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群體換伴]春光外露的媽咪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我叫小瑟,因為好色,所以外號小色。雖然今年我才16歲,但對女人的研究已有4年的歷史了。不說大家都會猜到,我研究的女體就是我媽咪。
我的媽咪今年38歲,身高1.63米,體重50公斤,胸圍35、腰圍25、臀圍36。因為保養得好,看上去只有28歲的樣子。爹地是海輪船長,一年有大部分時間是在外跑船,所以家裡經常就只有我和媽咪兩個人。這也為我研究媽咪提供了便利。

媽咪是一個很開放的家庭婦女,爹地的薪水足夠養活一家人,所以媽咪從來不擔心家裡的經濟情況。除了忙家務,媽咪還參加女子健身俱樂部的活動,生活過的很充實。

各位看官一定很著急了。那就長話短說,先從媽咪在家做家務談起。
我媽咪在家裡一般穿著很隨便:粉紅色或者淡綠色的連衣短裙,不穿絲襪,小巧別緻的水晶涼拖鞋,腰間經常繫上一個白色繡花圍裙。從上往下看:光亮順滑的黑髮用粉紅色絲巾輕輕挽起,紮在腦後;水靈靈的大眼睛,高挺的鼻樑,紅潤小巧的嘴唇構成一張標緻的面容;豐盈堅挺的乳房,隔著白色鏤空真絲胸罩和衣裙仍依稀可以看到褐色的乳暈和乳頭的輪廓;肥大肉感的屁股緊緊包裹在短裙中,白色絲織內褲在屁股上勒出清晰的痕跡;透過連衣裙輕薄的布料,修長白嫩的雙腿影約可見;纖細柔軟的腳踝上還繫著一根紅色的絲帶(聽媽咪說這是闢邪的);十隻修剪得整齊乾淨的腳指頭露在水晶涼拖鞋的外面。媽咪的這種打扮總會讓我浮想聯翩:包裹在這些衣物裡的會是怎樣的一個肉體呢?

所以,每當媽咪做家務的時候,我就會十分留心,甚至製造可以窺探媽咪肉體的機會。比如,當媽咪站在凳子上擦窗子時,我會借口給她遞抹布而站在下面,在下面可以從媽咪的連衣短裙下擺清晰地看見媽咪那被白色絲製內褲緊緊包裹的陰部:窄小的內褲根本就不能完全包住媽咪肥厚的陰唇,再加上內褲質地輕薄,可以清楚地看出兩片肥潤誘人的陰埠輪廓和黝黑的陰毛。還有,每回吃飯時,我都會不小心將筷子掉到地上,然後彎腰下去撿筷子,乘機偷看媽咪兩腿之間的神秘地帶。當然,這些都只是小兒科,頂多只能看到內褲。要想更加深入的瞭解媽咪的身體,還得經過我一番精心的計劃和準備。很巧的是,富裕的家庭環境和足夠的時間為我的計劃提供了完美的實施條件。

我的計劃的第一步,就是真正的瞭解媽咪的身體構造和生理特點。

(二)

為了實現我的計劃,我特地到網上查詢有關偷窺的器械、迷藥和春藥的情況,並嘗試著用媽咪給我的零花錢訂購了一些。當然,在這些東西寄來之前,我還是開始了計劃。計劃的第一步當然是試探,看看媽咪每天都有那些生活習慣,比如喜歡喝什麼啊,幾點睡覺啊,每天洗澡的時間啊等等。而爹地的回家則是我瞭解媽咪性生活情況的最佳時機。

爹地因為跑船,一年難得回來幾次,所以每次回來都會和媽咪親熱好長時間,自從我開始觀察媽咪以來,我發現只要爹地回來在家的那幾天晚上,他們都會做愛好多次。這到不是因為我去偷看,而是每天晚上等我睡後,媽咪臥室裡總會有很響的聲音,有爹地喘的粗氣聲,媽咪的呻吟聲以及臥床的咯吱聲,這些聲音雖然被爹地媽咪刻意的壓抑著,但在深夜仍然十分清晰,讓我不禁湧起無限幻想。而第二天起床後,我會趁爹地媽咪出去購物散心的時間裡,偷偷進到他們的房間,在臥室浴室的垃圾袋裡翻找,總會得到意想不到的收穫:4、5個避孕套!它們被藏在垃圾袋的最底部,爹地渾黃透明的精液還遺留在裡面,發出刺鼻的味道。如果運氣好的話,還可以看到爹地媽咪換下沒來得及清洗的衣物,在媽咪那常穿的白色絲織內褲的底部布料上還有媽咪留下的分泌物,而且幾乎每次媽咪內褲總是濕漉漉的,上面沾滿了黏糊糊的液體,好像是爹地和媽咪體液的混合物(難道每次爹地做完以後都是用媽咪的內褲搽抹媽咪的陰部嗎?)啊,每想到這裡,我的小弟弟總會硬邦邦地勃起,幻想著爹地媽咪做愛的情景而在媽咪的浴室裡射出我的男精!

