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經驗故事]低級趣味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烈日高照,天氣悶熱得很。

  在屋里呆著都出汗,菲菲卻非要拉著我到洋貨市場買那些國外的洋垃圾。雖
然洋垃圾都是穿過的衣服,但樣子的確不錯,幾塊錢一件,挑得人眼花缭亂的。
一開始我一點都不願意,可到了后來,我比菲菲挑得還帶勁,最后,菲菲買了3
件,而我買了5件。

  雖然天氣很熱,但我們還是挺高興的,挑完衣服,我們走回發廊,滿身都是
臭汗了。

  我進了里屋,把衣服脫光,用鐵盆放上冷水擦著身子,菲菲坐在外面欣賞著
她的衣服。

  我在里屋喊:“菲菲,別閑著,站門口看看有人嗎?”

  菲菲沖我說:“姐!看什麽呀!這麽熱的天,又是正午,哪有人洗頭呀?”

  我沖外面喊:“懶死你!召喚個客人都他媽懶得動彈了!”

  菲菲撅起小嘴,嘟囔著說:“就你事兒多!”

  我一把挑起門簾,叫到:“說什麽呢你!小婊子!”

  菲菲見我發火了,急忙收好衣服,站在門口。

  我擦好身子,覺得涼爽一點,一屁股坐在破舊的轉椅上,把那個二手電扇對
著自己猛吹,菲菲站在門口,看著過往的人。

  我吹了一會兒,徹底把汗吹沒了,站起來對菲菲說:“行了,你進來吧,我
盯會兒。”

  菲菲嘟著小嘴,慢慢的走進來,坐在電扇旁邊吹風。

  我走到門口,把破門使勁推了推,然后坐在台階上,看著過往的人,現在時
值正午,胡同里的人非常少。

  我坐在陰涼里,眼皮直打架,幾乎要打盹了。就在這個時候,從那邊騎車過
來一個男人,這個男人騎車很慢,雖然頂著烈日,但他並不慌張,慢慢的騎車,
眼睛左右亂瞅著。

  我看了看這個男人,他從老遠就看著我,我笑了一下,從台階上站起來。這
個男人穿著很朴素,半舊的藍色文化衫,洗得發白的牛仔褲,旅遊鞋,看樣子有
二十八、九歲的樣子,長相很普通,帶著個眼鏡,個子也大概有1米7。

  看看左右並沒什麽人,我走下台階,等他騎到我的面前,我小聲的說:“大
哥,洗洗頭吧?舒服著呢!”

  男人把車停在我面前,上上下下看了我四十八眼,忽然小聲的說:“有特殊
服務嗎?”

  我一聽有門兒,急忙笑著說:“哎呦!瞧您說的,什麽特殊不特殊的,進屋
里來,涼快涼快。”說完,我伸手拉著他的手腕子。

  男人笑了一下,把我的手撥弄開,對我說:“多少錢一鍋兒?講清楚,別打
顧。”

  我一聽,看了他兩眼,見他穿得朴素,不象有錢的人,不過聽他說話知道遇
上一個老來玩的,索性笑著湊到他面前,小聲說:“官價,150一鍋,全活兒
300,保證您爽。”

  我心說:玩全活兒他沒戲,滿身的家當也沒100塊錢。150一鍋兒恐怕
他還跟我劃價呢。

  男人聽我說完,想了想,然后把車推到牆邊鎖好。

  我急忙迎上去,拉著他進了發廊。

  我的這個發廊其實只是一個胡同里的小門臉,統共也只有20多平米,分爲
里外兩屋,外屋稍微大一點,有兩把破舊的轉椅權當洗頭用的,牆上有鏡子,屋
里也有破舊的鐵架子,上面放著各種假冒的洗頭水,還有剪刀、刮刀,電推子,
屋子里吊著根繩子,上面搭著一些晾干的手巾。

  大屋和小屋就隔著一個門簾,門簾是一塊油膩膩的花布,小屋是個刀把,有
個小拐間,里面有一張鋼絲床,床上鋪著褥子,被頭總沒洗已經是黑色的了,晚
上我們就在這里睡覺,打炮也在這里。

  我拉著男人走上台階,菲菲見來人了,急忙從轉椅上站起來,笑著說:“大
哥,您快進來,屋里涼快點。”

  進了屋子,男人左右看了看,我湊過去笑著說:“大哥,我們姐倆,嘣誰都
行,您挑一個?”

