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科學幻想]亮色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一章
對于出生,我不曾擁有自由選擇的權利,但上天很仁慈,他給予了我
自由的死,我可以選擇去死,隻是,我並沒有這麼做,因為,曾經有一束溫暖的
光,它射進了我的心裏。
  -引言「我的人生沒有歡樂,有的隻是黑暗和孤獨,在那狹小昏暗的小房間
裏,每天過著如同日記般的生活,和眾多同齡孩子一起,大家相互簇擁著、取暖
著,在這裏,飯菜永遠是一成不變的黑饅頭加稀飯,身上的衣服永遠都是破舊的
,就連那些清澈的眼睛,也不再明亮,因為,這裏是孤兒院,是被神遺棄的地方
『這個世上是有天使的』,梅那天天真的對我說的話我至今沒有忘記,因為,她
說這句話後不到一個月就死了,天使,呵,這個世上,天使是不存在的。
  直到我遇見她,那天,她被孤兒院的林姨帶著,來到我們的小院裏。
  「你叫小輝嗎?」
  「恩」
  「好可愛的小男孩,林姨,我就要這個小男孩了,您看可以嗎?」
  「當然可以,小輝呀,這位阿姨希望領養個孩子,她看上了你,你可得好好
珍惜呀。」
  直到現在,我才發現,原來天使真的存在,她像太陽一般耀眼、像雪花一般
純潔;卻擁有著母親一般的微暖。
  夏小輝

  記于7月10日20xx年9年後暴雨飄打著窗戶,窗外一片黑暗,被時不
時劃過的閃電照亮,小輝看了看右手腕上的手表,時間指向8點,今天雨舒媽媽
加班,他下午就接到了電話,好像要加到8點,無所事事的他隻能望著窗戶,遠
處的商業街燈火通明。
  正無聊中,哢噠一聲,門響了,小輝連忙站起身來,朝著玄關跑去。
  「抱歉,小輝,媽媽回晚了,寶貝一定等急了吧」
  門口一位成熟的女性用著歉意的聲音說道。
  她有著苗條的身材,1米6左右,標準的瓜子臉上是淡如彎月的黛眉、小巧
的瓊鼻、烏黑的丹鳳眼,嘴唇有點薄,但由于擦著唇膏,正閃爍著誘人的光澤,
一頭黑色長發隨意挽在右肩,被一根粉紅色絲帶簡單的紮了起來,身著黑色白領
裝,纖秀的美腿上裹著一層精緻的長筒黑絲襪。
  此刻那兩隻丹鳳眼正帶笑的看過來他搖了搖頭,問道:「雨舒媽媽沒有淋濕
吧?」
  說著,他關懷地看著雨舒,還好,隻有工作裝上面零星濺著幾顆水滴,看來
沒事的樣子。
  他仔細的從頭到腳看了一遍,確定沒有淋濕的跡象後才罷休。
  「真是小笨蛋,媽媽帶了傘呢,怎麼會被淋濕呀」
  「帶了傘有什麼用,外面可是在下暴雨」
  「好了啦,媽媽等下去擦一下頭髮就是了」
  「啊」
  聽到雨舒的話,小輝這才發現,那頭黑色長發上沾了不少水珠,他趕忙拿過
雪白的毛巾,幫雨舒擦了起來。
  「呵呵,我的小輝太乖了,讓媽媽抱一下」
  說著,雨舒伸出兩條雪白的手臂,將眼前的男孩抱住了。
  淡淡的玫瑰香從雨舒身上散發出來,分不清是護膚品還是體香的味道。
  「媽,你這樣我擦不了啦」
  小輝被鬧了個大紅臉,眼光有些躲躲閃閃,他扭了扭身子,卻沒想到被雨舒
抱得更緊了,臉都陷入了胸前的那對豐滿。
  「好啦好啦,嘻嘻,還害羞呢,我家小輝真可愛」
  說著,雨舒伸出潔白的手指,輕輕捏了捏小輝的臉頰,放開了他。
  「嗯」
  (第二聲)小輝被搞得有點迷迷糊糊的,搖了搖頭,反駁了起來。
  「男孩子被人說可愛可不會高興」
  「哦?那小輝想要聽什麼呢」
  「當然是有男子漢氣概啦,能保護媽媽什麼的」
  小輝說著擡起了頭來,做出一副頂天立地的樣子,一下子把雨舒逗笑了「嘻
嘻,我家雨舒長大了呢,真可愛」
  「又來這句」
  「好啦好啦,是媽媽的錯,不該瞧不起小輝,不過,媽媽可不要小輝保護,
媽媽可以自己保護自己的」
  雨舒說完溫柔地摸了摸小輝的頭「可是,我已經能夠保護媽媽了,上次,市
裏舉辦的空手道比賽,我可是得了第一的」
  「呵呵,知道了啦,小男子漢,那媽媽的安全以後就交給你啦」
  「恩,我會保護好媽媽的」
  說完,小輝似乎為了展現說服力,做了個鼓起肌肉的動作,又把雨舒逗笑了

