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暴力虐待]武俠性愛-蒙古兵的暴虐(極度過激 慎入)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一章 少室山下呻吟聲 峨嵋掌門初破身

       蒙古將軍跨下嚎 漢家豪傑空餘恨少室山下,乒乒乓乓的兵刃碰撞聲,男子呼喝聲,女人的嬌喘聲,吵雜的混在一塊。一群蒙古士兵,正嘻嘻哈哈地挺著長矛,晃著大刀,團團圍著一位女子逗弄,那女子手中舞的長劍已不成章法,全身大汗淋漓,顯示早已精疲力盡,不過撐著一口氣硬挺而已。再細看這女子,此人竟是武林第一美人,峨嵋掌門人周芷若!

       原來此時正當屠獅大會罷,周芷若領峨嵋眾人先行離去,卻不料在半路遇上大批蒙古兵軍隊,想峨眉派眾人雖是身有武功,但又怎能敵得過一整支軍隊?自是給蒙古軍打了落花流水,所有峨嵋門人全給俘虜,年輕貌美的女門人更是當場給扒下褲子,一個個成了現成軍妓。

       周芷若力戰多時,已經漸漸不支,聽眾同門在跨下的哀嚎陣陣傳入耳中,心神更是混亂,原本犀利的劍式漸漸軟弱,被包圍的圈子一寸一寸地縮小。包圍的蒙古兵只漸漸將包圍的陣勢縮攏,儘管此時的周芷若早已破綻百出,卻無人下殺手,他們心中都燃著熊熊的慾火。打從一見到周芷若,他們便已被她的美深深震撼,天下間竟有如此美人,這漢人美女甚至比她們蒙古第一美人趙敏郡主還要美上三分,跟她比起來,峨嵋其他那些女弟子根本就不算什麼。周芷若那隨著身形晃動的豪乳、細如柳枝的纖腰、因為裙子破裂而露出的修長美腿、飽滿結實的翹臀、因為汗水浸潤而逐漸展露的胴體,使他們一個個看得是口乾舌燥。

       周芷若困獸之鬥,已明白自己已無法取勝,她知道這群蒙古兵覬覦自己的身體,落入他們手中必遭他們的凌辱,但現已被重重包圍,就連想要逃脫也是不可能,只得勉力支持。

  這次帶領蒙古兵的將軍見一群人久戰不下,不知還要打上多久,吆喝一聲,提起大斧,跳入戰圈,要親自生擒周芷若。眾蒙古兵見將軍親自上場,紛紛讓開,卻依然包圍著,不讓周芷若有機會逃脫。

       【大美人,我知道妳,妳是峨眉派的掌門周芷若,你們峨嵋的門人都已被我們生擒,妳還不投降?】蒙古將軍道。

       【呼~我們峨眉派豈是貪生怕死之徒,就算戰死,也不會向狗韃子低頭!】周芷若氣喘籲籲地道。

       【哼!漢人的母狗,居然這等不知死活,妳若是早早投降,最多成了我們軍中的軍妓,還有個活命的機會,現下妳就算投降也已無用,待我拿下了妳,我讓我們這兩千名弟兄活活姦死妳!】那蒙古將軍給周芷若那一句「狗韃子」給惹毛了,掄斧便上。

  周芷若挺起長劍,上前應戰,她見對方的首領親自應戰,心底燃起一絲希望,只要能生擒他,便有機會可以扭轉局勢,於是她抖擻精神,全力應戰。那蒙古將軍欺她只是個女流之輩,根本沒將她放在眼底,卻不料對方劍法精奇,竟是抵擋不住。

       只見周芷若左劈右砍,虛虛實實,將蒙古將軍弄得眼花撩亂,忽然長腿一掃,正中腳踝,一舉將他掃倒,那蒙古將軍倒下時雙手亂抓,剛好扯住了她袖口,周芷若久戰無力,竟被他一起拖倒。

       蒙古人擅長摔角,那蒙古將軍自然也精於此道,被周芷若掃倒之後拖著她一齊摔倒,兩個人滾在地上,正合適摔角技發揮,他一把抱起周芷若纖腰,想將周芷若舉起,卻被周芷若長劍砍下,剁下幾根手指,痛得哇哇大叫。

       【妳犯規!摔角哪有人用劍的!】蒙古將軍痛得大吼。

       【誰同你摔角了?】周芷若趁勢追擊,飛身連踢,對著他面門直踹,直將他踢得牙齒碎裂,鼻血狂噴,最後身子晃了晃,倒了下去。

       周芷若搶上前去,騎坐在他身上,長劍抵住他脖子,向眾蒙古兵吼道:【你們的將軍已落在我手中,你們要他死還是要他活?】雖然這姿勢甚是不雅,一個女人大腿腿開開的騎坐在男人身上能有多好看?但此刻的她久戰力乏,怕這蒙古將軍還有餘力反抗,只得坐在他身上用重量壓住。

       蒙古兵眾見首領被擒,面面相覷,一時倒不知如何反應,周芷若見他們各個呆若木雞,又喝道:【還不快將我門人放了!】

       蒙古兵眾這時才回過神來,心不甘情不願的放開幹到一半的軍妓。峨嵋女眾衣衫不整哭哭啼啼的朝掌門人奔去,她們不少本來還是處女身,卻都讓這些蒙古兵給破瓜了。

       周芷若安慰了眾門人,提了提那位蒙古將軍,卻是力氣放盡,提不起來,只好一手將他拖著,一手拿劍指著他背心,再向蒙古兵眾喝道:【還不讓開條路!】

       蒙古兵眾卻不肯立即讓開,他們心中都猶豫起來,放棄峨嵋那一乾女眾還情有可原,若是讓眼前這天人之姿的周芷若走脫,可是太對不起老天賜給他們的此番良機,於是他們開始衡量將軍的命和周芷若的身體哪個重要了。

       【還不讓開!】周芷若再度怒斥,用劍揮舞了一番助長聲勢,但其實此刻的她早已不剩一點餘力,所能做的也只有威嚇而已。

       那群蒙古兵自然也不是呆子,早看出周芷若現在只是隻紙老虎,而其他峨嵋女眾早已被操得七葷八素,連站著都有問題了,更造成不了什麼威脅,只是苦於首領受制,所以才令得他們不敢輕舉妄動,但是要放了她們就此走了,卻也不甘。於是他們硬是不肯讓開,決心跟她們耗上了。

       【可恨!】周芷若氣極惶極,卻是一點法子也沒有,她總不能真的剁了這位將軍,而且瞧這些蒙古兵的眼神,折磨這位將軍也無用處,她只能硬著頭皮拖著身軀肥重昏厥的蒙古將軍,揮舞著長劍,領著眾人一步一步走去。但無奈蒙古兵眾雖不阻攔她們,卻仍然包圍著她們,包圍圈就隨著她們的步伐移動,峨嵋一行人走了等於沒走,始終在蒙古兵的包圍圈之中。

