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豬八戒逞淫女兒國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豬八戒逞淫女兒國


作者:風塵大少
20040918發表於:情色海岸線
排版:mhbwm

***********************************
  前幾天,寫了一篇幾乎沒有什麼色的《豬八戒回高老莊》,沒想到很多朋友
鼓勵我寫下去,當然,更多的朋友強烈要求看到色色的豬八戒。讀者是偉大的,
沒有讀者,我們這些作者就沒有戲唱了,呵呵,因此本人就絞盡腦汁,發揮想像
的空間,為大家獻上此文,但願寫得不是太差。
***********************************

                (一)

  話說八戒隨唐僧取經,鞍前馬後,得成正果,懇請佛祖大發慈悲,恢復了他
天宮俊郎的本相,受封多情使者。八戒返回高老莊,尋得愛侶高翠蘭,小兩口恩
恩愛愛,暢遊愛河,倒也是一番人間快活。

  一日,八戒突然念起師父和師兄弟來,決定赴花果山一行,探望他們,順便
邀請他們到高老莊做客。八戒對高翠蘭商量此事,高翠蘭依依不捨,她歷盡苦難
好容易與愛郎重合,青春年少,情感日濃。聞及此事,翠蘭投進八戒懷中,扭腰
擺臀,女兒情態,難以表述。

  八戒擁著嬌妻,那豐腴的少婦胴體,讓他又是一陣慾火上升,雖說是日日快
活,夜夜春霄,歡好無數,八戒總對嬌妻迷戀不捨。翠蘭這一扭動,八戒食髓知
味,憨然一笑,輕偎俏臉,上下其手,高翠蘭星眼流動,嬌吟不已,鬢角還微微
的有著幾滴的香汗,一縷打濕的秀髮貼在耳根處,少婦風情,誘人到極點。

  須臾,一具香噴噴胴體妙相橫陣,那雪白豐挺的雙乳,她平坦光滑的小腹,
那渾圓翹挺的美臀,圓潤光滑膩滑白皙的修長大腿,更讓八戒百看不厭,百摸不
厭的那芳草地,蜜汁露滴。

  八戒雙眼一亮,撫摩翠蘭大腿的手指上移,直取花心,到嫩穴裡去採摘「花
蜜」。

  翠蘭受到八戒手指的侵襲,反應比較激烈,顫抖的素手緊緊抓著他作惡的手
指,嬌喘連連道:「好老公……不……不要用手……哦……我要……我要……」
翠蘭再也說不下去了,八戒滿意地看著老婆羞澀的表情,儘管和自己歡好,翠蘭
依舊那麼羞於出口,他在翠蘭下身的手指越發加大了力度和沖度,旋轉著,扣弄
著。

  「老婆,你要什麼呀……說啊……」八戒在翠蘭耳邊調笑著。

  「啊……啊……哦……老公……我要……我要你疼……」翠蘭忍受不了來自
下身的快感和騷癢,紅著臉兒,終於放蕩地開口 .八戒長笑一聲,雙手扶著愛妻
的細腰,捧著她的玉臀,對正自己的塵柄,提身而起。

  「滋」的一聲。

  「哦……老公……」翠蘭一聲嬌啼,檀口一口咬住八戒的肩頭,美目緊閉,
臉上露出不知道是痛苦還是舒適的表情。

  進入桃源,一如以往的緊窄,舒爽溫熱的感覺傳來,八戒越發亢奮,他堅定
地挺入,繼續探索那奇妙的世界。每一步走動,翠蘭就會呻吟一聲,那婉轉百媚
的神情使八戒感受到征服愛妻美麗肉體的快感。

  「翠蘭,哦……你……好美……」

  「哦……老公……你好能……干。嗯……妾身……不行了……哦……」翠蘭
雙手挽著八戒的脖子,弱不禁風的樣兒,她感覺老公的玉杵如同靈蛇一般,不停
地點弄著花蕊,她的身子顫抖著,被八戒架著的雪白大腿上蜜汁如雨。

  翠蘭感覺內裡一陣灼熱,她的心花開了又謝謝,謝了又開,被八戒弄得骨酥
體軟,不堪採摘。

  「啊……又出來了…哦……老公啊……不行了……再不能……累壞了……」
翠蘭在八戒耳邊軟語道。

  八戒見愛妻可憐見樣兒,遂放她一馬,溫柔地將翠蘭放於床榻。翠蘭幸福地
望著自己的老公八戒,他英俊瀟灑,溫柔體貼,能有如此夫君,實是自己前生修
來的福份啊!

