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群體換伴]群交雜交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群交雜交


第一次的三人行
蓉蓉和我是在大學時認識的,她和兩個室友同住在一間公寓裡,其中一個室友是我高中時最好的朋友,他名叫阿福,是他給我機會認識蓉蓉的,我和她交往一年後,我向她求婚,她同意了。我認識蓉蓉時,她已經不是處女了,根據她自己的說法,她在認識我之前,已經和四個男人上床過。 蓉蓉在床上的表現很好,什麼都敢嘗試。 阿福後來搬來和我住,我的公寓只有一房一廳,臥房不大,只能放下兩張靠得很近的單人床,我和阿福各睡一張,也因為這樣,我和蓉蓉少了許多上床的機會,所以我們常在客廳辦事。
在我們畢業那年冬天的一個晚上,蓉蓉和我出去找朋友,我們玩得很高興,在我們準備離開的時候,蓉蓉說她今晚要和我回去過夜,她說她準備了五個保險套,她今天要用完,否則讓她父母發現就不得了了,我到到家後,阿福已經在臥房內了,所以我們只好待在客廳。
當我們辦完事準備去臥房時,阿福已經在打鼾了。 蓉蓉輕輕地爬上我的床,並且脫掉她的內褲,當我躺下沒多久,她開始用她的臀部頂我的陽具,我知道她還想要,而且我的小弟弟也聽話地站了起來,就在這個時候,我感覺到一個保險套套在我的陽具上,現在的蓉蓉是背對著我,而面對著阿福。 她調整她身體的角度,讓我的陰莖插進她的陰戶,我看了一下阿福,他的眼睛是閉著的。 我輕聲告訴蓉蓉我們該出去房間外面,但是她只是把她的臀部往後頂,且發出輕輕的呻吟,看來一點也不在乎。 我看她這個樣子,我就順勢把我的陰莖往前一送,蓉蓉稍微大聲地呻吟,並說道:「啊∼∼就是這樣,再用力一點。」 我抓住她的屁股,用力地插得更深,但是由於這個情形太緊張了,而且這個姿勢也讓她的小肉穴更緊,所以沒多久我就射精了。 而蓉蓉則是閉著眼睛,不停地把臀部往後頂,還想再要更多。 就在我拉出我的陰莖的同時,我看到阿福已經醒過來看著我們了,我也看到他的手在被子下面打著手槍。我湊到蓉蓉耳邊,問她是不是還想要 「要!」她閉著眼睛回答 於是我說道:「很好!阿福可以來幹奶!」 我看著蓉蓉,不知道她會有什麼反應,但是她只是露出笑容,我拿起一個保險套,把它扔給阿福,他立刻跳下床,把身上的衣服脫了個精光,然後走向蓉蓉,把他早已勃起的陰莖對準蓉蓉的臉。蓉蓉張開眼,當她看到阿福時,她不禁吸了一口氣,她坐了起來,輕輕地在阿福的龜頭上親了一下,阿福又靠近了一點,好讓蓉蓉可以把他的陰莖含進口中。 阿福把保險套交給蓉蓉,蓉蓉把保險套打開,一邊吻著阿福的睪丸,一邊為他戴上保險套。 阿福把蓉蓉推到在床上,然後彎下腰來吸吮她的乳頭,另一隻手則是又捏又拉她的乳頭,好像要把她的乳頭扯下來。 而蓉蓉則是忘神地呻吟 阿福玩了她的乳房一會兒,接著爬上床,爬到蓉蓉身上,我則離開床上,讓出更大的空間。 阿福爬到蓉蓉身上,用他的陰莖磨著蓉蓉的陰戶,當蓉蓉的呻吟聲越來越大時,他把他的陰莖插了進去。阿福猛烈地抽送,而蓉蓉的呼吸則是越來越急促,她把雙腿盤在阿福的腰上,阿福每次的抽送我們都可以聽到底沈的水聲。 蓉蓉呻吟道:「阿福,幹我!用力幹我!」阿福聽到蓉蓉這麼說,更加快了抽送的速度 蓉蓉大叫道:「對!用力!再用力!」 