       周芷若勉力拖著蒙古將軍,全身大汗淋漓,將身上的衣物都給浸濕了,她身上的衣物本已破爛不堪,整條裙子給割裂成短裙,一雙引人衝動的美腿完全暴露在外,此時正舉步維艱的發抖著。上身也沒好到哪裡去,右手的袖子已被扯脫,露出整條白皙如玉的膀子,其他各處則是一條條大小不一的口子,領口甚至給裁成了低胸,一對美乳幾乎要暴露在外,深遂的乳溝完整呈現,看得眾蒙古兵的肉棍兒紛紛挺立起來。

       【好漂亮的奶子,真白!晃悠晃悠地,真想抓抓!】【看那美腿呀~又長又細,那皮膚呀~又白又嫩,摸上去定是挺光滑低!】【你看她那翹屁股,走路一擺一擺,多會搖啊~像是恨不得人操她!】【真想看她那櫻桃小嘴含著我雞巴的模樣,嘖嘖~】蒙古兵眾圍著圈子緩緩而行,眼中的浴火愈燒愈炙,紛紛淫言穢語起來。

       周芷若的體力已經幾乎透支,只是用意志力勉力撐著,但在眾蒙古兵群起視姦的壓力下,精神開始渙散,漸漸支持不住,眼前一黑,差點便要暈倒過去。

       見此良機,蒙古齊心一至,蜂湧上前,周芷若還想力拼,卻不料昏厥多時的蒙古將軍忽然暴起,一擊打落她手中長劍,然後一把抓住她玉臂,搭上肩,狠狠就是一記過肩摔,原來那蒙古將軍早已甦醒,一路還裝昏給人拖著便為了等這個良機。

       【啊~】周芷若痛叫一聲,已被狠狠的摔在地上,全身似乎快散了架,再也無力抵擋,這一聲叫悅耳動聽,聽得眾蒙古兵都是一陣精神抖擻,馬上俐落的把想要反抗的峨嵋女眾制服了,就待將軍下令如何處置周芷若。

       【妳個婊子!居然敢把大元朝的將軍在地上拖行,我操!】蒙古將軍早憋得一肚子鳥氣,這下全爆發出來,一把扯住周芷若的頭髮,將她提起,一拳狠狠摜在她肚子上。

       【喔~】周芷若唉嚎一聲,痛得彎起身子。那蒙古將軍餘怒未消,掄起拳頭,一拳一拳往她肚子摜,直將周芷若揍得吐了,最後甚至嘔出血來,這才罷手。

       【賤婊子!知道厲害了不?】蒙古將軍得意看著屈服在地上的周芷若。周芷若已經疼得連話都說不出,只是呻吟。這痛楚的呻吟,男人聽了都得銷魂,蒙古將軍打了一頓,氣是消了,下面的肉棍卻翹了起來。

       【將軍將軍,您方才說拿到了這女子,便要給眾兄弟輪著幹,是不是真的啊?】一名蒙古士兵按捺不住問。

       【本將軍難道說話不算話嗎?帶我好好快活後,自將她分發下去,人人都有份,各個有砲打,你們說好不好啊?】蒙古將軍意氣風發道。

       【好啊好啊~】【將軍英明!將軍英明!】【將軍對手下真是慷慨,跟著將軍鐵總有好處撿。】【誓死追隨將軍!】蒙古兵眾聽說待會便可輪姦周芷若,各個興奮,直把他們將軍讚上了天。

       周芷若見即將遭辱,心一狠,便想咬舌自盡,卻又不甘心,也不忍心放下眾門人不管,只得咬著牙,決心苦撐下去,或許尚有救出同門的一線生機,於是閉目已待。

       【想不到妳這賤娃倒也識相,知道逃不過乾脆覺悟了,可妳現在才覺悟也已太遲了,本將軍話已出口,便等著被我們這兩千名弟兄凌辱致死吧!】蒙古將軍脫下褲子,挺出那兇惡的巨屌,眾蒙古兵眾也紛紛脫褲,各個挺屌示威。

       周芷若此時以萬念俱灰,不想也無能反抗了,蒙古將軍一把扯住她的頭髮,將她曳來跨下,周芷若只覺一股腥臭撲鼻而來,蒙古將軍的巨屌已塞入她的口中。

       【唔唔唔~】周芷若扭動著頸子掙扎,頭卻被蒙古將軍牢牢按住,口中的巨物直接頂至喉嚨,直噎得她幾乎喘不過氣,惡臭從口腔內傳至鼻腔,嗆得她幾欲作噁,肉棒在她嘴裡輕輕抽動著,強烈的屈辱終於使她噴淚而出。

       【唉呀~哭了呢~適才不是挺威風的嗎?怎麼~吞下了肉棒便哭哭啼啼的啦?】蒙古將軍獰笑著幹著周芷若嘴,將周芷若的美首塞在跨下抽動,適才的狼狽與現下的意氣風發簡直判若兩人。

       周芷若眼睜睜的看著韃子將軍的臭肉棒在自己眼前,插入口腔再拔出,插入、再拔出,肉棒下那袋噁心的陰囊,隨著前後抽動一次次碰撞著她的下巴,她只能屈辱的閉上眼,悲憤的流著眼淚。

       【哈哈~什麼峨眉派掌門,聽說妳不久前還在屠獅大會上奪得武功天下第一啊?現在怎麼在幫我含肉棒子呀?我看妳也不怎麼樣,你們這些武林人士就是愛誇口,憑妳一個小娘們怎麼會是武功天下第一?該不會是用自己的身體去賄賂群雄,讓大家拱妳做天下第一吧?】蒙古將軍一邊操著她的嘴,一邊諷刺,他會知道這麼多事,是因為少林寺早已安排了內奸,他才會對山上的事瞭若指掌,這位蒙古將軍雖然有些膿包,卻也不是
無謀之輩。

       周芷若口中的津液從嘴角流出,連成一條滴落在晃動的美乳上,蒙古將軍看得更是情慾高長,將肉棒從她口中拔出,撕碎她身上衣衫,捧起她軟綿的雪白玉乳,套上肉棒,輕輕夾弄起來。

      【爽呀~這觸感~軟綿綿,聞起來還有淡淡奶香,好棒的一對奶,肉棒被夾在奶溝裡,真舒服呀~】蒙古將軍抓著周芷若的奶打著奶砲,酥麻的叫著。夾弄了好一會,蒙古將軍終於快忍不住了,又將肉棒塞入周芷若的玉嘴,開始發狠狂幹起來,狂插了數百下,才在周芷若的喉嚨裡射精,周芷若悴不級防,吞入了好大一口,隨著蒙古將軍將軟垂著雞巴退出,才嘔出了幾口,黏膩的精液一條條掛在她的下巴晃悠,好一幅美人滿嘴精圖。