  「老婆,我想了一下,還是去花果山一下,不然那猴子會殺上門來,說我見
色忘義的!」八戒對翠蘭言道,雖然都已成佛,八戒對師兄孫悟空懼怕仍在。

  翠蘭只好叮囑老公早去早歸,勿讓芳心掂念。


                (二)

  話說八戒一路行雲,瞬息已至女兒國,八戒降低雲頭,俯目下視。下界依然
是鶯聲燕語,花香脂香飛揚。八戒的心中一動,不由想起那千嬌百媚的女兒國主
來,她對師父唐僧癡情一片,只可惜師父榆木疙瘩一個,鐵石心腸,不解內情,
空辜負了女兒國主一番美意。

  八戒不由心頭一熱,「看一下女兒國主如何,好去給師父報個信。」八戒找
到理由,就按下雲頭,直趨女兒國皇宮。

  話分二頭,此時。

  女兒國主正坐在皇家花園涼亭,她素手托著香腮,春水含愁,滿懷心事。一
園的奇花異草也引不起她半點的興致。

  「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女兒國主輕啟珠唇吟道,她癡癡地看遠方,
陷入那令她痛苦又甜蜜的回憶。

  那從大唐萬里迢迢取經的俊男子,乍一見面,她整個心都陶醉了,為了他,
她放下女王的身份軟語相求,與他並肩攜手,低聲暱語。水中的倒影,成雙結隊
的金魚,相伴相依的鴛鴦,都是自己暢訴情懷的借喻。女兒的心思也察覺到那俊
秀男兒對自己也並非毫無情意,只是他取經心堅,舍下自己不顧。

  「唐僧哥哥,如今你在哪裡?不知你可曾念著小妹?」悲從心來,二行情淚
順著玉容淒然而下。

  「國主,請您保重鳳體,回宮歇息吧!」一旁的女相勸道。

  「你們回吧!朕想靜一靜。」女兒國主揮揮手。忠心的女相看著自己的陛下
痛苦的樣子,很後悔當初不應該放那唐僧過關,不然國主也不會如此憂傷。

  「國主不回,吾等也不回!」女相堅持說。

  「你……哎……何苦……」

  女兒國主無可奈何,只好站起身。

  就在此時,天地突然低暗下來,一陣怪風平地而起,鬼哭狼嚎,飛沙走石,
好不怕人,還夾雜著怪笑聲。

  「保護國主!」那女相機警,拔出劍來,然而那怪風卻將她捲走,宮娥們也
不知去向。

  更為怪異的是,那女兒國主所處之地,卻秋毫無犯。

  面對此等怪異,女兒國主不由花容失色,顫聲道:「你……你……你是何方
妖物……你來做甚?」

  怪笑聲起,風止。涼亭前一團黑霧凝集成人形,但見此人尖嘴尖耳,紅鼻,
身高不足一米,偏又文士打扮,故作風流,令人做嘔。

  「久聞女兒國主花容月貌,國色天香,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小生空空
洞鑽地大王特向國主問安了!」出於女性的直覺,女兒國主感到那怪的目光如同
有形之物一般,在自己身上巡視,她有種感覺,彷彿那廝在用心剝著她的一層層
衣物。

  她心中驚慌,但勉力支撐著,怒聲道:「朕是女兒國主,上應天命……你快
快回去……休得無禮!」那廝卻不理會,逕直上前,淫邪地笑著,那紅鼻還故意
聳動幾下道:「好香,不知是否國主的女兒體香?如此美景勝地,國主可肯大方
地將玉體與在下一觀乎?

