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暴力虐待]潛伏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丁墨村匆匆轉身回到裡屋,迫不及待地按住在床上不停掙扎的柳媚,伸手抓

住她氣喘噓噓起伏不定的胸脯重重地揉著說:“你不是要證據嗎?馬上就拿來了!

你還是乖乖的聽我的話,別人誰也救不了你!”說著急吼吼地一把撩起了柳媚的

旗袍。豐滿的大腿和純白的小內褲都露了出來。柳媚大叫:“不……不要啊……

你放開我!”丁墨村說:“喊吧喊吧,這屋子隔音,你喊破嗓子也沒人來救你!

還是自己救自己吧!”一邊說一邊把旗袍拉過柳媚的的腰,往她頭上撩。但合身

的旗袍被柳媚高聳的胸脯勒住了,他手忙腳亂地弄了幾次都沒弄上去。丁墨村急

不可耐地上前一步,一手用力按住柔軟的乳房往下壓,一邊拽住旗袍向上用力一

扯。嗤啦一聲,旗袍被扯開一道口子,越過鼓脹飽滿的胸脯,整個被翻過來拉過

了柳媚的頭頂,纏到了她的手臂上。柳媚只穿褲衩乳罩的身子全部露了出來,修

長的大腿、滾圓的屁股、纖細的腰肢、雪白的胸脯一覽無余地展現在丁墨村的面

前。丁墨村迫不及待地掀開脹的滿滿的白色絲質胸罩,一只大手粗魯地伸進去,

貪婪地緊緊抓住了一只熱乎乎白嫩柔軟的乳房。柳媚雙手被銬在床頭,全身展開

在床上,根本無從躲避。她全身發抖,眼淚在眼眶裡打轉,楚楚可憐地哀求他:

