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玄幻仙俠]江山風月劍第一部 第四集(連載中)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message
第一集 麗句之亂 第四章 大破麗句 明珠揚威



  兩萬騎兵開路,分列左右,二十萬步兵隨後跟進,麗句國大軍經過一夜的休整,再次列陣陳於帝國軍隊陣前。數十萬軍馬,盡管剛遭到大敗,但也還是不能小視的。海明珠卻是微微冷笑著,一萬鐵騎師,加上其他臨時征調的騎兵,共計兩萬許,列陣在她身後。雖然人數相差懸殊,但帝國軍散發出來的氣勢,絲毫不亞於敵軍十數倍於己方的人馬的氣勢。



  主將金永旭出陣。



  只見金永旭雖然是七十多歲的年紀了,但除了須發皆白外,卻是精神奇佳。“請海明珠將軍陣前答話!”他的聲音並不大,但卻是遠遠的傳到了帝國軍陣之中。



  海明珠微微冷笑,她策動胯下坐騎來到陣前,“有話就快說吧!”同樣也是不大的聲音,但也同樣的清晰的傳送到了金永旭的耳朵裡。金永旭嚴肅的說道:“帝國欺壓我麗句多年,今日本督奉國君之命,前來討伐,為的是要帝國還我麗句一個公道!可將軍你為何百般刁難,殘殺我麗句將士?”“金永旭!你年紀也是不小了,怎麼如此無恥?當真是白活一世了!”



  海明珠冷冷的罵道:“想麗句國數次遭受倭奴人欺凌,連王京都曾被倭奴攻陷過,若不是我帝國出兵相助,此刻可還有麗句國?”



  她一句話罵出,金永旭臉色也是一變,正待駁斥,卻不想海明珠根本不理會他,繼續罵道:“我帝國之器物,牲畜,等各種物產凡是出銷異域都是要收取關稅,而唯有麗句,是照國內稅率不加絲毫稅賦。麗句國名以上是帝國屬國,麗句王對我帝國皇帝稱臣,可每年我帝國賜予麗句的賞賜比之麗句國的貢品多了不知多少,又如何有欺壓之說?”她怒火上衝,“今次明明是你麗句國卑鄙無恥偷襲我帝國,殘害無辜百姓,我等既是帝國軍人,理當保家衛國!你說殘殺你們麗句兵,那就對了,今天定要斬了你這須發皆白,卻是厚顏之至的無恥之徒!”



  金永旭被她罵得老臉發燒,他本想海明珠雖然是名將但終究年輕,想是靠自己一番指責,足可以擾亂其軍心了。沒想到,自己弄巧成拙,反倒被對方罵了個體無完膚!他正要下令進攻,卻不料從帝國軍中突然升起一枝響箭,他正在疑惑,不知海明珠要做什麼時,後軍一陣騷亂,走卒來報:後營糧草起火了!金永旭大驚,忙令人滅火,同時正要強令軍士進攻來緩解壓力,卻猛然聞聽如排山倒海般的巨響,原來,海明珠見敵營火起,指揮軍馬衝殺過來了。



  鐵騎師乃是名動天下的精銳,他們每人騎乘一匹龍馬獸,卻還要引著兩匹,為的是在與敵人的追逐中可以輪番騎乘,不耽誤時間。一萬鐵騎師,加上備用的兩萬匹龍馬獸,和其他常規騎兵,排山倒海般向麗句國軍陣襲來。金永旭驚怒之下,忙令前軍迎敵,忽然,後軍一聲炮響,又有兵士來報:李宗臣叛變了!他指揮本部數萬兵馬,和聯絡其他幾個一心的將軍,竟然對麗句國後軍發起了進攻。



  金永旭感到一陣頭暈目眩,如果不是知道自己還要想辦法將兵馬帶回麗句,恐怕他真要一頭栽倒地上了。不過,最讓他吃驚的還不止這些,他很快就聽出了帝國騎兵的異常。如果是正常的騎兵,不可能發出如此震天地的聲響,而如此動靜只能說明一種問題,帝國使用重騎了!威震天下的鐵甲重騎!



  其實,每個國家幾乎都有重騎兵,既馬批馬甲,人穿重鎧。只是,由於隨著重量的增加,馬匹的速度也會急速下降,所以,都是在特定情況下才會使用。而帝國則有些特殊,由於龍馬獸乃是天地間的一種靈獸,負重能力遠勝於駿馬,而速度更是快捷異常。故而,帝國的騎乘龍馬獸的騎兵,都有重甲裝備,只是根據需要來使用。當年,司天鳳晉升大元帥時,靠的就是鐵甲重騎,龍馬獸的重騎幾乎刀槍不入,而速度絲毫不弱於駿馬的輕騎。所以,在突襲西奴人時才會如此迅捷,如晴天霹靂般威猛!



  金永旭早就知道帝國重騎的威名,但卻是沒想到會在今天真的遇到。他連忙下令,讓最精銳的騎兵撤到後營,去對付李宗臣的叛軍。這樣,至少可以抱住對於麗句國來說珍貴無比的騎兵精華,而余下的地方征調上來的,不多的騎兵則是和步兵一起,布陣,設拒馬刺,抵擋帝國鐵騎的衝擊!



  他的做法沒有錯,羽崖軍騎兵乃是麗句國費勁心裡才創建起來的,尤其是馬匹,若是全部賠進去則很難在建立起來!而且,看目前的情形,麗句國要做的不是攻占帝國的領土,而應該是防止被帝國討伐了。所以,保留住最精銳所在才是唯一可行之計。不過,他的命令同時也發出了另一個信號,就是他要犧牲掉從麗句各地征調上來的地方軍馬了,雖然是慈不帶兵,金永旭這個久經沙場的將軍卻也是熱淚盈眶,若非怕影響軍心恐怕早就哭出來了!



  面對著帝國重騎的衝擊,無論是麗句國的騎兵還是步兵都是如湯潑雪般的消融了,拒馬刺等抵擋騎兵衝營的裝備,在帝國那可怕的重甲騎兵面前竟然形同虛設。那為數不多的地方上的輕騎兵奮不顧身的揮動馬刀長槍,迎向了帝國身披重甲的兵馬,他們絲毫沒有畏懼,抱著拼死的決心與之戰鬥,但最終還是被無情的消滅了。



  在先前的攻擊中,羽崖軍本就是損失不小,而李宗臣所部乃是羽崖軍的精銳所在,他們遇到帝國的鐵騎師時不堪一擊,但在面對麗句國的普通兵馬時卻是威風八面。實力的差距,加上又是偷襲,李宗臣部一路所向披靡,他們衝破了層層封鎖打開了屯糧營寨的寨門,火把如飛蝗般的扔向了數十萬大軍的糧草。當從前面退下來的羽崖軍騎兵找到他們時,糧草已經被燒得所剩無幾了!面對著叛賊,退回來平叛的羽崖軍怒火中燒,發狠的殺向了李宗臣部,而李宗臣部也不是好惹的,雙方當即廝殺了起來。



  “李宗臣!你身為麗句將軍,為何投敵賣國?廉恥何在?”引領羽崖軍右軍的大將軍崔冒申手持銀槍,正好撞見了指揮軍馬廝殺的李宗臣。他最恨叛徒,見到元凶首惡,不由得當即喝問起來。“廉恥?金永旭要我做替罪羊可有廉恥?就是皇帝,為了開疆拓土,不顧百姓死活,挑釁帝國,殘殺無辜邊民可有廉恥?你如今還想做英雄?等著收屍吧!”