  「話罷,那怪上前,雙手張開,欲抱國主。女兒國主大駭,急欲奔開,奈何
身如被束住一般,動彈不得。

  「國主不要再掙扎了,你我是天注良緣,小生一親芳澤,幸何如之!」那鑽
地大王得意洋洋,一把托住女兒國主的嬌軀,在女兒國主的玉容上香了一口,就
讓她仰躺在石桌上。

  鑽地大王一副急色鬼的樣兒,急急地為女兒國主寬衣解帶,一把撕去女兒國
主的胸圍,一對雪白的堅挺的玉乳立刻破圍彈出,那二點櫻紅象徵著女兒家的聖
潔。落於鑽地大王的眼中動人心魄,賞心悅目。鑽地大王順手一抹國主的胸部,
放於鼻端一聞,露出陶醉的神情。

  「你……你……這妖怪……我唐僧哥哥不會饒了你……他的徒弟也不會放過
你……來……來人啦。」

  「叫吧,大聲叫吧!……本大仙就喜歡你這樣的……調調……」

  女兒國主又羞又憤,又氣又恨。她悲苦萬分,「唐僧哥哥……你知道嗎?…
我為你保著的清白就要讓這妖怪給玷污了……唐僧哥哥………小妹……來世再見
了!」女兒國主決心以死拒辱,以保清白。

  那妖怪見女兒國主一臉的堅決,忙念了一個字「定」。

  女兒國主的小嘴微張,輕咬著香舌。

  「想死?沒那麼容易,本大仙還沒爽過的呢!國主,等你嘗過本大仙給你的
滋味,你就會什麼人也不想了,就只想和本大仙長相廝守了,呵呵……」

  鑽地大王去掉女兒國主的鳳裙,國主那散發清香的嬌軀呈現無遺,那雪白的
酥胸,那平坦光滑的小腹,那美麗修長的玉腿緊緊併攏,她那芳草如茵的桃源一
覽無餘,「嘓」的一聲,那妖怪吞下一口饞涏,眼珠子都快掉了出來,沒想到女
兒國主的身體這麼絕美。

  妖怪乃是色道高手,並不著急分開國主的玉腿,卻用手撫摸她大腿內側,感
受她大腿上那滑膩細嫩的肌膚和柔軟的感覺,並不時用手指撫弄她的下體。

  「唔唔……唔……」

  「啊……對了……差點忘了……本大仙有幾粒仙藥送與國主……包你欲仙欲
死……和本大仙共享人生極樂……」那妖怪伸手從懷中掏出個藥瓶,喂塞了兩顆
到國主的小嘴裡,餵她吃了下去。女兒國主想要拒絕,可是身不由已,那藥方一
下喉,女兒國主就感到全身火熱難耐,一股就不出的騷癢在全身竄行。

  「不……我不……絕不屈服……不……我不會向妖怪屈服!」國主的心語。

  那妖怪看著剛烈的國主玉容堅決。不由大為驚訝,一般尋常的女子,一粒下
喉便會浪聲妙語,任他擺佈。而今,女兒國主卻頑強地支撐著,不過也只是時間
早遲而已,妖怪對自己的仙藥深有信心。

  鑽地大王也忙著脫去衣物,他雖然矮小,但胯下之物卻是十分獰惡。他爬上
石桌,雙手分開國主的玉腿,那含苞之處,已然玉露欲滴,春潮湧動,看來,在
藥物的刺激下,女兒國主生理上的關防背叛了她的心理。

  「啊,看看,看看……在我的胯下沒有不淫蕩的女人……你也不例外……來
吧……國主……把你的身心奉獻給我吧!」妖怪邪惡地說道,胯下之物在國主的
眼前晃蕩,充血的龜頭似乎在宣告女兒國主的悲慘結局。國主閉上美目,絕望地
等待。

  妖怪的巨物在國主的大腿處衝撞,卻遲遲不進,妖怪故意這樣做為,以配合
仙藥的功效,企圖使女兒國主全身心地墮落。

  女兒國主花心處的花蜜越來越氾濫,目睹此景,鑽地大王相信女兒國主的心
理就要全面崩潰,他開始行動了,他雙手撫摸過她的乳尖,放肆的捏著那兩粒鮮
艷的乳頭,下身抬起,正待全力進入。

  說時遲,那時快。一聲怒喝,一聲雷響,一聲慘叫。


                (三)

  「醒醒……賢妹……賢妹……醒醒……」

  好熟悉的聲音,一輩也無法忘懷的聲音,迷糊中的女兒國主睜開雙眼,映入
眼簾的是那張魂牽夢縈的俊臉,我是不是在做夢?我是?女兒國主咬了咬自己的
舌頭,「嗚」,痛,不是夢。

