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裸體島4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大勇拼命的打馬向前飛奔。

從此大勇再就不想住店了。而且是選擇偏僻的村落上村頭的人家,在那裏住宿壹夜,給上他們點銀兩,有的人家由於荒村野舍人跡罕至,碰到客人,到是很高興,根本就不收他的銀子了。而且還會很好的招待他,天天往前趕路,人煙越來越稀少了,壹連又是幾天沒有住宿了。他都是在森林裏大樹下,或者山坡上過夜,那自然是很遭罪。

這壹天傍晚,他又碰了壹個很小的村子,也就是十幾戶人家,大勇自然很高興,他來到村口,看見壹戶人家孤零零的緊靠村子邊,獨門獨院,房子也不大,院子也不大,好像是人口不多,感覺非常安靜,這正符合他的心意,因為他不想到村裏去驚動更多的人,他也不想找人口多的人家投宿,感覺很吵鬧還睡不好覺,他站在這家門口看了看,發現屋子的門是開著的,上門檻上還掛了壹個用彩色布條子系成的結。他知道越是原始的地區的人們越是喜歡裝飾,也許他們的身上也喜歡佩戴這些東西呢,他也沒有想什麽,就走了進去。

屋子裏已經掌燈了。壹老壹少男女兩個人坐在屋子裏的板鋪上說話,他們說些什麽,大勇也聽不懂,那老人是男性,頭發花白,那少的是個女孩子,歲數不大,也就是在十七八歲,老男人雖然蒼老,穿戴到是很整潔,似乎是新衣服,那女孩子穿的更是壹身新,胸前真的就佩戴著和門上壹樣的布條花結。

他們的穿戴讓大勇感覺有些不舒服,這麽晚了。又是在這荒涼的村落裏,又是在這人煙稀少的地方,他們的穿戴怎麽會這麽新呢,真的太不協調了。

大勇走進屋,向他們兩個人鞠躬,然後瞪大眼睛望著這兩個人,他也不知道他們是什麽關系,是祖孫兩,是父女倆還是剛剛成親的夫妻倆呢,要是剛剛結婚的夫妻倆,那自己就必須另選住宿的人家了。

沒有等他開口,那兩個人就熱情的把他拉住了。讓他到板鋪上坐好,他們還幫助他拿下身上的包裹,那男人還出去幫助他拴馬,餵馬,那女孩子滿臉微笑,很快就把飯菜端了上來,還到了點酒讓他喝,面對著香噴噴的飯菜,大勇更奇怪了,感覺就是在迎接他,感覺這飯菜就是為他準備的。

老男人餵完了馬,也來到屋子裏,三個人壹起吃飯,大勇憑直覺就知道這兩個人不是壞人,那老人的面孔特別慈祥,也還帶有幾分剛毅。那女孩子的眼睛特別明亮,還帶有幾分詼諧頑皮和甜蜜。她望著大勇,不停的笑。

那女孩子個子不高,乳房很大,屁股也很大,腰到是不很粗,臉色多少黑壹些,也許是燈光不明的緣故,她美眉很重,鼻子也很高,眼睛不大可非常好看,很有精神,那眼毛很長,經常是上下扇動著,她的眼睛像是在說話。

她的嘴有點大,壹笑就露出壹口白牙,那牙齒到是很不錯的。

她壹笑的時候特別好看。她們的語言,大勇聽不懂,互相之間全是用手比劃。

吃完飯。收拾完碗筷,那老人就出去了。而且從外邊把門鎖上了。

大勇感覺更是奇怪,就往外邊不停的看,那女孩子上前拉住他,微笑著示意不要擔心,妳的馬不會丟的。她就開始在那板鋪上捂被子,只捂了兩床,她用手示意,壹個給大勇睡,壹個給自己睡,她還示意說那老男人晚上不回來了。

那女孩子用手比劃著讓大勇脫衣服睡覺,她自己也開始脫衣服,大勇感覺不好意思,手上動作非常的慢,那女孩就動手幫助他脫,大勇本來想留下裏邊的內衣不脫,可那女孩子說什麽也不允許,瘋狂的把他給扒光了,而且不停的笑著,大勇只好快速的鉆進被窩裏,那女孩自己開始脫衣服,壹件壹件脫去,露出渾圓的肉體,也不怕大勇看,大勇發現她不回避他的目光,就索性大膽起來,用眼睛盯著女孩子脫衣服,

很快她就脫光了。她身材不高,多少顯得有些發粗,乳房很大,屁股很大,來看上去比較纖細的小腰,現在完全顯露出來,也不是很細的,她的大腿很粗,肌肉很多,她的陰毛非常多,像壹個老人的胡須壹樣,她的身上顏色也很暗,應該說是很黑,可能是不經常洗澡的緣故,那腋窩,和肚皮還有陰部周圍都有很多的贓物,就像人們腳跟上經常生出的東西,那些黑東西掩蓋了皮膚自然的顏色,大勇看過很多女孩子的身體,可像這樣臟兮兮的女孩子他還是第壹次看過,那女孩子完全脫光了,那陰部已經散發出了壹股腥臊的味道,這是他在以前那些女孩子身上從來沒有問道的味道,看著這女孩子圓滾滾的肉體,聞著那女孩子陰部腥臊的味道,大勇到感覺有些沖動了。也很想嘗嘗這山野中臟女孩子是個什麽滋味。