他們兩個激烈地性交,我躺在另一張床上看著,我之前從來沒當場看過兩個人性交,我看呆了,我一直望著阿福的陰莖在蓉蓉的陰戶內進出,蓉蓉的愛液沾滿了他戴著保的險套的陰莖,使他的陰莖發出光澤。 這個姿勢沒有保持多久,阿福讓蓉蓉側過身,讓她面對我,由她的後面幹她。 她的腿合起來,所以我看不到阿福的陰莖插她,我要她把腿擡起來,讓我看她被幹的陰戶。她擡起一條腿往後勾住阿福,讓我看清楚阿福的陽具在她的陰戶內快速進出。 蓉蓉一直對阿福叫道:「幹我!快一點!用力一點!別慢下來!」阿福的兩隻手握住蓉蓉的乳房,她的乳房並不大,可以用一隻手握住,我告訴阿福,要用全力捏,阿福照辦了,我看到蓉蓉全身激烈地扭動,我真不敢相信,她自己伸手去摸她的陰核,並且立刻達到了高潮。阿福也沒維持多久,他全身一震道:「我...我要射了!」,然後猛力地把陰莖插到底,開始射精,射完精後,他還不捨得地又抽送了幾下。我靠過去看著蓉蓉,她對我微笑說道:「你們兩個弄得我真爽。」當阿福把他的陰莖撥出來時,她還捨不得地往後伸手握住它,然後轉過身去,把阿福陽具上的保險套拿下來。 此時的我還戴著保險套,但是我早就忘了,蓉蓉也把我的保險套拿下來,放在她的面前,她望著這兩個裝滿精液的保險套。 阿福還捏著她的乳頭,他說道:「喝下去吧,蓉蓉。」 她猶豫了一會兒,然後躺在枕頭上,對我們兩個微微一笑,然後閉上眼睛,讓一個保險套內白色的粘稠液體流進她的口中,接著又喝下另一個保險套內的精液。 她喝下精液後坐起身,捧著阿福的頭吻他,把舌頭放進他的口中,然後用力地推開他。 「你的口水味道不錯。」她笑著道 然後她又湊過來,對我做同樣的事,她的口中鹹鹹的,還有一股腥味,我知道那是精液的味道。 最後,我倒在阿福的床上睡著了,我最後只記得蓉蓉握住阿福的陰莖,熱情地吻他。第二天早上,蓉蓉爬上我的床時,我才醒來。阿福已經出門去打籃球了,不過看起來,阿福昨天晚上又幹過蓉蓉一次,而且今天出門前,也又幹了蓉蓉一次。 我和蓉蓉聊著昨晚的事,她說那是她的性幻想之一,以前和阿福是室友時,阿福曾經不小心在她洗澡時走進浴室,而蓉蓉也不小心看到阿福洗澡,知道阿福的陽具不小,甚至有一次,她在臥室門外,偷看到他幹一個女孩,而她一邊看一邊自慰,還達到了好幾次高潮,所以,她就想讓阿福幹了。她說她還想讓我和阿福一起同時幹一次,我嚇了一跳,這個點子太棒了! 她向我保證,她只愛我一個,她希望這樣不會危及我們未來的關係。我告訴她不會的。 「如果我們結婚之後,我是不是還能和別人性交呢?」她笑著問 我笑著回答:「為什麼不行?」

--------------------------------------------------------------------------------

Ⅱ 再見了,保險套
如果你還記得上一次蓉蓉三人行的故事,不用說,你一定猜到蓉蓉開始玩這種性交遊戲,不過她性交的時候一定使用保險套,我們大學的最後一年,蓉蓉還常常和我以及我的室友玩三人行的性交遊戲,她總是要我們戴上套子,但是辦完事後,她喜歡把保險套裡的精液全部倒進嘴裡吃下去,這是她的嗜好。 畢業的那年暑假,我們暫時分開,我去一個渡假勝地打工,而她則回到她的老家,她常常打電話向我抱怨,她很想同時和兩個男人性交,她現在無聊得要命,常常以自慰來打發時間,她還很得意地告訴我,她差點想去強姦那兩個她家整理草坪的男孩,我問她為什麼沒有這麼做,她只是長長地歎了一口氣,之後她堅持我放假的時候要去她家找她,以解決她的需求。 