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科學幻想]愛情公寓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本帖最後由 icemen00 於 2015-5-26 20:34 編輯



     我叫張明27歲,在上海的一家IT公司做市場銷售。有一年多沒有交女朋友了,現在自己一個人,也沒有買房。

  上海的80後不是富二代怎麽買,太他媽的貴了,我現在每天心�都偷偷問候一遍炒房客的全家女性,我也沒想過要拿家�人的錢。

  因爲最近受不了一起合租的室友,太惡心了,吃完飯碗也不涮,往桌上一放,就一星期。

  我經常幫他涮碗,所以就在上周我和他徹底鬧翻了,現在四處找房子。

  因爲收入還可以,所以在條件上也要求的好一些。做銷售嘛,自然經常在外面跑,看了很多房子也沒一個滿意的,不是條件差,就是要跟別人合租。

  合租我其實不反對,本來上海就是大城市,外來人口多,房價高,你也不是富二代。哪能要求那麽高,但麻比的有些合租的人,一看那長相就吃不下飯,我也不能天天對著這樣的貨吧。

  有的房間太亂,我雖然一個大男人,但對生活的空間幹淨度上還是有一些要求,不是我事多,太髒了也不利于健康是吧。

  轉眼,跑了一星期,大夏天的,熱的我暈頭轉向不說,結果也太讓人失望。

  最後我決定自己主導,求租。有一天我逛房源網站時發現一個叫愛情公寓的小區有人求合租。

  打電話,約時間,上門。打電話時,我聽到了一個甜甜的女生,心�一激動,媽的不是讓我遇到糖餅了吧。單身同居,萬一是一漂亮MM,我企不是人房兩收?

  下午三點,我開車到了愛情公寓,位置還可以離市中心不是很遠,二十分鍾的車程。3546號房間,剛想咣咣咣敲門,一想到�面萬一是一甜美的女生。

  不是毀我形象,我小心翼翼的輕輕的敲了幾下,電話�的聲音又傳了出來,誰?我一緊張,差點東北話跑出來,看房的。我輕聲的說,您好,我是約好和你看房的人。

  門打開了,我看到了一個長像很斯文的女生,穿了一件墨綠色格子長杉,下身一件我也說不上來是什麽材料的及膝的裙子,腿上穿著黑絲襪,戴著一副黑框的眼鏡,大大的眼睛,不是大眼鏡叻。

  直直的鼻子,薄薄的嘴唇,有一點卷的長發,簡單的紮了起來。麻比的我喜歡的類型,好像是人都喜歡這種女生吧。

  您好,我叫張明,27歲,做市場銷售,東北人。同時伸出了手,對面女生的手輕輕的搭了上來,呵呵的一樂,不用說這麽細。我叫秦雨墨!

  你可以叫我雨墨,麻比的又丟人了,見到漂亮女生我就這麽不自然啊不自然。

  手也忘了放開,溫熱的手,碰到了我已出汗的手心,對面女生臉微微一紅,我想起了還握著人家的手,我趕忙松開了手。

  把汗漬漬的手,往我的褲子上使勁抹了抹。讓您賤笑了,我見著美女就緊張。

  秦雨墨說,你這也叫緊張,我要是美女,還真讓你給蒙住了,東北人都挺擅長忽悠啊。

  話題打開了,我也感覺自然了點,確實平時我也挺能白話(東北話,能侃的意思),做銷售的,這方面都還行,關鍵是遇著我喜歡的型了才緊張了。

  我帶你看看房吧,秦雨墨說著往�面走去,這套房子是個越層,她邊走邊說到,她現在和一個姐妹一同住在這�,現在那個閨蜜正在上班,要晚上六點多才能回家。

  因爲姐妹兩個人,打電話聽到我是男生才敢讓我過來看房,她一個人住的話,可不敢和一個男生同住一起。

  當時我就有點暈,果然沒有這麽便宜的事,哪能有這麽便宜的事,讓一個這麽漂亮的美女和我同居,不過能和她住在一起,也算是運氣了,機會早晚會出現的,你信不信,我不知道,反正我是信了。

  這個越層4個房間,樓上兩間,樓下兩間,現在她和她的姐妹住在樓下,如果我要是同意,就得住在樓上。

  這套房子是很正常的格局,一層中間是一個大的客廳,旁邊是廚房,樓上樓下各有一個廁所,樓下的廁所可以洗澡,樓上的不能。

  她一邊走一邊說,原來她來在這住了一年了,一直是兩個人,她現在正在找工作,原來的工作辭掉了,這不是爲了縮減開支,才找人合租,這才是發布消息的第二天。

  操了,老子運氣真好,這房子我一定要拿下。

  現在這房子3000塊一個月,你要來住,拿1000就行了,水電物業平分。我激動的差點流涕,但不能讓人看出來我這色狼樣,還是裝了裝樣子,四處走了走,最後說,格居我很喜歡,和女生住一起幹淨,我平時也很喜歡幹淨。

  我還一手好廚藝,到時可以給你露一手。就這麽定了吧,我先付半年的租金,你看行不。

  雨墨微笑著點點頭說,可以。看來她也是有點滿意我這型的吧,我人長得不算太帥還可以,個頭雖然不高,但穿著幹淨整齊。一看就不是邋遢的人,所以她才能這麽順利的和我簽合同吧。

  第二天一早我就開始往這邊搬家,因爲一直也沒有自己的房子,也經常換住的地方,所以也沒有多少東西,一上午就折騰完了。雨墨因爲現在沒找到工作,一上午也跟我折騰,真想是那種折騰哈。

  轉眼到了中午,人家幫我忙了一上午,我順理成章的請人家吃飯,盡管她一個盡的推脫,說也沒幫上什麽忙,但我都看在了心�。

  這姑娘勤快,大方,一點不做作。簡直就是我夢想中的那個標準。經過一翻拉拉扯扯,還是讓我拽到了吃飯地方,我也不想讓她太在意就簡簡單單的點了幾個小菜。

  吃飯的中間,我和她拉起了家常,雨墨24歲,湖北人,獨生子女,本科畢業,最關鍵的來了,現在單身。老天瞎了眼,怎麽這麽好的女孩還單身,那麽多狼友一天到晚都在忙活什麽啊。

  下午我回到了公司,因爲這些天在上班的過程中偷跑,幹私活,私活就是看房=.= ,我也不想太過分,畢竟現在的公司和老闆待我不薄,讓我拿著高薪。

  我這人挺中情誼,別人對我好,我兩倍還回去,靠了那些說十倍的人,說話也不走走腦子。我這麽高尚的人都做不到十倍。

  晚上七點多,我拖著疲倦的身體,這幾天折騰壞了,我一個人折騰,不是你們想的那樣,下了班開著我的小賽歐,慢悠悠的回到了家。

  拿著鑰匙打開房門,就看到一個同樣穿著格子襯衫下面穿著熱褲的長腿MM站在我的面前,感覺她一臉的豪爽氣息,右手拿著鍋鏟,左手大方的伸了過來。

  說道,我叫胡一菲,你尼,帥哥?我當時一愣,這哪跟哪啊,刺激太大了,我差點以爲我走錯了房,要不是自己開的門,我現在可以就打算往外走了。

  我顫顫巍巍的伸出左手,心�想著她和胡一刀的關系,對面的姑娘樂了,右手右手。看哪尼。我收回了打在她腰上的目光,紅著臉又伸出了右手,我現在兩隻手都伸著,你們想那動作吧。

  握著她的小手,嘴�嘟囔著,雨墨沒和你說,我叫啥?對面的胡一刀更加樂了,看著我的動作,說道,就是想正式的來一次介紹,你一大男人的磨磨機機,我再次無語,長相這麽清秀的美女,怎麽說話這德行和我一樣。

  這就是我的另一個室友?我忍住問她和胡一刀的關系,簡單的介紹了自己,不過比和雨墨時利索的多了。

  也沒有多說,不給這女人笑我的機會。

  這時雨墨從胡一菲後面閃了出來,樂著說,你叫她一菲吧。她人很爽快,大大咧咧的,你剛剛發現沒?我無語的看著二人,都是美女,怎麽差這麽多捏。

  雨墨接過我手中的包,放在沙發上,拉著一菲,和我說,今天你第一天入住,我和一菲一起下廚,歡迎你的到來,你面子真大啊,這可是我倆第一次合作做飯給男生吃。

  一菲說道,磨機什麽,小子便宜你了,第一次喲。雨墨的,快來,晚了就讓別人拿去了,哈哈哈。雨墨紅著臉也不搭腔,往�走去。第一次的做席,很歡樂,大家都喝了點酒,有紅,有黃,我喝的尤其的多。

  也不知道那一菲是不是酒吧老闆的二奶,這麽會灌別人酒。我躺在沙發就睡著了。

  半夜我被一股尿意憋醒,迷迷糊糊的起來,發現睡在沙發上。一邊走一邊解著腰帶,當著是自己以前的家尼,還沒到門口雞巴已經掏了出來,拉開門捏著翹起的雞巴就要嗤。

  啊的一聲,我就迷起模糊的眼睛,看到雨墨坐在馬桶上,紅著臉,捂著嘴,看著我血脈噴張的大雞巴。我再一看她時,她連忙把眼睛也捂了起來,我看到她白晰的大腿,棕色的絲襪和白色內褲,褪到小腿的位置。

  白色內褲中間的敏感部位有著一點淡淡的黃色,雨墨嚇的忘了叫我出去,我也驚的隻顧看她的身體。

  10多秒後,還是雨墨松開了捂著的眼睛的手,緊張的問我,你還不出去。

  讓一菲看到了,怎麽辦。我慌亂中奪路而逃,也不記得她說這話的意思,不讓一菲看到就可以了?