       【哈哈哈~怎麼樣,我的精液好味嗎?】蒙古將軍大笑著,將沾滿精液的雞巴往她俏臉上抹,塗了她滿臉臭液,周芷若幾乎氣昏過去。

       蒙古將軍在周芷若嘴裡射過一發後,休息了好一會,再度提槍上陣,將周芷若推倒,拉開兩條修長玉腿,掀起裙子,裙下春光一覽無遺。

       只見周芷若的陰戶肥厚飽滿,陰毛濃密,一看便知道是個欠操的好逼,穴裡傳來陣陣騷味,原來蒙古將軍適才那一輪對著肚子的痛毆,使得她不小心失禁了。

       【堂堂的峨嵋掌門,在這麼多人面前失禁啊~可真丟人。】蒙古將軍淫笑著將手探去,開始摳弄起淫穴。

       【住…住手…快住手…】周芷若羞愧萬分,一張俏臉脹紅起來,拼命想將腿收攏,卻被蒙古將軍掰得更開。

       【住手?妳現在要我住手,我看等會便叫我別停了啦~】蒙古將軍哈哈大笑,將兩根手指探了進去,深入陰道,摳弄著女人最敏感處,只覺周芷若的淫水開始湧出,一發不可收拾。

       【別…快別弄了…我…我要丟了…】周芷若嬌喘連連,穴裡的淫水一波接一波湧出,身體漸漸發燙起來。

       【什麼武功天下第一的女俠,看妳這副騷樣,和窯子裡的婊子有什麼不同?】蒙古將軍加速摳弄。

       【不…不行了…丟…丟了…】周芷若一聲嬌喝,兩腿直抖,淫水狂瀉而出,竟已被弄至高潮。

       【舒服吧?妳看我可真好心,先讓妳爽,不過妳爽完了,該換我啦~】蒙古將軍捧起那根再度挺起的巨屌,對著周芷若還在噴著淫水的陰戶便捅了進去。

       【不~啊~疼啊啊啊~】周芷若只覺下身被巨物侵入,蒙古將軍那如小孩手臂粗的巨屌,一半已埋入跨下,一股劇痛隨即侵襲而來,不由得失聲慘叫。

       【喔喔~挺緊的嘛~想不到妳的陰道竟還這般窄!想說至少有個人用過了,只怕有些鬆,看來峨嵋派的女人挺會保養的嘛~】蒙古將軍驚喜讚道,繼續將肉棒往前頂。他知周芷若曾嫁明教教主張無忌,後又改嫁一個武當的弟子叫宋青書的,卻不知周芷若根本沒嫁成張無忌,而嫁給宋青書只是為了氣張無忌的一個謊言,其實她仍是處子之身。其實也不能怪他情報不周,畢竟周芷若在屠獅大會上公開宣布已與宋青書成婚,眾人皆以為她已是宋夫人,而她並未下嫁宋青書的內幕只有峨嵋人知曉。

       【哇~真是夠緊啊~夾得我的雞巴快頂不進去啦~怎麼感覺沒給人用過?疑~怎麼有東西堵著?是女膜!原來妳還是個處女!】蒙古將軍用力挺進,終於頂到了周芷若那應該早已給人捅破了的處女膜,驚喜的發現,原來她還是在室的。

       【嗚~求求您~莫要破了我身,我其實還未嫁,請您放過我吧!】周芷若痛得眼淚滾滾而落,嗚咽地求道。她雖然早已知這身清白是保不住了,也知求饒必定無用,但事到臨頭,還是忍不住苦苦哀告。

       【妳若早讓我知道妳還是個處女,而不是什麼張夫人、宋夫人,我說不定便饒了妳,將妳納做妾,現在我話已說出口,軍中無戲言,雖然把妳這美人活活糟蹋到死實在怪可惜,可我也不能對不起我這兩千名的好兄弟的性福啊!】蒙古將軍感嘆道。其實他這番話只是說給他的屬下聽的,蒙古人將人種劃分為四個級別,漢人一向是最下等人,周芷若再美他也不可能納這最低等的人為妾,何況她的身分在官面上還屬於叛黨。

       他故意說得惋惜非常,簡直相見恨晚,不過是要那些士兵相信自己是多麼想獨佔這女子,卻因為不願違背對他們的承諾,而慷慨割愛,蒙古人昔日在遼闊的大草原上,心胸何等空闊,鑿滅南宋進駐南方,雖與漢人區隔,卻還是多少染上了漢人官員的心機和手段。

       周芷若知道此番已是無倖,閉上眼,靜待這破身一刻,蒙古將軍裂嘴一笑,隨著眾人的歡呼用力捅了進去。

       【啊啊啊啊啊~~】初破身撕心裂肺的痛,讓周芷若爆出一長串尖叫,摜破女膜的肉棍直頂進子宮口,插了個結結實實,周芷若的淫穴滲出一道殷紅血流。

       【哈哈哈~將軍我可是第一次插破這麼美的處女,爽呀!】蒙古將軍大呼過癮,在眾人的簇擁下,抱起周芷若的纖腰,站起身來繞場一周,接受英雄式的喝采,喧鬧了好一陣,這才示意眾人安靜,在眾人屏息注視下,將肉棍緩緩退出半截,誇張的將屁股頂了出去,再用力往前一送,「噗滋」一聲,開始狂幹起來……

第二章 嘆峨嵋 眾女淪軍妓 破身慘虐不得存
    哀芷若 美軀成便器 爆穴淫姦不成人 

       【快…快拔出來…好疼…別插啦…求你…啊啊…會死…】眾人的圍觀中,周芷若隨著一次次的撞擊慘叫著,蒙古將軍一次次的猛幹,碰碰有聲,將她的陰唇插入翻出,一次次頂到最深處,幹得周芷若淫水狂噴,高潮一波接一波,無止無盡的洩身。

  【哈哈哈~爽啊~小美人兒,妳還真是緊!夾得我好舒服,下面好像會吸人一樣啊~】蒙古將軍爽極,抓著周芷若兩團雪臀,噗滋噗滋的狂抽猛送。

       【不要…不要再插了…我真受不了啦…穿了…我的肚子要穿啦…】周芷若痛苦哀嚎,眼淚狂噴,適才拼死一戰的氣勢都不知哪去了,此刻的她只像頭可憐兮兮的小羊。那蒙古將軍的肉棒實在不小,不僅將她的淫穴塞得滿滿的,龜頭更直接頂入子宮,粗壯兇惡的陰莖隨著抽插在她的小腹下浮凸出來,周芷若只覺整個陰道都快開裂了,幾乎要被幹穿。

       【嘿嘿嘿~我幹~我幹死妳!】蒙古將軍縱聲淫笑,一下一下用力挺進,看著周芷若噴淚噴精的美景,愈幹愈是得意。

       狂插了幾百來下,周芷若的嫩穴已給幹得腫了,也不知洩了多少回,整個幾乎已經癱了,軟垂垂的給人抱在腰間,那蒙古將軍滿身大汗,終於也到了強弩之末,最後淫笑道:【美人,為了紀念妳的初次破身,我就慷慨的將精子全奉獻給妳啦~】說罷哈哈大笑,做最後的衝刺。