那女孩子也鉆進了自己的被窩裏,她沒有完全用被子蓋住自己,而且是把上半身都裸露著,側身躺著和大勇說話,她的乳房就在被子的邊緣上露出來,像是兩個燈籠。

她微笑著和大勇說話,大勇什麽也聽不懂,看著她笑容可掬,大勇就是壹個勁兒的點頭,她說話,大勇就點頭,他說話,大勇就點頭,點著點著,那女孩突然掀開自己的被子,壹下子就鉆進了大勇的被窩裏,緊緊抱住了大勇的身子。

大勇感覺這是老天賜予他的獵物,他也就抱住了他。雖然也些臟,但是很有野味,大勇索性就抱著她吻了起來。她也就和大勇對吻了。大勇心理想,如果壹個人在非常饑渴的時候,如果碰到壹根胡羅蔔,那根本就等不到清洗幹凈,就的咬上幾口了。所以他就心花怒放的摟緊了那個女孩子的身體。

那女孩子大膽的用手抓住了大勇的雞巴,開始不停的擼動,弄的大勇壹陣癢癢,那雞巴很快就硬了。大勇心理想,別看語言不通,可這方面都是很相似的呢,他也開始用手抓弄她的乳房,那乳房硬幫幫的,不像他弄過的那些女孩子那樣的柔軟,可這硬幫幫的乳房到讓他感覺好奇。讓他愛不釋手。

大勇的手開始往下摸,他發現她的腹部也是硬挺挺的,非常結實,就像是壹面砧板,再往下摸,那陰部的肉也是很結實的,緊蹬蹬的,那陰毛也是很硬的,似乎有些紮手。他大膽的把手指頭伸進了她的陰道,感覺她的陰道裏非常熱,非常緊,那裏的肉也非常的硬,兩個人都已經發情了,誰也不再在等了。大勇翻身趴到了那女孩子的身上,那女孩子自然的分開了雙腿,大勇拿起自己的雞巴就往女孩子的逼裏插,可她的小逼非常緊,壹下子竟然沒有插進去,把大勇龜頭四周的包皮都繃的有些疼痛了。

那女孩子自己把陰戶扒開,盡量把頭擡起來,看著大勇的雞巴往自己的逼裏插,可還是沒有插進去,大勇只好跪起身子然後彎下腰,把嘴貼近她的陰道,伸出舌頭在她的陰部猛添,這女孩子的陰部就像廁所壹樣,又騷又臭,可大勇什麽也不管了。壹個勁兒的舔。這壹舔,她的陰道就潤滑多了,也柔韌多了。

大勇這才又開始拿起自己的雞巴試探著往裏再插,終於把龜頭插進去了。大勇穩穩當當繼續往裏插,慢慢的總算把雞巴全部插到了底,大勇就感覺自己的雞巴被她的小逼緊緊的裹住了。

他發現這女孩子的身體是太好了。大腿內側的肉非常多,陰部的肌肉也非常多,而且非常結實,再加上那女孩子也非常興奮,非常緊張,所以他就不好往裏插了。現在終於插到了底,兩個人都非常高興,大勇試探著往出拔了拔,非常緊,他怕拔的太多,又不好往裏插,急忙又把拔出的部分送了進去,就這樣來回動了幾次,感覺適應了。他便開始大力沖刺,

那女孩子的身子挺直,兩腿閉合的非常嚴禁,大勇感覺她的陰道裏有些褶皺,而且非常硬,就不想其他女人的陰道裏那樣軟那樣柔,可這硬硬的陰道,讓他更加興奮,因為他就是喜歡挑戰。

幹了壹會,那女孩子把腿分開了。可她中間的陰道口還是緊緊的,大勇插的費勁,卻興奮不已,他用雙手支撐起身體,中間的屁股上下不停的動作,壹次壹次的把那個女孩子的身子撞擊的啪啪直響,她的脖子壹次壹次的往起挺。嘴裏發生了“啊,啊”的聲音。

大勇的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猛,近乎瘋狂了。那女孩子短聲音的“啊,啊”變成了長聲音的呻吟,那女孩的臉上這時候開始抽搐,她的身子不停的蠕動著,屁股開始往上挺,她上挺的力氣真大,幾乎要把大勇給拱下去,大勇緊緊的抱住了她那滾圓的身子,用力的往下插,壹陣痙攣,壹陣猛射。

那女孩子也用非常有勁兒的雙手緊緊抱住了大勇的屁股,大勇感覺自己的精液流淌的差不多了,就想下來,那女孩子緊緊的摟著她的屁股不讓她下來,他只好繼續在她身上趴著,吻著。