  我也沒想這些,我爲人雖然好色,但今天不在我計劃內啊,我估計要是高手碰到這情況,估計就拿下了吧。

  我出了廁所,做在沙發上摸著發硬的雞巴,現在可是刺激起來的,不是憋出來的。

  回憶著剛剛的情形,雨墨不會把我攆出去吧,我得好好解釋,我也不是故意的。聽到馬桶沖水的聲音,打斷了我的思路,我趕緊把雞巴塞了回去,媽的,硬時真不好弄回去。

  剛剛塞進去,就看到雨墨穿戴整齊的走了過來,我那還沒消下去的下面,讓我一陣的尴尬,我也不能這樣,看到人家過來,我就坐下去吧,隻能挺在那�。

  雨墨看著我支著的牛仔褲下面,紅紅的臉,略帶一點生氣,略帶一點害羞,我好像還看到一點魅惑,指著我說:

  你色狼!

  二、
      絲襪腿的手感我紅著臉一下子,忘記了該說什麽,忘記了剛剛想好的解釋。又被美女定住了,我強烈要求作者讓我免疫,我抗議。我要當呂子喬!!!

  雨墨看到我紅紅的臉,也不說話了,也忘記了還要說的別的,一下子時間好像定住了。我回過神來,偷偷的抹了一把汗,還好當時是雨墨,如果坐在馬桶上的是一菲,我估計已經被她用如來神掌抽成90歲的關羽了。

  還是我先緩過神來,我整理了一下思路,把剛剛要說的按順序說了一遍。什麽以爲是自己原來住的地方了,什麽喝多了也沒想廁所爲啥開著燈,什麽習慣了一邊往廁所走,一邊解褲子來著。

  我發現雨墨的臉更紅了,盯盯的看著我。我感覺到了害羞,雨墨的眼神太純潔了。我發現自己變成了小處男時常有的害羞心理。

  我也說不下去了,打了個招呼,我還頭暈,我眼花,我明天要早起,找個理由。趕緊溜到了樓上自己的房間。

  不過真是喝太多了,這麽刺激的場景也沒能讓我失眠,我帶著昏沈的腦袋一覺睡到天亮。

  爬了起來,一看七點多了,一邊下樓一邊伸伸懶腰,順便看一下誰還在。

  感覺衛生間�有人,探頭一看,嘴角帶著點泡沫正在刷牙的雨墨正回頭看著我,你也起來了?幾乎是同時說出口,我平時不愛睡懶覺,我解釋了一下。

  雨墨微笑了一下,接著刷起牙來。

  忽然耳朵痛了起來,扭頭一看,一菲正拽著它。你一大早的,跑到我們衛生間,調戲雨墨。是不是當我不存在啊。我扭過紅著的臉,看到嘴角冒著白泡的雨墨,我倆同時又臉紅了,太邪惡了這場景。我下來找東西吃的,我不知道冰箱在哪,來問雨墨的。

  不信你問雨墨。這冰箱�有你東西嗎,調戲雨墨,還想占老娘便宜吃我零食 ,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望著胡一菲慢慢變大的眼睛,我感覺,我要是找不到理由,估計這個月的早餐,就得我負責了。

  我撒腿就跑,嘴�喊著,好像什麽東西糊了,我樓上炖的佛跳牆好像是糊了。

  過了半個小時,我穿好衣服,一身整齊的的站在房間門口,打開門,朝樓下一看。胡一菲正瞪著那雙大眼看著我的房間,正好來了個二目相對,嘴�咬著切片。

  正淫笑的看著我。好像正等著我盛佛跳牆送下去給她喝。我一個機靈,回身進了屋,過了一會走下樓去,叫了聲一菲姐,同時從褲袋�拿出皺皺巴巴的一袋榨菜,谄媚的放到她的身前。

  這是小人這個月的早菜,您嘗嘗?旁邊噗的一聲,喝豆漿的雨墨把豆漿噴到了盤子�的切片上……我走了,你沒事騷擾別雨墨,一菲一扭一扭的打開門回頭說到。今天周六,我也不知道胡一菲幹什麽工作,也沒敢問,我發現她好像和我自來熟。

  我當時真慶幸自己沒有這樣的姐。我也真不知道,這家夥有沒有弟弟什麽的,如果有,估計也已經不在人間了吧,我一聲長歎。

  我躺在屋�,什麽也沒幹,沒開電視、沒開電腦、沒放音樂,也沒有睡著,就這麽躺著。我也不想去騷擾雨墨,就這麽放空的一直躺著。

  媽的好像睡著了,是真的睡著了。當當當,好像有人敲門。小明,當當當,小明。好像真的有人敲門。

  我勉強站起來,走到門邊,發現一隻手已經麻了,我打開門,看到雨墨。還是那件綠格子衣服,下面已經換成了墨綠色的絲襪。

  隻不過沒穿裙子,不過有點長的衣服蓋住了那一塊,男人想看的東西,但又感覺影子�能看到些什麽。

  幹啥啊,知道我好這口啊。雨墨看著我呲牙裂嘴的表情,她哪知道我手麻了,以爲我身體怎麽了。你怎麽了沒事吧。我右手�著左手活動著說,睡麻了。

  你有事啊。那個,我在淘寶上買衣服,交易時有點問題,聽說你是搞挨踢的,能幫我看看不。我晃蕩著有點暈的腦袋,對挨踢。

  跟著她到了她的房間,淡淡的香水味,一下刺激了我的神經。看著雨墨細長的美腿,包裹在墨綠色的絲襪下,我無恥的有點硬了。不知道別人怎麽樣,我發現我對絲襪免疫不能,這不是逼我嘛。

  你看就是這個,我一要打款,就提示我你的帳號不安全,需要重置密碼。我看了一眼,好像是浏覽器的插件問題,也不太確定。

  我就說我來看看,我坐在了正位,雨墨又搬了把椅子坐在我的邊上。淡淡的香氣變的濃郁起來,我的腦袋麻了。

  你在這�輸入下密碼,雨墨探著身子開始輸入密碼,感覺到她的絲襪腿好像貼到了我的小腿上,由于在家,我隻穿了條沙灘褲。她的體溫,隻隔著一條絲襪傳到了我的腿上。

  我感覺自己好像顫栗了起來,我想拿開我的左腿,但是左腿好像已經不屬于我,溫暖的感覺,絲襪的感覺,讓我感到拿鼠標的手也不聽了使喚。

  我看到雨墨好像因爲近視,前身更靠近了我放在鍵盤上的左手,右腿還是緊貼著我的左腿。我心�在想,你感覺不到嗎?輸完的密碼,雨墨坐直了身體,好像什麽也沒發生一樣。我怎麽感覺她好像知道剛剛的事情。

  我也說不準,折騰了幾下,裝完了插件要重起。重起後進到我買的物品�,再次點擊付款,又要輸密碼。

  又和剛剛一樣,不過這次,好像因爲要看清屏幕,她的胸部壓到了我的左手,手背感覺好像被裝著水的避孕套按住了一樣。胸罩尼?胸圍尼?這手感不對啊。

  我不好意思的抽出了左手,我還是控制了一下自己。剛剛搬來,這樣不好,萬一人家不是故意的,我以後還怎麽在這住。

  我還是很喜歡雨墨的,我抽出的左手自然的放到了凳子上,操了。左手怎麽又傳來絲襪的觸感,雨墨輸完了密碼,坐直了身子發現我的手正放到了她的腿下。

  我操,我怎麽把手怎麽放到她的椅子上了?

  可能感到腿下不對勁,雨墨看了一眼,正好看到她腿下的我的手,我日了。

  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剛剛控制自己了才從你胸下拿出來的,這什麽啊,坑爹啊。

  趕緊抽出左手,雨墨的臉又紅了,我又當色狼了。

  看著那黑色的絲襪,我射了,射到了地闆上,射到了鍵盤上,我感覺好像射到了雨墨的絲襪上。

  這幾天熱的要死,我感覺怎麽動一動就一身的汗,又是一覺醒來的我,發現自己一頭的汗。上海的溫度,不開空調睡覺還真難受,今天又35度。我來到下面的廁所,不洗是不行了,短褲的前部有點硬尼,翻開一看,前面白花花的一片,操,不是夢遺,剛剛沒清理幹淨。

  剛要打開噴頭,低頭時一瞥,髒衣服筐�是什麽,棕色絲襪,白色內褲,偷偷拿起來,感覺好像今天的尼。

  內褲的重要部位,好像還沒有幹。操了我知道打手槍多了不好,雖然看了方舟子說的手淫和做愛一樣。沒什麽危害,但多了也累啊。

  摸著那柔軟的內褲,聞著那內褲中間的味道,我的手又不直覺的套動了起來。

  拿著內褲包裹著雞巴,聞著的絲襪的香味,感覺著絲襪尖部那有一點點硬的地方,那是汗液腐蝕的結果。

  輕輕的用舌頭舔了起來。淡淡的汗味,淡淡的香水味,刺激著我的神經。我已經有點控制不住自己,但又不想這麽快就結束,我放慢了速度,幻想著雨墨穿著這雙棕色的絲襪爲我足交。一隻腳輕輕的研磨著我的龜頭,我托起她的另一隻腳,慢慢的從腳根舔到腳掌。

