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深山冤案-2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本文

後來,史剛正去"弄"文老實俊俏的傻媳婦兒時,仍嫌文老實礙事,便又將文老實毒打了兩次。第一次把文老實打得頭破血流;第二次把文老實打得渾身是血。幾次受辱,幾次遭打,把木吶憨厚的文老實折騰得脖子也歪了,走路時雙腿直打晃,成了一個瘋瘋顛顛。到處亂跑的精神病。
  有一次文老實犯病時,怒氣沒處撒。回家拿起橛頭照傻媳婦兒的頭上就是一下。傻媳婦兒就此癱在床上,又過了作個月,迷迷瞪瞪的傻媳婦兒撇下了一雙年編輯無知的兒女,一命歸西。傻傻忽忽的文老實也從此離家出走,幾個月不回。到1993年的7月份,文老實便切底失蹤,至今仍是渺無音信。
  史姓"六虎"對小玉兒的暴行開始於1990年5月的一天中午,正在村東北角山溝裡放羊的玉兒突然被人從後攔腰抱住,玉兒回頭見是本村的史剛正,嚇得哭喊著說:"叔叔,放下我,放下我,別殺我。"玉兒雖然才8歲,但幼小的她已知道了她家與史家之間的不和,她曾目睹過史剛正毆打父親和辱罵爺爺。今天,玉兒以為史剛正要殺她,嚇得大哭起來。
  史剛正沒有打算殺玉兒。這個年已38歲的人,是史家村的公害。由於打架鬥毆偷雞摸狗啥都干,連個媳婦也沒娶到。看著玉兒一天天地長大,史剛正的邪欲一天天地滋生。他曾蓄謀多次但終因沒有機會下手而作罷。今天,他跟隨著玉兒從那山溝轉到這山溝,看看天近中午,四下無人,史剛正下了手。他把玉兒抱到一片樹林裡,扯根荊條反綁著玉兒的雙手,便扒下了女孩的衣服.......
  那一幕讓蒼天為之落淚,讓小女孩為之刻骨銘心:史剛正將小女孩全部扒光衣服後,看到女孩尚未發育白皙的小身體,就是一隻惡狼叨住了一隻肥嫩的獵物,豈能輕易放手。
  當史剛正把小女孩綁好後,立馬解開褲子,掏出了早已硬邦邦的大雞巴就向小女孩陰部那道裂縫中間捅去。然而,他的大雞巴卻只能在女孩那裂縫中間上下滑動,去無法插入女孩那柔嫩的陰道中。
  原來,女孩的陰道孔太小了,只有筷子粗細,怎麼能容下史正剛那粗大的雞巴呢?
  但是,史剛正卻有整小妮的辦法,只見他爬下身子,臉部緊貼小女孩的陰部,仔細觀察著,想著如何才能操了這個小女孩的辦法。
  他將兩隻手扒著女孩陰部那緊緊閉合的陰唇,用力向兩邊扒開,終於看到了隱藏在女孩陰唇裡面的那粉紅色的只的筷子粗細的陰道口。
  這麼小的孔,怎麼才能讓自己那粗壯的大雞巴插進去呢?看來只有先把這孔撐開才能做到。
  於是,史剛正伸出右手的食指,向女孩陰道孔插去。
  30多歲的史剛正長著一雙粗大的手,那食指也有2厘米粗細。
  粗大的食指像一把利劍向女孩幼小的陰道插去。
  "啊--,痛,叔叔,你幹嘛插我呀。"
  隨著食指的插入,驚恐萬狀的小女孩發出了痛苦的叫喊。
  "媽的,叫什麼叫,給老子閉上嘴,再叫老子殺了你!"