       【不行…快別…別射在裡面呀…千萬別…啊啊…求求你了…將軍大人…】周芷若一聽他要內射,著急的想要阻止,卻也無力回天,只能在他的猛幹下唉叫,最後讓他一根捅到底,大龜頭直接插入子宮,在子宮裡豪邁的噴精。

       【峨嵋掌門,多大的派頭啊!還不是讓我姦了!】蒙古將軍射了她滿滿一肚子濃精,心滿意足的退出肉棒,周芷若癱軟在地,雙腳不停顫抖,痛哭失聲,此刻的她已徹底完了,就算僥倖能夠不死,這麼一大泡濃精射在裡面,必將懷下韃子的孽種了。

       蒙古將軍平時縱慾過度,連續射了兩發,這會兒已翹不起來,雖見周芷若是難得的極品,還想再多來個幾發,但見眾士兵已幾乎要把持不住,心想自己雖然無力再幹,但看這美人遭眾人群姦的美姿來過過癮也是好的,當下登高一呼:【眾兄弟,本將軍說話算話,說要把這美人分給大夥操,便是要給大夥操,大夥盡量幹、用力插,不用憐惜,把這條什麼武功天下第一的漢人母狗,連同她的門人,通通都給活活幹死吧!】說罷,扯起周芷若,將她扔向兵眾。

       眾蒙古兵壓抑許久,慾火在這一瞬間爆發出來,周芷若一被拋下,眾人紛紛搶上前去,七手八腳地將她的四肢拉開。周芷若萬分驚恐,見眾人飢渴的眼神,宛若發了瘋的野獸,像是要將自己吞了下去,她發了瘋似的尖叫掙扎,卻給眾人死死的按在地上,一條條肉棍全往她身上湊了過去,下身一痛,已有人捅了進來,接著兩個人騎了上來,一個將臭雞巴塞進她的嘴裡,一個插起她的奶溝。

       周芷若痛苦的哀嚎,但嘴裡被塞著一條臭肉棒的她只能發出「唔唔」的聲音,舉目望去,只見一層層男人粗壯的肉體,一根根兇惡的肉棍,一股股撲鼻而來的腥臭,圍著她的眾人都已經忍不住開始自贖,一灘灘惡臭的精液往她身上發射,強烈劇痛從下體席捲全身,甫被摧殘過的小穴連休息的機會的沒有,再度被狠狠的撞擊,極端的羞辱,極端的淫穢,周芷若已逼近崩潰。

       【好棒的奶子,又大又圓,又尖又挺,軟綿綿地,又這麼滑嫩,根本是天生下來給人打奶砲的嘛~】【這小穴真是極品啊~給將軍的大肉棍狠狠幹過一砲也不見鬆,陰道又滑又嫩,淫肉緊緊吸著我的雞巴,淫水源源不絕,彷彿在叫人盡情操她呢!】【這婊子小嘴真是好幹,腮幫子鼓著我的大雞巴真是可愛,老子定要賞她濃濃一砲精子吃!】

       三個騎在周芷若身上的蒙古兵汙言穢語的調笑著,周芷若氣極恨極,平時自負的美貌和火辣的身材,多少武林豪傑覬覦的胴體,此刻卻得任人糟蹋,一次被三個男人同時姦不同部位,而自己卻還在極度羞恥之中,丟臉的不斷高潮。

       美妙的女體隨著三個粗魯的男體不斷抖動,周芷若如入蒸籠,香汗從各個部位不斷冒出,忽然她感到陰道和喉嚨一股熱流灌入,幾乎在同時,乳溝的那條肉棒也一陣顫抖,一灘熱液噴灑在她的乳房上,三個男人同時射精了。

       【我這砲濃精好味吧?大美人~】黏膩惡臭的精液直灌入周芷若的喉嚨,她吞下了好幾口,差點給嗆死,隨著肉棒抽出,她將剩下的精液嗆咳出來,黏稠的精液從她的小嘴裡爆出,化成一條條晶亮的精液白鏈掛在下巴,好不美麗。

       【唉~妳怎可把我好意餵妳的濃精給吐出來呢~這可是滋補養生的好物啊!】蒙古大笑著,提著慢慢軟垂的雞巴甩著她的小臉,另一名蒙古兵迫不及待的又將肉棍插入她的小嘴,淫笑道:【妳不必答話,到妳給我們活活玩死之前,妳這張嘴就用來叫跟用來給我們插就夠了。】  

       熱流不斷注入,姦穴的蒙古兵在她體內射了滿滿一砲濃精後退出雞巴,將雞巴上的精液抹在她的陰唇上,馬上又一條肉棍插了進去,幹完奶溝的蒙古兵將雞巴上的精液抹在她的乳暈上,也換人繼續幹,周芷若馬上又回到被三個人同時姦的局面。

       【喔喔喔~】【啊啊啊啊~】【掌門~救我~】【好疼啊~~】【丟~要丟啦~】被三個人壓在身下的周芷若,耳底除了男人的喘氣聲,小穴被幹的那「噗哧噗嗤」的羞恥撞擊聲,還有同門的師姐們,此起彼落,同樣被姦的哀嚎聲,她的心底一陣痛,又是自責又是懊悔,淚水再度滾滾而落。

       【怎麼樣~看到自己的同門也一起被幹很痛心吧~妳就在自責和懊悔中被我們姦死吧!】一名蒙古兵將貝錦儀提了過來,攬著她的腰,用背後式幹她,並將她的頭壓在周芷若面前。貝錦儀已被幹了五砲,給操的神智渙散,一雙眼淚眼汪汪直落淚,美首隨著背後的撞擊在周芷若面前擺動。

       周芷若看了更是心痛如絞,操著她嘴的蒙古兵將雞巴從她嘴中退出,轉去幹貝錦儀的嘴,幹了一陣子,又回操周芷若的嘴,將兩人口中的精液口水帶來帶去,在兩位美人嘴中來去的好不自在。操著背錦儀的蒙古看得有趣,又一把將貝錦儀抱起,將她的小穴湊在周芷若面前幹,插得數百來下,貝錦儀被插得洩身,湧出的淫水直接噴在周芷若臉上,被幹得昏了過去,那姦嘴的蒙古兵也將肉棒抽出,直接給她來個顏射。

       【唉呀~這妞兒似乎不行了。】貝錦儀經不住一再摧殘,昏死過去。

       【該怎麼辦呢?】蒙古兵討論著。【將軍說這些女的都任我們玩,全部弄死也沒關係,只有周芷若要讓所有兄弟都輪過後才能弄死!】一位蒙古兵道。

       【那麼就在周大掌門的面前,將她的師姐玩死好了!】那名蒙古兵獰笑道。【周芷若!瞧著,不久後妳也會跟妳的師姐一樣。】那蒙古兵將昏死的貝錦儀提到已經輪到第三輪的周芷若面前,掰開背錦儀的雙腿,抓了一把大刀,狠狠插了進去!