大勇趁她不註意的時候,突然把雞巴拔了出來,那女孩子身子壹震抖動,似乎是很生氣的瞪了大勇壹眼,然後又嘻嘻的笑了起來,開始用手玩弄大勇的雞巴,此時大勇的雞巴是濕漉漉黏糊糊的,那女孩子也不嫌臟,就用手來回擼弄,還不時的用她那挺實的乳房往大勇身上蹭。

漸漸的,大勇的雞巴又硬了起來,那女孩掀開大勇的被子,繼續用手套弄著大勇的雞巴,不時的擡頭笑嘻嘻的望著大勇。大勇的雞巴就垂直的在他的中部樹立起來。那女孩繼續擼著,嘻嘻的笑著,看著大勇的雞巴像壹個木頭棍子了。

她突然起身蹲在了大勇的身上,用手捏著大勇的雞巴就對準了自己的陰部,然後用力往下壹坐,她就坐到了大勇的身上,大勇的雞巴就全部插入她的陰道裏了。她的屁股在大勇身上壹起壹落,大勇就感覺她的屁股像兩個石頭蛋子壹次壹次重重的砸在自己的身上,大勇暗暗佩服這女孩的身子怎麽這麽結實,渾身都是實實在在的肌肉。沈甸甸的,硬幫幫的。可卻是從沒有過的舒服。

大勇讓這個女孩子給弄的又興奮起來,他也像個女人壹樣,把身子挺直,把自己的兩腿伸直,把自己的雞巴用力往上挺,讓自己的雞巴在那女孩子的身體裏插的更深,他用手撫摸著那女孩子的兩個乳房,感覺這對肉蛋蛋要比壹般女人的乳房要硬的多。

大勇突然坐起身子,抱住了女孩子的身子,讓女孩子全部坐在了自己的懷裏,女孩子也緊緊摟住了大勇的身子,這面對面的坐著操逼,確實是舒服,大勇摟著她的身子,讓她那乳房緊緊貼著自己的胸脯,那圓溜溜硬幫幫的肉蛋隨著女孩子身子上下的竄動,不停的上下抖動著,不停的摩擦著大勇的前胸,讓大勇感覺非常舒適,大勇摟著他的屁股,用力往自己的懷裏摟,她就上下的在大勇的懷裏坐起著,大勇的那根雞巴壹刻壹沒有離開她的陰道。而且插的更深,他們兩個開始對著嘴親了起來。

大勇用手撫摸著那女孩子的後背,感覺她的皮膚是很粗糙的,和以前那些皮膚細膩的女人成了鮮明的對比,這手感妳就像在撫摸壹只土豆。可是卻很刺激。

女孩子又開始呻吟,這聲音也是粗糙的,像壹只發情的小母狗,這也是大勇從來沒有體會過的,大勇感覺自己身子壹熱,雞巴上如同火燒,他發射了。大勇就這樣坐著把精子射到了那女孩的陰道裏,雖然是向上發射,可大勇感覺到了從來沒有過的快樂。感覺特別說服,那滋味真的無法形容。

大勇摟著這結結實實的女孩子的身子睡著了。心理掠過壹絲快感。

等大勇睜開眼睛,天已經大亮了。那老頭在院子裏給他餵馬,那女孩子端來壹盆水給大勇洗臉,然後就開始放桌子吃飯,三個人坐在壹起,吃的很香,那女孩子還是不停的望著大勇,嘻嘻的笑著,那老頭也在笑瞇瞇的看著大勇,

這突如其來的壹切讓大勇感覺奇怪,不知道這都是為什麽,難道這個地方的

人就是這種待客方式嗎?

吃完飯,大勇穿好自己的衣服,又帶上了自己的鋼刀,然後背起自己的包裹,向兩個人深深的鞠躬,就往外走,兩個人都吃驚的望著他。

當他走到院子裏去拉自己的馬時,那女孩子攔腰抱住了他,女女孩子的胳膊真有勁,抱的大勇幾乎喘不過氣來,那老頭也抽出自己身上佩帶的壹把彎刀,怒氣沖沖的攔住了他的去路,老頭瘋狂的叫喊著,大勇卻不知道是怎麽回事。

大勇壹次又壹次的鞠躬,反復的解釋說自己要走了。謝謝他們的照顧,還掏出銀子要給那兩個人,他們兩個誰也不收,就是不讓他走。

這時候村子裏的人幾乎都出來了,來到這個院子裏看熱鬧。那老頭用手指了指門檻上的彩色布條做成的花結,又指了指大勇,又指了指那個女孩子,然後向那些人說著什麽,那些人很快就明白了老人的話,他們紛紛抽出身上佩帶的彎刀,幫助老人攔截大勇的去路,大勇知道這幾個村民的武功不可能超過他,可他無論如何也不能和他們動武的,必然是這家的兩個人接待了他,給了他吃的,喝的,讓他住宿,還把那個女孩子給她幹了壹夜,他不能冒犯他們的,可他怎麽也不明白這是怎麽回事,