  男人看了看我,又看看菲菲,對我說:“還是你吧。”

  我對菲菲說:“你去門口看著點。”說完,笑著拉著男人進了小屋。

  進了屋子,我坐在鋼絲床上,一邊解著衣扣,一邊笑著說:“大哥,嘣一鍋
兒,又解悶兒,又敗火,多好呀!嘻嘻。”

  男人也笑了,從口袋里掏著什麽,對我說:“哎呀,這麽熱,我一直在外面
溜達,去了幾個點兒,都關門了!我操!大白天不營業了。”

  我笑著說:“看您說的,天兒太熱了,人困呀。也就我們這兒,不關門,您
以后可記住,我們這兒叫:小台北發廊。”

  男人聽我說話,從口袋里掏出一把錢,有50的,有100的,也有10塊
的,他點著這些錢,我盯著,男人數著錢,然后從里面慢慢的把錢捋順了,一張
張的疊好,又數了數,然后遞給我,對我說:“你數數,整好300。玩兒全活
兒。”

  我心說:哎呀!我還看走眼了!這小子還真有點錢,一出手就是300塊!

  我急忙接過錢,笑著說:“哎呦!您干嘛那麽客氣,看您,先給錢了…”我
一邊說著,一邊緊緊的把錢攥在手里,然后快速的點了一遍,笑著說:“沒錯!
沒錯!看您!怎麽這麽爽快!”

  收了錢,我快速的脫光衣服,然后走過來,幫著他脫衣服。男人一邊脫著衣
服,一邊說:“我這人,從來不欠這個帳,出來玩兒嘛!咱們都明明白白的。”
說完,已經把衣服脫光。

  男人蹲在鐵盆上,我拿肥皂幫他洗雞巴和屁眼,一邊搓著,一邊笑著說:
“大哥,您住哪呀?”

  男人說:“蘋果園那邊。”

  我笑著說:“豁!那邊離咱們這兒可不近了。”

  男人說:“誰說不是呢!大熱天,你說嘣鍋兒容易麽?”

  我笑著說:“咳,找著也值了。”說完,我扒開他的雞巴包皮,用肥皂沫撸
弄著。隨著我的手撸弄,他的雞巴使勁的挺起來,洗著洗著,雞巴就洗挺了,我
用手搓著他的雞巴頭,然后用手舀起溫水,用水洗著,把肥皂沫沖掉,洗干淨雞
巴,然后我用手打上肥皂,轉到他的身后,搓著他的屁眼,男人的雞巴更挺了,
回頭對我說:“摳摳。”

  我一邊笑著說:“大哥,以前在哪兒玩呀?”一邊用手指摳進他的屁眼里洗
著。

  男人喘了口氣,嘟囔著說:“除了家門口兒沒玩過,其他都玩過,玄武,見
國門,四里屯,潮陽,都去過。”

  我把手指在他的屁眼里摳了一會兒,然后用肥皂抹在他屁眼的周圍快速的搓
著,緊接著用溫水洗去肥皂沫,把屁眼洗干淨。

  洗完以后,我拿來一塊手巾,就是經常給洗頭客人擦頭的手巾,幫他擦著雞
巴和屁眼。

  男人站了起來,雞巴直挺挺的指向肚臍眼。

  我從鋼絲床上把枕頭拿下來扔在地上,然后跪在枕頭上,他湊到我的面前,
我一張嘴叼著他的雞巴,男人輕輕的哼了一聲,對我說:“著重的叼龜頭兒,就
那兒爽!”

  我哼了一聲,唆了兩口雞巴頭,擡頭對他笑著說:“大哥,還帶雞巴套兒
嗎?”

  男人想了想,對我說:“算了,好好叼就行了。”

  我低頭繼續叼起他的雞巴,雞巴頭開始變得又粗又圓,雞巴頭上冒出了黏糊
糊的透明黏液,我用舌頭在他的龜頭上不停的打轉,眼睛看著他的臉,男人閉上
眼睛舒服得哼出了聲。我撅起小嘴,親吻著他的龜頭裂縫,唑得‘滋滋’有聲,
男人看著我的樣子,雞巴忽然挺了兩挺,好象要射精的樣子,他突然從我嘴里抽
出雞巴,滿屋的亂溜達,這是一個老手控制射精的方法。

  我笑眯眯的看著他,心說:不一般呀!能控制得住。

  他在不大的小屋里來回走了兩圈,嘴里‘嘶嘶’的發出了聲音,直到穩定下
來,他才對我說:“好玄沒射了!來!再叼兩口兒!”