“丁主任,放開我……求求你……”丁墨村欲火正旺,豈肯罷手。他一屁股坐到

床上,擠住柳媚幾乎赤裸的亂扭亂動的熱乎乎的身體。抓住她乳房的手不但沒有

放開,反而變本加厲,另一只手抓住小小的胸罩向上一拉,把整個胸罩掀了起來,

另一只肥嫩的乳房忽地挺了出來。



  柳媚拚命躲避著、扭動著身子,那只不受約束的高聳的乳房跟著亂晃,但很

快就被丁墨村抓住了。他一手握住一只貪婪地亂揉起來,柳媚羞的滿面通紅,氣

喘噓噓地亂蹬亂踹。丁墨村瞅了個空子,握住柳媚右乳的大手五指分開,讓殷紅

的乳頭挺了出來。他低下頭張開大嘴不容分說就叼住了那只硬挺的乳頭,貪婪地

吮了起來。柳媚嚶地一聲哭出了聲,一邊扭動身體一邊悶叫:“放開我……放開

啊……求求你丁主任啊……”丁墨村對柳媚的哭求充耳不聞,嘴裡吸吮的吱吱作

響。與此同時他的另一只大手轉移了目標,順著柳媚的小腹向下滑去,不聲不響

地鑽進小小的褲衩,向神秘的三角地進軍。柳媚實在招架不住了,她的手銬在床

頭,一點幫不上忙,只能靠亂扭身子和夾緊大腿躲閃、抵御丁墨村的魔爪。但她

的掙扎越來越力不從心。尤其是胸脯上傳來的強烈的麻酥感覺讓她的身子一陣陣

發軟。下面那只干瘦的大手已經像毒蛇一樣盤踞了芳草萋萋的三角區。兩根緊並

在一起的手指一次次地向下面進攻,企圖鑽進她兩條拚命夾緊的大腿之間。大手

和恥毛的摩擦像一股電流從下面放射到全身,她覺得渾身的肌肉都開始不聽指揮

了。那兩根又粗又硬的手指頑強鑽進了她的大腿之間,死命摳住她下身的嫩肉,

得寸進尺地一點點占據了女人身上最隱秘的蜜穴,並且不知羞恥地向裡面深入。

柳媚連羞帶痛渾身直冒虛汗,她明白自己無論如何抵不住這個欲火中燒的老色鬼。

她拚命堅持了一陣,渾身香汗淋漓,已鑽進去半截的手指在火熱的肉洞裡面猛地

一攪,她心頭一慌,全身軟了下來,眼淚同時嘩地湧了出來,她無奈地完全棄守

了。



  丁墨村立刻感覺到了柳媚身體的變化,她腿上的勁剛一松,他的一條腿就插

了進去,她的腿被岔開了。干瘦的大手順勢全部插到熱乎乎的襠底,摸到那條不

大明顯的縫隙,他心裡怦怦直跳。他把中指留在火熱的肉洞裡面,其余連手指帶

手掌捂住柔嫩的肉體,興奮地摩挲起來。柳媚拼足力氣掙扎了兩下,但那只插在

襠裡的大手像牽著一根細繩慢慢抽去了她身上的力量,柳媚渾身發軟,再也聚積

不起力量,頭一歪,徹底放棄了抵抗。柳媚的身體已不再掙扎,但嘴裡還在不斷

地央求:“不要啊……不啊……丁主任你放開我……”“哈哈,嘴裡說不要,可

下面都濕了!”丁墨村說著抽出插在柳媚陰到裡的手指,大手一翻,堅決卻又輕

柔地把褲衩扒到了她的腳下。接著另一條腿也插進了她兩腿之間,往兩邊一分,

柳媚光著下身被迫岔開了腿。叼著乳頭吸吮的大嘴松開了,胸脯上又痛又癢的感

覺剛剛消失,丁墨村卻調過頭來,把臉湊近了柳媚岔開的大腿中間。“不……不

要看啊……”柳媚羞的滿面通紅。她早知道這個老色鬼一直就覬覦自己的美貌,

多次想占自己的便宜都沒有得逞。現在自己落到了他的手裡,衣服給剝的精光,

他還要如此下流地窺視自己最隱秘的部位。她如墮冰窟,渾身只打冷戰,但她此

時已完全沒有力量反抗了,只有淚流滿面地忍受這天大的恥辱了。



  眼前的情景簡直讓見多識廣的丁墨村看呆了:濃密的恥毛整整齊齊、黑油油

的,恥毛下一條細細的肉縫紅潤鮮嫩,散發著成熟女人的誘人氣味。肉縫的邊緣

還殘留著少許清亮的液體,顯得十分淫靡。丁墨村嘿嘿地淫笑:“柳秘書不但精

明強干,而且內務也滿不錯哦!”柳媚被羞的無地自容,幾乎要哭出聲來了。原

來,知道華劍雄今天要回來,柳媚特意做了准備。昨晚洗澡時不但徹底清洗了下

身,而且修剪了恥毛。今天早上起來後,她再次把下身洗的干干淨淨。她知道華

劍雄回來肯定會要她。而且他有時干到興頭上還常常要舔她的下陰,她要把自己

活色生香地獻給他。她做夢也沒想到出現了這麼大的變故,自己為劍雄准備的這

一切全都落到了丁墨村這個老色鬼的眼裡。丁墨村俯下身子,把鼻子湊近鮮嫩的

肉縫用力吸了兩下,陶醉地感嘆:“啊,真香啊!難怪劍雄這麼離不開你!”