       【嗚啊啊啊啊啊啊~~】劇痛讓貝錦儀瞬間清醒,尖叫從口中爆出。

       【師姐!】周芷若痛哭失聲,卻被眾人壓在地上狂幹,一灘灘精液噴灑在她臉上、乳上、身體各處,一根根粗勇的肉棒毫不間斷,無情的抽插,放肆的一次次在她體內射精,她痛苦的哀嚎著、哭吼著,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貝錦儀在她面前,被大刀捅入下體,痛苦掙扎,然後在眾人的大笑聲中,又一把刀插入,背錦儀叫得更慘,然後又一把刀插入……直到她的穴裡滿滿的插了六把大刀,整個下體一片血肉模糊,直到她再也叫不出聲,吐出最後一口氣。

       【不要啊~師姐~】周芷若掙扎的想爬過去,卻被眾人死死按住,接著她的師姐一個個被抓過來,在她面前被凌虐致死,割乳、杖腹、凌遲…一個個受盡折磨而死,屍身被摧殘得不成人形。

       周芷若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師姐一個個在面前慘死,一面蒙古兵也無中斷的繼續輪她,三十輪過去,峨嵋眾人皆被凌虐致死,周芷若也被操得雞掰合不起來,兩腿大開,全身佈滿一灘灘惡臭的精液,子宮更被精液灌滿,緊實的陰道,在不到一個時辰內便已被幹鬆。

       【很痛苦吧?看著同門的師姐一個個被玩弄致死,放心吧!妳也活不了多久的,不過在妳死之前,妳得給我們全上過,然後在被我們慢慢凌虐致死。】一名蒙古淫笑著射了周芷若滿臉精。

       【你們…你們這些禽獸…】周芷若吐出滿嘴的精液,含含糊糊地怒罵道,全身被射滿精液的她狼狽萬分,雖是怒極,卻是氣燄盡失。

       【唉呀~輪了這麼多砲,小嫩穴都鬆了,裡面都是精液,這叫人怎麼幹呀~】輪上的蒙古兵抱怨道。

       【你不上就換我上,這等級品美人,就算她下面是爛的我也照幹!】另一名蒙古兵將他推開,猴急的將肉棒捅入周芷若的精液橫流鬆穴。

       【喂喂~你這人也真是,我不過就是抱怨幾句,又沒說不上,你怎麼就直接搶了去…】那蒙古兵急得大喊,提著脹到不行得雞巴直跳腳,想去幹她嘴,卻馬上又有人用雞巴堵上了。

       【少囉嗦!這娘們的菊花不是還沒開嗎?我便是好心留給你,讓你來開苞呢!】幹著周芷若雞掰的蒙古兵道。

       【喔喔~都忘了還有菊穴啊~嘿嘿~】那蒙古淫笑著,抓起周芷若的玉臀,用手指剝開她的屁眼。

       【別…別碰那裡!你們這些可恨的蒙古狗!】周芷若一面被幹一面罵道。蒙古兵在她面前將她的師姐們凌虐而死,使她恨極怒極。

       【唷~剛被插時還哭了,現下輪了幾十人反倒會罵人啦!真是個賤女人,愈幹愈有精神啊!哈哈哈哈~】那蒙古兵哈哈大笑,用龜頭頂弄著周芷若的菊穴。

       【你…你住嘴…啊~~】周芷若一面怒罵,卻又禁不住小穴一在被抽插,再度高潮。

       【好~我住嘴,插妳屁眼!】那蒙古兵一拍周芷若的玉臀,用力將龜頭擠了進去。

       【不…不…疼…要姴啦…死啦…】周芷若痛苦哀嚎,那蒙古兵全不理會,努力的用雞巴鑽進周芷若的屁眼。

       【唔喔~真是夠緊,這小娘們的屁道快把我的雞巴夾斷啦!】隨著周芷若的慘叫,他的肉棒已完全插入。

       【不…不…啊啊啊啊啊啊~~】周芷若感到後門被巨物突入,劇痛使得她爆出慘叫。

       【哈哈哈~爽吧?讓妳在死之前還能享受這登仙極樂,我們可真是仁慈啊~】那蒙古兵開始抽插。

      【啊啊啊啊~疼~疼~不要~裂了~要裂啦~求你們~啊啊啊啊啊~】前後被插的周芷若痛苦哀嚎,兩根巨物一前一後的侵入,在她體內隔著薄薄一層肉壁兇猛抽插,幹得她幾乎要喘不過氣來。

       極端的羞辱,凌辱的折磨,周芷若卻在雙洞被姦的快感裡高潮了。

      【哈哈~這娘們洩了,嘴裡說不要,身體倒是挺老實的嘛~】那兩名蒙古兵配合無間的狂抽猛送,幹得周芷若狂洩不已,抽插個百來下,兩人大喝一聲,雙雙在她身體裡面射精。

       可憐的周芷若,小穴和嘴被數十人玩過後,又多了屁眼讓人插,被夾在肉棒林中的她三洞皆被插滿,無間斷的被肉棒狂轟,不過一會便被插的大小便失禁,屎尿橫流,蒙古兵毫不憐香惜玉,完全不讓她有休息的機會,不斷的輪姦,一砲砲的精液射進她的陰道、屁道、喉嚨,和臉上、乳上、臀上,周芷若完全被精液淹沒,全身沾滿一灘灘噁心的精液,肚腹也被射入精液撐得鼓起,灌滿的精液不斷從體內倒流出來。

       轉眼間已輪過百人,周芷若給插得翻了白眼,口吐白沫,幾乎失去意識,口中不斷發出模糊的嗚咽,嬌軀不斷的顫抖著,她的奶已被抓得變形,乳頭被捏得黑紫,陰唇被幹得外翻,陰道被幹得鬆弛,屁眼開裂,正潺潺流著鮮血,蒙古兵兀自不放過她,依然一班一班的輪,將一代美人漸漸操得不成人形

第三章 美穴菊蕊輪成爛洞 體內體外 數不盡多少精蟲
    玉乳嫩鮑穿成蜂窩 身上身下 找不著一片完肉

       【唔唔唔嗯嗯嗯喔~~】含含糊糊的呻吟聲,周芷若全身鋪滿了一層厚厚精泥,黏稠噁心的精泥甚至凝結成塊,或凝成條狀,從她身體各部位垂下,這可是數百人貢獻出的精液才可造就此番壯觀的景像!