  最後用嘴把腳尖含入嘴中,用我的唾液,潤濕她的絲襪,她的腳趾。我用雙手撫摸著她的小腿,一點一點的感覺著絲襪的光滑,感覺著她的體溫,看著她紅紅的臉,深深的喘息,我完全陶醉在�面。

  手中的速度也不自覺的加快,最後竟然有一點點的酸痛感,但我不想停止,我要釋放。我加強自己的幻想,完成了這次噴射,幾秒鍾後才緩過神來,看著內褲的上的精液。

  我無語了,怎麽忘了這事,射哪不是射啊,怎麽處理,一大塊粘乎乎的液體,我用手紙擦了擦。看著一大塊的斑痕,上面留著手紙的紙屑。操了,我現在知道殺人後的人,爲啥都手足無措了。我把內褲扔了?我剛搬過來,人家就丟內褲。

  扯淡啊!我把內褲洗了?說不定雨墨明天會謝謝我,學習雷鋒,好榜樣,爲新女室友洗內褲,後面一定是胡一菲扶著我這殘疾人過馬路。

  瞬間,我感覺沒有了生的希望,老子今天要歸位,我毀我恨,我一把一把往下揪頭發。

  最後實在沒有辦法,我把中間的一塊用水洗了洗,扔在了筐�。無助的扶著牆往屋子走去,我先練練殘疾人的感覺吧,我感覺我早晚得交待到胡一菲手上。

  這一晚,我睡的亂七八糟,我做了很多你們一猜就能猜到的夢,這些天的疲憊。加上一晚上的模擬逃跑,我的心情像極了,德州電鋸殺人狂�的主人公。早上起來我感覺頭痛欲裂,我像夢遊一樣走到了樓下,看到了雨墨,看到了紅著臉的雨墨。好像在說:

  你色狼。
分享分享0

收藏收藏2

拍手拍手0

評分評分

Thank感謝11
Thank感謝列表

FB分享

Facebook 我覺得捷克論壇  ←謝謝您的肯定,我們會更努力。
ptc077   

7376
主題       
22
好友       
6萬
積分
王子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簽到天數: 576 天
[LV.9]蓋世豪傑
發簡訊加好友串個門打招呼
禁止文章
回應回覆 編輯已閱 修復封面刪除封面舉報       
頭香
發表於 昨天 08:15 |只看該作者 |簡繁
三、
      頂在花心雨墨紅著臉看著我,也不說話。我也楞了一下,早啊。早,早。

  剛剛,雨墨好像是愣神了。緊張的回了我一句,扭身就往洗手間走去。我剛想追上去搭話,胡一菲那有“ 磁力” 的聲音,又在耳邊想起。早啊,明明,陰陽怪氣的來了一句。

  一菲啊,早啊,今天上班不?胡一菲眉毛一挑,怎麽滴。你想約我?我小聲嘟囔了一句,我還小,等兩年您在禍禍我。你是當我聽不著,還是當我聽不懂你們東北話啊。

  我連忙轉換話題,一菲啊,你周末怎麽還上班,你老闆在山西開小煤窯的?

  你皮又癢了是吧,我可是人民教師,專門“ 培養” 你們這些花朵的,我沒和你說過?

  接著捏的指關節卡卡做響,邊說道:最近接了個跆拳道教練的活做兼職,不過有兩年沒練了,你來陪我練練?這時雨墨從洗手間走了出來,你就不能女人點,26了,也不怕沒人要你。

  我有一失散多年的二大爺,聽說離異了,要不我好好勸勸他收了你?我勉強的看了胡一菲一眼,撒腿就往樓上跑,身後傳來胡一菲憤怒的咆哮,雨墨低低的笑聲和鍋碗瓢盆的嘩啦聲。

  等我再出來時,一菲已經禍禍花朵去了。雨墨也不在家,可能是逛街去了。

  我倒了杯牛奶,一邊喝,一邊往樓上走。卻聽到身後傳來不正常的聲音。

  還好我膽子不小,估計是小偷,我慢慢的拿起身邊的凳子,順勢躲到了一個角落。慢慢的聽到了腳步聲,麻比,果然是小偷,還好我在家�,要是兩個女生在家還不讓人,人財兩收了。

  我慢慢探出了頭,看到了一個一米八左右身高的一個青年男子。長相還可以,90後的發型,流�流氣,兩手空空沒拿武器。

  我雖然170公分多一點的身高,但因爲平時常做運動,也沒把他放在眼�。

  我直接顯身出來,一是不害怕他,二是也怕誤傷了好人。拎著凳子說道,哥們,您這是演哪出啊。

  那小子,顯然是一驚,反問道你是誰?我心�罵道:靠。但嘴上還是沒太過分,我新搬來的。

  這小子馬上換了一付嘴臉,我叫呂子喬,住隔壁,同時伸出手來。我疑惑的看了他一眼,這小子馬上明白了,接著說了一句,胡一菲,秦雨墨都是我朋友哈。

  我順手把凳子遞了過去,您坐您坐,我也換了一付嘴臉。打了個哈哈,我叫張明,前天搬過來的,以後多照顧啊。

  我和我女朋友就住在隔壁,周末了想過來轉轉。就走窗戶了,這不近嘛。有人就聊聊天,沒人就順點零食哈。

  我咽了一口想吐他臉上的吐沫,心想:麻比的這什麽人啊,我感覺我就挺無恥了,和他一比,我感覺自己一下就高大了。扯了一會沒用的,子喬順走了幾袋零食,回屋了。這回走的是門,臨走時,還請我有空去家�坐坐。

  在屋�上了一會網,覺著無聊,也不知道幹點什麽。忽然想起呂子喬,我決定去隔壁看看,順便摸摸他的底。這小子這麽滑,別讓他涮了。

  當當當,我敲起了隔壁的門,一個女聲問道:誰啊?

  女人?

  他女朋友?我還是順口問了一句,這是呂子喬先生的家嗎?門開了,一個穿著白色長體恤,下身穿了一條七分的黑色打底褲的漂亮女生出現在我的眼前。

  長長的頭發,染了點淡淡的黃色,有一點點波浪,自然的披在肩上。白白的膚色,不大不小的眼睛,不薄不厚的嘴唇。

  對不起,本人面部識別能力不強。隻能說成這樣,什麽都長的正好的一個漂亮女生,我心�罵啊,操了,呂子喬也能配上她?真他媽的,好白菜都讓豬拱了。

  我還是下意思的問到,你是呂子喬的女朋友?同時心�下意識的求她說,一定說不是,說不是。可惜老天就是這樣瞎眼,美女還是甜甜的說:我就是。

  我伸出一隻手,同時說道,我叫張明,新搬來愛情公寓,3546室的。您好。

  美女也伸出白白的小手,搭在了我的手上,我叫陳美嘉,你可以叫我美嘉。

  摸著那光滑的小手,我指了指�面,子喬尼?哦,他出去了,不知道忙啥去了。

  那我先回去了,改天過來。

  您別客氣進來坐一會,一會可能他就回來了,再說我們也是鄰居。怎麽的,你這是區別對待啊。

  還是經不住美女的誘惑,10分鍾後,我和她已經在客廳�談笑風生。

  你是做什麽的?我現在也沒找到工作,待業在家。美嘉皺著眉頭說道。

  你尼?我?我在一家IT公司做銷售部經理。經理?那你現在一個月能賺多少錢?

  崩潰了,真是單純的女人,有第一次見面就問別人這個的嗎。啊,我面帶爲難的說,我現在年薪制,一年15萬吧,我說了個人保守的數字。

  隻見美嘉咣的一聲,倒在沙發上,撩起的長體恤,讓我看到了打底褲�淺色的內褲。我也差一點倒在沙發上,我控制了一下身體。

  美嘉可能也意識到了走光了,連忙坐起來,整理了一下衣服。臉一下子紅了起來。爲了緩解尴尬的氣氛,我隨口問了一句,這在上海也沒多少。不至于吧,你男朋友做什麽的?

  他?美嘉一臉的不屑表情,像個二流子一樣,我沒看到他拿回來什麽錢。有時房費還得我來交,不提他了沒用的男人,就知道尋花問柳的。

  果然,小混混都這樣,我心�忽然動了起來,看美嘉看我的眼神。我感覺我一定能和她發生點什麽。就這樣我們一聊就是一下午,呂子喬也沒有回來,我們都忘記了時間。天都快黑了,我和美嘉才注意到。這小妮子一下子就撲騰起來,我給你做飯,說著就往廚房跑去。不用了,不用了,我回隔壁吃,有早上剩下的飯。

  我嘴上這麽說著,心�想,這樣你還不使勁留我。果然,小妮子不停的勸我,什麽習慣了做飯,你不在這吃,我也得做。讓你嘗嘗我的手藝,全冒了出來。

  不到一小時,桌子上四菜一湯,雖然不是很好的食材,不過看起來很有食欲。

  我嘗了一口,味道果然很好,你手藝真好,子喬找到你真是上輩子修來的。美嘉幹脆沒搭那茬,直接說,你也單身,自己做飯麻煩,有空你就過來吃。你要和我客氣,你看我不用鹽汽水噴死你。

  吃完了飯,呂子喬也沒有回來,我也不好在人家長坐。直接告辭出來,打開房門,一開門,正看見,雨墨在門口。看著我,也不知道她是在那�等我,還是正好走到這。

  你去哪了?