  柳媚哭了。她一千次地想到過被捕,想到過被嚴刑拷打,也想到過會被QJ,

但全不是現在這個窩囊樣子。不明不白地被銬在床上扒光衣服,讓一個老色鬼予

取予奪。但現在一切都由不得她了。丁墨村已經飛快地脫掉了衣服,赤條條地跪

在柳媚兩條岔開的大腿之間,一手攬著她的要托起她滾圓的屁股,另一只手握著

一條大JB頂在了她的胯下。柳媚清楚地感覺到緊緊頂住下身的火熱的大龜頭像發

動了的汽車一樣微微顫抖,好像隨時准備向前衝,她明白奇恥大辱就在眼前,瘋

了似的哭鬧扭擺。但在被欲火燒紅了眼的男人面前她的這點反抗掙扎顯得那麼微

不足道,不但根本無濟於事,而且把他的興致撩撥的無比高漲。丁墨村的肉棒粗

大雄壯的和他干瘦的身體不成比例,那裡面迸發出來的力量也完全不像出自一個

干癟的老家伙。他用碩大的龜頭蠻橫地分開柔嫩的陰唇,硬挺的肉棒頂在柳媚胯

下的肉縫中間,騰出一只手握住她軟綿綿熱乎乎的乳房。他根本不管她的掙扎,

卯足了勁奮力一挺腰。早已就位的粗大的肉棒猛往前衝,紫紅的龜頭眨眼間就沒

入了細窄的肉縫,青筋暴露的大JB殺氣騰騰地貫穿了濕滑的陰道。柳媚哇地尖叫

起來。其實她肉體上並沒有感到太大的痛楚,她早已不是處女,男人肉棒插入身

體的感覺甚至有點似曾相識。但她的心像被一個火紅的烙鐵烙了一下,又疼又悶,

而她的身體卻在發抖。



  丁墨村的興奮達到了極點,大JB包裹在溫熱的肉洞裡舒服而充實的感覺簡直

難以形容。他停頓了一下,以便細細地品味捏在手指間的乳頭的柔嫩以及肉棒周

圍厚實的肉壁因緊張而產生的奇異的張力。憑感覺,他知道自己粗大的JB已經全

根沒入,頂到了她的子宮口。也就是說,她已經被自己征服了。沒想到這個在夢

裡K 過千百回的美人這麼容易就倒在了自己的胯下。他緩緩地把插到底的JB拔出

來大半,柳媚恐懼地大叫:“不啊……求求你……”話音未落,丁墨村身子往下

一沉,噗地又一次一插到底,緊窄的肉壁上的皺褶摩擦著敏感的龜頭,爽的他心

都都快蹦出胸膛了。他什麼都顧不得了,撅起屁股,瘋狂地大力抽插起來。在赤

裸的肉體相撞發出的啪啪的聲響中,柳媚緊繃的身體漸漸軟了下來,她肉體的防

線徹底地崩潰了。更讓柳媚恐懼的是,肉棒猛烈的抽插在一點點挑起她壓抑了多

日的欲望。一種莫名的衝動開始悄悄地控制她的身體。她意識到自己竟然在隨著

丁墨村抽插的節奏下意識地扭臀夾腿。她心裡猛然一驚,拚命壓抑住自己怦怦亂

跳的心。看著這個氣喘噓噓在自己身上亂拱的干瘦的男人,一股發自心底的惡心

油然而生。柳媚的身體一下僵硬了,像一具沒有生命的屍體一樣毫無反應地承受

著強加給她的一切凌辱。丁墨村好像並沒有注意到這些,只是一個勁不停地聳動,

弄的滿頭大汗。瘋狂的抽插很快把他帶上了感覺的最高峰,隨著心髒一陣狂跳,

肉棒過電般歡快的跳動,他勢不可擋地泄的一塌糊塗。



  柳媚僵直地躺在床上,緊閉著雙眼,覺得自己只是做了場噩夢,就像屢次發

生過的那樣。她在恍惚中僥幸地想像,自己一睜眼,還好好地躺在自己公寓的被

窩裡。最讓人臉紅的不過是下身都濕透了,但沒有人看見,不過換洗一下就一切

都過去了。直到聽到一陣小心翼翼的高跟鞋聲,她才猛地恢復意識,回到了現實。

一切僥幸都被擊的粉碎,銬在床頭被勒的生疼的手腕和完全暴露在空氣中冰冷粘

濕的下身告訴她,剛才的一切都是殘酷的現實。丁墨村早已不在床上了,而她驚

恐地發現一個女人正向她走來,她立刻像墮入了萬丈冰窟,腦子裡一片空白。她

在76號的辦公室被QJ了,現在赤身裸體的被銬在床上。這一幅慘像無可挽回的展

示在別人面前,而且還是個女人。她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但即使有地縫,她

也毫無辦法。剛才被拉扯的生疼的手腕告訴她,她被死死銬在床上,哪也去不了。

她痛苦地閉上眼睛,悲慘的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連大大岔開滿是齷齪的大腿

也沒有合上。腳步聲在床前停了下來,女人走到她跟前,一只柔軟的小手輕柔地

扶在她的腿上。一團軟綿綿的草紙擦拭著她慘不忍睹的的下身,發出輕微的嚓嚓

聲。大腿中間那讓人羞恥的粘稠的白漿給擦去了,草紙又開始揩抹她濕漉漉的恥

毛,她甚至感覺到那只小手還溫柔地梳理了幾下亂蓬蓬的恥毛,這更讓她無地自

容。她偷眼一看,站在床前的女人是那個萍如,心裡不禁一抖。她是個神秘的女

人,大家都看不起她,認為她不過是丁墨村的泄欲機器而已。現在自己這麼丟人

的躺在這裡由她給收拾,真是恨不得馬上死了倒干淨。萍如倒好像對眼前的一切

都無動於衷,她一聲不吭地給柳媚收拾完下身,還體貼地把胸罩給她戴好。整個

擦拭的過程中,她似乎連正眼都沒有看柳媚一眼,就像根本不認識她一樣。收拾

干淨後,她面無表情地抬起身,像來時一樣一陣輕風似的走了。





   (八十七)



