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暴力虐待]新婚迷情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新婚迷情
這一天淑惠的老公難得年假,帶著淑惠跟小真一家三口計劃到南部旅遊,尤於時逢暑假期間,再加上事出突然,所以一時間也訂不到好的飯店,這時候淑惠的老公想到以前公司的同事離職後在恆春開了間民宿,於是試著打電話過去,在套了套關係後,老闆也真的喬出了兩間房間給淑惠家使用。
隔天經過一陣長途交通後,抵達了恆春火車站,眼前一位年約五十來歲,身材粗壯的中年人過來打招呼「哈哈哈,好久不見囉,難得、難得」說話的是民宿老闆,老林。
「老林,來,我跟你介紹一下,這是我老婆淑惠,這位是我女兒小真」淑惠的老公熱情的介紹家人。
「淑惠我知道啦,當初認識她時她還是剛結婚的新娘子,喔!妳女兒長得很漂亮喔,來來來,這邊天氣很熱,我們先回民宿再說」老林打開自家接送的箱型車,幫忙把大家的行裏搬上車後,一路開回民宿。
老林把車子開自家經營的民宿門口,引導淑惠一家到各自的房間,因為房間設計有限,所以淑惠夫妻住在三樓,小真就被安排在二樓,因為時間還早,於是淑惠一家三口跟老林套關係後借用了老林家的車子往墾丁前去,當晚回到民宿時,看到一位中年人也在現場跟老林交談,原來是老林的朋友叫阿荗的下班後繞過來,老林跟淑惠家人介紹後,說難得老朋友來訪,請淑惠家人先去盥洗,待會準備一些宵夜,大家聊一聊,淑惠一家三口陸續的上樓去洗澡,阿荗的眼晴一直沒有間斷的瞄著小真的身材,等所有人都上樓後,開口問老林:「這些人是誰?那女孩子身材不錯喔!」
老林嘿嘿了兩聲後說:「那男的是我以前工廠時的屬下,她老婆我還幹過咧,算一算也差不多十幾年後,搞不好那個女孩子是我的種咧!」
阿荗接著問:「你搞過?是怎麼回事?不說來聽聽!」
  老林點了根菸說起當時的事情


老林二十幾年前原本在北部某家工廠上班,因為能力不差,經過了幾年的歷練後升上了廠長,而淑惠的老公則是他的下屬,因為工廠必需二十四小時輪班,為避免員工往返危險,在廠區附近設有宿舍,但員工等級都是兩人房,只有廠長級的員工才是住套房。
淑惠結婚當天因為老林有事沒能參加婚宴,所以也沒機會見到淑惠本人,而因為旅行社時間上的安排因素,蜜月旅行是在婚宴後三天才出發,淑惠的老公想說趁年輕多類賺點錢,於是利用這兩天仍回工廠輪夜班,老林跟淑惠的老公說:「我看你這樣子太幸苦了,不然你把新娘子接來宿舍,我的套房借你一個晚上,隔天你下夜班後剛好直接去機場,就不用浪費時間了。」
淑惠的老公心想:這樣也好,到時候下夜班只要稍做梳洗就可以出發去,在跟淑惠商量後也就答應這個方案,當晚五點多時淑惠帶著隔天出國蜜月的行理到工廠的宿舍,老林第一次看到淑惠時,眼晴突然一亮,熱情的引導淑惠夫妻到他的套房,一路還不斷的誇淑惠長的漂亮,她老公平常工作認真…等,七點多夜班人員準備上工時,淑惠的老公出門前交待淑惠:「這邊宿舍依規定是不能留宿女眷的,林廠長特別通融,所以妳晚上就待在宿舍就好了,千萬別亂跑,記得喔」,淑惠點點頭,在老公的臉頰上親吻了一下,就送她老公上班去了。