  李宗臣所領乃是羽崖軍左軍,他與崔冒申素來是面和心不合,如今撕破了臉更加無所顧忌,他舞動月牙刀催動戰馬衝向崔冒申,而崔冒申在被他一陣反罵後,自己也是有些尷尬,他也是精明之輩,李宗臣所說的事情他不是不明白的,但當他見到李宗臣向自己衝來時卻也是一抖精神,舞槍應了上去!



  兩人本領相差無幾,崔冒申更加勇猛些,但李宗臣卻是更富心計,一時間二人一個蛟龍出海,一個野火燎原,互不相讓的殺了個難解難分!而他們的部下兵士也是瘋狂的廝殺了起來,本來同為羽崖軍的兄弟,此時卻是勢如水火的仇敵了!



  沒有幾天就是新年了,按照慣例,帝國皇帝要在新年時向國人致辭,同時,大宴文武百官。屆時,凡全國三品以上官員,京師四品以上者,除了必須嚴守崗位的以外,全部要到皇城內的太和廣場上拜見皇帝。然後,皇帝在致中殿賜宴,與百官同樂。能夠覲見皇帝,而且被賜宴,這對於個個官員來說無疑是莫大的殊榮。特別是,官員家眷中,凡是被封的誥命夫人也會一同前往。



  不過,盡管這樣歡樂的氣氛更濃了,但卻也有了新的問題,第一就是,來的官員和家眷太多,致中殿根本不可能坐下。二來則是,俗話說,君不見臣妻,當年安樂帝時就曾經鬧出過,在新年大宴上皇帝見到了一個邊關大將的妻子,色與魂受之下通奸敗德,據說還給那個夫人戴上了寵奴環。



  那將軍大怒之下勾結外敵入侵,這才釀成了帝國歷史上最恥辱的澀谷亂夏!所以,禮教之防也是一個大問題。為了辦好大宴,皇帝下旨,命永安王等四王,左右丞相,及六部尚書前往宮中商議,而今天,已經是連續第三天了,照舊例是最後的一天了。



  張嘯林父子吃過早飯便出發去皇宮了!



  張嘯林坐在轎子裡,忽然,他撩開窗口一點,問正騎著龍馬獸緊緊跟隨的張奇峰道:“峰兒,你今天可趁機去拜見一下你的二姨,雖然她現在不得勢,但終究是宮中之人,你明白嗎?”說完,也不管張奇峰是否明白,便又遮上窗子,繼續在轎子裡閉目養神起來。張奇峰卻是信心滿滿的說道:“父王放心,兒臣也有此意!”說完,也就不再廢話的,繼續陪父親向皇城而去。



  隆聖帝在靜思殿召見了四王等大臣。



  其實,關於新年大宴的安排一直是在按照舊例進行,首先是,致中殿只是有二品以上官員及家眷才有資格進入,而其他人等則是根據等級分別的到文勝殿和武德殿受賜。至於第二點嘛,其實關鍵是在皇帝,畢竟誰也不能讓皇帝閉眼或是不顧女眷,否則還叫什麼於臣同樂?但為了安全起見,由皇後陪同皇帝一起,向百官賜福,這便是好多了!不過,為了顯示對於四王及諸位大臣的重視,皇帝還是要將他們召集到一起,商量一番的。



  一路無話,張奇峰陪著父親來到皇宮裡,按照規矩,他們要先到朝房裡休息,等著皇帝宣召。一進朝房,卻發現朝房裡已經有人了,張奇峰都認得,定南王秦守仁及秦衝父子,德中王祖壽,左丞相王吉和兒子王祿年父子,右丞相胡竹維及胡璉父子。除了魯陽王府,其他幾個主要的重臣都來了,張奇峰不由得有些看不起貴喜,心道:難不成魯陽王還想在這種事情上顯示一下身份不成?



  腦筋一轉,他立時有了主意。和眾人寒暄一番後,見父親和秦守仁等聊起天來,他便偷偷溜到朝房外,對立在門外侍候的小太監說道:“陛下什麼時候宣召我們?現在人已基本到齊,你等為何還不去通報?小王可還要去拜見姨娘呢!”幾句話嚇得小太監臉色發白,戰戰兢兢的,“是是是”半天,卻是一句話也沒有說出來。“是什麼?還不快去!”



  被他這一罵,小太監忙不迭的應聲跑了!看著他慌慌張張的樣子,張奇峰心裡卻是偷著樂了。其實,皇帝召見臣子,通常都是要臣子們到朝房來等著,皇帝什麼時候說召見再宣。可帝國四王的實力實在是太過強大,皇帝和他們之間乃是一種微妙的平衡,若是真的翻了臉,皇帝恐怕還真是拿他們沒有辦法。



  所以,這就形成了一種慣例,就是四王可以直接求見皇帝,說白了就是如果四王不想等了,可以要求皇帝趕快召見。張奇峰乃是永安王世子,小太監當然認得,而且,他的姨娘乃是皇貴妃這也是人所共知的,所以,見到他發怒,小太監便趕忙跑去稟報總管太監了。



  不一會兒,就聽到朝房外,傳諭聖旨的太監宣道:“宣,永安王定南王魯陽王德中王及眾位大臣,世子寧思殿覲見……”張嘯林等本來正在閑聊著,聽到皇帝傳召忙跪地接旨,“臣,遵旨!”隨後便由太監引路,向寧思殿而去了。



  到得寧思殿上,眾人先拜見正襟危坐的隆盛帝,山呼萬歲後,張奇峰抬起頭,偷眼觀察這個大夏帝國的皇帝,心裡卻是感慨不已!記得去年新年由於西陲戰事緊迫,他和母親義姐沒有回京師,所以,上次見到皇帝還是兩年前,不過,皇帝當時的樣子和今天卻是相差甚遠!眼前的皇帝,雖然還是一副不怒自威的面孔,但明顯有些精神不振。