  「你回來了,你終於回來了……可是我……我……」女兒國主傷心欲絕,等
待多年的人兒出現在自己面前,可是自己卻已被妖怪玷污了。她恨不得自己死了
才好,莫讓他看見自己悲慘的情形。

  「沒事的,賢妹,妖怪已被我除掉了……你還是冰清玉潔的女兒身……」那
俊臉扶著女兒國主下得石桌,指著地上一物言道。但見地上一頭巨狼倒斃,頭頂
幾個孔洞,腥氣撲鼻。

  女兒國主聞得自己尚未被玷污,精神大振,看見妖怪死狀,不由心底一陣害
怕,她嬌聲道:「唐僧哥哥,快把那厭物丟了。」

  那唐僧聞言,衣袖一揮,那巨狼屍身已灰飛煙滅。

  「賢妹……那妖物已讓我清了……你……你怎麼啦?」

  唐僧一把扶住喘息不已,玉臉粉紅的女兒國主。

  「唐僧哥哥,我被那妖物灌下藥物……現……現在……我……呀……我要…
…我要……你」見面時的狂喜延緩了藥物的發作,然而,見到情郎的女兒國主情
火攻心,更是一發不可收拾,那一股股的慾火,已不知在她的體內烘燒了多久,
燒的這天仙般的絕色少女慾火狂升,她再也無法控制自己了。

  「哦……啊……受不了啦……唐僧哥哥……快快……我要……」

  「啊……我……我不是……我……我……」那個唐僧支支吾吾,遲疑著。

  女兒國主的雙腿緊夾,蜜汁如珍珠般下滴,她雙手緊擁情郎,就往石桌上倒
下,乾柴烈火,一點就燃。

  「啊……好痛……哦……唐僧哥哥……好……就是這樣……」

  一聲破瓜嬌啼,拉開了肉戰的序幕。

  將冰清玉潔的完美嬌軀完全交給了愛郎,女兒國主羞澀與幸福交織,慾火與
痛苦並進,她扭動嬌軀,嬌哼不已,下身那之處含苞之處,一縷鮮紅沾在剛佔有
它的玉杵上,標誌著女兒國主成為了少婦。那唐僧伏在女兒國主身上,溫柔地吻
著她的小嘴,暗暗慶幸自己剛好趕到,否則花落他家,遺憾終身。

  「哦,哥……用力些……哦……好癢……啊……」

  「哦……賢妹……」

  女兒國主此時如同一個蕩婦般放開了自己的身心,扭腰擺臀,恣意迎送。那
唐僧見此情景,聽著動人的呻吟,嗅著醉人的體香,也極力配合,緊緊抓住她嬌
弱不堪一折的纖腰,開始由慢而快的抽插起來,玉杵深深進入女兒國主體內,每
一次都盡根而入,直低花蕊。

  「啊……我的唐僧哥哥……你讓小妹美死了……哦……」女兒國主肆無忌憚
的浪叫著,嬌軀像被投入火焰中燃燒一樣,週身顫抖著。

  她只覺得口和呼吸加速,又像是在喘,她拚著命的在扭動,那修長雪白的大
腿死死地夾著唐僧的熊腰,蔥蔥玉指更是飢渴難耐在抓在唐僧背上。那唐僧品嚐
著胯下絕美的肉體,恣意地攻陷著她的花心,撻伐得她香汗淋淋、喘叫不已。那
種舒暢、那種美,已不是用文字與語言所能形容的。

  「哦……好熱……出來了……哥……我還癢……我還要……」

  「賢妹……今天哥就陪你到極樂世界吧……哦……好舒服……」

  女兒國主在妖怪的藥物催逼下,不知疲倦地索要著。而那唐僧也似乎精力充
足,游刃有術。二人交胸貼股,融為一體。整個花園也變得春意濃濃。


                後 語

  幾天後,依舊在那個涼亭,一對情人緊緊依偎在一起,竊竊私語。

  「唐僧哥哥,你什麼時候回來?」

  「賢妹,我會隨時回來看你的。我去去花果山看看我的大師……呃……大徒
弟……就回來……」「唐僧哥哥,你不要又忘了我……我……等你。」

  (不知道是唐僧還是八戒的,請看這句話……)

  「賢妹……我忘了你……也不忘了我們那天……」

  「呀……你還說……唔……哥哥……你的手……啊……」

                【完】

















0.0156691074371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