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我的師娘和師妹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辛雙清聞言,只得歎了口氣,慢慢地轉過身子,成狗趴式地趴在地上,豐臀高高地翹起,然後回頭望著我,“好徒兒,師娘等著你的懲罰呢……

我走上前去,將師娘下身還殘留的道袍撕去丟在地上,然後拉下來褻褲,這時雙清那雪膩玉穴上的濃密烏黑的陰毛都已濕透,分貼再兩邊腿根上,露出了那個濃豔淫糜的玉洞來。但我現在卻不是要玩弄這個小穴,因為師娘的小穴被我開發了幾次之後,再加上人到中年的緣故,已經沒有多少彈性,難以刺激到我身經百戰的肉棒了。所以現在我給師娘的懲罰就是,要她用她的後庭菊穴來滿足我…此時我們身在師娘房後的小練武場上,幕天席地,午後猛烈的陽光照在師娘高高翹起的豐臀之上,濕潤的淫水在陽光下反射著淫靡的光芒。這一切都刺激著我激動的神經。我扶著跨下的堅硬的大肉棒走上前去,碩大的紅色龜頭抵在了師娘的粉臀那美妙的菊花蕾上,師娘的口中已經忍不住地呻吟著,我開始讓肉棒一點點地往師娘的菊穴深處進發,隨著肉棒的逐步深入,師娘尚稱得上俊俏的臉上顯現出了銷魂蝕骨的媚人神態.

“好……好難過啊……慢……輕一點……”慢慢地,我將自己熾熱的肉棒全部深入了師娘辛雙清的後庭,這當然不是我第一次玩師娘的後庭花蕾了,但是與以前一樣,菊花蕾中那種強烈的緊縮感,肌肉的揉動都讓我感到銷魂無比。師娘的口中開始了無規律的浪叫,我心想好在此地遠離其他弟子的居處,不然怕是早已驚動其他人了。既然肉棒已經全根盡入,我當然也就不再客氣,調整了一下姿勢,讓肉棒可以更加方便的前後運動,便開始抽插了起來。儘管不是初次開墾,但是開墾後庭還是遠難於在肉穴中運動,我不得不小心地慢慢運動著。“

啊……嗚……快一點……不要停……” 師娘的口中發出銷魂之極的嬌聲叫喚,讓我不自覺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而師娘也隨著我的加速而開始更加的發浪,腰肌扭動得如蟒蛇般激烈。我不得不兩手抓住師娘的雙乳,穩住了她的身形,然後才繼續抽送,好讓師娘進入最高的天堂……誰能想到,一個年過四十的清修道姑,雲南武林知名的女劍客,“無量劍”西宗的掌門人,平素一向嚴肅,從不假人辭色的辛雙清,此刻會比窯子裏的妓女還不如,象狗一般的趴在地上,高抬著屁股讓自己的徒兒肆意的玩弄屁眼?

“喔…喔…喔…喔…啊…啊…啊…好…舒服…啊…好…棒…啊…我…好…快活…快…快…用力…用力…讓…我…丟…讓…我…死…唔…唔…喔…喔…喔……對…對…繼…續…繼續…喔…喔…喔…喔…喔…我…要…丟…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真…的…要…丟…了…啊…啊…啊…啊…啊…啊…”

一旦拋開了平素展現在他人面前的面孔,辛雙清在她心愛的弟子面前,顯得格外的騷浪,也許她的本性並非如此,否則又怎能忍住丈夫死後十幾年的寂寞?可是在這個似乎是上天派來帶給她床第之間的快感的男人面前,辛雙清無可避免地被馴化成一個淫蕩的女人,一個誰也意料不到的女人。這時我看看火候已到,便將肉棒從師娘的菊穴之中拔出,師娘早知道我的意圖,乖巧的轉過身來,跪在地上捧起我還帶著她菊穴余溫的肉棒,毫不猶豫地吞到自己口中!這是我在和師娘無數次的交歡後教會她的一招。開始她死活不肯,但是最後在我以離開相要脅之下,還是勉強答應了,記得第一回舔肉棒的時候師娘差點吐了出來,但是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

現在的師娘已經完全適應了我的這個要求。我也從中得到了不少的滿足感,此刻師娘跪在我的面前,頭上尚未除去的道冠似乎提醒著我她的身份,這讓我感到更加的興奮莫名。我抓緊她的頭髮,讓肉棒死命地盡根而入。師娘的臉形屬於嬌小形,淺淺的嘴難以容納我粗長的肉棒,不由得秀眉緊蹙,從喉嚨深處發出“嗚……嗚……”的聲音。