蓉蓉父母家有一座大玉米田,還有一塊大草坪,所以請了兩個鄰家的男孩來照顧草坪,一個男孩只有十歲,但是他的哥哥已經十六歲了,當我看到那個哥哥時,我才知道為什麼蓉蓉想要強姦他,因為他看起來年齡遠超過十六歲,而且一幅很 的樣子。 當我去找蓉蓉,第一夜我們性交過後,我問蓉蓉有沒有試著讓那兩個男孩多注意她,不過蓉蓉說,儘管她穿得花枝招展地在他們面前晃來晃去,但是什麼事情也都沒有發生,那個哥哥只是靜靜地看著她賣弄風情,而弟弟甚至完全沒有看到她,蓉蓉說她有個計畫,但是要等我到了以後才能實行,她的目的是和那個哥哥上床,而我躲在一旁偷看。 「你介意嗎?」她有點不好意思地笑著問道 其實我一點也不在意,看她和別的男人性交,更可以證明我們是彼此相愛的。 蓉蓉計畫的那一天到了,她要我躲在她的房間,看她是如何去屋外誘惑那個男孩,當她帶那個男孩進房間時,我就躲進衣櫥裡,她會幫那個男孩戴上保險套,然後給他這一輩子永難忘懷的經驗,為了實行這個計畫,蓉蓉特地穿了一件很薄的比基尼泳裝,這件泳裝小的幾乎和沒穿沒有什麼分別。 她特地坐在屋外的一張長躺椅上,讓這兩個男孩可以看到她做日光浴,她下定決心盡可能地暗示那個哥哥,她要他來上她,當我看她的時候,蓉蓉正拿了一瓶水倒在自己的身上,裝做沖涼的樣子,我看以看到她薄薄的泳裝下的乳頭,已經開始硬了起來。 而我也發現那個男孩工作的地方,也越來越靠近蓉蓉,而且看她的時間也越來越多了。 當蓉蓉認為她已經吸引那個男孩的注意力時,她翻過身趴下,並且解開她泳裝的上半截,然後稍微拉下泳裝的下半截,露出她一部份的臀部,蓉蓉有時還故意地用手肘支起她的上半身,讓那個男孩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的乳房,她的動作和表情,彷彿是完全不知道那個男孩的存在,直到有一次,蓉蓉支起身來偷看那個男孩的反應時,那個男孩正好也在看她,於是四目交會,蓉蓉一點也不在乎地對他微笑,繼續讓那個男生看著她的乳房。就在這個時候,那個小弟弟走向他們,他告訴他的哥哥他快做完了,哥哥要他去另一個比較遠的地方再去做,弟弟聽話地走了,當哥哥再轉過去看蓉蓉時,蓉蓉已經坐起身來,而她上半截的泳裝還掛在她的脖子上,蓉蓉問那個哥哥想不想喝點東西,那個哥哥很高興地答應了。蓉蓉拉了拉上半截泳裝,蓋住她的乳房,但是並沒有綁起來,然後交給那男孩一杯飲料,要他坐下陪她聊天,我看到她的乳房從她的泳裝下露了出來。 蓉蓉告訴男孩,她很高興她的父員請他們來幫忙整理草坪,而且他們也工作得很賣力,我還聽到蓉蓉稱讚他的身材,說一定有很多女朋友。 那男孩承認她有幾個女朋友,但是沒有一個特殊的。 蓉蓉拍了拍他的肩,笑道:「我想做你那個特殊的女朋友。」 這個時候蓉蓉的乳房就在那個男孩的面前,而兩個人什麼話也沒有說,蓉蓉看那個男孩一直盯著自己的乳房。 「你可以摸摸看。」蓉蓉低聲道 當那個男孩伸手握住她的乳房,蓉蓉仰起頭發出一聲呻吟 當男孩捏她的乳頭時,我知道蓉蓉快高潮了。 蓉蓉伸手脫下那男孩的短褲,而那個男孩則是自己脫下短褲,蓉蓉才輕輕地摸了他的陰莖,那個男孩立刻硬得像鐵棒一樣。 「把我的泳褲脫下來。」蓉蓉命令道 蓉蓉說完橫躺在躺椅上,男孩站起來急燥地扯去蓉蓉的泳褲,他的陽具時而碰到蓉蓉的胴體。 