       像剛從精液泥沼中爬出的周芷若,早已被幹得神智散亂,此時她已被淪了五百人,雞掰被幹得又鬆又垂,變成兩片噁心的爛肉,陰道已被插鬆到可塞下成人的手臂,蒙古兵後來乾脆兩隻肉棒一齊插入,她的後庭也是極慘,肛門被插得破裂,菊花盛開,兩片玉臀被分得老開,而她那引以為傲的豪乳,被抓得變形、下垂,乳暈被捏得黑青腫大,好好的一對美乳,此刻卻變成兩團噁心的肉團。

       變化最大的的部分,當屬她那原本一手可攬的纖細柳腰了,那平坦的肚皮,隨著從屁眼、陰道、喉嚨不斷灌進精液而漸漸脹大,現下已如吹脹的皮球鼓著,看上去就像是懷了三四胞胎般,對應那修長纖細的美腿玉臂,顯得突兀非常。

       在輪姦的現場,瀰漫著一股惡臭,那是由精臭、尿臭、屎臭、汗臭的各種體液的臭味融合而成,那味道叫人幾欲作噁,淪為母狗的周芷若,不只被逼得含屌喝精,更被逼得要吃屎喝尿,她承受不了這種羞辱而反抗,咬了其中一人的肉棒,結果換來被套上口枷,小嘴被扯開固定,再也無法閉合,只等任由眾人放尿拉屎射精,將這些穢物強灌入她口中。

       【真是舒服啊~想不到拉屎在美人臉上的感覺竟是如此美妙。】【從來沒見過一個女人可被幹成這副德性,怕連我奶奶都沒她鬆。】【我看她的下面是徹底給玩壞了,淫水、尿水和稀糞一直流出來,完全止不住。】【穴裡、嘴裡、屁洞裡都給精液灌滿了,插哪裡感覺都像插在精液漿糊裡,真是可惜唷~】【反正她是漢人,沒什麼好可惜的,漢人的女人都是下賤的母狗,只配給我們騎,給我們糟蹋。】

       無止盡的抽動,射不完的精液,周芷若的肚子不停鼓脹,裹住全身的精泥也愈來愈厚,下身爛得愈來愈不成樣,巨乳被扯得下垂至腰際,雙腿因為維持大開的姿勢太緊而抽筋,嬌軀不停地痙攣。

      【這妞兒愈來愈沒反應了。】【是啊~她翻白眼翻了快一個時辰了哪!】【輪了幾百人,她會不會已經給姦死了?】【還有氣息,她沒還死,看來是被操昏過去了。】【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她像條死魚一樣,咱們跟姦屍有什麼差別?女人就是要會叫才有趣!】輪過千砲之後,周芷若徹底昏死過去,滿肚的精液屎尿,鼓脹的如懷了八胞胎似的,一個肚子便佔了整個身子的三分之一。

       眾蒙古兵見周芷若如此,都幹不下去了,將已成死魚的周芷若摔在屎尿精泥中,思考對策。

       【疑~怎麼不幹了,那娘們被操死了嗎?】蒙古將軍問道。

       【稟將軍,這漢人母狗還沒死,只是她身上的每個洞都鬆得離譜,精液被灌到滿出來,眾兄弟的雞巴插進去好似插進精液凍裡,實在是沒有快感,再加上她又昏死過去,不會叫也不會動,大夥實在是幹不下去了。】一名小兵答道。

       【此等極品放著不幹實在是太過可惜,待本將觀來她到底是爛到什麼程度?】蒙古將軍大踏步走向癱在精液泥沼中的周芷若,一把將她撈起,將手臂伸進下身的兩個爛洞掏挖了一會,才搖頭嘆道:【我一生姦女無數,到我手裡的女人哪個不殘?卻未從未見過如此慘況,這也難怪你們幹不下去了,可惜了這絕代美人。】

       眾蒙古兵一齊搖頭嘆息,都懊悔一時太多衝動,一次給她輪了千人,他們個個又是強壯多精的大雞巴,再緊再嫩的小穴給輪上這一千砲,也要給插成大爛洞,這下可好,還有一半的人還沒上,軍妓已被玩爛掉了,這一半的人上是不想上了,但不上又吃了大虧,如此美人怎好放過?這下可愁得他們不知如何是好。

       那蒙古將軍見狀,哈哈一笑:【你們這些毛頭小子,玩個女人也不會,一下子把這等好貨玩爛了再來懊悔,可你們也真天真,女人難道就只能拿來姦嗎?賣你們個乖,玩女人最爽的是…虐!】蒙古將軍說罷,一把將周芷若提起。

       周芷若的雙腿被掰開太久,已僵直到合不攏了,蒙古將軍將她離地提起,她的兩條美腿兀自張得老開。那蒙古將軍一笑,忽然「噗滋」一聲,整條手臂插入她的爛穴之中,周芷若抽動了一下,卻仍然未醒,蒙古將軍微微皺眉,將她頭下腳上放下,另一條手臂跟著硬塞了進去。

       這一下看得在場蒙古兵倒抽一口涼氣,他們的將軍本就高大,兩條手臂更是同金剛般粗壯,尋常姑娘給這巨臂塞進穴裡,十九是死,這穴爛到不行的周芷若給一次塞進了兩條,若不死肯定得痛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果然,隨著兩條巨臂不斷鑽入,早已失去意識的周芷若硬是給痛醒,口中爆響出慘絕人寰的尖叫,一聲比一聲淒厲,慘叫聲中夾雜眾人的喘息聲,蒙古將軍這一下徹底喚醒他們體內那股殘暴的本性。

       【哈哈哈~這下子你們明白了吧?】蒙古將軍見好就收,再這麼弄下去,周芷若肯定痛死當場,他可不希望她這麼早就給玩死,他還要見見他的手下們還可以變出什麼花樣好好凌虐這條母狗呢!

       【來吧~發揮你們的獸性,釋放你們野性,將這條低賤的漢母狗慢慢凌虐致死吧~】蒙古將軍大笑著將周芷若丟向兵眾,眾蒙古兵爭相去搶,眼底均爆出紅光。

       【嘿嘿嘿~我很早就想這麼做了。】一名蒙古兵很變態的笑,抖出一條軟鞭,往渾身赤裸的周芷若狠狠抽了去。

       【啊~】周芷若嬌喊一聲,這聲真是振奮人心,眾蒙古兵的肉棍再度挺立,馬上又有兩人拿起了鞭子,三人圍著周芷若猛抽,將她抽得翻來滾去,嬌喊連連,其餘兵眾則團團圍著,聽著美人的哀嚎聲和痛苦表情打起槍來。

       【將軍說的對,女人這就是要虐起來才過癮啊!】【聽這娘們的呼痛聲,比聽妓院裡婊子的叫床聲還讓人舒服啊~】【喔喔~忍不住了~我要射!】一群蒙古兵變態的圍著周芷若打槍,一發發的精液往她身上射,周芷若被三人鞭得死去活來,一下子便被鞭得滿身血痕。

       【哈哈~這還不夠過癮,我還有更猛的!】一名蒙古兵跳出來,手裡拿著一根尖棍,捧起周芷若那對變形的巨乳,狠狠一捅,刺穿兩隻乳房,將兩隻奶串再一起。

       【嗚啊~哇啊啊~】周芷若失聲慘叫,兩奶四洞狂噴鮮血,眾蒙古兵更加興奮了。

       【這麼肥的大奶,就應該好好玩弄啊~】蒙古兵七手八腳的將周芷若的乳暈穿上乳環,乳環連結著一條鍊子,掉著兩粒大鐵球,將她的巨乳扯得更垂了。

       看著周芷若掙扎痛苦的模樣,使得他們更加興奮,更加來勁了,他們還不放過那兩顆遭尖棒串插,垂著兩顆鐵球的巨乳,又找來一堆手指粗細的鐵釘,一根根釘了進去。

       【啊啊啊~嗚嗚嗚~呃呃呃呃~~】周芷若的嘴套著口枷,只能痛苦的呻吟、慘叫,連求饒都沒辦法,雖然她求饒也無用了。

       釘子一根根釘入,眾人興奮的圍在她身旁打槍,將一發發腥臭的精液往她身上噴發,周芷若慘遭身體的疼痛和心裡的羞辱雙面凌遲,後悔自己為什麼不一開始就咬舌自盡,現在被上了口枷,想自盡都沒辦法,只能羞辱的活活被他們折磨致死。