就這個時候,從人群裏走出壹個中年男人來,他會說能讓大勇聽的懂的話,雖然不是很準確,發音也很特殊,但是大勇還是聽明白了他說的意思:

原來這個村落非常偏僻,生活在人煙稀少地方,他們的風俗習慣也非常特別,女孩子到了成熟期,就得開始讓家裏的男人幹,而且是從大到小挨排來,先是由爺爺幹,大伯幹,然後是父親叔叔哥哥弟弟幹。

等全家的男人都把這個成熟了的女孩子幹過了。就在門檻子上掛壹個布條子系成的彩色花結,這就是要給這個女孩子成親了。

凡是在這個時候闖進來的男子,不論老少,論醜俊,就是她的丈夫了。他們就算是結婚了。再也不能分開了。這個男子可以在這裏生活,也可以把這個女孩子領走,可就是不能分開。

大勇聽了那個男人的稀裏糊塗的介紹,他呆住了。原來自己是闖進了結婚陷阱,自己已經是和那個女孩子結婚了,那個臟兮兮的女孩子就是自己的老婆了。

那個會說話的男人還說:妳的道路有兩條,壹是老老實實的和這個女孩子生活壹輩子,二是讓大家把妳殺死。想走是不可能的了。

那男人又說:妳算是有福氣的男人了,這個女孩子是這個村裏裏最漂亮的女孩子了。就沒有哪個女人能比她好看了。

大勇四周看了壹下,那些女人真的就不成個樣子,不是高就是矮,不是胖就是瘦,而且都是相貌醜陋,骯臟無比。臭味熏天。

大勇心理想:憑自己的武功,能夠把這個村子的人全殺了。然後自己逃走,可他無論如何不能這樣做的,他只好進屋子了。

他把包裹放下了。坐到了板鋪上,那女孩子高興了。撲到了他的懷裏,那老頭也樂了。出去和外邊的人說話,說的眉飛色舞。

大勇只好暫時住了下來,然後伺機逃走。

他裝作答應了他們的要求,沒事似的,和他們壹起出出進進,走家竄戶。他發現這裏家家都有馬屁,都有武器,這裏的人天天出去打獵,女人也參加圍獵的,而且都像男子壹樣在追逐獵物。滿山奔跑。

到了第四天晚上,那老頭也回來住了。三個人住在壹個板鋪上,大勇和那女孩子壹個被窩,那老頭自己壹個被窩。

大家都躺下以後,那女孩子當著那老頭的面,和大勇幹了壹次,那老頭就壹直用眼睛看著他們操逼,兩個人幹完了。那女孩就抱著大勇的身子,和大勇說話,大勇也不知道是什麽意思,就壹個勁兒的點頭。

那老頭開始說話了。比比花花,像是在招呼那個女孩子,大勇也就點頭,那女孩子用眼睛盯著大勇,和大勇說了幾句什麽話,大勇還是點頭答應,那女孩子就從大勇的被窩裏鉆了出去,進到了那個老頭的被窩裏。

那老頭就趴到了那女孩子的身上,眼看著他捏著雞巴往女孩子的逼裏插,眼看著他在那女孩身上動作壹起壹落,屁股壹次次把被子拱的老高,又落了下來,那老頭開始呼赤呼赤的喘氣,那女孩子也開始呻吟,大勇知道他們兩個是在操逼了。

兩個人幹著幹著就把被子全弄掉了。大勇清楚的看到那老頭的雞巴在女孩子的陰道裏壹出壹入的插著,他感覺自己的身子火燒火燎,他驚奇的發現這個老男人的雞巴非常的細,很容易就插進了那女孩子的陰道,沒有費力氣,不像自己的雞巴這麽粗壯。

老頭的身子非常的瘦,像個麻桿,那女孩子是非常豐滿的,像匹滾圓的小馬,那老頭在她身上盡情的幹著,感覺非常舒服。那女孩閉著眼睛,不知是在享受還是在應付。

看著看著,大勇的雞巴也硬了。他就在自己的被窩裏用手緊緊的攥著。那老頭開始射精了。他嘴裏發出了嗚嗚的聲音,那女孩子也從嘴裏發出了奇怪的聲音。

那老人很快就翻身下馬了。那女孩子快速的從老頭的被窩裏跑出來,鉆進了大勇的被窩裏,大勇已經忍不住了。他翻身上馬就把雞巴插到了那女孩子的小逼裏,兩個人瘋狂的幹了起來。

看的出來,這女孩子在大勇的身子下面是非常情願的,那動作那表情,那聲音,充滿了歡娛。如魚得水。

大勇射精後就躺在壹邊,摟著那個女孩子,那女孩子把頭埋在大勇的懷裏幸福的傾聽著大勇心臟跳動的聲音,那老頭又開始招呼這個女孩子,這個女孩子不停的搖頭,把身子緊緊的貼在了大勇的懷裏,漸漸睡著了。