  說完,挺著雞巴沖我走過來,我笑著說:“大哥!一看您就是老出來玩的,
經驗豐富呀!”說完,我重新叼起他的雞巴頭,使勁的唆了著圓圓的龜頭。

  玩了一會,他的雞巴一陣顫抖,又高高的挺了兩挺,對我說:“來,撅那
兒!”

  我站起身,他從衣服口袋里拿出避孕套,哆嗦著套在雞巴上,我笑著看他,
他推了我一下,我故意的‘嘤咛’一聲,屁股沖著他趴在了彈簧床上,他一下子
撲到我的背后雞巴很準確的插入,然后屁股快速的前后動換著,開始操了起來。

  我擡起頭,不敢大聲的叫嚷,只是小聲的哼哼著,他從背后伸過手來,抓著
我的兩個奶子狠狠的揉著,他過瘾的玩著,嘴里喘著粗氣,在我耳邊說:“操!
真爽!過瘾呐!”

  我哼哼著,浪浪的說:“大哥,別著急,慢慢來……哦!啊!啊!”男人更
加力的插入,粗大的雞巴在陰道里來回摩擦著,我漸漸的分泌出黏液,他的龜頭
仿佛是一根刷子在我的陰道里刷著那嫩嫩的細肉,我心想:想辦法讓他泄出來才
好!

  不一會,我們又換了個姿勢,我躺在床上,他分開我的大腿,趴在我的身上
直接插入,一邊操著,一邊看著我的兩個乳房上下晃動,男人突然一張嘴含住一
個乳頭大力的吸吮起來,‘滋滋!’我的乳房被他用嘴吃著,我用大腿盤在他的
屁股上,緊緊的夾著他的腰,在他耳邊膩膩的哼哼著:“啊!哦!……快!……
大哥!……快!……啊!”

  我這一叫,他有點堅持不住了,快速的使勁插了兩下,突然抽出雞巴,用手
狠狠的捏著雞巴根,雞巴一陣的亂抖,他看看雞巴上的避孕套,嘟囔著說:“我
操!都破了!”說完,一把將避孕套撸了下來,隨手扔在地上,然后狠狠的說:
“去他媽的!不要了!跟他媽穿著雨衣洗淋浴似的!”

  說完,他重新趴在我身上插入,這次他更加賣力氣的抽動著,去掉了隔閡,
肉與肉的接觸,讓我們進入了淫亂的狀態。

  男人操了一會,立起身體,把雞巴抽出來,剛從陰道里出來,雞巴就‘撲棱
棱’直挺著,他對我說:“來,再叼叼!”

  我爬起來,跪在床上用嘴吸吮著雞巴,弄得我滿嘴的黏液,他對我說:“把
雞巴弄得滑溜點,我操操屁股。”我擡頭笑著看他一眼,沖著他的雞巴頭使勁吐
了兩口唾沫,然后用手快速的撸了好幾下,他覺得夠滑溜的了,急忙對我說:
“來,趴那兒!”

  我趴在床上,撅起屁股,把兩手伸到后面,使勁的分開兩片肥大的屁股蛋露
出屁眼,男人跪在我的后面,看看我黑乎乎的屁眼,沖著屁眼吐了兩口唾沫,然
后將雞巴頭頂在屁眼上慢慢的插了進來。

  ‘哦!……真悶!’我心想著,嘴里逐漸的大聲哼哼著:“哦!啊!哥哥慢
點!哦!”

  男人把雞巴一直插到根,然后趴在我的后背,屁股開始慢慢的抽插起來,速
度越來越快!

  “啊!……哦!……哦!……啊!……哦!……”我悶悶的哼哼著,隨著屁
眼漸漸的放松,雞巴抽插得越來越快。

  ‘啪啪啪啪啪啪啪……’男人的大腿拍打在我的屁股蛋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粗大的雞巴頭進出著屁眼,我只覺得大腦里一片空白,只感覺眩暈。

  男人用力的在屁眼里抽插著,嘴里喘著粗氣,哆嗦著說:“哦!啊!好爽!
爽!哦!哦!一…一會兒……唆了……出來!!出來了!啊!”男人一邊說著,
一邊狠狠的抽插著!