我一定要看到爹地媽咪做愛的情景!一定!

(三)

雖然我一直在等待偷看爹地媽咪做愛的機會,可是由於爹地經常不在家裡,和媽咪做愛時又很小心,所以很難讓我得逞。終於,一次偶然的機會,使我有機會看到媽咪性感的一面,只是這一次並不是媽咪和爹地的做愛。而是......

媽咪在健身房曾經認識了一個叫陳媛的少婦,爹地不在家的時候,她們經常一起約著去健身和購物,由於很熟,所以常常無話不談。陳媛的丈夫是一個公司的總經理,在外面有很多應酬,也很少回家,所以媽咪有時候就帶著我到陳媛家裡去玩。他們家住在郊區的別墅區裡,去那裡坐公汽和地鐵一般都要兩個小時的時間,開車的話也得半個小時。媽咪和我都不會開車,於是只有坐公汽和地鐵去。坐過地鐵的人都知道,地鐵在上、下班的高峰期會有許多人,其中甚至還有一些心理變態的男人乘機吃女人的豆腐。而媽咪並不常坐地鐵,對地鐵裡的事情一無所知,於是就讓我這個經常坐地鐵上學的兒子幫她安排。由於陳媛請我們去吃晚飯,所以不得不在下班的高峰期坐地鐵,而我內心深處也懷著某種期望,所以就極力的慫恿媽咪去趕下午5:30的地鐵,不知情的媽咪以為我很有經驗,於是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但因為媽咪天生就不習慣坐公汽,會暈車,所以就提醒我幫她把暈車藥帶上。正巧我郵購的迷藥在前幾天送到了,也不知是什麼緣故,我隨手將迷藥也帶在了身邊。

我們5:00坐上去地鐵站的公汽,上車後不久,媽咪就說頭好暈,要吃暈車藥。我知道吃暈車藥和迷藥的感覺很相似,所以一時心血來潮,就把1顆迷藥遞給了媽咪,媽咪雖然發現顏色不對,可也沒有多想就吃了下去。也許是心理作用,媽咪吃下藥後竟然說覺得好些了。可能迷藥的藥性來得很慢,直到我們上了地鐵,媽咪才說好困想睡一會。我們是從起點到終點,所以一上地鐵時還很空,我們來到一個空車廂,找了個靠門的位置坐下。媽咪坐下後不久就靠著椅子昏睡過去,也許是想到兒子在自己旁邊,所以睡得很安心。這時,我開始藉著車廂裡昏暗的燈光上下打量媽咪起來。也許是第一次到別人家作客,所以媽咪打扮得很精心,上身是白色半透明的低胸短袖絲製休閒襯衫,隱約可以看見裡面粉紅色的繡花胸罩,下身是淺蘭色布制短裙,裙擺處還向上有2公分的開叉,腿上穿著極薄的無色絲襪,腳上是一雙銀色的勾袢高根涼鞋,看上去性感萬分。

此時,一種邪惡的想法湧上我的心頭,「性感誘人的媽咪在這色狼聚集的地鐵上會有怎樣的遭遇呢?」想到這裡,我環顧一下四周,只有對面角落處有一個老太婆在打著瞌睡。於是,我輕輕的將媽咪胸前的兩顆紐扣解開,略微露出媽咪白皙的胸口和乳溝,然後再將媽咪的雙腿略微的掰開,使得坐在對面就可以輕易地看到她兩腿之間的下體。最後,我坐在與媽咪隔著一個椅子的地方,裝作不認識眼前的這個少婦一樣,等著一場好戲的上演......

(四)

大概等了2、3分鐘的時間,這個車廂的座位基本上已經被坐滿了。我仔細打量了一下坐在我媽咪和我之間的男人:從外表看,他好像是一個大學生,20幾歲,斯斯文文的,戴著一副眼鏡。在我媽咪的左邊則是一個60多歲的老頭,看上去萎靡不振。由於地鐵上的座位間隔很小他們兩個人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緊緊地把我媽咪夾在中間,我甚至還看見那個大學生偷偷地用小腿在媽咪的兩腿間摩擦。看來一場好戲就要上演了!