  柳媚心裡無限悲哀,腦子裡卻是一片空白。難道自己就這樣暴露了?不!她

很肯定自己並沒有給敵人留下任何重要的把柄。那麼他們為什麼動手抓自己?就

憑早上自己進了周雪萍的審訊室?而且黎子午的放肆、丁墨村的貪婪……到底是

為什麼?忽然她腦子裡閃過一個念頭:難道華劍雄出事了?



  一陣沉重的腳步聲打斷了她零亂的思緒,她突然意識到自己現在是被剝光了

衣服銬在床頭上任人宰割。她的心又突突地跳了起來,身子下意識地蜷縮成一團。

一個人來到床邊,站到了她的身旁。從咫尺之遙傳來的粗重的呼吸中,柳媚不看

也知道那是老色鬼丁墨村。“難道他們要押我到刑訊室了嗎?難道和劍雄連一面

也見不上了嗎?難道我要像周雪萍、周麗萍一樣經歷慘無人道的嚴刑拷打了嗎?”

柳媚聽到自己的心緊張地怦怦跳了起來。



  出乎柳媚的意料,丁墨村並沒有動她,而是緊挨著她的身體坐在了床上。他

伸出干瘦的大手,扳過她的肩膀,下流地摩挲著她光裸平坦而又柔軟細嫩的小腹,

呼呼地喘氣,但並不吭聲。柳媚扭過頭不看他,但分明能感覺到他那雙鷹隼般的

眼睛正在貪婪地盯著她剛被清理干淨袒露無遺的下身,她的內心一陣顫抖。一陣

尷尬的寂靜之後,只聽丁墨村湊近了她的耳朵無恥地說:“你和周雪萍接頭的情

況黎子午都錄了音,周雪萍也供認不諱。你還這麼不配合我,怕是沒的救了。”



  柳媚被丁墨村摸的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心裡卻在冷笑。看來他們確實沒

有拿到什麼真憑實據,所以只能用這種下三濫的詐術來試探自己。自己在刑訊室

裡說過的話他們絕對抓不到任何把柄。說周雪萍招供,那更是天方夜譚。那麼多

天慘無人道的刑訊都沒撬開她的嘴,她怎麼會如此輕易地出賣自己。柳媚猛地回

過頭,咬著牙一字一句地說:“黎子午是胡說八道!丁住任,你快放開我!”