  第二天,天氣晴,下午最後一堂課,講台上一個幹巴巴的老頭正在講一元函
數,他打了個哈欠,正想睡上一會,後背卻被人用筆捅了捅「喂喂,昨天又做什
麼壞事去了,怎麼無精打采的」
  說話的人叫天成,一個把全身打理的幹幹淨淨的男生,是班上的文娛委員,
也是小輝的損友。
  「要你管」
  「嘿嘿,我這不是在提醒你嘛,你不聽課結果又掛科的話,看看那位會說些
什麼吧」
  說完眼睛往左邊橫了橫。
  隔著小輝左邊兩個位子上,一位女生正瞪大雙眼看向他,眼裏有著警告的意
味。
  「切」
  他沒理那女生,搖了搖頭「擅自給人定下什麼學習任務,又擅自充當什麼學
習監督,她可真夠任意妄為的」
  「嘿嘿,這不是對你有意思嘛,你這小子,真不知道哪裏好,居然連班花都
喜歡你」
  說完雷了他一下「就她?還班花呢,不都是你們這些人瞎弄的」
  「你還別說,這可不是我說的,小玲可是全校封的」
  「什麼全校,不就是個什麼粉絲部嗎,一群腦殘搞出來的東西」
  不過他還是看了看小玲,可愛的小圓臉,整齊的黑短發,還有一雙大大的黑
眼睛,看起來是不錯的,可惜啊,是個蘿莉。
  小輝搖了搖頭,沒有再想這件事,倒是小玲挑釁地看了過來,大眼睛一瞪一
瞪的,倒是挺可愛。
  「咳咳,那邊的同學,注意聽課」
  年邁的老師看到了這邊異樣的情況,不禁開口提醒了下。
  小輝幹脆無視那邊的瞪視,用手撐著胳膊發起呆來。
  顯然,天花闆上除了日光燈管什麼也沒有,白色的日光燈管上布滿了灰塵,
在兩端的銜接處有些生鏽,他把目光轉向了旁邊,那因為被粉刷過而顯得雪白的
天花闆,說起來,雨舒媽媽也是雪白色的,雪白色的胳膊、雪白色的美腿,還有
……雪白色的……時間很快過去,胡思亂想的夏新沒有聽到下課鈴聲已經響起,
還沉浸在自己的遐想裏。
  「砰」
  桌面發出一聲鈍響,他定睛一看,隻見小玲左手叉腰,右手拍在了桌子上,
氣勢洶洶的瞪著他,隻可惜,隻有1米45的個子實在沒有多大威懾力。
  「喂,呆子,人家叫你呢」
  「……麻煩你別那麼大聲拍好不?這是我的桌子」
  「哼,壞了我陪」
  小輝苦笑地看著玲,身為億萬富翁的獨身女,玲確實說得起這句話,不過道
理不在這吧?「大小姐,它並沒有得罪你吧?」
  「沒錯,但你得罪我了」
  「額,不知道小的哪裏得罪了大人您,還請大人明示」
  「明示你個頭!為什麼上課的時候又睡覺了」
  「我哪有睡啊,我這是在思考剛才的數學問題呢」
  小輝很冤枉地看著鈴「哦?那你說說,剛才老師都講到哪裏了」
  鈴並不打算放過他,那雙黑色的大眼睛此刻正灼灼逼人地望著小輝。
  「額……」
  他求助的看向了天成,可惜天成眼觀鼻鼻觀心,當做沒看見。
  這個混蛋,關鍵時候就掉鏈子,他心裏惡狠狠的詛咒了下死黨,但還是裝出
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看向玲「他講的東西那麼難,我哪裏記得啊?」
  「哼!你還狡辯,我從上課起就一直盯著你了,你連書都沒翻過!」
  「喂!你這人怎麼回事啊,人家都盯著黑闆,你盯著我能看出什麼來啊」
  「還不是因為你總是偷懶不聽老師講課嘛,人家當然要看好你了」
  「我又不是動物園的動物,能整天讓人盯著看來著」
  「你要是有動物園的小動物那麼聽話,我哪需要整天盯著你看呀」
  喂!你又搞錯問題方向了吧!小輝心裏在吐槽,不過沒敢說出來,他怕她暴
走。
  旁邊的天成早就捂著肚子笑去了,鈴也覺得話說過了頭,連忙更正「我這不
是想監督監督你嘛,這可是雨舒媽媽讓我做的」
  「你別拿著雞毛當令箭,我媽媽叮囑你一句,那是禮貌,還有,誰是你媽媽
啊?那是我媽媽,你要叫阿姨!」
  鈴發現失言了,臉紅了個透「總、總之,這可是阿姨吩咐我的,我……我還
有社團,先走了」
  說完,趕忙背著書包,跑出了教室。
  「哈哈哈哈」
  天成憋不住了,大笑出聲來。
  「笑、笑、笑,就知道笑,關鍵時候也不知道幫我一下」
  他為擁有這樣的損友而不值。
  「哈哈哈,剛才的情況,你讓我怎麼幫啊,哎,你就從了她算了,鈴哪點不
好了,長相可愛、家事又好,聽說還學藝雙全啊」
  「你在幫她推銷啊?」
  「嘿嘿,這不是幫你心急嘛,要知道過了這個村,可就沒這個店了」
  「切,像我這樣的男人怎麼可能為了一顆小草而放棄整座森林,再說了,我
也不喜歡她那種類型的」
  「那你喜歡那種啊?」
  「你別湊那麼近,惡心不」
  「嘿嘿,說呀,我想聽聽」
  「你想知道啊?」
  「是啊,非常的想知道」
  「那太好了,我就不告訴你」
  「我靠」
  說完,他三下五除二,背著書包也閃了,嘿嘿,讓你得罪我。
  由于走得匆忙,小輝並沒有發現門外躲著個人影。
  回到家裏,雨舒已經回來了,門口放著黑色的高跟鞋,那是身為服裝設計師
的雨舒親自設計的。
  「回來啦」
  從廚房那邊傳來了雨舒的聲音。
  「恩,我回來了,媽媽」
  小輝魚貫進入到廚房,發現雨舒正在切菜做飯,他盯著雨舒的後背,發現黑
色的工作服已經被換成了家務型連衣裙,白色的底色配上紅色小花做花紋,外面
圍上一跳條藍色花邊的圍裙,稍稍過緊的連衣裙沒有遮得住挺翹圓潤的豐臀,正
隨著切菜動作而微微的兩邊移動;圓滾滾的美腿上套上了肉色的絲光長襪,柔軟
的玉足上拖著一雙粉紅拖鞋,這是雨舒在家時候的裝扮。
  「恩?怎麼不做聲了」
  疑惑之下的雨舒轉動著玉頸,正好對上發呆的小輝,不過,因為目光向上,
顯然未發現他的異狀。
  小輝的臉噌的紅了,急忙跑開「沒、沒事,我去洗手間」
  小輝關上洗手間的門,解開了褲腰帶,顫抖的左手熟練的趴開了短褲,從中
掏出了半硬的陰莖,同時大口呼吸著,想要讓自己冷靜下來,看著自己的小弟弟
慢慢變軟,小輝苦笑了下,隨時抽了張衛生紙,把前端的分泌物擦幹淨,系上腰
帶,出了洗手間。
  吃飯的時候,小輝像往常一樣把今天在學校的趣事說給雨舒聽,有的是親身
經曆的,有的則是編的,看著雨舒捂著小嘴,鳳眼笑得像月牙灣一樣,他覺得什
麼都值了。
  到了收拾碗筷,小輝將剩菜放進冰箱時忽然聽到當啷一聲,他連忙跑過去看