  突然,他拔出雞巴,一拽我的胳膊,我翻身坐了起來,男人激動的跨到我的
胸口,用手使勁的撸弄著自己的雞巴,我‘哦!’的叫了一聲,一張嘴,他順勢
將雞巴插進我的小嘴里,我急忙用手攥著陰莖快速的上上下下撸了起來,舌頭不
停的在雞巴頭的裂縫上猛舔,男人突然一瞪眼,使勁的悶哼了一聲:“嗯!!”
‘突突’的射出了白色的精液!

  我用嘴接著精液,舌頭在他的龜頭上打轉,男人又哼哼了好幾聲,才大大的
長出一口氣!

  他坐在了彈簧床上……

  悶熱的天氣,經過這麽一折騰,我們身上都是臭汗。

  我拿出衛生紙,把精液吐在指上隨手扔掉,然后從床上下來,只覺得屁眼有
點發麻。

  我心想:操屁眼還不帶套子,你也不怕得病!

  我走到小屋中央,把鐵盆里的水放掉,然后又打了點溫水對著男人說:“大
哥,過來洗洗吧?”

  他從床上下來,坐在了鐵盆前面的板凳上,我擰干了手巾,遞給他,他好歹
擦了擦身上的汗,我蹲在地上給他用水洗雞巴,好歹洗了洗,他對我說:“別洗
了,我走了。”

  我心說:還嫌髒呢!連屁眼都操了,干淨不到哪去!

  我笑著說:“哦,大哥,要走了?下次再來玩呀?”

  男人點點頭,穿上衣服,對我說:“今兒個天兒真熱!恐怕要下雨。”

  我也穿上衣服,一邊把他送出去,一邊笑著說:“下次還來呀?”

  男人點點頭說:“看吧。”說完,他走出發廊。

  菲菲也站在陰涼的地方浪笑著說:“大哥,下次我陪您呀?”

  男人看了看菲菲,沒說什麽,騎上自行車走了。

  ……

  下午的時候,天更加的悶熱,蒸籠一樣,南邊出現了陰云。

  一下午都再沒人來,我和菲菲輪流著睡了一會兒,到下午4點多的時候,我
對菲菲說:“給你錢,你去買點盒飯回來,我看今天要下雨,晚上要是下雨了,
估摸著不會有人來了,咱們早點吃飯。”

  菲菲接過我給她的10塊錢看了看,噘著小嘴一扭一扭的走了出去。

  我看著她,心說:小婊子!老是跟我擰著勁兒!早晚調教你!

  夏天的天氣真是變化無常,剛剛還悶熱的天氣,轉眼間狂風大作,天一下子
黑了下來,冷飕飕的風給人們帶來了無比的涼爽,我覺得好痛快!終于可以好好
的喘口氣了!身上的汗也落了下去,我站在門口,胡同里其他的發廊小姐也站在
外面涼快,順便招呼著過往的男人。

  不一會兒,豆子大的雨點就落了下來,劈劈啪啪的打在窗戶的玻璃上、房頂
上、地面上給悶熱了一天的人們帶來了雨水和涼爽。

  幾個小姐嘻嘻哈哈的站在雨地里嬉笑著,突然一個驚雷‘咔!’震得天地顫
抖,小姐們咿呀亂叫著跑到屋子里,瓢潑大雨下了起來。

  我站在門口張望著,一會兒,從胡同口里跑進一個人,尖聲叫著,直奔發廊
跑來,外面都是雨霧,直到她跑進了,我看清楚是菲菲,其實她一叫喚我就知道
是她,我是成心裝沒看見,心想:好好澆澆你!

  菲菲見我站在門口,一下子跑到屋里,尖聲叫著:“剛才我喊你,你聽見了
沒!耳朵聾了!”

  我看著她跟落湯雞一樣,手里還抱著兩個盒飯,‘撲哧’的一笑,說:“我
真沒聽出是你。”

  菲菲生氣的嚷道:“騙你媽的鬼!我看你是成心的!”

  我一看這個小婊子竟然來勁了!把眼一瞪,嚷著說:“干嘛!我真沒聽見!
你嚷什麽!”

  菲菲見我瞪眼,一屁股坐在轉椅上,小嘴一哆嗦,竟哭了起來:“嗚嗚…”

  我見她真哭了,走到她旁邊,哄著她說:“行了!行了!我錯了!你辛苦
了!來,咱們快吃飯吧,好妹子!”