我看到蓉蓉整齊的陰毛都濕了。 蓉蓉略略起身,握住男孩的陰莖,把他拉近身邊,然後擡起頭來看著這個少年,舔了舔嘴唇,然後把他的陰莖含進口中,那個少年不知道如何是好,只有傻傻地站在那裡,讓蓉蓉盡情地吸吮他的陰莖。 蓉蓉一邊忙著吸口中那根陽具,而雙手也在自己的身上遊移,她一隻手捏著自己的乳頭,另一隻手移到自己的下體,把一隻手指插進陰戶裡。 「你要幹我嗎?」我聽到蓉蓉問道 少年點點頭 正當蓉蓉要起身帶男孩進房子時,男孩卻把蓉蓉按倒在躺椅上,然後伏在蓉蓉身上,把他的陰莖頂在蓉蓉的陰唇之間。 我聽到蓉蓉告訴那個少年,她想進屋子裡做,但是那男孩根本充耳不聞,當那個男孩只自顧自地把他的陽具往蓉蓉她那又濕又熱的陰戶裡插時,我聽到蓉蓉原來的懇求聲變成了呻吟,她已經完全停止抵抗,反而張開雙腿,讓那個男孩能插多深就插多深,蓉蓉甚至還抱著那少年的屁股,導引他抽送得更順利。 我走到另一扇窗子前,看蓉蓉和那個小男生性交,這扇窗子看出去,可以看到男孩的陰莖不停地在蓉蓉的陰戶裡進出,但是卻聽不清楚蓉蓉說了些什麼,我只看到蓉蓉一直在那男孩的耳邊低語,好像是鼓勵他插得更用力些。 蓉蓉擡起腿,盤在少年的背上,少年輕蓉蓉的脖子,讓蓉蓉爽得要命,蓉蓉不停地按少年的屁股,要他插得更賣力。 沒過多久,我發現男孩抽送的速度變了,那一定是他快要射精了,就在這個時候,我才忽然想起,蓉蓉還沒有讓那個男孩戴上保險套,而這個男孩眼看就要把他的精液射進我未婚妻的陰道裡了。 蓉蓉顯然也知道這男孩快要射精了,但是她卻抱住那個男孩,讓他插得更深。 知道蓉蓉還沒有讓任何一個男人把精液直接射進她的體內男孩發出幾聲大聲的呻吟後,開始射精在蓉蓉體內,每一股精液射出,那男孩都大聲呻吟 而蓉蓉似乎也是不甘示弱地大聲叫喊:「哦!!哦∼∼幹我!射進來...」 當男孩射完精後,他爬下蓉蓉的身子,對著蓉蓉微笑,他們兩人並肩躺在一起,蓉蓉讓那男孩的手在她身上四處遊走,他摸了蓉蓉一陣子,蓉蓉好像又開始興奮,她握住少年的陰莖,上下套弄著。 那少年在蓉蓉耳邊說了幾句話,我聽不到他說什麼,只看到蓉蓉點了點頭。 蓉蓉爬到少年身上坐下,很顯然地,那個男孩是問蓉蓉可不可以再和她打一炮。蓉蓉從那個少年的胸部開始吻起,一直吻到他的陽具,她時而親吻、時而含進口中,使得那個少年又是呻吟又是顫抖,顯然是舒服得要命。 當蓉蓉覺得差不多夠了,她往前移,坐在少年的陰莖上,手往後伸,握住那陽具,讓它插進她早已濕透了的陰戶,她一邊快速起起落著臀部,一邊拉著男孩的手摸著她的屁股。這個姿勢我雖然看不到那少年的陰莖插進蓉蓉著內的樣子,但是我看到蓉蓉連屁股都濕了,很明顯地,她屁股上那些液體是那個男孩剛才射出來的精液。 蓉蓉把頭往後仰,讓那男孩自動把他的陰莖往上頂,接受他的抽送。 而那個男孩畢竟是經驗不足,沒做多久就準備要射精了,他緊緊地抓住蓉蓉的乳房,越捏越用力,直到他把精液全部射進蓉蓉子宮裡。 蓉蓉待他射完精後,滾下男孩的身上。 蓉蓉躺在躺椅上,看著那少年穿衣服,她的雙手還是不停地摸索男孩年輕的身體,那男孩穿好衣服,他彎下腰把兩根手指插進蓉蓉的陰戶裡,當他把手指抽出來時,蓉蓉搶過他的手,把手指上他的精液和自己的愛液舔了個乾淨。 那個男孩走後,蓉蓉上樓進了房間,而我已經脫得精光等她進來。 當我張開她的腿,我看到她紅腫的陰戶口不停地有白色的精液滲出來,真是太美了! 