那老頭嘆息壹聲,、不多久也睡了。



大勇摟著這個豐滿的女孩子,他望著窗外的月亮,怎麽也睡不著,說真的,他也挺喜歡這個女孩子的,她有壹種野味,自己從來沒有體會過的滋味。

可反復回味壹下,她還是不如那個客店店裏的女人,要是自己真的不想去找白絮了。那還不如和那個客店的女人壹起生活呢,那必然是個有素質的女人啊,可懷裏這個女孩子連語言都不通啊。還是硬幫幫的。直挺挺的。

再壹品味,他感覺還是白絮好,哪個女人也不人她,他還是要去找她的,時間長了。這個家庭的的兩個人逐漸和大勇融合了。逐漸放松了警惕,他們開始帶著大勇出去打獵了。

有壹次,大勇和那女孩出去打獵,老頭沒有跟著。

在圍捕獵物的時候,大勇馬失前蹄,掉到了山下的河水裏被激流沖走了。

那女孩在水邊來回的走動著,尋找大勇的身影,可怎麽也沒有找到,她壹個人佇立在水邊,暗自流淚。

大勇遊到了河對面,藏在草叢裏,壹動不動,靜靜的看著對面河岸的女孩子,女孩子壹直站在那裏,壹動不動的盯著河面,淚水不停的往下流。

突然那女孩子縱身就要往水裏跳,大勇大吃壹驚。

她是想到水裏尋找自己,還是要自殺呢?大勇的心理非常難過。

就在這時候,那老頭來了,攔腰抱住了那女孩子,那女孩子大聲的哭泣著,奮力的掙紮著,嘴裏不停的喊叫著,最後還是被那老頭給抱了回去。

大勇望著他們遠去的身影,聽著漸漸消失的哭聲,他的心情也不好受,可他無論如和不能在這裏和他們壹起生活啊,他心裏默默刀念著“對不起了,可愛的小妹妹”然後開始了自己的跋涉。

他壹個人繼續往前走,從此再也沒有碰到人家,身邊出現的都是野獸,他就捕獵為食。

又走了好多日子,野獸也沒有了。他開始吃草根樹皮充饑,繼續往前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道過了多少年,他發現自己的胡子已經白了。衣服已經全都破碎的不能遮體了。

他索性脫掉衣服,光著身子繼續往前走。

眼前出現了壹片水域,寬闊無邊,水面上雲霧彌漫,看不見遠方的對岸是什麽模樣,也沒有人煙,更沒有船只,這片水域是河是海還是湖,大勇也弄不清楚。

他在水邊蹲下身子想洗洗臉,這壹蹲不要緊,他驚奇的發現自己已經是個老翁了。頭發白了,胡子白了。皺紋滿臉了。身子上的肌肉也松弛了。自己究竟走了多少年,不知道了。自己現在多大歲數了。不知道了。

他想起了白絮刻在桌子上的那段話:年輕走到老。自己真的走老了。

往前走,沒有路了。往後走,也不行了。按照現在的年齡,如果走回去,那就的老死在半路上了。他這才後悔了。他感覺自己是走到了絕境,他猜想那白絮寫在那石頭桌子上的幾句話是騙人的了。

看來自己現在只有在這裏等死了。他暗自刀咕著“白絮呀白絮,妳可把我給坑了”他情不自禁的流下淚來,這是他有生以來第壹次流淚,早知道這個結果,還不如留在中途和那個客店的女人或者小村子的那個女孩子壹起生活呢;突然水面上卷起了浪濤,浪濤中飄過來壹個巨大的木頭,那木頭中間是挖空了的,而且上邊還有壹個老頭在用壹只漿劃著那只木頭船。他壹邊劃壹邊喊,“海,誰去裸體島啊,就這壹趟船了。壹百年壹次”

大勇急忙回首招呼那老頭:我去,我去,我去,快劃過來,劃過來。讓我上去。

那老頭真的就把木頭船劃了過來,大勇興奮的跳了上去,木頭船快速的向水霧中沖去,大勇很快就看不到來時的岸邊了。

那老頭突然說到:告訴妳啊,到了這裏不許管閑事。什麽也不能管,什麽也不能問,聽到了沒有?

大勇壹個勁兒的點頭說行。

突然壹個浪頭打來,船翻了,大勇掉到了水裏,那老頭很快就把船又重新控了。順手把大勇拉了上來,大勇感覺自己是洗了個澡,渾身輕松多了。

木頭船繼續往前走,壹個老頭的屍體從船下邊漂了出來,大勇急忙問那船夫:妳看那裏怎麽漂來壹個死屍呢,

那老頭瞪了他壹眼說:讓妳少管閑事。

大勇什麽也不說了。他心裏暗自琢磨,那個死屍的胡子怎麽和自己的胡子壹樣長呢,他想著,隨手摸了摸自己的胡子,這壹模,他大吃壹驚,自己的胡子壹根也沒有了。他感覺非常奇怪,看看自己胳膊上的皮膚也恢復了發達的肌肉和彈性。