  菲菲見我說軟話,把盒飯使勁往鐵架上一拽,對我說:“別理我!討厭!”
說完,一甩手進了小屋。

  我笑著打開盒飯,盒飯還溫乎,急忙對小屋喊:“菲菲,快點換完衣服,飯
還熱著呢!”

  菲菲在小屋里一邊換衣服,一邊沖我嚷:“你餓了,你先塞吧!吃死你!”

  我笑著,也沒理她,拉著凳子坐在發廊的門口,一邊看著外面的瓢潑大雨,
一邊吃著飯。

  我和菲菲都吃過飯,外面的大雨還沒有停的意思,我和菲菲覺得無聊,拿出
一副不全的撲克牌打了起來……

  我們正打牌,隱約我就聽到外面的雨聲中有摩托車的聲音,我放下牌,走到
門口,還沒等我開門,從外面推門進來一個人,一邊進來,一邊嘴里嘟囔著:
“我操!這麽大的雨!”

  這個男人穿著一身雨衣,個頭比我高一點,身材適中,臉上都是雨水,不過
不難看出這個男人眉清目秀,雖然年過30,卻還是有點孩子氣。我一看他,覺
得心花怒放,急忙笑著說:“哎呦!您怎麽來了!這麽大的雨!”我一邊說著,
一邊幫他脫著雨衣。

  菲菲也急忙浪笑著過來和他說:“許哥!您可是老沒來了!想死我們了!”

  這男人姓許,和我們認識有一年多了,他具體是干什麽的從沒跟我們說過,
我們也沒興趣,只不過他至今還是一個單身,隔三差五就到我們這里來嘣鍋,到
我們這里過夫妻性生活來了。每次都給大價錢,別看他穿著普通,每次騎著個破
舊的二手摩托車,但對于這個向來出手大方,當然他玩兒的也大多是髒活兒,不
過只要給錢,什麽都可以的,而且每次都盡量是我和菲菲一起玩。

  許哥一邊脫雨衣,一邊笑著說:“想你們了嘛!嘿嘿,這兩天上班都惦記著
這個,正好明天是公休日,今兒晚上痛快一把!”

  我和菲菲一聽,心里別提多高興了!這麽大的雨天,正愁沒錢掙,他來了!

  我一高興,對他說:“許哥!您來了,咱們今兒也不接別的客人了,索性關
門,您看?”

  許哥聽完,沖我一笑,說:“別拿這個送禮呀!這麽大的雨天,我不來,肯
定沒別人來!你可少來,嘿嘿。”

  我浪浪的一笑,說:“瞧你說的!拿我當什麽人了,行了!反正我也要關門
了。”

  說完,我對菲菲說:“關門。”

  菲菲高高興興的打開門把鐵擋子挂在窗戶上,外面的雨越發的大了。

  窗戶挂上了鐵擋,房間里黑了下來,我把燈點上,然后把門鎖好,里面還拉
上簾子,徹底和外界隔開。

  許哥坐在轉椅上,點上一支煙,笑著對我說:“打地鋪吧,省得里面折騰不
開。”

  我笑著說:“怎麽來,還不是您說了算。”扭頭對菲菲說:“打地鋪。”

  菲菲高興的進小屋拿東西。我浪浪的坐在許哥的大腿上,許哥摟著我的腰,
他把煙撚滅,伸手掏進我的上衣里揉著我的乳房,笑著說:“累不累?今兒接了
幾個?”

  我笑著說:“瞧你說的,什麽接不接的!嘣個樂兒,打個炮兒而已嘛!”

  許哥看著我,慢慢脫著我的衣服,我也幫他解衣。菲菲出來進去的忙活著,
先是在地上鋪報紙,然后拿出舊褥子鋪上,然后上面鋪涼席,最后又拿出毛巾被
和枕頭。

  弄好以后,菲菲快速的脫光衣服,拉著許哥,我們三人滾到了地鋪上。

  許哥的身材不錯,皮膚也白淨,尤其是雞巴,雖然不大,但很結實,雞巴頭
粉嘟嘟的,顯得那麽可愛,我和菲菲纏著他的身體,用手捏弄著他的雞巴,許哥
用手在我們的身上亂捏亂摸,搞到了一起。

  許哥每次來,玩的時候都不帶避孕套的,我曾經問過他,不怕得病?許哥嘿
嘿的笑著說得病又怎麽樣?我不在乎,死就死,活就活,活著就玩個爽。

  這次也不例外,許哥的雞巴在我們的摸弄下,一會就挺了起來,硬邦邦的。

  許哥讓我躺在枕頭上,他跨在我的臉上,把雞巴插進我的小嘴里慢慢的抽動
著,我用舌頭戲弄著他的雞巴頭,菲菲也騎在我的胸口上,趴在他的后面,用手
扒開他的屁股,仔細的用小嘴舔著他的屁眼,我心說:這個小婊子,浪起來比誰
都浪!