  丁墨村見柳媚如此強硬,知道他的威脅沒起任何作用,臉上馬上露出了不耐

煩的神色。本來他以為這一次是萬無一失,肯定中一個大寶。黎子午暗中和他嘮

叨了好幾次,說柳媚就是那個共黨諜報“楓”。他明白黎子午和華劍雄已是水火

不相容,他是想要借助自己的力量抓柳媚一個錯整倒華劍雄。他當時嘴上沒說什

麼,只是和他打哈哈敷衍了過去。華劍雄是周老板的紅人,在日本人那裡根子也

很硬,他當然不想給黎子午當擋箭牌。但卻他卻從心裡希望他能在柳媚身上做成

點什麼文章。其實不管她是G.C.D 還是G.M.D ,這對他都不重要。關鍵是他早看

著這個風騷的小娘們眼紅,卻礙著華劍雄的面子,一直找不到機會、上不了手。

這幾天華劍雄不在,黎子午和他心照不宣地給柳媚作了幾次套,沒想到卻遇上吳

四寶攪局,結果一無所獲。昨晚黎子午請示他說要召集柳媚和吳四寶開會,布置

夜審周雪萍,他很爽快地點了頭。黎子午的算盤他心知肚明,他當然是樂觀其成。

他知道黎子午昨天帶人在76號大樓裡守了一夜。其實他自己昨天夜裡也沒睡好覺,

一直想像著逮住柳媚把她弄上床的情景。連做夢都夢見柳媚給他親手逮到,剝的

精赤條條五花大綁塞在自己的被窩裡,任自己隨意擺弄,激動的醒了好幾次。今

天早上天還沒亮他就進了辦公室,坐在這裡等候黎子午的消息。天遂人願,柳媚

不出所料私闖刑訊室,給黎子午帶人抓個正著,人贓並獲。黎子午把柳媚押進他

辦公室的時候,他臉上看起來沒什麼表情,心裡卻是欣喜若狂,樂開了花。這一

下是一箭雙雕,既不動聲色地搞倒了不知天高地厚的華劍雄,又輕而易舉地把柳

媚這個漂亮娘們弄到了手。現在她如願以償地落在自己手裡,被自己親手剝了個

精光,老老實實地銬在自己的床上。這個一貫冷冰冰的冷美人該任自己隨意擺布

了吧。



  誰知事情並沒有他想像的那麼順利。他雖然在第一時間就心滿意足地把柳媚

弄到了自己的胯下,痛快淋漓地在她身體裡泄出了憋了多時的邪火。但他爬起來

後從柳媚的眼睛裡發現,這個令他想的發狂的漂亮女人在被他K 過之後卻並沒有

被征服。剛才黎子午急急地請他出去,他才知道,竊聽也沒有拿到什麼像樣的證

據。他只有詐她,希望把她糊裡糊塗地嚇住,自己全都說出來。只要她被嚇倒,

乖乖聽他的話,招出什麼來倒並不重要。誰知這招也落了空。看柳媚的眼神,他

倒真有點相信她是無辜的了。



  不過,開弓沒有回頭箭,K 了柳媚,就和華劍雄撕破了臉,他現在已經沒有

別的選擇,只有指望黎子午真的從柳媚嘴裡審出通共的口供來了。不過他現在的

當務之急卻不是這個。這個冷美人弄到手實在不易,不能就這麼放過她,他還意

猶未盡啊。再說,把她交給黎子午去審,用不了一天時間,誰知道他會把她弄成

什麼鬼樣子。想到這兒,周雪萍、周麗萍姐妹受刑後那慘不忍睹的樣子不由得浮

現在他眼前。他搖搖頭站起身來,柳媚發現他正在喘著粗氣往下脫剛才草草披上

的睡袍,腦子裡嗡地響成一片。“天啊,這個老色鬼,難道他還要…………”沒

容柳媚反應,丁墨村身上的睡袍已經滑落到地上,露出了醜陋的身體。他彎腰抓

住柳媚的兩只腳腕,低聲地罵了句什麼,猛地一掀,柳媚的身子給翻轉過來趴在

了床上。柳媚驚叫了一聲,身子扭動了兩下,緊接著把頭埋在兩臂中間不再反抗,

她知道那沒有任何用處,只能更加刺激老色鬼的淫欲。她明白現在能做的就是咬

緊牙關,忍受一切凌辱,真正的考驗才剛剛開始。



  丁墨村伸手攬住柳媚的腰向上拉起來,然後抓起一個枕頭三下五除二塞進了

柳媚小肚子下面。柳媚雖然極不情願地掙扎了幾下,但屁股還是無可奈何地撅了

起來。丁墨村拉開她的雙腿,緊貼著她光溜溜的下身插到了她兩腿中間。他單腿

跪在床上,硬把她兩條光滑白皙的大腿向兩邊撐開,舉起重新硬挺起來的JB頂住