  吃飯了嗎?

  我做飯給你帶份了。啊,我吃完了,在隔壁子喬那。你認識子喬啊。沒有,白天這小子來順東西,碰巧被我拿住,我色色的看著雨墨,不知道哪來的色膽。

  說了一句,你說你怎麽謝我,說完就自己在那淫笑。雨墨的臉又紅了,還帶著點俏皮,說了句,不理你。

  一菲端著飯碗,從廳�出來。一邊用筷子敲著碗邊一邊說,我說零食少了好幾袋。正好,想讓你嘗嘗十大酷刑之如來神掌第一式尼,既然是子喬拿的,就放了你。

  不過,你東西都沒看住,還想在雨墨那占便宜,你是想試試我的九陽電壓力鍋掌法吧。保證讓你的骨頭和肉用筷子一夾就能夾下來。

  你惡心不惡心啊,說這個你也不怕吃不下去飯,晚上做了什麽啊?我在隔壁沒太吃飽。一菲站在壓力鍋旁,把蓋子打開,指著�面。挑釁的說,你來啊,你來啊,來看看就知道了。

  我打了個哈哈,一邊解著衣服扣,一邊往樓上走著說,今晚減肥不吃了,我的肉太油膩,你等我減減肥,再來做我吧。

  自從知道了美嘉失業在家,呂子喬經常夜不歸宿,我也變的有事沒事的往美嘉那跑。

  熟了以後,我也經常的翻窗戶抄近路去隔壁聊聊人生,逗逗美女。

  那天我沒事順著窗戶就跳了過去,想嚇嚇美嘉,就捏手捏腳的往美嘉的房間走去,門虛掩著。我輕輕的推開了點縫,一下子鼻血差別就噴到她的身上。原來美嘉正在試新買的打底褲,上身就穿了一個黑色的胸罩,下身穿了一條大概到膝蓋的緊身打底褲。

  正輕輕的往上拉著褲腰,時不時的用手在陰部的位置上做著調整,我也不知道是怎麽回事,看著女生穿絲襪或者這種緊身的打底褲都有一種強烈的沖動,甚至有用手摸一摸的欲望。

  我已經忘了自己是在偷看,門也不知覺的被我打開。

  我出神的看著眼前的一幕,美嘉雪白的肌膚,在黑色的胸罩和打底褲的映襯下,更加的雪白。那雖然不大的胸部,但十分堅挺。纖細的腰部,感覺一隻手就能握住。還有那被緊身打底褲已經勒出了一個像3字一樣的陰部,我的呼吸已經重的不行,感覺快要喘不上氣來,我的喉嚨已經幹的感覺要說不出話來。

  我艱難的吞咽著吐沫,死死的盯著那個3。啊你,一聲喊叫打斷了我的觀賞,我看到了美嘉漲紅的臉,我一下子感覺天懸地轉,我真想一把按住美嘉,用我的雙手,使勁的戳弄那誘人的陰部。

  但我還是控制住了自己,我紅著臉說著對不起,自己只是想開個玩笑,沒想到看了你換衣服。我沒控制住自己,還是偷看了。

  對不起,我不等美嘉說話,帶上門,就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好幾天我也沒敢再去美嘉那�,美嘉也沒有過來找我,感覺一切好像要結束了。

  直到那一天,我站在客廳,隱約聽到隔壁在吵架,我八卦的把耳朵貼到了牆上。

  還是聽不大清,我又從櫥櫃�拿了個碗,扣到了牆上。呂子喬,你不是男人,你不是人。陳美嘉你還有完沒完了。我20歲就跟了你,你對我不好,你打我。

  你還是不是男人。

  你別光說我,你和那個男人,我就不想說你。你個小婊子,小婊子。剛罵了兩句,就聽到哎呀的聲音,我估計美嘉在掐他。

  你個小婊子,子喬還在罵。我跟你這麽長時間,你罵我是婊子,你還是不是人。

  我一頭汗,太不犀利了,翻來覆去就這倆句。我對你這麽好,你還甩我,你是不是人,我繼續一頭汗。

  今天你又要甩我,你去死,隻聽啊的一聲。我感覺子喬好像是負傷了……咣的一聲,摔門的聲音。還好,子喬應該沒大礙。接著就聽到嗚嗚的哭聲,特別的大,越來越大。

  我猶豫,我去不去,我前幾天才惹了她,不會把我也捎帶腳送走了吧。我繼續猶豫,1分鍾後,我出現在美嘉家�的陽台,女人的哭,我實在是沒抵抗。

  我看到了坐在地上的美嘉背對著我,我輕輕的走了過去,雙手輕輕的搭在了她的肩上。別哭了,別坐在地上,女孩子最怕著涼了。

  美嘉轉過了頭,紅紅的雙眼,一把抱住了我。使勁的抱住了我,呂子喬他不是人。我對他這麽好,他還甩我,他不是人。

  我輕輕的撫摸著她的後背,子喬他不識貨,你別哭了,眼睛會腫的。我也下意識,用力的抱著她,隻感覺胸口軟軟的,我更加的用力,仿佛想把美嘉溶入我的身體。

  我的下面也不聽話起來,一點點的蘇醒。

  聞著美嘉那有點濃烈的香水的味道,我感覺自己已經控制不了,我要她,我要和她做愛。

  我雙手扶著美嘉的頭,我的唇吻在了她的上嘴唇上,我不管,我使勁的吻著她。

  我感到美嘉抱得我更緊了,我感到美嘉的嘴打開了,甜甜的舌頭和我的舌頭纏繞在了一起。我的雙手直接從她的體恤下面伸了進去,一下子握住了她的雙峰。

  美嘉的身子一震,使勁的抱住了我,想要阻止我的雙手,我直接從後面一下解開了她的胸罩,口�更是發力的吸著她的舌頭。

  那甜甜的津液順著她的口腔進入到我的口腔,我不停的下咽。手上發力,直接一下把她的體恤連同胸罩,一下子撸到了她的頸部。

  我輕輕的摟著她,左手直接攀上了她的乳峰,輕輕的揉捏那顆已經發漲的乳頭。一口把她的耳垂含入了口�,美嘉下意識的一聲嬌喘,更加的刺激了我的神經。我揉捏乳頭的左手,跟著加重了力道,並適度的往外拉扯。右手更是伸到了臀部撫摸了起來,撫摸著滾圓的臀部,感受著緊身打底褲的質感,太滑了。

  比直接摸到臀部的感覺還要好。

  我受不了了,左手一下滑到檔部,中指直接按到那神秘的洞口,一股潮濕的觸感順著中指傳了過來。美嘉一下子按住了我的左手,但只是按住,並沒有拿開,我的左手還是一下一下的,輕柔著逼口,不給她喘息的機會。

  我更加加重力道,感覺已經有水從那神秘的洞穴冒了出來,我用中指彎曲了起來,反過來用骨節重重的頂在了上面,不停的使勁往逼�揉著頂著。

  美嘉的已經從重重的喘息,變成了輕聲的淫叫,我一下吻住了她的嘴唇,我要讓她叫不出來。

  美嘉在自己脫自己的打底褲,我適時的一下又從腰部把手探了進去,一把,把整個手掌按在了她的陰部上。我用整個手掌搓著美嘉的陰戶,彎曲中指找到逼口,一下子伸了進去。美嘉啊的一下,一下咬住了我的舌頭。

  我眼淚都要出來了,這反應太大了,這要是口交,我不是廢了。

  我強忍著疼痛用中指做著活塞運動,心�暗暗的想,看我一會怎麽收拾你。

  讓你咬我。

  一隻手指,一會感覺到已經被她適應,我適時的又伸進一根手指,進入了美嘉的陰道,更加發力的進進出出。美嘉的聲音也一浪高過一浪,終于,在一陣長叫聲中,美嘉一抖一抖的身體。告訴了我,她已經來了高潮。

  我不等她緩過神來,一把抱起她,一腳踢開了她的房門。把她扔到了床上,呂子喬會回來的。

  美嘉說道。

  我的雞巴已經快把褲子濕透了,我大喊:就是現在呂子喬回來了,你看我幹不幹你。

  我一把就把美嘉的打底褲扯了下去,完美的侗體擺在了我的面前,我已經沒有心思欣賞。我直接脫下褲子,提著雞巴就奔著美嘉走了過去。

  你等等,你等等,美嘉一把握住我的雞巴上下的套弄。我也伸出手,在美嘉的陰戶不停的攪動,我的手掌很快就被像膠水一樣的液體弄濕了一大塊。

  美嘉這時也輕輕的拽著我的雞巴,往她的洞口送去,就像害怕我找不到位置一樣。慢慢的到了洞口,我的龜頭一下頂在她的陰道口上。

  我不急著進入,我用雞巴在外面打著圈,看著美嘉咬著小拳頭,我一陣陣的暗爽。繼續磨,美嘉這時已經挺不住了,不停的往我這邊使勁,使勁用她的陰道想套我的雞巴,我哪給她那種機會,你進一點,我就出一點,不知不覺,我已經退到了床邊。