  而最令張奇峰不解的是,不知為什麼,他總覺得皇帝的樣子像是當初師父曾經說過的,被九陰鎖陽功采捕過的樣子,而且,被種下了元丹!要知道,種元丹乃是玄陰派九陰功練到第七重以上時,才可以使用的一種功法。簡單說來就是女子修煉九陰功到第七重後,便可以自由控制內息,用內力凝結成如一粒無形的內丹般的氣勁,在和男人交合時踱入男子體內,然後並不當時就將男子采捕至精盡人亡,而是逐日采捕一點。



  這樣,當男子與施放元丹的女子交合九九八十一次後,女子便可以洞悉其一切內心所想之事了。而且,隨著女子功力的增長,當女子九陰功練至第九重境界,大成以後,甚至可以控制該男子的心智,使其成為女子的傀儡一般。按照張奇峰的觀察,對隆盛帝下元丹的女子功力很深厚,但應當是在九陰功第八重大成,初窺九重門徑的火候。



  他心裡暗道僥幸,幸好自己已經是十陽之體,雖然武功沒有達到大成,沒辦法藏匿自己的陽氣,但卻是可以完全遮住自己所修煉的九陽功了。不然,真不知道宮中這麼多女子,哪個是玄陰派的人。不過,按照師父臨終時所說的,除了上代玄陰妖後尹麗風外,恐怕也只有現在的妖後徐憐夢了!看來自己在宮中行走一定要小心了。



  他正在走神的工夫,皇帝卻是發脾氣了!“豈有此理!朕傳召了半天,魯陽王怎麼還沒有來?難道他要抗旨嗎?”張奇峰被一下子驚醒,再看殿中,除了特賜上殿與君同座的張嘯林等三人外,其他大臣都嚇得跪倒在地,一個勁的直呼“萬歲息怒,萬歲息怒!”張奇峰心知是自己的詭計奏效了,但卻是心裡大樂臉上絲毫不露。



  皇帝和四王之間的關系在帝國就是人所共知的秘密,表面上,隆盛帝是帝國至高無上的統治者,但四王卻是完全有能力制衡他!按說,臣子等待皇帝召見,向來都是只有老老實實的等待皇帝傳召,可唯獨四王,他們總是讓太監們直接給皇帝傳信,說是求見,其實是皇帝見也要見不見也要見!



  隆盛帝知道四王求見後,忙將手頭的事情放下,來到寧思殿中召見他們,可沒想魯陽王貴喜竟然沒有來,這可是勾起了他心中的怒火!他以為貴喜是故意要在自己面前擺架子呢,不由得勃然大怒,質問起眾人來!雖然沒有搞清貴喜是怎麼想的,但張嘯林等還是在隆盛帝發了一陣飆後,裝模作樣的起身請他息怒,而隆盛帝也只是發泄一下怒火,便也是見好就收了。



  接下來,就是不等貴喜,隆盛帝和眾人商議新年賜宴的事情,例行公事的商討完了,便下旨散去了。眾人出了寧思殿,貴喜才帶著兒子布林格姍姍來遲,卻發現眾人都已經准備回家了,不由得有些不明所以,他是故意要晚來些以示自己高人一等,但卻沒想到皇帝竟然沒有等他就和眾人商量好了。



  這無異於迎面給了他一記耳光,惱怒之下,貴喜要小太監去稟報隆盛帝,自己求見,卻被告知,皇帝有旨,若是魯陽王來了就請回去,皇帝商討國事累了,要休息!貴喜這才明白,皇帝是故意給自己點顏色看的。他有心去找姐姐安妃蓮宜,但卻是找不到一個太監去通報,只好悻悻的帶著兒子回去了。



  張奇峰沒有隨父親回府,而是讓太監通報給自己的二姨,玉貴妃司美鳳自己要去拜見。司美鳳在宮中十分寂寞,見外甥前來拜見自然歡迎,而前來召見的太監還告訴張奇峰,他的母親司天鳳也先一步到了玉貴妃宮中。張奇峰聽說母親在二姨這裡,先是有些詫異,但隨即想到,自己和父親入宮見駕,母親難得有空閑來看看自己的妹妹也是好事。於是,他便由小太監引路,向著二姨的寢宮走去。



  他一邊走,一邊卻又不由自主的想起剛才的情景。今天他設計折辱魯陽王的計策其實實在是簡單,但卻是實現了讓貴喜丟臉的目的。探究這其中關系,其實還是有四王多年來和皇帝互相牽制,皇帝有心樹立威信卻是無法辦到的原因。



  四王乃是在帝國初祖木憐星征戰之初就追隨的,乃是有著極高的戰功。大夏立國後,木憐星為了表彰他們的功勞,冊封他們為親王,世襲罔替!而當時,由於還有其他幾人功勞達到了親王。所以,除了比別人多了世襲罔替的尊榮外,四王在帝國還有著極高的特權,都有自己的封地,私兵,不需要繳納賦稅,同時,朝廷每年還要給他們不少的俸祿。這還不算,由於累世的積澱,四王還有著各自其他的實力,或明或暗。



  像永安王家歷來是武將輩出,到了張嘯林這一代,雖然張家本身沒有出什麼武將,但他卻娶了鎮寇大將軍司侯虎的女兒,司天鳳為妻。而當時,司天鳳還只是剛剛大破西奴人,初露鋒芒而已。張家便看重她的天賦,猜到她一定會在武功上有作為,張嘯林施展各種手段,總算奪得美人芳心,便火速結婚,並在當年生下了麟兒張奇峰!



  後來司天鳳的發展也正如他們所預料的,立下赫赫戰功,最終成為了帝國歷史上第一個女大元帥,也是第二年輕的大元帥。不過,後來她和自己的兒子張奇峰亂倫通奸卻是出人預料了,當然,母子二人也沒有讓別人知道。但,張家有了司天鳳這張王牌,她手中的四十多萬火鳳軍就成了張家自傲的最大本錢。



  本來,按照張家的打算,還想要張嘯林之弟張嘯安迎娶蕩寇大將軍嚴冒之女嚴珍琪的,但卻被當時的定南王世子,現在的定南王秦守仁搶先一步。所以,嚴珍琪的四十萬麒麟軍也就成了定南王府最大的王牌了。



  隆盛帝自即位以來,一直有心除掉四王,但卻是顧及四王的力量。若是單獨針對一個自然無妨,但若是被其他三家看出,則他們為了自保一定會合力對抗皇帝的。所以,只有一網打盡才成!為此,隆盛帝一直在處心積慮的挑撥四王間的關系,加之本來四王府就是恩怨糾纏不斷,所以,若非是擔心被皇帝各個擊破,他們恐怕早就大打出手了。即便如此,平日裡他們也是互相勾心鬥角的,互相拆台,朝中大臣也是分別依附了各家。只有左右丞相,由於他們位高權重,是自成一派。



  不過,雖然都說四王平坐,但實際上,通過這些年的明爭暗鬥,四王之間還是分出了強弱的!



