梳著一條粗粗的辮子,上面還紮著紅色的蝴蝶結,顯得十分可愛。

在她的身上,穿著一件紅色的連衣裙。在連衣裙胸部的位置,印著BULMA幾個字母。「布瑪」這就是她的名字。她是從都市來的,目的是來找一個叫做龍珠的東西。

她開了很長時間的車,有些累了,仰天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發出可愛的呻吟聲。隨著這個大懶腰,她豐滿的胸部向前突出,凸顯出她傲人的身材。她掏出一個看上去象是懷表的小型龍珠雷達,看著屏幕上面光點的位置,知道自己找的東西就在這附近。她低聲自語道:「確實應該是在這附近的。」她的聲音清脆悅耳,十分好聽。

她站在山崖上,極目遠眺,看到前面山下的河流邊似乎有什麼東西。她拿出望遠鏡,看向那邊。一個小男孩出現在她的眼前。那小孩的渾身是光著的,正站在水邊,向水裡撒尿。布瑪盯著那個小孩的裸體看,臉慢慢變紅了。看他的年紀,大概只有十一、二歲,這樣的小孩居然會有這麼大的一個雞雞,真是讓布瑪想不到。她雖然沒有男朋友,也沒有見過成年男子的陽具,可是也在路上見過光著身子的小孩,卻沒見過哪個小孩有這麼大的雞雞。

「那就是男人的東西嗎?」布瑪紅著臉想道。她早就想看到這種東西,可是一直沒有機會,也不好意思去看。這一次,她湊巧看到了,就好奇地看個不停。她拿著望遠鏡,盯著悟空的雞雞看了半天。在她的鼻子裡,發出了可愛的喘息聲。

直到悟空撒完了尿,收起雞雞,走到一塊石頭後面,布瑪看不到他,才嘆了一口氣,戀戀不捨地收起望遠鏡,坐進汽車,開車向前行去。她沒有看到,在那個男孩的屁股上面,長著一根長長的尾巴,就像猴子的尾巴一樣。

「今天吃什麼好呢?」悟空暗自思量「熊最近已經吃過了,老虎也都不敢出來了。」山裡的猛獸,已經被他吃了一個遍,可憐的黑熊都被他吃光了。他看到水中有小魚躍起,高興地叫道:「對啦,午飯就吃魚吧!」

悟空把尾巴放在水中,引得一條大魚遊過來。那大魚的個頭比悟空大好幾倍,一向喜歡吃猴子,見悟空的尾巴放在水中,只當是好吃的猴子,自言自語道:「是猴子?我吃了牠!」牠跳出水面,對著悟空張嘴便咬。

牠的嘴張得大大的,比悟空整個身體都要大。兩排尖尖的牙齒像是尖刀一樣,狠狠咬向悟空的腦袋。悟空向前一躍,閃過大魚的牙齒,飛起一腳,重重地踢在大魚的頭上。大魚來不及發出一聲慘叫,便被踢昏在水中,頭骨連同腦漿都已被震碎。悟空跳入水裡,拖著大魚的尾巴,將牠拖到岸上。悟空拖著比自己巨大得多的魚,在路上走著,一邊得意地叫道:「大魚,大魚!」今天,他又有美味的烤魚可以吃了。

突然,後面傳來巨大的聲響。悟空奇怪地回頭看去,喃喃道:「啊?什麼聲音哪?」一輛汽車從山道上飛速地開過來,悟空驚奇地瞪大了眼睛。他在山林裡住了這麼久,從來沒有見過這種怪東西。布瑪開著車過來,沒注意路上有人,等看到悟空,再想剎車,已經晚了,嚇得她連聲尖叫,猛打方向盤。「砰!」的一聲,汽車重重地撞到大魚身上,將悟空連人帶魚撞飛到空中,重重地摔在地上。

「啊,撞、撞上了!」布瑪驚叫道。她從方向盤上擡起頭來,驚奇地看到那個男孩從大魚身後轉過來,怒沖沖地瞪著她。

「啊,你還活著?」布瑪驚奇地叫道。

悟空怒容滿面,咬牙叫道:「妳這個混蛋妖怪,妳是想半路把我的獵物給奪走嗎?」他在山中長大,從來沒有見過汽車,現在乍一見到這個巨大的東西橫衝直撞,只當是一個新出現的妖怪,來搶他的食物。他飛身跳過去,雙膀一用力,將沈重的汽車高高舉起來,大叫道:「我絕不讓妳得逞!」