  床上也已經留下了一道水痕,好像蝸牛爬過一樣。我也感覺有點受不了了,就在她使勁的同時,我一下也用力的往前頂去,感覺一下好像頂到了頭。

  美嘉啊的一聲大叫,好像被人捅了一刀似的,我哪�管她那麽多,抓住她的小蠻腰,使勁的操了起來。

  整根送進去,整根拔出來。第一次都送到最深處,才十幾下,美嘉使勁的抱住了我的身體。全身顫抖,不讓我操她。我也停了下來,美嘉直接倒在床上,一抖一抖的,她高潮了。

  迷茫的眼神看著天花闆,大口的喘著氣。

  我又開始了輕輕的抽送,把美嘉叫回了這個世界,我也不變換姿勢,只是不停的操著,發洩著我的獸欲。十多分鍾後,在強烈的刺激下,我完成了這次交合。

  身子下的美嘉直直的看著我,也不管還在身體時的雞巴和流到床單上的精液。指著我說:你真色
四、
     情挑雨墨看著臉上還帶著潮紅的美嘉,看著她還帶著點害羞的表情。我已經從,“ 你色狼” 這個形容詞,徹底的變成了你真色。

  我緩緩的抽出了已經軟下來的雞巴,看著上面乳白色的液體,再看到美嘉雪白的兩腿中間,一片的狼藉。我說不出話來,射精後的冷靜,令我出現了一陣陣後悔的感覺。我做了什麽?我喜歡美嘉嗎?

  我不是喜歡雨墨嗎?

  美嘉的男朋友是很差,但這也不是理由,我已經很長時間身邊沒有女人了,已經嘗得性愛快感的我,十分想念這種感覺。但這是理由嗎?

  對不起美嘉!

  一覺醒來,已經第二天快到中午,我給公司打了個電話,請了個病假。

  我也記不清楚,自己昨晚是怎麽回來的,我也忘記了自己都說了些什麽,隻記得,對不起美嘉,這五個字。我突然第一次感覺自己,這麽不男人,太讓人惡心。

  躺在床上的我,不停的胡思亂想,最後還是人體的最基本的生理反應把我拉回了現實。饑腸辘辘的我,爬了起來,上了個廁所就自奔樓下的冰箱。

  雨墨忽然出現在了我的視野,我心�隱隱的覺得,她好像一直在關注著我。

  要不怎麽總能第一時間出現在我眼前。

  今天的雨墨也格外的漂亮,我有時就想不明白,爲什麽女人在家也會把自己打扮的像要出席晚宴似的裝束。

  披肩的卷發,整齊的披在那柔弱的肩膀上。一身小洋裝無比的可愛,下身是一條加厚了的黑絲襪,其實我也不知道是到大腿的那種,還是連褲襪。因爲上面的部分被裙子遮住了。腳上穿著一雙普通的拖鞋,五個腳趾露在外面的那種。是穿著襪子的腳趾,看到她的絲襪腿,還有露在外面的腳趾,我感覺心�不自覺的抽了一下,我形容不出來那種感覺。就好像是心髒被手攥了一下的感覺。

  你昨晚怎麽回事?我和你打招呼,你也不理我。我哪得罪你了?

  看哪呢,我說話你沒聽見啊。

  好像被人發現了什麽一樣,我的臉一下紅了起來。磕磕絆絆的說,我昨晚喝多了。

  雨墨看到我的臉紅,趕緊檢查了一下自己的打扮,可能以爲自己走了光。我連忙對她說,你要出門啊,收拾這麽漂亮。

  哪用得著收拾,我那是天生麗質好不。天生麗質的美女,我能請您吃個飯嗎?

  我有上前拉她手的沖動。雨墨臉一紅,好像躲我一樣,轉身進了廚房。

  端出了一份早餐,美女我吃過了,我請你吃吧。說著把早餐放到了桌上,生理上的欲望還是戰勝了心�的欲望,我抓起一根油條,也不管上了廁所沒洗的手。

  就往嘴�送。無賴似的拍著桌子問,有喝的沒有。

  雨墨從冰箱�拿出一盒酸奶,朝我晃了晃,只有這個,你要不怕喝冷的牛奶吐奶,你就喝。

  吐奶,讓我想起來,美嘉下面一片狼藉的情景。我搖了搖腦袋,從茶幾上拿了涼水壺,使勁灌了幾口。

  雨墨搬了把椅子,坐在了我的旁邊。我指了指油條,你不再來點?雨墨看了看自己的身材,撫了一下自己修長的美腿,對著我說道,我可不想重新買一批加肥版的衣服。

  看著她撫弄著自己的腿,那雙美腿上的絲襪在陽光的照射下,泛著金屬一樣的光澤。那優美的線條,流線型的線條,又讓我出現了剛剛心髒被攥住的感覺。

  只是這次更強烈,也更持久。

  看著那散發著黑色光澤的美腿,我忽然有了一種想撫摸的感覺。這種感覺也隨著被攥住的心髒一樣,愈發的強烈。

  好像有不碰一碰,就會死掉的感覺,我覺著呼吸已經停止,血液已經凝固。

  雨墨好像也看出了我的異常,她撫著我的背,關切的問我。你怎麽了,吃的太快,噎到了?

  雨墨身上淡淡的香氣好像是催情的春藥一樣,我的手也仿佛被一根線拽著般的,放在了雨墨的大腿上。

  著了魔似的我,輕輕的撫摸著那光滑的美腿,完美的腿上,沒有一點的贅肉,纖細的小腿,也非常的緊實。絲襪的質感讓我的心跳一陣陣的加速,我的手也順著那光滑的絲襪,從大腿的後面一路的往上攀爬。

  雨墨還在緊張的關注著我,並沒有察覺的我一舉一動,而我臉上的狀況更加的嚴重。應該已經快滴出了血一樣,呼吸也是更加的急促。

  終于我的左手,攀上了那柔軟的高峰,那滾圓俏皮的臀部,我一把握了上去。

  啊,雨墨隔著裙子,一下按住了我的手。此時我觀察到,雨墨臉上的紅潤,已經超出了我的想象。

  我猜想著,緊跟著可能是一巴掌。但雨墨好像是小女生一樣,不知所措,驚恐的眼神看著我。我加大了揉捏的力量,甚至一根手指,還按在了她雙腿中間,那柔軟的陰部,沒有想象中的潮濕,只是有一點熱熱的感覺,還沒有讓我來得急體驗。

  雨墨一把拽出了我的左手,往自己的屋子跑去,我緊跟著追了過去,還是晚了一步。雨墨已經鎖上了房門,真像電視劇一樣的情景,我現在明白了,電視劇有時也不是完全的扯淡。那些狗血的編劇,可能也有著和我一樣的狗血的遭遇吧。

  看著緊閉的房門,我冷靜了下來。雨墨不會報警吧?都是成年人也不是第一次了,應該不會吧?雨墨不是第一次了嗎?我胡亂的想著,她不會告訴一菲吧?

  我仿佛已經看到了那崩潰的畫面,一菲熟練的使用著各種掌法,拳法。擊打著我,早已破了童子身的金鍾罩。

  我輕輕拍打著房門,說著道歉的話語,�面一直沒有聲音。我心�一陣的慌亂,雨墨不會出事了吧,我大喊著,想要撞門。

  忽然�面傳出了雨墨的聲音:讓我靜一靜。

  知道了雨墨沒有事情,我也就放下了心,不知道雨墨氣成什麽樣子。

  回了屋子�的我,躺在床上,想著各種各樣的結果。最後,我看了看左手,感覺上面好像還留著雨墨的溫度。那滑滑的觸感,還有熱乎乎的又軟軟的陰部,讓我的下面又起了反應,我真是對我自己感覺到無語,剛剛捅了這麽大的婁子,又在想這些。

  欲望還是人類最無法戰勝的東西,我現在清楚的了解到,爲什麽那些吸過毒的人,都無法再重新戒掉。

  五分鍾後,我輕車熟路的翻到了隔壁的陽台,輕手輕腳的鑽了進去。經過仔細的查看,呂子喬果然沒有在家。美嘉正在屋�整理東西,我輕輕的推開了門,從後面一把抱住了美嘉。

  兩隻大手,放肆的揉搓那小巧的胸部。美嘉一轉臉,看到了果然是我,就要轉身打我,我哪會給她那種機會。

  我更加用力的抱緊她,讓她轉不過身來,同時張嘴一口含住了她的耳垂。我的耳朵�立該傳來了,美嘉粗重的喘息聲。

  我慢慢的把手從衣服的下擺伸了進去,直接從胸罩的下面穿了進去,按在了那對光滑的雙乳上,肆意的揉捏,小巧的乳房真是有小巧的好處,一隻手輕輕松松的就能掌握。我並起拇指和食指,直接揪起那兩顆乳頭,輕輕的撚動。

  嘴�的舌頭,一下朝著美嘉的耳道插去,好像泥鳅鑽洞一樣,不停的朝�面鑽去。美嘉好像並沒有受到過這樣的刺激,發出了悅耳的叫聲,同時晃動著腦袋躲避著我的進攻。

  我騰出右手,翻起她的雪紡紗裙,把手按到她的打底褲上,輕輕的扣著她的陰道的位置。潮濕的感覺真的很明顯,又熱又潮濕。我把中指按到了剛剛找到的洞口位置,往�面頂著,感覺著緊身打底褲摩擦陰道的感覺,真是又濕又滑。