  首先,最弱的乃是德中王祖壽!德中王祖上乃是胡蠻人的一支,後來在木憐星橫掃大陸時幫助其打天下,立下大功,所以被封為親王!不過,德中王府歷來人丁不旺,到了祖壽這一代竟然是一根苗都沒有。祖壽正妃乃是司天鳳的三妹,司青鳳,也就是張奇峰的三姨。二人成婚多年卻是無有寸出,祖壽便開始納妾,但他納了四個妾室卻還是沒有生出半個子嗣。所以,世人都傳說祖壽乃是天閹之人,不能盡人道。



  由於也是領兵之人,司青鳳也是常年駐守在西北邊疆,與羅剎人及澀谷特人對峙著,平日裡她與司天鳳等也是很少有機會見面,即便見面了也沒有提起過這些惱人的事情。加上胡蠻人的出身,所以,歷來都是那些異族臣服與帝國的大臣才依附德中王府。德中王府的封地不過是東北部的申州和霸州,雖然有不少物產,但地處寒冷之地,人口不多,且經濟一般。所以,據說德中王府的私兵不過是萬人左右,聽上去不少,但比之其他三家就是大大不及了。



  魯陽王府的境遇比德中王府好些。雖然貴喜祖上是月赤人,也是蠻族,但由於月赤人善於經商交際,所以,傳到貴喜這一代魯陽王府還是十分富足的。加上他的封地晉州,賀州雖然和德中王府的封地相鄰,但還是比較靠南,而且,和麗句國接壤。在這才侵犯帝國以前,數百年來麗句國一直是帝國忠實的從屬國,一直也沒有發生過戰爭,所以,魯陽王府在和麗句國的貿易中獲取了豐厚的利頭。



  不過,魯陽王府一直沒有武將,武功乃是其弱項,直到貴喜之子布林格奪取了武狀元獲得東天柱石的外號後,才有所改變。雖然他有五萬私兵,但布林格的青狼衛在三十萬御林軍中是最小的一支,只有萬余人。好在,貴喜的姐姐宜蓮,被隆盛帝選入宮中,封為安妃,頗受寵幸,貴喜也是多了些資本!



  定南王府的實力是足可以和永安王府相比了。



  麒麟軍統帥,大元帥嚴珍琪乃是秦守仁的正妃,四十萬麒麟軍的威名絲毫不弱於司天鳳的火鳳軍!而且,由於他的封地雲州,華州也是在南疆的麒麟軍控制範圍內,乃是帝國最富足安樂之地,所以,其私兵據說也有六萬人!在朝廷內,由於秦守仁年輕時乃是有名的風流才子,吟詩作對無不擅長,因此他也結交了不少文官,這點甚至壓過了以武功為尊的,永安王府。



  不過,張奇峰對自己家的實力還是極有自信的。母親司天鳳的火鳳軍固然是實力超群,而最重要的是,張家通過數代人的積累,已經控制了更多的力量!帝國軍隊分野戰軍團和地方兵兩類,地方兵主要是負責地方的治安及剿匪等,雖然也負責抵御外敵入侵但卻是很少用到他們。而野戰軍團則是完全為了戰鬥而設立,共有八個,最大的是司天鳳的火鳳軍,其次就是嚴珍琪的麒麟軍了。



  這兩個軍團都在四十萬人以上,這主要是由於她們一個要抵御與帝國征戰數百年的西奴人,一個對付的是一直與帝國糾纏不休交蠻人!其他六個軍團的規模要小的多,分別是第三軍團,統帥大將軍王子安,駐守東南部大約十二萬人馬。第四軍團,統帥德中王妃元帥司青鳳,駐守北部邊陲人馬二十五萬。



  第五軍團,統帥大將軍賈無凜,駐守東北部,主要是抵御胡蠻人和澀谷特的一支,太斥露人,總兵馬十七萬。第六軍團是由豹韜上將軍軒轅英統領,主要防御西奴人和交蠻人之間的羌蠻,烏奴等蠻族,兵馬十五萬。第七軍團最小,乃是由上將軍乾盛公統帥,主要在虎山關以外,由於除了一直臣服的麗句國,只有胡蠻人的一部及勢力不大的扎查函人,所以,只有八萬人馬。



  除了這幾個軍團外,還有個特殊的野戰軍團,就是拱衛京師的御林軍!御林軍統帥元帥藍富,統轄著近三十萬兵馬,京師周邊洛州都是其防御範圍。這八個野戰軍團中,三姨司青鳳自不用說,其余如第五第六第七三個軍團的統帥都是由母親司天鳳一手提拔起來的,他們對司天鳳的命令從來都是無條件執行,哪怕是聖旨下來,也是要看是否違背他們鳳帥的將令再說!



  張奇峰雖然年輕但卻是出奇的沉穩,在他看來,如果按照現在的情形發展,皇帝很快就要和四王公開決裂了,他不可能會等著四王完全控制了天下後,讓他當個傀儡皇帝!那麼,解決方法就是要嘛皇帝保持君權,拔除四王,要嘛皇帝被廢,四王拼個死活!這是遲早的事情,但要早做准備了!



  “世子,到了!”小太監那尖細的聲音說道:“世子就請進去吧!奴才在外候著,您老有何吩咐就請傳喚!”神態甚是恭敬。張奇峰知道他這是在向自己買好,微笑著說道:“不必了,我和母親姨娘談些家事,你告訴他們下去吧!”說完,掏出一個銀幣扔了過去。小太監接過銀幣,滿臉堆笑的應承著退下去了,張奇峰卻是無奈的搖了搖頭,也怪不得他這麼高興,太監一個月的月俸也不過三個銀幣而已,自己出手就是他三分之一的月俸了!



  進入殿中,張奇峰見到一個中年麗人正端坐其中,而旁邊坐著的則是自己心愛無比的母親司天鳳!這就是自己的姨娘,大將軍司侯虎次女司美鳳。“臣張奇峰拜見貴妃娘娘!”接著跪倒行禮,但他還沒有拜倒就被司美鳳攔阻道:“不必多禮了峰兒!這裡不是朝堂之上,沒有外人,來,到姨娘身邊來!”同為大將軍之女,但相較於母親司天鳳的英姿颯爽,二姨司美鳳更多了幾分嫵媚!



  張奇峰依言來到她的身邊,還沒有說話就被她一下抓住雙手,噓寒問暖起來,弄得張奇峰頗為詫異,心想:雖然是姨娘和外甥,但怎麼說男女有別的,卻沒想到身為貴妃可姨娘卻是毫不注意。不過,姨娘倒是長得真美,簡直和母親就是從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一樣,他一邊應付似的回答著司美鳳的話,一邊卻拿這個姨娘和旁邊坐著的母親做起了比較!