前邊的雲霧消失了。水面清澈了。大勇趴在木頭船邊,往水裏壹看,他驚奇的發現自己又回到了年輕時候的模樣,又是壹個年輕英俊的公子的容顏映在了水面上。他感覺奇怪,又不敢問,只好乘著木頭船往前漂。

船到了岸邊,眼前是壹個風景如畫的世界。這個島子有多大,大勇不知道,反正大勇是看不到邊,那山坡上的樹木花草都是異常的美麗,他這才想起來忘了感謝那個船夫了。可他回頭看看,那老頭和木頭船全都消失了。他感覺奇怪。

他繼續往沙灘上走,眼前的壹切讓他驚呆了,那裏所有的人不論男女全是赤裸體的,。他這才發現自己此時也是光著身子的,

既然都是光著身子,自己也就不用害羞了。也許這就是裸體島的風俗吧,他向人群走去,想打聽壹下白絮。

當他走到人群附近的時候,驚奇的發現這裏的人都那麽漂亮,壹個醜的也沒有,而且都是年輕的,壹個老的也沒有,身子都是那麽的標準,體形都是那麽的漂亮,皮膚都是那樣的光潔,

他大膽的攔住壹個裸體女人問道:我能向妳打聽壹個人嗎?

那女人回過頭來,大勇發現她也是非常的美,和白絮就沒有什麽區別,那女人很友好的望著大勇說:只要妳說出她的名字,我就知道她是誰,就知道她在哪裏,就知道她是什麽時候來的,也知道她是從哪裏來的。

大勇感覺這裏的人真是神了。他就說出了白絮的名字,那個女人說:她在對面的山上,走,我帶妳去找,她拉起大勇的手就順著沙灘往前跑。有時候還用胳膊摟著大勇的身子,有時候她的乳房就碰到了大勇的身上,讓大勇感覺非常舒服。

大勇跟著她往前跑。他的手機次都觸摸到了那女人的屁股,他的手已經感覺是麻酥酥的了。可她卻像是什麽事也沒有似的,大勇低頭偷偷看了看她的陰部,也是和白絮壹樣沒有陰毛。

大勇跟著那個女人繼續往前跑,突然聽到壹陣男女嬉戲的聲音,他轉過頭壹看,是壹群男女在玩耍,有個男人在摸女人的乳房,有個女人在摸男人的雞巴,也有的男人正在女身上抽插著,也有的男人正抱著女人的屁股用力的幹著,大勇的驚奇感覺已經到達了極點,聽到那些女人和男人在壹起交構叫喊的聲音,看這那些男女瘋狂的動作,大勇的雞巴硬了。

他下意識的用手去遮擋,可怎麽也遮不住,那女人笑著用手扒開了大勇的雙手說,算了別遮擋了,到了這裏還害羞。讓我先訓練訓練妳把,她說著就抱住大勇把他摔倒,兩個壹壹起翻滾在了沙灘上。

她抱著大勇的身子在沙灘上滾動著,壹會把大勇壓在身下,壹會讓大勇把她壓在身下,她那壹對龐大的乳房就在大勇的胸前摩擦著,回頭望望不遠處那些真正瘋狂抽插的人們,大勇熱血沸騰了。他大膽的把那個人壓在了身下,抱著她就親,還伸手去摸她的陰阜,那女人很配合的就分開了雙腿大勇還沒有弄明白是怎麽回事,自己的雞巴就已經插到那個女人陰道裏了。

大勇很不好意思,想和那女人說壹聲對不起,那女人卻是非常高興的抱著大勇的屁股上下搬動著,大勇的雞巴就在那女人的陰道裏來回抽插了。既然如此,大勇也不害羞了。雙手支撐起身子,屁股開始壹上壹下的用力,他的雞巴在那個女人的陰道裏來回抽插,那女人在他的身下蠕動著,盡力配合著他,

不遠處那幾個人開始射精了。大勇和身下的女人也到了高潮,那女人摟著大勇休息了片刻,就起身拉著他繼續往前跑。邊跑邊說。現在好了。妳也快活了。在看到這樣的事情就不用回頭了。

他很快就被那個女人領到了壹個山坡上,遠遠就看到壹個裸體女人朝這裏跑了,他壹眼就認出了那就是白絮,他瘋狂的跑了過去,兩個人緊緊的擁抱在了壹起,身後那個女人說:妳們好久沒有見面了,就先親熱壹會吧,等會我過來再和妳玩玩。

說著她就走了。大勇急忙向她表示感謝,大勇和白絮兩個人來到壹個大樹下,兩個人並坐在樹下,白絮撲在大勇的懷裏,大勇擁抱著她,撫摸著他的乳房撫摸著她的腹部,陰部和屁股,

大勇問道:妳們這裏怎麽沒有屋子。

白絮指著天上說:妳看那天是的白雲,它是停著不動的,其實那就是透明的帳篷。這裏誰也不需要用屋子了,因為這裏的地面是固定的溫度,總是不冷不熱,這裏也沒有風雨,到處都能躺下睡覺。

大勇又問:妳們都吃什麽呀?