  「哎呀」
  發現雨舒走路的時候前腳跟與後腳跟絆了一下,不小心摔倒了。
  「媽,你沒事吧?」
  情急之下,小輝趕忙拉住雨舒的手,把她拉了起來架在肩膀上,卻聽見雨舒
的呻吟。
  「媽,你沒被碎片割傷吧」
  心急下的的小輝扶著雨舒坐到沙發上,開始堅持她身上的傷,呼,還好,沒
什麼大礙。
  「媽沒事,隻是應該扭到腳了」
  「你怎麼這麼不小心啊」
  說著,也不管濺上去的菜湯,直接脫掉紅拖鞋,捧起了一隻絲光長襪包裹的
小足,手因為緊張而有些顫抖。
  「嘻嘻,是另一隻啦」
  小輝惱火地瞪了雨舒一眼,放下手上的玉足,捧起了另外一隻。
  雨舒的小腳肉感均勻,柔軟而小巧,五根精緻的小腳趾並沒有塗指甲油,因
為有按時剪過,小指甲很整齊。
  不過,現在的小輝沒精力去格外關注了,一心隻想知道扭傷的程度,他連忙
將玉足放到了右手上托著,左手自然的伸到了大腿處,突然間,他停了下來,擡
頭尷尬地看著雨舒。
  「嘻嘻,小色鬼,還是我來吧」
  雨舒笑嘻嘻地看著他,雙手伸向了裙內,脫下了長襪,隨時放在了沙發把手
上。
  小輝偷偷的瞟了一眼,脫掉的肉色絲襪垂到了地闆,發出混雜淡淡的香氣和
汗液的味道。
  「應該沒有傷到骨頭吧」
  他右手輕輕的托著玉足,微微的捏了下,柔軟細膩的感覺,顫抖的左手輕輕
撫摸著腳踝,眼睛盯著扭傷處,細細檢查著。
  「別擔心啦,一點小傷,睡一覺就好了」
  雨舒似乎覺得小輝太緊張,連忙安慰道。
  「什麼小傷啊,你等著,我拿雲南白藥過來」
  不舍的放下了玉足,他急忙跑到了房間裏,站在房裏的小輝舉起右手放在鼻
前,聞了聞,淡淡的香味夾雜著些許汗味,不過,他很喜歡。
  從房裏拿來了噴霧劑,重新抓起了那隻玉足,空著的手按著噴頭,仔仔細細
地噴了一遍,這才松了口氣,雨舒低著頭,搭在右肩的秀發像瀑布一樣流了下來
,她靜靜地看著小輝幫他上藥,直到結束。
  「好了,現在開始千萬不要亂動,家務事我來做」
  「等下洗腳我也幫你,總之你給我老老實實的呆著,看電視也行,知道嗎」
  放回藥劑的小輝擦了擦額上的細汗,有些不大放心雨舒。
  「知道了啦,小輝好像老頭子哦,啰啰嗦嗦的」
  雨舒撅著小嘴,還沒到40歲的她做著這麼俏皮的動作,瞬間讓小輝看傻了