以前我有好幾次想用肉棒直接插入師娘的喉道深處,但是每次只要稍一進入,師娘就會忍不住咳得無法承受,我也就只好放棄了這個想法.師娘不停地用舌頭四周舔弄我的肉棒,很快肉棒的四周便變得異常的濕潤,我知道這是她為我下一步的淫穴之旅在做著準備。其實這時她下體的桃源洞早已經是氾濫成災,何須再去潤滑我的肉棒?不過我見師娘如此的渴求,心想也是時候徹底滿足她了。便示意師娘停止舔弄.師娘聽話地停下了動作,呆在那裏等我下一步的指示。我叫她站起身來,然後躍到我的身上,雙腿環抱著我的腰。這對輕功不錯的師娘來說自然不是什麼難事。師娘已經知道我要怎麼玩了,這一招對她來說已經是輕車熟路,於是她便依言撲到我的身上,兩腿大開,緊扣住我的腰肌。我用手握住肉棒,對準師娘的淫穴,“撲”的一聲便插了進入,同時配合肉棒上頂的動作,將師娘的身軀重重的往下一挫,肉棒便猛地一下沖到了師娘的花芯處!

儘管師娘已是早有準備,但是這一下還是讓她經受不住,“啊……”的一聲慘叫,嘴裏的淫叫聲更是驚天動地。我就這樣一下一下有韻律的讓師娘的身軀上下的抖動,同時抱著她在小練武場四周走動,這一來可讓師娘爽上了天堂。只聽見她吶喊的聲音已經變得嘶啞,眼中也開始翻起白眼,這正是她極度高潮的表現。可是相對于師娘而言,我就實在難以滿足了,師娘小穴中的軟肉已經失去了彈性,被充分開發的陰道顯得過於鬆弛,這讓我實在提不起興趣。可是也沒有辦法,只得將就一下,只求讓師娘滿意就是。終於,在活動了大半個時辰之後,師娘已經被連續的高潮刺激到了昏迷的邊緣,我掌握時機,在師娘的淫穴噴出最後一股陰精的時候,鬆開自己的精關,讓精液配合著師娘的射出直噴到她花芯深處。師娘發出最後一聲銷魂的吶喊之後終於暈了過去,我將她抱到房中,幫她蓋好被子,便走了出來。

我先在鐘靈的櫻唇上深吻了一下,鐘靈想起我方才在她的小穴上面舔弄了許久,舌頭上佈滿了她陰道中污穢的液體,不覺一陣噁心,緊閉著牙關,不肯讓我的舌頭伸入她的口中。我舌頭頂弄了一陣,不得其門而入,心中一怒,伸手在鐘靈小巧的淑乳上重重的捏了一把。鐘靈長這麼大哪里受過這樣的痛楚?慘叫一聲,眼淚頓時便洶湧而出,緊閉的牙關便自然而然的打了開來。我趁機讓舌頭沖入鐘靈的口腔中,貪婪地四下探索著。但是很快我就感到一絲的失望,相比鐘夫人成熟甜美的滋味,鐘靈的口中明顯地表現出青澀和生疏,使得我感到十分的不盡興。既然在鐘靈的口中無法得到滿足,而她尚未發育成熟的小小乳房也無法提起我的性趣,我便將注意力再度轉回到她那珍貴的處女小穴上。我將肉棒輕輕地停在鐘靈的小嫩穴上,龜頭稍稍地頂開陰唇,伸入少許。鐘靈的嫩穴上只有稀稀落落的幾條短短陰毛,嬌嫩的陰唇清晰可見,我這輩子還沒有幹過如此年輕貌美的處女,頓時心中一陣愉快,看來今天可以嘗到以前從未嘗過的美味了。鐘靈不停地哭叫著,不像她的母親只是小聲地抽泣,鐘靈哭得有點兒聲嘶力竭,這讓我更加增強了姦淫的欲望。我將龜頭又深入少許,輕輕地點在鐘靈的處女膜處,卻馬上便退出來一點;然後繼續施為,再度進入,又是蜻蜓點水般一觸既出…… 就這樣,我一心一意地玩著自己樂在其中的遊戲;而鐘靈的處女身便不斷地處於失去與不失去之間,個中的苦楚,只有鐘靈一人知道……終於,我決定結束這場遊戲,我伏下身子,在鐘靈的耳邊輕聲說道:“小美人兒,哥哥這就來了,你就好好體味人間至樂的感覺吧。”鐘靈止住了悲聲,方才讓我的肉棒不停挑逗的她,下身已經無法避免地濕潤不堪,但卻偏偏沒能享受到那一蹴而就的快感。這時聽到我打算佔有她,明知失身已成定局的她也說不清楚自己是期待還是什麼……我見鐘靈露出如此神色,知道其實她的內心也是有一點期待的了。於是我再不遲疑,將頂在鐘靈陰道口上的肉棒一下便盡根而入!頓時玉門洞開,鐘靈的處女之身便這樣壞在了我這個淫賊的身上。破瓜的痛楚使得鐘靈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哭叫,旁邊的鐘夫人也陪著女兒失聲痛哭,但是苦於穴道被制住無法動彈,只得從口中發出無力的哭叫。奪去鐘靈的處女之後,我卻不急於抽插,我知道這時鐘靈能夠感覺到的只有痛苦,盲目的抽插只會帶來一個死魚般的女人,這點會讓我十分的不爽。我將肉棒抵住了鐘靈的花芯,然後一動不動,嘴唇輕輕地吻著鐘靈痛哭的眼睛,將她流出的淚水一點點的吸入口中——淚水的味道是苦澀的,仿佛昭示著鐘靈現在的心情。我輕輕地抱起鐘靈,然後站起身來,肉棒仍然頑強地頂在她的花芯之上。鐘靈已經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只能無力的趴在我的身上任由我對她為所欲為。我抱著她走到鐘夫人的眼前,故意讓肉棒上下抽動了兩下,鐘靈的處女落紅便沿著我的肉棒,一點點地從陰道中流了出來。鐘夫人近距離地看著女兒被淫賊如此地欺辱,卻一點辦法也沒有,只得無奈地閉上了眼睛。我得意地發出了一陣大笑,將鐘靈放在了地上,然後自己一下便壓在她的身上,肉棒開始慢慢的抽送。 鐘靈的處女陰道非常的緊窄,如今我粗壯的肉棒插在其中,每一下的抽送也都會被鐘靈的陰道肉壁緊緊的包圍,其中的舒爽感覺實在是無以復加,怪不得人人都喜歡玩處女,果然有其不同尋常的地方。