白絮指指樹上的果子說:就吃這果子,山坡上到處都是,既能當飯,又能當菜,既解渴又解餓。

大勇又問:這裏的人不做事嗎?

白絮說:不做的,就是玩。因為我們這裏的人不愁吃,不愁喝,不愁穿,不愁住,沒事就是玩,

大勇說:都玩什麽呢?

白絮說:玩什麽都可以隨便,只要不傷害對方比如:賽跑,遊戲,爬樹,登上,遊泳。摔跤,猜謎,

大勇突然說:我發現有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幹那種事。

白絮說:這也是玩,這種事情在這裏是隨便的,誰和誰都可以,只要有壹方提出要求,對方就不能拒絕,這是這裏的法律。這裏的人相互之間沒有親屬,沒有恩仇,沒有嫉妒,也沒有猜疑,更沒有爭風吃醋爾虞我詐,妳可以隨便和任何壹個女人發生關系,我不會生氣,我也可和任何壹個男人發生關系,妳也不能生氣,來吧我們先做壹次,等會那個女人壹定會來找妳的,妳無論如何不能拒絕知道嗎,大勇說:我已經在沙灘上和她……。

白絮說:正常,這裏就是這樣的沒有人會嫉妒,沒有人會吃醋,這裏是沒有矛盾的世界。來吧,咱們開始吧。他便和白絮開始了行動。

真的不多久,那個女人又來了。她的身材和白絮壹樣好,她的容貌也和白絮壹樣漂亮,她跑過來,就抱住了大勇,大勇回頭望著白絮,白絮微笑著點了點頭,大勇就大膽的抱住了那個女人,

那女人先開始摸他的雞巴,他就開始摸那女人的乳房,兩個人很快就插在了壹起……

這時候,又有壹個男人走了過來,向白絮打招呼,白絮很快就和那個男擁抱在了壹起,白絮用手抱著大樹,把屁股翹了起來,那男人抱著白絮的胯骨,就從後邊開幹了。白絮在呻吟,大勇身下的女人也在呻吟,好像是在比賽,大勇和那個男人也開始比賽了。兩個人喊著號子,看誰幹的次數多。最後大勇竟然戰勝了那個男人,

那個男人把雞巴從白絮的屁股後邊拔了出來,坐到了地上,大勇還在那個女人身上幹呢,那女人高興的摟著大勇,那個男人也向大勇伸出了大拇指,

看來這裏的人不論男女都是友好的,真的沒有任何矛盾的。

大勇幹完了那個女人,感覺有些累了。就坐在了樹下白絮的身邊,大勇方才幹完的那個女人看著大勇和白絮親熱,也不生氣,她還在樹山摘下了兩個果子仍給了大勇,大勇吃了,感覺渾身特別有力氣,精神特別足。

聽說這個島子上來了壹個猛男,很多女人都聞訊跑來,要和大勇玩壹下,奇怪是她們也不爭搶,而且是相互溝通了壹下,然後齊刷刷壹排跪在地上把屁股翹了起來,她們都有壹張漂亮的臉,都有壹副標準的體型,那屁股壹個挨著壹個,都是那樣的白嫩那樣的豐滿,大勇數了壹下壹共是十五個女人,

大勇看了壹眼白絮,白絮微笑著點了點頭,大勇就走了過去,那些女人說:妳隨便從哪壹個開始幹都可以,但是壹個也不能扔下,必須都得幹。

大勇挺起雞巴撲了過去,在每個女人的後邊插了十下子,最後突然撲到白絮上把她按到,把雞巴插在了她的逼裏發射了。那些女人也不生氣,她們起身,嬉笑著跑開了。

大勇突然問白絮,妳們這裏的人大小便怎麽辦?

白絮用手指著旁邊壹個女人說:妳看

大勇回頭望去,見壹個女人,就在他很近的地方蹲下來,她蹲在那裏用力,看樣子是連拉帶尿,真的,那女人的糞便很就從她的屁股裏面伸了出來,直接進入了地裏,她的小便也從她的陰道裏發射出來,直接泄到了地上,那女人很快就站起身子走了。方才她蹲過的地方什麽痕跡也沒有。大勇更感覺驚奇;了大勇很快就適應了這裏的生活。自由自在無拘無束,什麽煩惱也沒有、

時間長了,他又感覺有些單調了。倒是經常想起了自己生活過的地方。

這壹天,他看到十幾個男人來找白絮,要壹起幹她,白絮就躺在壹塊石板上,那些男人就排成壹排,挨個來幹白絮,大勇就自己走到了另壹座山坡上。

那裏女人非常多,也非常漂亮,大勇摸過來壹個就幹,摸過來壹個就幹,真的就沒有人拒絕,沒有反對。

幹完了。大勇繼續往前走

突然他聽到有兩個男人在吵架,他感覺很奇怪,這裏怎麽會有爭端呢,不應該啊,他好奇的走了過去,

壹個男人說:妳弄錯了。我已經去過壹次了,現在該輪到妳了。

另壹個男人說:肯定是妳弄錯了。現在該輪到妳了。

大勇也忘記了上島子時候那船夫告訴他不要管閑事的話,也忘記了白絮對他的叮囑,他就走過去問到。

妳們兩個說的是什麽呀?