  母親由於生育過,所以臀部較大些,雖然穿著冬衣,但張奇峰還是可以感到母親豐臀之巨大。而且,母親的雙乳在自己辛勤的按摩揉弄之下,發育的也比姨娘的要高聳些。不過,姨娘的身材也是極為出色了,只是比母親略有不如而已,較之一般的美女,那是上上尤物了!



  另外,由於母親常年征戰在外,雖然精心保養,加之有自己的陽精長期滋潤,卻還是比姨娘略黑些,不像姨娘那麼白皙滑膩。他正要繼續比較,卻被身旁的母親司天鳳的聲音喚回到現實中來!



  “峰兒,峰兒,姨娘讓你坐下呢!”見張奇峰看向自己,她還不自覺的給他飛了個媚眼。



  只這一個媚眼,張奇峰便覺得渾身冒起了熊熊欲火!他恨不得立刻將母親按在身下就地正法,好好的用自己的大雞巴奸淫她一番!但這裡是皇宮大內,又是在自己姨娘面前,他還是有些理智的。想到這裡,再聯系剛剛看到的隆盛帝的情況,他不由得心念一動,心想:皇帝顯然被玄陰派的妖女所誘惑,肯定不會有什麼精力臨幸姨娘,不知姨娘是否也和母親一樣是天生媚骨?念及於此,他下面的分身不由得有些不安分起來,驚得他慌忙運功將心裡的欲火生生壓下去,心道:回去好好奸娘親一下出出火!



  他坐在母親身邊,聽著母親和姨娘姐妹兩個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著,忽然,司天鳳問妹妹道:“妹妹,皇帝,皇帝他……對你好嗎?”看姐姐問得遲疑,司美鳳神色也是一淡,她嘆了口氣說道:“沒什麼好不好的!還是那樣。”她有些恨恨的說:“當初,父親乃是為了自己的地位才將我送進宮的,如今,如今……唉……這都是命裡注定了。”



  司天鳳不由得有些詫異,追問道:“記得以前你剛入宮時,皇帝不是對你很好嗎?可,這幾年怎麼,越來越……”說到這裡,她有些擔心的說道:“我常年在外領兵,沒辦法照顧你們,可你看小妹也是常年領兵征戰在外,讓我為她擔心。可她總還是自由之身,自己還可以照顧自己,而你……”說到這裡,她臉上的憂心之態顯露無疑。



  司美鳳見姐姐關心自己心裡也是一陣溫暖,但想到自己的遭遇,卻又是無奈的搖頭。忽然,司天鳳想起什麼似的問她道:“對了,小妹一直沒有所出乃是因祖壽沒用,是個天閹的廢物,那你呢?你進宮多年,怎麼一直也……”



  她沒有繼續說下去,但司美鳳還是知道她想問什麼的。她說道:“祖壽是天閹,小妹可以和我們姐妹說,而且祖壽妻妾也是不少,都是未有所出,小妹也就沒有人會說閑話了。可我呢,也不知是什麼道理,我就是一直沒有,當初,剛入宮時,皇帝也是成天待在我這裡,可……”說著說著,她忽然醒悟到張奇峰還在一旁,自己這個姨娘竟然和他母親一起,在他面前說起這種事情來,頓時羞得滿臉通紅,再也說不下去了。



  看姨娘臉紅,張奇峰很快就明白是為何故,但司天鳳卻是半天才明白過來!她心裡早就將張奇峰視作自己的男人,更是心甘情願的戴上了寵奴環,成為兒子合法的性奴,所以,她就沒有考慮到自己妹妹的尷尬。就在姐妹二人急著思量說什麼話來岔開話題時,張奇峰忽然開口,問姨娘道:“姨娘,最近……嗯……應當說是一年左右,皇帝最寵幸的後宮娘娘是哪一位?”



  司美鳳正想不談這羞人的話題,可張奇峰的問話卻又涉及到男女之事上來,不過,張奇峰一臉的嚴肅,神情十分認真,看來是確實有問題!於是,她想了想,說道:“最近這一年來,最得寵的後妃有三個,一個是安妃蓮宜,半年前她的女兒,皇帝最喜歡的六公主夭折了,皇帝見她傷心特別的寵愛她一些。另一個就是榮貴妃徐憐夢,她本來是隆盛帝的嫂子,隆盛帝殺了兄長搶奪了自己的嫡嫂,不過這榮貴妃也是個尤物,這麼多年了,竟是沒有變老似的,還和當初一樣,還更加有女人味了些。再有就是江皇後了,她是皇帝的結發夫妻,所以,皇帝對她用心些。”



  忽然,她像想起什麼似的,說道:“對了,還有一點,除了安妃是這半年來才受寵外,剩下二人是一直都很受寵。不過,就最近這幾個月來,皇帝似乎對榮貴妃格外的寵愛些,幾乎每天都去那裡,而且,聽大內司禮監的人說,好像皇帝每晚都是要臨幸她的!”



  聽到這裡,張奇峰不由得一拍大腿說道:“是了,就是她!”他起身來回踱了幾步,轉身對詫異的母親和姨娘說道:“孩兒知道皇帝有什麼問題了!”



  司天鳳姐妹面面相覷,還是司天鳳問道:“孩子,到底皇帝有什麼問題?你說吧,這裡只有我和你姨娘,沒有外人不妨事的!”張奇峰輕蔑笑著,他說道:“徐憐夢乃是玄陰派妖女,而且功力十分深厚,她正在以皇帝身體做爐鼎,准備對皇帝施展九陰鎖陽功!”



  玄陰派的名聲之響亮,就是司天鳳姐妹也是聽說過的,但她們卻有些難以相信,司美鳳問道:“峰兒,你是怎麼知道的,說說呀!”張奇峰解釋道:“首先,今日拜見皇帝時,孩兒便看出他神色不佳,眉間顯露的陰氣正是被施以九陰鎖陽功的症狀。”他得意的說道:“而上次見到皇帝,是在三月間,當時孩兒還沒有看出皇帝的症狀,所以,皇帝被施術一定是在一年以內,而能夠施術之人,必定是宮中後妃等宮中女子。”



  他看了看母親和姨娘,見二人沒有表示異議,只是看著他,他便繼續娓娓道來。“徐憐夢是榮貴妃,她入宮前乃是隆盛帝哥哥汝陵王的王妃,乃是隆盛帝為保皇位,殺害兄長後,見色起意強行霸占來的。所以,世人在提到或想到她時,多數只會想到這一點,但她在嫁給汝陵王之前的身世背景就容易被忽略了!”