車開動了,也許是那個大學生發現我媽咪睡得很死的緣故,慢慢地加大了動作:他一邊試探著用腳在媽咪那曲線分明的小腿肚子上摩擦,一邊偷偷地將緊靠我媽咪的那隻手放到媽咪的身後,然後藉著地鐵的輕微晃動和兩人之間緊挨著的身體,用那隻手輕輕地撫摩我媽咪的臀部。看著他小心翼翼的樣子,我差點笑出聲來。也許他覺得我在注意他,趕緊收回手來。眼看一場好戲就要泡湯,我哪能甘心,於是指著媽咪對他說:「大哥哥,你的女朋友睡著了嗎?」大學生滿臉通紅,吞吞吐吐地回答:「嗯,這個...是...是啊!呵呵!」聽著他的回答,我心裡不禁有種惡作劇的興奮。

也許是我的話提醒了他,那個大學生開始大膽地行動了:他先是象對女朋友一樣摟住我媽咪的纖腰,然後另一隻手就很不老實地在我媽咪的身上遊走,隔著媽咪那白色半透明的低胸短袖絲製休閒襯衫,輕輕地揉捏媽咪豐盈堅挺的乳房......他發現我媽咪在這樣的侵犯下都沉睡不醒後,變得更加大膽了。一隻手開始在媽咪的大腿上撫摩,然後慢慢滑向大腿內側,最後乾脆伸進我媽咪的布制短裙中,用掌心緊緊地貼在媽咪的陰部,儘管隔著內褲,仍然可以感覺到媽咪那肥嫩陰唇的輪廓;另一隻手則捏住媽咪的下巴,迫使媽咪張開那紅潤小巧的嘴唇,他立即用嘴封了上去,用力地吸吮,舌頭則靈巧地在媽咪的口中攪動,發出「滋滋」的響聲。這些動靜連旁邊的老頭都看得興奮起來,雙手都開始揉捏自己的褲襠起來。眼看那大學生的手指就要從媽咪的內褲底部插入,進入媽咪的私處時,地鐵到達一站,發生了一場我意料之外的事件!

(五)

地鐵車廂打開,上來了一群小混混,頭髮染成五顏六色,大概有四五個人,為首的是一個肌肉發達的大塊頭,嘴裡叼著一隻香煙。這時,他身旁的一個瘦子一眼看到大學生和我媽咪,色咪咪地對那個大塊頭說:「老大,那邊有個騷娘們,咱們大夥過去開開心!」那個大塊頭向這邊一看,一種淫褻的笑容掛在嘴邊。他們一下子圍上來,大塊頭對那個大學生說:「小子,這娘們是你什麼人?抱得這麼緊?」那個大學生哪見過這架勢,吞吞吐吐的說:「沒沒...沒...沒關係!」「沒關係就跟老子滾一邊去!滾!」大塊頭舉手扇了大學生一嘴巴,扭頭又對那老頭說:「老不死的,看什麼看?!還想多活幾年就也跟老子滾!」接著一群人就將我媽咪圍了起來,由於我那時機警裝睡著了,他們也沒理會我。我就聽見那個瘦子說:「老大,這娘們可能喝醉了,要不就是被下了什麼藥,一時半會醒不了!」我聽到這裡,不禁暗自感歎:「高手就是高手,一眼就看出被下了藥!佩服!」同時,又不免為媽咪擔心起來:「他們打算對我媽咪怎樣呢?」

我從人縫裡偷眼瞧去,只見那大塊頭把我媽抱起來,讓她坐在腿上,剩下的四個人就將他們一圍。那大塊頭用手將我媽的雙腿向兩邊掰開,媽咪那淺蘭色布制短裙便褪到了腰間,露出她那性感的穿著粉紅色真絲繡花內褲的下身,接著大塊頭開始用他那粗糙多毛的大手隔著我媽的低胸短袖絲製休閒襯衫揉捏她的雙乳,繼而把我媽的襯衫掀過頭頂,露出裡面的粉紅色的繡花胸罩,其他人的手也開始在我媽咪的身上亂捏亂摸起來。也許在昏迷中也有知覺,媽咪的眉頭緊皺,呼吸也加快了,可是這樣反而讓他們感到更加興奮。媽咪的胸罩經過一番蹂躪,根本已難以包裹那豐盈堅挺的乳房,連褐色突起的乳頭也坦露在了外面。也許是那大塊頭忍受不了的緣故,他拉開褲子的拉鏈,從褲襠裡掏出他的陽具。我偷偷一瞄,不禁倒吸一口涼氣:「我的天,好大的雞巴啊!」那大塊頭的陽具足足有手腕那麼粗,露在褲子外面的部分大約就有十幾厘米長,猩紅色的龜頭上已經溢出透明閃光的液體,猙獰地對著我媽的下體。此時,我開始後悔起來,這次玩笑可開大了,要是這大塊頭的雞巴捅進媽咪的肉穴裡,還不把媽咪的小嫩穴捅爛啊,就算媽咪有個淫穴,媽咪經這一捅還不得醒過來,她要是看見被強姦了,還不得去自殺;就算媽咪沒有醒過來,那以後我還不得多出個弟弟來,這個大塊頭那麼醜,我才不要這個弟弟咧!天啊,我該怎麼辦?
















0.0167429447174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