  許哥舒服得哼出了聲,大聲說:“哦!好!菲菲!使勁舔!哦!”他一邊說
著,一邊慢慢的把雞巴在我嘴里抽插著,挺立的雞巴頭逐漸插進我的嗓子眼里。

  我‘唔唔’的哼哼著,用手摸著他的屁股。菲菲在他的屁股上用舌尖舔著他
的屁眼周圍,許哥的屁眼肉乎乎的,不過很白淨,一根毛兒也沒有,菲菲用舌尖
劃過屁眼,許哥大聲的叫出了音,菲菲浪笑著用舌頭點著他的屁眼,然后再慢慢
的舔了起來。

  我在下面只覺得許哥的雞巴更加邦硬好象燒紅的鐵棒一樣,我嘴里含著雞巴
頭,把黏糊糊的淫液存在嘴里用舌頭掃動著,許哥更加興奮,雞巴直插進我的嗓
子眼里,把我插得直哼哼……
許哥被前后夾擊,一個沒留神,我只覺得他的雞巴在我的嘴里忽然漲大,雞
巴頭猛的一抖,竟然射了出來!許哥亂哼哼著:“哦!哦!爽……”濃濃的精液
射進我的嘴里,我含著。

  菲菲見許哥射精了,輕輕舔著他的屁眼,忽然笑了起來,許哥回頭說:“樂
什麽?”

  菲菲笑著說:“今兒您夠快的?是不是累了?”

  許哥從我的臉上下來,一屁股坐在地鋪上,搖了搖頭,說:“唉!老了,老
了!”

  我笑著走進小屋,把精液吐到地溝里然后對著水管子接了口涼水漱漱口,然
后走出小屋,坐在了許哥身邊。許哥摟著菲菲,揉著她的乳房,菲菲用手摸著許
哥已經軟下的雞巴,菲菲笑著說:“什麽老了?您現在正當年呀!”

  許哥笑著說:“都他媽30多了,還不老?”

  我坐在許哥身邊,笑著說:“許哥,這些日子干什麽了?怎麽老沒來?”

  許哥一把摟著我的肩膀,笑著說:“不掙錢啊?這些日子干活累著呢!”

  我浪浪的一笑,趴在他的腿間叼起他軟搭搭的雞巴使勁唆了起來,許哥也低
頭舔著菲菲的乳頭,菲菲的乳房並不是很大,可能是她還年輕的原因吧,小巧的
乳房盈盈一握。

  許哥使勁的吸著菲菲的乳房,菲菲浪浪的笑了起來,她分開一條大腿露出浪
屄,把許哥的手放在她的屄上,許哥摸了起來,我和菲菲使出花活不停的刺激著
他,許哥的雞巴慢慢的翹了起來,我看著被叼起的雞巴露出了滿意的笑容,看了
看他們,然后繼續低頭唆了著許哥的雞巴頭。

  許哥吹了一口氣,用手按住我的頭,屁股上上下下的動了幾下,挺立的雞巴
在我的小嘴里來回的插著。許哥把雞巴抽出來,拉起我,先是親親我的小嘴,然
后使勁唑了兩下乳房,一使勁,我趴在了地鋪上。許哥拉過菲菲,然后用手分開
我的屁股蛋露出一個黑乎乎的臭屁眼,然后按著菲菲的頭讓她的臉貼在我的屁眼
上。

  菲菲假裝掙扎,膩膩的說:“哎呀,干什麽你!哎呀!……”

  還沒有說完,小嘴便舔起了我的臭屁眼,許哥讓菲菲舔了一會兒,然后拉起
她,菲菲沖著許哥膩膩的說:“討厭呀你!又讓我加磅!”

  許哥嘻嘻的笑著說:“菲菲,你不就是喜歡這個嗎?”