       蒙古兵終於停下了釘釘子的動作了,因為周芷若的的雙乳都給釘滿了,各釘了十多根,兩隻奶上全插滿了釘子,鮮血橫流。千人精液洗禮又遭淫刑的周芷若,那崩潰痛苦的神情更是絕美,徹底激起眾人心底瘋狂的獸慾,他們想插,想狠狠的插死這美人,但周芷若全身的洞早已都爛了,最後他們想出了狠絕的方法—讓馬幹她!

       他們從帶來的坐騎中挑選最為精壯的馬十匹,要來狠狠幹她,馬的陰莖可不是人可以比擬的,那長度粗度,相當於一個成人的手臂,平常女人自然塞不下這麼大的傢夥,可給操了千砲的周芷若,淫穴已給捅成了大窟窿,讓馬插是絕對沒問題的,馬說不定還嫌鬆,就怕她的身體承受不住,會給馬活活插死,所以他們只選了良馬十匹,這美人要是太早被玩死就可惜了。

       蒙古兵搭了個簡易木架,將周芷若用翹著屁股的姿勢綁在其上固定,周芷若見他們把自己用這麼羞恥的姿勢固定在木架上,又牽了十匹精壯公馬,心裡已明白是怎麼回事。她發了瘋似的哭嚎掙扎,但蒙古兵將她綁得太緊,繩子都勒進肉裡了,木架又極為牢靠,完全撼之不動。

       眾蒙古兵飢渴的盯著,褲子全褪下,手抓著雞巴,等著看精彩的現場人獸交,駿馬插美女,這可是等閒難以得見!一名蒙古兵牽著一匹駿馬出列,將馬牽制周芷若背後,慢慢引導著駿馬騎上周芷若。

       【插!插!插!插爆她!】眾蒙古兵看得熱血沸騰,那馬卻還不知所以,等到那名蒙古兵將牠的巨屌抓著,放在周芷若的股溝了夾弄直到硬了,那馬才終於明白情況。

       只聽那馬長嘶一聲,猛力一衝,粗壯的巨屌捅入周芷若的爛穴,毫不費力的直捅進去。周芷若早已被插到沒感覺了,馬屌雖粗,以她的現在的穴之鬆,也能輕易容納,但馬屌不只粗,而且長,這一捅,直接頂進她的子宮裡,周芷若只覺她的肚子幾乎要被插穿了,忍不住痛哼起來。

       那馬開始抽動,但因為高度問題,抽動得不大順利,周芷若雖美,但她畢竟是人,馬自然對她性趣缺缺,更重要的,是真的太鬆了,馬的巨屌插著插著,居然還三不五時會掉了出來,那馬插的心不甘情不願的,這砲打得給真難受。

       那蒙古兵見那馬要幹不幹的,火大起來,甩起馬鞭猛抽,那馬被抽得也火了,把氣全出在周芷若的身上,發力猛捅,馬的力量如何能與人力相比,何況是匹發怒的巨馬,周芷若被插的連叫也叫不出聲,整個木架在巨力的抽動幾乎快散了架,周芷若只覺得肚子要被插爆了,巨屌在她體內橫衝直撞,翻攪著五臟六腑,忍不住狂嘔起來。

       在場蒙古兵皆看得兩眼發直,猛搓著肉棒,那馬可真猛,幹得霹啪響,若沒聽過可真沒辦法想像肉體的碰撞聲竟能如此巨大,周芷若痛到整張俏臉扭曲的猙獰,不斷狂嘔,將吃下去的精液穢物狂吐出來,眾蒙古兵看著慘烈獸交的淫穢美景,紛紛忍不住搓弄的射精,一群人馬上圍上去,數百發精液唏哩呼嚕地全射在周芷若身上。

       狂怒的駿馬狂插了數百下,賭氣的將巨屌狠狠捅入,在她體內兇猛射精,周芷若的子宮早已精液灌爆,自然容不下這許多精液,濃稠的馬精全流出來,這馬可真不是蓋的,這一砲就像是十人的量,濃稠程度更是不是人精能比,味道更是濃鬱。

       好不容易挨過一發的周芷若知道還沒結束,果然這一匹馬剛被帶下去,馬上又一匹馬騎了上來,周芷若心想在這麼輪上幾回,肚子非給插穿了,於是用力壓低臀部,不讓馬屌插進來。

       畜生便是畜生,這馬見上一匹馬幹了一砲,知道這女人是給牠們洩慾用的,一早雞巴便已硬梆梆地,周芷若拼命壓低臀部,那馬戳了好久,戳不進洞,最後居然順著股溝,捅入了她的屁眼。

       這下周芷若可始料未及,居然弄巧成拙,只覺肛門一陣奇痛,巨屌一路捅入直腸,還再往裡面頂,忍不住痛哭哀嚎。她的肛門雖已被幹裂,成了個爛菊花,卻也沒誇張到能容納下巨大的馬屌,那馬是用蠻力硬塞,硬是將巨屌插了進去,只聽一陣詭異莫名的聲音,隨著一吋吋沒入屁眼裡的巨屌,周芷若的肛門愈裂愈開,叫得也愈來愈淒厲。

       【這馬在插她屁眼哪!】一名蒙古兵發現後大喊,眾蒙古兵看了更興奮起來,紛紛吼道:【插啊!用力捅進去!】【捅爛她!】【插死她呀!】那馬聽眾人在旁給牠打氣加油,奮力一捅,終於將整根巨屌捅入屁道之中。

       【啊啊啊啊啊~】周芷若爆出淒厲長叫,久久未停,那馬開始抽插起來,隨著一次次的抽插,周芷若的肛門被愈撐愈大,漸漸變得慘不忍睹,眾人就是想看這美人被搞得不成人形,愈看愈是激動,用力搓弄著肉棒,又是好幾發精液朝她發射。

       由於屁眼比穴緊得多了,那馬插得爽極,抽插了幾十下便射了精,濃鬱腥臭的馬精,大量灌進周芷若的直腸,一下子便灌滿倒流而出,兩洞的馬精長流,濃稠的精液匯聚一齊流下,在美人雙腿之間,形成一道馬精瀑布。

