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經驗故事]絲襪狂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我是一個地道的戀足狂,從上幼兒園到大學已經有近二十年時間了。開始的時候只是習慣于看,因此每年的五月到九月就成了我欣賞絲襪嫩腳女人的絕佳機會。但是慢慢的,隨著這種嗜好帶給我的樂趣越來越大,我漸漸不僅僅滿足于看了,我開始時時幻想著能把我看到的每個嫩腳女孩的腳拿起來撫摸並同時蹂躪她們一番,我非常需要有一雙絲襪嫩腳在我需要時能滿足我的欲望,在這種情況下,二姨走進了我的視野。
二姨是一個銀行職員,她總是身穿白上衣,黑裙子,腳上總是套著一雙勾人的褲襪,薄薄的,蒙朧的,令人難以抗拒,我每周日都要到姥姥家去,通常二姨也會去的,二姨的孩子也就是我的表姐在外地上學,家里也沒有什麼需要照顧的事情,因此吃完午飯後都要在姥姥家睡一覺,而且二姨還有嚴重的神經衰弱,每次睡前都要吃安眠藥,而中午大家都是在睡覺的,以上的種種情況,給我提供了完美的機會。
當我發現這些後,一個惡毒的念頭在我心里形成了,這是多麼好的機會啊,不久後的一天,我心懷叵測的推了一下二姨睡覺的房間門,天哪,她居然沒有鎖門,真是天賜良機!我簡直不敢相信!屋里的二姨靜靜的躺在床上,一雙絲襪腳毫無防備的暴漏在我的面前,二姨的絲襪腳第一次屬于了我,那年我上初中。

那之後,我幾乎每周都能享受一次那種令人心醉的快樂,直到我上了大學,暑假回家後每周日我仍可以重溫那種美妙的感覺,一切一切都和從前一樣,還是那個房間,還是那雙褲襪腳,還是那兩個人,還是同樣的游戲,二姨的感覺還是那樣的遲鈍,或許是安眠藥的作用吧,在我幾十甚至上百次行動中,她從來沒有醒來過。

最令人難忘的事情發生在去年暑假的某個周日,我來到了姥姥家,不出所料,二姨已經到了,那雙絲襪腳已經擺脫了涼鞋的束縛,安靜的靠在床上,二姨與我說著話,(她當然不知道我對她做過的一切,所以她對我一直很好),我的注意力早已游離了我們的談話內容,眼睛時不時的瞟向那雙被我撫摸把玩過無數次的嫩腳!當二姨不再跟我說話了以後,由于她的目光離開了我,我更加放肆的直勾勾的打量起了那雙腳,還是那麼細膩鮮嫩嬌美,一如幾年前,她的絲腳居然沒有任何變化,那雙薄如蟬翼的褲襪包裹下,二姨的嫩腳趾微微叉開,在腳踝與腳面上有幾道自然的絲襪褶皺,我咽了咽口水,命根已經硬的挺了起來。我焦急的看著表,只希望快些到午睡時間!我是如此專著的看著二姨的腳,以至于沒有發現另一雙腳走進了我的視野,直到那雙腳的主人的手有意無意的在二姨的絲襪腳上輕輕撫了一下,繼而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姥姥,我回來了。”我不禁一驚,抬眼看去,才發現那也是一雙無與倫比的絲襪腳,我看不到絲襪的花邊,只能確定那不是一雙短襪但卻無法認定究竟是一雙長筒襪還是一雙褲襪,在那雙米白色的絲襪的包裹下,那雙腳也是那麼的動人,她就是我在外地上學的表姐,也就是二姨的女兒,我不禁有些迷惑,她剛才為什麼在二姨的腳上輕撫了一下呢?雖然她極力裝做不經意,可我還是看的出她是故意撫摸了二姨的腳,難道我的表姐也是戀足之人,而她的主要戀足對象和我一樣,都是我的二姨?

午休的時間終于到了,人們一個個都回到了自己的屋里,二姨當然也還是在那間屋子里等著我的蹂躪,今天我的獵物卻不只她一個了,自從我看見表姐的那雙絲襪腳後,我一直心癢難搔,不愧是母女,無論是大小還是腳型都如此相似!不知道手感是否相同?巧的是我發現我的兩個目標相繼走進了一個屋子,哈哈,我要一網打盡了!雖然我心癢難耐,但是還是努力使自己平靜下來等了一會,今天是個機會,可也是個考驗,因為我的表姐並不吃安眠藥,所以今天要格外小心!