他大叫一聲,用力一甩,在布瑪的尖叫聲中,將汽車甩出十幾步遠。「砰!」地一聲巨響,汽車摔到地上,翻了一個跟鬥,車輪被摔飛。悟空扯出身後背著的如意棒,「哼!」了一聲,怒喝道:「來吧,既然妳想搶走獵物,就先把我打敗吧!」這如意棒是他去世的爺爺留給他的寶物,能夠隨意伸長和縮短,死在棒下的妖怪和猛獸不知道有多少了。

布瑪呻吟著從翻倒的汽車裡面探出頭來,咬牙切齒道:「竟敢這樣對我,你這個妖怪!」她在城市裡,從來都沒有見過這樣厲害的小孩,現在遇到一個撞不死又能擡起汽車的孩子,只能當他是個妖怪。

「哈,從妖怪裡面出來了個奇怪的妖怪,來吧!」悟空舉著棍子叫道,心裡卻在奇怪,為什麼這個妖怪長得那麼好看,聲音也那麼好聽,弄得他心裡有點癢癢的感覺。

「好厲害的妖怪,能蠱惑人心!」悟空吃了一驚,忙收攝心神,免得中了妖怪的奸計。

布瑪抽出手槍,叫道:「打死你!」

「砰!砰!砰!砰!」她對悟空連開幾槍,子彈打在悟空的身上,悟空被打得摔了一個跟鬥。布瑪停下槍,臉上露出得意的微笑,只當那個妖怪已經被她打死了。悟空從地上坐起來,捂著被子彈打到的地方,呲牙咧嘴地叫道:「哎呀,好痛啊!剛才是什麼,是妖術嗎?」

布瑪舉槍對著他,張口結舌地叫道:「啊,為、為什麼沒死呢?啊?」

「胡說八道!這麼一下就想讓我死嗎?我的身體就象鐵一樣,是經過千錘百煉的!」悟空跳起來,惱怒地叫道:「讓我把妳這個妖怪消滅掉吧!」舉棍沖了上去,打算一棍將這個妖怪打得腦漿迸裂。

「妖怪?」布瑪聽了這話,忙丟下槍,高舉雙手叫道:「哎,等、等一下,我才不是妖怪呢,是人啊!」悟空停下棍子,盯著她,奇道:「是人?」

「嗯!」布瑪從車裡爬出來,高舉著雙手站在悟空面前,說:「啊,這不明擺著嗎,你看仔細了,看啊!」

悟空高舉如意棒,警惕地叫道:「別動!再動,我可就要消滅妳了!」悟空的個頭只到布瑪的腰部,他圍著布瑪轉來轉去,越看越奇怪,嗯嗯地叫個不停。這是他第一次見到山外的人。眼前的「人」比他要高得多,她的臉很奇怪,皮膚光滑而又潔白,是悟空從來沒有見過的臉,可是看上去卻顯得非常好看,對他有一種奇怪的吸引力。

她穿著一件奇怪的紅色衣服,露出了雪白修長的大腿。肉體看上去十分柔軟,讓他忍不住想要伸手摸一摸。她的頭髮是藍色的,比他的頭髮要長得多。在她頭上,還紮著一個紅色的蝴蝶結。像這樣的東西,悟空可從來沒有見過。總之,這個「人」的長相和穿著打扮處處透著古怪,與悟空和爺爺完全不同。

「你才不像人哪!」布瑪看著這個奇怪的小孩道。悟空仍然滿懷戒備地舉棒威脅著布瑪,道:「我當然是人啦!我跟妳的差別可真大呀,弱不禁風的樣子……」

「因為我是個女孩子嘛。」布瑪微笑著,有點撒嬌地道。像她這樣漂亮的女孩子,走到哪裡都會受到歡迎的。悟空吃驚地道:「女孩子?妳是女孩子呀?」布瑪也奇怪地笑道:「嘿,你這個土豹子,你沒見過女孩子嗎?」

「我是第一次見到除了爺爺以外的人類。」悟空告訴她。布瑪驚奇地瞪大了眼睛。

「爺爺曾經對我說過,如果你遇見女孩子,就要對她和善一些。」悟空道。布瑪高興地搔著頭髮笑道:「哎呀呀呀呀,說得可真對呀!你叫爺爺的那個人和你一起住嗎?」

「他在很久以前就去世了。」悟空說著話,繞到了布瑪的身後,伸頭向裙子裡面看。

他的個頭很矮,只到布瑪的腰部,很輕易地在短短的裙子下面看到了布瑪的內褲。她穿著一件白色蕾絲三角內褲,露出了雪白的粉臀和大腿。那完美的曲線,是悟空從來沒有見過的,引得他瞪大了眼睛,著迷地看個不停。看著布瑪狹小的內褲和內褲下露出的雪白的臀部、大腿,悟空卻沒有一絲邪念,只是嘀咕:「女孩子連尾巴都沒有!」從內褲的邊緣,露出了幾根烏黑發亮的卷毛,悟空奇怪地看著,心想:「那是什麼?該不會是還沒長出來的尾巴毛吧?」