  史剛正絲毫不顧忌女孩的叫喊,反而進一步威脅著只有8歲的玉兒。
  看到史剛正那猙獰的面孔,被綁在地上的女孩嚇著顧不上下體的疼痛,趕緊閉上了嘴,忍受著這個被叫做叔叔的進一步摧殘。
  隨著食指的插入,女孩的陰道內浸出了絲絲的鮮血。不用說,是史剛正用手指將女孩的處女膜給捅破了。
  食指還沒有全部捅進小女孩的陰道,就已經碰到了陰道底部,此時小女孩的陰道內壁的肌肉也緊緊地夾著史剛正的食指。
  也難怪,才8歲的小女孩,身體還沒發育,陰道本來就短小,史剛正那粗長的食指只插進小女孩陰道一多半就已經伸入到女孩陰道底部了。
  為了將手指全部插入女孩陰道內,史剛正有的是辦法。
  插入女孩陰道內的食指在仔細地探索和尋找著什麼。終於,那指尖部位在女孩陰道底部探查到一個細小的孔洞,這是小女孩體內那通往子宮的宮頸口。
  那指甲縫內塞滿骯髒油泥的食指對準那細小的孔洞徑直又插了進去,直到把整個食指全部插入到女孩的陰道內。
 此時的小女孩疼痛地已經渾身顫抖,但迫於史剛正的淫威,卻不敢發出一絲聲響。
  小女孩的陰道內壁和幼小的還未發育的宮頸早已被史剛正那骯髒的長長的手指甲捅的流出了鮮血。
  當食指全部插入小女孩陰道內後,便來回抽插起來,直到將小女孩陰道內壁的肌肉抽插到鬆弛到勉強能夠塞進自己的大雞巴為至。
  就這樣,當史剛正將食指從小女孩陰道內抽插了十多分鐘,從陰道內拔出時,整個食指已經全部被女孩的鮮血所染紅。
  然後,他將沾滿女孩處女血的食指在小妮白皙的胸部擦了擦,然後再抬起身,將自己早已堅挺的大雞巴徑直向女孩陰道插去。
  "媽呀--"女孩終於忍受不了那大雞巴的插入,本能地發出了無助的叫喊。
  此時,史剛正卻不些不耐煩,也難怪,一個30歲的大男人,正在姦淫一個小幼女,當然不希望身下的小女孩的叫喊影響了自己的情趣。
  於是,他隨手抓起旁邊被自己脫下的小女孩的背心,塞進了女孩的口中。
  "嗚--嗚--"
  被堵住嘴巴的小女孩只能無奈地發出聲響,女孩白皙的小臉蛋此時已經漲的通紅,額頭上的血管向外暴起,兩隻小腳隨著壓在身上的那個被稱為叔叔的男人大雞巴的來回抽插而無助地亂蹬著,腳後跟的部位也被磨出了鮮血。
  被壓在身下的小女孩像一隻被宰殺的羔羊。 _
  由於小女孩個頭實在太小了,小女孩的頭部被緊緊地壓在史剛正的胸脯部位,再加上嘴裡被塞進了背心而發不能叫喊,隨著史剛正屁股來回蠕動,小女孩已經窒息了,昏死過去。
  此時,史剛正才抬起上半身,露出女孩臉頰部位,好讓被壓在身下的女孩露出鼻子用來呼吸,然而那根粗黑的大雞巴卻仍然在女孩陰道內做著活塞動。
  隨著活塞運動,剛才被史剛正姦淫的昏迷過去的玉兒此時又被在體內來回抽插的叔叔的那根大雞巴給弄得重新甦醒過來。
  此時,甦醒過來的8歲女孩感覺墜落到地獄一般:她不知那厲害的叔叔為什麼要用他的手指和下體長的東西來捅進自己尿尿地方,特別是叔叔下體那條大肉棒插在自己體內,是那樣的痛苦,簡直要把自己撕裂開一般,而且叔叔還不讓她叫喊,不能動彈,因為叔叔已經用繩子把自己四肢綁住了。
  叔叔的大肉棒插在體內,那種漲痛,那種撕心裂肺的感覺,簡直是生不如死。特別是壓在身體上的叔叔此時臉部的表情已經變的十分可怕和猙獰,因為知道這個叔叔在村裡是一惡霸,沒一人能惹起他,更何況自己一個柔弱的小女孩。
  但玉兒明白,是這個被稱做叔叔的史剛正欺負自己,用他那身體上的大肉棒欺負自己。
  可憐的小玉兒雖然不明白自己被史剛正姦淫,但也知道自己正在遭受他的欺負,後來,小女孩想到了一個詞兒--"整",因為後來史家的六人都好"整"她,也經常"整"她。每次被他們"整"過後,下身都被他們弄的血乎乎的。
  被壓在身下的玉兒強忍著疼痛,忍受著史剛正的欺負。














0.0157330036163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