了柳媚的肛門。他用龜頭在那絳紫色的圓圓的菊門上輕輕的磨轉,津津有味地體

味那細細的皺褶滑過的快感。感覺到熱乎乎碩大的龜頭擠進豐滿的臀肉,頂在後

庭的花心上肆無忌憚地亂捅,柳媚真的有點慌了。她對後庭有一種天然的恐懼,

就是華劍雄也只是用手指擺弄過。而且她完全是為了讓他高興,強忍著渾身的不

舒服遷就他。好幾次他想把他的大家伙弄進去,都被她想方設法哄著轉移了目標。

現在這個色迷迷的老家伙居然無恥地要插她的後庭,她恐懼的渾身發抖。她寧可

忍受酷刑也不願讓他這樣凌辱,可她現在的樣子毫無選擇,就是刀山也要咬牙上

去。她默默地咬緊了嘴唇,把頭深深地埋在平伸銬死在床頭的兩臂之間。



  丁墨村想這個小小的菊門不是一天兩天了。他早就對柳媚垂涎欲滴,但不知

為什麼,每次看到她凹凸有致的身體,最想弄到手裡擺弄的不是她高聳的雙峰,

也不是她胯下那誘人的肉縫,而恰恰是這個深藏在圓滾滾的屁股裡面的菊門。現

在她赤條條的落在自己手裡,像一只待宰的羔羊,他豈能錯過機會。他把已經溢

出些許粘液的大JB收了回來,伸手扒開那兩塊細膩白嫩的臀肉,湊近細看。只見

小小的菊門潔淨而精致,在起伏的肉丘的中間呈現出絳紫的肉色。圓圓的輪廓、

紋路細密的皺褶,嫩嫩的像一朵無辜的小花。花朵的中央是一個緊縮的深邃小洞,

由於柳媚的恐懼,它還在微微地抽動,甚是可愛。丁墨村把鼻子湊上去,聞到一

股淡淡的成熟女人特有的誘人氣息。



  “小騷貨!”他低聲罵了一句,“叭”地在白嫩的屁股蛋上親了一口,然後

伸出手指按住圓圓的菊門,由輕而重地揉搓了起來。柳媚再也忍受不住了,她肩

頭聳動著,嗚嗚地低聲哭了起來。丁墨村揉了幾下,覺得心頭有股火在亂撞,猛

地抓住柳媚兩條微微發抖的肥嫩的大腿,再次挺起肉棒直頂菊門的中央。柳媚渾

身發緊,哭著叫道:“不,丁主任……求求你……不要…………”丁墨村那裡還

按奈的住,他腰一直、身子一挺,紫紅色的大龜頭帶著巨大的壓力惡狠狠地迫入

了窄小的洞口。圓圓的洞口被硬生生地撐大,細密的紋路均勻地散開,原先還沒

有筷子粗的洞口竟被雞蛋大小的龜頭硬擠了進去。柳媚“嗚……”地悶叫起來,

晶瑩的汗珠順著她的額頭淌了下來。她趕緊咬住了被單,把痛苦的悲鳴強咽了回

去。



  丁墨村屁股沉下去狠頂了幾下,見整個龜頭都沒入了洞口,停下來略直了下

腰,深吸一口氣,猛一挺身,青筋暴露的大JB像條覓食的大蟒,凶猛地鑽進了小

小的洞口。柳媚再也忍不住了,哇地慘叫失聲:“啊……疼啊……疼……”她感

覺自己的後庭正在被殘忍地撕裂,一條龐大的火龍鑽進了她的身體,燒的她疼痛

難忍。她想掙扎,但不知怎的,渾身一點勁都沒有。汗水濕透了她的秀發,除了

哭叫之外她沒有任何反抗的辦法。她親眼見過76號的特務們在刑訊時把燒紅的鐵

棍插進女犯的肛門甚至陰道,她們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她真想像不出她們究竟

是怎麼忍受下來的。



  那巨大的火龍開始在她的身體裡面瘋狂地翻騰,不停地抽插。柳媚感覺腸子

都要被它絞斷了。整個下身一片火燒火燎的刺痛。而且火越燒越旺,下半個身子

好像都要融化了,疼痛倒好像減輕了。站在身後的那個看似干癟的身體像是通了

電的機器,打夯一樣不斷撞擊,兩個赤裸的身體撞在一起發出“吧唧吧唧”淫穢

的聲音。就在柳媚神智開始迷離之際,下身裡面熊熊燃燒的烈火突然變成了滾燙

的洪水,隨著深深插進她直腸的大肉棒蠻橫的跳動,一股熱辣的洪流勢不可擋地

衝進了她的腸道的深處。她凄慘地長吟一聲癱軟在床上,香汗浸濕了身下的床單。





    (八十八)