  趕緊搖了搖頭,重複叮囑了一遍後,他開始完成晚上的家務事。
  晚上21點,完成了家務事的小輝打了一盆溫水走過來,幫雨舒洗腳。
  「媽,洗腳了」
  「哦,恩恩」
  正在關注著電視的雨舒含糊地說了句。
  小輝沒有再說話,將水盆放下後,便捧起了雨舒的玉足。
  「呀」
  驚訝的雨舒終于回過神來。
  「沒事,媽,你繼續看,我幫你洗腳呢」
  「是小輝呀,嚇媽媽一跳,腳我自己來洗吧」
  「說什麼呢,你看你的,不礙事」
  說完,小輝又捧起了肉呼呼的小腳,此刻的雨舒心神都系在電視機裏的的韓
劇上,也沒太在意,正好便宜了小輝。
  小輝將脫掉絲襪的小足一一放在了溫水裏輕柔緩慢的揉搓著,雨舒的足柔軟
細嫩,在水中滑不溜秋的,他隨意的洗了幾把,開始來回撫摸小足的底部「啊哈
哈哈,小輝別鬧」
  受到腳底刺激的雨舒連忙按住小輝的肩「洗腳要洗幹淨,有點癢算什麼」
  「媽媽可是最怕癢了,小輝你別鬧了」
  嬌怒的雨舒瓜子臉上升起兩朵紅雲,正帶著微微的惱怒看著小輝,之後拿起
遙控器一按,把電視關了。
  「原來媽媽還怕癢呀,那我以後可得多利用利用」
  「你這小壞蛋,就知道欺負媽媽」
  「我哪敢欺負你啊,我這是自保,以後保不準能用上呢」
  「呵呵,媽又不會打你,你自保什麼」
  雨舒捂著小嘴,調笑了幾句。
  「那是,雨舒媽媽是最天底下最溫柔的媽媽,從來不打小輝,小輝最愛她了