淑惠的老公上班後一個人在房間裏倒也挺無聊的,然而又不方便隨便翻找老林廠長的櫃子,於是只是坐在電視前面看著第四台播放的影片,這時候淑惠看到電視櫃夾層有一台DVD播放器,於是順勢拉開最下層的抽屜看看有沒有什麼影片,結果拉開後發現裏面有兩部成人影片,淑惠也已是人妻了,對這種東西也不是不懂,想著反正沒人在,看看內容演些什麼,於是把房門上鎖後拿了一部片子便放映了起來,不過為了怕被別人發現,所以也是把聲音調到最小,看著看著,內褲裏的縫縫不自覺的也就濕了。
突然間有人敲門:「新娘子,我是老林啦,開門一下…」,淑惠一陣驚慌的把電視關掉,但還沒來得及把DVD關閉,拉拉套在身上的長袍睡衣,深吸了一口氣後便去開啟房門,門一開只見老林手上拎著一袋的滷味跟二罐啤酒直接進來,並隨手將門給關上。
「來,來,來,這是我們附近很有名的滷味,想說妳一個人在宿舍,一定很無聊,買一點滷味來請妳吃…」老林自顧自的說著,而淑惠則有點為難的站在旁邊。
「來啊,坐啦,不用客氣啦…」老林不斷的招呼淑惠坐下。
「嗯,那嘸看電視?」老林本來想去開電視,淑惠想到剛剛的DVD忘了關,還正播放中,怕被老林給看到剛剛在看A片,於是很緊長的過去拉住老林的手說:「不要開電視了,剛剛才看完關掉而已」
老林發覺淑惠神情有異,再瞄了一眼發現DVD的電源正啟動著,於是猜到剛剛淑惠在看什麼東西,心中嘿嘿的偷笑。
「啊嘸,來、來、來,吃個滷味,這家滷味很好吃喔」,老林不管淑惠有沒有同意,自將滷味倒到盤子裏,看起來的就挺可口的,而且量也沒有很多,淑惠心裏倒也放下了不少,心想應該不會待太久,這時候老林又將帶來的兩罐冰啤酒給打開來,遞給淑惠一罐請她喝。
「嗯…謝謝啦」淑惠心想不好意思婉拒老林,再加上只有一罐啤酒,應該沒關係,於是坐在老林的對面敬老林後喝了一口冰冷的啤酒,之後老林不斷的跟淑惠話家常,東聊西聊的,老林倒也是口才不錯,淑惠逐漸的卸下了心防,就在此時手中的啤酒喝完了,淑惠本來心想老林應該準備要回去了,沒想到老林這時候突然跟淑惠說:「妳們女人齁,就是要保養自己的身體,氣血好人就美麗,」然後竟很衣櫃裏拿出一瓶葡萄酒。
「來,我倒一小杯妳喝喝看,甜甜的,跟果汁一樣」老林在淑惠還來不及婉拒就已經倒了一杯葡萄酒,說是一小杯,其實也不小一杯,然後直接遞給了淑惠,淑惠勉強的接了下來喝了一口,口感還真不錯,老林表面上自己也倒了一杯,不過卻始終只在嘴邊沾一下便放下,但卻不斷的勸淑惠喝,葡萄酒這種東西初入口不覺得有什麼,但後勁很強,喝完了那一杯葡萄酒,淑惠已經有點頭暈了,老林假意的把那瓶葡萄酒收回衣櫃,淑惠心想這回應該結束了把,誰知道老林這時候又從衣櫃裏拿出一瓶金門高梁酒瓶出來,還裝傻的說「吔!怎麼還有這罐?」只見裏面只剩大約一杯的容量,便倒到杯子裏,還跟淑惠說:「這是好貨咧,這罐高梁是六十幾年到現在的,味道很香醇,妳沒喝過齁,來嚐一小口就好了!」
淑惠想著“怎麼還有酒啊”,老林把那一小杯的高梁遞到淑惠的手中,請她喝喝看,還不斷的強調氣味、口感如何、如何的好,淑惠勉強的把它喝下後,直覺得肚子一陣的燒辣,接著頭就暈到站不住,這時候老林把淑惠扶到床上躺著,接著假裝收捨桌上的東西後,跟淑惠說妳好好睡,不打擾妳了,就把房間燈關了,離開房間,淑惠一看到老林離開後,再加上混酒後醉的嚴重,根本沒有力氣起床鎖門,不到一分鐘就完全昏睡過去。
老林離開房間後沒有回去,只是將手中的宵夜垃圾拿去公共垃圾桶丟棄後便轉回宿舍門口,先是假意敲了敲門試探一下淑惠的反應,發現淑惠沒有回應後便自己進到房間裏去,一進去後看到淑惠已經是呼吸深沉,老林嘴角淡淡的賊笑著,接著便把房門鎖上,然後從衣櫃裏拿出一部V8攝影機跟腳架出來,鏡頭就對著床上熟睡的淑惠,跟著就把自己全身的衣服全脫光。