那男人說:這不是嗎,我們這個島子上的男人要輪班壹個人壹天,到島子外邊當壹天的皇帝。

大勇說:當皇帝不是好事嗎,妳們怎麽不去呢,

那兩個男人齊聲說:那妳想去嗎?

大勇說,行。我去。

那兩個男人給他深深的鞠躬壹次,然後就笑著跑開了。

大勇回到白絮身邊,看見白絮臉色非常不好,他以為是讓那些男人給幹的疲勞了。就過去問候,卻看到白絮的臉上有眼淚,他更覺得奇怪了。他知道這個島子上的人是不會生氣的,她怎麽能流淚呢。他就問道:妳怎了?

白絮低沈的聲音說:我怎麽了?我還要問妳怎麽了呢,我告訴妳出去不要管閑事,妳怎麽就不聽話呢。

大勇說:我怎麽了。

白絮說,妳怎麽了。妳是不是答應那兩個人說妳要去當壹天的皇帝

大勇說:是啊,當皇帝不是好事嗎?

白絮說:什麽好事啊,不如這裏好的啊,我們這裏沒有疾病,沒有衰老,我們這裏的人是長生不老的,是永遠年輕的。這是仙境,比皇帝好多了。

大勇驚呆了。

白絮哭著說:這裏沒有矛盾,沒有戰爭,沒有任何利害關系,人與人之間非常和睦,也不用生孩子,什麽也不用做。什麽也不用愁,就是玩耍,

當皇帝就麻煩了。要絞盡腦汁的耍陰謀,施詭計,還有發動戰爭,要拉攏,要排斥,要面對蒼生,面對復雜的男人和女人,要應對後宮女人的爭風吃醋,要天天生氣,天天提心吊膽,防止別人暗殺,要衰老,要死亡,從當時皇帝那天起,就是在苦難中掙紮了。

大勇急忙說:不是說好了就出去當壹天皇帝嗎?

白絮說:妳什麽也不懂啊。我們這裏說是“壹天”,那邊就是壹輩子啊。島上方壹日,世上過百年啊。妳力盡千辛萬苦,受了那麽多罪才來到這裏,妳已經是成仙了。怎麽就說放棄就放棄了呢,妳好糊塗啊。

想當初我就是因為壹句笑話,說自己很想到外面玩“壹會兒”,結果就被送出去遭了那麽多年的罪,這裏說是“壹會兒”外邊就是好多年啊,妳也看到我受苦苦了吧,哪有我們這裏好啊,那個老男人差點沒有把我給幹死。

和妳分手後,我壹個人在那個山坡上,多難啊,打獵,種地,擔水,做飯,互市,還要和前來襲擊我的男人戰鬥,還要防止野獸襲擊,什麽活都得幹啊,後來是我的遭難的時間到了。我們這裏的島主就駕著仙雲把我接了回來。他問我還想不想出去玩了。我說什麽也不敢了。

妳現在就麻煩了。因為是去做皇帝,這裏的人本來是輪流去的,誰知道妳主動要去,等會兒這裏的人必須把妳燒死,然後妳到那邊去重新投胎,然後從小到大,要吃苦受罪,要歷經艱辛,要經歷戰爭,然後才能慢慢的爬上皇帝的位置,多麽可怕呀。

雖然說那位子是妳的,可妳要遭很多的罪的,如果妳是壹個好皇帝,妳死了以後魂靈就能回到這裏,如果妳不是壹個好皇帝,如果妳罪孽深重,那死後就不壹定會到那裏去了。

大勇急忙說:那我不去不行嗎?

白絮冷笑著說,那是不可能的,我們的島主是威力無邊的,如來佛都不能幹預這裏的事情。

大勇說:那我們兩個還能見面嗎?

白絮說:我們這個裸體島的規律是輪班,每次都有壹個男人和壹個女人壹起出去,男的就去投胎做皇帝,女人就去投胎做娘娘,妳還記得妳上島來的時候給妳帶路的那個女人嗎,就是她應該陪妳去的,現在到她的班了。

當然我要代替她去,她會高興的。可是妳不想換壹個老婆嘛?男人在這裏已經習慣和所有女人發生關系,妳到了人世間,當了皇帝,就會延續這裏的習慣,當然那邊不允許隨便幹女人,不能隨便和別的女人發生關系,妳就會把很多的女人收攏在自己身邊,看見美女就往宮裏娶,妳會收集三宮六院七十二偏妃,日夜淫亂,妳還能專心致誌的愛我嗎。我不相信啊。

大勇坐在地上,像傻了壹樣。
















0.0188739299774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