布瑪發現他在偷窺自己的裙下風光,自己的內褲和大腿根部都被他看光光了,又羞又惱,正要發作,忽然驚奇地看到悟空那一條毛絨絨的尾巴在屁股後面甩了兩甩。「哈,可真有意思啊!」悟空笑著,欣賞著漂亮的布瑪奇怪的樣子,又甩了兩下尾巴。布瑪轉怒為喜,掩口暗笑道:「嘻嘻嘻嘻,你真以為裝上尾巴什麼的做裝飾就很帥氣嗎?」

「好,那妳跟我來吧,因為妳是女孩子,我請妳吃東西!」悟空拖起大魚的尾巴,就要向家裡走。布瑪拿著龍珠雷達,想著:「在路的盡頭,會不會找到龍珠呢?」

悟空好奇地瞪著她的一雙白皙修長的美腿猛瞧,催促道:「妳在幹什麼哪,難道不想吃我請的東西嗎?」布瑪收起龍珠雷達,警惕地道:「我去可以,但你不能對我做壞事!」布瑪不能不提防,和一個奇怪的男孩到他的家裡,說不定會被他在這無人的深山裡強奸呢。悟空奇怪地問:「壞事是什麼?」

「壞事就是……」布瑪漂亮的臉染上了一層紅暈,低下了頭,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布瑪轉念一想,忽然掩口而笑,想道:「啊,對啦,這家夥連女孩子都是第一次見到,還不明白壞事是什麼意思呢!」

在路上,他們互相通報了姓名。悟空拖著大魚,毫不費力地走到了家。到了悟空家,布瑪驚喜地看到,在屋裡擺著一個龍珠,上面有四顆星。布瑪跑過去,拿起龍珠,驚喜地叫道:「啊,是它,是龍珠!是四星龍珠!」

悟空跑過來,一把抱住布瑪的腰,叫道:「嗨,不許碰!這是爺爺留給我唯一的一件遺物,即使妳是女孩子也不許\碰!」他抱住布瑪的腰,心裡有一點奇怪,不知道為什麼女孩子的身體會這麼柔軟,抱起來這麼舒服。布瑪被他抱住纖腰,不由渾身酥軟。

這悟空原本不是普通人,他這一個族群,身上會散發出一種普通地球人沒有的氣息,讓女性無法抵擋他的吸引力。儘管悟空還只有十二歲,但他的身體漸漸發育成熟,雖然個頭比普通地球人的小孩還矮一些,但生理上卻要比他們成熟得多了。他吸引女性的能力,也漸趨成熟。由於自小住在深山之中,悟空沒有機會見到人類中的女性,所以一直沒有顯露出這方面的能力。現在,卻有一個漂亮的少女為了尋找龍球來到他的家,自然而然地引發了他吸引女性的超能力。

布瑪被悟空的手抓住纖腰,只覺那一雙手仿佛有魔力傳到體內,不由氣喘籲籲,渾身都熱了起來。幸好,悟空沒有抱多久,只是奪過她手中的龍珠,叫道:「這是爺爺的遺物,平常它閃呀閃的,就像是爺爺在對我說話,我不會讓妳碰它的!」布瑪強忍著下身傳來的搔癢,定定神,道:「真是沒辦法,看來不教教你是不行了。」

她拿出兩顆龍珠,告訴悟空,這就是傳說中的龍珠,共有七顆,上面分別有一到七顆星星。如果能集齊散布在世界各地的七顆龍珠,就能召喚出神龍,向神龍許下一個願望。這時,不管向神龍要求什麼,神龍都會滿足他的要求。

「我的願望已經決定了,雖然我很想要永遠吃不完的草莓園,但我還是決定要一個優秀的白馬王子!」布瑪得意地叫道。「我都說了,快把四星龍珠給我!」布瑪轉頭向悟空催促道,在她漂亮的臉上,露出了可愛的笑容。悟空握緊龍珠,叫道:「不行不行,這可是爺爺的遺物啊!」 什麼嘛,真吝嗇。這有什麼不好,反正你又沒有別的用處啊。」布瑪偏著頭,漂亮的辮子在腦後蕩來蕩去。「不給!」悟空向她吐出舌頭,堅決不肯把龍珠送給她。