我等了半個多鐘頭,估計兩雙絲襪嫩腳的主人都已經睡下了,于是我輕輕的推開了那扇門,屋里的場景讓我激動的險些昏過去!二姨睡在沙發上,表姐睡在床上,我輕輕敲了敲門,二人沒有任何反應,機會來了,我貪婪的看著那兩雙睡美足,二姨的肉色絲襪和表姐的米白色絲襪相映成趣,我猶豫了一下,還是先從我多年來的主要戀足對象下手吧,于是我輕輕的來到熟睡的二姨身邊,蹲了下來,先是仔細凝望著那雙多年來帶給我無數快樂的嫩腳,然後,忘情的握住了她的雙腳,輕輕的撫摸起來,感受著我的手與她的腳接觸時那絲質的感覺,享受著她腳那暖暖的溫度,我醉了,就這樣,我盡情的把玩著揉搓著那雙褲襪嫩腳,用手指在她的絲襪腳心上撓了起來,這是我最最喜歡的感覺,喜歡聽那嫩腳被撓時的沙沙聲,喜歡指甲與絲襪腳心接觸的感覺,尤其喜歡的時每當此時二姨那雙嫩腳的反應,果然,她的腳有了反應,由于麻癢的原因,二姨的腳趾翹了起來,一條條更加明顯的絲襪褶皺顯現在她的腳上,我貪婪的望著 那雙尤物,不由的痴了。隨著我手指的力量逐漸加大,二姨的絲襪腳反映更強烈了,她的腳趾時而翹起,時而蜷縮,雙腳也漸漸的開始躲避我的手指,根據我多年的經驗,她是不會醒的,我的手指如影隨形的追隨著她的腳心,她的雙腳無論如何逃離不了我的控制,我愜意的享受著指甲與她絲襪腳心接觸那美妙的難以言表的感覺,聆聽著那有節奏的沙沙聲,不由把臉貼在她的腳上,二姨是個有潔癖的人,她的雙腳一點也不臭,只是有一種絲襪特別的味道,正是我喜歡的那種類型。正在我痴迷的望著把玩著這雙又一次被我蹂躪的超級嫩腳時,躺在床上的表姐突然翻了個身,我這才意識到屋里還又一個人,我不僅向她望去,她現在背對著我,那雙米白色的絲襪腳腳心正對著我,並輕微的蠕動著,天那,你在勾引我嗎?我遏制住自己向要撲上去的強烈念頭,慢慢向躺在床上的表姐走去,不要怪我啊,小妞,我這樣想著同時輕輕的試探性的觸了她的腳一下,她沒有任何反映,哈哈,睡熟了,我迫不及待的握住了她的那雙絲襪腳,她那溫溫的體溫透過她的絲襪傳了過來,不錯,果然是年輕啊,明顯比二姨顯的更有活力,直到這時我才滿足了我的好奇感,順這她的絲襪腿看上去,我發現她穿的也是一雙令人心醉的褲襪,這母女兩人絲襪腳的手感果然很象,表姐的腳太嫩了,以至于我在撫摸她的雙腳,撓她的腳心時居然把握不住力度,我瘋狂的撓著她的腳心,她痛苦的躲來躲去,滿床亂滾,顯然她又癢又痛,然而很長時間過去了,雖然她一直遭受著痛苦的煎熬,但是居然也一直沒有醒來,欲火中燒的我早已拋棄了理智,我欣賞著表姐那美麗清純的面龐,瘋狂的舔起她的腳來,越來月強烈的欲望讓我無暇顧及這是否回讓她醒來,正在我逐漸控制不住自己上升的欲火時,忽然聽見二姨“唔”的一聲,我當然知道這時二姨馬上就要醒來的前兆,美好的時光總是短暫的,不知不覺已經過了好幾個鐘頭了,二姨要醒了,怎麼辦?可我正到了最關鍵的時刻啊,我猶豫片刻,我離不開這母女兩人的褲襪嫩腳,所以我只好戀戀不舍的輕輕走了出去,放棄了這次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幾天後發生的一件事情讓我知道了那天的選擇是正確的,否則我恐怕再也不會有接觸這兩個褲襪嫩腳女人的機會了。這天,表姐(就是被我摸腳的那個)突然給我打電話讓我去她家一趟,我雖然感到很奇怪,但仍然答應下來,她家就是二姨家啊,就是有著兩雙褲襪嫩腳的家啊,我的姨夫是個出租車司機,很少在家,這又是我的機會嗎?午飯後我來到了她家,當然,我特意挑了這個時間,來到她家,是表姐給我開了門,我一進門就被她吸引住了,姣好的面龐,成熟的身材,再加上一雙褲襪嫩腳,怎能不讓人想入非非?她今天穿了一身淡黃色的連衣裙,腳上套著一雙看起來很新的淡粉色褲襪,我的眼光再也離不開她的那雙褲襪嫩腳了,“咯咯咯”一陣清脆的笑聲驚醒了我,“看你那傻樣,跟我來”表姐說,我受寵若驚,跟著她走進了里面的臥室,臥室的情景更是讓我吃驚,二姨和衣睡在床上,仍是那個往常的打扮,肉色的褲襪腳毫無防備,松弛的擺在床上,一副任人宰割的樣子,她果然在睡覺!然後更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同時也印證了我一直以來的懷疑,表姐也是戀足之人,而且她的主要戀足對象也是我的二姨!