  菲菲浪浪的笑著說:“誰不知道你愛走旱路……”

  說完,菲菲再次低頭舔著我的屁眼,我舒服的哼哼著。

  菲菲柔軟的小舌頭在我的屁眼周圍不停的打晃,我激動得屁眼一縮一縮的,
菲菲挺起舌尖,使勁的插進我的屁眼里,我舒服得哼了出來:“哦!哦!……舒
服!……啊!”

  菲菲上下動著腦袋,舌尖抽插著我的屁眼,每次菲菲把舌頭伸進屁眼里,我
都要使勁的縮屁眼,爭取把她的舌頭夾住,我一邊享受著,一邊用手摳著自己的
浪屄,一直摳得滿手都是黏糊糊的淫液。許哥在一邊看著我們的淫亂場面,一邊
用手撸弄著自己的雞巴,一邊在我和菲菲身上來回忙活著,一會捏捏這個乳房,
一會掏掏那個褲裆,把我們弄得浪了起來。

  直到我的屁眼里里外外都被菲菲的小舌頭舔干淨了,許哥才提槍上馬,他讓
菲菲撅在我的面前,屁股沖著我,然后他跪好姿勢,把雞巴頭頂在我的屁眼上用
力插入!

  ‘噗…哧!’許哥一個大力插入,竟然插出我的一個悶屁!只見屁眼一縮,
跟著一吐,一個悶屁放了出來,聽到聲音,菲菲和許哥都哈哈的笑了出來,我直
把頭低下。

  許哥沖著屁眼又吐了兩口唾沫,然后再次插進雞巴,用力的操了起來。我隨
著動作,前前后后的晃動著,每次向前,我都要把臉埋在菲菲的屁股里爲她舔屁
眼,菲菲也舒服得哼了出來。

  外面的雨聲更大了,伴隨著悶悶的雷聲,燈光昏暗的屋子里,三個淫亂的男
女正互相亂搞著。

  許哥用力的向前頂著我,我一下下的把臉埋在菲菲撅起的屁股里,菲菲用雙
手使勁的扒開自己的屁眼,讓我的舌頭在她的屁眼里來回抽插著,我一邊舔著菲
菲的屁眼,一邊聞著她屁眼里的臭味兒,心說:死丫頭!屁眼臭得可以了!……
哎呦!后面的雞巴跟他媽鐵棍一樣!我操!我的屁眼都麻了!

  許哥‘嘭’的一聲把雞巴從我的屁眼里拔出來,雞巴頭上粘滿黏糊糊的不知
道什麽東西,粗大的雞巴頭高高的挺立,許哥站起來,徑直走到菲菲面前,菲菲
馬上跪在地鋪上仔細的舔著許哥的雞巴,許哥見菲菲這種‘不怕髒,不怕臭’的
敬業精神,臉上露出滿意的微笑,閉上眼睛舒服的享受著。

  我也跪在菲菲的后面伸出雙手揉弄著她的乳房,雞巴頭在菲菲的小嘴里得到
了最上等的服務,柔軟順滑的舌頭仔細的打理著雞巴頭,然后菲菲使勁的吞吐著
雞巴,把陰莖上那些黏糊糊的東西統統吃進自己的小嘴里,不一會,陰莖和雞巴
頭上就被菲菲的唾沫弄得油亮油亮的。

  這時,許哥也到了極限!許哥從菲菲小嘴里抽出雞巴,對著菲菲張開的小嘴
使勁的撸弄,我和菲菲同時發出了叫聲:“啊!啊!哦!哦!”

  菲菲的小嘴大大的張開,舌頭點著雞巴頭上的裂縫,許哥突然悶悶的哼了一
聲‘哦!’雞巴一挺,白光一閃,點點精液射進菲菲的小嘴里。

  菲菲一直張著小嘴,直到許哥把精液盡數射干淨。

  許哥射精以后,喘了口粗氣,一屁股坐在地鋪上。

  兩次射精以后,許哥似乎真的感覺累了,他躺在地鋪上點上一只煙抽著,菲
菲站起來到小屋里把嘴巴弄干淨,我坐在地鋪上聽著外面的雨聲,一時間,屋子
里反而安靜下來,外面的雨點打在鐵擋上,劈劈啪啪的,一個接一個的悶雷聲預
示著雨還要繼續下大。

  菲菲從小屋里出來,坐在地鋪上,拿出那副破撲克,笑著對許哥說:“哥,
再來一鍋兒?”