這也是我第一次沒有戴保險套和她性交,我把我的老二插進她的肉穴裡,那是一種我從來沒有感覺過的奇特感受,她的陰戶非常地滑,而且很熱,我知道那是因為有人幹過她,男孩的精液射在她的陰道裡所造成的,我一想起她和別人性交的樣子,我就支持不住了,於是我很快地把我的精液射了出來,和那男孩的精液在她的子宮裡混合。 性交之後我們互相交談,她把她滿是精液的陰戶在我腿上不停地摩擦,她的陰戶已經空虛了好久好久,今天終於可以經由這種方式滿足她的需求。 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蓉蓉決定以後再也不讓男人用保險套和她性交,她特別強調:「我喜歡很多男人精液混在一起的感覺。」



Ⅲ 市集的遭遇
過了那年夏天,我和蓉蓉結婚了,她成為一個快樂的女人,沈醉在她的工作中,而我,還在找工作,無法體會她的心情。 她很小的時候,就很喜歡去流動市集玩,她想我如果也去玩,或許可以讓我放輕鬆一點,在她的說服下,我決定帶她一起去玩玩。她穿了一件露肚子的短T恤,那件T恤短得幾乎遮不住她的乳房,她沒穿胸罩,從下往上看,可以看到她的乳房,如果她走得太快,她的乳房一定會露出來,她的下身穿了一件很短很短的牛仔短褲,由後看過去,她幾乎露出了她整個屁股,她之所以這麼穿,是因為她知道我喜看,也知道我喜歡讓別人看她,她更樂意讓別人看。 市集上不會有她認識的人,她也可以玩得更開心,她喜歡看展出的動物,而我可不一樣,我喜歡這裡的幾個運動項目,於是她去看動物,而我去玩釣魚,我們相約幾個小時後在市集中間的廣場碰面。我釣魚釣得忘了時間,一直到我忽然發現我已經遲到了,我慌忙去跑去找蓉蓉,到了相約的廣場,我看到她站在一個男廁之前,她靠在男廁的牆上,有一個男的,一隻手撐著牆站在她面前,我看到這個情形,我可以上前叫那個男的走開,但是我沒有。 蓉蓉後來告訴我,那個男的從她在看動物時,就一直跟著她,離她很近,有時還故意地去碰她的臀部和大腿,蓉蓉乾脆忽然停下來,讓他撞上她,蓉蓉感覺到那男的勃起的陰莖,頂在她的屁股上,蓉蓉故意搖了搖屁股,讓那個男的知道她喜歡這樣,當那個男的說他想和她單獨聊聊時,蓉蓉知道已經釣上他了。我故意躲在角落,讓蓉蓉看到我,從他們的談話中,我知道那個男的是附近一所高中的足球隊員,個子相當高大,蓉蓉告訴他,她是大學的女學生,來這裡渡暑假。那個男孩對蓉蓉說,他聽說大學女生都很騷。蓉蓉說她不知道,但是她喜歡性交,而她剛剛才和男朋友吵架,因為她看到她的男朋友和別的女孩在一起,她想要和別人性交來報復他。 那個男的聽到這裡,拉蓉蓉拉到廁所的逸落,這男廁現在沒人,這個角落也沒人注意,他把一隻手伸進蓉蓉的衣服中,捏她的乳房,一邊吻她一邊說道:「我可以跟奶性交幫奶報復。」然後那個男的又把他的手探進蓉蓉的短褲裡,開始輕揉蓉蓉的陰核,這個時候,我幾乎可以聽到蓉蓉的呻吟聲。 蓉蓉停止親吻說道:「哇塞,你讓我好爽!」 話剛說完,有人走近廁所附近,蓉蓉把那個男孩的手從自己的短褲中拉出來,問那個男孩他是不是知道有什麼地方可以讓她們性交。 那男孩告訴蓉蓉,附近有一個穀倉可以去。 我偷偷地跟在他們後面。 他們一路走著,那男孩一直摟著蓉蓉的肩,不時故意摸著蓉蓉的胸部。 他們走到一座穀倉前,那男孩把蓉蓉拉了進去,我在穀倉外面走了一圈,很幸運地,發現了另外一個門。 