簡直令我難以相信眼前的事情,表姐上了床,用自己那雙淡粉色的褲襪嫩腳在二姨那雙肉色褲襪嫩腳上擦撫著,從腳面到小腿再到大腿,她的兩只褲襪嫩腳與二姨的雙腳雙腿摩擦著,發出一種讓人心醉的絲襪接觸的美妙聲音,看著這兩雙嫩絲襪腳纏繞在一起的美妙場景,我的命根無比的堅硬!表姐也是戀足之人,而且毫無疑問,她在挑逗我!而且那天我撫摸她的腳時她很可能一直是醒著的,否則她怎麼會知道我對二姨那雙嫩腳的感情?難怪那天她醒不過來呢,原來一開始就是裝睡!

正在這時,令我更加激動的事情發生了,表姐捧起二姨的絲襪嫩腳,撫摸了起來,雖然早就料到會有這樣的事情,但我還是不僅心潮洶涌,我的眼睛已經離不開二姨的絲襪嫩腳了,表姐時而撫摸時而撓腳心,和我那天的手法一模一樣,也是追著二姨的嫩腳撓著她,我不由看的呆了,這時,表姐伏下身,把二姨的腳捧的高了些,輕輕的吮吸著,舔著,我只感覺到一股熱流傳遍全身,這可是我多年想做卻沒敢做的事情啊!表姐仿佛看透了我的想法,“你是不敢做,怕我媽媽發現吧,今天你放心吧,我給她放了足夠的藥,她不會醒來的,今天算我請客,你對我,對我媽,做什麼都可以。”我聽了大喜,不顧一切的奪過二姨的腳,盡情的舔了起來,她果然沒醒,甚至沒有太大的反映,她的褲襪腳不一會就濕透了,然而我仍然舍不得放手,一遍遍的舔著,我的冷漠態度似乎激怒了表姐,突然她的粉色絲襪腳伸到了我的舌頭上,挑逗著我,我不得不放下二姨的腳玩弄起表姐的來,表姐嗔怪我:“你也不感激感激我,難道我的腳真的不如一個四十歲的老女人嗎?”她的這話鉤起了我的好奇心,她的戀足是怎麼開始的呢?表姐猶豫了一下,還是如實的回答了我,原來,表姐在她很小的時候,有一次無意中看到了姨夫玩弄,蹂躪二姨的長筒絲襪腳,不禁產生了好奇感,于是在二姨熟睡時效仿姨夫撫摸了二姨的絲襪腳,從那以後,她就再也擺脫不了這種感覺的誘惑,多次對二姨的腳下手,成為了一個徹頭徹尾的戀足之人,手段也漸漸由簡單的撫摸,發展為撓腳心,舔腳等等,她也承認了那天她是裝睡,並且告訴我那天她本想下手的,不想被我捷足先登了,但是她卻享受到了更美妙的被摸腳的感覺。我一邊聽,一邊撫摸著表姐的絲襪腳,撓著她的腳心,我看著她十分到位的配合動作,問道:“你的腳被人摸過多少次了?”表姐吃吃笑了起來:“一看你也是個老手了,知道我的腳不是第一次被摸,我被人摸過多少次了?我也記不清了,反正在學校上學時,有許多男生對我這樣過就是了,不過還真沒有一個象你這麼技術純熟的,把人弄的真舒服,雖然很癢,但真是一種享受!”

就這樣我過了一個難以忘懷的下午,臨走時,我除下了那母女兩個的褲襪,這可是無價之寶啊!在以後的日子里,這兩雙褲襪成了我發泄的主要對象,每當看到這兩雙褲襪,就想到她們主人那誘人的雙腳,以及那個美妙的下午,當然,在表姐的幫助下,我又多次經歷了同樣的事情,而且,二姨也沒有追究那雙在她睡夢中丟失的褲襪的去向。我的二姨,我的表姐,你們母女二人的褲襪嫩腳令我一生難以忘懷!

















0.0135250091553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