  「你這小子,說話也不害臊」
  雨舒臉又紅了,像顆小蘋果,想讓人咬上一口。
  「我說的可都是真話呀」
  「好啦好啦,趕快幫媽媽洗完,睡覺去吧」
  「恩」
  小輝雙手輕柔的摩擦著小足,又洗了兩分鍾,幫雨舒擦幹小腳後,便倒水去
了。
  夜晚很甯靜,隻有皎潔的月光偷著窗戶照亮了房間的一角,遠處想起了微弱
的蟲鳴,小輝躺在被子裏,回想起剛才的場景,他伸出手,將它輕輕貼在臉上,
嘴裏喃喃的低語著「我啊,最喜歡媽媽這種女人了」


第二章
引言:它明亮柔和,溫暖人心,我要擁有它,縱然粉身碎骨,哪怕隻
有一瞬間,也一定會緊緊的抱住它,不讓它消失在我的心裏。

  今天,小輝起得很早,他今天值日,需要負責班上的衛生工作,于是,早早
的便去了學校。

  雨舒優雅的吃過了早飯,卻突然接到了來自他的電話,原來是書本忘記帶了


  雨舒一邊搖著頭感歎著這孩子,一邊邁著輕巧的步子來到他的房前,打開房
門,一股未通風的混雜氣味撲面而來。

  「哎,小輝這孩子,都說了幾遍了,起床後要記得開窗,老是忘記」

  她搖了搖頭,走到了窗前,推開了窗戶,之後順手拿起了放在書桌上的語文
課本,正打算離去時,眼角的餘光掃到了床邊上,那裏有一團紙巾散落著,她走
過去撿了起來,正打算扔垃圾桶裏,卻聞到一股生石灰的味道從上面傳來,幹巴
巴的紙團顯然是液體凝固後的樣子。

  雨舒輕輕的皺起了眉,她知道這種味道,以前她聞過。

  不過並沒有多想,她將紙團放進了垃圾袋,並把它扔進了社區內的大垃圾桶
裏,之後開車給小輝送課本去了。

  校門口小輝焦急地站在校門外,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快要到上課時間了,
怎麼還沒來。

  隻有不到3分鍾,他看了看手表,四處張望著。

  「嘟嘟」

  一輛黑色的小轎車緩緩駛過來看到那部熟悉的小車,他松了口氣,總算及時
趕到了,他趕忙迎了過去。

  「媽,好慢啊,都快上課了」

  他抱怨著今天的雨舒又換上了黑色的商務裝,腳著一雙嶄新的肉色絲襪。

  她悠閑的掌著方向盤,輕輕一笑「還抱怨呢,誰讓你把書落在房裏的?」

  雨舒調笑著看著小輝,看到他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似的樣子,終于把書本拿
給了他「諾,還不快拿去」

  看著小輝伸手接過了書,又用芊芊玉指輕輕的頂了頂他的腦袋「看你以後還
丟三落四不」

  小輝趕忙翻了翻書,確認無誤之後笑道「媽,這不是還有你嘛」

  小輝笑嘻嘻地看著雨舒,絲毫沒有反省的樣子,這時,警衛開始封鎖大門。

  看到這陣勢,小輝不再猶豫,他出其不意的在雨舒的臉上輕吻了下,帶著一
片得逞的笑聲沖進了學校,在他後面,校門被關了起來。

  雨舒呆呆地摸著親吻過的地方,坐在車裏不知道想了些什麼,沒過多久,車
便開走了。

  在課上,小輝撐著下巴,目光望向窗外,他在想剛才的觸感。

  雨舒的臉蛋光滑白皙,像是精緻的藝術品,他不由想起了她的唇,如果,剛
才吻的是那張柔軟的紅唇,不知道會是什麼感覺。

  「咚咚,那麼下一題就請夏小輝來回答」

  中年的語文老師似乎看出了小輝的心不在焉聽到老師的聲音,小輝終于想起
還在課上,他慌亂地握著語文書,胡亂的翻了幾頁,最終還是決定請教下「老、
老師,請問是什麼問題」