  他越說越來勁,“至於她是玄陰派妖女的另一個旁證,那就是,正常女子隨著歲月增長容顏都會衰老。而除非是像母親或姨娘這樣修煉上乘武功,且內功心法中本身就有養顏特效的正派武功,或是修道高深之士以外,也就是修煉邪派武功會有此情況出現!”



  此時,司天鳳姐妹看待羅驚天的眼神雖然都是有些驚訝,但卻有著很大的不同!司天鳳的眼神是對男人的愛慕中帶有驚訝,而司美鳳則是一種需要對眼前這個外甥重新認識的贊嘆。



  不知是否出自女人天生的敏感,司美鳳忽然覺得旁邊有什麼問題,她掃了身旁的姐姐一眼,一下就察覺到姐姐看自己兒子的眼神裡,那種不同於母親對兒子關愛的情感的地方來!她忽地心念一動,帝國淫靡之風甚盛,而帝國的貴族由於生活的奢華富足,則更加的淫亂。



  莫非姐姐和外甥這對母子有什麼?不過,即便是真有什麼,她也不會覺得有什麼不對。其實,在帝國上層社會中,很多人都有違背倫理的男女奸情!武陵侯世子和其姑母通奸,不算,還公開迎娶了自己的親姨娘,雖然在民間轟動不小,但實際上在貴族中並沒有什麼太大的議論。那些貴族們只是覺得他敢公開迎娶姨娘夠大膽的,但至於通奸,母子通奸的事情都有所風傳的。



  這邊在談論著皇宮中的事情,而海明珠在戰場上可謂是大出風頭了!



  由於李宗臣的臨陣倒戈,金永旭統帥的麗句國大軍又是連吃敗仗,在兩面夾擊之下頓時崩潰!金永旭仰天長嘆一聲,無奈的下令,眾軍向清江沿岸撤退!並且,傳令在江邊的後衛部隊准備船只,准備渡江回國守衛本土了。但在他們距離清江還有四十裡時,金永旭卻接到了一個令他震驚的消息,清江北岸的留守大營竟然換上了帝國的旗號,在看那個帥旗,除了第七軍團統帥乾盛公的‘乾’字外,旁邊赫然有個寫了個‘周’字的小旗。打聽之下,原來是在鎮遠縣阻擋了他幾十萬大軍步伐的那個縣令周守仁!



  原來,周守仁當初准備抵御麗句國偷襲時就考慮到,麗句國主應當知道自己和帝國實力的差距,所以他必然會集中優勢兵力,突然的攻擊帝國,松懈的邊防軍。只要他們拿下虎山關,及其後方不遠處並不是很險要的闊疆關,必然可以直擊京師!那樣,則帝國震動,四夷如果再乘機而動,那怕是又會出現澀谷亂夏的景像了!於是,他就想到了,自己的計策,那就是想方設法的拖住麗句國的進兵速度。只要讓他們延遲幾天,那帝國完全可以組織布防,也就可以輕松的應付過去了。



  結合自身情況,周守仁一邊將提醒布防的文碟傳到州府,及邊防軍,同時,自己也是組織人力,竭盡所能的儲備物資糧草。但他知道,憑自己這個縣城是不會阻擋敵軍太久的,他雖然做好了必死的准備,但卻也不會去做雞蛋碰石頭的蠢事,去盡愚忠!更加不能那全縣百姓的身家性命做自己留名青史的本錢!



  所以,他又偷著安排了兩個舉措,一是找精壯干練之人,開挖地道,從縣城裡直通不遠處的山間,有幾條還是通向清江方向的。在眾人的努力下,不到兩個月就完成了全城十二條地道的開鑿,因為大家都知道,這可是關系到自己和家人死活的大事!不過,他逃出去不是只為逃命,而是為了再給麗句國偷襲兵馬一擊!所以,他同時派人將親筆信送到了第七軍團統帥乾盛公處,他知道,乾盛公乃是精明的統帥,一定會做相應的准備的。



  果然,乾盛公在接到信後雖然有些懷疑,但靠著多年在戰場廝殺出來的穩重性格,他還是做了防備萬一的安排。他讓人通知駐守清江沿岸的邊防軍,讓他們加強巡邏,但由於沒有確鑿的證據不能隨便亂說,所以,沒有告訴他們防備麗句國偷襲。雖然周守仁也告知了邊防軍守將麗句國的舉動,但那守將卻是沒有往心裡去,而對於乾盛公的告誡由於說得比較隱諱更是沒有猜出來其中含義。所以,也就導致了被麗句國輕易的偷襲,沒有能夠御敵於國門之外!



  當麗句國真的偷襲時,周守仁的准備得到了充分的運用,他先是阻擋了麗句國前鋒,精銳的羽崖軍的前進步伐,使他們被迫繞道而行耽誤了路程,最終為海明珠的千裡奔襲贏得了時間。隨後,他又憑一縣之力,阻擋了幾十萬麗句國軍馬的衝擊,整整兩天。當麗句國兵士在第三天清晨衝上無人防御的城牆時,竟然沒有見到一個守城的士兵或百姓,全城人似乎從人間蒸發了!金永旭等雖然猜到他們可能是從地道跑了,但卻沒有來得及尋找地道入口,因為前方先鋒官李宗臣的進攻受挫戰報到了,他們便急著應對此事而沒人顧及地道了!



  按照周守仁和乾盛公的約定,周守仁和其他縣中官員分別引領百姓從不同方向撤退,只是,周守仁在引百姓撤退後,又帶著幾個心腹干將來到與乾盛公派出的兵馬會合處。乾盛公本人來了,他得知周守仁來了時便知道麗句國果然偷襲了!後悔之余,他立刻下令全軍開拔,除留下兩萬防御蠻人外,其他的六萬人馬火速趕往帝國與麗句國交界處!



  當探馬來報,說是清江北岸竟然還有一個麗句國的留守軍營,裡面估計有近萬兵馬,他不由得勃然大怒,當即下令猛攻,限半個時辰結束戰鬥!



  正在做著打破千年舊例,讓帝國臣服在自己腳下的美夢的麗句國士兵,根本沒想到這麼快四周的守軍就發現了他們的行動,並且趕到了探馬面前。如砍瓜切菜般的,六萬兵馬很快就將這些麗句兵士殺了個干淨!按照乾盛公的本意,馬上就要領兵去追擊麗句國大軍的後面,但卻被周守仁阻止了。



  “將軍,麗句兵馬至少有幾十萬,我們這六萬人雖然可以重創他們,但自身損失也會很大。”時間緊急,他不等乾盛公說話,就將自己的道理說了出來。“現在,京師早就接到了我們的飛鴿傳書,做好了防御准備,所以,賊子們偷襲京師是根本不可能了。而我們要做的就是不能讓這些混賬東西留在虎山關東,讓他們退回到清江南岸去。”



  看到乾盛公點頭認同了他的見解,周守仁繼續道:“而且,這次麗句國犯上,絕不可以不做懲罰,而懲罰就是要滅其國,屠其族!”看到他說話惡狠狠的樣子乾盛公也不由得有些皺眉,但想到麗句國如此忘恩負義,他也贊成周守仁的觀點了!