老林走到床邊一看淑惠的睡袍是前排扣型的,於是逐一將扣子解開,睡袍扣子解開後映入老林眼中的是淑惠幾乎全祼的身材,淑惠的胸部有C罩杯,配上身材近幾完美,老林伸手去搓揉淑惠的胸部,更不時的去挑弄淑惠似椒般的乳頭,淑惠因為酒醉,完全沒有任何的反應。
老林在玩弄淑惠的胸部時更不時的發出嘖嘖聲響,嘴裏還不時說著:「喉、喉!這的奶正喔!」,接著還把嘴巴靠過去,用舌頭舔淑惠的乳頭,而左手順著腹部一路滑到淑惠的內褲,在淑惠的內褲外不斷的摸著,因為淑惠早些時候看了老林收藏的成人影片,水雞本來就有點濕滑,被老林不斷的搓揉之後,水雞又流出些許的愛液。
老林對淑惠的胸部一陣玩弄後,轉攻淑惠的下體,淑惠穿的內被只是一般淑女型內被,老林雙手拉住淑惠的內褲後,緩慢的往下脫,淑惠的陰毛立刻露出來,貼近水雞的位置更因為濕潤而拉出一條細絲出來,老林邊脫還邊自言自語的說:「看一下就好了,借我看一下就好了,嘿嘿嘿…」,接著內褲就完全脫離了淑惠的身體。
老林將淑惠的內褲脫下後,把淑惠的兩腿曲起來,好讓水雞完全曝露出來,「呵、呵,果然是新娘子,水雞還是粉紅色的喔!」,這時老林還不忘特別將DV拿過來照特寫,更用兩根手指頭摳進淑惠的水雞,淑惠受到刺激後嘴裏發出一聲“嗯~~”了之後又繼續熟睡,老林這時候還說著:「借我摸一下就好了,就摸一下…」
摸著摸著,老林將DV再次架回腳架,然後跪在淑惠的兩腿之間,左手再次摸著淑惠的水雞、右手不斷的搓著自己的雞巴,完全勃起的雞巴,發亮般的龜頭,就在淑惠的陰戶口不到一公分的距離,老林這時候又開口了:「新娘子,借我在外面擦一下可以吧,就擦一下子,不會給妳插進去的,不回答當妳同意囉…」幹!淑惠早就酒醉到不行了,不是明知故問的嗎!
接著老林就用他的龜頭在淑惠的陰戶口來回的摩擦,但也的確沒有插進去…應該說這時候還沒插進去,淑惠的水雞被這樣剌激後,愛液分泌更多了,甚致屁股的位置下方都已經一片濕,再來回摩擦了二、三十下之後,老林故意將龜頭頂在陰戶門口,然後將龜頭插進淑惠的水雞,還說著:「啊!歹勢,不小心嚕進去了一點點!」然後拔了出來,接著又再次將龜頭插進去,一直反覆的動作著…。
在不斷的這樣子把龜頭插進、拔出、插進、拔出十來次後,老林竟將整根雞巴插進了淑惠的水雞裏去了,淑惠這時候發出了一聲很長伸呤,不過仍然沒有醒過來,老林插進去之後先沒有再動作,等確定淑惠沒醒過來之後,對著熟睡的淑惠說:「借我插一下,我不會射在裏面的,就借我插一下齁!」,接著老林先是慢慢的將雞巴抽出來,等龜頭整個都抽離淑惠的體外後,再整根的插進去,不斷的重覆,抽出、插入、抽出、插入…,邊抽插嘴裏還說著:「幹,新娘啊就是不一樣,又緊又爽,讚啦…!」,因為怕把淑惠弄醒,所以整個抽插的過程中沒有太過於用力,但卻是每一次都是完全插入的很深入,淑惠偶而會嗯嗯的伸呤,在這過程中老林還不時的調整拍攝中的DV攝影機,有時候拍攝淑惠的臉,有時候拍攝抽插中的水雞,但為了怕留下犯罪證劇,都沒有拍到老林的樣貌就是了。
就這樣抽插了將近百來下之後,老林竟把整根雞巴塞進淑惠的體內,就直接內射進去了,射的時候嘴裏說著:「啊~~幹!來不及了,太爽了,啊~~~啊~~~,歹勢、歹勢」,等射完後老林抽出半軟的雞巴,還在淑惠的下腹部點了點,然後再用DV拍攝流出精液的淑惠的陰戶口,之後老林用手指頭把淑惠體內的精液摳出來,邊摳還邊說:「真是不好意思,哈哈哈…」