  慢慢的,我已經不滿意這樣的挑逗,我好像找到一點SM的感覺,我發力的把中指朝美嘉的陰道�面扣去,使勁的往�面捅。我發現好像有快兩節指關節套著打底褲的布料都塞了進去,美嘉這時好像也到了極限,並攏著又腿,不讓我的中指再蹂躏她嬌嫩的陰道。

  我不甘心的抽出右手,從她的褲腰探了進去,找到了她的大陰唇。把一根手指順著那道縫插了進去。美嘉可能也感覺到不方便,分開了雙腿,我的中指輕輕的那道縫�來回的滑動。

  不出幾秒鍾,我就感覺到了,在那道縫的頂端,出現了一個凸起的肉疙瘩,應該這就是美嘉的陰蒂。我一下按到了上面,在陰蒂的上面畫起了圈圈。

  美嘉,出現了全身的顫抖,一把從身後摸向了我的裆部,抓住了我的雞巴。

  嘴�呢喃著:我要,我要。

  我不去理她,手指繼續進攻著美嘉的陰蒂,上下的搓動,陰蒂也在我的搓動下越來越大,美嘉的叫聲,也仿佛跟著陰蒂的大小在進行著調節。

  慢慢的聲音好像趨于了平穩,我也拿出以前的功底,用手指甲輕輕的刮動了一下陰蒂,美嘉的聲音,果然大了許多。找到了方法後,我用食指和無名指使勁的分開了她的兩片陰唇。美嘉的陰蒂徹底的暴露了出來。

  經過我的一陣指甲刮動,美嘉終于使勁的叫了一聲,右手使勁的攥住了我的雞巴。使勁的握著,身子順著我的身體滑了下去,我怎麽可能就這樣便宜了她。

  我一把把她抱了起來,回歸了剛剛姿勢,用手指繼續刺激著她的陰蒂,美嘉左右晃動著身體想擺脫我的進攻。

  她剛剛高潮過後,哪有可能是我的對手,被我抱著不能動彈。美嘉的浪叫,一浪接著一浪。

  啊啊啊啊……啊……我發力的撥動那越來越大的陰蒂。

  啊啊……啊……美嘉忽然不知道哪�來了巨大的力量,一下子掙脫了我的束縛。躺在了地上,直翻白眼。一抽一抽的。

  嚇了我一跳,我以爲要出人命,使勁的晃著美嘉。隔了快半分鍾,美嘉才緩緩的睜開了眼睛。慢慢的眼神變的熱辣,盯著我快要軟下去的雞巴。一下把我撲到在床上。

  解開我的褲子,跟我拼命一樣,用右手使勁的上下套著我的雞巴。左手褪著自己的打底褲。

  在我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一屁股坐了上來。我眼瞅著她的痛苦表情,呲牙咧嘴的。我微笑的看著她,我心想,你這不是“ 作” 嘛。

  美嘉騎在我身上,上上下下,我也樂得享受的想著美女,痛苦並快樂的表情。

  不到五分鍾,美嘉的節奏就慢了下來,一下子軟坐在我的身上,嘟囔著腿沒勁了。我一把按倒她,雙手揪著她的雙乳,下面使勁的抽送了起來。

  沒有一點的憐香惜玉,大力的整根抽出,整根刺入。

  啊啊……啊……啊……你快一點啊……快點幹我啊啊啊啊……太深了……到頭了……啊啊……別揪了,乳頭要掉了……使勁幹我……不行了不行了啊啊啊……啊!!!!!!!!!!!!

  美嘉趁著我放慢節奏的時候對我說:你就不知道憐香惜玉啊,使這麽大勁,我感覺下面都要腫了。我全當聽不到,更加發力的抽送。

  我感覺好像在操著雨墨,我拿起了美嘉的小腳親了起來,可惜的是沒有絲襪,我心�想著下回要和美嘉說說,一定要穿絲襪幹一次。

  過了一會,放慢了速度,我也要休息一下,剛剛太猛了。我用右手大拇指按在了美嘉的陰蒂上,下面緩緩的抽送,美嘉的聲音反而大了起來啊啊……啊啊……不行了!!!!!!!

  你別碰那�……你別碰那�……啊啊啊……啊……重點……重點啊啊啊啊啊啊……再重點,啊……美嘉全身顫抖,陰道�一股子一股子留出白色的液體,那是我的精液。

  美嘉這時也有規律的,一抖一抖的抽搐著,她完全到達了高潮,一絲口水也順著嘴角留了下來。

  看著下身還在往外湧著乳白色的精液,看著那有些紅紅的陰部,我愛憐的抱緊了美嘉。輕輕的吻著她,她也回應似的吻著我,沒有舌頭的糾纏。只是抱得我更緊了。

五、
      胡一菲的功夫美嘉問我:我們這算什麽尼?

  你喜歡我嗎?

  我一時語竭,我也不知道。第一次是意外,我說了對不起,我認爲自己不是男人,負不了責任。第二次尼,我非禮雨墨不成,找到美嘉瀉火。

  我一句話說不出來,我隻能看著她。最後我隻能說,我挺喜歡你的,但不是愛,我玩弄了你的身體,我負不了責。我錯了。對不起。

  美嘉的臉一下子變的特別的猙獰,一把剪刀一下子插在了我的胸口。我感覺到自己猛烈的心跳,心痛,痛的好像心髒都要跳出來的感覺,我不能呼吸。

  我一下子醒來,發現自己一腦門子的大汗。

  原來是夢,是夢。太真實的夢,當時真是絕望的感覺。

  昨天的美嘉,和我相擁而眠,她什麽也沒有問我。我卻有種失望的感覺,希望她能問我些什麽,我也能好受一些。

  從床上坐了起來,摸到床頭的手機,一看才淩晨三點多。想睡卻睡不著,我也不會抽煙,真不知道該做些什麽。打開電腦,無聊的上網,看著貓撲,看著網易。可能卡紮菲也和我一樣的睡不著吧。我估計理由也差不多。

  再次醒來發現已經九點多,我胡亂的躺在床上,我都不知道我怎麽上的床。

  莫非我讓人迷奸了?順手一摸,褲衩還在,胡亂的摸著心口,還好,還好。剛睡醒的迷糊勁,讓我變得像傻子一樣。

  開了門,往樓下看去,雨墨和一菲正在那�聊天。我輕手輕腳的走了下去,希望不會打擾到她們,也順便聽聽她們在聊些什麽。剛走到角落就隱隱約約的聽到我的名字,我心�一揪,太巧了吧,又拍電視叻?

  張明這小子,人雖然猥瑣,但還是很仗義,有男子氣。胡一菲一本正經的說道。

  我前幾天用了一下那個MG的面膜發現很好用,要不你試試?你忽然提他幹啥?雨墨說道。

  沒有,沒有。我就是覺著這小子,人不錯,長相還可以。給人感覺仗義疏財的。胡一菲淫笑的說道。

  操,老子又讓胡一菲涮了。別他媽的躲著了。我咳嗽了一聲,灰頭土臉的鑽了出來。早啊二位,吃了嗎?我請你倆吃早點啊?

  呀,你今天抽什麽風啊,一大早的請客,睡傻了吧你。

  我剛剛聽有人說我杖什麽財什麽的。我要不表示表示,不是太說不過去了,我打著哈哈,觀察著雨墨的表情。按道理說,雨墨應該沒有和一菲說。

  如果要是說了,胡一菲不能是這種表現,雨墨好像也不大生我氣了,雖然沒和我說話。但是給人的感覺,也不是那麽有壓迫感。

  對了一菲,九點多了,你今天沒去上課尼。煤老闆放你長期襖?

  才兩句話,你就不說人話,找不自在尼吧。老娘我今天沒課,我們學校也不做班。羨慕,嫉妒,恨不。我和胡一菲打嘴杖,雨墨也不說什麽,只是在邊上靜靜的聽著,看樣子還是在生氣尼。

  今天,天挺好的,我出去走走,雨墨一邊說著,一邊站起來朝自己的屋子走去。我陪你溜達溜達啊,今天正好我也沒事,胡一菲跟在雨墨的屁股後面說著。

  不用了,我就想自己出去走走,你不用管我了,你忙自己的事去吧。說著頭也沒回的進了屋子。

  過了一會,雨墨妝也沒畫就出了門,看著關著的大門,我心�也不大是滋味。

  我在屋子�,收拾了一下房間,就開始上網。媽的,也不更新點有意思的東西,可能因爲今早淩晨上過了網,發現也沒什麽好玩的東西,我就關了電腦。躺在床上休息。

  躺了一會覺得也沒什麽意思,我拿起髒衣服,跑到樓下衛生間洗了起來。把衣服放到洗衣機,我就坐到廳�的沙發上看電視。一會,胡一菲出來了,坐到我的旁邊,一臉正經的問起我來。

  你小子是不是得罪雨墨了,我看她昨天就不正常,今天也沒搭理你,怎麽回子事。

  我連忙解釋,你哪隻眼睛看到的,別誣賴我襖。小心我告你。

  來啊來啊,你告我,我看你的膽子是長毛了,說著就要和我動手。我心�這叫一個悔啊,麻比的,向來是我跟女生動手動腳。太他媽的彪悍了,說上手就上手。

  我也不能坐以待斃。老子今天豁出去了,我一大老爺們還整不過你。我想到這的時候,其實胳膊已經被胡一菲給拿住了,她也正在把我的胳膊扭向不可思議的方向。看來她是想一招制敵啊,胳膊關節處已經傳來劇烈的痛處。