我走了進去,穀倉內除了成 的乾草外,地上也鋪滿了乾草,穀倉的一個角落圍了起來,養了幾隻山羊,我潛了進去,發現他們倆個躲在一堆乾草後面。 那男孩坐在乾草鋪著的地上,蓉蓉坐在他的腿上,他們兩人都把上衣脫了,男孩抱住蓉蓉,用力吸著她的乳房,蓉蓉的乳頭又紅又硬。而蓉蓉則是緊緊地抱著他的頭。 之後蓉蓉滑下男孩的腿,脫下她的短褲,我看到她的內褲已經濕透了!而那男孩也站起身來,脫下他的褲子,露出他又大又硬的陰莖,然後跪下身來,把臉靠在蓉蓉的小腹上。 「舔我...」蓉蓉求道 : 那男孩撕破蓉蓉的內褲,用力地把蓉蓉的腿張開,我看到蓉蓉像花蕾般盛開的陰戶。 他把兩隻手指插進陰戶裡開始抽送,蓉蓉閉上眼睛等那男的舔她,但是那個男的把沾滿蓉蓉愛液的手指抽了出來,把愛液抹在自己的龜頭上,就要插進蓉蓉又濕又熱的肉穴裡。 蓉蓉嚇了一跳張開眼睛,想要推開那個男孩。「請等一下,你可以幹我,但是一定要戴保險套。」她叫道
那男的還是壓上蓉蓉的身體,他的龜頭不停地頂著蓉蓉的陰戶,一點也不聽蓉蓉的話。 我打炮的時候從來不用套子,我要射在奶的裡面,你會喜歡的,臭婊子!」男孩對蓉蓉吼叫道我幾乎要跳出來,但是我隨即又呆住了。因為我注意到蓉蓉不再抵抗,而且伸手握住男孩的陰莖讓他插入。 蓉蓉很明顯地放鬆身體,讓那個男的插她。 男孩看著她說道:「奶還是想要我的精液對不對?奶這個臭婊子!」 蓉蓉閉上眼說道:「對...對...,幹我,用力!用力點,射進裡面。」那男的開始猛力抽送,蓉蓉把她的腿盤在男孩的背上。看蓉蓉讓一個沒戴保險套的男人幹,我僵在當地 「好緊的小穴,奶可以告訴奶那混蛋男朋友,我幹過這個騷洞了。」那男孩一邊幹著蓉蓉一邊說道 我所在的這個位置可以看到那個男的陰莖在蓉蓉的身體裡進出,他的陽具沾滿了蓉蓉的愛液發出光澤,最後那男的把蓉蓉的腿擡起,放在自己的肩上,讓他的肉棒插得更深。 蓉蓉不停地呻吟,我知道,她已經沈醉在其中了。 忽然,那男的停止動作,還把他的陰莖從蓉蓉濕熱的陰戶中撥了出來,然後再一次插到底,蓉蓉舒服地大叫,接著那個男的就射精了,白色的精液噴灑在蓉蓉飢渴的小穴裡。
「我射進去了,婊子!幹奶很爽!」他一邊咕噥著,一邊把精液射進我老婆體內,當最後一滴精液射盡後,他躺在蓉蓉身邊。 蓉蓉張開腿,摸著自己的陰戶,我看到她的陰戶又紅又腫,她的腿還濕濕的。 那男孩起身,把蓉蓉的短褲扔還給她,叫她穿上。 在蓉蓉穿短褲時,我看到她的陰戶裡滴出了一滴白色的精液。 那男孩又把蓉蓉拉過來跑在他身前,再用他依然堅挺的陽具頂在蓉蓉的臉頰。 「把它弄乾淨,寶貝!」他命令道 蓉蓉含住眼前的陰莖,開始上下吸吮,一邊吸還一邊把手伸進短褲中,撫弄自己的陰戶。 我發現她在幫這個男孩口交時,又得到了一次很大的高潮。 幾手沒有五分鐘,那男孩忽然抓住了蓉蓉的頭,往她口裡又射了另一般精液。 「噢!好爽!奶給我喝下去!」他咕噥道 蓉蓉口中含著陰莖,努力地把精液往肚裡吞,但是還是有些精液順著她的嘴角滴到她的乳房上,直到蓉蓉把肉棒上的精液都吃下去了,那男孩才把陰莖抽出來,然後他撿起蓉蓉已經被撕破的內褲,告訴蓉蓉他要把這條內褲當成記念品, 在他們穿上衣服離開穀倉之後,我走到他們剛才性交的地方,我聞到蓉蓉的香水味和愛液的味道,也有那個男人精液的味道。 當我回到市集找到蓉蓉時,她是獨自一個人,她短褲的兩腿之間,有很大的一塊水漬,那一定是剛才她陰道裡的精液流了出來。 我走近她,蓉蓉問我剛才有沒有看到什麼。 