摳著摳著老林看著淑惠熟睡的臉,便用手把淑惠的嘴巴給扳開,把自己原本半軟的雞巴塞進淑惠的嘴裏,接著用頭抱住淑惠的頭強制口交起來,搞著搞著,老林的雞巴又硬了起來,於是把淑惠的身體側身翻了過去,老林躺到淑惠的後面,從後面抱住淑惠的屁股,再次把龜頭對準了淑惠的陰戶口,順著原本的精液潤滑再次幹上淑惠,而這次老林可就沒有客氣了,幹了大約百來下之後,老林坐起來跨坐在右腳上,再把淑惠的右腳抬高,老林狠狠的幹了進去,可能是動作太大,或者是太剌激,淑惠的伸呤次數越來越多次,又抽插了百來下之後,老林再次讓淑惠躺平,然後從正面插進淑惠體內,再將淑惠給抱起來,用觀音坐蓮的方式,只是淑惠因為酒醉熟睡,所以是整個人攤在老林身上,任由老林擺佈而已。
老林扶著淑惠的兩腿,屁股不斷的前後扭動,淑惠雖然熟睡,不過生理反應仍然沒有因此而停止,所以水雞分泌出來的愛液已經將屁股附近的床舖染濕透了,正當老林享受著這般爽快時,淑惠突然睜開眼晴看著老林,老林當下心想“完了,這下子死定了!”,接著淑惠說了一句:「林大哥,我真的喝不下了,我不要再喝了…」接著又睡著了,原來淑惠並沒有醒來,只是因為一陣晃動後稍作反應而已,老林被嚇差一點整個陽痿縮回去,當下老林暫時不敢再動作,但小聲的回了一句:「好、好、好,我們不喝了齁,妳快睡覺…」,等老林確定淑惠再次熟睡後,老林再次將淑惠放回床上躺平後,整個人就完全趴在淑惠身上,雞巴幹著淑惠的水雞,嘴巴含著淑惠的奶子,不斷的抽插了,老林已經感到要射精了,於是將淑惠整個人抱住後,又再次將雞巴深深的插進淑惠體內後射精,而且這一次射的不比上一次來的少。
老林等射完了之後,一看時間已經快四點了,心想得趕快收拾一下,免得留下證據,於是從廁所拿了包衛生紙將射在淑惠體內的精液摳出來再擦掉,但可惡的是摳出來之前還用手指頭先桶一桶,分明就是故意希望淑惠懷孕,,摳完了之後還將中殘餘的精液塞進淑惠的口中,還說了一句:「吸一吸,不要浪費…呵呵」。
老林將淑惠的內褲穿回去,又用溫水將淑惠的身體稍作擦拭,但過程中仍不時的玩弄一下淑惠的奶子後,再將睡袍的扣子扣好,將DV攝影機及腳架收回衣櫃後,老林才離開房間。
早上八點多淑惠的老公下班回到宿舍後,搖醒淑惠,並問淑惠怎麼有酒味?淑惠告訴她老公昨晚老林廠長有帶宵夜過來,但只喝了一罐啤酒跟一小杯葡萄酒而已,卻不敢告訴她老公還被騙喝了一杯高梁,之後她就去睡了,其實淑惠對半夜老林所做的事情完全沒有記憶,所以十幾年後的今天遇到老林完全沒有任何的尷尬感。
在稍做整理之後淑惠就跟她老公出國渡蜜月旅行去了,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回國後發現老林廠長已經離職,公司給的理由是說他老婆在南部身體不好,要回去就近照顧,但實際上是有廠商檢舉老林廠長有收回扣被開除的,但公司為了給雙方一點面子,所以才用這種理由公告。


阿荗聽完老林講與淑惠的事情之後,口水都快流滿地了,還直問爽不爽,緊不緊的,老林嘿嘿了兩聲後說了一句:「廢話!新娘子咧!」
這時候聽到淑惠一家人從樓下走下來的聲音,老林跟阿荗順著聲音的來源看過去,老林直看著淑惠,而阿荗則是盯著穿著迷你短褲、套件T裇的小真緊緊不放…心中開始在盤算…



















0.0192971229553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