  周圍的學生發出陣陣竊笑,大家指指點點的對著他,老師也不禁莞爾,他提
醒道「請看黑闆,夏小輝同學」

  小輝這次把注意力放在了黑闆上,上面一橫大字「請用幾句話描述一樣你認
為最美麗的事物」

  小輝仔細的想了想,他想起了自己的媽媽-雨舒,于是醞釀了一下,脫口而
出「我覺得我的媽媽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她就像是冬天的太陽,溫暖人心,又像
是純白的天使,純潔善良,依偎在她的懷抱裏,能讓我感受到安心的踏實。

  所以我覺得,媽媽是最美麗的。」

  小輝把自己內心想要表達的話說了出來,教室裏忽然想起了掌聲。

  「說得很好,夏小輝,你是一個熱愛父母的人,同學們應該向他學習」

  老師贊揚了他幾句,便繼續上課了。

  放學回家,發現雨舒還沒有回,打個電話過去詢問了下,說是似乎因為談了
筆大買賣,公司在開慶功宴,直到將近九點才聽到門外的響聲。

  「媽,你喝酒了?」

  一大老遠就聞到一股酒精的味道,他趕忙跑過去攙扶,卻發現門口站著兩個
人。

  「好久不見了,小輝,真是想死阿姨了」

  來客是雨舒公司裏的同事-姜美,他管她叫小美阿姨,今年37歲,不知道
什麼原因,至今未婚。

  聞著同樣滿身酒氣的姜美,小輝被熏得直往後退,但還是堅持把雨舒扶了進
來。

  「嗚嗚、我家的小輝隻扶雨舒,不扶阿姨,嗚嗚,阿姨太傷心了」

  看著小輝隻把雨舒扶到沙發上便不再過來,姜美假裝很傷心的樣子,不過眼
角沒有一滴淚的跡象卻暴露了她的演技。

  「你自己不會過來啊,哼,肯定是你把我媽灌醉的,我還沒怪你呢」

  「小輝,這次你可猜錯了,不是我,是一個老頭子哦」

  姜美站在門口,一臉感興趣地望著他,想要看看他又什麼反應。

  聽到老頭字眼,小輝果然一震,他緊張地看著雨舒,想看看她是否被動手動
腳過,仔仔細細地看了一遍,發現衣服褲子都沒有被動過的痕跡,這才松了口氣


  「嘻嘻,安啦,有我在身邊,沒人敢騷擾雨舒的」

  看著誘惑不成功,姜美自己脫掉皮鞋走了進來,邊走還邊調笑著他。

  小輝斜著眼瞧了瞧姜美,臉上露出明顯不信任的表情,就差沒在臉上寫:我
不信任你

  這幾個字了。

  看著小輝的表情,姜美又開始做著擦眼淚的動作「嗚嗚,小輝不相信人家,
人家被小輝深深的傷害了」

  說著,還蹲在了地上,玉臂抱著那雙著黑色透明褲襪的美腿,左右輕晃著。

  「好啦好啦,又來這套,也不換換新鮮的」

  小輝隨口揭穿了她的演技,走到櫃子旁,拿出了醒酒的藥。

  眼看沒有效果,姜美終于不再裝了,她笑嘻嘻地站了起來,搖搖晃晃地坐到
了雨舒的身邊這時,雨舒悠悠的輕吟了幾下,由于還在酒醉狀態,根本聽不清在
說什麼小輝擰開瓶蓋,倒了幾顆藥丸出來,合著溫開水,讓雨舒吞下。

  旁邊的姜美見狀,發嗲的也想要,小輝直接把瓶子塞了過去,又引得她抱怨
了起來。

  隨後,小輝通過姜美了解了今天的狀況,原來公司裏最近接了筆大業務,為
了感謝那位老總,人事部決定準備一個飯局,由公司裏的幾位主事陪同,讓那位
老總開心一下,又挑選了幾位長相標緻的女職員陪酒,美麗的雨舒自然被選上了