布瑪皺著眉想了想,忽然展顏一笑,暗道:「嘿,好,這時候,就用我最拿手的色情攻勢吧。」

她微笑著,向悟空拋了一個媚眼,用嗲嗲的聲音撒嬌道:「悟空,不要那麼小氣嘛,把它給我,好嗎?」悟空堅定地搖著頭,同時奇怪地問:「妳幹什麼用那麼奇怪的眼光看著我?」

「那麼,我給你一個謝禮,如何?」布瑪的眼珠轉了轉,提出了一個極有誘惑力的建議。她撩起短裙,給悟空看她雪白修長的大腿。這對她來說,已經是很大的犧牲了。她的家裡很有錢,如果需要什麼,一般都會得到滿足。像她這麼漂亮的女孩,如果對別人有什麼要求,只要拋一個媚眼,別人就會搶著替她服務。像這樣露出大腿來勾引男孩子,這還是第一次。

悟空好奇地盯著她的美腿,覺得她真的是和自己有很大的不同。他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摸上了她柔軟的大腿,驚叫道:「妳的腿可真光滑啊,就像大魚一樣!」布瑪被他的手一摸,不由叫道:「這是只許看不許\摸的啊!」

緊接著,她突然感覺到,大腿上癢酥酥的,一股熱力傳來,直達心口。布瑪的腿突然軟了。不知為什麼,她突然軟綿綿地倒了下來,伸手抱住了悟空。悟空奇怪地在她身上嗅來嗅去,咕噥著:「奇怪的家夥!」聞到她身上誘人的香氣,悟空忽然有了一種奇怪的感覺。這種奇怪的感覺同樣也在布瑪心裡存在。她的身體熱得厲害,抱住悟空不願意撒手。還好,她還記得自己的目的,低聲央求道:「悟空,把龍珠給我好嗎?」

悟空的手不自覺地環抱住她柔軟的纖腰,將臉靠在她富有彈性的胸部,搖頭道:「不好,這是爺爺……」布瑪的胸部是那麼柔軟而富有彈性,悟空好奇地將臉在上面磨擦,心想:「女孩子真是奇怪,胸部有兩團這麼軟的東西!」布瑪哼了一聲,咬咬牙,解開自己的腰帶,拉起連衣裙,露出雪白的胸部和紫色的乳罩,微笑道:「如果你肯把它給我,我就讓你摸我的身體!」

悟空的手伸過去,隔著乳罩握住布瑪的乳房,用力揉捏著,奇怪地道:「這是什麼?」他的手飛快地拉下乳罩,目瞪口呆地看著那一對雪白豐滿的乳房。布瑪驚呼一聲,悟空的手帶給她的觸感讓她的乳房如受電擊,渾身一顫。可是乳罩被悟空拉起來,讓她被乳罩勒得有些難受。布瑪紅潮滿面,解開乳罩,嬌嗔道:「笨蛋!是這樣解的啦!」

悟空沒有聽到她在說什麼。那一對豐滿的乳房在他面前晃來晃去,看得他奇怪不已。他的雙手伸出去,握住赤裸的乳房,又捏又揉。布瑪嬌哼一聲,抱緊悟空,將乳房按在他的臉上。悟空的鼻子被布瑪的乳房堵住了,靈敏的鼻子滿是脂粉香氣,幾乎被熏昏過去。布瑪將乳房在悟空臉上磨來磨去,昵聲道:「把龍珠給我,好不好嘛!」悟空被柔軟的乳房堵在嘴唇上面,無法回答。

布瑪此時也是意亂情迷,沒有發覺悟空無法答話,只當他不願意,抱緊悟空道:「悟空,只要你肯陪我去找龍珠,我就讓你做快樂的事!」悟空茫然道:「什麼快樂的事?」布瑪喘息著,顫聲道:「就是這個!」她顫抖的手伸到悟空的胯下,隔著褲子捏了悟空的陰莖一下。

悟空大叫一聲,雞雞被布瑪柔軟纖細的小手捏住了頂端,一陣從未有過的快感從下身一直傳到腦部,讓他興奮得幾乎要跳起來。從前撒尿的時候,他也會碰到自己的雞雞,卻從來不會有這種感覺。看來女孩子確實是奇怪的生物啊,就是她的手也是很奇妙的東西。「怎麼樣,快樂吧?」布瑪喘息著微笑道。「啊,這……」悟空都說不出話來了。

布瑪也是第一次摸到男人的東西,心慌張得砰砰直跳。可是悟空身上有一股奇怪的味道,她一聞到那味道,就無法控制自己。她的手顫抖著伸向悟空的腰帶,替他解開腰帶,脫下了他的褲子。接著,她又驚呼一聲。悟空的雞雞比她見過的小孩子身上的雞雞大得多,雖然還是軟的,但那一大串東西在兩腿間晃來晃去,還是讓布瑪臉紅心跳。



















0.0159900188446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