每一次的抽插都將撕裂般的痛楚傳到鐘靈的腦海中,淚水早已流滿鐘靈清秀的面頰,鐘靈已經發不出有力的哭聲,她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承受我無情的淩辱.經過上百次的抽插,我感覺到鐘靈青澀的陰道已經略為適應我粗壯的肉棒,我慢慢地加快速度,破瓜的痛楚已經慢慢的消失,是時候讓鐘靈體會真正的性交樂趣了。我一邊不斷地頂到鐘靈的花芯,一邊用牙齒輕輕的咬著她小巧的乳頭,動作故意的做得十分的溫柔,務求將快感從鐘靈的體內引發出來。十六歲的年齡,已經使得鐘靈對男女之間的事充滿了興趣,儘管她知道自己如今是被人姦淫著,但是強姦自己的人實在是非常英俊啊…… 鐘靈的唇內慢慢地傳出了甜美的嬌喘呻吟,我知道鐘靈的性慾已被我成功的挑起,她的身體已經被我征服。我決定換個姿勢來征服鐘靈的心靈,我抱起鐘靈,讓她坐在我的身上,這個姿勢使得我的肉棒能夠更直接地深入鐘靈的體內,鐘靈只要稍稍地動一動腰肌,肉棒便能夠頂到她的花芯上給她帶來最大的刺激。

“真的是好舒服啊……就當是……就當是一場惡夢吧!”這樣的一個念頭在鐘靈的腦中開始形成,於是慢慢地鐘靈竟然開始學會自己去尋找更多的快感,她不自覺地扭動著自己的腰,讓我的肉棒能夠更好地帶給她無盡的快感。我心中的得意更上了一層樓,看到這個清純的處女在我的高超性技下開始自動尋歡,這是簡單的強暴所遠遠不能比擬的。我輕吻著鐘靈的面頰,處女失身的紅暈滿布鐘靈的嬌面,我輕啃著鐘靈薄薄的櫻唇,同時讓下身火熱的肉棒保持著不斷的抽送。鐘靈的花芯中開始滲出一陣陣的陰精出來,我得意地對旁邊的鐘夫人說道:“看你生出來的淫蕩女兒,第一次破身便這麼騷,淫水流得這麼多!”鐘靈這時正享受著無邊的快樂,腦中已經是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我說的是些什麼,甜美的喘息轉化成春情蕩漾的呻吟,陰道的肉壁開始蠕動,蜜汁從花芯深處不停地射出。中淫藥的功效這時正發揮到最高峰,方才被我淫弄過的成熟肉體泛起了極度的渴求。而且女兒赤裸裸地在自己的眼前讓男子肆意的姦淫,視覺上的刺激使得鐘夫人更加的欲火高漲。