  狂暴的抽插終於停止了,柳媚清晰地感覺到略略軟縮了的肉棒徐徐地退出自

己的後庭。下身像被刀割一樣疼痛難忍,額頭的青筋在怦怦地亂跳。柳媚剛想喘

一口氣,卻驚恐地發現新的恐懼又緊接著襲來。站在身後的那個令人作嘔的男人

不但沒有離開,而且彎下腰靠近了她赤裸的身體,男人粗重的呼吸在她身後再次

響起,兩只大手在解她胸罩的帶子。天啊,丁墨村這個老色鬼居然意猶未盡,不

知又要在她身上玩什麼新花樣。柳媚頓時心如死灰,害怕地想喊還沒喊出來,剛

才被萍如弄整齊的胸罩就被狠狠地抽了出來。接著她的身子猛地被翻了過來,兩

只肥嫩豐滿的乳房隨著身子的翻轉晃晃蕩蕩。丁墨村赤著身子拱到床上,兩只布

滿青筋的大手迫不及待地大把抓住她顫巍巍的乳房。接著他一抬腿,騎到柳媚赤

裸的胸脯上,把粘糊糊髒兮兮的JB放到她的臉上說:“小寶貝,張開嘴,給我弄

干淨!”那醜陋的東西粘糊糊地放在柳媚眼前,刺鼻的氣味差點讓她昏厥過去。

她吃力地把臉扭向一邊,粘糊糊腥臭的液體沾了她半邊臉。丁墨村不依不饒地把

她的臉扳正,把濕漉漉的肉棒放到她嘴唇上,厲聲道:“張嘴!”柳媚有心掙扎,

但試著抬了下身子,紋絲不動,倒引來剛受過蹂躪的後庭撕裂般地疼的鑽心。她

渾身一點勁都沒有了。現在她赤條條地躺在這個色迷迷的男人胯下,裡裡外外都

濕的一塌糊塗,大半個屁股都粘糊糊的。下身雖然剛剛擦過,但陰道裡面也有大

股的液體在往外淌。連半邊臉和嘴唇都沾滿了粘液。不知道這個毫無廉恥的老色

鬼還要怎麼侮辱自己,不知道自己還要在這與世隔絕的地方被他蹂躪多長時間。

想到這裡,柳媚一下泄了氣,所有抵抗的企圖不知怎的在一瞬間都消失的無影無

蹤。現在她只想快點結束這噩夢。



  她咬咬牙,屏住一口氣,順從地張開了抹著口紅的小嘴,把臭哄哄的JB吞進

了口中。她顧不得那團臭肉上沾滿的粘糊糊的東西有多難聞,用力去吮、去舔,

只想快點給他舔干淨,不知不覺竟舔的吱吱有聲。誰知事與願違,那團原本軟乎

乎的臭肉接觸到柳媚的口腔和舌頭又慢慢地硬挺了起來。柳媚急的只想哭。她絕

望地感覺著老家伙的JB一點點膨脹起來,塞滿了她整個的口腔,頂住了她的喉嚨,

直脹的她嘴都發酸。柳媚的順從好像鼓勵了老家伙,他屁股一聳一聳的,把肉棒

用力往她口腔深處送。手上則猛勁揉她的乳房,還氣喘噓噓地不停催促:“使勁

……快使勁吸,快使勁!別偷懶!”柳媚無奈,只好忍住一陣陣湧上來的惡心拼

盡全力去吸吮。她強忍著心理上的屈辱和生理上的厭惡,把粘滿肉棒表面的齷齪

和仍不斷流出的粘液拚命咽到肚子裡。可老家伙的肉棒裡像是個無底洞,腥臭的

粘液無窮無盡地流淌出來。柳媚好像已經沒有了意志,只知跟著肉棒的進出機械

地吸呀吸呀。也不知吸了多長時間,直吸到柳媚整個口腔和舌頭都沒了知覺、大

半個臉都酸麻了,老家伙的大JB才第三次跳動起來。一股腥臭溫熱的液體像洪水

一樣順著她吸吮的力量直衝她的喉嚨,把她嗆的差點窒息。她忍住咳嗽屏住呼吸,

呼嚕呼嚕地把那些又粘又髒的東西都咽了下去,一滴也沒敢漏在外面。然後就癱

了一樣張開散發著腥臭氣味的小嘴仰在那裡一動也不動了。恍惚中她記起以前和

劍雄做愛時,吞咽他的精液總讓她感覺那麼興奮。可今天她感到的只有惡心,費

了好大勁才抑制住嘔吐的衝動。



已幫你轉換成繁體字,下次請勿再發簡體字了!



















0.0127139091492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