  本該是女人柔軟的小手,在我的觸感中,是那樣的堅硬。麻比的,你爸是水上漂,打小的訓練你練鐵掌,練大的?要不,難不成她是巨蟹座的?看著她纖細的小手,怎麽會這麽的硬。

  這時我也跟著胳膊的方向轉著身體,怎麽說,打小時候的打仗就這麽幾招,扭胳膊,勒脖子。我身體下意識的進行著反抗,胡一菲也感覺出來,我好像不是這麽好對付。

  直接用出了我剛剛想起的第二招,她正站在我的身後,從後面就勒上了我的脖子。操了,這都哪跟哪啊,這小妮子不是跆拳道教練嗎?哪來的這麽多的野路子,我也沒有時間想這個,下意識的就往她的懷�躺去,想緩解一下脖子上的力量。

  這時腰�傳來了一陣的疼痛,我清楚的感覺到,胡一菲用膝蓋頂到了我的腰上。操,我不能任她胡來了,再折騰一陣,老子就算不歸位,也得腰間盤突出。

  下輩子的幸福可不能就這麽敗活到這女人手上,我用盡全身的力量,使勁一扭身體,一下子轉到了她的正面。胡一菲可能沒感覺我能有這麽大的力量,也沒意識到,我能反抗。

  現在的情況變成了,她一隻胳膊摟著我的脖子,膝蓋正硌在我的要害部位的上方。

  她下意識的收回了腿,我一把摟著她的腰就往沙發的位置頂去。胡一菲畢竟是女人,還是在這種有些男女近身接觸的境況,一下子也慌了神,任由著我把她推到了沙發的前面。

  我一把把她按倒在沙發上,其實我不是想就此占她便宜。小時候的打仗,翻來覆去就這麽幾招,把敵人按倒在地,就是最最實用的大招。我尼,也不想她受傷,我總不能,一下把她按倒在地磚上吧,所以就選了一塊這種最暧昧,也最安全的地方。

  倒在沙發上的胡一菲,停止了反抗,我整個的身體都躺到了她的身上。我能感覺到身子下方的柔軟,不像她的鉗部那樣的堅硬,胸前兩個飽滿的乳房,也沒有因爲地心引力而變形很大。還是很堅挺的頂在我的胸部,我卻猥瑣的用我的胸部,使勁的揉了揉。

  慢慢,胡一菲迷茫的眼神,變成了憤怒。我想可能是被其它人,壓在身下,做爲女強人,女超人的她,是不能被允許的。

  但是現在的情況也不是她能主宰的,不利的地型,近身的接觸。她的跆拳道完全派不上了用場,她只有發力的用手,想把我推下去。我也打準了主意,打死也要把她按到這�,如果被她拉開了身位,我可能會面臨無數的飛毛腿。

  胡一菲一邊推我,一邊大喊,你給我下來。我發力的摟住她,讓她的雙手,無從下手。讓她找不到地方發力。我一腳纏住她的雙腿,一腳支撐在地上,防止和她一齊滾落到地上。我同時回應,你脫身,不能打我。我要你發誓。

  我發你妹的誓,情急中,一菲脫口而出。看來小妮子也愛打魔獸尼。

  行,你看今天,我讓不讓你出來,我更加的發力的摟著她,好像摟美嘉那天那樣。不過那時只是愛意的擁抱。

  慢慢的,在這35度以上的氣溫�,我倆滿身的大汗。但我一點也不可以放松,一菲淡淡的汗味,混雜著她淡淡的香水味,也一直在刺激著我的神經。看著一菲精緻的面孔,摟著這個身材高挑,肌膚緊實的美女,一頓的揉蹭。

  我的雞巴,已經不自覺的硬了起來,近乎相同的身高,使得,我的雞巴。不偏不倚的頂在了她的陰部。我看著美女在眼前,發力的反抗,我找到了SM般的快感,我有意的用雞巴研磨著一菲的陰部。用胸部頂著她的胸部。

  太大的刺激,我控制不了了自己,我變的明目張膽。我直接,把嘴湊了過去,想吻一菲。一菲發現了我的企圖,一扭頭,躲開了我的強吻。

  我加大了雞巴的力量,使勁的研磨一菲的陰部。同時魔手,伸向了一菲堅挺的胸部,我想反正也這樣了。今天豁出去了,一定要把你拿下,被我摟的死死的一菲,根本沒有選擇的餘地。

  我的大手把一菲的胸部揉出各種種樣的奇怪形狀,你不是彪悍嗎?看我怎麽弄你,我加大著手上的力道。心�變態的想著。

  雖然,我手上這麽弄著,但我也一直在觀察著一菲的表情,如果真要是哭了出來,或痛的表情出現,我會馬上停手。但這種表情,沒有出現。一菲紅著臉,面對著我發力的揉搓捏揪。她紅著臉,反而出現了,一種有點享受的表情。

  雖然,她好像是在遮掩著,但還是被我偷偷的發現。真是兇悍,這麽折騰,別的女生估計早就受不了了,她還有點享受。難道她有受虐的傾向?

  我也想不了那麽許多,能爽就行,趁著一菲的迷離。我一伸嘴,吻上了一菲的小嘴,一菲的小嘴真的不是很大。嘴唇柔軟的感覺,讓我一下激動了起來,我的雞巴已經硬的不行。一菲沒有什麽反抗,只是讓我放肆的吻著,我撬開了她的牙齒,她也沒有反抗。任由我吸著她的舌頭。

  整整有5分鍾的熱吻,我都沒有放開她的舌頭,只是不停的吸著。舔著她的口腔的每一個角落,一菲也開始回應著我的熱吻,最後她吐出了我的舌頭,扭了一下頭,甩開了我的熱吻。

  你放我起來,一菲有點難爲情似的說道。

  我感覺應該已經沒有了問題,我決定放開她。臨起來時,我一伸手朝她的裙底掏了兩下。絲襪光滑的手感,肉乎乎的陰部,太爽了。

  起來後,一菲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用手抹了一下嘴巴。看了我一眼,臉一紅,底下了頭。

  我趁機就要上去繼續,伸著兩隻手按向一菲的胸部。

  哈,一聲標準的喊聲,從一菲的嘴�傳出。一菲的絲襪美腿,直接沖我的下巴踢來,我仿佛看到了那短裙下面,褲襪�,那隱隱約約的白色小內內。

  緊接著是一片的黑暗。老子臨倒地前,好像知道了,我被踢中了下巴。

  再次醒來的時候,我也不知道是幾點,隻覺得下巴出奇的痛。我想用手揉一揉,卻發現雙手不聽自己的使喚,身下一陣的冰冷。

  我晃晃腦袋,檢視了一下現在的情形,我雙手被反綁在身後,全身的赤裸。

  操,我被一菲踢死了?我死後穿越了?我變成女人了?我要被人強暴了?我要被人SM了?

  我一�頭,看到了胡一菲,臉上有些害羞紅的胡一菲。正沖我走來,我沒死,這死娘們要幹啥?

  胡一菲來到我的身前,淫笑著。

  我發冷,不是身上冷,我心�發冷。

  胡一菲出乎我的意料,一把抓住了我的雞巴,使勁的揉搓著。
ptc077   

  管理
回應回覆 編輯已閱 評分 舉報       
3樓
發表於 昨天 08:16 |只看該作者 |簡繁

     胡一菲的優待一菲冷峻的表情,不帶一絲的溫度,一隻修長纖細的美手,發力的在我的雞巴上揉搓,套弄。

  我想她可能是發情,但發情的女人我見過,沒一個這麽嚴肅的。我真怕她搓著搓著脫口而出,真懷念以前啊,這東西我也有。那樣我可就真的生不如死了。

  躺在地闆上的我,可以清楚的看到一菲的美腿,套在黑絲襪�的美腿。就算是蹲著,也沒有因壓力也扭曲她的美感。

  順著大腿往上看,一件半長的白色毛衣,包裹著她的美臀,毛衣真的不是很長,我感覺好像比超短裙還短,我努力的想瞄她的雙腿中間的風光,可惜看不到。

  也不知道她是沒穿熱褲,還是沒穿熱褲。

  我蹬了蹬腿,往下努力的蹭了蹭,想看看那兩條中間的幽谷。卻忘了這娘們還拽著我的雞巴,這娘們的手真有勁,拽著我雞巴的手也沒有脫手。我可慘了,就感覺著一陣的疼痛,拽雞巴的感覺真難受。

  你都這地步了,還有心思偷窺,你還真色的不行。

  我忍住了眼�的淚水,不能讓她瞧不起。胡一菲你要幹什麽。

  雞巴又被使勁的拽了兩下,我再也忍不住了,眼淚奪框而出。你他媽的,拽的是雞巴,要不要我拽你咪咪讓你感覺一下啊。你到底要怎麽樣?