我回答有!而且那個男的不肯戴套子時,我差點跳了出去。 「還好你沒有!」蓉蓉答道 她告訴我,她剛開始時本來要堅持讓那個男的戴套子,但是當那個男的對她大吼,堅持要射在裡面時,她反而覺得興奮。 她告訴我那個男的去找他的一些朋友,要介紹給蓉蓉,他要蓉蓉等一會兒,他會帶一些啤酒回來,而且也要讓他們輪姦蓉蓉。 我問蓉蓉她想做什麼,是想要走還是留下來? 她把我的手拉到她濕濕的兩腿之間。 「我裡面才裝了一點精液,我想我還可以再裝一點,我要留下來。」 就在這個時候,那些傢夥回來了,我趕緊離開。 他們拿了一罐啤酒給蓉蓉,我聽到他們正在稱讚蓉蓉。 那個剛剛幹過蓉蓉的傢夥說:「媽的!一插進去你就知道有多爽了!這個女人真的很好幹!」 他們三個男的把蓉蓉帶到穀倉,當我進去的時候,蓉蓉已經一絲不掛地騎在一個傢夥的身上。 那個男人的陰莖毫不費力地插進蓉蓉滿是愛液的陰戶,另一個傢夥則站在蓉蓉面前,讓蓉蓉含住他的肉棒,蓉蓉奮力地上下含動著口中的陽具,她已經調整好她的節奏,當一根陽具抽出時,另一根陽具就插入。 剛幹過她的男孩站在一旁握住自己的陰莖看著 「就是這樣,幹她!用力幹,她哈死了!」 在蓉蓉跨下的男孩捏住蓉蓉的乳頭,用力往下扯。 蓉蓉放下口中的陰莖,命令那個正在幹她小穴的男孩:「抱住我的腰,用力往下頂,我要你用力插我!」 那男孩聽話地用力幹蓉蓉,幹到最後一下,他發出咆哮,射精在蓉蓉體內,蓉蓉跨下男孩的身體,一邊握住陰戶,不讓精液流出來。 那個原來幹蓉蓉嘴的男孩,開始撫摸蓉蓉的胴體,特別是她的胸部,蓉蓉也熱情如火,我看到她把舌頭探進男孩的口中。男孩用力地扯蓉蓉的乳頭,像是想把乳頭扯下來一樣,最後,他要其它兩個人把蓉蓉的腿張開,他壓到蓉蓉身上,把陰莖插進蓉蓉的小穴中開始抽送,當他抽送時,我看到他的陽具在抽出來的時候,上面都是白色的精液,他沒插幾下就射精了。 那第一個幹蓉蓉的傢夥把其它人拉開,讓蓉蓉趴下,然後到蓉蓉的身後,打算幹她第三次,當他插了進去,發現蓉蓉的陰道裡都是精液,他立刻撥了出來說道:「我要幹奶另一個洞!賤貨!」然後他把他沾滿精液的陰莖插進蓉蓉的屁眼裡。 我聽到蓉蓉懇求道:「深一點,再深一點...」,然後又是一陣強烈的高潮,她不停地重覆叫道:「太爽了...太爽了...太爽了...」 另外兩個人站在蓉蓉面前,讓她舔著他們的陽具,他們很快地又硬了起來,蓉蓉一邊吸吮,一邊求那個幹她屁眼的人用力幹她,還一邊告訴另外兩個人,他們的陰莖是多麼地美味,那兩個人最後索性躺在蓉蓉面前,讓蓉蓉盡情吃個夠! 蓉蓉交替地舔著兩個人的陰莖和睪丸,她的舌頭不放過每一個地方,那兩個男人不停地呻吟,此時,她的後門還是讓人狠狠地幹著。 沒過多久,她面前的男人開始射精,兩個人射得蓉蓉滿臉滿胸都是精液,而幹蓉蓉屁眼的傢夥,更是加快速度抽送,最後抽搐了幾下,射精在蓉蓉的直腸內,我想他這次的精液一定不多了,因為他實在幹蓉蓉太多次了。 蓉蓉倒在地上,男孩們也躺在她身邊,我聽到他們在交談,但是聽不清楚他們在說什麼,蓉蓉的臉上露出笑容,好像是同意什麼事情,而她的雙手,還不停地擠著身旁男孩的陽具和睪丸,擠出他們最後的一點精液,抹在自己的胸部上。


















0.0137741565704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