  許哥搖搖頭,對菲菲說:“我歇會兒,你們玩吧。”說完,他把煙掐滅,然
后閉上眼睛。

  我和菲菲玩起撲克來。

  迷迷糊糊的,我也不知道什麽時候睡著了,醒來的時候,睜開眼一看,許哥
正摟著菲菲操著呢,菲菲只是小聲的笑著,兩條腿緊緊的盤在許哥的腰上,許哥
用力的用雞巴插她。

  我坐起來,用手推著許哥的屁股,許哥樂呵呵的回頭看了我一眼,然后繼續
操菲菲,菲菲笑著說:“哥,別著急,現在天還沒亮,慢慢的來。”

  許哥也不說話,使勁的操著,我一邊推許哥的屁股,一邊用手摸著他的雞巴
蛋子,對許哥說:“玩起來了怎麽也不叫我一聲。”

  菲菲看了看我,笑著說:“姐,我看你睡得那麽死,口水都流出來了。”

  我笑著啐了她一口,說:“放屁你,我哪有睡。”

  我們互相打屁著,忽然許哥用力狠操幾下,眼睛一瞪,渾身一哆嗦,便一動
不動了,我只覺得他的雞巴蛋子使勁的縮了又縮。

  許哥進小屋,一會傳來打水的聲音,我和菲菲開始整理地鋪,許哥草草洗了
洗,然后走出來,穿好衣服,我和菲菲也分別進去洗洗,等我們都穿好衣服了,
許哥從錢夾里抽出10元錢塞給菲菲對她說:“你去買早點。”菲菲答應一聲,
我把門打開。

  門一開,清新的空氣躥了進來,外面的雨早就停了,清晨,紅紅的太陽剛剛
升起,煞是好看,小胡同里滿是泥濘的水坑,菲菲低頭找著路,一跳一走,慢慢
的走向胡同口。

  我把窗戶上的鐵擋都撤下來,然后找了一塊破布把窗戶和門都擦擦,許哥也
站在門口呼吸著新鮮的空氣,然后他走進屋里對我說:“結帳。”

  我樂呵呵的跟進來,許哥從錢夾里抽出錢塞進我手里,我不用數也知道少不
了,笑著說:“看您!老這麽客氣,結帳著什麽急了。”我一邊說著,一邊把錢
塞進褲兜里。

  許哥也笑著說:“別客氣了,把錢收好。”

  我扭頭看看外面,因爲天早,胡同里一個人也沒有,我轉身把門關好,然后
膩膩的對許哥說:“哥,咱們再嘣一鍋,別浪費了這麽好的時間。”

  許哥看看我,然后伸手掏進我的懷里揉弄著我的乳房,他對我說:“叼出來
吧,我真覺得有點累了。”

  我急忙蹲在地上拉開他的褲鏈,掏出他的雞巴使勁的用小嘴唆了著,可怎麽
也弄不大,許哥也著急,直繃勁,一會,許哥的雞巴大了起來,我快速的吞吐著
他的雞巴頭子,許哥舒服的哼哼著,開始前后搖晃著屁股,雞巴在我的小嘴里抽
插起來。

  菲菲這時從外面買回了早點,一進門看見我們,笑著說:“又玩上啦。”然
后把門關好,把早點放在台上。

  許哥拿起早點一邊吃著,然后對菲菲說:“你……你也吃……哦……”

  菲菲進小屋洗洗手,然后走出來,拉了轉椅坐在一邊,一邊看著我們,一邊
拿早點吃,許哥站在地上,一會哼哼兩聲,一會使勁的吃早點。

  我用嘴使勁的吸吮著他的雞巴頭,忽然雞巴頭一陣放大,哆嗦了哆嗦,可什
麽也沒射出來,許哥只大大哼了一聲坐在轉椅上……

  等我們吃過早點,已經8點了,胡同里的各個發廊開始忙活起來,逐漸有了
聲氣,許哥又和我們聊了一會便騎車走了。

  我們笑著招呼著他,對他說:“下次什麽時候來?”

  許哥騎在摩托車上回頭對我們說:“過兩天吧,這陣子我忙。”

  ……

  昨天下過雨,今天又開始熱了起來,烈日高照,來了幾個剪頭發的女孩,我
和菲菲忙活著,日子就這麽一天天的走下去。



















0.0175130367279__us______us__pc