  按照周守仁的想法,先是要控制住清江南岸,只有控制了對岸,才可以順利的讓兵馬度過清江去。麗句國兵馬雖眾,但精銳的只有那羽崖軍,而且也只是和倭國的小規模衝突中有了些實戰經驗。其他軍馬,雖然不少,但在帝國的精兵看來,不過是些只會欺負老百姓的烏合之眾!所以,只要這裡能夠守住幾天,帝國兵馬一定會打破入侵之敵,這樣,兩面夾擊定會大獲全勝。到時,帝國大軍過江,麗句國此次應當是傾國而出了,本國定然沒有多少軍隊,所以,滅其國定當如摧枯拉朽般勢不可擋!



  乾盛公本是在司天鳳軍中的戰將,積功至上將軍,後第七軍團統領出缺,便由他補上。所以,他也是久經沙場之輩,當然看得出周守仁用心之恨,計策之准!於是,他便依記,讓一萬兵馬渡河,搶占對岸渡口!同時,派人四處報警,准備調集關東之兵來痛擊進犯之敵!



  當金永旭擊退了叛亂的李宗臣部,率敗兵退至於此時,他真的感到了絕望!但他心中有個信念,一定要將這幾十萬兵馬帶回去,只要有這些兵馬,麗句國就有希望保住家園!



  他調來了崔冒申,命他領所部羽崖軍右軍衝擊敵營,一定要在半個時辰內攻破,否則軍法從事!崔冒申領命出去點兵,在他看來,自己怕是活不得了!半個時辰?別說此時他所部右軍經與李宗臣部左軍的火拼已經是元氣大傷,六萬兵馬只剩下不足五萬,就是平時要用這幾萬人攻打人數相當的守軍也要非些時日,如果人數相當,最少也要打上一整天,這是戰場上的常識了。



  可看到金永旭下死令的樣子,他知道,如果自己不是死在敵人劍下,只要攻打不利,也會被金永旭斬首示眾以正軍法。此時他想到了李宗臣和他對戰時說的話,真是,金永旭知道皇帝會讓他作為替罪羊,所以,他必須先找好自己的替罪羊,只有這樣他才有機會活命!



  而這個替罪羊職務不能小,否則不足以服眾,而他那幾個心腹又不會讓他當作替罪羊。恰巧自己官職大小合適,有不是他嫡系,看來不死都難了!他想起了在麗句的父母,想起了那嬌美的妻子和幼小的一雙兒女,自己有個三長兩短,他們就要遭罪了!



  看他仰天長嘆一聲,他身邊的心腹愛將全赫突然悄聲問道:“將軍,難道我們就這麼去送死!?”崔冒申看了看他,說道:“那還能怎麼樣?難不成我們也學李宗臣去做叛賊?我們家小全在麗句,要是我們叛國,他們還能活嗎?”



  全赫狠聲說道:“將軍以為我們死在戰場他們就能好?且不說金永旭會不會給我們打上個出師不利的罪名,就是我們算為國效力而死,能給家小幾個撫恤?他們能有好日子過?”說到這裡,他悄悄的看了看四周,繼續在驚疑不定的崔冒申耳邊說道:“將軍不會以為此次我們進犯帝國,帝國會饒過麗句?臣服了千年,竟然敢突然進犯,而且完全是我們惹起的刀兵之禍,帝國不會懲罰麗句?”



  崔冒申聽了額頭上冒出來汗滴,他滿腦子都是金永旭拿自己頂罪,根本沒有聯系到這些。“帝國怎麼懲罰我們?按照帝國恩仇必報的行事習慣,麗句不被滅國才怪!”全赫的話可謂是大逆不道了,“我們學李宗臣,至少可以盡自己的力量,保護一部分國中百姓,家人也可保全,否則,別的不說,李宗臣和您素來不和,他得勢了,會放過您的家人嗎?小將的命是您給的,死活全在您,但您自己可要想清楚呀!”



  聽了他的一番話,崔冒申動搖了,他看看全赫又想想剛才金永旭給自己下的命令,他真的猶豫起來!全赫見他真的動心了,便進一步說道:“將軍!您可是我們這幾萬兄弟的父母官呀!您的一個決定就關系著兄弟們的生死啊!”



  他有些著急道:“末將不怕死,可這麼窩囊的死法,心裡卻是不甘!金永旭乃是皇親國戚,他找到替罪羊後便有機會繼續當他的王爺。退一步說,就是真的帝國打了過來,到時他領頭歸順,不照樣還是個功臣嗎?將軍,皇帝的親族都這樣,我們一個尋常百姓又何必做個愚忠臣子呢?”崔冒申看看金永旭的帥帳,一咬牙,對全赫說道:“他娘的,豁出去了,你去做一件事……”



  永安王府,司天鳳自己的小院子裡顯得十分安靜,但從她的書房裡卻傳出了陣陣令人想入非非蠢蠢欲動的聲音來,原來,她正和兒子張奇峰一起行雲布雨呢!



  平日裡在戰場上威風八面的司天鳳此時卻是如一匹雪白晶瑩的駿馬一般,四肢著地,全身不著寸縷,將碩大渾圓的雪臀高高翹起,而她那對圓潤如雪球的豪乳則是有些晃蕩的垂掛在下面,顯得格外耀眼!而張奇峰則如同一個騎在馬背上的帝國騎士一樣,騎在自己母親這匹雪白美艷無匹的坐騎上。不過,他所騎乘的部位不是在腰部,而是在母親的豐臀上!



  張奇峰將他那巨大的陽物盡根從司天鳳身後刺入到她那溫暖的蜜穴裡,雙手穩穩的扶住司天鳳那沒有絲毫贅肉的蠻腰,而他雙腿卻是收起後緊緊的夾在母親如荷花盆般巨大的大屁股兩側,嘴裡說著:“娘親可真是寶馬神獸,孩兒真想永遠騎在娘親身上不下來了!”臉上滿是淫笑!他此時真的有一種騎乘在神駿的龍馬獸上,雖未飛馳狂奔,卻也是心馳神搖了!



  司天鳳被兒子當坐騎,卻絲毫沒有羞辱的感覺,反倒是覺得有些沾沾自喜,而充斥在她陰道裡的那條從她子宮裡培養出來的大雞巴,更是無時無刻不給她身心帶來巨大的刺激!“嗯……嗯……好,好兒子,你真好,弄得娘親好舒服呀……”司天鳳極力壓抑,但還是被這舒服透頂的感覺弄得叫出聲來!