       眾蒙古兵看得興發,馬上換上另一匹馬,那匹馬又照著屁眼捅了進去,抽插個百來下,射了周芷若一屁股,餘下的八匹馬,各個鎖定周芷若的屎眼,將她的肛門徹底插爆!十匹馬輪下來,周芷若的屁眼整個給插爛,小菊花變成了向日葵,裂成了一個慘不忍睹的大洞,而周芷若則再度被操昏過去。

       【真是悽慘啊~好好一個美人,被我們玩弄成這副德性。】蒙古兵眾很沒良心的笑著道,他們心中可沒有一絲憐憫,他們只想繼續將她玩爛。

       【來~我們幫她打扮打扮。】他們嘻嘻哈哈扯起周芷若那已成爛肉的陰唇,粗魯的拉長,然後串上數十只鐵環,鐵環又連著細鐵練,細鐵練的尾端則垂著小鐵球。數十只鐵環串好後,周芷若的陰唇便掛著數十條鐵鍊,垂著數十顆鐵球不時碰撞著,叮叮噹噹的煞是悅耳,眾蒙古兵很滿意他們為周芷若的精心裝扮。

       穿環的疼痛並未讓周芷若甦醒,他們決定來狠的,玩了這麼久,也該是讓這女人在痛苦中結束生命了,一名蒙古兵拿了把鋸子,夾在周芷若的膀子上,臉上露出獰笑,用力鋸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椎心刺骨的痛殘忍的讓周芷若痛醒,她歪頭一看,一名蒙古兵正鋸著自己的手臂,她這一看矇了,那鋸子已鋸到骨了,鋸齒正剉著骨發出可怕的聲音,劇烈的疼動侵入骨髓,周芷若失聲慘叫,沒命的掙扎,卻被死死按在地上,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整條手臂被鋸了下來。

       斷了一臂的周芷若已經叫到沙啞了,那蒙古兵鋸完了一臂,很自然的把鋸子又架到她另一條膀子上,周芷若淚眼汪汪的看著他,用眼神苦苦哀求,那蒙古兵卻是邪惡的看著她,一手撫摸著自己硬梆梆的肉棍,一手抓著鋸子又鋸了下去。

       慘劇持續上演,這群蒙古兵面對這血腥的一幕卻是變態的興奮,拼命搓弄著肉棒,一發發的精液往周芷若身上射,他們已陷入瘋狂,沉浸在凌虐美女的快感之中。

       可憐的周芷若,被殘忍的鋸下雙臂,原以為痛苦終於結束時,那蒙古兵卻抓住她的美腿,照著大腿又鋸了下去,周芷若已痛得叫不出聲了,不斷冒著冷汗,身體因為劇痛而抖動著。

       看著周芷若修長的美腿被鋸,讓眾蒙古兵興奮到極點,愈來愈多人射精,使得周芷若身上鋪的精泥又加厚一層。終於,周芷若的四肢全給鋸了下來,成了一條人棍,身上的斷口在手腳一分離後便被簡易的處理過,止住了血,讓她不至於失血而死,周芷若知道,他們還沒玩夠。

       果然,眾人圍著成了肉棍的周芷若,鋪天蓋地的射精,給她來個一波又臭又稠的精液淋浴後,便將她這條精液人棍舉起,然後四名蒙古兵拿了四條鉤鎖,按四個方位扣在她的陰唇上,使勁一扯,將她那已經鬆到誇張的爛洞扯得更大。

       接著,眾人合力推出一根巨大陽具,高一公尺,粗十五公分,龜頭大如人頭,上面還佈滿尖刺,不止龜頭,整根巨大陽具滿布尖刺倒鉤!

       周芷若被抬到那巨大陽具上方,不敢置信的望著下方這可怕的刑具,沒有辦法想像這東西插入自己的身體,蒙古兵興奮異常,將周芷若的陰道又再扯開一些,抱著她的那人用力往下一套,那可怖的刑具就這麼摜進她的身體裡。

       【咯咯咯咯咯~~】周芷若喉嚨裡爆出詭異莫名的聲響,身體因為劇痛而瘋狂扭動,兩眼上翻,眼珠爆突,表情恐怖非常。

       那巨大的刑具狠狠捅入,捅破了她的子宮、腸胃,搗破她肚內的所有內臟,直接頂至橫隔膜,她的陰道被撐得完全裂開,陰道內壁被尖刺倒鉤撕扯得稀爛,眾蒙古兵各個看得激動莫名,抱著她的那人又將她抱起,再狠狠套上,抱起、再狠狠套上。

       幾次的套弄,巨大陽具上的倒刺滿是從周芷若體內撕扯出的血肉,周芷若的下體一片稀爛,狂流出與精液穢物融合的黏稠血漿,甚至連一些被搗碎的臟器碎塊也流了出來。

       慘虐終於接近尾聲,周芷若失血過多,大半臟器全毀,已活不了多久,蒙古兵眾卻還不放過她,一名蒙古兵趁她還有意識時,抄起一根長矛,狠狠的從她的屁眼捅了進去,長矛直直貫穿她的身體,矛頭從她的嘴裡透了出來,周芷若驚恐的看著從嘴裡透出的矛頭,清楚的感受道貫穿她的長矛在她體內輕輕旋攪。

       最後的虐刑,蒙古兵將一根根手指粗細的鐵釘,插入周芷若那尚未被長矛插滿的屁眼,將這爛洞插滿,周芷若流下悲涼的眼淚,抽搐了幾下,垂下了頭,終於嚥下最後一口氣。

       死後的周芷若,屍體仍被插在那刑具上,供眾蒙古兵意淫自贖,待所有人都再射了一發在她的屍體上後,蒙古將軍下令收軍,眾人這才依依不捨的告別這具美屍。

       蒙古軍從少室山下撤走,已做好決一死戰的山上群雄這才疑惑的下山,由張無忌帶領明教打前鋒,來到山下,卻見到一具慘不忍睹的屍體,周芷若支離破碎的屍身。

       只見周芷若被削成肉棍,四隻斷骸散落在地,乳上屁眼插滿鐵釘,乳頭陰唇皆掛著鐵環,垂著鐵球,下體插著一根巨大佈滿倒刺的可怖陽具,陰道整個被刨爛,內臟碎肉都給刨了出來,一根長矛從屁眼插入貫穿,矛頭從她的嘴裡透了出來,一身的鞭痕,居然找不到一絲完好的皮肉。

       屍身雖然殘破,卻並未腐爛,因此張無忌才能認出這是周芷若,因為屍身給厚厚的一層精泥裹住了,兩千蒙古兵精液的量可不是蓋的,將周芷若的屍身完全覆蓋,精泥被烈日曬乾,凝結成塊,將周芷若的屍體包裹其中,形成一座駭人的殘屍精像。

       凝結的精液自然並非完全透明,而是帶著混濁的黃白色彩,因為其中參雜著屎尿,因此也無法看清其中的屍體,眾人是見現場散落峨嵋眾人屍身,獨不見掌門人周芷若,再從散落的四肢殘骸辨認,這才確定了這座殘身精像確是周芷若的屍身無誤……完
















0.0175220966339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