  飯席上的那位老總對雨舒很感興趣,老是逼迫她喝酒,期間不斷進行言語騷
擾,結果把她給灌醉了,最後似乎還有意讓她作陪。

  那幾位公司主事也很混賬,居然默認了,幸好姜美也在現場,才及時把她給
救了回來。

  聽到姜美這番話,小輝氣的臉色發青,王八蛋們,竟然把主意打到我媽的身
上,真不想活了。

  小輝越想越氣,就要沖出門去找他們,卻被姜美一把拉住了。

  「小笨蛋,幹嗎那麼激動啊,你想讓雨舒丟掉工作啊」

  「我……」

  聽到這話,小輝冷靜了。

  「聽我說,這種事在大公司裏是很常見,隻要小心防範,就沒關系的」

  「…….那也不能那麼算了吧」

  小輝心有不甘姜美笑著捂著嘴「你媽又沒出什麼事,有什麼算不算的」

  小輝一想,是這個理,看來自己太激動,忘了雨舒除了被灌了點酒,實際上
也沒受到傷害。

  他皺了皺眉,擔憂地看了眼雨舒「可是以後不是還有可能碰到這種事嗎?」

  「別擔心啊,有阿姨在呢」

  姜美安慰道「那萬一阿姨不在呢,你看今天,如果不是阿姨在的話,或許…
…」

  「小傻瓜,瞎操什麼心呀,阿姨哪天不和你媽媽在一起」

  聽到姜美的安慰,小輝暫時放下了心,接下來的時間裏,兩人一起聊了聊學
校方面的事,姜美本來還想在這過夜,結果等到酒醒的差不多的時候,被小輝給
攆走了。

  夜晚,由于喝了太多酒,醒酒藥也沒有完全起作用,最後隻能把雨舒抱到床
上去睡,在床邊上,小輝心亂如麻,若是以現在的趨勢下去,搞不好真的會出事
,他可不相信那個老總會放棄雨舒。

  看著熟睡的雨舒,小輝突然想到她還穿著工作服睡覺,頓時心跳加速起來。

  他咽了口口水,手指顫抖的伸向她的衣物。

  聽著雨舒平穩的呼吸聲,小輝正在腦海中說服自己:就算媽媽醒來了,應該
也不會怪我吧,畢竟不可能讓她穿著這套衣服睡覺呀.說服了自己的小輝鎮定了
一點,他開始準備為雨舒脫衣服了,因為沒有開燈的緣故,脫衣服很不方便,但
他又不想吵醒雨舒,于是隻好在黑暗中摸索著。

  他沿著肩頭開始摸起,先解開上衣的紐扣。

  一顆一顆的往下解著,不小心觸碰到了高聳的玉峰,立刻像觸電一樣一縮,
猶豫了片刻,他決定繼續。

  他解開了上衣扣,將衣袖從玉臂裏脫了出來,先是左手,再是右手,之後在
把上衣輕輕的從背部抽出「呼」

  小輝深吸口氣,望了望下身的裙子,把手伸了過去。

  裙子很容易脫,期間雖然碰了幾下小腹,但最終還是把它脫下來了。

  接下來才是難題,絲襪望著大腿裸露出來的皮膚以及上方高聳的柔軟,小輝
緊張得全身都在發抖,心跳早就到了最高次數他小時候雖然看過雨舒的酮體,但
那是10歲以前,現在已經有些記不清,現在看著這副完美的身軀,仿佛比以前
還要豐滿成熟一些,下身的小弟弟在如此刺激的情況下,早已漲的發痛了。

  他偷偷地看了眼,看來雨舒完全睡熟了,定了定心,他解開皮帶撥開內褲,
粗大的巨物瞬間跳了出來,他跪倒在玉足邊,輕輕撫摸著那雙美腿,從上到下,
撫摸了幾遍後,輕輕的抓住了兩隻玉足,在黑暗中,看不到它們的可愛形狀,但
散發出的微香卻感受到了。

  小輝讓玉足夾緊了他的巨物「嘶」

  隻不過剛接觸,便舒爽的吐了口氣,玉足實在太柔軟了,而且大小適中,帶
著暖烘烘的氣息。

  他抓住小腳,開始前後移動,嘴裏發出嘶嘶的聲音,不敢吵醒雨舒,他弄得
很輕。

  玉足上,肉色的絲襪緊貼著他的巨物,發出特有的摩擦聲音,不到兩分鍾,
就有了射的感覺。

  他開始加快摩擦的速度,雙手握住絲襪美腿也加大了力道,手指頭都陷進去
肉裏一節。

  「哦、哦、哦,要、要去了」

  小輝嘴裏不自覺的發出了舒爽至極的呻吟,前後晃動得更快了。

  隨著一聲滿足的長吟,他趕忙用美足夾緊巨物的尖端,頓時,從馬眼出噴射
出一股濃濃的精液,順著美腿流到了床單上。
















0.0130188465118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