  “駕!駕!”竟然真是像騎在龍馬獸上,張奇峰操控著母親,而母親顯然很享受這感覺。看母親門齒輕叩下唇,秀眉微蹙,但臉上說不出是苦是樂的樣子,張奇峰獰笑道:“好娘親,孩兒孝順的你可好呀!”神態極度淫褻!司天鳳忙回答道:“好,太好了,好舒服呀……又蹭了一下,呀……”



  看到母親被自己奸得這麼騷浪,張奇峰也很興奮,他雙腿松開母親的香臀,跪在其身後的地毯上,戲謔的問道:“那娘親可是要更快活呢?”邊說邊將手由司天鳳腰間挪到輪廓突兀的大屁股兩側,並用力扶穩。“要,要……啊……快給我,給我呀,親丈夫,給你娘親老婆吧!”她一邊膩聲央求兒子賜予自己那刻骨銘心的快感,一邊急切的將大屁股向後亂頂!



  張奇峰舔了舔自己有些干澀的嘴唇,獰笑一聲:“娘親,孩兒來孝順您了……嗨!!!”將大雞巴猛地向後一抽,到還剩一個大龜頭卡在司天鳳陰道裡時突然一個直衝,一下便將大雞巴整個插入到母親肉穴裡。



  “啊……”猝不及防之下,司天鳳一聲慘叫,但還是條件反射的將大屁股坐向兒子那對她來說如同王杖般神聖的大雞巴!母子間激烈的性戰殺伐開始了,雖然知道自己最終還是會被兒子擊敗,被他用大雞巴肏得嚎呼求饒,但還是義無反顧的舍身赴死般全力迎戰了!



  勢若猛虎下山!張奇峰將自己巨大的肉莖虎虎有聲的插入抽出於母親的肉穴,這個曾經是他降生人世的道路的地方被他肆意踐踏了不說,他更是將自己曾經的住處,孕育自己生命,讓自己居住了近十個月的完美子宮再次光臨!這個本不應當屬於他的地方,此時卻成了他尋歡作樂的源泉,也是他孝順娘親,給自己娘親以同樣天倫之樂的最好地點!



  張奇峰殘忍的用幾乎是將母親撐破的力量,將自己的大雞巴凶悍的在母親蜜穴裡出入著!



  “哈,哈……娘親,好娘親,我,愛死你了……”他氣喘吁吁的,向母親吐露著自己的一片真情!但下面的動作卻絲毫沒有受到影響,依然刺殺有力!



  “呀……好……好呀,啊……親丈夫,呀……比,比你爹強多了呀……”司天鳳不由自主的將自己現在的男人,自己的親生兒子,和自己丈夫做起了比較。當然,至少就床技而言,兒子遠遠勝過那個除了一個動作外再無別的花樣的王爺丈夫了!



  聽到母親說自己比父親強,張奇峰自然高興,但隨即他惡狠狠的罵道:“呸!不長記性的東西,我說過在床上不許想別的男人了,怎麼這樣沒幾下,看我不罰你!”說完,他雙手突然用力將母親大屁股向懷裡一拉,同時粗如人臂的恐怖肉莖向前猛地一挺,大龜頭毫無技巧的死硬的撞在母親的花芯上,“呀!!!!”司天鳳又是一聲透徹屋頂的尖叫,很快,她又被兒子帶上了欲望的高峰!



  早晨!冬日的陽光雖然明媚,但照在人身上沒有夏日裡那麼灼熱,很是溫暖舒服,而一個振奮人心的消息也同時傳到了永安王府!



  “鐵騎一師飛鴻令兵蔣虎拜見大元帥!”一個身材並不高大,但卻是透著精明干練的漢子跪倒在司天鳳身前。此時的永安王府正堂上,永安王張嘯林兄弟,及作為少一輩長男的張奇峰,還有身為兵部曹總,張奇峰的姑父柳泰都聚集到了一起,聽著傳令兵的稟報!“海將軍率領鐵騎一師等兵馬,大破麗句國犯境之敵,現以將賊兵逐出國境,並追過清江,打破麗句國最北端的清江,近江兩州並還在一路南下勢如破竹!”



  “好!”“好!”兩個好字分別出自司天鳳和張嘯林,只不過,司天鳳的聲音不大,還是讓人聽不出心中的真實感受。而張嘯林則是完全的拍案叫好,全然是無所保留,任誰都能看出是高興的可以了!



  “報……”門外家人通報,“稟報永安王,王妃!海明珠郡主信使到了!”“快,讓他進來!”正說話間,第二波信使到來,不等司天鳳發話,張嘯林急著就讓進來通報!



  “鴻令兵敖放拜見大帥!”這個敖放身材明顯高過前一個蔣虎不少,但卻也不是很魁梧。不過,兩人的眼神都是那麼毒辣,似乎在放著精光一樣!



  “前方進展如何?”張嘯安在旁急切的問道,他也是清楚,這是關系到永安王府是否可以壓過其他幾王的大事!但顯然,敖放對這個王府二爺不是很在意,竟然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張嘯林也焦急的看著他,見他不說話,正要開口詢問,忽然,他想到了,自己老婆帶出來的兵,就是聖旨降臨,沒有她本人的命令也是無用。所以,他急忙打住,否則自己這個王爺被一個小兵晾起來可就真尷尬了!



  司天鳳看了張嘯安一眼,鳳目媚眼一掃,卻是將張嘯安嚇得一個哆嗦,他心裡這惱恨自己情急之下忘了王嫂的脾氣了!但司天鳳看到張奇峰,他微微點頭示意母親,讓敖放說話,司天鳳才不苟言笑的說道:“講吧!”



  “是!”敖放這才說話。“海將軍已經連破麗句國十三州,並於昨日兩天前圍困了麗句國京城南都!麗句國最精銳的羽崖軍,及大多數主力軍團都已經跟隨統帥金永旭歸順天朝,不出意外,海將軍將於五日內破敵都城!”“嗯,你下去休息吧!”司天鳳柔美但卻帶著冰冷的聲音說道:“蔣虎!你也下去休息吧!”



  二人跟隨家丁出去後,張嘯林長吁了一口氣,說道:“嗯……好!明珠這次立下不世之功,更加讓我們有本錢去收拾秦守仁了,只要他老實了,其他兩家就好辦了!”



  這時,忽然有家人來報,說宮內傳出上諭,海明珠打破麗句賊子隆盛帝龍顏大悅,特旨明日早朝所有在京師的三品以上文武官員及各個親王郡王等有爵位的大臣,一律於五更時在正通殿早朝見駕,不得有誤!張嘯林說道:“傳令,擺酒,為明珠慶功!”

















0.0156979560852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