“不可以的,這個男人是個淫賊……我不能……”腦中最後的一絲清醒提醒著自己,讓鐘夫人一時還沒有淪為討歡的淫女。我看到鐘夫人的模樣,知道她已經處在了崩潰的邊緣,只要我再助她一臂之力,便能讓她完全的成為淫藥的奴隸。於是我騰出右手,伸出兩根指頭,一下便插入了鐘夫人的淫穴之中,口裏淫蕩地說道:“大美人兒,你看到小美人兒被我玩得這麼痛快,是不是也很想要了啊?”鐘夫人發出了一陣長長的哀鳴,至此她的心智終於不敵身體的煎熬,淫藥的力量已經將她完全地征服,被我封住的穴道頓時被一股不知從何而來的力道沖了開來。原來我的內力便只是平平而已,點住鐘夫人的穴道也無法持久,此刻鐘夫人淫欲一起,體內的力量頓時便將被我點了的穴道解開。穴道一解,鐘夫人飛快的撲了過來,此刻她已經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幹些什麼了,完全忘記了自己是被這個可恨的淫賊姦淫。她不顧鐘靈就在我的懷中,櫻唇迅速地找到我的舌頭,兩條饑渴的舌頭頓時糾纏在一起。我心裏驚歎著“陰陽合歡散”的奇效,竟會讓鐘夫人變成如此饑渴的淫娃,此刻鐘靈的扭動已經停止下來,人生中的第一次高潮使得她變得疲憊不堪。

我趁勢將雞巴從鐘靈的嫩穴中拔出,然後讓她躺在地上休息,接著抱起鐘夫人,鐘夫人已經急不可耐地用手握住我的肉棒,便要向她的淫穴中導去。我淫笑著先阻止了她的動作,讓她先躺在床上,然後我倒過身子伏在她白雪般的身子上,肉棒自然地擺在她的檀口之上。鐘夫人看著這條混合著自己和女兒兩個人的淫水,上面還有女兒寶貴的處女落紅的肉棒,絲毫也沒有猶豫,一下便將它吞到口中大力的吮吸起來!鐘夫人吮吸我肉棒的動作是如此的激烈,仿佛要將滿腔的欲火透過她的動作傳送到肉棒之上。我只覺得頭皮一陣發癢,“好好!要得!夠騷浪!夠味道!”接著頭猛地一低,也大力地啃著鐘夫人早就淫水氾濫的大騷穴了。兩個人瘋狂的動作持續了一柱香的時間,這時我們兩人都覺得這樣已經不能滿足自己極度高漲的欲火了,仿佛約定了一般,我和鐘夫人同時坐起身子,我將她的身子猛地一推,讓她再度仰面躺在床上,然後將她兩條肥美的玉腿向左右大大的儘量分開。鐘夫人盡力地配合著我,多年練武,使得她輕易地就能將自己的雙腿大張成“一”字形的模樣。我用手扶住肉棒,也不再玩弄什麼挑情動作,一下便深深插入鐘夫人的大騷穴裏面。鐘夫人發出了一陣終於如願的愉快呻吟,開始扭動自己的身子,和我同時去尋找人生的極樂…… 肉棒飛快地來回抽插著,和第一次姦淫鐘夫人時不同,這次的鐘夫人已經完全的放開她自己的身心,盡情地迎合著我的動作。我看著江湖中赫赫有名的“俏藥叉”甘寶寶此時也如窯子裏面的妓女一般,對我的肉棒刻意逢迎,一時也忘了這是淫藥所起的功效,倒像是我真的憑魅力讓這個美婦死心塌地一般,心中的滿足感達到了頂點。隨著抽插的不斷加快加重,我感覺鐘夫人的淫穴也是不停地向外泛著陰精,到了最後,我突然覺得肉棒和鐘夫人淫穴的交合處有一陣熱熱的液體沖過,同時鼻端傳來了一陣腥騷的味道,原來鐘夫人已經在極度的高潮之中失禁,黃色的尿液猛力的從尿道口噴射而出,染濕了我們二人的性器,染濕了身下繡著鴛鴦戲水的被單。這一日,我在萬劫谷鐘夫人的閨房之中,分別姦淫了她和她女兒鐘靈各四次之多,而且分別在母女二人的小穴之中,射入了兩波濃濃的精液……



















0.0166218280792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