  胡一菲沒有回答,繼續玩著她的玩具,我發現她好像也不怎麽了解男人這東西。邊玩還邊研究起來。

  我真想問問她,你這女博士,就沒有學過生理知識嗎,還是就沒有男人和你親熱過。我還是沒敢說出來,這女人太彪悍了,沖她剛剛拽雞巴的力道,我也不知道她是有意的,還是無意的。

  由于剛剛的蹬腿,我的頭部已經快到她兩腿的邊上,我順著目光往�一看,黑黑的一片。裙內光線太差了,啥也看不到,順著大腿往�看,看到深黑色的襪根。再往�就一片的黑黑,難道是黑色的內褲?這小妮子會不會�面真空尼?

  雞巴上的感覺越來越大,拉回了我的胡思亂想,看了一眼,一臉探索味道的胡一菲。一菲長的真的是很漂亮,瓜子臉,大眼睛,小嘴小的不行。

  我估計我的雞巴放進去都成問題。看著她纖細的身材,白白細細的手指,在我的雞巴上揉搓,我也不管那麽許多了,享受先。

  慢慢的馬眼�流出透明的液體,弄了一菲一手,一菲把手放到眼前看了看,也沒有問我。又問鼻子問了問,皺了一下眉頭。

  又仔細的聞了聞,可能味道不大。接著她做出了一個出乎我意料的舉動,張開了她的小嘴,伸出了她粉色的小舌頭,居然舔了一個食指上的前烈腺液。又使勁的回味了一下好像。那表情,又天真,又無邪,刺激著我的雞巴一陣陣的抖動,太誘人了。

  沒想到一菲也會出現這純情的表情,看來女人到底都是差不多的,那個常見的她,可能只是她的外衣吧。

  不過這個想法還不出10秒鍾,就讓我自己否決了。一菲又使勁的拽住了我的雞巴,不過力量相對的小了一點,還不時的用兩根手指撐開我的馬眼,用眼睛使勁的往�看。

  還想用手扣,我了個去,我大叫,你幹啥尼,會感染的,她才松開了手指。

  站起了身來,穿著高根鞋的腳,一腳就沖著我的要害踩來。我突然有種要死的感覺,難道剛剛說話語氣重了,這娘們要廢我武功?

  根本沒有時間多想,一腳已經踩到了我的雞巴上,本來以爲要交代了的我。

  卻沒有劇痛傳來,一菲的高根美腳,正在揉搓我的雞巴,我的雞巴也再次的挺立了起來。

  一菲的鞋底碾著我的陰囊,溫柔的搓著,陰囊變換著各種奇怪的形狀,而我也忘記了質問鞋底的肮髒。看著一菲有些淫蕩的表情,好像是在嘲弄著我。我的喉嚨感覺幹的要死,不停的吞咽著吐沫,雞巴已經硬到不行,一菲卻還是在那�不緊不慢的揉搓。

  這丫頭不是很清純嗎?怎麽對SM都這麽了解?丫平時不是專好這口吧,這脾氣也是這麽養成的?

  爽不?一菲的一句問話打斷了我的思路。

  我真想痛斥她,但身體上的舒服感,讓我說不出口,我怕一說出來,就會停下來。我天生有被虐的傾向吧。

  我隻能哼哼唧唧的,不敢多說,但舒服的賤樣已經表現出來。我想一菲看得到,確實我也是真的很舒服。

  放開我吧,一菲姐。好不一菲好像沒聽到似的,自顧自的玩著我的性器官,好像是玩一樣玩具一樣。我敢發四,她要是解開繩子,我管你什麽跆拳道,黑帶,白帶,愛液,精液的。我一定要幹抽了她。但一菲好像知道我想什麽一樣,就是不理我。

  過了一會,她好像也累了,坐在了我的對面,分開了我的雙腿,我不知道她要幹什麽。隻知道這娘們是越來越邪火。

  一菲伸直了兩條腿,兩隻美腿就沖我伸了過來,同時一把抓住我的雞巴,就放到了兩腳之間,小娘們要給老子腳交?

  果不其然,一菲開始用雙腳套弄起來,不過感覺就是沒有那麽好了,皮鞋的鞋幫刮著我的包皮一上一下,雖然有點爽,但是還是挺痛的。看島國片子�的男主角都很爽啊,媽的爲什麽這麽痛。

  你會不會啊,痛死我了。靠了,不說還好,一說一菲這家夥更是發力的套了起來,操,你怎麽不去日本拍片啊,你是小比,你等著。

  這些話,只是我心�的想法,哪敢說出口,我想我要是說了,雞巴就不用要了,雞巴掉了是小事,說出去丟人啊。和美女玩腳交,包皮玩沒了?中國最後一個太監不是我,中國第一個包皮脫落男的稱號是拿定了。

  折騰了一會,我感覺我都沒感覺了,一菲可能也是累了不折騰了。畢竟這活不是輕體力運動,日本一玩一小時的足交片,都他媽的是剪輯的。

  痛了吧?以後老實不?一菲捏著我的龜頭問我,我哪敢不老實了現在,畢竟龜頭在人家的手�,我隻好求饒,一菲姐,我在也不敢了。你放了我吧,男人嘛,你也明白,每天都有那麽幾次,誰讓你這麽漂亮,我才見色起義的。

  你說是不,其實我一直都喜歡你,就是不敢說出來,見到你每天我都在控制自己,我知道我配不上你,你漂亮,大方,又是博士。我隻能偷偷的關注你,怨,隻能怨你太漂亮。媽的,這時不求饒怎麽辦,肉在展闆上,是不。

  少跟我來這套,我還不知道你了,就沖你天天看雨墨的那眼神。你剛剛這話放她身上還差不多,老娘看穿的男人,比你的精子都多。說著使勁擰了一把我的龜頭。啊,我再也不敢了,一菲姐饒命。

  我說的都是真的,你真的很漂亮,我敢發四。如果你在我眼�不是美女,我天打雷披。一菲陰冷的目光射了過來,看了我半天,我心�也直突突。過了一會,一菲好像是得到了想要的結果,畢竟我很冷靜,剛剛說的有一大半是真的。一菲脫掉了高根鞋,兩隻小腳扶上了我的雞巴,搓我的雞巴。

  操,絲襪足交,太雞巴爽了,一菲小腳的溫度,熱乎乎的。絲襪的感覺,滑膩膩的。放在雞巴上,一波一波的快感,侵襲而來。這是和操逼不一樣的感覺,我形容不出來,只是在那享受,我看著一菲的臉,靓麗的外表,現在夾著戲虐的表情。我打從心底�發四,她不當女優白瞎了。

  我真不明白,爲什麽,她一會這麽清純,一會這麽的淫蕩。這麽的輕車熟路,對男性的了解,對男性的需要這麽的了解。

  一菲吐了一口口水,在手心,用心套弄起我的雞巴。一菲的小手真的很嫩。

  白白的手指,上下套弄,輕舞飛揚。

  我默默的看著,我沒有打擾,沒有出聲,這副場景,好像只有在套圖區才能看到,高清的畫面。我連一菲手背的上血管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我順著,胳膊,大腿,黑絲的大腿,往中間瞄去。想看看那一抹的春色,卻發現那�已經被,另一隻白晰的修長的手,所占領。

  那漂亮的手,緩緩的動著,我看不到�面的手指運動,我也能猜得到,手指正在蹂躏那,令所有男人發狂的花蕊。

  粗重的喘息,吸引了我的注意,一菲的眼神已經有些迷離,放在雞巴上套用的手,也開始沒有活動的規律起來,一會輕一會重。

  哦……哦……哦。的聲音從一菲的嘴�輕輕的發了出來,我能感覺到這個女人,發情了。一菲發情了。

  突然,一菲,一頭,向我的雞巴沖了過來,一口含住了它。

  操,我一翻身,雞巴從一菲的口中脫離出去,太他媽的驚心了。步步都驚心啊,媽比,能不能別這麽突然,差一點就射了,你以爲我不想要嗎?

  要是射了,可就什麽都沒戲了,我隻能翻身逃離,側身的瞬間,我本能的感覺到,雞巴一抖一抖的。

  我太他媽的了解它了,我敢說,再來不到5秒,他要是不射,我跟他叫哥。

  一菲卻沒那麽好弄,我估計她以爲,我不想讓她弄,一菲也上來了那股子勁,一個勁的搬我的身子,想咬我雞巴,這是什麽場面啊。那麽多兄弟還靠手生活尼,我這邊這麽漂亮的美女要口交,我卻直躲,他媽的一種富二代的感覺,油然而生。

  太泥馬優越了,這情節,以前隻能在島國科幻愛情動作片�能看到的情節,一下子出現在我的身上。

  折騰了半天,我也緩的差不多了,我也就不跟她較勁了。半推半就的就翻正了身體,一菲一口就含了進去。

  熱,只有這一個感覺。

  一菲太會玩了吧,我趁機想了些別的事情,一波接一波的,她要上來就吸,我他媽的怎麽也抗不住啊。這簡直就是愛情動作片�的一慣的套路,這娘們怎麽這麽運氣就撞上了?還是她什麽都門清?我被誘奸了?

  正想著尼,眼前一黑,一股熱辣,有一點騷氣的,軟肉按到了我的臉上。我立馬感覺到了這是什麽。什麽時候,她趴我身上來了?按我臉上的東西,不用我說,誰也能猜到啊。

  是逼啊。

  我還在迷惑,一個聲音在我的雙腿間傳來。

  舔我的陰道。






















0.0130758285522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